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Chapter 13.2

更新时间:2011/10/11

    “我有点头晕。”我瘫倒在沙发上,被他们三个快速而又流畅的对话给搞懵了。

    “我早就头晕了”唐宛如像一座唐三彩一样站起来,揉着太阳穴,焦虑的离开了客厅,去浴室洗他的面膜了。

    而事实是,在我昏睡的过程里,顾里,顾源neil完全没有闲着,

    顾里抓着neil说:“小崽子,我知道你在美国是学法律的,在这场战斗里,你要做我的律师,”

    Neil”谢谢你了姐姐,我可以介绍一个专门学商业法律的人给你。你局放过我吧,你和顾源如果要进行婚前财产公证,我带是可以给你提供免费的法律支持。”

    顾里:“是哦,这就是我们姐弟多年的价值是吧,能给我的婚前财产公证提供免费的法律咨询,却在我的公司被别人盯上了之后,一脚踢给一个鬼知道是什么来头的陌生律师,为什么你就不能回馈一下我多年对你的爱……或者爱恨呢?”

    NEIL:“Lily!我和专业律师的区别就在于我在这方面非常非常的业余,我仅有的关于企业合并这方面的法律知识,也来自美国的课本和美国的商业环境。而专业的律师。他们靠这个可以在上海买房子,买车子,送小孩子上大学,并且继续让他们的小孩子成为新一代尖酸刻薄牙尖嘴利的律师,OK?对方收拾我就像蜘蛛侠收拾一个刚在地上爬的小婴儿一样,”NEIL摊了摊手说,“I still love you lily.”

    顾里歪着脑袋想了一下,说:“好吧,不过,那你至少可以处理一下关于我父亲遗产的问题吧?你考出律师执照了没?……哦那太好了,你能搞清楚我爸爸的遗产里那些错综复杂的乱麻一样的东西么?”

    Neil瞧着脑袋,痛苦的点头。

    顾里显然非常满意,但他迅速的补充道:‘刚刚你说的免费为我们做婚前财产公证的offer依然有效吧?“

    Neil看了看身边满脸黑云的顾源,更加头痛的点了点头:“依然有效……”

    顾里搞定了neil以后,把头转过来,面对顾源……

    “OK”顾源没等顾里开口自己投降了。

    再顾源这个国际金融系高材生来说,这是一场再简单不过的并购案:Constanly集团觉得盛古公司有发展的潜力,并且从某一方面来说,盛古拥有的股份资源,纸张资源,和印刷资源,可以为Constanly扩张进军出版和传媒市场,提供坚实的后盾——比如《ME》一直以来居高不下的印刷贺知章成本,并且,胜古再顾延盛突然去世的当下人心惶惶,这个时候强势的进行收购,那些和顾性家族没有关系的人,当然愿意跑掉自己手上的股份,乐得那一笔巨大的现金走人。毕竟谁都不认为顾里这样的黄毛丫头。可以让胜古比以前还要赚钱。与其看着自己的财富缩水,不如迅速转手。

    但这些道理顾里都懂,“我拿过的奖学金不比你少”

    在这件事情上,顾里没办饭完全站在客观的角度,去思考问题。从某个意义上讲,胜古集团在发展的最初,完全就是他们的家族企业,只是到了后期,才有了越来越越多的合伙人,不断的扩张,发展壮大,但本质上,顾里完全把这个公司,看成是他们顾家的一部分,所以一今天这个局面,在他的脑子里,不是“一家公司收购另一家公司”那么简单,“而是”一家公司收购了我家“

    所以,顾里被顾源惹毛了,她从沙发上站起来,吸了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稳而不带情绪:“听着,顾源,我邀请你过来,认真地坐下,和你,和我弟弟Neil一起来讨论这个事情,是‘如何才可以避免被Constanly收购’,而不是让你来讨论‘我们为什么不让Constanly收购呢’,我说清楚了么?”

    “清楚了。”顾源朝Neil耸了耸肩膀。显然,刚刚同鼓励和好的他,并不像再一次引发世界大战。

    “OK.”顾里坐下来,恢复了那张计算机般的脸,“那我们应该怎么做?”

    顾源深吸了一口气,显然,他头痛了。Neil冲他点点头,一副“这下你知道痛苦了吧”的样子,对他说:“Heyman,jointheclub.”

    “要么,你可以用更高的价格,在宫洺之前,去完成对公司高层持股人的股份收购,如果价格优先,甚至是大平的基础上的话,我相信公司所有的人,都会愿意给你这个顺水人情。”顾源一边翻茶几上的饮料,一边对顾里说。

    “多么精彩绝伦的一个主意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不过亲爱的,在进行这个‘他买你也买呀’的智慧计划之前,我只提一个小小的、非常非常微小的细节问题,那就是,我们去哪儿搞到那笔钱,去和Constanly进行这场‘看谁比较暴发户’的比赛呢?哦对了,不好意识,我还有一个更加微不足道的小小疑问,我们怎么知道宫洺准备用什么价格去收购呢?漫天开价么?被人笑话吧!”顾里从说话开始就翻出了白眼,一直到说完最后一个字,她的眼珠子才放下来。

    顾源板着脸,胸腔猛地深吸一口气,转过头对Neil说:“你如果有天想要动手打你姐的话,I am on your side。”

    “你们两个不要太嚣张,也不看看你们对面坐着的是谁,说到动手,嗨(我不会打那个字),就你们俩。”顾里瞄了眼唐三彩一般的唐宛如,马定地讥笑他们。

    “或者!或者!!”顾里脸上讽刺的笑容突然一扫而光,换上像是看见了巴菲特本人的表情一般激动起来,她眉飞色舞的地空气里比画着,“我可以把盛古集团的财务报表重新制作,把盛古的市值网上虚高出十倍来,这样Constanly在收购的时候,会发现他的语气出现了巨大的问题。相信我,我绝对可以把财务报表弄成一个艺术品!”顾里说完之后,往后一躺,靠在沙发上,等待着雇员和Neil的赞美。

    “Oh!~~~Oh!!”Neil直接模仿者鼓励的动作和预期,像是看见了裸体的贝克汉姆一样,眉飞色舞地回答她:“或者我可以直接领你去松江女子监狱旅游,参光一下那边的美丽景色,顺便住个十年八年的,haveagoodholiday!”

    顾里激动的表情一瞬间死在脸上。“I hate you, Neil.”她眯着眼睛一脸幽恨。

    “Me too.”Neil低下头研究他的Hermes杯子。

    “就算你要渴死了,我也怒建议你抓着一瓶硫酸就喝下去。你虚报出的这10倍的市价,就算成功阻止了Constanly集团的收购,那么你从那弄钱来像其他股东交代?”顾源不知不觉已经坐到neil那边去了

    沙发上明显分成了两派的阵营

    顾里一边,两个帅哥一边。

    沉默了10分钟后。顾里在一次眉飞色舞了。这一次他不再激动,而换上了一贯又贱又优雅的表情,慢悠悠地说:“或者,或者,我们可以找到一个宫洺内部的人,问清楚她计划给胜古高层们的offer,然后,我们在以同样的价格。迅速出手,吧游散在外的股份收购回来,因为毕竟现在除了宫洺手上的,和我们家里掌握的股份之外。游散的股份不会很大,所以,这笔钱也不会很多,我们可以用我和我妈的股份作抵押,向银行申请贷款,然后一次性搞定。”顾里说到这里,停下来喝了一口红茶甩了一个胸有成竹的眼神给对面的两个帅哥:“How about that?”

    顾源迅速心领神会,眉飞色舞的加入了顾里的阵营,并且,还假惺惺的装作疑惑得问:“哎呀,我们要上哪去找一个像kitty一样了解宫洺,平时都能接触到宫洺的人呢:”顾里就像是和他说相声一样,更加得意地说:“哎呀,我觉得这个人就在我们家里。”

    他的话刚刚说完,之前一直在对面成假死状态的唐宛如突然惊醒过来:“顾里,你没搞错吧?你说的该不会是我吧?你要我去对付宫洺?”他说话的时候捂着胸口。脸上是一种介乎淫笑和痛哭之间的表情,不知道他是害怕还是兴奋——但至少看来,更像是后者。

    顾里优雅的摆摆手:“Honey,当然不是说你,那天等我想要杀他的时候,再来找你。”

    唐宛如愣了,显然没有听懂

    顾源和neil都于心不忍的捂住了脸。

    正当顾里得意的时候,neil突然想起什么,抬头对他说:‘哦对了。那百分之20下落不明的股份,万一落在宫洺的手里呢?怎么办?”

    顾里翻着白眼说:“是啊,那就真是太糟糕了哦,我父亲的情人,我的生母,竟然是宫洺,这可怎么办好呦!

    Neil明显被噎住了,过了半晌,他说I hate you。

    Metoo顾里靠在沙发上神懒腰。

    于是,也就有了我坐下来之后,迅速面对的一场让我精神错乱的遭遇。

    现是顾里轻飘飘地挪到我身边坐下,拿起茶壶帮我到了满满一杯红茶,然后幽幽地在我耳边吹风:“林萧,我觉得你的皮肤越来越好了,吹弹可怕。而且,你身上有一种香味……”我抬起头打断了她眼神迷离的抒情:“顾里小姐,你男人在那边,你戴好眼睛再乱摸好不好。”说完我一把把她手上的红茶抢了过来。

    顾里翻着白眼败下阵来,之后紧接着换了Neil,他走过来在我身边坐下,一把搂住我的肩膀:“晚上我们一起睡吧,好多心事和你聊,好姐姐。”说完还用他深邃的混血儿眼睛电我(我清晰地听见了身后简溪的那声“我靠”)。我深情地回应他:“今晚如果简溪不住这里的话,我就和你促膝长谈,共剪西窗烛。”

    Neil回过头望向顾里:“她最后一句是什么意思?什么西窗烛?是你们的暗语么?那是表示拒绝还是同意了?”

    顾源不耐烦地一把把他拉走,坐到我身边,还没等他深情款款地开口,我就直接打断了他。他身后的顾里和neil同时发出了一声讥笑。顾源一张脸上写满了“挫败”二字。

    我站起来,叉着腰(后来我意识到这个动作非常不雅观,但是当简溪在我身后发出一声叹息的死后,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斜眼看他们三个:“说吧,你们要什么?除了我的肉体,我都给你们。”

    顾里幽幽地飘过来,握着我的手,对我说:“林萧,事情呢,其实也很简单……”

    三分钟后,我哭丧着一张脸,看着三个衣冠楚楚的大尾巴狼,对他们说:“我给你们肉体行么?”

    “你要不愿意的话,”顾里笑眯眯地说,“我就告诉老师你那篇欧洲古典文学赏析的论文是我帮你从上一届毕业生手上买来的,而且,我还要杀了唐宛如。”

    一晚上的噩梦。

    梦里我被三只黄鼠狼拖到小山坡后面的洞穴里,开始他们仨轮流赞美我的身材、我的脸蛋、我的秀发,当我洋洋得意的时候,他们仨轮流把我jian污了。

    它们三个还趴下我的裸照,威胁我让我去偷隔壁邻居家的柴火,并且要挟我如果不去的话,就咬死我的宠物,那只叫“如如”的鹌鹑。不过,咬死如如我到不是太伤心,我担心的是裸照流传出去,那我的脸往哪儿搁。

    于是,一整晚,我都非常惆怅。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