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26

更新时间:2009/10/02

筠翠仙的下处原来是乐天大舞台老板阎乐天的住宅。一九三一年这个大舞台失了一场大火,不但把整个戏园子都烧光了,连附近的商铺住户,都遭了一场回禄之灾。阎乐天好险没进了监牢,连打官司再赔偿方方面面的损失,登时弄得倾家荡产。只好在住宅旁贴出一张“吉房出卖”的告示。告示一贴出去,好多人都伸手来买。不是因为便宜,是因为他这住宅在北市场早已为人们所注目了。这所住宅既非洋房也非高楼,只是在一座小院套里围着七间雕梁画栋的大瓦房,瓦房前有一块绿树成荫的小庭院,庭院虽小,竟也修了一座小巧玲拢的凉亭,里面石桌石凳,自成格局。红漆大门外还栽着四棵垂杨柳。遇有喜庆日子,小凉亭里就吹打弹拉,管乐齐奏。有时戏园子里来了新角,也来给问老板唱上几段。引得围墙外的过往行人,都引颈而听,称羡不已。这样一所住宅,在北市场那挤得满满登登,乌烟瘴气的地方,真有点像神仙一样的去处了。所以出卖的风一传出去,一双双贪婪的手就伸过来了。正在这个时候,葛明礼出来了,声言他要用这座住宅。这时他虽已投靠日寇,可还没进警察厅,正在北市场拉帮结伙,称王称霸。地头蛇又找到了洋靠山,真是如虎添翼,成了北市场的土皇上。所以他一伸手,别人的手就赶忙缩回去了,惟恐缩之不快,被他按住招来祸殃。这样一来,他就成了这座小庭院的独家买主,给多少钱算多少钱。逼得阎乐天跪在他脚下磕了顿响头,又把几个青帮老头子搬出来,摆了一桌酒席,才拿到了五百块袁大头,比正常卖价少了两倍多。

  房子买过来,葛明礼没住多久,就进了警察厅,变成了特务头子。这时他要面向全哈尔滨了,就把家搬到警察厅旁边的一座小楼里去了。于是这座小庭院,就成了他的外室,彼翠仙也就成了他的外妇。最近一个时期,因为连续出了几起大案子,弄得他手忙脚乱,没大顾得上往这跑。今天正赶上礼拜天,他要忙里偷闲来这里寻欢作乐,就领着一群特务崽子来了。

  王一民来到这座小庭院前边的时候,红漆大门已经关得严严实实。对着红漆大门,有一座小茶馆,王一民估计这可能是葛明礼设下的监视哨,便不停步地从红漆大门前走了过去。这时候已经过了十一点半,这里离集合地点有半里多地。王一民拐进一个小胡同,紧走了几步,在一家卖小唱本的门市铺前边,看见谢万春正在那前边站着,便用胳膊碰了一下他的后脊梁,然后不回头地向前走去。走了不远,有一家卖冰糕的小铺子,棚子是用白布搭起来的,里边摆着几张方桌。冰糕还没好,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子,正满头大汗地摇着搅冰糕的大铁轮子,铁轮子发出哗哗的响声,铁罐子里的冰块互相撞击着,倾压着。王一民一看棚里没坐几个人,便挑一张靠边的桌子坐下了。他才坐下,就转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打扮得花枝招展,一身妖风邪气,脸上搽着很厚的胭脂,脑袋上还斜插着一只装有细丝弹簧的五彩蝴蝶,走起路来颤颤巍巍,蝴蝶的翅膀还不断地抖动,真像振翅欲飞一样。王一民真不知道她是从哪钻出来的,这时欲走不能,她已经走到自己面前了。王一民便不动声色地坐在那里,他知道,对这种女人只要是你不理她,她也就不往前上了。这里不比酒馆,何况还是一座四面没遮挡的布棚呢。所以他就像一个道学先生似的目不斜视地端坐在那里了。

  “你老要什么?嘻嘻。

  “等一个客人,一会吃冰糕。

  “先给你老来一杯布乍?”

  “不用。;

  “再不开一瓶葛瓦斯?来盘点心?”

  “不用。

  一阵风刮过来,吹落几点白粉。王一民把脸扭向一旁。

  女人走了。谢万春走进来。王一民对他点点头,谢万春在他斜对面坐下了。

  和谢万春同行的那两个工人迈着四方步从棚子外走过去。

  王一民向四外看了一下悄声说:“有一个新情况,特务科长葛明礼领着一群特务在三十七号筠翠仙的下处。到时候一定会伸手。”谢万春点点头,也悄声说:“我也有个情况,警察总队队长新上手的一个小老婆子跟人家跑了,全警察大队的狗子都出动了,道外是搜索的重点,码头上都开始了。

  王一民听了一愣神,忙问:“什么时候听说的?”

  “码头工会才来人告诉我的,他们那块才去。我看这块也得来。

  王一民双眉紧蹙地点点头:“嗯,而且一定会成为重点当中的重点。

  “那今天这事……”谢万春也感到情况严重,他满脸疑虑地看着王一民。

  王一民迅速地看了一眼手表说:“现在是十一点四十五分,离开会只剩十五分钟,弓弦已经拉开,这支箭必须射出去!现在我们立刻分头行动,尽可能通知我们的人,要提高警惕,准备力量,投入战斗。”

  谢万春点点头。

  这时王一民瞥见李贵和周一勺、老冯三个人,急匆匆地从饭馆那个方向往这边走来。王一民觉出他们的行动有点异常,便对谢万春点了点头,站起身向李贵迎去。谢万春也走出小棚子,向相反方向走了。

  王一民走出十来步远,忽然听到后面有一个尖嗓子喊道:“哎,那位先生别走哇!冰糕就好,回来呀!”

  王一民知道是喊他,但顾不上搭理她了,便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

  尖嗓子的声音忽然提高了好几度:“你耳朵塞上驴毛了!加点小心走,别一个筋斗摔死,年轻轻的小白脸,连个摔丧盆子的都没有……”

  骂声被一片嬉笑调逗的声音淹没了。

  王一民仍没有回头。他这时已经不怕引起什么人的注意了,甚至连跟踪也不怕了,很快就要投入一场混战,谁跟踪谁就将被他第一个打倒。

  王一民又走了一段路,当他感到李贵已看见他以后,就站在一棵电线杆子前面,倒背着手看上面贴的各种招贴、告白和启事。

  “王先生。”老李贵那低沉的声音几乎就响在自己的耳边,“不知是怎么回事,王麻子膏药铺和饭馆那边来了好几帮拿枪的狗子,挨家挨户搜查,还拦截行人,盘查搜问。八成一会儿就能搜到这边来。”

  “我知道了。”王一民眼睛仍看着电线杆子,没回头地说,“你尽量找到你联系的那几个小组,告诉他们要坚决保卫集会,狠狠打击敌人,要掩护好出面讲话的领导同志,尽全力保证他的安全。快去通知吧。”

  “好。”

  李贵从王一民身后走了。

  这时离集会时间还有十分钟了。王一民急于要找到集会的司令刘勃,便住集会地点走去。

  集会地点在北市场的中心,是个开阔地方。那些卖艺的、变戏法儿的、卖大力丸的、唱蹦蹦戏的、拉洋片的、唱大鼓的、讲评词的、唱流行歌曲的……都往这里集中。平时这块就是个热闹场所,今天却又胜似往日,那些靠这块地皮混饭吃的人都纳闷儿:怎么回事?今天晌午头怎么人越聚越多?这是刮的什么风呢?纳闷归纳闷,干的可起劲,用他们的话说,叫“铆”上了。卖大力丸的把王八盖子敲得山响;把势场里刀光直闪,枪花乱飞;拉洋片的喊得嗓子都岔了声。那唱蹦蹦戏的正在唱溅骨头》,上装(女的)直劲打下装(男的)的脖子拐,这是真打呀!下装为了让上装打起来方便,自己把衣领子挽回去,整个长脖子都露出来,于是上装就唱一句打一大巴掌,巴掌打得越脆快越有人叫好,下装的脖子已经被打得红肿了,巴掌还在往上抢,这早已超出艺术表演的范围了。艺人们为了求生,只好用这种色情的发泄,来满足那些前来寻求情欲刺激的市侩。这倒真是个精华与糟粕并存,鲜花和毒草共生的自由市场。来到这里是可以各取所好,任意选看的。

  王一民急于想找到刘勃,好让这个集会司令及时掌握新情况。但他猜想刘勃这时候不能钻到这些游乐场里去看热闹,便靠着边走,一边走一边留心搜寻着。当他走到一家鞭炮铺前边的时候,发现肖光义和罗世诚正兴奋地往四外看着。在他们旁边没有刘勃。王一民知道他们两个是负责发信号的,就像战场上的司号员一样,今天这场“飞行集会”首先从他们俩那里开始,所以他们才兴奋得脸上直放光,头会儿装出来的那副流氓学生的样子已经连一丝痕迹都不见了。就在王一民发现肖光义和罗世诚的时候,他们俩也看见王一民了。两张本已兴奋得发光的脸又添上了一层喜色,就像名角出台又打上一道灯光一样。他们本没想到在这里会遇见亲爱的王老师,但王老师一出现他们又觉得完全在情理之中。是呀,王老师既然能在暗夜中出现在纪念碑前,为什么不能在阳光下出现在北市场呢。他们乐得心里像开了一朵花,好像他们的王老师一出现,今天这“飞行集会”就有了胜利的屏障似的。他们哪里知道,太阳的四周已经长起了乌云,当云雀高飞的时候,狂风也就要刮起来了。

  他们俩喜笑颜开地向王一民扑去,王一民对他们微微摇了摇头,同时低下头看了看手表。他俩猛然记起时间,罗世诚忙张开右手,在他手心里攥着一块中东铁路用的大怀表,表上的小针已经指向十二点,大针也马上要和小针并成一条直线了,十二点就要到了!

  肖光义忙从兜里掏出一支香烟,划火点着。罗世诚目不转睛地盯着怀表。他们俩顾不上再看王一民了。

  这时候,从卖冰糕的小棚子那个方向,走出来今天集会的司令刘勃,他后面紧跟着李汉超。李汉超今天穿着一件很体面的咖啡色长衫,头上戴一顶巴拿马硬壳草帽,眼睛上戴了一副黑色宽边茶镜,颇有一股学者风度,只是络腮胡子长得挺长,使人看不大清楚他的面貌。他身后又紧跟着五六个短打扮的人,这些人手都没空着;有的拿着布包,有的拎着板凳,还有两个人拿着长竹竿。这么一伙人,急速地向市场中心走来。他们是干什么的?谁也猜不透,多数人认为他们也是来赶场子撂地摊的。其中方才看见过葛明礼那一伙的,却以为这一帮也是有来头的,因为这也是一个穿长衫的领着一群短打扮的呀。这中间有两个便衣特务看在眼里,觉得有点蹊跷,便悄悄地跟在后边了。

  别人没发现这两条狗,只有王一民看得清清楚楚,他本来想要迎上去和刘勃碰碰头。但是现在有了跟踪的特务,便改变了原来的想法。他必须看住这两个特务,如果让这两条毒蛇钻到李汉超的身旁而不察觉,就会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

  这时候肖光义的一只手夹着烟卷,另一只手插在裤兜里,罗世诚掐着怀表,俩人快步迎着刘勃一行人走去。他们在一根电线杆子下面会合了。

  罗世诚把手表对着刘勃一举,说了声:“时间到!”

  刘勃迅速地将头转向李汉超,李汉超停住脚步,对着刘勃一点头。刘勃对着肖光义和罗世诚一挥手说:“开始!”

  肖光义的手从裤兜里迅速地拔出来,他手里攥着两个高升炮。罗世诚一伸手拿过一个,两只拿着高升炮的手同时平伸出去,肖光义的烟卷和两个高升炮接上了火,高升炮的药捻掐得很短,只见火光一闪,两个高升炮几乎同时发出一声炸响,随着一股轻烟,半天空里又爆发出两声炮响。

  这里号炮一响,那些早已憋足了劲头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反日会员、工会会员都飞快地向发出号炮的地方跑过来,就像平地卷起一阵大旋风一样,一刹那间就形成一股力量,聚成一个核心,这核心迅速扩展,迅速增大……

  当高升炮还没点燃,刘勃一说“开始”的时候,那几位短打扮的人就立刻行动起来,拿着的包袱抖开了,两面大红旗迅速地套上了竹竿。随着人流的聚拢,红旗在人群正当中竖起来了,两面绣着镰刀斧头的大红旗,哗啦啦地在密集的人头上飘扬着。人群中的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仰望着这两面红旗,眼睛里滚出了激动的泪水。

  在红旗下,中国共产党满洲省委秘书长李汉超站出来了,他站在那条特地为他准备的凳子上,手里举着草帽,向四周挥动着。红旗拂动着他的发丝。

  肖光义、罗世诚,还有几个青年,迅速地爬上了附近的电线杆子和其他能上去人的地方,红红绿绿的传单从上面飘飘扬扬地飞落下来。

  当高升炮升起,党、团员们领头往集合地点一跑的时候,有些人就跟着往这跑。而在核心一形成,红旗一竖起来,李汉超一站出来的时候,四面八方的人就像潮水一样向集合地点涌来。这时所有游乐场地里的锣鼓家什,说说唱唱都停止了,连饭馆里的座位几乎都空了,甚至有的人没有开付钱就撒腿往这跑来;王麻子膏药铺前那飞禽走兽的配套表演都没人看了;那个唱蹦蹦戏演下装的白挨了一顿脖子拐,伸着红肿的脖子向大红旗望着;卖大力丸的王人盖子被人踩碎了;拉洋片的凳子被撞倒;唱大鼓的举起鼓槌子放不下,他们不知道那边来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好节目,把所有的观众一下子都给吸引去了。

  集会地点围了成千上万的群众。核心部分主要是党、团员和反日会群众,越住外群众成分越复杂。但无论是谁,这时都睁大着眼睛激动地向红旗下边望着。绝大多数人还处在懵懂状态当中,他们在这急促的一瞬间,还没弄清眼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包括敌人在内,也在张着大嘴惊讶地看着。

  李汉超抓紧这有利的一瞬,面向着千万张激动的脸,振臂高喊道:“亲爱的东北同胞们!亲爱的父老兄弟姐妹们!我们中国共产党人今天在这里和大家见面,为的是要和同胞们团结一致,共同战斗,把日本侵略者从我们国土上赶出去,把伪满洲国的大小汉奸都打翻在地,建立起中华民族光辉灿烂的新中国……”

  李汉超的呐喊声像从晴空降下来的霹雳,把那些在懵懂状态中的人们震醒了!人们有多长时间没有在公开场合听见中国人民自己的呐喊声了,他们连说自己是中国人的权利都被剥夺了,他们只能在伪满的黄旗下听着日寇和汉奸的教训和责骂。今天,只有今天他们才感到是站在中国自己的国土上,他们仰望着那飘扬的红旗和红旗下那位发出抗日号召的同胞。他们忽然感到他好像是从空中降下的巨人,来率领他们一同打败日本强盗,他们的心都猛烈地跳动起来,他们真想跟着他一齐呐喊:我是中国人,我要打倒日本强盗!

  愿望立即成为行动,有人领头高声呐喊起来了:中华民族团结起来,赶走日寇!

  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打倒伪满洲国!

  誓死不当亡国奴!

  赶走日寇,还我山河!

  中国共产党万岁!

  热爱祖国的同胞们!奋起!抗争!战斗!

  千万只手臂伸向天空,千万张喉咙发出怒吼声,激动的眼泪顺着人们的脸颊流下来,连那些卖艺、唱唱的都不顾一切地跟着喊起来,这喊声上冲云霄,下达大地,使山河为之震颤。

  这喊声也惊醒了敌人,警笛声在人群后面嘶叫起来。领头的笛声一叫,远近的笛声就跟着响起,就像那荒郊野外的狼群,一个障叫所有的就都随上了。但有的笛声才起,又戛然而止。原来有的警察已被我们的人盯住了。他们刚一吹笛,用纸包着的白灰和里面裹着磨得锋快的铜大钱就向他们脸上摔去,于是一张张白脸上就流下来鲜红的血道子。有的眼睛被眯住,眼泪从紧闭的双眼里涌流出来,泪水和着血水在白灰垫底的脸上一搅和,真比小鬼还难看。他们嚎叫着,盲目地奔跑着……有几个被白灰摔得轻的警察拔出了手枪,枪响了,一场混战开始了。

  李汉超的呐喊声还在继续:“同胞们!投入战斗吧!以牙还牙!以血还血!不愿当亡国奴的同胞们!奋起抗争吧!”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