关闭

正文

42

更新时间:2009/10/02

读过《红楼梦》的人一定会记得那些唱戏的女孩子,会记得那个唱小旦的龄官,她们像浮石底下长出的小草,乍一看去是那么柔弱无力,细一观察才发现竟有那么顽强的生命力。

  柳絮影的妈妈柳云枝,就曾是这样一个小姑娘。她原籍苏州,八岁那一年,也就是光绪十六年,被西安将军荣禄的将军府买去学戏,改名为云官。

  云官姿容秀美,聪明颖慧,学戏上有令人惊叹的天资,学武戏有条好身段,学文戏有张好嗓子。学武戏的一般嗓子都不好,但她的嗓子,不论怎么折腾,也像银铃一样叮当响。于是她就成了文武双全的旦角了。没出三年,她就在小戏班里露出了头角。一次唱《千金记》,她先演韩信妻,后演虞姬,到了舞剑那一段,荣禄简直看呆了,嘴都合不上了。戏演完了特别封赠她金银裸子两对,王镯一副。从这时起,她就成了将军府的名角。

  两年后,荣禄进京当了军机大臣(后又兼任直隶总督),云官的小戏班也跟着进了京城。

  随着年龄的增长,云官出落得越来越水灵,戏也唱得越来越叫响。到了光绪二十四年,也就是一八九八年,云官十六岁的时候,忽然有一个老淫棍看上了云官。不,光说看上了还不够,他完全被云官给迷住了。此人就是接替荣禄执掌直隶总督帅印的裕禄。

  直隶总督的帅印,荣禄本不肯轻易撒手的,是西太后看他这个首辅军机,权势太重,才派裕禄夺了这颗帅印的。荣禄手不掌帅印心可没离兵权,他正在寻找笼络裕禄的方法,这时一看他迷上了云官,便一狠心把这颗心爱的明珠送给了裕禄。当裕禄千恩万谢要把这颗明珠带回天津的时候,荣禄却一再叮咛他要好好调理这颗不可多得的明珠,将来只要自己到天津去,就要看她的戏。

  裕禄欢天喜地,满口应承。回到天津,他就把云官的拿手好戏排成戏单,让他家的小戏班白天和云官在一块儿练,晚上在一块儿唱。他每天晚上坐在太师椅上和家人一起看,还让下边佣人来捧场。他越看越爱,越看越起邪心,到了第四天晚上,就欲火中烧,忍耐不住,锣鼓一停,他就命人把云官领进一个幽静的小院落,准备干那禽兽勾当。

  裕禄在这个小院落里,已经糟蹋过好多黄花少女,其中也包括唱戏的。卖艺的、唱大鼓的年轻姑娘,那些可怜的女性,都在他的淫威之下,忍辱含羞地低下了脑袋。但是今天他却碰上了一位坚贞不屈的姑娘,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在戏台上千娇百媚的美人儿,竟会对他娥眉倒竖,杏眼圆睁,不用说伸手染指,连靠前一步似乎都不可能。这一下可惹得他怒从心头起,气从两肋生。一个执掌生杀之权的封疆大吏,怎能容得一个女戏子拒不相从。他动手了!他伸着两只长胳膊,向那弱小的姑娘扑去……

  裕禄动手,云官却动脚了。这个看似弱小实际有着满身功夫的姑娘,一脚就蹬在裕禄的大肚子上,一蹦又骑到了他那肥笨的身躯上,接着就挥起双拳,向着那张大长脸猛砸下去,拳头虽小力量猛,几拳下去鲜血就从裕禄的鼻子、嘴里冒出来。如果不是庭院里的卫士闻声来救,说不定这位统率千军万马的大帅就死在这姑娘的小拳之下了。;

  云官在裕禄一连串“推出去砍了”的怒吼声中被拖出去了。但是紧接着裕禄又改了嘴,让把云官关起来,不给饭吃,不给水喝,活活饿死,渴死!

  原来他忽然想起了几天前荣禄的叮咛。荣禄现在还是首辅军机,太后驾前的宠臣,如果他要到天津来看云官的戏,而云官却被砍了脑袋,那将如何交代。他改了主意,他要饿她几天,企图用饥饿政策使她低头就范。

  云官被关在一间只有一扇小窗户的黑屋子里,她两天两宿滴水未沾粒米未进,到了第三天深夜,忽然有人从小窗户外给她递进来一瓶水和六个肉馅包子。包子是用一块手绢包着……她得救了!她喝了水,吃了包子,在一阵满足中睡着了。

  第二天天刚亮她醒了,这时她才发现那手绢上还写着端端正正的蝇头小楷呢。只见那上写道:云官小姐:仆有幸,得睹小姐之芳颜,并对小姐之精湛技艺倾服不已。正当仆翘首盼望能再得一睹芳颜之际,凶信传来,小姐已因抗拒裕禄之兽行,被囚禁于绝境;且欲断小姐之饮食,置小姐于死地。仆闻之,悲愤之情,难于自制,啼嘘流涕,仰问苍天:既降丽质于人世,又何毁之于弱龄。真恨不能手提三尺利剑,斩裕禄老贼于地下。然仆一介寒士,手无缚鸡之力,身乏武士之功,子然一身,孤立无援,欲救小姐出虎口,实比登天难又难。在此叫天不应,叫地不语之际,只能聊备粗食献上,以解小姐燃眉之急。今日食尽,明夜再送,望小姐待之。

  一寒士云官一遍又一遍看那信,一边看一边流泪,一直到外面响起脚步声,她才赶忙藏起。

  这“寒士”要“明夜再送”,但没等明夜,云官就被放出去了。原来那荣禄真的来了,云官得救了!她不但给荣禄唱了戏,还向他哭诉了一场。荣禄表面上斥责她“不许胡说”,暗地里却又向裕禄敲了警钟,使裕禄在一时之间不敢再动手了。

  紧接着在京津一带闹起了义和团,他们在天津立拳厂,收会众,反洋人,举义旗。裕禄一下被搅了进去,他先镇压,后顺从,从拔刀相向到跪迎“黄莲圣母”进入天津城,真是瞬息万变,风云难测,置身在这急风暴雨漩涡中的裕禄,再也无心打云官的主意了。云官却乐得逍遥自在,每天在总督府的后花园中读书练功,优游嬉戏,真是从来也没有这样痛快过。

  一天,云官忽然在后花园的新建长廊中发现了几行楷书,是题在一幅临摹马远的《踏歌图》上的,那端端正正的楷书竟和那块手绢信上的字体一模一样,那块手绢是一直藏在云官身上的,她见左右无人,忙掏出一对照,真的,一点不错!正是他——那位“一寒士”写的。长廊里还有很多幅画,画上都题着字。云官忙一幅一幅看去,题字有真草隶篆,但无论字形怎么变化云官也认得,都是他写的!他是个画匠?或者是专门给画题字的书生?

  云官通过内宅的老嬷嬷打听到了这位“寒士”的情况,原来他叫罗四维,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画家,他被总督府雇来往长廊上临摹名画和题字,现在长廊完工,他已经离开总督府。在天津,他经常和一个叫妙笔画铺的画匠师傅包揽生意。

  于是云官又托老嬷嬷到妙笔画铺去找这位恩人。得回来的消息是罗四维已经下了关东,到奉天城去了,几时回来说不清。

  云官见不到罗四维,便天天到那长廊里去看字、看画。从看又发展到学着写,学着画,谁也猜不透她为何对这些书画着了迷。

  义和团运动的火焰越烧越旺,终于烧出了一场战争。一九零零年七月十四日,德、日、英、美等八国联军打进了天津城,他们四处放火,八方杀人,使天津城内“积尸数里,高数尺……哀声遍地,火光照天……”

  裕禄的总督府被血洗一空,尸横满院,裕禄本人也自杀身亡了。

  云官在一群碧眼黄发的洋人追逐中逃出了总督府。她从满街血水满眼火光中又逃出了天津城,在乡村她先是加入到数以万计的逃难者行列里,接着就搭上了一个跑“帘外”唱野台子戏的戏班子。开始她不大敢露真功夫,更不敢说出自己的身世,她怕再被抓回总督府,落人裕禄的魔掌中,她宁肯沿街乞讨也不愿再回到那老虎嘴边去讨食吃。不久,她听到裕禄自尽的消息,接着又传来荣禄也将被查办的信息。这真像在云官心里搬掉了两块大石头,她如释重负地长出了一口气,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自由感。她在戏班里敢说。敢唱、敢做、敢演了,她以她那超群的技艺,出众的俊美,很快地就成了戏班中的台柱。他们戏班围着天津城转了大半年,随着天津商埠码头的恢复和发展,戏班进了城,开始在戏馆子里唱戏了。十七岁的云官恢复了柳云枝的原名,她像一颗彗星一样在天津上空闪起了亮光。她唱戏不但能文能武,而且能写能画。每当遇到戏剧情节中可以写字作画的时候,她就执笔挥毫,当场出彩,使观众面对着那美妙的画幅,惊叹不已,一个才艺双全、美貌无双的名坤伶很快地就震动了京津舞台,尤其当人们听说她就是当年拳打直隶总督的云官以后,又给她的形象涂上了一层灵光,增添了一股侠气,各大戏馆子纷纷拥来,争相礼聘。不久,她就和孙菊仙、汪笑依等一代红伶同台演戏了。

  云官在得意的春风吹拂下也没有忘情于罗四维,她不断地托人四处寻找,但却一直没有找到,真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她便和一个一直追求她、保护她,对她无限忠诚的武生柳月楼结婚了。

  两柳成一家,云官除了有一位知冷知热的好女婿之外,身旁还多了一名形影不离的卫士。柳月楼的武功是遐尔闻名,任人皆知的。

  在两柳成一家的一年以后,罗四维回到了天津。他是从奉天城又辗转南下,在南方游览了名山大川以后才回来的。一到天津,就被云官找到了。云官和柳月楼双双把他请到家中,云官拿出那块题字的手帕,流着泪诉说了自己那感念之情。当他们夫妻知道罗四维虽已年近三十却是只身一人浪荡江湖的时候,就请罗四维搬到他们家来住,他们家新买了一所小楼,住处十分宽绰。但是罗四维却坚决不肯。

  罗四维人没有搬来,心却和他们跳在一起了,他白天是柳家的座上客,晚上是柳云枝的忠实观众,只要有柳云枝的戏,他便风雨无阻,一定到场。没过多久,三个人就成了莫逆之交。云官管罗四维叫大哥,罗四维管云官叫云娘。柳月楼更是个重感情、讲义气的人,柳云枝的恩人便是他的恩人,他对罗四维像对亲哥哥一样赤诚。但这两个男人对柳云枝的感情性质又完全不同,一个是夫妻间的恩爱;二个是情同手足的友爱。他们之间在这上的界限划得像径水和渭水一样分明,决没有一点过线的地方。了解他们的人都不禁为之赞叹,称他们为“风尘三侠”。不了解的人便吹出一些风言风语,传到他们耳朵里也一笑置之。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过一个时期也就烟消云散了。

  云官和月楼结婚三年,也没生一个小孩。到这年夏天,云官怀孕了,两口子都特别高兴。云官准备很快就封箱不唱了。恰在这时候,一件事情发生了:新上任的镇台大人要看云官的戏,清云官到镇台府去唱堂会。

  这个镇台是庆亲王奕动的侄子,是个比裕禄还坏的淫棍,只要他看上的女人,总要想法弄到手里,以满足他的兽欲。这情况云官夫妻是知道的,所以执意不肯前去,镇台府的总管亲自跑来连请三次,都被回绝了。这时戏班班主和戏馆子老板都吃不住劲了,他们轮番劝说,一定让云官去“应付”一下。最后,云官和他们吵翻了,声明立即和柳月楼退出戏班,离开天津,远走他乡。

  云官说了就办,她和柳月楼、罗四维商量决定:把住处封好,立即出关,到奉天住上一年两载,等云官生完小孩,再作定夺。

  第二天傍晚,云官和月楼正从家里往戏馆子走,迎面来了一队绿营兵,为首的是一个全副甲胄的营千总,他除了挎着一把鬼头腰刀之外,腰上还别着一支“单出子”手枪,他后边跟着四个勇员巴图鲁。这一队人雄赳赳地直奔云官和月楼走来,两人忙往路旁一闪,这时他们发现:在队伍后边还跟着一台蓝驼呢小轿,轿旁走着一个身穿花云纱马褂,手拿一柄小折扇的中年人。云官和月楼一见此人,不由得一愣神:这是镇台府的总管,三清云官都是此人出马,这回莫非是……

  这时那个总管也发现二柳了,他对着云官一呲牙,然后向前边大喝一声:“停!”

  营千总回身直望总管,总管一指云官,说了声:“这就是,快围住!”

  营千总哗一下扯出腰刀,一声令下,绿营兵倏一下向云官和月楼围来。他们二人忙往后一退,背靠在一堵大墙上,横眉直对着这群如狼似虎的大兵。大兵让开一条窄路,千总和四个巴图鲁拥着总管走近前来。他们刚一露面,云官就直指他们厉声问道:“你们要干什么?光天化日朗朗乾坤,难道要行抢吗?”

  总管皮笑肉不笑地一抱双拳说:“不敢,不敢。在下奉镇台将军之命,特意第四次来请柳老板去唱堂会。”

  云官一声冷笑,一指周围的大兵说:“唱堂会有这样请的吗2 ”

  “前三次在下连一个巴图鲁都没带,可是柳老板不肯赏脸。这回我们也是先礼后兵。柳老板如果马上上轿,我们就以礼相待……”

  云官柳眉一竖说:“如果不上轿呢?”

  “嘿嘿,那我们可就要对不起了。”总管回手一指巴图鲁说,“看着没有,捆人的绳子已经准备好了。”

  随着总管手指处,两条绳子扔在云宫脚下。

  这时只见柳月楼一声冷笑说:“你们想用两条麻绳吓住柳云官吗?柳云官是从龙潭虎穴里闯出来的,你们这几个虾兵蟹将,乌合之众,还不够我柳月楼一个人收拾的。”

  总管一听也报之以冷笑说:“柳老板的英名轶事在下早有耳闻。我们将军就是因为这个老要见识见识这位贞节烈女,开开洋荤,看看这个只许柳、罗两个男人玩的女戏子……”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云官疾如闪电般地一纵身就跳到他面前,手一挥,“啪”一个大嘴巴,下边一抬腿,一脚端在他小肚子上。他“妈呀”一声栽倒在地,手捂着小肚子满地翻滚起来。

  这一下就乱了套。千总挥刀高喊:“抓人哪!快上啊!”

  巴图鲁和绿营兵齐声呐喊着扑向二人。他们自以为人多势众,可以手到擒来。哪知只几个照面,就被柳月楼和云官打倒了一面子。二人就势跳出重围,互相一拉,撒腿就跑。

  巴图鲁和绿营兵紧紧追赶。

  总管从地下爬起来,一边跌跌撞撞往前跑着一边喊:“快,快!打死男保镖,活捉女戏子!抓住活的有重赏……”

  经他这一喊,千总开窍了,他从腰间拔出手枪,对准柳月楼,“啪”的一枪,正打在柳月楼后背上……

  云官正拉着柳月楼往前跑,忽觉手一沉,忙歪头一看,只见柳月楼一只手捂在前胸上,一边往地下倒一边还拼着全身力气喊着:“快,快,快去找大哥,找大哥……”

  鲜血从他胸前涌出来,他嘴一哆嗦,脸一扭歪,一头栽倒在地下了。云官只觉脑袋轰一声,好险没随着柳月楼倒下去。

  这时跑在最前面的两个绿营兵已经扑到云官跟前了,他们一边喊着“活捉女戏子”一边向云官扑来。云官一咬银牙,一低头,猛向第一个绿营兵撞去。只听“妈呀”一声,绿营兵倒翻在地。云官一把操起他扔掉的砍刀,一回手向另一个绿营兵剁去。绿营兵躲闪不及,脑袋被砍掉半拉。那个被撞倒的绿营兵正挣扎着往起爬,也被云官手起刀落,结果了性命。

  几声惨叫,一片血流,吓呆了后跑上来的绿营兵。他们见云官眨眼间就砍倒了两个弟兄,也不知云官本领有多大了。正当他们惊恐不定的时候,云官挥舞着大刀冲过来了。这时有一个大兵先惊喊了一声“我的妈呀”!转身往后就跑。在绿营兵中逃跑是一种恶性传染病,只要有一个人领头一跑,其他人马上都跟着跑。于是一大群大兵竟被一个女人追逐着没命地向后边跑去……

  云官追了几步,一扭身子,又往回奔去,她奔到柳月楼身前,一头扑在他身上,不顾血污,不顾危险,拉着他,摇着、晃着,他一动不动,已经断气了!

  云官一边哭着一边从他腰间拽下一个荷包,又忙脱下自己的上衣,盖在他的脸上。她正要把他拽到墙下一个坑里,这时她听见喊声和脚步声又从远处传来,她忙跪倒在地,向着他的尸体磕了一个响头,然后一磨身,向一条小胡同里跑去。这一带地形云官是熟悉的,她从这条胡同又穿进那条小巷,只几穿就听不见绿营兵的喊声了。

  云官知道自己的家是回不去了。只有去找罗大哥,赶快逃走。

  这时天色已经黑了,她跑到罗家,罗四维望着她沾着血迹的头脸和下衣,望着她那只穿着内衣的上身惊骇得说不出话来。

  云官顾不得和他多说什么,只告诉他月楼已经惨遭杀害,她也刀劈了绿营兵,现在必须马上逃走。

  罗四维本已做好出走的准备,这时忙又把几年的积蓄包好一个包袱,云官也洗去脸上的血污,换上罗四维的长大衫裤,把袖口和裤脚挽了挽,又找了一块毛巾把头发包起来。两人收拾停当,就在黑夜里双双逃出了天津市。

  他俩没敢走旱路,花高价雇了一条小船,从水路到了秦皇岛,云官换了女装,又换了一条船,直奔大连而去。

  他俩在大连举目无亲,无依无靠,要靠只有靠自己。于是这一双早年的知音,近年的兄妹,在惊涛骇浪中挣脱出来的孤男寡女,就正式结成了夫妻。人洞房的那天晚上,他们都换上了一套新衣服,两人喝了交杯酒以后,都想念起柳月楼。他没有给他俩留下更可纪念的遗物,只有一个荷包,拴在柳云枝的身上。这时她把那荷包解下来,供在桌上,二人双双拜了三拜,又痛哭了一阵,才相偎着睡下了。

  他俩互相依偎着,拥抱着睡到天明,却没有脱衣服,更没有像一般男女那样在洞房花烛夜里去“云雨会巫峡”。原来云官怀孕已经将近四个月,他俩都异常看重柳月楼留下的这点还未降生的骨血,他们盼这遗腹子能平安降生,长大成人。他们到大连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请大夫给云官开安胎药,使云官那隐隐阵痛的腹部安稳下来。他们结婚,只是感情上的升华,而不是情欲的冲动。他俩约定:只有等那柳家骨血生到人间,才能把夫妻间的形式和内容完全统一起来。

  他俩结婚以后,商量了一下未来的生活。在经济上一时之间是不成问题的。罗四维拿出来的积蓄可以折合成白银二百两。云官虽然两手空空,可是身上戴的几件首饰却价值千金,一枚闪闪发光的钻石戒指还没丢掉,一枝镶满珍珠和宝石的赤金别头簪还插在头上,还有那珍贵的耳环、手镯等等,都是可以使珠宝商人看着眼热的宝物。他俩小心翼翼地把这几件珍宝收藏起来,以备应急之需。

  当前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在哪里定居?大连虽是日本帝国主义者的殖民地,但是距离天津太近,容易被人发现,一经暴露,清政府要引渡两个“罪犯”还不是易如反掌吗?奉天城是整个关东的中心,也不易躲过人的耳目。想来想去,只有哈尔滨这个新兴的城市合适,不但地处塞北,而且正在大兴土木,到处盖大楼,罗四维可以有活干。

  光绪三十四年八月,他们到了哈尔滨,在道外三道街买下了两间小房,云官改名为杨月梅(这名和柳月楼差不多);罗四维改名为罗立,表示已经成家立业的意思。

  这年冬天刚一来,光绪和慈嬉双双驾崩。几乎与这同时,云官生了一个小女孩——读者当然知道,这就是柳絮影降生了。两口子非常高兴,给小女孩起个小名叫双喜。外边人谁也不知道这小女孩的名字的真正含义。实际上他俩是多么盼望清王朝能赶快和皇帝、太后一同寿终正寝哪!那才是真正的双喜临门呢。

  生完双喜以后云官还不能出去唱戏,她还是斩杀官兵的逃犯哪!一直又等了三年,清朝三百多年的统治才完全倒台,云官可有了出头露面之日了!她兴奋得睡不着觉,还要重返舞台,唱回那失去的艺术青春。她和罗四维抱着小双喜回了一次天津,一去祭奠柳月楼,二去收拾旧日的行头。哪知空跑一趟,两样打算,双双落空。班主说柳月楼的尸体没找到,一切财产早已都查抄归公了。云官知道这是班主丧了良心。两人想法找回来几件可以纪念往事的旧物,其中就有现在挂在墙上的画和对联。于是又回到哈尔滨,卖了一件珍藏的首饰,购买了行头,重新打出柳云枝的名号;开始搭班唱戏了。

  柳云枝三个字在戏剧界真可以说是如雷贯耳,早已成了传奇式的女中豪杰。但是从打她刀劈清兵以后,谁也不知道这位女英雄到哪里去了?现在忽然在塞北的哈尔滨出现,怎能不引起轰动,她的事迹随着戏园子(天津叫戏馆子)的海报迅速地传遍全哈尔滨。

  头三天打炮,戏园子险些挤破门;头一个月也是场场满员,座无虚席,人们不光看戏,还要看这位女英雄。但越往后越不行了。云枝已经不是当年的云官了,她的嗓音虽然还那么娇嫩好听,可是底气不足,高音上不去了;她功夫虽然还是那么有根底,但是几个架势以后就气喘吁吁,热汗淋淋了。这就使她唱时不敢挑音,打时不敢用力,多半是点到为止,得过且过。坎坷的生活,无情的岁月,使得云官未老先衰。云官的上座率低下去了,一年以后,从来都是唱主角的云官开始唱配角了。

  到了一九一七年,双喜九岁的时候,云官又生了一个男孩,就是罗世诚。

  双喜已经上学念书了,起了学名叫罗玉芳。人人都夸这女孩长得俊,又聪明又懂事,都劝云官教她唱戏,说一定能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云官却坚决不肯,她对唱戏这一行已经完全绝望了。她死里逃生唱了二十年,结果还没到人老珠黄的时候就不值钱了。年轻的时候裕禄、镇台那样的坏蛋不让她好好唱,等到能够好好唱的时候又不行了。一这样悲惨的职业怎能再让孩子干!

  云官不教孩子唱京戏,孩子却演上了别的节目。那时候哈尔滨的女校里已经时兴演文艺节B 了,遇到校庆、国庆等喜庆日子,就让学生登台献演。而每次登台总少不下小双喜,她不但长得出众而且有台缘。无论有多少学生站在台上,她总被观众最早发现而且盯住不放,就好像她脸上、身上都罩着层特写镜头似的,使她那么突出,那么拔尖,那些同台的小伙伴无形中都成了她的陪衬。她简直是个天生的演员。

  到了念女子中学的时候,双喜开始在学校演话剧了,她的演出很快就轰动了哈尔滨的教育界,连教育厅长都对她赞不绝口。孩子名声一大,云官就更恼火了,她甚至想让孩子退学不念了。学校知道她这态度以后,几次三番请她到学校去看她女儿的演出,有一次女校长竞亲自坐着马车来请她。云官迫于情面,只好去了。她看着看着忽然被女儿感动得流下了眼泪,最后她竟长叹一声,说了一句文言:“此乃天意,云官不得违也!”

  这样,双喜在女子中学毕业后,就正式进了话剧界。跟妈妈一商量,恢复了本姓,改名为柳絮影。云官在女儿的名字上也有纪念自己那飘零的一生的意思。

  这时候男孩子罗世诚也上学了,学校一听他是柳云枝的儿子柳絮影的弟弟,也让他演上了节目。一演节目就有了名,“人怕出名猪怕壮”,小孩也是如此。那些淘气的小男孩就经常围着世诚起哄,在这方面男孩子永远胜过女孩子。旧社会唱戏的是下九流,尤其是女艺人,竟和妓女划到一条线上去。所以在起哄中就充满了嘲笑、椰榆,甚至辱骂。小世城回家一学,气得云官直哭,和罗四维一合计,就把家从道外悄悄搬到了大地包,把罗世诚送进了一个新学校,嘱咐他今后只许讲爸爸是画画的,再也不许讲妈妈和姐姐是干什么的,连名也不许提,更不许领同学们来家里玩。罗世诚已经吃过这方面苦头,当然牢记不忘,严格遵守,一直到念高中。

  这时候云官自己也不唱戏了,她这些年又赚了一些钱,几件珠宝还珍藏着,后半生够用了,何况罗四维和柳絮影又都赚钱呢。

  到了一九三二年,又一件不幸的事情发生了,罗四维在登高画画的时候忽然从脚手架子上摔下来,命保住,人却瘫痪了……

  柳絮影讲到这里天已经黑了,屋里昏昏暗暗,景物模糊。但是她和王一民都没有动地方去开灯。王一民直望着墙上那副对联。对联上的字已经看不真切了,他一半凭着记忆念道:莫道衣冠尽优孟本来儿女即英雄念完,他接着说道:“这副对联,乍看起来平平无奇,可是听你讲完以后,就觉着它包含着非常丰富的内容,使我受到很大的启发和教育。”

  “您……受到教育?”黑暗中看不清柳絮影的脸,但能觉出她是睁着一双惊讶的眼睛。

  王一民点点头说:“对。不瞒你说,我以前对唱戏曲的女演员,看法是不大好的,可是现在我……你当然能感觉出来,我既激动又感动,可惜我手里没有老塞那支妙笔,写不出这样的儿女英雄。”说到这里,王一民忽然一拍手说,“对,我一定建议老塞,让他写一部小说……不,先编一出话剧,由你主演,你一定能演好。”

  “您甭找老塞,他一点也不知道,我从来没当他讲过。”

  “你为什么不讲呢?应该当他讲,这样的儿女英雄,这样的‘风尘三侠’,太应该讲了!你不讲,我和他讲……”

  “不。”

  “怎么,连我讲你也不让?”

  “不。”柳絮影连着说了两个“不”以后,忽然低声地笑了,一边笑着一边说,“白天我就当你说了,今后我听你的,你让我讲,我当然得讲了。”

  王一民一听也笑了。他站起身来,准备告辞走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