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Chapter 09.2

更新时间:2011/10/11

    在高中时代,我和顾里几乎形影不离。我念文科,顾里念理科,我们两个分别是学校年级里的文理科第一名。学校的(男)老师们恨不得把我们捧在手掌心里舔来舔去。当然,面容妖艳气质高贵的顾里会被舔得更多,而我则以小家碧玉的气质独树一帜。所以,我们,准确来说,是顾里,在学校里嚣张跋扈,恨不得上下楼梯都横着走。

    所以,我们两个轻而易举地拿下了学校最惹风骚的两个校草——顾源和简溪。不过,下手之前,我们两个并没有什么信心,当然,这里指的并不是学校其他那些柴火妞,她们不是我们的对手,两耳光就可以直接撂倒。我们担心的是他们彼此。他们在学校里的种种诡异行径,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气死梁山伯和祝英台。

    当我和简溪、顾里和顾源终于在一起之后,我和顾里心中的石头才终于落了地,“你们两个原来并没有在一起哦。”——说完这句话,简溪两天没有理我。

    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了我和顾里学生时代最最荒唐恐怖的一件事情。

    那天快要放学的时候,我收到隔壁班传给我的纸条,上面一个匿名的人要我到天台上去,说有事情要和我“彻底解决”。我一听到“彻底解决”这几个字,就果断地拉上了顾里,全世界都知道,她最擅长的就是这个了。任何事情,她都可以三下五除二,迅速彻底解决。并且我也很怕是我的仰慕者准备在天台向我告白,如果告白不成功就把生米煮成熟饭。顾里觉得我的担忧很有道理,她摸摸我的脸,无限疼爱地说:“是的,搞不好真的有人好你这口,你知道,人的品位有时候真的说不准。”

    我看着顾里,很想朝她吐口水,小时候每次打架打不过她的时候我就这么干,不过这次没有——和简溪开始交往之后,我变得越来越贤良淑德。我觉得顾里讲话永远这么艺术,可以把一句羞辱人的话说得如此婉转动听。她真该去美国当政客,或者去电视购物频道卖那些镶水钻的手表,声嘶力竭痛哭流涕像死了亲娘一样哭诉“这个价格我们是赔本在卖呀”。

    我和顾里怀着半不耐烦半刺激的心情上了天台之后,却发现等待我们的并不是一个洋溢着青春荷尔蒙的男人,而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和我解决个什么劲?理所当然地,我和顾里瞬间变得不耐烦起来。而在这个女人告诉我们她的目的之后,我和顾里就更加不耐烦了。

    那个女人用激动的声音表达了她对简溪的疯狂迷恋,并且发表了她的种种看法,来证明我和简溪非常不配,然后又大言不惭地要求我离开简溪好给她一个机会。这个时候,顾里终于忍不住了。

    “你以为现在是怎样?有摄像机在对着你拍么?你在演琼瑶剧啊?”顾里最受不了这种戏码。她讨厌所有生活中dramatic的人,那种人随时都觉得自己像是电影大屏幕上的人一样,伤春悲秋小题大做,恨不得全世界都跟着她一起痛哭流涕,寻死觅活。“你喜欢简溪就自己去追,跑来找林萧干什么?你脑子被马踢散了吧!”

    显然,对方被顾里冷嘲热讽的语气和一看就不是善类的脸给镇住了,于是她的眼眶迅速地含起了热泪。

    顾里转过头,翻着白眼对我说:“我要射杀她。”

    我觉得很烦,拉拉顾里的衣服,叫她走了,不要和这个女的浪费时间。虽然我遇到过很多喜欢简溪的女孩子来和我说各种各样的话,传纸条的、发短信的,很多我还拿给简溪看。但是,当面这样纠缠,让我觉得特别没劲。

    我和顾里转身下楼之前,被她叫住了。

    “……你如果不和简溪分手……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那一瞬间,顾里被彻底地激怒了。

    虽然事后,顾里非常后悔当时的那些“你跳啊你!你等个屁啊”、“你死了林萧又不会哭,甚至简溪都不会哭”、“我是女人我真为你羞耻,你怎么不去死啊”之类的话。但是当时,我和顾里都觉得她实在是太失败了。特别是顾里,她实在不能忍受一个人的人生竟然因为感情这样的事情而跳楼自杀。对她来说,这是一笔非常冒险并且绝对毫无收益的愚蠢投资决策。

    当我们撂下狠话,丢下全身颤抖的她走下天台的时候,我们并没有预料到她会真的跳下去。所以,当顾里和我刚刚在楼梯上碰见来学校找我们的Neil,还没来得及回答他的“你们去天台干吗啊”的问题时,就看见一团模糊的影子从Neil身后的走廊外坠落下去。然后就是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沉闷声响,以及刺破耳膜的女生的尖叫。

    我的大脑在那一瞬间突然空白了,三秒钟之后,我像个木头人一样被同样脸色发白的顾里迅速地拖到走廊上,被她强行按着脑袋,探出身子往楼下看。“林萧,不要动,不要说话,装作和周围所有人同样吃惊的样子趴在这里看,我们和周围的人一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听明白了没?”

    我转动着僵硬的头,看着顾里苍白得像是鬼一样的脸,想点点头,却完全做不了动作。我眼睛里只有那摊触目惊心的血,还有一团我不敢去想是什么的灰白色的东西,我的大脑甚至自动忽略了血泊上趴在那里的人。

    当救护车的声音消失在学校外面的时候,我和顾里在放学后空无一人的教室里,缩在座位上靠着墙壁。

    Neil坐在我们面前,他很惊恐。隔了很久,他碰了碰顾里,“姐,你和林萧做了什么?”

    那个傍晚的顾里,没有回答Neil的问题。她始终抱着腿坐在椅子上。

    直到巨大的黑暗把整个教室笼罩。

    我们三个在寂静的黑暗里,慢慢地开始发抖起来。

    那个跳楼的女的,就是林汀。

    而现在,顾里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查到了简溪学校的那个女的,是林汀的孪生妹妹,叫做林泉。

    而这一场闹剧,在隔了多年之后,再一次爆发了。

    它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戏剧化。“孪生妹妹出卖肉体为姐复仇”、“当年情敌借尸还魂寻觅仇家”,我们的生活可以变成这样的标题,出现在《知音》杂志的封面上。

    所以,了解到这一切之后,我们三个人显然都松了一口气,于是懒洋洋地坐在图书馆下面的咖啡馆里喝咖啡。对于顾里而言,林泉的存在完全不是问题,她并不害怕第三者,相反,她觉得那是一种对爱情的挑战,并且,她清楚地知道自己会赢得每一次战争的胜利,把鲜红的胜利旗帜插在对方倒下的尸体上。她害怕的仅仅是鬼,仅仅是“操,老娘还以为当年她跳楼死了现在来找我”。

    但是,放下心中的巨石之后,我内心却隐隐地觉得不安。我并不能准确地说出哪里不对,这也不是第一次遇见有人和我竞争简溪,相反,我见得太多了。和顾里一样,我到目前为止,都是常胜将军。但是,却有一种隐约的直觉,让我觉得像是光脚走在一片长满水草的浅水湖泊里,不知道哪一步,就会突然沉进深水潭里去,被冷水灌进喉咙,被水草缠住脚腕,拉向黑暗的水底。

    这样的直觉,就是所有蹩脚的爱情剧里所称呼的“爱情第六感”。

    我在长椅上大概坐了一个小时,像个坐在庄园里的老妇人一样度过这样安静的午间时光。陆陆续续地,周围的学生开始多起来,他们下课走出教学楼,前往食堂或者其他更高级一点的餐厅吃饭。

    我摸出手机,约好了南湘和顾源,出于人道主义,又叫上了唐宛如。

    我到达餐厅三楼的包间时(顾源死活不肯在挤满人的餐厅一楼吃饭,他说他不想在吃饭的时候,周围有一群人围着他,发出巨大的喝汤的声音),顾源已经到了。他穿着一件HugoBoss的窄身棉T恤,下面是一条灰色的短裤,露出修长而又肌肉紧实的腿,正在翻菜单。我看着他们男生浓密的腿毛觉得真是羞涩,脑海里又翻涌出之前趴在简溪大腿上的场景,如果没有唐宛如最后那声惊世骇俗的尖叫的话,那真是一个perfectmoment。我甚至觉得如果没有唐宛如的打扰,我很可能就迈出了人生最重要的一步,从此告别顾里口中那个极其不文雅的称号,“雏妹”,这听上去像是参加残奥会的运动员,我对此极不乐意。

    我和顾源打好招呼,刚坐下来两分钟,南湘就提着巨大的画箱,抱着两个颜料板冲了进来,她像是虚脱一样瘫倒在桌子上,拿起杯子猛喝了一口。顾源抬起头,刚要张口,南湘就伸出手制止了他:“你给我闭嘴。我知道你除了‘油漆工’之外还有很多可以羞辱我的词汇,但是,你给我闭嘴!”南湘知道,在毒舌方面,顾源和顾里是一个级别的。

    顾源耸了耸肩膀,无所谓地低下头去,继续研究手上的菜单。

    我冲着南湘抬了抬眉毛,她冲我神秘地点了点头。我们都心领神会地笑了。

    以我和她多年的默契,她当然可以从我简单的抬眉毛动作中解读出“你约好顾里了么”这样的讯息。

    同样,我也绝对可以凭借她轻轻的点头而知道“放心,我搞定了”。

    我和南湘期待着顾里的到来。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