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Chapter 03.3

更新时间:2011/10/11

    我和南湘坐在唐宛如看中的那张床垫边上的另一张床垫上,我在帮南湘调整她的内衣带子。刚刚扣子不知道怎么被弄开了。我们并没有太介意,只是周围有几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孩子,看见两个清秀佳人坐在床上,一个从另一个衣服背后伸进手摸来摸去,而被摸的那个低着头不说话,偶尔转过来和背后的那个低声细语……我清楚地看见他们几个没出息地烧红了脸,这种时候他们肯定是满脑子豆腐渣一样的画面。

    于是我也兴致勃勃起来,表演欲望被刺激了出来,我轻轻地在南湘耳边吹了口气,然后咬了一口。果然,那几个男生的胸腔明显大了一圈,那一口用力的深呼吸差不多把周围的氧气都抽光了。目光的角落里,唐宛如仍然像是缺氧般昏死在床垫上。

    南湘像是被火烧到尾巴的猫一样迅速地跳起来,跑到另一边顾里坐着的床上去,在她耳边低声细语,然后我就看到顾里用一种看苍蝇的鄙视目光反复打量我。

    但是,我也是近墨者黑。因为简溪和顾源,就经常玩这样的游戏来刺激我和顾里。从高中开始到现在的大学,他们总是无时无刻不在挑战我们的视觉底线。最常玩的一个把戏就是顾源从简溪背后伸手环抱住他的腰,把下巴搁在简溪的肩膀上,低沉着声音说“好累啊”,然后简溪也会非常配合地回过头去,靠近他说:“要睡会儿吗?”

    而每次他们两个,都会看着我和顾里面红耳赤头发倒竖,露出胜利的奸笑。在这种刺激下,那个时候,我们的高中校园里,女生的精神普遍都不太正常。往往看见他们两个的时候,就脚软者有之,呼吸急促者有之,休克者也有之。那个时候,她们的脑子里,肯定也都是豆腐渣一样的画面。

    我死皮赖脸地挤到对面顾里、南湘的那张床上去,挽紧南湘的胳膊,她们两个不停地推开我,像是在推开一个男人(或者如果真的是一个男人,她们也就不推开了……)。就在我们由两个清秀佳人彼此摸来摸去演变成一个女人对另外两个女人疯狂下手的场面之后,唐宛如幽幽地醒转过来,用一副像是刚刚被按摩完毕的欲仙欲死的表情,对我们说:“我决定了,就是这个床,太舒服了,我就从来……”

    但是她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目光突然直直地射了出去,然后迅速地换上了寒光四射的表情。我们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发现她的焦距落在刚刚看着我们面红耳赤的几个男生身上。我正在疑惑她为何如此愤怒的时候,突然觉得那群人中有一张非常熟悉的脸。我刚刚想提醒南湘赶快走,结果话还没有出口,耳朵就被唐宛如震聋了——

    “卫海!你跟来这里干什么!”

    “你不要以为我现在躺在床上,你就能怎么样!”

    “你还嫌看我的奶看得不够多?!”

    我和南湘已经打算拎着包走了,但是唐宛如话锋一转,指着正在猫腰溜走的我和南湘说:“我的好姐妹们都在这里!你敢怎么样!”

    我和南湘尴尬地停在半路上,伸出去的腿收不回来,僵硬在途中。

    倒是顾里非常地冷静,她对周围目瞪口呆、下巴都快掉到地面上的围观群众,微笑着点头,说:“我们在拍电视剧呢,你们不要出声。”

    上次在食堂,我和南湘已经快要把脸埋进杯子里了。那么这次——在宜家的床垫展示区域,唐宛如卧在床上,在周围人群的观望下,非常豁出去地使用着“我的奶”这样的词语——我和南湘差不多想要抓着对方的头发,把彼此扔出窗外去。

    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卫海终于受不了了,面红耳赤地把我们拉到安全通道的楼梯间里,吞吐地想要说什么。还没开口,唐宛如两腿分开,像扎稳了马步一样自信地说:“你以为把我们拖来这里,就能占什么便宜吗?”

    卫海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我和南湘贴着墙,感觉很虚弱。

    只有顾里站在唐宛如身后,用温暖的眼神、轻松的语气安慰卫海:“不用理她。”“我姐妹儿叫我不用理你!你还是快走吧!”唐宛如气势逼人。

    我和南湘快要死了……

    卫海的脸像是被人用钢丝勒住了脖子,充血成了一颗番茄。他像是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咬牙切齿地说:“你们到底要怎样才可以不再提这个事情?我……我大不了也脱了让你们看回来!”他的眼神像是董存瑞一样视死如归。

    我和南湘同时从墙壁上挺拔起来,连着顾里,三个人异口同声:“那就这么办!”

    这一个圣诞节,唐宛如终于遇见了她生命里久违了的惊喜。连同我们三个,一起享受了这个福利。

    走出宜家的时候,我和南湘依然都还在讨论着卫海宽阔的肩膀和胸膛、修长的腿,还有运动员男生特有的结实肌肉,以及那张视死如归的通红的脸。

    当然还有很多重点的部位,我们准备回到寝室再继续讨论。

    在那天之后,我们在校园里不再害怕遇见卫海,反而每天都热烈地期待着与他相逢。说实话,从那天之后,每次遇见卫海,他穿着什么衣服就不太重要了。对我们来说,他已经变成了一具行走着的大卫雕塑。

    但是,在福利生活之外,我还有另外需要面对的煎熬,那就是每周末都会面临的工作时段。

    其实并不仅仅是在周末,就连周一到周五,我也能从凯蒂不断变幻着的MSN签名档上感受到同样烈火燎原的气息。

    礼拜一:谁能告诉我去哪儿弄关于纸浆的配方?

    礼拜二:……我一定要从那家正在装修的餐厅里买出一份午饭来!

    礼拜三:卫星导航关我什么事?我中文系毕业的!

    礼拜四:……索性一了百了……我上哪儿去弄余秋雨的手写体……

    礼拜五:两腿一蹬……

    ……

    我在快要接近周六的时候,总是觉得胸闷气喘,感觉像是不久于人间一样。

    以前每次翻阅时尚杂志,看见那些面容苍白、表情冷峻的模特的时候,总是抑制不了内心对他们的迷恋,但是现在偶尔经过商店看见橱窗里那些矜贵而冷漠的男模特,我的内心都像是突然闪过一道闪电般照亮了整个天灵盖。

    渐渐地,我也越来越了解宫洺。

    我习惯了他严重的洁癖——

    他每次叫我送去干洗的衣服,在我看来,和刚从晾衣架上收下来的衣服没有任何的区别,甚至干净得多。

    他甚至在办公室里铺满了整整一地的白色长毛地毯,他长年就这样赤脚在上面走来走去。我第一次进他办公室的时候,尴尬地站在门口,犹豫了很久正准备脱鞋,结果被他冷冰冰的眼睛扫了一眼:“你要干什么?”他的洁癖让他宁愿别人穿着鞋子踩进来,也不愿意别人脱了鞋子走进来(他觉得最脏的就是人)。

    阿姨需要每天一大早,在他还没有来公司之前把整个地毯用强力的吸尘器清扫一遍,并且一个月会做一次地毯的杀菌处理。

    我也渐渐习惯了他刻薄的语气——

    “林萧你陪我一起去和艺林模特的总监吃饭。”

    “我穿成这样,不太适合去高级的餐厅吧……”

    “那也不代表因为你穿成这样,我们就需要去大娘水饺吃饭。”

    “……”

    我也习惯了他对于各种杯子的疯狂迷恋——

    在他的办公室里,有一整套用来喝各种东西的杯子。喝咖啡的、喝水果茶的、喝中国茶的、喝纯净水的、喝可乐的、喝果汁的、喝蛋白粉的……我本来以为他已经几乎把家里的杯子都带来了公司,但是我错了。在一次需要送紧急文件去他公寓的时候,我发现他家里有另外一整套一模一样的杯子。

    还有他各种匪夷所思的生活习惯——

    他保持着足够把自己塞进所有Dior衣服的清瘦身形,却每天都会让我帮他冲一杯蛋白粉。而对于蛋白粉这种可以加快雕塑出完美肌肉轮廓的东西,唐宛如视作宇宙第一敌人。

    他对鱼的厌恶已经上升到了讨厌看《海底总动员》的地步。

    他使用了钥匙之后,就会反反复复地洗十次手。

    我尽量小心翼翼地存活着,并且以女特务的素质完成着他交代下来的各种要求。比如三分钟以前他告诉我需要订一家上海现在热门到极致的餐厅的座位,当我刚刚打电话给那家餐厅,餐厅告诉我他们不接受订位的时候,我已经收到了他的短信:“我在去的路上了,告诉我订好的位置。”——不过,这简直是小菜一碟。

    这两三周上班的时间里,我都保持着完美的记录。

    唯一一次搞砸,就是上周的事情。

    上周我手痛,本来想请假,已经打电话叫凯蒂帮忙上班了,她也欣然答应。但是我总是怕出什么问题,于是还是决定周末坚持上班。

    结果,当我一不小心伸出疼痛未消的那只手去拿杯子给他倒水的时候,杯子顺利地从柜子上掉下来,砸到了下面的大理石台面上。

    碎了。

    我站在原地脑子嗡嗡响。“他会派凯蒂谋杀我吗?我是不是应该报警?”

    但是宫洺只是在我身后抬起他那张百年不变的精雕细琢如同假面一样的脸,冷漠地说了句“买一个给我”,然后就低下头去继续看他面前的资料了。过了会儿又轻轻地说了一串我完全听不懂的英文,或者意大利文,或者法文,谁知道。但我知道那是这个杯子的品牌。

    在我拍下了那个杯子残缺的样子,并且告诉了凯蒂那个杯子平时摆放的位置,并且在电话里鹦鹉学舌地模拟了那个品牌的奇妙发音之后,凯蒂终于帮我搞清楚了在哪里可以买到这个杯子。

    “恒隆四楼。”

    凯蒂在MSN上冷静地打过来一行字。

    我的心也像是那个杯子一样,碎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