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07 抒情诗

泰戈尔诗选

作者:泰戈尔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04/28

白开元 译

  太 阳 颂

  啊,太阳,我的朋友,

  舒展你光的金莲!

  举起铮亮的巨钺

  劈开饱盈泪水的苦难的乌黑云团!

  我知你端坐在莲花中央,

  披散的发丝金光闪闪。

  催醒万物的梵音

  飞自你怀抱的燃烧的琴弦。

  今生今世

  第一个黎明,你曾吻遍

  我纯洁的额际。

  你的热吻点燃的光流

  在我心海翻涌着灿烂的波涛。

  永不平静的火焰

  在我的歌里腾跃呼啸。

  印着吻痕的我的碧血

  在韵律的洪水里旋舞。

  如痴似狂的乐音

  融合着炽热的情愫

  飘向四方。

  你的吻也引起心灵无端的啼哭、

  莫名的忧伤。

  谨向你熊熊的祭火中

  我追寻的真理的形象顶礼。

  远古的诗人,昏眠的海滨

  你吹响驱散黑暗的苇笛

  是我的一颗心;

  从笛孔袅袅流逸

  天空云彩的缤纷、

  林中初绽的素馨的芳菲、

  岩泉的叮咚。

  旋律的跌宕中活力的春水

  涨满我周身。

  我的灵魂是失落的歌调。

  你登上乐曲之舟,

  好奇地搂着苍茫大地,

  含笑在岁月之川上漂游。

  阿斯温月①温煦的阳光下

  我受缚的灵魂

  不甘寂寞的躁动

  好似露湿的素馨

  折射的光芒。

  波峰上你翩舞的光束把惊怔

  投入我眼眶。

  热力的宝库中什么珍宝

  你赐给了我?

  在我幽深的心底编织什么梦想

  以各种各样的颜色?

  你派遣的女使者

  作画在广野的高堂,

  顷刻间悠悠往昔

  那无形奇妙的幻想

  隐逝无遗。

  啼笑、苦乐恢复正常——

  不将我锁闭。

  斯拉万月②女使者们

  躲在摇颤的绿叶簇中,

  脚镯与跃过巉岩

  的淙淙清泉共鸣;

  维沙克月③畅饮风暴的美酒,

  微醺起舞,天摇地颤。

  别绪依依的春天

  馈赠全部细软。

  忙了一阵,

  她们消失在清贫的天边,

  不留下足印。

  啊,太阳,你的宫阙里

  秋日的金笛吹着神曲。

  拥有朝晖、清露、眼泪、甜笑的世界

  时而欢快,时而忧郁。

  不知我的歌儿听到谁的召唤,

  陡然有了疯狂的热情,

  像游方僧沿着太空之路

  专注地朝你飞骋,

  提着花篮。

  光的乞儿,梦游般能跨进

  你的圣殿?

  啊,太阳,打开大门,

  将我久候的歌儿搂在怀里;

  火泉之畔奉行“安谧”的洗礼,

  涤尽惶惑、惊悸。

  黄昏用晚霞的朱砂

  把她的分发线抹红;

  黎明时分用晨星

  在她细嫩的眉心

  描吉祥痣;

  以海浪雄浑的音韵

  奏响暮曲。

  --------

  ①印历6月,公历9月至10月。

  ②印历4月,公历7月至8月。

  ③印历正月,公历4月至5月。

  露  珠

  露珠泪汪汪地说道:

  “我的一生何其短暂

  如同稚童的幻想,

  生下便命归黄泉。

  唉,我不过是苏醒的

  朝霞仙姑喜悦的泪滴,

  只要她收敛笑容,

  立即萎缩消逝。

  玫瑰花扬起粉红的脸颊,

  露出甜蜜动人的微笑。

  茉莉花奉献生命的甘浆,

  风儿啜饮神魂颠倒。

  蝴蝶拿不定主张,

  与谁结为终生伴侣,

  扑扇着疲乏的翅膀

  在花丛飞来飞去。

  哦,我为何不能在

  它们的欢娱中永存?

  为何像眼睫毛弹开

  那兴奋短促的一瞬,

  带着远未满足的笑意

  凄然离别美好的人世?”

  卧伏无忧花的绿叶上,

  奄奄一息的露珠悲叹:“唉,

  欢乐尚未完结,

  生命为何这么早凋败!”

  年轻的诗人却叹口气说:

  “我为何不是一颗露珠,

  每天早晨睁开眼睛,

  生命立刻衰枯。

  哦,天帝,你创造了

  我露珠似的生命,

  为何不赐给我

  露珠一样的寿终?”

  奇  梦

  充填着时间,充填着寥廓的晴空,

  酣睡的大神做着壮丽的梦。

  虚茫的梦里,

  广袤的大地

  像一个水泡在他心海浮动,

  升起日月,升起暮霭、晨曦,

  升起亿万个璀灿的星系。

  一簇簇行星、卫星旋转不休,

  昼夜在苍穹下忽沉忽浮。

  孤独的大海终年哦吟,

  脚下汇集万千河流的精灵。

  江水潺潺,幽泉涓涓,

  云吼沉闷,海啸庄严;

  狞笑的罡风走出旧厦,

  无数只粗野的手弹拨林木的琵琶;

  如同山妖冻结的笑声,

  冰川嗥叫着向深谷滚动;

  森林的脑袋摇得头发蓬乱,

  四处回荡的歌谣凄切、哀惋。

  一片片土地放射奇妙的音波,

  汇成博大之心的一支赞歌。

  这梦的王国的物景、生灵

  不停地变换新的体形。

  花儿结果,果实变为种子,

  林中繁衍的新树多彩多姿。

  水气凝成云,云团变甘霖,

  瀑布冲破重山的囚禁。

  夏季溶化的雪水飞降焚尸场,

  浇灭焚尸的冲天火光。

  夏雨变作白发苍苍的冬天,

  又像朱查迪①送回春天的山花烂漫。

  除了亘古的心,一切皆新颖,

  亘古的心里酝酿新的梦境。

  不完整的梦里创造的人是习惯的奴隶,

  为赢得清醒的完善而不懈努力。

  他唯一的心愿:

  悟性撕碎浑噩的帷幔。

  至善的灵魂何日脱离昏眠?

  人世亏缺的梦会慢慢变圆?

  日月星辰的魆黑梦影

  消溶于闪光的心中。

  地球炸裂,一个个星体

  像水泡相继破碎。

  比星宿更为灿烂的生灵

  也似水泡全部消失。

  大神,真有伟大的梦幻灭的时刻?

  真理之海中半真半假行将沉没?

  一半毁灭的水中潜藏着你的心,

  何时彻底毁灭,告诉我,大神!

  --------

  ①印度神话中金星的法术高强的女婿。

  睡  乡

  孩子们已经睡熟,

  游戏全丢在脑后。

  轻柔的晚风 透过窗棂,

  把舒适抹在他们的眼睑。

  他们是做着游戏 一个个躺倒的,

  脚边玩界四散。

  他们东倒西歪,神明的慈爱

  像影子盖在他们身上。

  风儿一次又一次 吹起的细浓发丝

  拂弄他们的面庞。

  星辉微笑着 凌空降落,

  一再轻吻

  他们微启的嘴唇。

  晶亮的繁星通宵 清醒地俯眺,

  交头接耳,

  窃窃商议,

  在罗裙兜里 用光影编织

  流溢甜笑的美梦,

  送入孩子们的心灵。

  第二天旭日 催开田野里

  五颜六色的鲜花,

  孩子们从梦中 睁开眼睛,

  已消除疲乏。

  艳红的朝暾 唤醒了他们,

  他们玩得更快乐。

  花一般的儿童 沐浴在阳光中,

  晨鸟啾啾地欢歌。

  瑜珈行者

  残月坠落。瑜珈行者

  面对浩渺的大海,

  头顶苍天,蓬乱的长发披肩,

  静候红日升起来,

  身躯高大、赤裸,宽阔的天庭闪着光泽,

  双手合十,神态安详,

  凝望着东方天空,湿润温暖的海风

  吹拂他厚实的胸膛。

  地极清晰可见,大地兀自酣眠,

  瑜珈行者默然矗立。

  胆怯的潮水 退落复回,

  将他足沾的尘土濯洗。

  四周一片宁静,不闻尘世的喧声,

  大海低吟浅唱,

  满怀虔诚,以洪波的雄浑

  赞美将升的太阳。

  瑜珈行者似雕像。乍露的一束曙光

  辉映着他平静的脸。

  他身后的幽冥,闭合了眼睛,

  开始一天的坐禅。

  举目远望东方,明丽的霞光

  已淹没晨空的额头,

  弃家的僧人蓦地 手指天宇

  高诵吠陀经咒。

  梦  游

  梦,走近我,对我注望!

  让我骑着你神奇的翅膀

  穿夜幕共游万千心扉,

  快快活活溶入翌日的朝晖。

  哦,一对新人偎卧在花榻上,

  面对面足缠足睡得多香,

  梦中眼角为何沁溢泪水?

  莫非离歌哀切唱得心儿破碎?

  突然惊醒,四肢瑟瑟发抖,

  更加用力将心爱搂在胸口,

  花一样温柔的心仍然惶恐,

  阳光的抚慰下方绽露笑容。

  静坐两心的绿荫里,施展

  法术,我欲铲除分离的隐患。

  神圣的爱情

  莫碰它,莫碰它,你走开!

  莫以不洁的抚摸使之焦黄。

  看,它正越来越枯衰,

  你情欲的喘息里流泄砒霜。

  你不知心茎举托的花蕾

  弃于泥潭便不再吐艳?

  你不知人世之海无边无际?

  你不知生活之路黑暗弥漫?

  你的北斗星升空过于快速,

  爱花开放只凭神衹怜悯。

  如今谁甘愿误入歧途?

  谁忍心将爱花肆意蹂躏?

  倘若扑灭光芒四射的华灯,

  心爱之命必定断送你手中。

  嫣  笑

  身居异国,依旧莫名其妙

  时时怀想她迷人的嫣笑。

  不知夕阳何时坠落西山,

  不知海涛何时停止咆哮。

  纤巧的唇上漾出的笑颜

  颇似世界岑寂的边地

  玛达毗花树的嫩枝与

  新叶遮掩的未绽的花瓣。

  朝暮汩汩流淌的泪水

  制造让人爱抚的机会。

  谁不远万里把嫣笑接来,

  教追慕的他人落个单相思?

  嫣笑何时能不顾生死

  隽永我淳朴一吻的异彩?

  丰  乳

  这儿有圣洁的苏梅鲁山脉①——

  神仙游乐的辉煌福地。

  贞女高耸的乳房以仙境的光彩

  耀亮了黎民百姓的碌碌凡世。

  这儿清晨升起稚嫩的太阳,

  日暮垂落的夕阳精疲力尽。

  两座浑圆净化的山峰上,

  夜里仙人睁着放光的双目。

  温情的永恒之泉涌流甘露

  自古滋润世界干裂的嘴唇。

  人世无限而无奈的依怙,

  徘徊于大地欢乐的梦境。

  凡世有令人神往的天堂,

  幼神爱吻芸芸众生的故乡。

  --------

  ①指北极。

  短暂的相会

  从天涯海角飘来两朵彩云,

  无人知晓究竟是来自何方。

  突然中止遨游,驻足天心,

  初四的月光下含情地对望,

  微光里依稀觉得昔日相识。

  记起绿色海岛,雾绕的山峦,

  黄昏的海滨一度过从甚密。

  面对面却怀天各一方的离愁,

  正欲交合,因乍遇又害羞。

  交汇的视线上高悬一弯新月,

  笑的羞涩妨碍亲吻的密切;

  春梦的绸缪将倦眼紧紧连结。

  叙罢韵事,蓦闻青曦的足音,

  无语作别,身带摩挲的温存。

  青春的梦幻

  我青春的梦幻覆盖广渺的苍穹。

  丽人的触摸如落我身上的花瓣,

  多少情女的娇喘储积我的心中,

  激情啊你为何在那里刮起南风?

  春天的花林里玫瑰为何俯首垂眼?

  人间所有的情人面颊上的羞红,

  仿佛化作玫瑰花聚集在我面前。

  每夜入睡总觉有人偎在身旁,

  如奇妙的梦,我一醒倏忽离去。

  仿佛有人用罗裙盛来浴我的霞光,

  万千足镯的叮咚回荡在花林里,

  帕古尔花枝上盛开我芬芳的恋情。

  谁使我如醉似痴仰望虚茫的天庭?

  天国的仙娥优哩婆湿正对我俯视?①

  --------

  ①优哩婆湿是印度古代剧作家迦梨陀挲的名剧《优哩婆湿》中的女主人公,是天宫的舞伎。

  雨  天

  烈日沉入浓密的溟暗,

  霹雳轰穿黢黑的云团,

  天降滂沱大雨,伸手不见五指,

  此时最易倾吐思恋。

  四下里杳无人迹,

  无人来窃听情语。

  你我许久相望,一样的黯然神伤,

  无休止的暴雨

  仿佛已把人影刷洗。

  社会、家庭,市井的喧呼

  霎时间化为虚无,

  只剩下两对眼睛 吸吮彼此的柔情,

  只剩下息息相通的灵府,

  其余的溶入雨幕。

  爱的表白不伤耳朵,

  心中不存丝毫惶惑。

  欲吐的情义 慢慢融入眼泪,

  滴落在狂风骤雨里。

  两颗心又绕一层情丝。

  卸下久压心头的重荷

  对谁会有什么恶果!

  斯拉万月的雨天 假若在深宅花园,

  早已将真情诉说,

  对此谁能横加指责!

  尽管此后十二个月

  非议、讥嘲不会停歇,

  甚至遇到无理阻挠,再增几分烦恼,

  但飞短流长终将自灭。

  转眼又过十二个月。

  夜风一阵紧似一阵,

  电光不时耀亮乌云,

  炽热、执着的爱情 多年深藏心中。

  天黑雨急的时分

  才捧出纯洁的爱心。

  思  念

  我每日以充实的心

  思念你;

  坐在宇宙形成前的静处

  恭候你。

  你无处不在,管辖我的

  生与死。

  我望不到你的边际——

  内蕴的情爱,

  我觅不到一物堪与其媲美。

  我的全身心似跃出东山的

  红日一轮,

  观望着转瞬即逝的

  一双眼睛——

  目光深邃、远大、冷峻,

  没有界限。

  你是玉宇,澄净、寥廓,

  我是无涯的沧海碧波,

  中间的皎皎圆月使二者

  世代绻缱。

  你是昼夜永久的静谧,

  我是周期性的无休的

  骚动不宁——

  纵目望去,地平线上你我

  浑然交融。

  黄  昏

  你啊,变作黄昏吧!

  在迢遥的西山,在金灿的暮天,

  静观,一眼不眨;

  文静的娇美,忧郁的妩媚,

  如沉思无语的妇女。

  迈着轻盈的脚步 登上我的生命之舟,

  伫立片时。

  起航,把自己送至 昼夜的极地——

  尘世的彼岸。

  终止节日活动,不闻嘈杂的喧声,

  不见人烟。

  来吧,无声无息,化作盹意

  渗透我的倦眼。

  来吧,苦笑着,行至日光灼焦的年华之末,

  如死亡的诺言。

  发涩无泪的眼睁大,我凝眸观察

  地球上的羁留——

  松散发髻,用幽暗的浓密

  层层将我裹住。

  把你柔软清凉的手掌 像酣睡的甜蜜一样

  按在我眉心,

  无语地,轻柔地,用你的霓衣

  遮覆我麻木的全身。

  不知不觉,湿漉漉的哀切

  浮上你的瞳仁,

  我全身心已感到 你沉默的忧恼、

  离愁的沉重。

  不可摇撼的记忆

  不可摇撼的记忆

  如皑皑雪峰

  在我无边的心原

  巍然峙耸,

  我的白天,

  我的夜晚,

  环绕幽静的雪峰

  交替往返。

  记忆把脚一直伸进

  我的心底——

  在我辽阔的心空

  头颅昂起。

  我的遐思

  像朵彩云

  围绕它畅笑、低泣,

  等候施恩。

  我晓梦的青藤绽生的

  绿叶、花簇

  欲伸出柔润的手臂

  将它抓住。

  雪峰摩天,

  杳无人烟,

  希冀的孤鸟日夜在

  幽谷盘旋。

  它四周是无尽的行程、

  人语、歌声,

  唯独中央是凝固的寂静,

  恰似入定①。

  纵然驰远,

  峰峦犹见,

  心空深深地刻了一条

  荧荧雪线。

  --------

  ①佛教名词。指坐禅时心不驰散,进入安静不动的状态。

  自我奉献

  我为你欢快的情歌配曲,

  用我心灵滋养的甜美的

  爱的旋律;和你一样,

  我的喉咙也曾壅塞愁悒,

  迸发悲泣;我敬献檀香、花束,

  对你膜拜;把鲜红的吉祥痣

  点在你眉心;我将你束缚

  以奇特的手法;我新的韵律

  使你喜悦的浪涛起伏奔腾。

  我没有俗人性灵的傲岸,

  看着母亲你绿色的慈容,

  你的尘埃泥土亦为我眷恋。

  尽管怨恨降生凡世的苦厄,

  我绝不飞升天堂寻求解脱。

  羁  绊

  羁绊?不错,一切均为羁绊——

  仁善,爱情,对幸福的企求……

  母亲撩起胸衣,手托着丰满

  的乳房,以常鲜的血浆之流

  养育灵魂。对乳汁的渴望

  以祈福的形式含在婴儿口中——

  如同本能的饥饿、情欲、向往,

  宇宙的一切属性因哀乐的无穷

  而密切关连,千秋万世

  各种珍贵的生命渐渐富于

  灵性;年复一年新的憧憬

  出现于情趣高雅的华堂。

  打消啜乳的念头,把母爱之绳

  举刀砍断,解脱岂不荒唐?!

  泥  土

  哦,泥土,你微小、寒贫,

  身居低层,将最低贱的人

  拥在怀里;你忍受仇恨,

  不恨他人。身着灰色衣裙,

  哦,修道女,你装做淡漠,

  在自己的领地哺养苍生亿万。

  你埋名隐姓,哦,纯洁者,

  世界的眼前你昭示美艳。

  你干硬,播布的是温柔;

  你贫穷,奉献的是稻谷、珠玉。

  万民的脚下你安之若素,

  你的裙下是忘掉的一切。

  你怀里不停地装进“新颖”,

  史实,你也搂在胸口,哦,泥土母亲。

  小 姐 姐

  来自西部地区的工人在河畔

  制作砖坯。雇用的一个小姑娘

  天天蹲在河埠擦洗锅碗勺盘,

  从早到晚来回一百次以上,

  细瘦的手腕戴的两只铜镯子

  把铝锅碰击得叮当作响。

  她无暇照料的幼小的弟弟

  光着头,一丝不挂,浑身是泥,

  像一只驯养的雏鸟蹒跚行走;

  乖乖地坐在河堤上等候。

  小姑娘头顶着水罐归来,

  左腋夹着铜盘,右手抓住

  弟弟的手。两副担子一肩挑,

  小姑娘俨然是母亲的代表。

  珍贵的人生

  死亡有朝一日降落两眼,

  巡察的完结不可避免,

  好比黑夜必然消逝,

  黎明又在苏醒的大地升起。

  家庭游戏在喧嚷中进行,

  千家万户消度苦乐的光阴。

  想到此,我不禁饶有兴致

  放眼浩渺无际的天地;

  映入眼帘的无一物渺小,

  可观的一切皆为珍宝。

  珍贵呵,最不起眼的所在,

  珍贵呵,处境最惨的人才。

  获得的,未得的,骈肩并存,

  以为微贱而未索的,也请馈赠。

  智  者

  我是彩翼夺目的蝴蝶,

  骚人墨客却对我不屑一瞥。

  我心里纳罕,求教于蜜蜂:

  “你凭藉什么在诗中永恒”?

  蜜蜂答道:“你确实漂亮,

  但容貌美丽切莫宣扬。

  我采蜜讴歌的品行

  同时占据了花和诗人的心。”

  印度——吉祥仙女

  你摇荡着寰宇的心旌,

  你承托太阳的手灿亮、洁净,

  呵,哺育万民的母亲!

  蔚蓝的海水洗尽你纤足的疲倦,

  你头戴晶莹、洁白的雪冠,

  太空吻你的秀额——喜马拉雅山,

  和风吹拂你的绿裙。

  你的天空升起第一轮红日,

  第一声耶摩吠陀在你的净修林传播开去,

  充栋的诗集,宗教、科学典籍

  诞生在你的青林。

  你在诸邦施舍食粮,

  你善行的甘美乳浆

  在恒河、朱木那河流淌,

  你的恩德万世长存。

  恳  求

  心爱啊,在清静的闺阁,

  把我的名字缜密地

  绣在你的灵府。

  我心房里弹着一首恋歌,

  将恋歌优美的韵律

  教会你的足镯。

  你的手细嫩、温柔,

  捉养我的神魂之鸟,

  在你的心苑。

  记住,亲爱的,用我

  手臂上祛邪的圣线

  连结你的金钏。

  我青春之藤乍开的爱花,

  你随时可以采折,

  簪在秀发。

  用我思恋的纯净朱砂

  在你的眉心将

  红痣描画。

  我心中痴梦的温馨,

  任你收集,细润

  你的肤肌。

  我忠诚不渝的生死,

  任你揉碎,羼入你

  罕见的矜持。

  道  别

  别了,我将踏上征途,

  时辰已到,此刻

  当冲破柔情的束缚。

  恒河风疾浪涌,

  涛声如雷霆,

  船上的旗幡在风中

  猎猎飘舞。

  时辰已到,此刻

  当冲破柔情的束缚。

  今日我意志坚定,

  心肠冷酷。

  不可迟缓,外面已擂响

  湿婆召唤的金鼓。

  你闭目安睡,

  离别的梦中骤然颤栗。

  拂晓不见身边的情侣,

  免不了一场痛哭。

  时辰已到,此刻

  当冲破柔情的束缚。

  你嫩软的双唇红如朝霞,

  眼里满含愁苦,

  蜜似的绸缪,销魂的情语

  大部分未倾吐。

  雄鹰将飞度浩瀚的大海,

  安乐窝溶入身后的雾霭——

  从远天不时传来

  呼喊,激荡心腑。

  时辰已到,此刻

  当冲破柔情的束缚。

  世人如此器重我,

  岂可再分亲疏!

  天帝已经摇醒我,

  岂可囿居华屋!

  说什么安危,生命知多长,

  战歌在云天回响,

  双足血红,不朽的死亡

  豪歌狂舞。

  时辰已到,此刻

  当冲破柔情的束缚。

  告别青春

  再见,美丽的青春之舟,

  从此重荷由中年背负。

  棹桨驰过了几多码头,

  穿过了几多缤纷的梦幻——

  温暖的南风一年年

  吹送你活跃的篷帆。

  惊涛骇浪颠簸你,

  阴险的潜流冲击你,

  圆月照拂的大海上

  疯狂的浪潮戏弄你。

  此刻,浓重的黑云

  笼罩对岸迷蒙的天空,

  七月江水暴涨,

  不见了沙渚、陡堤的踪影。

  复杂的人生游戏,

  一项一项终结,

  伫立在四十岁的码头上,

  哦,青春之舟,别了。

  哦,青春之舟,

  容我装上韵秀年华最后的赞歌几首。

  往昔的幽泣、朗笑,

  狡狯、真实、虚假……

  请悉数载走,

  一件也别剩下。

  切莫下锚淹留,

  切莫回首东张西望,

  切莫在渡口四周

  转来悠去,犹豫徬徨,

  潮水已开始退落,

  扯起千疮百孔的风帆

  飘向梦境般的

  血红的夕阳坠落的西山。

  多年承载的沉重负担

  最终卸在金色云霞的海港,

  那是你万古

  长眠的理想的地方。

  再结良缘

  你走出死亡的黑幕,

  装束和新娘一样。

  你迈着无声的脚步

  来到我心府的新房。

  冥界的瑶池里

  你洗尽了繁忙一生的疲劳。

  宇宙吉祥仙女不朽的恩典:

  你赢得超凡的容貌。

  你面带迷人、平静的微笑

  不声不响走进

  我灵魂的静光里。

  你路过死神的拱门,

  从尘寰步入我的心境。

  今日没有张灯结彩,高奏喜乐,

  没有贺客光临,

  更无盛宴的觥筹交错。

  今日赐乐的光荣

  深沉,肃穆,安静,

  渗透了失去话语的泪水。

  无人知晓你我的喜讯。

  只有我的歌书写再结良缘的贺辞,

  我的心点燃红灯。

  喜马拉雅山

  啊,静默的喜马拉雅山,

  我见你捧着历书和古圣梵典,

  坐在不可摇动的石座上,

  翻着岩石的书页,一张,一张,

  研读那样专注——

  一个个国家兴衰、荣枯。

  一个个王朝化为历史。

  你的批阅从未停止。

  你阳光的视线扫过

  翻开的数千页,

  上面也记载湿婆与巴帕妮的爱情传说。

  无情无欲的冥思的湿婆

  如何成为缠绵的玉臂的俘虏?

  他无欲为什么索取?

  为什么放浪形骸地热恋,

  周身缠绕情欲的绳索,一圈又一圈?

  啊,喜马拉雅山,你逶迤的峻岭

  驮载着亘古歌颂的爱情?

  搅  海

  啊,茫茫人海,

  我默默地思忖:

  亿万年是谁猛烈地搅动你?

  为寻找什么奇珍?

  神仙,魔鬼,

  日日在你无底的深处

  加速不安宁的旋涡,

  善恶、甘苦、饥馑的洪波起伏,

  沤沫飞溅。

  什么财宝藏在你腹中?

  哦,献出来

  消释他们的恼恨!

  兴许你心宫的吉祥仙女

  手执盛满醍醐的玉壶

  飘然来到人世,

  把联姻的花环挂在三界之王胸前的时候,

  搅海停止,

  人海不再嚎哭。

  流  云

  遗失肇始,遗失终末,

  排列了白的黑的雅座,

  沉湎于遐想的天穹。

  我们是流云,一朵,一朵

  漫无目的,随风漂泊,

  我们是天的谜,天的梦。

  我们没有永久的地址,

  匆匆而来,匆匆而去。

  形态迥异的光的花环,

  日月星辰的明灿花篮,

  是天的爱物,不可缺少;

  光的戏游,种类,次数,

  夜的书里记得清清楚楚,

  唯独我们脱不了草稿;

  不同季节的不同画笔

  加以涂改,随心所欲。

  我们时常无事可做,

  一边漫游,一边吟哦,

  无缘无故粲然一笑。

  宇宙万象并非虚幻,

  滂沱大雨并非哄骗,

  霹雳惊天亦非玩笑。

  乘风而来,乘风归去,

  唯独我们四海浪迹。

  吉 祥 痣

  面对东方,但见

  一抹绛色霞光

  与莲花的光泽一样。

  笑容可掬的朝阳

  描一颗灿亮的吉祥痣,

  描在我心上。

  是谁在我眼睑的眨动里

  嵌入了点金石?

  纵目四望,视线

  接触的景物闪着金辉。

  身内的,身外的,

  同溶于一片光芒。

  我的心,我的眼,

  迷离恍惚,不辨方向。

  我不许抹掉金莲花似的朝阳

  在我心上描的吉祥痣。

  这黎明的手迹,

  我要带进夕阳里。

  分  手

  别了,兄弟,请多谅解,

  我已偏离你们行动的轨辙。

  成群结队,你们继续向前,

  颈上挂着胜利的花环。

  此时,我决定归返

  绿荫婆娑的幽僻之地。

  切莫再召唤我,兄弟!

  我曾与你们并肩前进,

  走了很长一段路程。

  这里是两条路的交叉口,

  由于难以言状的原由,

  一种奇异的沉郁的忧愁

  融和着花香涌上我的心。

  再不能与你们携手并进。

  而今你们奔赴的目标,

  我眼里是蜃景的缥缈——

  破立国家,探寻琅

  围绕理论唇枪舌战,

  挖掘沟渠引水浇灌,

  金树长得枝茂叶大?

  我跟不上你们迅快的步伐。

  洒遍青空的牵魂的笑意

  在我心头吹响诗笛。

  劳顿产生于漫长的路途,

  许多事情已经耽误,

  “我爱,哦,我爱”唯独

  这句话在我心胸萦绕。

  珍贵莫过于摄魂的静笑。

  此刻,让我们执手话别,

  我甘愿埋头于平凡的事业。

  如今我是云路的旅人,

  清风扑面,茕茕前行。

  如今我是茫茫大海的船工,

  摸索在迷惘的长夜。

  此刻,让我们执手话别。

  生活充满甘浆

  你倾倒纯净的甘霖,霏霏飘洒,

  浸透凡尘、天国、自然、光华,

  浸透生灵、爱情、歌唱。

  千重障碍砰訇崩裂,

  处处复苏生动真切的喜悦,

  生活充满稠密的甘浆。

  你的恩泽中培育的我的诗思

  像百瓣红莲怡然吐蕊,

  馥郁的花蜜供奉在祭坛。

  你的静光照醒我心底

  “豪爽”的朝阳的明丽,

  瞳仁上慵倦的厚翳须臾消散。

  苇  笛

  今日翠绿的稻田里

  光和影在捉迷藏。

  一艘艘白云的轻舟

  在蓝莹莹的天际飘荡。

  河畔蜜蜂为什么忘记采蜜,

  沐浴着阳光,回旋翻飞?

  哦,兄弟,我无意

  回屋写作,踱步低吟。

  伸臂击碎空中凝积的沉闷,

  我欲采撷宇宙的无垠。

  一似南风传布的笑语,

  一似澄清泉水的潋滟,

  我吹响苇笛,痴迷地

  消度上午的时间。

  心灵之灯

  哦,求索者,哦,有情人,

  你降临人间,满怀激情,

  以哪一种纯光你

  点燃心灵之灯?

  茫茫人世,

  悲恸猛叩你的心弦,

  笑对困境,

  你受了哪位慈母笑颜的感染?

  为寻觅谁

  你宁可烧毁愉快?

  哪个恋人

  使你落泪伤怀?

  转而兴高采烈,

  是因为有了情侣?

  忘却死亡,

  哪一片生命之海上你快乐地游弋?

  花香怅惘的晚风中

  芳林里逡巡,

  花香怅惘的晚风中我寻何人?

  何人的啜泣

  在阴郁的云天萦回?

  悠远的地极的离歌

  搅乱我的思绪。

  我不知好奇的青春

  在哪首赞美的歌韵里苏醒。

  乍开的芒果花香沁人心脾,

  新叶间袅绕沙沙的旋律,

  暮空弥散月辉的甘露,

  眼里滴落含喜的泪珠。

  哪一阵花香怅惘的晚风

  吹得我心神不定?

  当生活凋零

  当生活凋零,

  来吧,化作慈爱的甘霖。

  当甜美消失,

  来吧,化作喜乐的芳醴。

  当琐事以可怖的形式

  吼叫着遮天蔽地,

  来吧,大神,步履平稳,

  走进我的心。

  当贫贱的意识在心隅安卧

  使自己变得吝啬,

  化作君王的凛威,

  大神,来吧,开启心扉。

  当蒙尘的憧憬

  在冥顽的黑暗中耳目不聪,

  崇伟、不眠的大神啊,

  来吧,化作燃烧的光轮。

  芳  名

  用你的芳名涤清

  我含浑的话音,

  将你的芳名牢固地

  镶进我惯常的冷静。

  应和热血的奔放旋律,

  让我肉体的情弦

  兴奋起来,弹出

  你芳名的柔婉。

  让你芳名的明星

  辉耀我的睡乡,

  让我“苏醒”的前额

  印刻你芳名的霞光。

  让我长久的期望中

  燃烧你芳名的光焰。

  将你娟秀的芳名

  写在我的爱心上面。

  让我每项工作的末端

  你的芳名结出硕果,

  洒泪,微笑,我都把

  你的芳名搂在心窝。

  悄悄地,我生命的莲花

  溢散你芳名的幽香,

  情人呀,你的芳名

  伴我到弥留的时光。

  春心早已是新娘打扮

  因为你我快要成亲,

  蓝天洒满明媚的阳光。

  因为你我快要成亲,

  恒河平原上百花怒放。

  因为你我将结为伉俪,

  夜阑苏醒在世界怀里。

  朝霞推开东方的雾扉,

  快乐地放声歌唱。

  燕尔新婚的希望之舟,

  荡过无始岁月的河面。

  千年万年的绚丽花卉

  装点一只婚礼的花篮。

  你我彼此忠贞不渝,

  越过千代,跨过万世,

  拿定自己择婿的主意,

  春心早已是新娘打扮。

  爱的表露

  我知道你激奋地眺望大路,

  日日夜夜谛听我的脚步。

  你的欢悦开放在秋空

  一抹霞光之中;

  你的欢悦不能自己,

  跌进春花的艳涛里。

  我认辨着路径,

  一步步向你走近。

  你爱的海洋天天

  舞蹈得如狂似疯。

  往世,今世,来世,

  我秘爱的莲花脱落一层层面幕,

  在你的心池怒放。

  太阳神偕同星宿

  汇集池畔,

  饶有兴致地评鉴。

  你的素手

  握一把你世界的光的新叶。

  你羞红的天堂表露

  爱情的一片花瓣

  在我幽秘的心空舒展!

  新年祝福

  哦,旅人,旧岁之夜衰惫不堪,

  终于辞别人间。

  照耀你道路的阳光

  带来了呼吁——赞颂湿婆的歌唱。

  网状的阡陌上的音乐

  悠长、凄凉,趋于微弱。

  似有迷路的僧人

  在弹奏哀怨的单弦琴。

  哦,旅人,你的乳母

  是灰蒙蒙大路的尘土。

  她用旋风中飘拂的裙衣

  抱你在怀里,

  你便跳出世俗的篱樊,

  跨过一条又一条地平线。

  高堂吉庆的鼓乐不为你演奏,

  你无缘见情人盈泪的秀目,

  傍晚火苗欢烁的红烛。

  征途上等候你的是新年风暴的祝福,

  和斯拉万月惊心动魄的雷鸣。

  路上排着荆棘的欢迎,

  洞穴里蛰伏毒蛇。

  你受到的指责

  是你法螺胜利的前奏、

  湿婆的赠物。

  每一步的挫折是给你的无形无价的贽礼。

  你企求琼浆般的权利——

  绝非度假的舒服,

  绝非安逸的享受。

  出门你遭人白眼,

  死亡的打击连续不断,

  这就是你新年的祝福,

  祭坛上奉献神衹的供物。

  不要沉入迷惑、忧烦,

  弃家迷途的厄运女神将给你恩典。

  哦,旅人,旧岁之夜衰惫不堪,

  任其辞别人间。

  你看,残忍来了,

  门闩抽掉,

  酒杯摔碎,

  虽与它素不相识,

  不谙它的禀性,

  却用力将它的手握紧。

  它光辉的信息

  回荡在你微颤的心里。

  哦,旅人,旧岁之夜衰惫不堪,

  任其永别人间。

  遁 逃 者

  鹅黄的叶芽,一片片

  在希里斯花枝上翩跹。

  草地上绿荫悠晃,

  落花逸散残香。

  上午,

  艳阳下我养的麋鹿

  蹀躞在散沫花树篱旁边。

  它每天的游伴——

  一只小狗,来自山区,

  一身斑斓的浓毛引人注目。

  它们宛似异域的两个孩子,

  就读于一所学校,一道嬉笑游戏。

  每逢集日,过路的人站在树篱外面,

  好奇地观看。

  三月醒来颠狂的南风,

  仿佛收到了彩色情书,蓝天兴奋得抖动,

  林中繁花争奇斗妍,

  草叶轻颤。

  不知何时麋鹿似乎

  隐约听见哀切的低诉,

  黝黑的眼里

  浮现莫名的忧郁。

  一见自己的身影,

  愕然,许久不动。

  下午光影斑驳的游戏

  使阿姆格吉果树烦躁不已,

  芒果花香熏染的热风忐忑不安。

  麋鹿怀着迷朦的向往跳越一块块农田,

  它前方生与死胶合成一体,

  对莫测的凶险它无一丝恐惧。

  我寻思:天降薄暮,

  为获得熟悉的爱抚,

  麋鹿照例蹦蹦跳跳回到家里。

  小狗一次次

  进屋绕膝转悠,

  发潮的眼眸

  似在询问:麋鹿哪里去了?

  为什么花园里不见它腾跃?

  不见朋友的面,

  小狗放弃了丰盛的晚餐。

  暮色渐浓,

  屋里亮了灯。

  天上星星狡黠地眨眼,

  静夜降临郁闷的田园。

  一个忧愁的问号

  挂在时进时出的小狗的眼角:

  麋鹿外出找谁?

  为什么迟迟不归?

  此事着实蹊跷,

  召唤者是谁,麋鹿知道?

  从苍天从阳光,

  从南风无定的流向,

  从新叶的嫩绿,

  一则紊乱无考的消息

  大概透进了它的血液循环。

  也许一支洞箫早已在它胸间

  吹响渺远岁月的春曲。

  它求索的它与洞萧的关系

  密切的程度胜过它与它自己;

  它一出生箫音便伴随它的心魂,

  伴随它的飞奔,

  缭绕在它机灵的顾盼里。

  它不认识的,

  霎时间竟中止

  它所谙熟的游戏。

  黑暗噙泪对它召唤,

  光明无法留它在身边。

  寻  觅

  我在你眼睫的绿荫里

  寻觅心语的花蕾;

  误入扑朔迷离的幻境,

  方向迷失,不知在何时

  我的视线询问忧郁的秋波,

  为何觅不到羞涩的秘密?

  问罢沉入浑浊的泪潭,

  像稚童跌进一团狐疑。

  我一腔痴情可曾在

  你的芳心投下柔影?

  门上画的一朵红莲

  对你诉说了我的心声?

  踯躅在你的花园曲径,

  风中荡漾着我的哀伤。

  难道你看不见我的情笛

  在天幕草书的一段衷肠?

  清  泉

  清泉,你水晶似的

  透明的泉眼里,

  清清楚楚,你看见

  你是明星,你是红日。

  微波中你轻摇着

  泉畔我的影子;

  你叮咚的笑声

  溶化我的影子,

  给予它的,是你

  永洁的情意。

  我的影子,你的笑声

  交织成一幅画作,

  镶在诗人的心镜,

  我享受无限快乐。

  你的粼粼莹光

  将新词送入我心房。

  你通体的澄澈里,

  我窥见我的志趣。

  你的碧流中苏醒我的心,

  我认识了我自己。

  苏  醒

  跃起,耻辱的灰榻上的爱神!

  明丽的阳光中恢复光辉的真身!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