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Chapter 11.4

更新时间:2011/10/11

  躺下来之后,我开始询问neil的情史。当然,是发自内心的想要了解。当我质问他问什么之前再高中的时候会搞得一个女生怀孕,我和顾里还带着她去打胎这件事情的时候,neil翻过来,撑着半个身子对我说:‘那个女人太贱了。他其实是和别的男人搞上了,那个男人不管他,他就跑来和我说孩子是我的,他看我的样子肯定觉得我单纯,以为我什么都不懂,事实上,she just sucked d**K....."

  “NO NO NO NO NO NO NO! NO details pleae!!"我捂着耳朵尖叫起来,那个“d**k"的单词依然无限环绕回荡在我的耳膜里,我的眼睛就充血了,无数的画面爆炸在我的脑海里,而这个半裸的男人还躺在我边上。

  "good neight!"我一把扯过被子蒙住头,迅速结束了这段对话。

  “ok sweet dream”neil在我的耳边上耸耸肩,躺倒睡了。

  “wet dream”背对我的顾源,并没有忘记讽刺我。

  躺下去10分钟后,我再一次翻身起来,显然,顾源被我惹毛了。他翻身起来抓着我的手,恶狠狠的说:“你信不信我把你扔进黄浦江里去,我家里江岸不远”

  我理直气壮的告诉她:“我忘记了我直接从顾里生日party上过来的,脸上还没有卸妆!不卸妆睡觉会老五年的!顾源,你有卸妆液么?”我认真的询问他’

  他翻着白眼回答我:I amnot gay"

  我低头想了想,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于是转过身去问neil:‘你有么?”

  于是我成功的再惹毛了顾源之后,有惹毛了neil。

  “I am not that gay!"neil拿枕头朝我当头压下来

  一夜混乱的梦。

  仿佛又回到了我们呢四个女孩子打打闹闹,然后再同一张床上挤着睡去的日子。尽管半夜里被顾源和neil不雅观和不规矩的睡姿弄醒过很多次……但我明白”要享受快乐,就一定要先承受痛苦(……),所以,我并没有抱怨……

  当我睁开眼睛竟的时候,身边早就没人了,我翻身下床,再经过卧室里的那面镜子的时候,瞄了一眼自己,差点尖叫起来,我看起来就像一个鬼,

  我在厕所里拿顾源的lancome男士洁面乳胡乱的洗了把脸,然后走出房间。

  顾源和neil已经在餐桌上食早餐了。一个在看财经报纸,一个再翻时尚杂志。多么幸福的一对啊,我翻着白眼走过去重重的坐下来表示我的愤怒。

  顾源起身去餐厅里拿出一份早餐来,不过我对盘子里内阁蛋黄还都是液体的煎蛋完全没有胃口,尽管他的蛋白周围煎出了恰到好处的一圈金黄色。还有那几个全买的黑面包,我也觉得那不像是正常的食物,对我来说,早餐就应该是家门口那个老刘生煎,要么就是被顾里称呼为“垃圾食品”、死也不会吃的KFC

  顾源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对我说:“我等下去看顾里”

  “你不和他生气了?我是说,你知道,席城那件事,,,”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表达。

  顾源摇摇头,他说:“经过了昨天之后,我发现顾里在我心里已经想是家人一样了。我爱她。无论他发生什么事,我都像陪在她身边。就算他坐牢,我也会去强J唐宛如,然后进监狱去陪她。'

  我特别感动,我从来没有听过一个男人,特别是如此理智的计算机型男人说出这么动人的情话来。于是我一把抓住她的手。激动地说:‘我想顾里听到了一定特别开心!当然,唐宛如也会特别开心!”

  顾源超其他手上的报纸朝我重重的打下来。一点都没有客气。如果那个报纸换成别的东西的话,不用刀或者木棍,就算是一本杂志,我也得当场毙命。

  我撑着被敲的眩晕的头,在餐桌前喝着咖啡,期待着清醒过来,。我正望着顾源家窗外的无敌江景时,他家的门开了,一阵高跟鞋的声音走进餐厅。我下了一跳,差点把咖啡洒出来。我从顾里口中就听过顾源他妈叶传平的心狠手辣和高级段数,不过,走进来的人。年轻的有点过分了,虽然我可以理解叶传平保养有方,但也不至于年轻到可以穿着小吊带背心扎着两个蓬松卷曲的辫子并且还穿着一双粉红色的鞋子吧……

  正当我犹豫的时候,旁边的neil从时尚杂志里抬起头,望了望走进来的人,然后问顾源:“What's that?"

  走进来的女人扬了扬手里的袋子,说:“It's breakfast"

  "NO Iknow it's breakfast."neil眯起眼,扬了扬下巴,“I mean you"

  顾源抬起头,望了望neil说:‘你和你姐,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我忍不住在桌子下面悄悄鼓掌,不愧是gay与生俱来的刻薄与智慧。

  顾源继续看回报纸,也没抬头,只是淡淡说的说:“这是袁艺。”

  “You newn anny?"neil耸耸肩,不再搭理,继续看杂志去了。

  我看了看站在门口的袁艺,都快哭了。

  当简溪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被照进大堂的光线刺得发痛。

  他从短小的布艺沙发上爬起来,伸了伸僵硬酸痛的手脚,站了起来。他掏出手机看里看,发现早就没电了,他起身,准备走,

  刚走出大堂的门,就看见迎面提着水壶的守门的大伯。

  “呦,小伙子,在楼下的能了一晚上啊?林萧还没回来么?”

  “恩,是啊,昨晚等的时候,在沙发上睡着了,呵呵不好意思啊,我先走了,回去洗澡。'

  他把衬衣下摆重新扎进裤子里,然后拨了拨头上乱糟糟的头发,走了出去。他转出小区的大门,走进了KFC。

  早上刚开店没多久,人还不是很多,简溪要了几样东西,打好包,正要推门往外面走。

  ——他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遇见了回家路过楼下KFC忍不住想要吃早餐的我。

  我端着盘子到座位上坐下来,买了两碗我们都爱吃的皮蛋瘦肉粥,又买了两杯廉价咖啡……虽然刚刚在顾源家喝的咖啡足够买10杯这样的咖啡,不过,我和简溪并不在意,我们幸福且知足的生活在我们的小康水平上。

  “你怎么会在这里啊?”我一边喝着粥,一边问她。

  “早上来找你啊,正想买了早餐上楼去找你。”简溪笑咪咪的。在对面温柔的看我,他轻轻地撕开奶精的小盒子,倒进我的咖啡里,然后又帮我加糖。我看着她温柔的样子,忍不住想要去亲她。“你呢?昨天晚上什么时候回去的啊?我看你在医院里带那么久,就先走了。“

  “我啊,”我想了想,解释起来实在太复杂,于是干脆地说,“我在医院里呆了一会就回家了,刚下楼准备来吃早餐,就遇见了你,”

  简溪点点头,笑容特别温暖,像那种最舒服最柔软的丝绒一样。

  我低下头,刚好看见自己身上还没换下来的礼服,一瞬间有点紧张,但是我看了看对面的简溪,他一点也没有怀疑的样子,于是又彻底放下心来。一直都是这样,简溪信任我,他从来就不会怀疑我说的任何一句话。无论我说什么,多么不合逻辑,而都会笑呵呵的点头。所以我一点都不紧张。

  但同时,我也并没有发现,简溪身上穿的同样也是宴会上的礼服衬衣。

  如果生命是无数场蹩脚的连续剧,那么现在所有的观众,一定都会看着我们两个穿着正装的人坐在KFC里,彼此心怀鬼胎,各自表演,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唯独我自以为绝顶聪明。

  我傻乎乎的看着面前自己的男朋友,享受着早晨温暖明亮的光线,享受着浓浓的咖啡香味和我喜欢的皮蛋瘦肉粥;享受这他对我的呵护,享受着他英俊的容貌引起的周围高中女生的窃窃私语,享受着他帮我搅拌好奶精和糖的咖啡;享受着他递过纸巾来,宠溺的笑着,替我擦掉嘴边的食物痕迹。

  我得意洋洋的生活在自以为幸福无比的境遇里,以高高在上的心态怜悯这些后为所有不幸的朋友,我觉得自己幸运极了,幸福透了。

  早晨九点多的阳光,照在简溪软软的刘海上,他抬起纯真的眼睛,对我说:“林萧,我来找你是想对你说……”

  “说什么啊?”我笑眯眯的望着他。“说你一夜不见见我就如隔三秋是吧?”

  简溪看着我,愣了愣,然后开怀大笑,说:“是啊,我的宝贝。'

  我把退从桌子下面伸过去,轻轻的碰着他的腿,也跟着他哈哈大笑起来。

  我觉得自己特别幸福。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