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27节:你会关心他为什么犯错吗

更新时间:2011/01/08

过了好几天,邓文明发现钱箱里莫名奇妙地少了5块银元,非常生气。他把全家人包括佣人都叫来打算彻查此事。父亲还没开口,邓小平很自觉地站了出来,并主动地把一根棍子递给父亲。邓文明以为儿子拿钱去乱花掉了,一生气顺手接过棍子就把邓小平打了一顿。邓小平一声没吭地挨完了打,父亲见状,也渐渐消了气,并觉得事情很蹊跷。他把邓小平找来,想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邓小平这才把事情原委详细地告诉父亲,他说:“同学的妹妹生了很严重的病,他家很穷,没钱看大夫……”还没等小平把话说完,父亲就把他拥在怀中,高兴地说:“儿子,你做得对,父亲错怪你了。我不应该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打你一顿。但是为什么我惩罚你的时候,你不把事情的原委早点告诉我呢?”小平说:“我的行为还是属于偷窃,您告诉过我,小偷是应当受到惩罚的,所以我应该挨打。”父亲摇摇头说:“儿子,你能主动帮助别人,而且很诚实,这是对的。但是,遇到了急难的事情而不信任自己的父亲,那就不对。你要拿钱帮助同学,应该先跟父亲说。”小平点点头。父子俩相视而笑。

  不久,邓文明为了让儿子接受最好的教育,把他送进广安城新成立的中学。几年后,这个有远大抱负和爱国心的父亲把儿子送去法国“勤工俭学”,从此,邓小平踏上了革命的道路。

  当你发现孩子犯了错误时,你会怎么做呢?你会关心他为什么犯错吗?你会追究原因吗?当你发现错怪了孩子时,你会向他道歉吗?一些家长可能会担心,给孩子道歉那不是会让自己威信扫地吗?以后还怎么教育孩子呢?实际上,向孩子道歉是在向孩子表明,你尊重他(她)的情感,还可以让孩子认识到,每个人都可能会犯错误,重要的是应当勇于承认错误,知错就改。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邓父的成功之处就在于既表扬了儿子,也指出了儿子的不足之处,同时还作了自我检讨,给儿子作出了一个表率。殊不知,孩子是父母的影子。父母的榜样力量是异常巨大的。

  当然,父母弥补自己过失的方式有很多种。比如拥抱一下孩子,或者与孩子推心置腹地谈一谈等等。这时我们会发现,其实我们的孩子是很优秀,很可爱的。

  勤劳是成功之母

  李大钊(1889-1927),字守常,河北乐亭人。新文化运动的先驱,中国最早的马克思主义者,中国共产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他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奋斗了一生。1927年4月,李大钊被反动军阀张作霖逮捕,英勇就义,时年38岁。

  李大钊幼年就丧失父母,孤苦伶仃,靠祖父李如珍抚养。李如珍青年时闯过关东,很有见识。他具有爱国心,不满清朝的腐败和帝国主义的侵略;他为人正直,乐于助人,深受乡民尊敬。这一点,对幼年的李大钊颇有影响。成人以后,李大钊对祖父的教育也一直永志不忘。

  李大钊出生时,李如珍已经六十多岁了。由于大钊父母早丧,祖孙二人相依为命。祖父李如珍也是一个读书人,他对孙子十分喜爱,但管教也非常严格。从三岁起,李大钊就随祖父识字读书,白天教,晚上问,直到学会了才睡觉。有时祖父带他到亲友家,他就把人家门口的对联背下来。在村子里玩,就认村里的一些碑文告示。由于他专心学习,到五六岁就有一定识字能力了。

  李大钊七八岁时虽然已入私塾读书,但仍然非常顽皮。那时,他家对面有一座庙,经常有一群不务正业之徒聚集在那里赌博。祖父李如珍担心孙子染上坏习气,一再警告孙子不许去那里玩。有一天中午,到了吃饭时间李大钊却迟迟未回家。祖父在家里等得十分着急,便忐忑不安地朝那座人声鼎沸的寺庙走去。果然不出所料,淘气的孙子夹在一群小孩中,正在那里看热闹。祖父气坏了,扭头就回家去了。

  过了好一会儿,李大钊偷偷摸摸地回到家中,蹑手蹑脚地坐到桌旁去吃饭。可是,他看到一向和蔼的祖父板着脸,很严肃,他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后悔不该去看那些人赌博。吃饭期间,祖父一直沉默不语。吃完饭,祖父把李大钊叫到身边,问道:“你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家啊?”“我刚才看'扔玩儿'去了。”李大钊老老实实地回答。“看'扔玩儿'很热闹吧?”祖父又问道。“嗯,是很热闹。”李大钊小声回答。祖父点了点头,说:“是呀,看'扔玩儿'比在家里坐着读书写字要热闹得多啦!可我平常嘱咐你的话,你全忘了吗?那些人空长着一双手而不劳动,满身铜臭味。我不让你去那里,你偏去,你说该罚吗?”于是,祖父便让李大钊到屋顶上去翻麻。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