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40

更新时间:2009/10/02

大地包又名地德里,是哈尔滨又一个贫民区。原先的居民多数是铁路工人,年月一久,成分也就混杂了。这里的房子比道外贫民区的还低还矮,好多房子的墙壁都是板夹泥的。那时候木板便宜,黄泥更是到处都有,木板夹黄泥,不但省工省料,还能挡住塞外的寒风。只是不大好看。什么好看不好看,能挡风御寒就行呗。

  下午两点多钟的时候,王一民来到这里。初夏的太阳从头上斜照下来,照得王一民直冒汗。狭窄的街道两旁光秃秃的,偶尔有两棵歪脖子小树,也不能遮阴纳凉。一股股臭气,随着阵阵微风,从阴沟里冒出来。街上行人不太多,大概都上工去了,穿着破衣烂衫成群奔跑的孩子多于成年人。

  王一民迈着状似悠闲的方步,顺着双号门牌的一侧,向前查去,颇为顺利地找到了他要找的一百八十四号。这是一个小板障子院,一扇小木板门,两旁排列着碎旧不整、高低错落的旧板皮,板皮虽碎,堵得可严,竟没留一点可以往院里窥视的空隙。院门距离房檐头很近,最多不过十步,在这贫民区里能挤出这么一个巴掌大的小院也不容易了。多数人家是窗户门都裸露在街道旁的。

  王一民在门前停了一下,听了听院里静悄悄的,看了看前后没有形迹可疑的人,才举手敲门。

  “谁呀?”声音尖细而清脆,像是个年轻的女子。

  王一民没有答应,静静地站在门前等着。

  小木板门呀的一声打开了。站在门里的却是一位花白头发的老年妇女。王一民不由得往她身后瞥了一眼,她后边没有旁人。莫非说那清脆的声音就是从这苍老的喉咙里发出来的?王一民留神打量了一下这位老妇人,只见她穿了一身整洁的蓝布衣裤,虽已洗得发白了,却熨烫得板板整整。脚下穿着青布鞋白袜子,花白的头发一丝不乱地梳向脑后。当时像她这么大年纪的妇女多数都梳疙瘩髻,她却挽了一个结,用一个墨绿色的宽边发卡子卡着。她那白净的鸭蛋形脸上虽已堆上了一些细碎的皱纹,却还可以让人联想到她当年的美貌。她五官搭配得很匀称,两只眼睛在松弛的眼皮中还闪烁着一点灵光,两道细长的弯眉虽然脱落了一半,却也还有神韵,一张略觉干瘪的嘴唇旁还挂着一些柔情笑意。她现在正迎着阳光,微眯着两眼,一边打量着王一民一边问道:“先生,您找谁呀?”

  声音仍是那么清脆,这简直是个奇迹。

  王一民忙尊敬地点点头说:“麻烦您,这是老罗家吗?”

  老妇人点点头说:“是呀。您是……”

  王一民没有报名姓,他含糊地应了一句“我来看看您”,就一侧棱身子,迈进门里,随手关上了门。

  老妇人愣呵呵地往后退了两步,摊开一双手,像要拦住王一民去路似的说:“您要找哪个老罗家?您说清楚啊!”老妇人声音提高了,真像银铃一样悦耳。

  王一民看老妇人有些着急了,忙微笑着说:“我找一百四十八号,罗世诚家。”;

  “您是……”

  “我先问一下,您是不是罗世诚的妈妈?”

  老妇人眨了眨眼睛说:“是呀,您……”

  王一民不等她说完,伸手摘下头上的草帽,向老妇人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说:“大娘,我是特意来看望您老人家的。”

  王一民这句话刚一出口,只觉得鼻子一酸,眼泪几乎夺眶而出。他忙尽力控制住,待他抬起头来的时候,见老妇人睁大一双眼睛,正直愣愣地看着他。王一民忽然觉得这双大眼睛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还没等他想明白,老妇人又开口了:“您真把我闹糊涂了。您到底是谁呀?”

  王一民亲切地叫了一声“大娘”,手往屋里一指说:“我们到屋里去唠好不?”

  老妇人又打量一下王一民,才点着头说:“请吧。”她用手往屋门一比量,引着王一民就往屋里走。奇怪,这老妇人走起路来和她说话的声音差不多,轻捷得像个妙龄女郎。

  王一民借着往屋里走的工夫,扫视了一下周围环境,正面是三间板夹泥小房,房小窗大,显得比一般这样的小房亮堂些。正对房门是一条用碎砖头拼成的狭窄雨路,这两路把小小的院落分隔成两块不同的天地。东边种了许多花草,西边却是光秃秃的没有一根草刺。这强烈的对比引得王一民又多看了一眼,他发现那光整的地面竟是用黄土掺沙子铺的。嗯?难道这家还有练武功的?思量间他已经被引进三间房子当中的一间堂屋地。老妇人把王一民让进西屋。门媚很低,王一民那中等身材还得低低头才能进去。

  屋子虽小却很亮堂,屋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有条不紊。使王一民奇怪的是这屋里竟没有火炕,这在同类的小房中是少见的。屋北面摆了两张木板床,南边靠窗户摆了一张紫漆方桌,上面摆着壶碗和茶盘,一台小马蹄表,很旧,却还嘀哒嘀哒地走着。方桌旁是两把靠背椅,椅子也很旧,却雕着细花。

  王一民被让到椅子前,他没有坐,望着老妇人那充满疑问的目光说:“大娘,我是一中的教师,我叫王一民。”

  王一民这三个字才一出口,老妇人忽然眼睛一亮,两手一拍,“哎哟”了一声喊道:“原来是王老师!您怎么不早说?我们早就想见您了!”

  老妇人话音才住,忽然不知从什么地方飞来一句男人的声音:“是王老师吗?快让我见一见。”

  这声音苍老而低沉,像从空谷底下发出来的。

  王一民乍然听到,身子不由一抖。这是从哪里发出的声音?这屋里也没有另一个男人哪!

  正在王一民举目四望的时候,老妇人忽然一转身,向西墙轻快地走了两步,一抬手,哗一声拉开了一块白色的慢帐,里面现出一铺单人床那么大的小土炕,炕上仰卧着一位老人。他那苍白的脸上布满了皱纹,双颊和眼窝都深陷下去。这时他的脸稍微向地当中侧棱过来,一只手抖动着伸向王一民。

  王一民进屋的时候没有注意到那和墙壁一样颜色的白幔帐,更没想到幔帐后边还躺着一位老人,这时他惊讶地望着,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老妇人忙转身对王一民指着老人说:“这是世诚他爹,瘫痪三年了,不能动地方……”

  老人没等老妇人说完,就接过话说:“王老师,原谅老朽不能下地了。若不是因为不能行动,我早就去拜望您了,您真是一位好老师!”他很激动,头在枕头上不住地点着,伸出的手也不断颤抖着。

  王一民脸上惊讶之色立即消失了,他忙向前走了一步,恭恭敬敬地向老人施了一礼说:“老伯言过了。如果说原谅的话,倒是应该请你老原谅小侄,没能早日前来看望……”

  老人忙摇着颤抖的手说:“快不要这样相称,您是世诚的老师,如果您不见外的话,您和老朽应该是同辈。”

  “不,不。”王一民也摇着手说,“小侄和世诚不但是师生关系,还是忘年之交的朋友,志同道合的兄弟。”

  “不对,老弟,一人门墙终身弟子,不论怎么说师生名分不能变,长幼之尊不可废呀!”老人激动得脑袋抖动得更厉害了。

  王一民还要再说什么,老妇人忙指着椅子说:“哎哟!别站着唠了,快请坐吧。”

  “对,对。请坐,倒茶。”老人也吃力地指着椅子说,“王老师是我们家难得的贵客,快坐吧。”

  王一民忙回身把靠近老人的椅子往前挪了挪,坐下了。

  老妇人一边忙着沏茶一边说:“您今天来我们太高兴了,我们全家四口人都不断说到您。若不是因为家里有病人,我也早去拜望您了……对了,方才您说没能早来看望我们,可您知道我们这个地址吗?我那姑娘儿子,从来都不肯把家的地点告诉别人。您今天是怎么找上我们这个穷家的?我现在还纳闷呢。”

  这位老妇人动作敏捷,语言轻快,她给王一民倒茶时伸出的手很小,手指很尖。凭这双手,就可以断定,这位妇人生平不但没干过重活,连一般体力劳动也没从事过。

  她问王一民是怎么找上这个穷家的,这使王一民很难回答。从两位老人的精神状态上看,他们不但不知道罗世诚英勇就义的消息,连不幸被捕的凶信恐怕也没听到。他们没有预感,没有精神准备,这让自己怎么出口?怎么把那巨大的不幸消息告诉这两位老人?你看,一位像熬干油的油灯,生命的火光已经摇摇欲灭了;另一位虽然看上去还健康,也是两鬓斑白,年过半百。自己只要让那噩耗一出口,哪怕短短一句话,就如响起一声惊魂夺魄的炸雷,使乾坤倒转,日月无光,说不定在一声哀号中那老人就与世长辞了。可是不说又怎么能行?自己来这里的任务就是要把这难于出口的噩耗说出口啊!

  怎么说呢?正在王一民暗打主意的时候,外面木板门响了,有人不敲门就走了进来。

  老妇人向外一看,高兴地一拍手说:“哎哟!真巧!我姑娘回来了!她看见王老师来该有多么高兴啊!”

  王一民听了心中不由一动:她姑娘是谁?为什么看见自己来会高兴呢?对了,老妇人方才还说她们家四口人不断说到自己,这四口人里当然就包括她这姑娘了。这么说这姑娘也认识自己?王一民不由得回头向窗外望去,只见一个窈窕的身影在窗外一闪而过。只这一闪,王一民已觉察到是谁了,不由得一惊:是她!真的是她!自己过去虽也猜想过,可是马上要证实了,还是感到惊奇,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时老妇人已经喜盈盈地推开了屋门,探着头向外喊了一声:“快进来吧,你看谁来了!”

  老妇人话音刚住,一位姑娘跨进门槛,飘然而人。王一民直觉眼前一亮,呀!是她!果真是她!是柳絮影!她真的是罗世诚的姐姐!

  就在王一民往柳絮影脸上一看的时候,柳絮影嘴里轻轻发出一个“呀”宇,一连往后退了两步,高跟鞋绊在门槛上,好险没绊倒。她微张着嘴,直愣愣地呆看着王一民。

  王一民从她的脸上看出一种复杂的异样表情:惊讶里含着痛苦,惶惑中夹着期待。她那白里透红的双颊失去了红润,她的头发有些蓬乱,眼圈也微微发红。这情景王一民已经见过一次,当卢家那位少爷大要“求影”酒疯的时候,她的情景就是这样。这大概是她的神经受了严重刺激以后的一种表现。那么她现在是受了什么刺激呢7 莫非她也……

  正在王一民推断的时候,站在两人当中的老妇人说话了,她一指柳絮影说:“哎哟!你不认识王老师吗?平常总和世诚王老师长,王老师短的念叨,今天王老师坐在咱们家里了,你怎么反倒愣在那块了?”说到这里,她忽然往柳絮影面前走了两步,细看了看,又“哎呀”了一声说,‘你脸色怎么不对劲?眼圈也红了,是有病了?还是受了谁的欺负?“

  柳絮影忙对她妈妈摇摇头说:“没什么,妈妈。”说完才对着王一民微微躬身施了一礼说,“王老师,真没想到您能光临舍下。我才一进屋,看到是您,真不敢相信。可是细一想,您的到来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怪我太愚钝了。”

  王一民一听她话里有话,再联系起她那失常的情景,越发断定她已经知道那不幸的消息了。这时怕她贸然说出来,在小屋里响起那吓人的炸雷,所以忙对她说:“哪里的话,我早就想来,只是到今天才知道这个地址……”

  “是世诚告诉您的?”老妇人忙插言道,“他怎么没陪着您一块回来?”

  “他,他在上课。”王一民吃力地回答着,“我因为午后没事,就溜达着找来了。”

  老妇人还要再问什么,却被柳絮影拦住了。她一伸手递给老妇人一个小纸包说:“妈,这是给爹淘换来的珍珠粉,和到药面里吃下去吧。”说完她又转对王一民说,“王老师,难得您到我们家来,请到我那小屋里坐一会儿吧。”

  还没等王一民答话,老妇人在一旁“哟”了一声说:“小絮的屋子从来不招待客人,今天也……”

  柳絮影忙对老妇人嗔怪地一撅嘴说:“妈妈!”看您……“

  老妇人忙摆着手说:“好,我不说了。”接着又转对王一民笑着说,“那就请王老师到我女儿屋里去坐会儿吧。我们这板夹泥的小房,既狭窄又寒酸,可我女儿的屋子倒还干净。您先和她唠着,我服侍她爹吃完药,就做几样可口的菜,我们全家陪着您吃顿晚饭。”

  王一民一听忙站起来说:“您可千万不要费心,小侄晚间还有事情……”

  王一民话没说完,躺在小炕上的病老人发话了:“王老师,您就别客气了,今天一定不能让您走。您别看我们这小屋不起眼,小屋里做出的菜可是别有风味,我敢夸下海口,您在任何高楼大厦里也吃不到这美味。如果不是让我拖累着,让我这老妻开一个专做风味菜的饭馆,管保能和北京那些有名的四合院家庭饭馆争个高低上下。就连老朽也是因为难舍她做的可口美味,才不愿意早一天闭上眼睛。”

  老人说完哈哈笑了,笑得老妇人脸发红,她竟然也做了一个和柳絮影方才嗔怪时一模一样的表情,一撅嘴说:“看你说的……”

  两位老人的笑一点也没感染柳絮影,她微嚷双眉,对着王一民向外屋一比量说:“请过那屋去吧。”

  王一民微笑着向两位老人点点头说:“小侄少陪了。”

  王一民被柳絮影领进了东屋。这小屋不大,却是别有洞天。墙壁是用白色暗花糊墙纸裱糊的,一张白色单人床上铺着白床单;一台小巧的梳妆台,上面摆着简单的化妆品和梳妆用具;一只茶几旁摆着两把小型扶手椅,王一民就被让坐在那上。面对着王一民的墙上挂着一幅人物肖像画,是典型的中国白描画法,用墨线勾勒出一个妙龄女郎的头像,这女郎眉眼很像柳絮影,却又不是她。画纸已经黄旧,可能画龄已超过柳絮影的年龄。画像两旁挂着一副同样黄旧的对联,对联上写着:莫道衣冠尽优孟本来儿女即英雄对联题着上下款,上款是“书赠云娘”,下款是“月楼学书”。字是学颜真卿的,写得虽有些笔力,却感状如蒸饼,缺少灵气。使王一民觉得奇怪的是,柳絮影为何在这雪白的墙壁上挂上这样书画?从对联的内容上看,很像书赠一个坤伶的,那么这位坤伶是谁呢?柳絮影当然也可以称为坤伶,但是写这字画时她可能还没来到这人间呢。王一民想到这里不由得又端详了一下那张肖像,越看越觉得像柳絮影,忽然间她联想起柳絮影妈妈那清脆的嗓音,轻捷的脚步,纤细的手指,以及小院当中的黄沙土地……啊!这位老妇人莫非是唱戏的?是女艺人?那么那位卧床不起的老人又是干什么的?他们这一家简直是充满了神秘的色彩。

  柳絮影站在一旁见王一民直盯盯地看着那书画,便惨然一笑说:“我知道您为什么直瞧这书画,您是不是觉得挂在我这屋有些不够谐调?”

  ‘不。“王一民摇着头说,”我只是不知道这位云娘是谁?她和你是……“

  “我想您会猜得到的。”柳絮影又苦笑了笑指着肖像画说,“这是家母三十年前的画像,画像的作者就是躺在那屋小炕上的老人。他是世诚弟弟的亲父亲,是我的——养父。”柳絮影把后面两个字说得很轻,又稍微停顿一下,才接着说道:“他当年是一个穷画家,后来又沦落为穷画匠。画旁配的这副对联,是我生父写的,他老人家早已不在人世了。”柳絮影说到这里长吁了一口气,低着头说,“我家的遭遇,讲起来很长,如果您有兴趣的话,我将来讲给您听。对您,我什么都可以讲。”

  柳絮影这简略的概述已经使王一民惊奇不已,他真盼望柳絮影能接着讲下去,可是今天……他默默地低下头说:“我希望你以后讲给我听。”

  柳絮影痛苦地点着头说:“好吧,我会告诉您的。现在,我已经是心乱如麻,五内如焚了。我整个心思都被一件事情占据着。我猜想您的突然到来,也一定和这件事情有关。”说到这里,她忽然走近王一民,俯下身,低沉而急促地问道,“请您告诉我,我弟弟被捕以后的情况您知道不?他现在关押在什么地方?有没有生命危险?能不能设法搭救他出来?”泪珠随着话语从柳絮影的大眼睛里滚落下来。她掏出手绢,擦了一下眼睛,坐在王一民对面,一边低头摆弄着手绢儿一边说,“王老师,我的弟弟已经被捕了,有些事情我觉得不必躲躲闪闪了。您和他的关系我是知道一点的,您不但是他的恩师,还是他的……”说到这里,她抬起头来,睁着泪水模糊的眼睛,直望着王一民说,“您还是他的指路人。”

  当柳絮影抬起头来,郑重地要说“恩师”以外的关系时,王一民已经猜想到她要说的意思了。可没想到她说出的竟是那么高贵的赞词。这是只有党和党的领导人,那些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才能当之无愧的头衔呀!而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革命战士,怎么能以“指路人”自居呢?他皱起双眉,刚要反驳,但他立即否定了这个念头,他觉得眼前不是争论这类问题的时候,他还有更重要的话要和她说呢。念头一转,他既没点头也没摇头,而是反问柳絮影道:“您对我提了那么些问题,现在先容许我问您一句:您是怎么知道世诚被捕的?”

  “从打北市场抗日大集会的事件一传出来,我立刻就联想到了我的弟弟,因为我知道他是一个……”柳絮影又忽闪着大眼睛看了看王一民,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道,“是一个积极的反对日本帝国主义者的战士!是个热爱祖国的热血青年。他的爱国热情最近在王老师的激发下,更加强烈起来。因此我断定,像北市场这样大规模的抗日集会,他一定会去参加的。因此我就急于想见到他,好从他嘴里直接听到那振奋人心的场面哪!我承认,在我弟弟的面前我是一个弱者,是一个只能把爱国热情藏在内心深处的懦弱女子,只有和弟弟在一块,我才敢把心敞开,说出我要说的话。因此我是多么盼望能快点看到他呀!就像他过去做完那些惊人的壮举以后,回来向我讲述时一样,使我的心弦随着他的话语而颤动,那真比我创造了一个成功的角色都快乐万分。我眼睁睁地盼着他回来,一天过去了,不见他的身影;两天过去了,不见他的踪迹;这时我越来越紧张,越来越不安,我预感到将要发生什么不幸的事情。我们俩虽然是一母两父的姐弟,但是感情胜过亲手足。由于一些特殊的原因——这些我以后再向王老师解释——我们姐弟俩在家门以外从来不互相联系,我姓我的柳,他姓他的罗,他从来不到我的剧团去,我也从没上过一中学校,连最亲近的朋友也不知道我们的关系。但是这回我实在忍不住了。我曾想到去找您,我知道您一定会知道他的去向。可是我立即否定了这个念头。因为当弟弟告诉我您和他的关系的时候,曾经让我发誓不向任何人——包括您本人透露一个字,连暗示也不行。我完全答应过他。所以我不能去找您。经过反复苦思,我决定打破惯例,到一中去找他,哪怕因此惹恼了弟弟,我也全然不顾了。

  “我跑到一中,在传达室里见到了老传达李贵。弟弟当我介绍过老李贵的为人,我很尊敬他,管他叫老伯。这老人看过我的戏,一听我叫他老伯,高兴得什么似的,又倒茶又拿糖,还把老伴儿二传达吴素花招呼过来陪着我。可是当他听到我是来找罗世诚的时候,那高兴的劲头立刻没有了,他的脸就像雨季的天空似的,刚才还晴空万里,一霎时就阴云四合了。他脸上的阴云也立刻笼罩住我的心头,我的心也猛烈地跳起来,连身上都冒出了冷汗。

  “他这时忙把我领进里屋,低声问我和世诚是什么关系?我告诉他我们是表姐弟,他家里因为两天没见他的影儿,很不放心,正请人四出寻找。还没等我说完,他马上拦住我说:你快去告诉他家,不要乱找了,他已经在北市场的抗日大集会中被抓起来了。听说警方还不知道他家的住处,正在查找。你赶快通知他的亲人,该躲的躲,该藏的藏,可不要到处找他了。

  “老李贵的话真像雷轰头顶一样,使我几乎昏倒过去。我强自振作精神,从一中出来,我跑到离学校不到半里地的道里公园去哭了一会儿。我觉得应该想尽一切办法营救弟弟出险,但我有什么办法呢?我找谁去呢?不瞒您说,平日确实有些捧我的汉奸权贵和公子哥儿,但是我要去找他们,得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呀!我宁肯自己粉身碎骨,也不能做出那悔恨终身的事情。这时我又想起了您和老塞,我想让你们替我去找找卢运启,以他的名声和地位,总会有办法的,何况还听说他家和姓葛的特务头子有亲戚呢。这时我后悔在一中没有找您,我当然不能再带着泪眼跑回一中了。我就决定到你们住处去找老塞,我知道为我的事老塞会想尽一切办法的。可是当我走近你们屋门的时候,一位漂亮的少妇领个小孩从屋里迎出来,问我找谁?我一愣神,我知道您还没有成家,老塞那不幸的婚姻遭遇我早已知道,我现在演的剧本里面就饱含着他那婚姻悲剧的泪水。那么这位少妇是谁呢?看那样子决不是一般的家庭妇女,她淡雅中含着高贵,美丽中显出庄重,漂亮而不轻浮,文静而不造作,简直可以和卢家小姐淑娟相媲美了。我回答她找塞上萧以后,她说不在家。我忍不住问她是谁?她笑而不答地上下打量我一会儿,忽然问我是不是柳絮影柳小姐2 我以为她看过我演戏,一问,才知道她是凭眼力硬猜出来的。她告诉我,她是您和老塞的老乡,才来哈尔滨,找她丈夫来了。若在平时,我会和她唠下去的,我一见面就喜欢上她了,就和喜欢卢淑娟一样。可是今天,我什么心思都没有了。我告辞出来,心里没了主意,我知道那些警察、特务、汉奸和日寇,都是残暴无比的禽兽,晚救一刻我弟弟,他的危险就增加几分。我这时真感到走投无路,呼救无门了。我几次想自己去找卢淑娟,或者于脆就去找卢运启,可是您知道,自从那次宴会闹事以后,我再也没见到卢家人,我不知道他们家对我有什么看法,我……”

  柳絮影说到这里又用揉皱了的手绢擦一下眼睛说:“我终于没有到卢家去。我一个人在街头上游荡了一会儿,当我确信回到家里能控制住自己感情的时候,才回来了。哪知道您已经坐在我们家里了。我知道您一定是为弟弟被捕的事情来的,也可能您已经有什么办法搭救他了?您快告诉我吧,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做,请您马上说出来,拼上性命我也干,只要不受屈辱。”

  柳絮影扬起头,大眼睛里闪着亮光,直盯盯地看着王一民。

  王一民心里一阵翻腾,他觉得不能再拖延了,必须把实情告诉眼前这位还指望搭救她爱弟脱险的柳絮影。他略一沉思,也直望着她说:“柳小姐……或者我干脆就称呼你为絮影吧,因为你是我亲爱的学生和战友的姐姐……”

  柳絮影连连点着头说:“我非常高兴!”

  “絮影,我非常理解你现在的心清。昨天和前天,也就是从世诚被捕那一刻起,我都是和你一样,想要竭尽全力去营救他,哪怕倾尽满腔热血也情愿。可是今天……”

  “今天怎么了?”柳絮影身子猛往前倾,眼睛睁得溜圆,美丽的鸭蛋形面孔都扭歪了。

  “今天……”王一民直觉鼻子一酸,忙低下头说,“今天他,他已经不在了!”

  “你说什么?”柳絮影从扶手椅上一跃而起,张开两臂,像要扑向王一民一样。

  王一民也马上站起来,直望着柳絮影,一字一句地说:“世诚已经永远离开我们了!”

  “天哪!”柳絮影双手一抱头,一扭身,踉踉跄跄地向前跑了几步,一头扑倒在床上,失声地痛哭起来。

  王一民忙要走过去制止她,就在他刚要迈步的时候,房门呕一声被什么撞开了。王一民猛一回头,只见柳絮影的妈妈身子紧贴着敞开的门扇倒下来,扑通一声,仰脸摔倒在地下,一动也不动了。

  王一民一翻身急跑过去,只见这位老妈妈面如白纸,牙关紧闭,呼吸好像都停止了。王一民刚要俯身去抱她,忽然又听对面屋的病老人喊起来:“出了什么事呀?快,快来人哪!我要起来!……”老人喊岔了声,声音尖细而凄厉,让人听了心惊肉跳。

  王一民忙抬头往对面屋看,对面屋的门虚掩着,王一民看不见。凄厉的喊声变成一阵剧烈的干咳,像要把心肺都咳出来。

  王一民急对柳絮影低声而严厉地说:“絮影,你应该是一个有理智有思想的人,现在敌人正在查找你们家,你领着这样哭闹下去,会产生严重后果的。快来救护你妈妈,我上西屋去!快!……”

  王一民话音未住,柳絮影猛从床前站起,一边张着嘴喊着妈妈,一边向王一民眼前扑来,她满脸泪水,满腔悲痛,一头扑在她妈妈身上,真有痛不欲生之感。

  王一民焦急地直对着她耳朵,压低声音,几乎命令似的说道:“低声!低声!要冷静,死的人不能再活,活着的人不能再出事了!伯母一定是听见我们的话,一时背过气去,叫一叫就会好的,听见没有?你们家的主心骨应该是你,你应该从大处着想啊!”

  柳絮影一边哭泣着点着头,一边呼喊着妈妈。

  王一民这时急转身向对面屋奔去。他推开屋门,只见那位病老人两只胳膊紧抱在胸前,像抽筋一样佝偻着,脑袋离开枕头有两三寸高,大张嘴喘息着,嘴角堆着白沫子,浑浊的眼球瞪得像要蹦出来,苍白的面孔憋得发紫,豆粒大的汗珠子布满额头。王一民急扑过去,非常敏捷地伸出一只手抱住老人的脑袋,又伸出一只手,用大拇指紧紧按住他的人中穴,嘴里不断喊着:“老伯!老伯!”

  老人的喉头紧张地移动了几下,咕嗜一声上来一口痰,王一民急忙掏出手绢裹住。老人眼睛一闭,两只佝偻着的手松软地耷拉下来,脖筋也软活了。王一民急忙把他的脑袋放到枕头上,又用枕巾的一角擦了擦他头上的汗水,老人又长叹了一口气,脸色从维紫色转成原来的苍白色。

  王一民也随着老人的叹息长出了一口气。他刚要转身再奔到东屋去看看,老人的眼睛睁开了,忽然伸出一只颤抖的手像要捕捉王一民一样。王一民忙又回过身来按住老人的手,老人那干瘦如柴的手凉得吓人,好像体温已经降到零度了。

  老人张了张嘴,吃力地,声音变得暗哑地说:“快,快告诉我,出,出什么事了?”

  王一民忙说:“等会再说,您老先安静地躺一会儿,我到东屋去看看就来。”

  老人不松手,他执拗地说:“不,王,王老师,我,我们家一定出了大事,她们娘俩怎么不过来?王老师,快,快告诉我。”

  王一民感到老人那冰凉的手又在颤抖,忙俯下身去,刚要再说几句安抚他的话,身后响起了脚步声。王一民一回头,只见柳絮影搀扶着她妈妈走进屋来,这娘俩都是头发蓬乱,泪痕满面。老妇人那挺直的腰身变得佝偻起来,轻快的步履变得蹒跚艰难,转眼间像老了许多岁。而方才还是痛不欲生的柳絮影,这时却紧抿着嘴,扬起了头,悲愤代替了悲痛,理智战胜了感情。

  躺在小火炕上的老人也觉出她们来了,他松开拉着王一民的手,又往旁边扒拉一下王一民,然后吃力地侧棱着脑袋,对着她娘俩说道:“快,快说,怎么回事?急,急死我了!”

  “爹,您等一等,我马上告诉您。”柳絮影一边说着一边扶着她妈妈坐在门旁靠背椅L ,然后又低声嘱咐她妈妈说,“妈,王老师的话是对的,我们应该从大处着想啊!您刚强了一辈子,那么坎坷的路程都走过来了,眼前的悲痛也一定压不倒您。您是比我刚强的,您要给我当个榜样……”

  柳絮影的话还没说完,炕那边的老人忽然又抬起了脑袋,两只颤抖的手一齐向前伸着说:“快,快告诉我,是,是不是诚儿出了事?我,我明白了,王老师的到来,你,你们的哭喊……天老爷呀,快告诉我吧……”

  站在一旁的王一民忙又擎住老人的脑袋,抓住他一只手说:“别急,别急,就告诉您老人家。”说完他回过头对柳絮影说,“说吧,说吧,终究是要告诉老伯的。”

  柳絮影又看看她妈妈,老妇人伸出那细小的手,向老人躺的炕上挥了挥,又点了点头。

  柳絮影离开妈妈,向老人走来。

  老人急不可待地拉住了柳絮影的手,她就势扑在老人身前,半跪着说:“爹!你老人家已经是百病缠身,风烛残年的人了,听见女儿说的不幸的消息,千万不要过分悲伤……”

  ‘你快说吧,是诚儿他……“

  “是。弟弟在北市场抗日集会上被抓去了……”

  “光是被抓去了吗?”

  “他,他被,被……”柳絮影手一蒙脸,又哭起来。

  老人的头又猛从枕头上抬起来,这回抬得比方才还高,有半尺。颈项间的大脖筋都鼓胀起来,像树枝一样支撑着老人那抖颤的脑袋。这情景大概是从来没出现过,吓得柳絮影的妈妈也跌跌撞撞地跑过来,伸手擎住了他的脑袋。

  老人嘴唇哆嗦着说:“说,说呀!他,他是不是被日本强盗杀害了?是不是?”

  柳絮影的妈妈一边抽泣着一边点着头说:“是,我们的诚儿再,再也不能回来了!”

  病老人眼睛一闭,呼吸立刻急促起来。柳絮影和她妈妈都紧张地抱紧了老人,王一民也忙俯过身去,以防应急之变。

  大颗大颗泪珠从老人紧闭的双眼里流出来,流着流着,老人忽然睁开泪眼,问了一句:“他,他是怎么死的?”

  王一民忙答道:“他牺牲得英勇,牺牲得壮烈!是中华民族的好儿子,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老伯,您应该为有这样一个好儿子而自豪!”

  老人的眼泪不流了,他直望着王一民说:“您快说下去,说下去!”

  王一民点点头说:“老伯,只要您能不过分悲伤,我非常愿意把我所知道的有关世诚的一些情况都报告给他的亲人们。”王一民说完又看了看柳絮影和她的妈妈。

  老妈妈轻轻放下老人的脑袋,柳絮影也放下老人的手。一家三口人都直望着王一民,悲伤的目光里流露着期待。

  王一民庄重地站在他们面前说:“世诚已经牺牲了,现在我有责任,把他的政治情况报告给他的亲人们。他是一位为共产主义而奋斗的年轻战士!他在这远大理想鼓舞下,曾经干过使敌人朝野上下为之惊魂丧胆的大事。建国纪念碑上‘赶走日寇,还我山河’的大标语是他和另一位青年同志写的;一中学校挖掉博仪照片双眼的事件是他参加于的。这次北市场反日大集会是他点燃了集合的号炮,在和全副武装的敌人肉搏当中,他至少杀死了三个敌人。当敌人抓住他,把他拷打得半死不活的时候,他竟能以超人的勇力,把日寇在哈尔滨的总头目玉旨雄一摔得半死不活,又把警察厅特务头子葛明礼砸成脑震荡,最后,一个日本宪兵又被他打死在脚下。他这暂短的一生,真可以说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一生,他的英雄事迹将永远被人传颂。他虽然过早地牺牲了,但他虽死犹生!”说到这里,王一民激动地望着一家三口人说,“所以他的亲人们,应该抛掉悲伤,拿出勇气,接过世诚生前写下的口号:”赶走日寇,还我山河!‘勇敢地参加抗日斗争的行列,完成烈士未完成的事业,这将是对世诚最好的悼念!“

  病老人眼睛里悲伤的目光不见了,在那浑浊的眼球中,放出了异样的光彩。他忽然两手一合说:“好,我的儿子死得值个,太值个了!古人说‘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O 照汗青’!我儿子不在人世了,可是留下了一颗丹心!”老人说到这里拉住柳絮影的手说:“絮影,我已经是行将人木的人了,你妈妈也老了,所以这丹心首先是留给你的,你要把你弟弟用鲜血写的那八个大字接着写下去,早一天把日本强盗从我们国土上赶出去,爹爹就是死了也会含笑在九泉之下的。”

  柳絮影从老人身旁站起来,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说:“女儿一定记住爹爹的话,像弟弟一样奋斗下去。”她又转对王一民说,“盼望一民老师能够像对待我弟弟那样教育我,引导我,让我跟着您一同前进!”

  王一民激动地向柳絮影伸出手去说:“欢迎你参加我们的行列,和我们共同战斗!”

  柳絮影忙握住王一民的手,她那红眼圈中的一双大眼睛,又像迎着阳光的秋水一样,明亮得放光。

  王一民在激动中,从兜里掏出那一百元钱,放到紫漆方桌上说:“这钱留给老伯治病和补助家用吧。”

  屋里的一家三口人几乎是齐声地说:“不,不,我们不能要您的钱……”

  “不,这钱不是我的。”王一民忙摆着手说,“我一个穷教书的,哪能一下子掏出一百块钱来。”

  柳絮影忙问:“那么这钱是谁的?”

  王一民说:“我方才说过,世诚是一位为共产主义而战斗的战士,在战斗中他有战友,有领导,也有组织。这钱就是战斗的组织和领导给他的亲人们的,所以这就不单单是一百块钱了。这里饱含着无产阶级弟兄的深情厚谊,还有领导的关怀,战友的慰问。因此你们必须收下。”

  老少三人不说话了,都异常激动地望着王一民,泪水又模糊了他们的眼睛。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