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11

更新时间:2009/10/02

王一民已和塞上萧约好,五点多钟一同到卢运启家里去。日子已经定妥,要从今天晚上开始教卢运启的儿子国文。所以他四点多钟就回到住所。春天的四点钟,太阳还老高呢。他胡乱地吃了口饭,就坐在写字台前,把几张薄薄的白纸铺在一张报纸上,开始起草一份传单,想一边写着一边等塞上萧回来。

  这份传单是李汉超交给他的任务。人春以来,日寇出动了六个师团的日军和三万多人的伪军,对我通化、哈东、绥宁、汤原地区的游击队举行了一次“春季大讨伐”。“讨伐”刚一开始,即被我游击队迎头痛击,打得落花流水,现已以失败而告终。我们的游击队经过激烈的战斗,反而更加壮大起来。

  满洲省委要把这胜利消息传给城乡人民,号召一切反日力量都要团结一致,反对共同的敌人,把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去。

  王一民在薄纸上写着比蝇头小楷还小的字,字虽小,他却写得很有力量,每一笔都凝结着他对日本侵略者的满腔怒火。他正在激动地写着,忽听外面一阵笑语喧哗,人声、脚步声冲着他的屋前响来。接着外屋的门打开了,女人的尖叫声,男人的嬉笑声直达他的屋内。

  王一民飞快地把未写完的传单叠成一个小方块,一哈腰塞进坐椅下面的两层板里,又把没写字的白纸往旁边一移,下面便露出当天的《北方日报》。

  当外屋门一开的时候,他就知道是塞上萧回来了,因为只有他们两个人有开暗锁的钥匙。塞上萧回来得这么早是在预料之中的,可是没料到他会领来这么一帮男男女女。这还怎么一同上卢家去呢?难道他忘了要办的事吗?真是文人无行啊!

  王一民侧耳细听,认定塞上萧领来的又是北方剧团的那帮演员。自从他把那本《茫茫夜》交给北方剧团排演以来,就和这个剧团分不开了。王一民知道他是迷上那位漂亮女主角柳絮影了。他特意为她加写了不少戏,把《茫茫夜》中的女主人公写得艳丽如牡丹,高洁似梅花,天上难找,地下无双,真是把从王尔德那里学来的全部技巧都用上了。柳絮影也特别喜欢这个角色,排演场内外十分用功,但对塞上萧没有什么更多的表示,不即不离,好像根本不知道他为她花费了多么大的苦心,熬过了多少不眠之夜。

  塞上萧曾长吁短叹地向王一民表露过自己的苦闷。他说这个柳絮影简直像个谜一样在他眼前闪动着。那次后台一瞥中留下的印象,一直深深地留在他的脑子里。她好像是对谁都那样,不冷不热,不即不离,真像她那名字一样:柳絮影。柳絮随风飘荡,这里站一站,那里停一停,对谁似有意,对谁又无情。可是也不尽如此,她对那些像苍蝇一样追逐她的权贵阔少之流就十分冷淡,她公开拒绝过大汉奸伪军政部大臣、参议府议长张景惠干儿子的邀请;曾当着大家的面使滨江警备司令部李司令的大少爷下不来台;还敢从哈尔滨市长、日满协和会事务长吕荣寰的筵席上退场;据说她还打过一个对她动手脚的警佐的嘴巴子,致使一些警察特务也不敢对她轻举妄动了。她会巧妙地运用她在社会上的声誉,以及那些权贵中间的矛盾,使自己从危机四伏的缝隙中钻出来。所有这一切,塞上萧看在眼里,听在耳里,使他不断地生出一些幻想。这幻想有时眼看要变成现实,有时又化为泡影,这就使塞上萧更加难熬了。每逢柳絮影和剧团演员到塞上萧宿舍来玩的时候,幻想就展开了翅膀,塞上萧会变得像孩子在新玩具面前一样高兴,像百米运动员在起跑线上那样兴奋。;

  今天,柳絮影又来了,塞上萧能从那起跑线上退下来吗?王一民很了解塞上萧,这是根本做不到的。

  外屋地里,有几个男女在吵嚷着,不知在做什么事情。王一民真怕他们闯进来,那就什么也不能于了。这些演员因为来的次数多了,和王一民也熟悉了,有时就跑到他屋子里闹一阵子。那位名演员柳絮影还向王一民请教过有关古典文学方面的知识。王一民给她讲的时候,她静静地听着,有时忽闪几下眼睛,像是要提问题。王一民有教学经验,看出来她不是摆出一副好学的样子给人看,而是真的听进去了。王一民觉得有些奇怪:这朵柳絮还有研究学问的心思?

  外屋地里的吵嚷声音越来越大,他们好像在做菜。一遇上这种事,多半宿也别想消停。王一民紧锁双眉望着自己的屋门,屋门没有插上。他回来的时候整所房子都没人,便没有插门。他这样做也是有意表示自己没有什么背人的事情。但没想到今天却带来麻烦……王一民正在想着心事的时候,突然从外屋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王一民惊得一抖。接着,他的屋门被猛一下子撞开了,一个黄头发的女人,举着两只手,大瞪着两只惊恐的黑眼睛,一边尖叫着,一边倒退着跑进来。紧跟着她跑进来的是一只白色的鸭子,鸭子脑袋没有了,鲜血从脖腔子里往外冒,它扑扇着翅膀,步履蹒跚地往前走……这样顽强的生命力,这样不屈不挠的精神,真可以使人类自愧弗如了。连那盖世无双的楚霸王在乌江自刎时,也只是用宝刀往脖子上一抹,就栽倒在尘埃上,呜呼哀哉了。

  鸭子照直往前走着,鲜血滴到地板上,黄发女人身子紧贴在对着屋门的墙上,鸭子一直照她走去。在这方面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这样无头鸭子可以走挺远,多半是头撞在墙上才能倒下。王一民一看鸭子要撞到黄发女人那娇嫩的天蓝色旗袍上了,鲜血就要喷上去,忙站起身推开椅子往前冲,打算按住鸭子。大概椅子的响声把吓得痴呆的黄发女人唤醒了。她一侧身,也向王一民这边扑来,两人正好顶头碰在一起,这位黄发女人竟毫不客气地一头扑到王一民怀里,使王一民措手不及,目瞪口呆……

  这时,一个将近三十岁的男人撵了进来,“他手里举着一把菜刀,刀上沾着鸭毛和血迹,连他那刀条脸上都溅上了血点子。他后面还跟着一个大个子外国人和瘦长的塞上萧,再往后进来的就是那位柳絮影了。

  王一民万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急得面红耳赤,连忙一闪身,将那黄发女人往外一推……坏了!那黄发女人没有思想准备,趔趄着抢前几步,便摔倒在地板上。

  这时鸭子也撞倒在墙根下,后跟进来的几个人止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王一民涨红着脸站在那里,望着跌倒在地的黄发女人说:“对不起,快请起来,快请起来……”

  黄发女人在哄笑声中爬起来。她那天蓝色旗袍的下大襟被扯开,寸半高的领子开了线,一只高跟鞋也摔得老远。这副狼狈相,使屋里人又大笑起来。

  黄发女人自己低头看看,也忍不住笑起来。这时那位外国大个子男人,忙小跑着过去拣起甩在一旁的高跟鞋,送到黄发女人脚下。

  黄发女人叫刘别玉兰,是个混血儿。她的父亲是中国人,叫刘洪福,母亲是俄国人,叫别拉斯卡娃。她为了突出自己的特点取了个名字叫刘别玉兰。这样的混血儿在当时的哈尔滨是比较多的。他们多数很漂亮,就像这位刘别玉兰这样。她把东方人和西方人的优点都集中于一身,皮肤是白的,眼珠却是黑的,睫毛长长的,嘴唇红红的,而最好看的是鼻子,长得不大不小,不肥不瘦,比西方人的小,比东方人的大,谁看着都顺眼。而且在直直的鼻梁下边,还有一点非常协调的小弯,这就更增加了她的妩媚。

  那位过来给他拣高跟鞋的外国人,是个白俄,刘别玉兰的第三任丈夫,叫谢捷尔斯克。他在北方剧团里搞舞台美术设计,有时根据需要,也客串登台。每逢这时他就可以多捞一笔外快,戏如果叫座,他就能多分到一些戏票,等于赚了双份工资。但无论赚多少钱,都不够他半月花的,这个沙俄伯爵的孙子,宫廷画家的儿子,从小享受惯了。

  还有那位拿着菜刀跑进来的刀条脸的男人,他叫何一萍,是北方剧团的反派演员。当时上海有一位专演反面人物的电影演员王献斋,正红得发紫,大受观众欢迎。何一萍因为长得和王献斋差不多,都是刀条脸,就拼命地模仿人家,靠着他的一点鬼聪明,居然学得很像,这样观众也就喜欢上他了,管他叫北方王献斋。他也洋洋得意地以此自居。由于他拥有一群观众,也成了北方剧团的主要演员。他自认为可以在柳絮影面前献点殷勤,取得她的欢心,进而占有她。但柳絮影一点也没把他看在眼里。他俩在戏里总是搭配成对立的双方,用儿童看戏的归类法,就是柳絮影演好人,何一萍演坏蛋。当好人受坏蛋威逼的时候,柳絮影经常要打何一萍的嘴巴,正像我们在戏里常看见的那种场面一样:受侮辱的年轻女人愤怒了,抡起手臂,狠狠地向欺凌她的男人打去。这种打本来是假的:女的将手一抢的时候,男的也忙抬手,表示要捂自己的脸。就在这一抢一抬的刹那,两只手接触在一块了,随着这一触而过的瞬间,发出了啪的清脆响声,然后女的手顺着男的脸腮飞过,男的手捂在自己的脸上,打好了看不大清楚是假的,打不好观众就要笑,破坏了剧情,而往往是打不好的时候多。但柳絮影打何一萍,每次效果都很强烈,响声清脆,表演逼真。不,用逼真这个词来形容是不准确的,因为她是真揍啊!有时卸完装,何一萍的腮帮子还能看见手指印子,但他却表现得毫不在乎,他说:“为了艺术的真实,效果的强烈,这一巴掌算什么,捅一刀我也能受得住,为艺术可以牺牲一切嘛。”

  遇到这时候,柳絮影就笑着加上一句:“好,说不定多咱我就捅你这个坏蛋一刀,看你能不能受得住。”

  何一萍一听,马上就会把脖领子扣一解,双手扒着衣领往两边一分,露出胸脯子说:“好,现在就捅,这里面是红彤彤的心,这颗心早就属于你了,请你把它拿去吧。”

  这时柳絮影就会一皱眉说:“一边去吧,还红彤彤的心呢,黑得都快烂了,有味了!”说完就会转身走开了。

  对这些行动和细节,塞上萧是最敏感了,他特别讨厌这个何一萍。有时回到宿舍就忍不住和王一民叨咕叨咕,王一民也就知道了。

  屋里的人还在笑着,王一民也跟着笑起来。

  刘别玉兰正翘起一只脚来穿高跟鞋,站不住,要倒,柳絮影忙跑过去扶住她,就在这一倒一扶当中,旗袍大襟又扯开了一些。三十年代初期的旗袍都长得拖到脚面子上,小开襟,瘦得紧裹在身上,裹得曲线毕露,走路不敢迈大步,行止坐卧都得加小心,不然就要扯开线。今天刘别玉兰这旗袍开襟一直扯到膝盖以上,像六十年代那种大开襟的旗袍了。

  柳絮影一边扶着刘别玉兰穿鞋一边笑着说:“也没见你这么胆小,让一只死鸭子吓成这样,往人家王先生屋里跑,还往人家……”说到这里她不说了,闪动着大眼睛向王一民看了一眼。

  “哎,这可不能怪玉兰胆小,实在是这鸭子太‘格路’了。”拿着刀的何一萍说,“我按着鸭脖子一刀砍下去,脑袋掉了,我以为完事大吉了,哪知道这手一松,它两膀一扑打,忽忽悠悠就站起来了。不要说玉兰,连我都吓愣啦。”

  “你们不知道啊!”刘别玉兰摩挲着手说,“从昨天到今晚我不断地看着血,血把我吓怕了。昨天中午,我从巴拉斯影院出来,正走到新城大街拐角的地方,忽然一辆日本军用汽车横冲直撞地开过来,马路上的人都往两旁躲。这时候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拉着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太太,一见汽车开过来慌了神,小孩拽老太太往东跑,老太太拽小孩往西躲,就在这一老一少一神一拽的工夫,汽车嚎叫着,一点也没减速地从老太太和小孩身上直冲过去。两个车轮底下一边一个,汽车却像没事一样,一溜烟尘地跑了。马路上留下一老一小两具尸首,鲜血顺着老太太的嘴里、眼睛里。鼻孔里往出冒,孩子的脑袋完全压扁了,一片血肉模糊。我看了一眼就再也不敢看了,直觉全身汗毛都往起竖,腿都有点站不住了。我坐上一辆人力车回到家里,饭也没吃下去,躺在床上一闭眼睛就看见老太太流着血的脸,小女孩血肉模糊地躺在血泊里。今天一整天我脑子里还都是这玩意儿。方才那鸭子脖腔子里冒着血,晃晃悠悠地奔着我来了。我忽然觉着好像那屈死的老太太阴魂不散,附在鸭子身上了。可不,那老太太满头白发,这鸭子也是白的,可真备不住……”

  “行啦,别胡说八道了!”柳絮影忙止住她说,“明个让谢结尔斯克领你上索菲亚大教堂祷告祷告去吧。”

  “对,对。”谢捷尔斯克忙点着头说,“明天咱们早点起来,去参加早弥撒。”他说一口很标准的中国话,在舞台上人家往往以为他是中国人化装成外国人的。

  “还明天呢,今天我怎么办?”刘别玉兰一指旗袍大襟说,“就这样我怎么回家?”刘别玉兰中俄两国话都会说,但在中国人面前,她和她丈夫都说中国话。

  “好,我这就给你取去。”谢捷尔斯克说完就往外走。

  “哎,快点回来。”塞上萧对着他的背影说,“还等着吃你的拿手菜奶油火腿呢。”

  “你多余嘱咐他,”刘别玉兰说,“他会比兔子跑得还快,这有好吃的呀。”

  “主要还是因为有你在这儿。”何一萍从旁插了一句话。

  “还多嘴多舌的,连鸭子都杀不好。”刘别玉兰一指地板上的鲜血和死鸭子说,“看给人家王先生祸害的!”

  “好,我来打扫。”何一萍忙过去提起鸭子,往外屋走去。

  “不用,我自己来。”王一民紧跟了出去。

  塞上萧和刘别玉兰也跟着走出去了。屋里只剩下柳絮影一个人,翻着写字台上的报纸。

  王一民提着拖布走进来。

  柳絮影笑着说:“王老师,真对不起……”

  王一民一摆手说:“我早就声明过,不能管我叫王老师,人之患好为人师。你这名演员要管我叫王老师,我也得管你叫柳老师了。”

  柳絮影笑得前仰后合地说:“你管我叫柳老师——真有意思,活了二十五年第一次有人管我叫老师,而且是您这样有学问的人。”

  “你当然可以做我的老师,例如在表演方面。”

  “您也要演戏?!”

  “我们不是都在舞台上吗?从前不是有人说人生就是个大舞台吗?学会表演,在这人生舞台上是会有用处的。”

  后面这句话倒是王一民的心里话。一个地下工作者,对党对同志是越真越好,对敌人对坏蛋是越假越好。因此他对柳絮影讲时就表现出一种严肃的、认真的神气,这使柳絮影也有些半信半疑了。她眨着大眼睛说:“您说的是真的?”

  王一民点点头。

  柳絮影那黑溜溜的眼珠紧盯着王一民看了一会,忽然又扑一声笑了,她摇着头说:“我不信,您连我们的戏都没有看过,还学表演呢?”

  “过去一直没有机会。”

  “过几天就演老塞的《茫茫夜》,我请您去看。”

  王一民刚要表示感谢,忽然有一个人从外边接上说:“哎呀!受到絮影的亲自邀请,这可是光荣之至的事!”

  伴着话语走进来的塞上萧,手里端着两只精制的西式瓷杯,每只杯里都有个闪着亮光的小勺。他先放在柳絮影面前一盏说:“这是你爱喝的巴西蔻蔻,很浓的。”说完,又送给王一民一碗说:“絮影从来不亲自请人看她演的戏,你这是我第一次遇见。”

  王一民忙放下手中的拖布,接过杯。方要说话,柳絮影却接过去说道:“学生请老师看自己演的戏,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王一民笑指着柳絮影说:“你又来了!”

  “这可是絮影的真心话。”塞上萧正经地说,“昨天她对我说,你讲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真能讲出一个仙境来,大有‘熊咆龙吟’之声,‘丘峦崩摧’之势……”

  塞上萧越说王一民眼睛瞪得越大,这时忍不住地高声说道:“这可真是怪事!我多咱给柳小姐讲过这首《梦游天姥吟留别》呢?简直是你胡编出来的!”

  “我!……”塞上萧愣住了,忙转过头去看柳絮影。

  柳絮影笑盈盈地看着这两个睁着惊疑的眼睛的人,停了一下点点头说:“不错,这话是我当老塞说的。”

  “说听我讲过?”王一民问。

  “嗯。”柳絮影点点头说,“当时有一点没说清楚。我不是直接听您讲的,是由别人向我转述的。”她稍停了一下接着向王一民说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您是五天前在课堂上讲的。”

  “这倒对。”王一民说,“可是你是听谁说的呢?莫不是我那班学生有和你……”

  “这您就不用问了,反正我在您那课堂上安了个传声筒,您每堂课我都能听见,所以我管您叫老师是理所当然的。”

  “你这传声筒是谁?”

  柳絮影笑着摇了摇头,狡黠地眨眨眼睛说:“无可奉告。”

  王一民这时忽然联想起罗世诚找到他的住处,“并且在他墙上找已经不见的宝剑的情景,他把他们俩一下子联系到一块了。他不由得又仔细看了一眼柳絮影,真的,她那眉眼之间,竟有些和罗世诚相似之处。但是他俩一个姓柳一个姓罗,而且又都对这问题讳莫如深,避而不谈,这是为什么呢?王一民越想越可疑,不由得又打量起柳絮影来。而这位演员却一直笑盈盈地,坦荡荡地看着他,屋里一时之间倒变得静悄悄的,只听外屋地里一阵笑语声。那是何一萍和刘别玉兰在调笑。

  塞上萧为打破这沉寂,忙找了一个话题说:“哎,絮影,你不是说要向一民请教一下《白雪遗音》吗?这不正是时候。”

  王一民一听忙摇着头对塞上萧说:“在你面前讲《白雪遗音》,这不是圣人面前卖字吗?我倒是想听你这作家讲讲,我也长长见闻。”

  “你多咱听我讲过课?”

  “不算讲课,就算闲聊吧。”

  “哎呀!拉倒吧。”柳絮影摆着手说,“你们俩推来推去,谁也讲不成。我看这样吧,王老师没看过我演戏,我就给您念两段《白雪遗音》听听吧。”

  “好!”塞上萧马上兴奋地鼓起掌来,回头对王一民说,“这又是听个第一次!絮影还从来没主动提出过给谁朗诵诗歌呢,除非逼到头上。”

  “对老师就应该主动嘛。何况我还特别喜欢《白雪道音》里那些民歌呢,尽管有人骂那是下里巴人的粗俗小调,是难登大雅之堂的靡靡之音,甚至还有人说那是不堪人耳的淫词秽语,这些我都不管。我主要是喜欢那里面真挚的感情,动人的絮语。我们演员演戏是假的,但感情却是要真的。所以我就特别喜欢这充满真实感情的诗歌。下面我念两首,请老师指点。

  柳絮影说完就从靠背椅子上站起来,‘她一只手扶在椅背上,一只手放在胸前,头慢慢地仰起来。她今天穿了一身黑毛料的连衣裙,墨黑的圆口衣领衬着雪白的颈项,黑白分明之中显出一股正气。她稍微酝酿了一下感情,就开口朗诵道:喜只喜的今宵夜,怕只怕的明日离别。

  离别后,相逢不知哪一夜?

  听了听鼓打三更交半夜,月照纱窗,影儿西斜;恨不能双手托住天边月!

  怨老天,为何闰月不闰夜?!

  怕的是那宾鸿到,怕的是那深夜品萧,怕的是檐前铁马当嘟嘟的闹,怕的是一轮明月当空照,怕的是那夜撞金钟在梦儿里敲,怕的是孤眠人对孤灯照,孤眠人最怕那离别凄凉调。

  她念完了,屋子里静得连根针掉地上都能听见。外屋也没有了声音,那两个男女,可能回到塞上萧的屋子里去了。

  王一民和塞上萧都一动不动地看着柳絮影,他们只觉得那轻轻的絮语还在耳边绕,那深沉的感情直往心头流。两人真正进入了艺术享受的境地。在艺术上最受感染的时候往往不是拍手叫好,而是默默无言。

  倒是柳絮影先打破了沉寂,她微笑着说:“老师们,学生献丑了。”

  王一民点点头,轻轻地说了句:“真是名不虚传!今天我进一步体会到了艺术的力量!”

  塞上萧眼睛兴奋得直放光,他不住地点着头说:“太动人了!太动人了!我还是第一次听你朗诵这《白雪遗音》。老实说,从前我对民歌并不是那么欣赏,今天听你一读,我的观感彻底变了。像这样没有虚饰,没有造作,完全从真实的情感中流出来的诗才是真正的诗,才是最美的诗,拿这样的诗去比我从前写的有些诗,真都使我羞愧无地了。”

  王一民点点头说:“说得对!应当给近代民歌以应有的地位。我们只知道重视最古老的民歌《国风》,而鄙弃近代的民歌,这是不公道的。”

  柳絮影说:“我演娜拉的时候,读了些易卜生的著作,易卜生说:”民歌不是由一个人写的,它是全人类诗的能力的总和,它是人类诗的天赋的总和。‘我是崇拜易卜生的,因此我就更爱民歌了。“

  “只有爱它,才能更好地表现它。”塞上萧瘦削的脸上放着红光,他更加兴奋地说:“我提议,一会喝酒的时候,你给大家再念两首。”

  这一句话,立刻把和谐的气氛破坏了。微笑从柳絮影脸上飞走了,两条细细的长眉连成了一字,她哼了一声说:“对不起,不到万不得已,我从来不把艺术变成餐桌上的小菜。而且这样的诗我只能念给懂得文学的人听,因为他们真正能听得懂。不错,这诗是任何人都能听明白的,但明白和真正听懂是两回事。有些自己心里就肮脏的下流坯,听了这诗就会往下流地方想,反过头来还说你不干净,世上这样的人到处都有。”

  王一民听着点了点头,他越来越觉得这不是个一般的女演员,她有深刻的思想,独特的见解,真像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

  塞上萧也忙点着头说:“好,好,你说得对,我一时的高兴,亵读了艺术,你怎罚我怎领吧。”

  “我罚你一会儿在饭桌上敬王老师一大杯。”柳絮影笑指王一民说。

  “行,你要高兴我还可以替你陪上一杯。”

  “不,”柳絮影摇着头说,“你别看我从不喝酒,王老师这一杯我要亲自陪!”

  “哎呀!又是一个奇迹!”塞上萧一拍手,对王一民说,“从来不喝酒的人要破例了,这起码要轰动全剧团了。”

  “谢谢柳小姐。”王一民向柳絮影点点头说,“今天本应奉陪,可是我还有事要出去一下……”

  没等王一民说完,塞上萧忙接着问道:“不就是去卢家吗?”

  “原先是想和你同去卢家,可是现在你有客人了,我就想出去办点别的事。”

  “不,不。”塞上萧急摇着头说,“已经和人家说定了,今天一定得去,我挂个电话,让卢老打发车来接咱们。”

  “那你这客人……”

  “客人先等着咱们,光那只鸭子就得炖两个小时,回来吃管保来得及。今天先见见面,也不一定讲课嘛。”

  “对,我们等着。”柳絮影插进来说。

  “好。”塞上萧兴高采烈地说,“回来的时候咱们再到老独一处,看看有没有香糟鸡、水晶鸭、卤烤黄羊肉、松仁小肚和絮影爱吃的糖酥核桃仁。”

  柳絮影忍不住笑着说:“你这是要开饭馆呀!”

  说得三人都笑起来。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