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Chapter 05.4

更新时间:2011/10/11

    我哭了一会儿就把电话挂了。

    我得赶紧把咖啡送上去。虽然我没有Kitty能干,但是至少买咖啡的工作我还是可以的。我走到会议室的门口,Kitty已经站在门口等我了。她看到我明显是哭过的红红的眼睛,没说什么,指了指我手上的咖啡,问:“我不得不提醒你,宫洺那杯咖啡有多加两包糖进去么?”

    “啊!”我手一抖,差点把咖啡全部掉下去。她像是早就料到一样,镇定地走到她的工作台,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两包星巴克的糖包,撕开后迅速地放了进去。然后接过我手上其他的咖啡,对我摇了摇头,推开会议室的门,轻轻地把咖啡放在会议桌上。

    我看见Kitty安静地坐在宫洺旁边,她低着头迅速地记着笔记,偶尔在宫洺转头向她询问的时候,低声地提醒着他。其中一个外国人发言的时候,她也用一口流利的英文回答着对方。

    我站在边上,不知道应该坐过去,还是应该退出去。

    而这个时候宫洺抬起头看见了站在玻璃门外的我,他用苍白而英俊的脸看了我一会儿,然后没有任何感情地对我挥了挥手。

    掌心向他,手背冲我,然后朝外轻轻地挥了两下。

    我转身走出了会议室。

    我其实情愿宫洺对我发火,而不是对我做出这样的手势。我甚至觉得他像是隔着空气对我挥了两个耳光般的难受。

    我坐回自己的位子上,趴在电脑键盘上哭,眼泪流了一些进键盘缝隙里。

    哭了一会儿我打开电脑,在启动的时候,我看见了留在我桌面上的一个资料文件夹。上面写着“林萧收”,标题是“会议相关资料备忘”,落款是Kitty。

    我翻开来,里面是所有相关的讯息,包括纸张。

    “如果对方问起具体的纸张,就告诉他们是和他们曾经与《VOGUE》杂志合作过的2007年12月的春装广告折页同样的纸张。”

    “但是克数增加到了140克。”

    “保险起见,你可以问制版部门要一些打印好的样张,装订出一个册子来。”

    而这个时候,我电脑屏幕上MSN自动登录完成了,对话框跳出来,是Kitty给我的留言:“林萧,桌子上我给你放了备忘的文件。你记得看。”

    我呆坐在电脑桌前,脸上是无法褪去的灼热的耻辱感。

    差不多12点的时候,他们结束了会议。我看见Chanel公司的人带着满意的微笑离开了。

    宫洺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继续忙他的事情。

    Kitty走到我的面前,看了看我,说:“我不是来安慰你的。我觉得今天是你自找的。”

    我点点头。我心里也这么认为。

    “不过,我也想和你说,我在你这个位置的时候,我刚进公司犯的错误,比你多多了。我那个时候每天都在哭。”

    我抬起头,有点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在我印象里无所不能的女超人一样的Kitty。她冲我挤了挤眼。

    她转身走之前说:“剩下的就交给你啦。我还得赶回我爸爸的生日宴会去呢,今天他六十大寿。”

    我目瞪口呆地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内心涌动起很多很多的感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我们永远都在崇拜着那些闪闪发亮的人。

    我们永远觉得他们像是神祇一样的存在。

    他们用强大而无可抗拒的魅力和力量征服着世界。

    比如现在正在打电话的宫洺,比如刚刚离开的Kitty。

    但是我们永远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样的代价,去换来了闪亮的人生。

    我所看见的宫洺,被Prada和Dior装点得发亮,被宝马车每天接送着,一双脚几乎不沾染地面的尘埃。他的鞋底有时候比我们的鞋面还要干净。他挥霍着物质,享受着人生,用别人一个月的工资买一个杯子。他对别人冷漠,他不近人情。他看不起很多的东西,他把别人轻蔑地踩在脚下。

    我所看见的Kitty,沉迷在美丽的衣服和奢侈的鞋子里,追求庸俗的外在美貌,阿谀奉承机关算尽,拼命想要升职。

    我所看见的顾里,挥霍着她父亲的财富,尖酸刻薄地嘲讽着其他外表庸俗的男生,用尽手段只为了买一个限量的名牌奢侈品,买到之后用不了一个月,就丢弃在家里。

    但我没有看见的他们的部分,却在黑夜里闪闪发亮。

    当我沉睡在被窝里的时候,当我为爱情心花怒放的时候,当我无聊地躺在沙发上看电视里的肥皂剧的时候,他们喝光了新的一杯咖啡,揉揉眼睛,继续新的事情。他们握着手机在沙发上稍微闭眼休息一个小时。

    哪怕是顾里,也用和我同样的时间,完成着两个学科专业的学士学位。对金融市场的敏锐直觉和对财经的专业分析,都可以让她在一毕业的同时就跻身准高层的行列。

    旋转着的,五彩缤纷的物质世界。

    等价交换的,最残酷也最公平的寒冷人间。

    宫洺在MSN上告诉我他要出去了,让司机在楼下接他。

    我赶紧打了电话。

    之后他对我说,你也可以下班了。

    我提着自己的包,非常沮丧地走出公司。走出大堂的时候,我看见站在公司门口的简溪。他斜挎着一个Disel的包站在路边,跟所有青春蓬勃的男生一样好看。我望向他,眼里充满了泪水。他冲我眨了眨眼睛,温暖的笑容在眼泪里折射出光彩

    来,像是一个小小的太阳。我走向他,他把我手里的包接过去,然后伸手把我揽进怀抱里。他用脸颊轻轻地贴着我的耳朵摩擦着,安慰我说:“别沮丧了。我陪你回家。”我点点头,然后又听见他问我:“那个就是你的变态上司?”我赶紧脱开他的怀抱,回过头去,宫洺站在路边上,正看着我。身后,那辆宝马车

    正缓慢地朝他开过来。

    他的那身Gucci西装让他显得更修长,他手上那个提包我曾经看见过,摆在LV橱窗的新款非卖品柜台里,他面无表情地看向我,也没有说话。像是一个正站在街边等待被镜头捕捉的外国模特。冷漠的神情和像是黑夜般漆黑的头发将他装点得像一个精致的机器假人。我回过头偷偷看了看简溪,他也在用同样一张冷漠而微微带有敌意的脸庞望着宫洺。

    他们对峙的时候,我感觉到简溪的身体渐渐僵硬起来。

    司机下车伸手恭敬地帮宫洺拉开车门,宫洺转身坐进了后座。

    窗户玻璃缓慢地摇上去,宫洺那张完美的侧脸消失在玻璃的倒影背后。

    简溪揽过我,低沉着声音说:“走吧,回去了。”

    淮海路上迅速奔流着高级黑色轿车,街边巨大的法国梧桐把阳光过滤后投影下来。干净得一尘不染的奢侈品橱窗里,模特展示着下一季的流行。他们和宫洺一样,有着阴郁而邪气的五官,却也英俊逼人。

    很多年轻的女孩子化着精致的妆容,一边踩着高跟鞋飞快赶路一边用英文讲电话,转身消失在淮海路沿路的高档写字楼里。还有更多年轻的女孩子,她们素面朝天,踩着球鞋,穿着青春可爱的衣服挽着身边

    染着金黄头发的年轻男生幸福地微笑着。我是这些女孩子中间的一个。我们像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流,交错旋转着,从世界的南北两极而来,汇聚在上海

    的空气里。青春的炽热,和强力的寒流。

    而在大学与世无争、像是伊甸园一样的环境里,唐宛如怀着如同初恋一样的心情,

    反复地看着自己包里做好的便当。她在等待男队训练结束。当卫海换好衣服,穿着一身帅气的休闲服走出体育馆的时候,她快步地走了上去,

    甚至为他穿上了难得的裙子。她从包里拿出便当盒,告诉他里面是她做的饭团,很好吃的。卫海有些惊讶,随即开心地笑了。有些不好意思,但也有些高兴。他摸了摸头,

    说:“谢谢你啦,正好要去图书馆,来不及吃饭了。”他摸摸肚子,像是饿了的样子。她目送他拿着她的便当盒离开,心里像是盛满了一碗温热的蜂蜜水。卫海走了两步,回过头来微笑着,依然是那个露出整齐洁白牙齿的微笑,他说:

    “我可以给我女朋友吃吗,她特别喜欢吃饭团呢。”唐宛如愣了一愣,像是还没有反应过来一般,茫然地点了点头,说:“哦,好

    啊。”卫海笑了笑,朝图书馆跑去了。绿树掩映下,这个奔跑的挺拔的背影,曾经无数次地出现在唐宛如的梦境里。

    唐宛如呆呆地站在那里,几分钟前还沉浸在美好而甜蜜的喜悦中,而几分钟后,她却像是被拔掉电线的电视机一样,没了声音。过了很久,她终于哭了起来,眼泪弄花了她早上花一个小时化好的妆。

    而校园的另外一边,顾里一个人在寝室里,站在客厅里动也不动。因为刚刚宿舍的阿姨说有人给了她一个包裹。她下楼取上来一个很大的纸箱。打开,里面都是她曾经给顾源的礼物。有D&G的限量球鞋,一个范志毅亲笔签名的足球,一件Kenzo的毛衣,一个和自己

    现在正在用的笔记本一样的Moleskine,一副LV的手套,一条LV的围巾。她站在敞开的纸箱前,然后慢慢蹲了下来,把头埋进膝盖里。

    回到家之后,我就去浴室洗澡了。我觉得像是整整工作了二十四小时一样疲惫。

    简溪和我爸妈都很熟悉,他们在客厅里聊天。在我放水找衣服的时候,简溪帮妈妈削好了一个苹果。他回过头来眯着眼睛微笑着问我,“林萧你要吃吗,我帮你削一个。”

    我摆摆手,无力地走进浴室。

    我把花洒开得很大,呆呆地站在莲蓬头下,任水从头发上流到脸上。

    其实我有很多眼泪没有流,现在要把它们一起排出眼眶。

    过了一会儿,我听见简溪在门外叫我,他说:“林萧我先回家啦。”我问他:“怎么急着走呢,不是说好了等下陪我吗?我马上就洗好了。”他笑笑说:“妈妈还在家等我吃饭呢。要不是你在电话里哭了,我才不出来找你

    呢。”我冲他说:“嗯,好吧。”然后我听见他对我爸妈说再见。

    而我所并不知道的事情是,他躺在我房间的床上,看见我的包敞开着,里面乱七八糟的各种文件和化妆品,他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帮我整理起来,直到看见那个宫洺送我的钻石戒指。

    那颗钻石发出的光芒像是在他眼里撒下的一把针。

    他什么都没说,默默地把戒指塞回我的包包。

    然后他就走到浴室门前,温柔地和我说话。

    我在热水下,眼泪顺着脖子、肩膀然后流到脚底。门外是简溪离开时的关门声,他的动作总是那么温柔。关门声很轻,像一声短促的叹息。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