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Chapter 01.2

更新时间:2011/10/11

    从公车上下来后南湘慢悠悠地朝学校走,沿路是很多新鲜而亢奋的面孔。每一年开学的时候,都会有无数的新生带着激动与惶恐的心情走进这所在全中国以建筑前卫奢华同时百分之九十五都是上海本地学生而闻名的大学。很难有人相信,一个大学可以凭借自己的教学楼和图书馆,就能够和金茂、东方明珠等建筑抗衡,成为上海的十大建筑。

    走在自己前面的几个女生刚刚从出租车上下来,说实话,学校的位置并不在市中心,如果不是刚巧住在附近的话,那么出租车费一定会超过三位数,以此来判断的话,她们的家境应该都挺富裕。

    几个女生都是典型的上海小姑娘的入时打扮,化着精致的妆,偶尔侧过头和身边的伙伴讲话的时候,南湘可以清晰地看见她们眼睛上被刷到两厘米长的根根分明的睫毛,像两把刷子一样上下起伏。

    其中的一个女生突然用林志玲的声音高声朗诵起来:“啊!这些教学楼好高大哦!而且都是白色的大理石!感觉好像宫殿一样哦!我感觉自己像个公主!”

    南湘胃里突然涌起一阵酸水,于是喉咙里响亮地发出了一阵干呕的声音。这个声音刚好接在那句停下来的“我感觉自己像个公主”后面,于是一时间两边都有点尴尬。南湘冲她摊了摊手,“当然,我不是针对你。”而显然对方并不能接受这个解释,南湘想了想,又诚恳地补充了一句“我怀孕了”。

    对方立刻接受了这个解释,迅速在脸上浮出了一副非常值得寻味的表情,并且发出了一声缠风卷柳的“啊~”。

    晚饭的时候,南湘对我转述这个插曲,她使用的openning是“林萧,你完全不知道今年我们学校收进了一群什么妖兽”。

    我一直很佩服南湘的艺术才华,比如她可以推陈出新地在众多类似“妖精”、“妖孽”、“妖怪”、“怪物”的词语里,准确地选择出“妖兽”这样一个传神的词语来。

    而这个事件的结尾以“公主”被美术学院门口停的几十辆名贵私家车深深刺痛作为ending。南湘说:“在她看见无数宝马、奔驰、凯迪拉克甚至劳斯莱斯的标志时,她终于醒悟了打车来上课的自己其实不是公主,而是女仆。”末了又补充了一句,“当然,我这样坐公车的自然是女奴。”

    南湘这样说的时候,其实我内心并不好过。南湘是这样一个才华出众的人,每一年无论学校还是全国的美术大赛,她都可以拿到非常耀眼的名次。只是她的家庭太过普通,而谁都知道美术学院这样的地方,就像是一座专门为钞票修建的焚尸炉,每一年都有无数的家长用车运来成捆成捆的钞票,然后推进熊熊的火焰里,整个学院上空都是这样红色的火舌和乌烟瘴气的尘埃。每年的奖学金对于这样的火场来说,只是杯水车薪而已。一杯水洒进去,“滋滋滋”地瞬间就化成白汽。

    不过南湘并不是太在乎这些。

    而在开学的第一天,想要干呕的并不只有南湘一个人。

    唐宛如带着满身怨气从商场回到学校之后,就马不停蹄地训练去了。现在,她已经围着室内体育馆跑了二十九圈,每次训练结束之后的体能训练,雷打不动的三十圈限时跑。每次望着跑在自己前面的那些肌肉壮硕的女人,唐宛如的内心就有一种“不如归去”的无力感。挥洒的汗水、跳动的肌肉、粗壮的喘息声……可是这些放在“女人”这个字眼上合适吗?

    做一个优秀的羽毛球选手并不是唐宛如的梦想(成为林志玲才是她的梦想……实在不行的话,徐若瑄也OK),却是她父亲的梦想。而此刻她父亲正站在体育馆边上计算着每一个队员跑步的时间。拥有一个体育教练父亲,对唐宛如来说,是一场从童年起就无穷无尽的噩梦。

    她四岁的时候,父亲第一次带她去游泳馆,准备教她游泳,正好碰见自己的同事,一个游泳教练在训练自己六岁的儿子。同事得意的谈论深深地刺激了她的父亲,于是父亲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我女儿也早就会游泳了”之后,就闪电般地伸出手把她朝游泳池里一推。于是唐宛如在四岁的时候,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情,就如同一颗铅球一样表情呆滞地沉进了池里。

    有时候唐宛如对着镜子脱衣服的时候,也会在把手举过头顶的瞬间看见自己背上发达的肌肉,那一个瞬间,她眼里都是心酸的泪水,但是她也会在瞬间被自己坚强的乐观主义精神所挽救:“哇噻,我眼里充满了泪水,看上去就像是琼瑶电视剧里那些娇弱的女主角!”

    她也会经常在学校教室里纯净水喝光了的时候,被大家理所当然地求助:“宛如,扛一下那桶水啦,换上去。”

    “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有一种涅槃的感觉。”唐宛如曾经这样对着我们表达她的情绪。但是从我们脸上的复杂表情,她迅速地知道肯定某一个词语出了问题,“难道涅槃不是形容非常绝望的心情吗?”

    “哦,事实上,涅槃是形容一种柔然的质地。”顾里面无表情地说。

    “真的假的……”唐宛如若有所思,“我多想我的身体变得涅槃!”

    南湘和我都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唐宛如后来寻找到了安慰自己的有力证据,在郑重其事地邀请我们去她家一同欣赏了麦当娜的演唱会之后,她把画面定格在麦当娜表演瑜伽动作的画面上。她拿着饮料吸管,像教鞭一样指着麦当娜手臂上发达的肌肉眉飞色舞地说:“你看,就算是有肌肉,也可以是一个完美的女人。”

    但是这种自我催眠被当晚留宿在她家的顾里一举粉碎。半夜顾里突然尖叫一声从黑暗里坐起来,在唐宛如慌忙地按亮床头灯之后,顾里如释重负地说:“刚才我突然摸到你的胳膊,半梦半醒间以为自己身边睡了个男人,吓死我了!”

    在顾里如释重负的同时,她看见了在自己面前迅速风云变幻的唐宛如的脸。

    “哦,我的意思是说……”顾里严肃地补充道。

    “顾里!你敢再多说一个字我现在就去厨房开煤气和你同归于尽!”唐宛如歇斯底里地大叫。

    “别……”

    于是唐宛如迅速尖叫着翻身起床冲向了厨房。顾里哆嗦着:“她不会拿刀去了吧……”

    作为最后一个完成了三十圈限时跑的队员,唐宛如抬眼看了看父亲,意料之内的难看脸色,可以缩写为“轻视”两个字。

    唐宛如视若不见动作迅速,转身走进了运动员休息室里。

    她脱下被汗水浸泡的羽毛球服,又脱下了里面的紧身背心,打开柜子拿出连衣裙和内衣,刚要换上,就听见推门的声音,她转过头去,看见一张从来没见过的脸孔。

    更重要的是,这张脸孔现在正赤裸着上身,目光盯着唐宛如完全没有遮挡的胸部无法转开,在三秒钟地狱一样的安静之后,他涨红着脸说:“我……我走错了……吗?”

    那一刻,唐宛如被那个“吗”字彻底地激怒了。

    晚饭的时候,唐宛如挥舞着右手,像舞动羽毛球拍一样用力,她面红耳赤激动地说:“我二十二年以来第一次被别人看见我的奶!”

    在她喊完这声号子(……)之后,食堂里我们座位周围大概二十米直径范围内的人都突然转头望向了我们。我和南湘迅速地低下了头。

    “是第二次,我记得我也看过你的奶。而且,现在整个食堂的人都知道别人看到了你的奶,你可以把吼声再气沉丹田一点,我有一点担心楼下烧开水的老伯错过了这次精彩的广播。”顾里在众多男生的回头观望中,依然镇定地夹菜。我和南湘把碗举起来挡在面前。

    “而且这不是重点!”唐宛如压低声音,但是依然无法掩饰口气里的激动,“重点是,他凭什么在那一句‘我走错了’之后再加一个‘吗’字!凭什么!”

    “这不是重点!我不计较这区区的二十四块钱!重点是你们的扣税方法完全就是错的。我可以告诉你们,我是学会计专业的,八百块以下的部分根本就不用交税,而且,稿费的标准应该按照百分之十四而不是百分之十七!”顾里提着她爸爸新送她的LV包包,快速地走过一段正在施工的大楼边上的人行道,并且对着手机大声发表着严肃的演讲。

    “好了好了,补给你这二十四块钱,麻烦死了!”对方的回答。

    “我并不是需要这二十四块钱,而是一种态度,专业的态度!如果你们是这样的态度,那么这是我最后一次为《当月时经》写稿子!”顾里义正词严地声明。

    “那么这也是《当月时经》最后一次用你的稿子。”对方的编辑显然比她平静很多。

    而一个月之前,顾里还在为自己发表在专业财经时政杂志《当月时经》上的文章骄傲万分,只是在她为此请客的饭局上,唐宛如的表现才是真正的可圈可点。当顾里用一种难以用文字来形容只让人想呼她巴掌的表情从包里拿出那本登有她专业论文的杂志时,唐宛如若无其事地瞄了一眼,说:“哦,《当时月经》。”于是顾里小心翼翼捧着杂志如同捧着一个易碎古董般的动作,凝固在了空气里。

    于是那顿饭泡汤了,从顾里请客变成了AA制的聚餐,而且顾里疯狂地点着昂贵的鱼翅捞饭之类的东西,我和南湘苦不堪言。我们固然非常痛恨唐宛如夺走了我们吃白食的一次机会,但是她的解释让我们当下就原谅了她。“以我的文化程度,我实在难以接受‘当时’中间插进一个‘月’字,也无法接受‘月经’中间插进一个‘时’字,那完全超出了我的知识范畴!”

    我们都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

    顾里用这样一本杂志去为难一个从初中开始就没怎么上过文化课、一直凭借体育生身份不断毕业的女人,确实是她的不对。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