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二十九

习惯死亡

作者:张贤亮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08/30

你说了这一句话我觉得你还有点爱我。你说我那连鬼都会笑话的小东西并不小,你说把你以前和男人做爱时的全部快乐加起来还不如和我的那一刹那,要不然你也不会叫得惊天动地。我这时在你胸脯上苦笑,只因为你的胸脯柔软我才没有笑出声来。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便是有自知之明;对我多年的批判养成了我时时自我批判的习惯。我知道你是在安慰我鼓励我因为你说这话的时候不停地用手摩挲我的背脊。如果不是你那戒指的冰凉有如血又如泥土我真会相信你的话。但我还是在暗暗地想我跟你说了许多事为什么你仅仅记住了别人骂我的东西小。我的确有点惋惜我说的许多话。不过虽然我有点惋惜我还是稍稍地被你所感动。为了表示你的安慰有了效果我便拼命地往你里面冲。我想我应该让你更快乐。
  在法国,我一个一个地去观光教堂,有古老的也有近代的,有的金碧辉煌也有像茹米埃丝镇那样的废墟。我拍打着石砌的墙壁,可是我听不见一点回音。你在我的心头一下子沉入望川底下。管风琴中汩汩流泻出的圣乐在空旷的彩色阳光中回荡。我闻到沤烂的青草味闻到海的气味闻到那灰色房间的气味闻到石竹花的气味闻到稻草的气味闻到黄豆粉的气味然而所有的往事犹如记忆的欺骗和天才的幻想。
  我将两手伸向耶稣像都抓不住一丝一缕时间的痕迹。
  只有他,耶稣像,在圣乐声里安详地表现出他的痛苦和对我们的怜悯。但我不敢多凝望,我把那石雕的或铜塑的空洞看久了便看见了我同屋居住者的眼睛。一看见那些眼睛我就想将手指扣在枪的扳机上。
  我之所以说这些,是因为我经常想起来那天我躺在大西洋边上,你说我性感得和耶稣一样。
  那天,在我们一次成功的做爱之后,太阳突然毫无顾忌地跃出水面。它穿透灰色的房间把我们俩照得彤红。有一瞬间我想起似乎曾有过一束电弧光把我和另一个女人照得通体宛如蓝色的玻璃制品。这一点回忆燃起我满目的红光并重新逗引起我的情欲。一时的晕眩我以为我已经扳动了枪机,于是我全身大汗淋漓。我的汗把我浮载起来,摇摇晃晃地向坐在长沙发上的你扑去。当我倒在你身上时我觉得我猛地掉进了大海。这时你说你看见了有血在我身上淌。
  而多少年后你赶来看我时我已被医生收拾干净。我躺在雪白的被单下微笑,我想我一辈子四处忙忙碌碌地寻找死亡的地方,最后总算找着了。我看着你,看着这间白房子,我想起你那间像绘图馆的房子,那间大西洋边灰色的房子以及后来我们又在一起待过的这样和那样的房子……我用眼睛询问你像询问命运。我希望你或是命运能告诉我为什么不死在那间土坯房子却要死在这里。是谁把我的肉体搬来搬去?以致我徒然在这个世界上造出这么多罪孽。我奇怪你会流泪。没有什么可哭的!你没看见我在微笑吗?也许你哭是因为我不能再和你做爱。是的,你一直到这把年纪还保养得很好,透过你的衣衫我看到你仍然柔软丰腴的胸脯。可是,非常抱歉,正如你常说的“I′mSorry”,我已经把那连鬼都会笑话的小东西打碎了。这个世界到处弥散着情欲的气氛,即使在这肃穆的教堂里。耶稣因为他的赤裸而具有性感,他脸上的苦痛表情和身上的鲜血更使女人产生性爱的冲动。你曾说过血最能引起女人的性欲,那天你正是看到我身上有血才张开两臂将我搂得紧紧地摇晃。是的,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坏!于是便有圣洁的人们出来勇敢地根除这个世界的罪恶,他们要把人规范在他们的屁股底下,所以我才死了一百次。
  那天你把淌着鲜血的我摇晃够了以后又跪在长沙发前从头到脚地抚摸我有如抚摸琴键。我知道我每一块骨头都会咯吧作响。我们一同静静地谛听生命的声音。这种声音只有你那善于抚琴的手指才能敲击得出来。虽然骨头的声响不成曲调但还轻脆婉转,犹如风轻拂着日本风铃。
  这时太阳已跃离海面。赤红消退,清淡的玫瑰色充满灰色的房间。你的头发无比柔软,早知道这才是你身上最柔软的地方我便不会枉然地去抚摸别处。但我仍然执著地想在你柔软如云的头发里摸到一个实实在在的东西:也许那里面藏着一杆枪?你说我身上的瘢痕如同出土的雕塑上累累的裂纹。你想起每次参观博物馆见到那些古代雕塑时都情不自禁地想动手去摩挲一番。那皮肤的粗糙面一定会引着你进入恍恍惚惚的幽深,你这样想,你只要一伸手就跨到了十几个世纪以前。触觉竟会使你心惊胆战。你说你这样抚摸我时就感到时间是一个实体,既坚硬又粗糙。你不要我告诉你哪块瘢痕是怎样造成的,你说你宁可自己去想象。我记得这时我又苦笑了一下:我身上实实在在的历史记录到了你身上全变成了对世界的幻想。我叹息还是毛泽东说得对,我和你之间根本“没有共同的语言”。对不起!尽管他老人家的话被作为武器批判了我无数次但正是因为我被批判的次数太多而使我习惯于用他的意思去判断人间的一切,包括你我的爱情在内,如果你我之间还有爱情的话。
  于是我抬起已经风化的胳膊要将你拂开去,连同你连同日光月光和时间。我说你别这样,你灼热而颤抖的手指触着我使我觉得是一阵热雨打在我袒露的皮肤上,就像沙漠中的阵雨那么干燥。可是你像风一样穿过我风化的胳膊,不可抗拒地扑到我的怀里。瞬间,在玫瑰色中我又闻到一股砂砾味一股土腥味一股荆棘味一股骆驼刺的气味但仔细辨别却是一□黄豆粉四处飘飞……在这以后我才叫你别动也别响。我说我听见死亡在我骨头缝里穿行。我感觉得到它虽然阴森森的却冰凉得让我舒畅,每在做爱的兴奋之后我便跌落到死亡线上,死亡其实和高潮的滋味一样。我说你千万别做声,我似乎找到了什么记忆中遗忘的感觉……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