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三章?

军歌嘹亮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4

1.没有爱情的婚姻

  高敏为她妈逼婚的事儿心里痛苦得不行,躺在床上,两眼望着天棚发呆。高大山推门进来,高敏也没动一动身子。

  高大山关心地问:“咋地,今天不上班了?”

  高敏转过身无精打采地应一声:“爸……”

  高大山说:“你的婚事,我有责任,没有和你妈斗争到底。”

  高敏说:“爸,我想去打靶,和你一起去。”

  高大山两眼发亮,说:“打靶,好哇。我也好久没摸枪了,手正痒痒呢。”

  高敏一挺身坐起说:“现在就去。”

  两人来到靶场,各自趴在射击位置。高大山说:“报不报靶。”高敏好像和谁赌气似的说:“报,为什么不报?”高大山笑了,说:“好,不分输赢的比赛没劲,那就报靶。”

  高敏一发接一发打着,发泄着这段时间来内心的痛苦,高大山看她一眼,没说什么,也开始专注地射击。一组射击完毕,报靶员报都打中十环,高大山问高敏:“还打吗?”

  高敏往枪里压子弹说:“打,这才刚开始。”

  几轮射击下来,高敏心里舒畅了一些。高大山知道女儿有心事,便拉她坐在山坡上谈心。高大山说:“今天就咱爷俩,有啥话你就说吧。”高敏单刀直入地问:“爸,当初你为什么娶我妈,没有娶林医生?”高大山奇怪了,说:“咋想起问这个了?”高敏说:“爸,你和妈结婚这么多年,后没后悔过?”高大山说:“你今天是咋地了,越说越不着调了。”高敏固执地说:“爸,你回答我。”

  高大山认真地想了想说:“你要这么问,我还真没细想过。你妈也不容易,她是个孤儿,当时只有我这么一个亲人。”

  高敏说:“爸,你和妈这不叫爱情,是同情。”

  高大山说:“我们老了,没有你们年轻人这么复杂,啥爱不爱、情不情的。”

  高敏说:“你应该和我妈离婚。”

  高大山惊讶得跳起来说:“你,你说啥?让我和你妈离婚?”

  高敏说:“她配不上你,如果当初你和林院长结婚,肯定比现在幸福。”

  高大山大怒说:“高敏,你给我住口!”

  他仿佛又勾起了往事的回忆,激动地在山坡上来回走动,转过身用手指着高敏说:“不许对你爸妈说三道四,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当初娶你妈到现在,你爸就没后悔过。如果没有我和你妈的当初,哪有今天的你们。不要以为,自己恋爱失败了就怀疑这个怀疑那个,你和陈建国的事,不是还没结婚么,一切都还来得及。我还是那句话,你现在要是反悔了,你妈那边的工作我来做。她不吃饭就不吃,她想咋就咋,你就当成没有这个妈了,好不好?”

  高敏也站起说:“爸,我和建国结婚,决心已下了。”

  高大山说:“这不结了,一切都是你决定的。”

  高敏深情地说:“爸,我一直想找一个和你一样的人,结果没有找着,既然嫁给谁都一样,为什么就不能嫁给建国呢?”

  高敏说完自顾自走下坡去,走着走着便跑起来。

  高大山冲着高敏的背影欲言又止,眼睛慢慢潮湿了。

  为高陈两人的婚事,桔梗来到了高家。她可是一身官太太的派头,对秋英的热情觉得那是理所当然,一进门就说:“我也想早点来呀,可就是身体不好,今天量量血压高了一点,明天查查它又低了,再说我们家老陈工作太忙,我也走不开……可我还是来了,咱老姊妹俩说好的事,我咋能拖着不办呢!”

  秋英应和着说:“那是那是。陈参谋长要管全军区的工作,当然是大忙人,不像我们老高,一个司令当了十几年,这会儿又成了啥单纯军事观点的代表,说是个司令,也跟个闲人差不多……我说亲家,老高的事儿你可得给陈参谋长多吹吹风啊。哪怕到军区机关当个副职也行啊,总不能让我们在这东辽城蹲到死呀。”

  桔梗淡淡地说:“这事我记着呢。”

  建国从屋里迎出来,不冷不热地叫了一声:“妈!”

  桔梗上前像抚摸小孩子一样上下摸着建国说:“哎哟我的儿,赶紧叫妈看看!……东辽真是小地方,粮食咋不养人哩。秋英呀,我儿子在你们这儿当兵,咋就饿瘦了呢!”

  建国不高兴地说:“妈,你一下车就胡说啥呀,我是瘦吗?这叫结实!”

  秋英赶快道歉说:“是我和老高没照顾好孩子,以后就好了。你来了,他和高敏的事儿定下来,我天天都在家给他们包酸菜馅饺子吃,保管养得他又白又胖!”

  高大山闻声下了楼,说:“哎呀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参谋长夫人驾到,欢迎欢迎。哎桔梗啊,我那老伙计陈刚咋样?一顿还能吃几碗饭?整天坐大机关,没坐出啥毛病吧?”

  桔梗不悦说:“我说你这个老高……”

  秋英忙截住他的话,对高大山嗔怪地说:“瞧你这个人,桔梗大姐没来,天天念叨陈参谋长,像一个娘胎里跑出来的,这会子真见了亲家,你那嘴又不会说人话了!陈参谋长现在是大首长,身边有的是好医生,能有啥病?对了大姐,陈参谋长今年才四十五吧,还年轻着呢,下一次军区首长调整,司令肯定是他的!”

  桔梗高兴说:“哪有四十五呀,离四十五还差八天呢!”

  高大山觉得不是个味,说:“你们俩好好唠嗑。我有事,失陪了!”说罢便出门去了。

  秋英和桔梗两个越谈越亲热,秋英正从柜子里拿出一件件结婚用品给桔梗看,说:“亲家你瞧瞧,我都给他们准备好了,一点心也不用你操。这是三床被子,里外三新;这是四对枕套跟枕巾,还是让人从上海买来的呢。这是给建国和高敏准备结婚时穿的衣服。我们两家人都当兵,他们俩也是军人,一年到头穿军装,我想让他们结婚时换个样子!”

  桔梗说:“亲家,你还没看见我在军区给他们准备的东西呢,杭州的毛毯,上海的床单,湖南买回来的丝棉被套。”突然低下声来,“我那老头子急着抱孙子,这会儿就去商场买了一辆北京产的儿童小车。军区吕司令都笑话他啦,说你的孙子还在哪儿呢,先给我的孙子用吧,就让警卫员拿走给他孙子用去了!”

  秋英笑说:“陈参谋长也不用着急,孩子们一结婚,抱孙子还不是眨眼的事儿!”

  两人都笑起来。

  两个做妈的在楼下唠嗑,建国和高敏在楼上却是对面而坐,相对无语。看起来两人都很平静。长时间的沉默之后,建国边抽烟边说:“高敏,我妈也来了,咱俩不能就这么老坐着呀。”

  高敏尖锐地看他一眼。

  建国冷笑说:“你以前一定想不到,我们这样的家庭,两个人又都是军人,还会以这种方式决定我们的终身大事。”

  高敏说:“不错,我是没想到。我真想听听你此时的感想!”

  建国平静地说:“我当然会说出我的感想。我的感想是所有一切都和我想的没什么两样。”

  高敏吃惊说:“你想的?”

  建国说:“高敏,你和王铁山谈恋爱这件事我早就知道,你每个星期六给他打电话,他也每个星期天都会找你玩,这事我也知道。可我啥也不说,啥事也没有做。我从小就喜欢你,这你知道,可我一声也没吭,就站在一边看。”

  高敏说:“那为啥呢?”

  建国说:“因为我相信他不可能从我身边夺走了你。”

  高敏说:“你怎么这么有把握?你就不怕我跟他私奔?”

  建国冷笑说:“那不可能。就是你有这个胆量,他也没有。就是他有这个胆量,事情也绝不会发展到那一步。我坚信这个,到了今天看,我并没有错。”

  高敏越来越惊奇,说:“我能知道理由吗?”

  建国说:“高敏,你看上去比我聪明,可在这些事上我比你明白得更早。你我这种家庭出身的人,生活道路早就被家长安排好了。不管你还是我,想摆脱家庭给你安排好的路,自己另走一条路,那全是瞎忙活。别人不会让你去找的。我早就想过,既是这样,那就干脆坐在那里安安静静地等着好了,该是你的就是你的,到时候就会有人把我的东西送过来给我。”

  高敏听着听着,突然站起,背对着他说:“建国,我们结婚吧。恋爱就别谈了。不过婚前我要对你说句话,我知道我的恋爱是失败了,我原来很傻,相信世上真有爱情,现在明白错了!我是为我妈,更是为我爸,为了我们家的安宁才嫁给你的。我可能不会爱你,但我会做一个我妈那样的贤妻良母。”

  建国说:“你对我就没什么要求吗?”

  高敏说:“有。我的要求不多,就是想在婚后有一份平静的生活。”

  建国缓缓站起,平静地说:“好。这也正是我早就想过的。不,应当说这也是别人早就在我们的生活中安排好的。”

  高敏忍不住回头看他一眼。

  2.婚礼,高大山缺席

  一切都按秋英和桔梗的安排进行着,没人想到要问问高敏与建国这婚事该怎么办,仿佛他们的婚事倒与他们无关了。秋英指挥着胡大维在大门上张贴大红喜事,高大山则没有显出一点该有的热情,他的冷淡与秋英的兴高采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高敏在自己房间里整理着旧物,床头放着写有“新娘”二字的红绸带,她翻出一捆红丝带扎的信,随手打开一封信看起来,看着看着眼泪就下来了。明天就是婚期了,所有美好

  的幻想都将梦一般地消失。

  屋外传来了高大山的敲门声。高敏把所有的信都撕碎,扔掉,擦干泪水,故作平静地说:“爸,你进来吧。”

  高大山进门,盯着女儿。

  高敏勉强一笑:“爸,这么晚了,还没睡呀!”

  高大山盯着她,突然说:“闺女,你真想好了,要嫁给建国?”

  高敏说:“爸,瞧你说的,我和建国连结婚证都领了,不嫁给他嫁给谁呀!”

  高大山在地上转圈子,重重地叹气,回头盯着女儿。

  高大山说:“高敏,这会儿你要是不想结婚,爸爸还可以带你离家出走!”

  高敏脸上笑着,眼里却流出泪水:“爸,你这会儿还能带我去哪里呀?我就是想走也不能了,要是误了明儿的婚期,我妈这回不会再绝食了,她说不定要自杀!”

  高大山哼一声说:“她的事你不要管,就说你自己愿不愿意逃走吧!”

  高敏默默望着他,半晌说:“爸,你回去睡吧!”

  高大山失望地盯她一眼说:“爸明天怕是不能参加你们的婚礼了,爸要下部队去。”

  高敏凝望父亲说:“我不怪你。”

  高大山说:“不怪我就好。”

  高大山转身离去。高敏猛地靠在背门后,无声地流下泪来。

  婚礼这天的早饭时候,高敏已换上了新娘装。秋英急着给桔梗打电话:“我说亲家母,我那亲家公啥时候到啊,这可是俩孩子的大事,他不会不来吧?”桔梗说:“不会不会。说好了来的!”

  秋英说:“那就好那就好!我这头可早就准备好了,到了点你就叫建国来接高敏,女婿不来我可不发嫁啊!好好好,呆会儿婚礼上见!”

  她放下电话,对一家人心烦地说:“你们快点吃,呆会儿建国就带车来了啊!”

  高权高岭看高敏,高敏像是什么也没听见似的,仍旧慢条斯理地吃着。

  高大山从楼上匆匆走下来,看一眼正在厅里忙活的秋英,不声不响地匆匆往外走。

  秋英冲着他喊:“老高,都这会儿了,你还要去哪呀?”

  高大山说:“你忙你的,我忙我的。”

  秋英说:“呆会建国接高敏的车就要来,陈刚马上就要到,你可别在这个节骨眼上跟我闹气呀。”

  高大山已走出门外,冲身后不耐烦地挥挥手。

  他到办公室要了一辆车,说是要下部队,也不要胡大维跟着,一个人让司机开着走了。临了吩咐胡大维,说:“我下部队的事,不要跟任何人提起。”

  胡大维想不通他为什么要在他女儿结婚的这当儿下部队,满腹不解地望着车远去。

  喜气洋洋的陈刚来到高家,还在门外就喊:“老高,老高,我来了。”出来迎接的却是秋英,陈刚奇怪地环顾左右说:“老高呢?”秋英说:“他刚出去,我还以为他去大门口接你去了。”陈刚说:“他能到大门口接我?我可没那么大的面子。”秋英说:“老陈,看你说的。老高去接你也是应该的。”陈刚边接过秋英递过的烟边说:“这老高,一定又跟我捉迷藏呢。”秋英说:“不等他,一会高敏出嫁,他还不回来呀。”两人都笑了。

  喜宴的场面非常热闹,高敏、陈建国胸前戴花,尚守志、李满屯等人都已到齐了,大家等了老半天,还是不见高大山的影子。陈刚忍不住喊:“老高,高大山,这老家伙,这是去哪了?”

  这时候秋英看到胡大维,忙叫他过来问:“看到高司令了吗?”胡大维看一眼陈刚,看一眼秋英,说:“高司令他不让我说。”秋英说:“都急死人了,都这会了,你快说。”胡大维小声地说:“他下部队了。”秋英说:“你说啥?”胡大维小声地说:“他说他下部队了。”秋英又气又无奈,冲陈刚、桔梗说:“亲家,你看老高这人,你说我跟他过的这是啥日子。”陈刚打圆场说:“没啥,没啥,这才是老高,那咱们就进行吧。”

  陈刚在中途就悄悄离席了,他知道高大山这是有意躲着自己,他得去找他。他叫上司机,开车朝七道岭方向驰去,在山道上追上了高大山。原来高大山的吉普车坏了,司机掀开车盖修车,高大山等得不耐烦,对司机说:“你啥时候修好,再去追我吧。”便顾自大踏步向前走去。

  陈刚的车赶上了高大山,在他前面一点停下来,陈刚下车站在路旁等着他过来。高大山走近说:“你?你咋来了?”陈刚说:“咋地,车坏了,掘达掘达地自己走上了?”高大山像是赌气地说:“我愿意走,咋地了?”陈刚又气又笑地说:“看样子火气还不小,来吧,上车,去哪,我送你。”高大山说:“我不坐你的车,我消受不起。”陈刚说:“看样子,今天是冲我来的呀,好,我陪你走。”

  两人并排着向前走,陈刚试探地问道:“两个孩子结婚,为啥不喝口酒?”高大山情绪化地说:“我戒酒了。”陈刚说:“戒酒了?在这种场合也该破例。”

  高无话可说了。陈刚说:“我看你是不想见我,这才是问题症结。”高大山说:“我怕你呀?你又不是老虎。”陈刚说:“那你为啥跑?”高大山说:“我烦,我想出来散散心。”陈刚问道:“大喜的日子你烦啥?”高大山说:“为啥烦你知道,只管军事,不顾政治的大帽子,不是你们给扣的?”陈刚终于明白了,说:“原来是为这个呀,那咱俩得好好唠扯唠扯。”

  两人在山冈上一片平地找到两块石头坐下,陈刚从车上拿出带来的酒和菜,说:“这酒这菜,我是专门为咱俩准备的,我一来,听说你下部队了,我就备了这一手。”说着举起酒瓶子,把另一瓶酒塞到高大山的手里。

  高大山不接,说:“我戒酒了。”陈刚说:“为了今天两个孩子的喜日子,就不能破一次例?”高大山说:“我说话算数。”说着把身子扭过一边,陈刚见他这样,说:“你这人咋这样倔眼子呢,说你军事挂帅,忽视政治,这是军区党委定的调调,又不是我一个人的事。”他顾自喝酒,又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扣在你头上的帽子马上就要给你撤消了,以后你该干啥干啥。”高大山有点不信地说:“真的?”陈刚说:“怎么不是真的,军委已经放出风来了,政治不能忽视,军事不能不抓。文件军区很快就要传达了。”高大山不由面露喜色,陈刚说:“咋样,是好消息吧?为了这消息,还不破一次例?”高大山拿起酒瓶,倒有点不好意思了,笑说:“这还差不多。”两人瓶碰瓶,大口喝起来。

  一瓶酒下来,两人都有些微醉了,高大山说:“今天喝酒的事,回去你不要跟别人说,否则,没人相信我老高了。”陈刚说:“放心,战争时咱俩互相打掩护,这次还是打掩护,咋样?”高大山感慨地说:“想想这日子过得可真快,一晃咱们孩子都结婚了,想当年咱们结婚时,就跟昨天似的。”陈刚说:“可不是,日子不禁过呀。”高大山说:“你说建国和高敏他们会幸福么?”陈刚反问道:“啥叫幸福,又啥叫不幸福呀!”高大山摇摇头说:“想想也是,你我当年一个日子结婚,这么多年跟头把势地不也过来了。”陈刚说:“那你说,你幸福不幸福?”高大山说:“唉,还真不好说,酸甜苦辣啥滋味都有了,可话说回来了,啥又叫幸福呢?”

  陈刚不由叹口气说:“老高呀,你想过没有,要是咱俩当初,你娶林医生,我娶杜医生,日子咋样?”高大山沉思说:“不知道,还真不好说。”陈刚说:“今天咱俩是咋了,咋都跟个娘们似的呢。……问你个事,你可得说实话。”高大山说:“你说,你说。”陈刚说:“当初结婚时,你把秋英当成自己的妹妹,说啥也不想跟她结婚,现在你还有那种感觉吗?”

  高大山低头说:“让我想想。”陈刚说:“这有啥可想的。”高大山说:“你还别说,平时吧,我老让着她,有时也冲她发火,发完火就后悔,想她一个孤儿,这个世界上没依没靠的,就靠我老高了,我不迁就她谁迁就她,这么一想吧,啥都没啥了。”

  陈刚说:“这么说,你还有妹妹情结。”高大山说:“啥情结不情结的,反正一发完火,我就想起当年冻死的妹妹,哥呀哥呀地叫我,我这心受不了哇。”说着说着不由动了感情,眼睛湿润了。

  陈刚拍拍高大山的大腿说:“不说这事了,我陪你下部队呆上两天,整天坐机关,还真闹心。”高大山说:“好,咱就下部队,过两天清净的日子。”两人上车向山里开去。

  3.高权醉酒

  新婚第一天,高敏就和建国打了一架。建国回到新房时已经醉了,被他的一帮哥们架着,还冲高敏喊:“拿……拿酒!我要招待这帮哥们儿!来,我一个一个把他们给你介绍介绍!这一个是军区沈副司令的公子!这一个是军区赵副政委的女婿!……你看清楚了,这些人才是我的铁哥们儿!我只交这些朋友!拿酒!”

  高敏不理他,走向卫生间,建国追进来拉扯她,高敏回头厌恶地说:“陈建国,你干

  啥?”建国说:“我叫你拿酒来,我们要喝酒!”

  高敏强忍着,给他们取来酒,又走向卫生间。建国说:“高敏,我知道你今天不高兴。”高敏咬着牙忍了忍说:“我高兴。”建国说:“你和你爸一个样,顽固不化。”高敏最容不了别人说她爸的不是,来气了,说:“不许说我爸。”建国说:“说了,又咋了,你还能把我吃了?”高敏怒道:“吃了你又咋地了?”她扑上去,母狮一样和建国厮打起来,醉了酒的建国渐渐不是对手,弯腰捡起高敏滑脱的鞋,扔到窗外。

  众人拼命将他们拉开,解嘲地说:“散了散了,都喝多了,走!”

  高敏拉开门冲出去。

  隔日建国酒醒了,高敏也平静下来了,两人在新房里像谈判一样对坐着,建国说:“高敏,咱们需要谈一谈。”高敏不冷不热地说:“谈吧。”建国说:“昨天的事是我不对。我喝多了。”高敏不做声,建国接着说:“你想不想现在就离婚?”高敏说:“不想。”建国说:“为什么?”高敏说:“为什么你就别问了,反正不是为了你。”建国深深地看她说:“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可是不想离就得过,过就得有个过法。”高敏说:“你说吧。只要你认为哪些事情是我们生活中早就安排好的,我就听你的。”建国说:“你爱我也罢,不爱我也好,至少在两家老人面前,我们要表现得像一对正常的夫妻。”高敏说:“这本来就是我的愿望。”建国说:“以后我不强迫你做什么,你也不要强迫我改变自己的爱好。”高敏点头说:“可以。”建国说:“既要做夫妻就要过夫妻生活,虽说我自己无所谓,可我妈急着要一个孙子。”高敏说:“没问题。我说过了,只要是生活早就为我们安排好的,我都听你的。”

  两口子的日子就在秋英的眼皮底下这么过着,秋英和高大山都不知道女儿女婿真正过的是什么日子。几个月之后,高敏开始干呕起来,秋英开始还担心着,想想忽然高兴起来:“闺女,你是不是……”她迫不及待地给桔梗报喜信儿,说是高敏有了身子了。

  高敏其实并没有怀孕,却利用这个机会上了军医学校,回来当了医生。过些日子,建国当上了警卫连长。高大山还在研究着盼望着上级批准他的大演习方案,在服务社当主任的秋英也还不显老,像过去一样活跃,时常给桔梗打电话,指望在军区当参谋长的亲家帮高大山挪挪位置,让她也能搬到省城里去住。日子就这么在人不觉得的平淡中过去了,不知不觉中高权长大了,高大山的烦心事也来了。

  先是高权学会了抽烟喝酒,与尚来福一帮孩子无法无天的,接着便连课也不去上了。老师一个电话打到了高大山的办公室向他告状,高大山听秘书胡大维一说便发了怒,说:“这小兔崽子,他又逃学了?……还有其他的事吗?”胡大维说:“有孩子反映他时常带一帮学生偷着抽烟喝酒。”

  高大山哼一声,走出门去,胡大维追出来说:“学校还说,下午有个重要的家长会,一定要去参加!”高大山头也不回地说:“我没空儿。你叫我家属去参加!”

  他怒冲冲地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到壁橱里乱翻,回头对秋英说:“哎我说,我的酒哪去了!”秋英奇怪地问:“你的啥酒,你不是戒了吗?”高大山发怒说:“戒了就不兴我找酒了?”秋英走过去帮他找,说:“不是在那儿吗?昨儿我还看见了啊!……奇怪了,它自个儿也不会长腿呀!”

  高岭放学回家,畏畏缩缩地进门,磨蹭着靠近楼梯口就要上楼,被高大山看见,叫住他:“高岭!给我站住!”

  高岭站住了,害怕地望着高大山。高大山问:“高权呢?他咋没回来?”高岭结结巴巴地说:“我……不……知……道……”高大山说:“你不知道?你整天跟屁虫一样跟着高权,你不知道?快说,是不是他把我的酒偷出去喝了?”高岭被吓得哭起来。

  秋英跑过来抱住高岭,对高大山吼道:“你今儿咋啦?一到家就吹胡子瞪眼的。高岭这么胆小,都是叫你吓的!”

  见高岭抽抽搭搭地哭个不停,高大山心烦,吼一声说:“别哭!一个男孩子,眼泪这么不值钱!”

  高权放学之后没有回家,带着尚来福等一帮人跑到人防工事里喝酒去了,喝得一个个手扶着洞壁才能站起,高权则已经是醉得叫都叫不醒了。高大山在家等着高权还不回家,怒视着秋英说:“这都啥时候了,高权咋还没回来?”秋英说:“我哪知道!”她拿起电话给建国打电话说:“建国吗?你快去帮我找找高权,都这会儿了,还没见他回来!”

  陈建国打着电筒在人防工事里找到了高权,他一个人四仰八叉地躺着。建国蹲下去拨拉他的脑袋,他嘴里还嘟哝着说胡话,建国给了他一脚,喊:“高权,起来!回家!”高权睁开眼,手扶洞壁跌跌撞撞站起,醉眼迷离地喊:“我是守备区高司令,你是谁,敢来命令我!”建国拧着他的耳朵,提溜着就往家走。

  秋英见高权这个样子,又气又心疼,奔过去说:“我说高权,瞧你这一身,哪弄的呀,谁把你弄成这样!”高大山气得一把将她拨拉开,走过去大声地说:“高权,你是不是喝酒了!”

  高权喷着酒气,醉醺醺地连他老子也认不出来了,冲高大山说:“你是谁?你算老几?敢冲我吼!你知道我是谁?我爸是高大山,是白山守备区的司令!我就是喝酒了,就是逃学了,你敢把我咋地!”高大山这个气呀,一巴掌扇过去,手指秋英和建国说:“你,还有你,把他给我弄到楼上去,我要关他的禁闭,快!”

  建国动手将高权往楼上拖,高权还在挣扎。秋英上去帮建国,一边说:“好儿子哎,你也不看这是啥时候,赶快乖乖地给我上去吧!”两人好不容易将高权弄上楼去。

  高大山气呼呼地站在那里吹胡子瞪眼,见秋英下楼盛了饭要端上去给高权,大喝一声说:“站住!你想干啥?”秋英说:“送上去呀!你总不能饿死他吧!”高大山说:“你给我放下!都是你惯的!小小的孩子,又喝酒,又抽烟,还学会逃学了!我高大山咋会有这样的儿子!我要关他的禁闭!一天不行两天,两天不行一个星期!让他写检查!深刻检查!检查不深刻,不能吃饭!”他怒冲冲地走到楼上,用一把大锁咔嚓一声锁住高权的房门。

  4.写检查

  下午,胡大维来通知高司令员去学校开家长会,高大山说:“不是说让我家属去吗?”胡大维说:“我刚才打电话了,秋主任说她有病,头痛,让你去!”高大山说:“我哪有时间!”想想对胡大维挥挥手说:“给我叫车!”胡大维反倒吃一惊,说:“司令员,你真要自己去?”高大山生气地说:“我不去你能替我去?”胡大维说:“我当然不能代替首长去。不过首长要去,我也得去。我去了,可以帮首长做做记录啥的!”高大山哼一声往外走。

  胡大维陪着高大山来到学校。家长会是在一个教室开的,高大山坐在前排,分外扎眼。胡大维坐在最后一排,掏出笔记本和钢笔准备做记录。

  女教师说:“刚才表现好的同学我都说过了,现在再说说个别同学存在的问题。高权同学的家长来了没有?”高大山站起说:“来了!”女教师说:“好,你坐下。你是高权同学的父亲吧?我们没见过面,高权同学在这里读了快三年的书,你好像第一次参加家长会吧?老同志,高权同学最近半年表现不好,可以说是很不好!经常不上课,不交作业,随便旷课,打架,动不动就说自己是守备区的高司令!”众人哄堂大笑,高大山脸上汗都流下来了。女教师说:“最近更不得了了,不但他自个儿偷着抽烟喝酒,还把同学们也带坏了。有的同学家长反映,他还领着一帮孩子跟街上的小流氓打架,声称要解放东风路。咱们东辽城都解放二十多年了,还要他再解放一次?”

  高大山挺直脊梁骨坐着,胡大维坐立不安。

  女教师对高大山说:“老同志,今儿家长会你到底还是来了。来了就好,鉴于高权同学的表现,经过慎重研究,学校决定给他留校察看处分。离毕业还有一年,要是他再不能改正错误,学校只好将他开除,以免影响大多数同学学习。我想学校这样做,一定会得到绝大多数家长的支持!”

  家长们热烈鼓掌,高大山脸色铁青,一动不动地坐着,想想不对,他也鼓起掌来。

  他气冲冲地回到家来,走进书房,从门后取下皮带,在手里折了折,皮带扣朝下,上楼来了。走到高权房间门口,高权正在大口吃饭,秋英在催促说:“好儿子,快点吃吧,钥匙是我从你爸口袋里偷出来的!这回你闹得也太不像话了,等会儿你爸回来……”她一回头,看到高大山出现在门口,高权一口饭没咽下去,噎在那里。

  高大山大步进门,也不说话,一把从高权手里夺过饭碗,一下扔到窗外,揪住儿子的衣领,将他按在床边,抡起皮带就打,打一皮带喊一声:“我叫你能耐!叫你逃学!叫你学喝酒!叫你抽烟!叫你带坏人家孩子!叫你给你爹长脸!你爹一辈子都没这么丢过人!我今儿叫你长记性!”高权被打得高声大叫,秋英扑上去夺皮带,疯了一样喊:“老高,你这是干啥!你想把他打死怎么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就是不叫你打人!你还是解放军呢!你是个啥司令!你是个打人的司令!你要是想打死他,先把我打死好了!”

  她拼命拉开高大山,母子二人一起大哭。高大山把皮带扔到地下,气哼哼地往外走,边走边回头对秋英说:“听着,我把他交给你了!不写出深刻检查,从现在起痛改前非,他就不能吃饭,不能离开这间屋子!”

  高权这回被打狠了,躺在床上都下不来地了。秋英给他往屁股上抹药膏,疼得他哧溜哧溜直吸冷气。秋英恨铁不成钢地说:“这回知道疼了吧?都是自找的!看以后还抽烟不抽,还喝酒不喝?咱家放着别的酒你不喝,非去喝他的五粮液,活该!”高权还嘴硬说:“我爸是军阀!他是啥司令,打人的司令!我看该关他的禁闭!”他哎哟哟地叫得更起劲了。秋英抹完药,拿过纸和笔递给高权说:“这回逃不掉了,写吧!”高权说:“这咋写哩,我不会!”秋英生气地说:“不会也得写,写了才能吃饭!”在场的胡大维也帮着劝说:“还是写吧。你写了,司令才能让你下这个台阶,你要不写,连我也走不了,司令说了,他不放心秋主任,让我来盯着你!”高权说:“不让吃就不吃,我正想减减膘哩!红军长征两万五千里,吃草根树皮不也过来了?不就是饿几顿嘛!”秋英吓唬他说:“你可老实地给我写!你要是不写,草根树皮我也不让你吃!”高权苦着脸说:“妈,我就是想写,也得知道咋写呀。”想了想,对胡大维说:“胡哥,要不这样,你整天给我爸写讲话稿,我这检查你就帮我写吧,以后有啥事用得着兄弟,我一定帮你!”胡大维说:“那可不行,司令一看就看出来了。这样,我帮你找几张报纸,天下文章一大抄,你看一看,照葫芦画瓢那么一写,也给司令一个台阶下,事不就了了嘛!”

  高权皱眉说:“那也……只好……就这样吧!”

  夜里,高权趴在桌上写检查,写一张撕一张,干脆不写了,拿出一本小人书来看,嘴里哼着“东风吹,战鼓擂”。秋英端一碗面悄悄进来,带上门,看儿子,生气地说:“你还不快写!”高权抢过她手中的面,狼吞虎咽地一边吃,一边说:“可饿死我了!你咋不早点送来呀,真要饿死我呀!”秋英说:“那也得等你爸睡了呀。”转眼看看床上的纸说:“好儿子,你写的检查呢?”高权不说话,只管吃。秋英走过去说:“我问你话哩!你写的检查哩?”高权吃完,一抹嘴说:“妈,我写不出来!”秋英虎着脸说:“写不出来也得写!不写我也不让你出去!”高权说:“写也行,你给我把我爸的烟偷出来几根让我抽!”秋英又好气又好笑地骂说:“你呀,不作死的鬼!这个时候你还想抽烟?”高权说:“妈,写检查要动脑筋的,没烟我可写不下去!”秋英发恨声说:“等着,我给你找去!快点写啊,你爸说了,今天一定得写出来!”

  她还是下楼去偷了两支烟,高权嫌少,说:“就两根啊?我爸叫我写出深刻检查,就两根我咋能检查得深刻?”秋英把怀里一包烟全掏出来说:“儿子,这可是你妈冒着险给你偷出来的,你要是再写不出来,小心你爸的皮带!”高权掏出烟来抽上,不耐烦地说:“知道!”他趴下假装写检查,又爬起来看报纸,又扔下说:“妈,给我到楼下再找几张报纸!”秋英说:“胡秘书拿来的这些报纸还不够你用?”高权烦躁地说:“不够不够。他说天下文章一大抄,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能抄的文章。你再给我找几张去!”

  秋英起身说:“好好好,等你的检查写好了,你妈也叫你给折腾死了!”

  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秋英试探地说:“哎,让高权下来吃饭吧?”高大山头也不抬说:“检查写完了?”秋英说:“写完了,这回他真是认真写了,昨儿写了大半宿呢!”高大山说:“叫他下来,念给我听!”

  高权下了楼,胆怯地站在高大山面前。高大山不看他,说:“念吧。”秋英鼓励儿子说:“高权,好好念。念得好听点儿。”高权突然鼓起勇气,大声地念:“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

  高大山一听,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说:“这是你的检查?!”

  高权畏畏缩缩地说:“爸,后头还有好长呢。”

  高大山让自己平静说:“接着念!”

  高权念:“当前,全国革命形势一派大好。广大人民群众紧密团结在以毛主席为首的党中央周围,积极响应斗私批修伟大号召……这下面一句是啥呀,对了,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站队站错了,站过来就是了……”

  高大山大怒说:“停!”

  高权停下说:“爸,这还不行,这可是报上的社论!”

  高大山三下两下将他的检查夺过来撕碎,扔掉,吼道:“你也知道这是社论?这不是你的检查?好儿子,你别的没学会,弄虚作假你学会了,抄别人的文章你学会了!你给我回你房间去,给我重写!写你犯的错误,你想不想改,怎么改!”秋英说:“老高,你这是干啥?这样的检查还不行?这都社论了还不行?你也太苛刻了吧!”高大山脸上的肉又绷起来说:“秋英,你听着,这一回高权的事我要说了算!……听到没有,给我回去重写!”

  高权一步一回头地上楼,他也气坏了,眼里闪出泪花,说:“爸,你也太过分了吧!我就是有错,也写了检查!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我有错你就没有错?我还没见你给我写一份检查哩!”

  高大山怒极,大步回书房,满屋找皮带。秋英一下抱住他,朝高权喊:“小祖宗,你作死呀,还不快上去,把门关上!”

  胡大维在一旁见势不妙,对高权使眼色说:“少说两句!快跑吧!检查等会儿我帮你写!”

  到了夜里,高大山坐在书房听高权念新写的检查。高权念道:“我的检查。亲爱的爸爸,由于我在学校没有好好学习,放松了思想改造,犯下了许多不可饶恕的错误……”胡大维在旁边小声提醒说:“是不可饶恕。”

  高大山闭着眼睛听,不动声色。高权看看秋英和胡大维说:“对,是不可饶恕的错误。胡秘书,我看着这个字也不像是怒……我的第一个错误是偷着学抽烟,第二个错误是偷着学喝酒,第三个错误……我决心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高权念完,高大山不动声色,背着手走出书房。秋英和胡大维跟出。秋英说:“老高,这一回总行了吧?”高大山回头看他们说:“这检查真是他写的?你没有帮忙?”胡大维慌忙地说:“我只是指点了一下。真是他写的!”高大山哼一声,继续向门外走。秋英望着他,喊:“老高,到底行不行,你也得给个话呀!”高大山不说话,越走越快,出门。秋英回头看胡大维,二人怔了怔,恍然大悟。

  秋英疾跑回书房,对高权说:“儿子,儿子,你这一关过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