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Chapter 15.1

更新时间:2011/10/11

    当11月逐渐来临的时候,我们一群人,团聚在我们租的别墅里,庆祝顾里妈的生日.

    当我们所有人都围坐在餐桌前和乐融融地准备开始晚餐的时候,顾里妈偷偷摸摸地溜进厨房,把蛋糕上插的五十一根细蜡烛,迅速而矫健地拔掉了两根丢进垃圾桶.她看了剩下的四十九根蜡烛,非常地满意.

    顾源做了一桌子的菜,除了顾里之外,我们每一个人都表示了由衷的惊讶和赞叹,而顾里,就算闭着眼睛,都可以想象得出她脸上那副贱兮兮的表情,掩饰不住的得意,却又要装作非常不在乎的样子.Neil跑过来和我坐在一起,拒绝坐在她旁边.

    唐宛如送了顾里妈一件小外套,林衣兰特别开心,她在晚餐上激动地说:"你知道,我一直穿丝绸和羊毛,从来没有感受过人造化纤织物的质感,我一定要试一下!"

    不知不觉,我们已经在这栋漂亮干净`看上去简直像一栋国家保护建筑一样的别墅里,度过了非常非常多的日子.

    我们每天都待在一起,分享着彼此的喜悦和快乐,当然,也总会定时地分享彼此的痛苦(准确点说是把自己的痛苦转嫁给对方),或者往彼此身上泼咖啡,然后再抱在一起哭哭啼啼地说我爱你.

    我和Neil分享了彼此的亲吻(),当然这是打牌输了之后的惩罚.

    当我们咬牙切齿地皱着眉头,分享着彼此的口水的时候,唐宛如在旁边用粉红少女的姿势跺着脚,非常不乐意:"这明明就是奖励嘛!"

    当我们分开之后,Neil深情款款地对我说:"I love you, my sister."我也动容地回应他:"I love you, my princess!"Neil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进了房间.我很疑惑,转头问顾里:"我说错了什么吗?"顾里两只手上涂满了刚买的新的指甲油,正像一只螃蟹一样伸展着自己,她把两只手摆出百老汇那帮跳Jazz的舞者一样的姿势,对我说:"亲爱的,你没有错,你说的很好,我觉得你应该去写一本书,叫<生命中那些尖酸和刻薄的事情>."

    我拍拍张牙舞爪的顾里,不好意思地说:"你过奖了.你说的那本书我已经看完了,我特喜欢那个作者,叫做顾里的,这女人肯定有非常非常多的生活体验,一看就是经历了沧桑的老女人."唐宛如依然在我们身边揉太阳穴,显然,她还是听不懂我们在说什么.

    而正在翻报纸的顾源,漫不经心地对我们说:"我想去看赖声川的话剧<women说相声>."

    我和顾里停下来,严肃地看着他.他缓慢的从报纸后面伸出一只手,乖乖做了一个"我错了"的手势.

    当然,顾里和她妈,也分享了一个衣柜.这听起来像是"我国自2003年10月1日起同泰国实现一百八十八种蔬菜和水果零关税"后达成的又一个重要的协议.

    尽管之前她们两个用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演说家口才,彼此说服了整整一周,依然没有达成任何结果.

    顾里泪眼婆娑地握着她妈的手,说,"妈,我生命里的任何东西都可以和你分享,除了我的衣柜."

    说完之后,她瞄了瞄旁边正用"Hey,I am here."的眼光恶狠狠地盯着自己的顾源,说:"你瞪我干什么!"

    最后,在她实在不能忍受林衣兰把各种晚礼服挂在客厅里之后,她悲痛欲绝地打开了自己的衣柜.

    当然,她并没有忘记和别人分享她的痛苦,于是她在打开衣柜的时候,朝里面大声地喊:"Come on Neil, it's time to come out of the closet!"(暗示Neil出柜.)

    我和Neil、唐宛如、顾里,也会在我们都休息的周末下午,像大学时代一样围坐在一起,一边分享身边人丢脸的事情,一边交换彼此最新发明的尖酸刻薄的话,同时品尝顾里从厨房倒腾出的高级咖啡.我们聊着聊着,就会想起南湘,虽然她再也没有和我们联系过,但是,我们都很想念她.

    唐宛如经常泪眼婆娑地说:"我真怀念以前我们四个女孩子的生活."

    顾里总是非常温柔地抱着她的肩膀,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瞟着Neil,一边安慰她说,"别难过,我们现在依然是四个'女孩子'的生活啊."

    唐宛如依然没有听懂,满脸都是问号.她疑惑的脸显得特别纯真可爱,像我梦里样的宠物,如如,如果你们还记得的话——对,就是那只鹌鹑,如如.

    当然,顾源三天两头地往我们这里跑,后来,他理所当然地在这里放了他的一套睡衣,几条新内裤,他的飞利浦音速振动牙刷,他的LV毛巾,他的Dolce & Gabbana沐浴露.

    Neil作为这里租客中唯一的男性——至少护照上是这样写的——他与顾源分享得更多了,多到令人发指的地步.

    我和唐宛如都经常听见顾里用不耐烦的声音对他们两个叫嚣(有时候是他们正在一起用同一副耳机听歌,有时候是顾源问Neil"你洗衣服的时候可以把我的这条短裤一起洗了吗",有时候是他们两个聚在一起看Madonna的演唱会尖叫,有时候是他们健身回来彼此裸着上身,冲着对方的肌肉捏来捏去),说:"You shoud give up! You two can't married in China!"

    而有些人,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的生活,比如简溪,我再也没有见过他.

    没有他的短信,没有他的电话.

    他消失在冬天慢慢降临的上海.顾源也没有提起他.我身边再也没有人提起他.

    那是一种很怪异的感觉,一个和我们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的人,突然有一天消失在了我们的生命里.好象大家并没有什么感觉一样,继续地朝前生活着,伤心`悲痛`喜悦`激动我们的生活好象并没有什么不一样.

    但我知道,在看上去一模一样的生活里,有些东西再也回不去了.

    在他刚刚离开我的那段时间里,我总是会梦见他,梦里经常哭得很伤心.梦里的他也在哭,要么就是他在路上走,我叫他,他永远听不见.他的面容在梦境里不再那么青春勃发,而是显得格外憔悴,很像他有一年高烧不退,连续好多天不刮胡子的样子.

    但是后来,我渐渐地越来越烧梦见他了.他就这样,离开了我的世界.

    而同样离开我们生活的,还有南湘.她和简溪消失得一样彻底.

    在天气越来越冷的冬天里,我开始花大量时间和崇光在一起.

    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在回答顾里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对她说:"可能是因为我突然间没有了男朋友,而凑巧的是,他也没有."顾里低头认真而严肃地思考着,一边点头,一边说:"有道理那他有女朋友么?"我想冲她吐口水的时候被他捏住了下巴.

    崇光申请了大量的院外治疗时间.说是治疗,但其实只是我陪着他,过一些之前他很少过的生活——普通人的生活.我和戴着帽子墨镜`用围巾裹着下巴的他一起,出入各种场合,比如看电影`逛街`在各种小吃街上吃东西.但和普通人不一样的是,他还是会去恒隆买包报(在这一点上,他和他那个见鬼的哥哥一模一样).

    天气更冷一些的时候,我还和他一起去了七星滑雪场滑雪,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滑雪,我在滑雪场里踩着滑雪板激动地给顾里打电话,告诉她:"顾里!你猜我在哪儿?"

    "佐丹奴的秋季折扣会是吧?"顾里在电话那边尖酸刻薄.

    "No!我在七星滑雪场滑雪!滑!雪!"我完全不想理会她的羞辱.

    "停,停停!你是打算继续把h-u-a,滑!x-ue,雪!给我拼写出来是吧."顾里在电话那边打断了我,"话说回来,七星滑雪场在哪儿?闵行么?好恶心"

    "不,在闵行外面,七宝!"我非常同情顾里,她每次坐车只要出了中环,就会呕吐.

    "谢谢你把我弄得更加恶心了.七宝?你要出远门怎么不告诉我呀,我可以让公司帮你订折扣低的机票!"她愤怒地挂断了这个来自上海外环郊区的电话.

    顾里挂掉电话之后,继续在笔记本上处理她乱七八糟的公司帐目.

    蓝诀端着一杯咖啡走了近来,放下之后,又轻轻地把顾里办公室的窗户打开了一小点,让新鲜的空气吹近来.

    顾里喝了一口咖啡,一种从来没尝过的味道,她抬起头用神秘的眼神望着蓝诀,满脸询问的表情.

    蓝诀用更加神秘的诡异笑容无声地回答了她.出门前,他对顾里说:"你下午3点需要吃胶原蛋白药片,5点的时候你和Jacko有约,之后晚上7点半,别忘记了去歌剧厅."说完关门出去了.几秒钟后门又打开,他笑眯眯地补充道:"不用费心去记,到时间之前,我会再次提醒你的."

    顾里把振动的手机拿起来,看见刚收到的彩信,照片上是穿得极其笨重的我,和同样笨重的崇光,两个人在白雪上,开心而灿烂地笑着.

    顾里也不由自主地笑起来.

    她转过头看见刚刚蓝诀打开的窗户,一丝冰凉的风吹近来,舒服地贴在脸上.

    我和崇光聊过我和简溪的故事,他总是很认真的看着我的脸,听我哭哭啼啼地诉说.我每一次透过眼泪,看着他认真的眼神,就觉得有一种心疼.为什么面前这个又温柔又英俊的年轻男孩子,这个被全国各种女生男生疯狂崇拜的偶像,会活不了多久.因为我是一个无神论者,所以我敢在心里,痛恨上帝.

    但是崇光看起来很精神,一点都不像得了癌症了人.除了看上去有些消瘦之外,他的气色非常好.只是他几乎不吃什么东西,偶尔逛街口渴了,喝点饮料之后,会坐在路边的椅子上,弯腰休息很久.

    我听人家说起过,并且也问过医生,在他这个症状和阶段,是会有很多很多的疼痛的,吃止疼片也无法缓解.但是在我面前,崇光好象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他没有和我说,也没表现出来,所以我也没办法问.而且,在他面前,我都极力不去提关于癌症的任何事情.我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

    就像是被捆上定时ZD的人,假装听不见计时器滴答滴答倒数的声音一样.

    都是逃避.

    他也需要经常回医院.

    当他觉得孤单的时候,我就从公司去看他.宫铭没什么意见,他也希望有个人可以多陪陪崇光——在崇光所剩无几的生命里.

    其实我心里明白,我根本就不是在陪他,而是需要有一个人可以陪我.

    我想要慢慢地恢复力量,以走出离开简溪的这短黑暗岁月.

    在一天接着一天过去的岁月里,有时候我把崇光换下来的衣服带去干洗店,然后把他的衣服给他带去医院,他不爱穿病人服,觉得穿着那个东西时刻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所以,他病房的衣柜里挂起了越来越多的名牌,我称呼他的衣柜为小恒隆.

    有时候他也会拉我在地板上坐下,和他一起打游戏.但是,我没有那个天赋,在眼花缭乱的子弹和ZD中间,走不过两圈,就横尸倒地.崇光却像是浑身都有地雷一样,在枪林弹雨里左右突击,怎么都死不了.有一次我非常不服气地抱怨:"你怎么还不死!"他听到后停止了动作,沉默了.过了会儿他小声的说:"应该快了."电视屏幕上的战士随着他的手柄停止而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就中弹倒地了.崇光咧着嘴,满不在乎地笑着:"你看,死了吧."他的笑容在夕阳里,看起来有一种悲怆的味道.阳光把他下巴青色的一圈胡渣,照得一片金黄色,看起来像英俊的英国皇室成员.

    有时候我陪他在医院的湖边晒太阳.冬天的太阳越来越少.湖边上的草地变成了介于绿色和黄色之前的一种病怏怏的颜色,看起来特别不精神.崇光有时候坐在草地上发呆,他的头发被太阳晒得金灿灿的,包括他的皮肤,他的瞳孔,他修长的手指,都在太阳下变得金灿灿的透明起来,像要融化进空气里消失不见,我有时候站在远处,没有打扰他,偷偷地掏出手机,拍下他在太阳下美好得像是精灵的样子,他像是年轻的天使一样,身上镀了一层耀眼的金边.

    时间在一点一滴地过去、流逝,告别。

    我们慢慢地走向一个被上帝作好记号的地点。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