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Chapter 07.3

更新时间:2011/10/11

    我一整个下午都心绪不宁。也许是南湘的事情影响了我,我长时间地沉浸在一种对爱情的巨大失望里。整整一个下午,我都趴在教室的课桌上,把脸贴着桌面,噼里啪啦地发着短信。简溪的短信一条一条地冲进我的手机,我也不知道自己说了多少,反正到最后不得不把收件箱清空一次,信息多到满。

    快要下课的时候,我发消息给简溪:“我下课了。回寝室再给你发吧。”

    我直起身子收拾书包,手机响起来,是简溪的短信。

    “你终于下课了,我在外面脚都快站麻了。”

    我猛地回过头去,然后看见了站在窗外,戴着一顶白色的薄毛线帽子,对我招手微笑的简溪。

    他的脸被窗外的阳光照得一片金黄色,像油画里那些年轻的贵族一样好看。他把白衬衣的袖子卷了起来,露出修长的小臂,显得特别干净利落,iPod耳机线软软地搭在他的胸口上。

    我看着这样在窗外等候了我一个下午的、和我发消息的简溪,突然忍不住大哭起来。

    我承认我把简溪吓住了。他匆忙地从教室后门跑进来,也没管刚刚下课的学生和老师都没离开教室。他走到我的桌子面前,轻轻一跳,坐到桌子上,伸出手捏了捏我的脸,问我:“林同学,你怎么啦?”

    我说:“林同学心情持续低落,需要温暖。”

    简溪拍了拍胸口,说:“我简神医行走江湖多年,包治百病……”

    我看着他滑稽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他也跟着我笑,呵呵的,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齿,像在播放高露洁的广告一样。

    我前面的几个女生一直在回头,窃窃私语地议论着他。

    我也已经习惯了。从初中到高中一直到大学,他就像一块大磁铁一样一直吸引着各种妖蛾子往他身上扑。我曾经非常吃醋地说不知道他身上有什么味道,值得她们这样前仆后继的。简溪低头想了想,认真地回答说:“我觉得是男性荷尔蒙的味道。我看书上说,那类似一种薄荷的香味,可以吸引异性。”

    我开始收拾我的书和笔记本,简溪突然把他的提包拿过来,“给你看个东西。”然后掏出一个八音盒。

    “你从我寝室偷的啊?”

    “林萧你真是什么嘴里吐不出什么啊。我刚路过你们学校门口的那个小店看见的。你寝室床头不是放着一个一样的么。我就想,我也买一个,放我的床头。”他笑呵呵地拧着发条,过了会儿,“叮叮咚咚”的钢琴声就传了出来。

    我望着他安静而美好的侧脸,再也忍不住了。我趴到他的大腿上,又开始嗡嗡地哭。八音盒里的悠扬的音乐让我觉得自己像是浪漫爱情电影里的女主角。他拍拍我的头,说:“你还真会挑地方啊,你这哭完别人肯定觉得我撒尿滴到裤子上了。”

    我猛地直起身子,结果撞到了简溪的下巴,他龇牙咧嘴地怪叫。他揉着下巴对我说:“林萧,我发现你最近对我这个地方很感兴趣啊。”他斜着嘴

    角,有点得意,看上去就像老套八点档电视剧里的调戏良家妇女的公子哥。“屁!”我轻蔑地回答。“没事呀,我给你看,不收你钱。”简溪摊开手,把两条长腿伸开,很大方的样

    子。我有点没忍住,往他牛仔裤的拉链那个地方瞄了一下。瞄完之后我就有点后悔,因为抬起头就看见简溪“啧啧啧啧”一副“林萧原来你也有今天”的样子。我竭尽毕生力气,对他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尽管翻完之后觉得有点头晕。

    我和简溪从学校走出来,朝学校宿舍区马路对面的新开的商业广场走去。简溪还是像在冬天时一样,把我的手握着,插到他的牛仔裤口袋里。不过放进去了

    之后他认真地对我说:“林萧,警告你,大街上不准乱摸。”我用力地在他的口袋里朝他大腿上掐了下去。他痛得大叫一声。但他的那一声“啊”实在是太过微妙,介于痛苦和享受中间,很难让人分辨,并且

    很容易让人遐想。我周围的几个女生回过头来,正好看见他弯着腰用一种难以形容的表

    情皱着眉毛“啊”着……而我的手正插在他前面的牛仔裤口袋里……我有种直接冲到马路中间躺下来两腿一蹬的感觉。简溪把帽子往下死命地拉,想要遮住他的脸。

    我们在广场里挑了一家新开的全聚德烤鸭店。

    整个吃饭的过程里,我都在对简溪讲述南湘和席城的事情。途中简溪一边听我讲述,一边不断地用薄饼卷好烤鸭肉片,塞进我的嘴里。我想可能是他怕我饿着,或者是实在受不了我的婆妈想要用食物制止我。我觉得两者都有。

    讲到动情处,我忍不住又微微红了眼睛。我问简溪:“如果哪天真把你惹毛了,你会动手打我吗?”

    简溪听了一脸鄙视地看着我:“得了吧,去年你和顾里在我生日的时候用蜡烛把我的头发烧了,我当时没给你好脸色看,你一个星期没有理我。我要是敢打你,指不定你和顾里怎么对付我,按你和顾里的手段,我能留个全尸就算家里祖坟埋进龙脉里了。我就是天生被你欺负的命,”顿了顿,他低下头笑了笑,像是自言自语地说,“不过也挺好。”

    我听了别提多感动了,站起来朝他探过身子,抱着他的脸在他嘴上重重地亲了一下。亲完后,我擦擦嘴,说:“鸭子的味道。”

    简溪也探过身子来亲我,亲完后,他说:“鸡的味道。”

    我抬起腿用力地在桌子下面朝他踢过去,结果踢到了桌子腿,痛得我龇牙咧嘴的。

    吃完饭简溪说去看电影。我一想明天早上反正也没有课,就去了。他排队买票的时候,我给南湘和顾里都发了信息,结果谁都没有回我。

    电影是《功夫之王》,李连杰和成龙的对打让我提心吊胆。里面的李冰冰真是太帅了,我从小就崇拜白发魔女。有好几次惊险的时刻,我都忍不住抬起手抚住自己的胸口,但是立刻就觉得自己太像唐宛如,于是赶紧把手放下来。

    中途简溪的电话响了好多次,他拿出来看了看屏幕,就挂断了。连续好多次之后,他就关了机。我问他是否要紧,要不要去外面打。他摇摇头,说没事,学校排球队的,烦。

    看完电影出来,我去上厕所,简溪在路边的长椅上等我。

    我回来的时候,看见他在低着头发短信,好像写了很多字的样子。我站在远处看了一会儿,刚要叫他,就看见他把手机再次关机了,然后放进口袋里。

    我朝他走过去。

    我们一路散步回宿舍,在宿舍楼下拥抱了一会儿才分开。

    他搂着我的肩膀,说:“周末你来我家吃饭吧。好久没一起过周末了。”

    我刚点头,突然想起周末公司有一个重要的SHOW,于是猛摇头:“这周末我不能请假,下周末吧。”

    简溪低低地叹了口气,把挎包往肩上一挂,说:“好吧,那我先走了。”

    昏黄的路灯下,简溪的身影看上去有点孤单。长长的道路上只有他一个人。

    他的影子被拉得又瘦又长。

    我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忍住没有叫他的名字。

    中间他回过头看了我两三次,我对他笑着挥挥手,反正隔了很远,他看不见我在哭。他也对我挥挥手,夜色里他温柔的声音从远方传来,“你快上楼吧。”

    我回到房间,客厅漆黑一片,我小声地推开自己房间的门。没有灯,窗外的灯光漏进来,隐约可以看见南湘躺在床上。她听见我的声音坐了起来。“你回来啦。”她的嗓子哑哑的。

    我转身去客厅倒了一杯热水,回来在她身边坐下,把热水递给她。

    她轻轻地靠着我的肩膀,长头发垂在我的大腿上。我伸出手在她脸上擦了擦,湿漉漉的温热。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