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07章

更新时间:2011/03/26

"你又要到熊智君那里去吗?"高志元看见吴仁民在结领带,便带笑地问。他坐在沙发上,身上穿了寝衣,把一根手杖抵着肚皮,手杖的另一端抵在桌子脚上。
  "是,"吴仁民随便应了一声,但马上又问道:"你的肚皮又在痛吗?"
  "有一点痛。不过并不厉害,"高志元自己忍住笑说。"这几天拿手杖来抵肚皮,差不多成了习惯了。"
  "你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你看你一天究竟干些什么事情?"
  吴仁民带笑地责备他。"像你这个样子到F地去是不行的。"
  "这何消你说?到了F地当然会被工作逼得要死。但是现在我还可以继续过这种浪漫生活,就让我尽量地过它几天。以后我就要把它永远埋葬了,"高志元正经地说,好像还有一点留恋似的。
  "你真是一个充满矛盾的人。"吴仁民带笑地骂起来;"你天天嚷着要做事情,说这种生活是堕落。可是一旦有事情给你做,要你结束这种生活的时候,你倒有点留恋了。你这种人,真正叫人拿你没有办法,说你坏,又有点不忍心,说你好,未免太恭维你。"他说了就往外面走,不要听高志元的反驳。
  "仁民。"吴仁民已经走在楼梯上了,却被高志元的唤声叫了回来。他还以为高志元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找他商量。
  "什么事?"他站住正经地问。
  高志元起初微笑,后来却半吞半吐地说:"当心点,不要被熊智君迷住了。"
  "你的头脑这样旧。一个男人找一个女人就只是为了讲恋爱吗?"吴仁民生气地说着,就在一把椅子上坐下来。"我和她做朋友,不过是想帮助她,感化她。"心里却比口里要求更多,他自己也知道。
  "这样崇高的目的。"高志元讥笑似地称赞起来。他不再说别的话,只是把身子不住地在椅子上擦。
  吴仁民听见这句话心里很不舒服。他明白高志元故意挖苦他,却又不便跟高志元争吵,只是解嘲似地说了一句:"你不信,将来看吧。"
  "看什么呢?看你同熊智君行结婚礼吗?"高志元还没有把话说完就听见楼梯上高跟鞋的声音,马上住了口。
  "她来了,"吴仁民吃惊地站起来低声说。他的眼光马上落在高志元的身上。"看你这个样子。你连短裤也不扣好,"他又惊又气地说。
  高志元埋下头看自己,忽然叫了一声:"啊呀。"便大步跑到自己的床前,跳上去,一把拉过薄被蒙了全身,却忍不住在被窝里发出一声笑。
  一个细长身材的女子在门口出现了。她看见吴仁民,脸上露出温柔的笑容,微微一点头,轻轻地唤了一声:"吴先生。"
  她的凄哀的面庞因笑容而发光了。
  吴仁民堆了一脸的笑容把她接进来,让她坐在沙发上。他从热水瓶里倒出一杯开水,就把茶杯放在沙发旁边的凳子上。
  她侧起身子谢过了。
  于是他们开始了谈话。在谈话的时候,吴仁民时时斜着眼睛偷偷地看高志元的床,床上臃肿地堆着的被褥微微在动。
  他忽然发觉熊智君的眼光也偶然落在那上面,不觉受窘似地红了脸解释道:"这是那个朋友的床铺。他出去了。他这个人懒得很,从来不叠被。他不久就到F地去。"
  这些话被躲在被窝里的高志元听得很清楚,他不觉失声笑起来。吴仁民倒很机警,连忙用一阵咳嗽掩饰过去了。
  熊智君似乎不曾注意到这个。她把眼光移在吴仁民的脸上,现出关心的样子看他咳嗽,过后她又把眼光移到墙上,看着一张女人的照片,就是吴仁民的亡妻瑶珠的照片。于是她埋下头来低声问了些关于那个女人的话。在注意地听着吴仁民的答话之际,她不时把眼珠往上面移动,去看他的脸色。
  "这两天还常常咳嗽吗?今天脸色似乎好多了,"吴仁民结束了瑶珠的事情以后,就把话题转到熊智君的身上,这样关心地问她。
  "谢谢你,我好久就不常咳嗽了。这几天人渐渐地好起来,心里也特别高兴,"她含笑地说,略略停了一下,又补上一句:"昨天晚上还同那个女朋友一起到卡尔登去看了电影呢。"
  "你那位女朋友已经回来了?"
  "她前天回来的。她回来我也算多一个伴,寂寞的时候,也可以找她谈些闲话。不然,一个人闷在家里真难受。近来倒承先生常常来看我,我真不知道怎样感谢先生才好……"吴仁民觉得心里畅快,正要答话,忽然瞥见高志元床上的薄被动了一下,一只脚尖露到外面来。他着急地看她一眼,她埋着头慢慢地在说话。
  他略略放了心。但是他又想起在这个房间里谈话不方便,他们的话会全被高志元听了去,以后高志元又多了挖苦他的材料,因此他想出了一个办法。
  "密斯熊,你今天没有别的事情吧,我们到公园里去走走好不好?"他对她说,还担心她会拒绝。
  "好的,只是会耽搁先生的事情吧,"她说着就站起来,微微一笑。
  "我没有什么事情,我这一向都是没有目的地天天在外面乱跑。"他要使她相信这句话,因此说话的时候很起劲。同时他又站起来,让她往前面走,自己在后面跟着。他走出门口,故意把门碰上,而且碰得很响,这是给床上的高志元听的。
  高志元马上推开被从床上跳下来,赤脚走到沙发跟前一屁股坐下去,张开大嘴发出几声哂笑,接着咕哝地自语道:"到底还是爱情胜利。什么革命。大家还不如去从事求爱运动,那倒爽快得多。……我还是到公园里看他们去。"
  最后一句话使得高志元的方脸上现出了得意的笑容。他连忙跑到床前,从枕头下面取出压在那里的折叠好了的西装裤。他匆忙地把上下身衣服穿好,就锁上房门跑出去了。
  他们的寓所离公园很近,不过一会儿的工夫他就到了那里。他买了一张门票,因为他的长期入场券在吴仁民的身上。
  高志元走进了公园:很高兴,他以为一定可以找到他们,而且可以设法去打扰他们。但是他圆睁着两只眼睛走遍了公园,他走过草地,他走过凉亭,他走过池塘,他走过花坛,他走过斜坡,他走过竹径,他始终没有看见他们的影子。
  自然公园里有不少的青年男女,但都是一对一对的爱侣,他们坐在一起讲情话。高志元看见他们,马上就皱起眉头把脸掉开。他以为在那些人里面一定没有吴仁民和熊智君。
  "但是他们究竟到什么地方去了呢?是他们临时改变了心思,或者还是仁民在捣鬼,他故意拿到公园去的话来骗我?"
  这样想着他觉得一团高兴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他在梧桐树下找到一把空椅子,一个人在那里坐了好一会儿,又觉得无聊,便索性把吴仁民的事情抛开,走出公园找方亚丹去了。
  吴仁民和熊智君的确到公园来过,而且高志元进来的时候他们还在公园里面。但是不久他们就出去了。吴仁民约熊智君去看电影,她并没有推辞。
  他们到了电影院,时间还早,只有寥寥的十多个人。他们在厅子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两个座位。
  他和她坐得这样近,两个人的手臂差不多靠着,这还是第一次。他觉得有些不安,但又很高兴。她的脸微微红着,脸上露出笑容。这笑容在她说话的时候也没有消去。她并不避开他的注视,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安。她也许比他更热情,虽然在表面上没有表示出来。但是他也看得出她很愿意同他接近。
  在公园里他们并没有谈许多话,他们的注意力被大自然的美景吸引去了。他们问答的都是普通的话,但里面也含有特别的关心,这是彼此在沉默中也能够感觉到的。
  如今在这阴暗的、并不十分宽敞的电影院里,沉闷的空气开始窒息他们,一种隐隐的闷热把他们的热情点燃起来,使他们觉得需要着向对方进攻,但又害怕这进攻会受到阻力。起初他们并不多说话。说一句话好像都很困难。因为一句话里面必须含着几句话的意思,要使听话的人从这句话里体会出未说的话来,但同时又害怕听的人误解了意思。这时候更能够表达出他们的心情的就是那偶尔遇着的彼此的眼光。虽然是眼光一注视,脸一红,嘴一笑,彼此就把头掉开或者埋下来,但是那心的颤动,那使全身的血都沸腾起来的心的颤动,却使得彼此都忘了自己。这是刺激,这是陶醉,这是热。虽然不见得就是吴仁民所想的那一种,然而这许多天来过惯了孤寂、冷静的生活的吴仁民终于被它压倒了。在一阵激烈的感情波动之后,他终于鼓起勇气说话了:"智君,"他突然用了战抖的声音轻轻地在她的耳边唤道。
  她掉过脸看他。他却觉得咽喉被堵塞了,挣红了脸,半晌才说出下面的话,声音依旧抖得厉害:"智君,我说……这种生活我实在忍受不下去了。……那样地寂寞。那样地冷静。
  那样地孤独。别人都说我浪漫,轻浮,鲁莽,空想……我的周围永远是黑暗。就没有一个关心我、爱我的人……但是你来了。你从黑暗里出现了……智君,你把黑暗给我扫去了。你把过去的阴影都给我驱散了。你给我带来一线的光明,一线的希望。在你的美丽的眼睛里我看出了我这许多年的痛苦的报酬……我爱你,智君,我爱你……但是你会爱我么?你会爱我这个被许多人轻视的流浪人么?……我愿意把我的鲜红的心献给你,只要你肯答应,我愿意立刻为你牺牲一切。……如今在你的面前,在你的身边,我把整个仇视我的世界都忘掉了。我又有了新的勇气了。智君……我请求你允许我……我请求你不要离开我,不要把那一线的光明和希望给我带走,让我再落进黑暗里去。……我不能够再过那种生活。……"在这长篇的叙说的中间,他的眼光不住地在她的眼睛和嘴唇上移动。他的眼睛没有一刻离开它们。他的话并没有完结,但是热情使他说不下去了。他便拿起她的左手,用两只手抚摩它,好像在表示他害怕把她失掉。
  "先生,"她开始用温柔的声音回答他。她的眼睛里已经嵌着明亮的泪珠了。她把脸放得离他更近,她就在他的耳边小声地说:"我不是已经对你说过我生存到现在全是拜领你的赐与么?我不是对你说过希望你给我一个机会么?先生,我的心难道你还不知道?倘使我果然可以帮助你,倘使你果然需要我,我是一点也不吝惜的。先生,像我这样的女子还值得你爱么?……我果然还有得到你的伟大的爱情的幸福么?……先生,我的感激,我对你的感激,我不知道用怎样的话来表明我的——"电灯突然灭了。她的话也就跟着中断,她不能够继续说下去了。音乐响起来,银幕上现出了人影。她的心被一阵剧烈的感情的波动捣碎了,她不能够再支持,就把头斜靠下去,紧紧靠在他的肩头。她的头和她的身子抖得厉害,这颤动代替她的嘴说出来那许多许多不能够用语言表示的意思。他完全了解她了。
  银幕上开始了一场生活的斗争。在黑暗的社会里一个女郎生长了。她有一颗纯白的心,不知道这社会上的种种事象,平静地在贫穷里生活下去,一直到开花的年纪。于是引诱来了,她的纯白的心是不能够抵抗的,她受了欺骗,还以为是在做恋爱的梦。然而梦醒了,理想破灭了。她看见金钱怎样摧残了爱情。这就是造成她的堕落的原因。这以后的几年中间的放浪生活把她的青春差不多要消磨尽了,她准备着躺下去走进永恒的门。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一个天真的青年来了。他的纯洁的伟大的爱情终于扫尽了她的过去的阴影,使她得到了新生。
  电灯重放光明,厅子里响起了说话的声音。观众不多。这是"休息十分钟"的时候。
  这是美国资产阶级的导演的典型的爱情作品,从那种千篇一律的流行的大众小说里取材的。靠着导演的艺术才能,这张片子还紧张动人,使得观众提心吊胆地注视着银幕上的动作。最后的团圆才给他们带来轻快,但是这轻快就把以前的作用完全扫除了。
  这张片子对于吴仁民和熊智君却另有一种作用。他们在影片里看出了另一种意义。这是和他们的生活有关联的。尤其是那个最后的团圆明显地给了他们一个希望,为希望无疑地把他们结合在一起了。
  电灯重燃的时候,熊智君把头从吴仁民的肩上抬起来,望着他一笑。
  "怎么,你哭了。"他带笑地说,便取出手帕替她揩眼泪。
  她并不拒绝,就让他替她揩,只是微笑地解释道:"我太爱哭了。我看电影看到悲惨的情节,常常会哭的。"
  "但是这个结局不是很好的吗?"他鼓舞地再说了一句。
  "是的,这个结局倒给了我不少的勇气。先生,你看,我真会像影片里的主人公那样得到新生么?你真愿意救我么?"
  她温和地问。她敬爱地看着他,她的眼睛和她的脸都充满了爱情和感激,但是感激比爱情更多。
  "智君,究竟是你救我还是我救你?你为什么还要疑惑?你不知道我没有遇到你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如今又是什么样的心情。我现在得到你,我又有勇气,我又有力量来奋斗了。我应该感激你。"他说话时,他的眼睛,他的脸也充满了爱情和感激,他的爱情比感激多。
  她翻看手里的说明书,知道下半场演笑剧。她是不喜欢看笑剧的,便说:"我们不要看笑剧吧。笑剧没有什么意思。"
  "好,我们找个地方吃饭去,"他说着就站起来。
  熊智君没有说什么,点一点头,算是默认了。
  他们走出电影院,两个人的态度就不同了。他们在人行道上走着,她把手挽住他的膀子,身子挨着他的身子,完全像一对情人。这变化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发生的,但是他们都觉得很自然。
  他们走进了一家广东酒楼,地方清静,又清洁。两个人坐在一个角落里,并没有闹声来打扰他们。他们点了几样菜,慢慢地喝着茶谈话。
  不久菜端上了桌子,伙计来问要不要喝酒。吴仁民本来说要,但是熊智君在旁边劝阻他,他就听从了她的话。
  在吃饭的时候两个人是很亲密的,在路上和在电车里两个人也是很亲密的。他送她到了家,时候还早。她让他进了她的房间,让他坐下,又给他倒了茶。
  "你觉得今天过得满意吗?"他端了茶杯放在嘴边,一面望着她的带笑的脸,忽然问了上面的话。
  "我这几年从没有像今天这样快乐过,"她满意地回答说,并不坐下,就站在他的旁边,柔情地看着他。
  这样的长久的注视给了他一种暗示。他放下茶杯站起来。
  他站在她的面前。她不退后。他一把搂着她,在她的脸上、嘴上狂热地落着急雨似的吻。
  她闭了眼睛默默地受着他的接吻,像在受一次祝福似的。
  她的身子因爱情和喜悦而微微颤动。等他停止了接吻低声唤她时,她才睁开眼睛,梦幻似地问道:"先生,我们是在梦里么?"
  "你明明在我的怀里,为什么疑心在做梦?"他亲热地说,把她抱得更紧。
  "那么我的梦想就变为真实了,"她柔和地低声说。"先生,我从没有想到真实会是如此美丽的……比梦还美丽。我早就梦见你来了。"
  "你早就梦见我来了?"
  "是的,先生,我很早就梦见你来了。在梦里人是很自由的,很大胆的。我们会梦见许多在白天里不敢想到的事情。先生,你以为我为着一个男人缠黑纱而梦见另一个男人,这是不应该的吗?其实我同他结婚以后我就梦见过你了。我为他缠了一年多的黑纱,直到那天在墓地上遇见你,我回家才把黑纱去掉……先生,你以为这是不应该的吗?"
  "智君,为什么还提那些过去的事情?对于你,我决不会有苛刻的话,决不会有责备的心思。纯洁的爱情是要超过一切的。现在像你这样的女子是不多的。你才是我所追求的女性。"
  "先生,我很早就梦见你来了。我知道你会来的,你会来拯救我的。我等了你这许久。你果然来了。你来了以后我过去的一切痛苦都消散了。这真正像一场梦,一场美丽的梦……爱情是很美丽的,比梦还更美丽……我只希望它长久继续下去,不要像梦那样短,因为美丽的梦是最短的。"
  "爱情是不死的,它比什么都长久。智君,你不要担心。我们的爱情是不会死的。你叫我等得好苦。你为什么不早来?一定要在我经历了那许多痛苦以后……但是你终于来了。我纵然受了那许多苦,现在也由你来给我报偿了……我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也是……"但是两个人都掉下了眼泪。
  "啊,我忘了一件事情。张太太,就是我的那个朋友,她想见你,要我给她介绍。我下去看看她回来没有?"她忽然挣开他的怀抱,就要往楼下走。
  "智君,你的眼睛还是湿的。你这样下去,不怕她看见会笑你吗?你过来,让我给你把眼泪揩干净,"他低声唤她道。
  她果然走过去,让他用手帕替她揩眼泪。他一面揩,一面问道:"你那位朋友是什么样的人?她并不认识我,为什么要见我?我不愿意见那种新式的官太太。"
  "她自然不会认识你,所以才要我来介绍。她听见我说起你,我把你的姓名和我知道关于你的事情都告诉了她。她说虽然不认识你,却很想和你见面。她一定要我介绍。她的丈夫在C地(C地:指江苏的镇江)做官。她是我的同乡,和我们家里又有点亲戚关系。人是很好的,和普通的官太太完全不同。我想你也会喜欢见她。"她说到这里,不等他发表意见,就急急地下楼去了。
  过了一会她走回房来,带了点失望的神情,惋惜地说:"真是不巧得很。她今天下午刚刚搭火车到C地去了,是临时决定走的。"
  "这倒不要紧。我时常到这里来,等她回来时再见面吧,"他这样安慰她,便不再去想那件事情,他甚至忘记问那个女人的姓名。
  从这天起吴仁民和熊智君成了一对情人。他每天都要和她见面,或者在她的家里,或者在公园里,在电影院中。总之,他们两个每天都要在一处度过一部分的光阴,不然吴仁民就不能够安静地生活下去。高志元的嘲笑和劝阻都没有用。他的心眼已经被爱情关住了。
  但是爱情的路并不是完全平坦的。在拥抱接吻以外,有时候他们还要流眼泪,或者要费些时间说着解释的话,譬如有一次他忽然正经地问道:"智君,你真愿意把一切都交付给我?你就没有一点顾虑吗?"
  "顾虑,我还有什么顾虑呢?"她微笑地摇摇头说。"我的身世你是知道的,我是怎样想就怎样做的人。前一次不是为了爱情脱离家庭吗?还亏得你救了我……""你不要再提那件事情,"他连忙打岔说。"如今再提那件事,别人听见也许会加一番恶意的解释,反倒把我的好心变成歹意了。并且那时候我是毫不费力的。我实在不配接受你的感激。"
  "先生,"她依旧温柔地说。"为什么我不应该再提那件事?一个女人的感激是到死方休的。我们用不着害怕别人的恶意的解释,只要相信得过自己的心是纯洁的……先生,我担心的是,恐怕我值不得接受你的爱情,我对你不会有什么帮助,尤其是我这个病弱的身体只会累人。我把我的一切交付给你,对于你恐怕也不会有好处。你将来会后悔的。"
  "我后悔?智君,你说这样的话?"他失望地说。"我们的爱情才开始,你就说出这样的话来,可见你不相信我了。智君,你真的不相信我的爱情,你真的不肯把你的一切交付给我,不肯接受我的一切,以便来安慰我,拯救我吗?"
  "我的意思不是这样,"她说着又对他温柔地笑了笑。"我早已说过我是毫不吝惜的。我相信你,先生,我相信你的一切。只是我担心我配不上你,我值不得你的爱情。"
  "你又在说傻话了。"他也微笑。"在爱情里只有相信不相信的问题,并没有什么配不配。像你这样聪明而且大方的人难道就不了解这一层?"
  "先生,我说得不错。这个意思我是明白的。可是我也知道我的病弱的身体对你不会有什么帮助,反而会牵累你。所以我愿意让你知道我是随时都可以走的,假若我的存在对你的工作有妨害,我随时都可以离开你,虽然我那爱你的心永远不变……"她还要说下去,却被他用接吻把她的嘴唇蒙住了。他有了不少的爱情的经验,他也知道用接吻来阻止她说出他不愿意听的话。他的确爱她,他的确愿意为她牺牲一切。她的存在就是对他的鼓舞和帮助。为什么他还须得向她要求别的帮助呢?为什么他还须得要求她离开他呢?那简直是不可能想象的事情。
  她太过虑了。也许是过去的痛苦生活给了她太多的阴影,使她有时候也会做阴郁思想的俘虏,所以她常常说那样的话。
  但是他坚决地相信他的热烈的爱情终于可以改变她,把一切的阴影给她扫除掉,使她做一个勇敢的女人。是的,他觉得他对这个很有把握,而且有时候她已经是够勇敢的了。
  吴仁民在这些时候的确沉溺在爱情的海里。在表面上他似乎有了大的改变。他从熊智君那里得到了勇气,又要用这勇气来救她。他把拯救一个女人的责任放在自己的肩头,觉得这要比为人类谋幸福的工作切实得多。
  他不到工会去了。他也不到李剑虹家里去了。对方亚丹和高志元们经营的事情他也不过问了。他虽然依旧同高志元住在一间房里,可是两个人谈话的机会现在少得多了。他常常不在家。高志元近来也常常出去,好像故意避开他一般。两个人在一处时高志元总要说几句挖苦他的话。这些话使他苦恼,他不能够埋怨高志元,因为他知道是什么动机鼓舞着高志元说这些话,他也觉得高志元是有理的。但是爱情已经把他的心眼蒙闭了。起初高志元常常正言劝告他。劝告没有用,高志元就用挖苦的话来激他。因此吴仁民在日记里就写了几段责备高志元的话。
  譬如在某一天的日记里他写着:
  今天早晨正要出去看智君,这是我昨天和她约定的,却被志元把我拦住了。他涨红脸生气地问:"你今天不到熊智君那里去不可以吗?"
  他的态度和问话使我不高兴。他这几天故意向我说她的坏处,又挖苦我去"从事求爱运动",这些我都忍受了。我并没有和他辩论。但是他还觉得不够,还要来干涉我。我不能够再忍耐了。我回答他:"我为什么不到那里去呢?我只有在她那里才得到安慰,才得到快乐。在整个世界里只有她一个人爱我,关心我。你们都只知道你们的主义,你们都只知道你们自己,你们里面没有一个人关心到我身上。你们是不会了解我的。"我气冲冲地说了上面的话就不再去理他,一个人径自去了。我走到后门口还听见他在楼上叫我。我并不答应他。
  我走在路上时还觉得我生气是有理由的。朋友们的确不了解我。张小川他们不用说了,他们也许不算是我的朋友。我的朋友本来就很少。近来只有志元、亚丹两个对我好。但他们还是只为信仰、为团体打算,只为他们自己打算。至于我的痛苦,我的幸福,他们是丝毫不关心的。
  朋友究竟是朋友埃在我需要着帮助的时候,他们反而把我推出门去,什么也不给。她预备把我所需要的给我,而他们又不许我接受。他们永远拿着那些腐败的道德理论来麻烦我。
  他们有什么理由不要我享受爱情的幸福呢?他们有什么理由不许我在女性的温暖的爱抚中养好我的创伤呢?我有爱情的权利,他们不能干涉。
  为了她我甘愿牺牲一切。在她的眼里我看出了我的法律——现在是实行这句话的时候了……他第二天无意间把日记拿给高志元看。爱情的幸福使他微笑,他没有一点恶意。他也想不到高志元读了日记会有什么样的感想。
  "你太没有道理。"高志元放下日记生气地责备他说。"昨天我们的团体开会,就在会上决定我和亚丹到F地去的事情。我们特地请你参加。难道这是我们的错?"
  这一番话使吴仁民明白了许多事情,前一天想不到的那许多事情。他知道高志元说的是真话。他们那个团体是新近成立的,除了高志元和方亚丹外还有不少的青年同志。这些人里面有几个他也见过,都是很热心的青年。他们虽然不常和他往来,却很尊敬他,而且对他平日的主张也有点同情。因为这个缘故,他们才请他去参加昨天的集会。但是他误解了高志元的意思,反而生气地拒绝了。
  "你为什么不早说明呢?我本来可以参加的,"他后悔地失声叫起来。
  "不早说明?哪个叫你那样慌张。我想说第二句话也来不及。我叫你,你又不答应。"高志元张开阔嘴发出哂笑说。
  吴仁民红了脸,把头埋下去。他很后悔昨天错过了那个团体的集会。他知道为了爱情就冷淡团体的工作是不应该的,而且他还害怕那些平日对他有好感的人也会因此误解他。他又觉得昨天他对高志元的态度也不对,更不应该在日记上面写那些责备的话。
  "现在还是爱情胜利的时代。想不到像你这样的人也会被爱情迷得这样深。"高志元继续嘲笑说。"你试试回想你这一向来的行为。你真要为着爱情牺牲一切吗?"
  吴仁民不回答,依旧埋下头,过了半晌才低声问道:"你们什么时候到F地去?"
  "到F地去,已经决定了。路费也寄到了。行期大概在一个月以后,因为还有别的事情……"他说到这里马上住了口,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什么事情?"吴仁民追逼地问。
  "跟你没有关系,我何必告诉你?反正你没有时间管这些事情。你说得对,我们永远是为着团体打算的。至于你,你还是到你那女性的怀抱里去吧,"高志元依旧挖苦地说。
  吴仁民仰起脸看高志元。他的脸上现出了痛苦的挣扎的表情。他咬着嘴唇皮,几次要说话,终于没有说出口,最后才吐出了从痛苦中迸出来的"志元"两个字。
  高志元圆睁着眼睛,惊奇地望着他,好像不懂似的。但是过了好一会,他的脸部的表情又改变了。他笑了笑,拍着吴仁民的左肩说:"好,你还是到熊智君那里去吧。我们并没有权利阻止你享受爱情的幸福。我也没有权利干涉你的私生活。但是希望你牢牢记住我们对你的期望,希望你不要毫无怜悯地毁掉你自己。我不怪你,我知道你离开了女人是不能生活的。"接着他又一笑。这不再是哂笑,这是善意的笑。
  吴仁民脸上的阴云也渐渐地散去了。他忽然抓住高志元的手感动地说:"我绝不会改变我的信仰。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绝不会因为她改变信仰,也许我会使她变成我们的同志。"
  高志元并不相信这句话,但他也只是微微一笑,他不再说反驳的话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