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二章?

军歌嘹亮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4

1.高敏有了心上人

  秋英发现高大山又不上班了。她说:“老高你咋啦?”高大山说:“我病了!”秋英说:“你病了?啥病?不会吧?”高大山说:“他们今儿又批判单纯军事观点,想叫我自己批我自己,我不去!”

  秋英说:“你那一头撞到南墙上的脾气就不能改改?你看看人家陈参谋长,啥时候都能跟上形势,都能升官,谁像你,当了八年还是个守备区司令!”

  不料高大山大怒:“守备区咋啦?守备区司令站在保卫祖国的第一线!像他陈刚那样坐在办公室我还看不上呢!你把我当成谁了你?你老拿我和他比!”

  “好好好,我不跟你吵!你不就想找人吵架吗?外头没地方吵了,你就在家和我横挑鼻子竖挑眼!”秋英刚要出去,电话铃响了。是胡大维打来的,他说:“是秋主任吗?我是胡秘书。刚才守备区党委办公室又通知了,让高司令一定参加今天上午的党委会!”

  高大山立即示意地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后背,秋英一眼就看懂了高大山的意思。她说:“啊,胡秘书,老高他今儿又病了,还是背上那块弹片……这不,我正给他拔罐子呢!”

  可是,她一放下电话,就往外走去了。

  秋英哪里知道,她的高敏已经跟那住院的王铁山悄悄地好上了。最早的起因,是因为一场医院和通信连进行的球赛。通信连队越战越勇,连连进球,急得林晚悄悄吩咐高敏:

  “高敏,快去搬兵!”

  高敏说:“搬兵?到哪儿搬兵?”

  林晚说:“去内科五病室,叫王铁山赶快来!”

  高敏说:“他不是咱们医院的人啊!”

  院长说:“他眼下在咱们这儿住院,就是咱的人,快去!”

  高敏跑到五病室时,王铁山正一个人在洗衣服。高敏跑得气喘吁吁的,喊着:“王连长!快快!快别洗了,我们医院跟通信连赛球,马上要输了,院长叫你去帮一帮!”

  王铁山指盆里的衣服说:“你没看到我正洗衣服吗?”

  高敏说:“回头我给你洗!快走!晚了就赶不上趟了!”

  王铁山看她一眼说:“那好,你先走,我换一下衣服,马上就去!”

  看着王铁山那只还没有痊愈的伤腿,高敏突然担心地问道:“你的腿行吗?”

  “没问题,轻伤不下火线。”王铁山说。

  “你可别逞能。”

  王铁山说:“没事,大不了我多住几天院。”

  那王铁山还可真是投篮的高手,一上场便连连得分,如入无人之境,医院的女兵拉拉队们,高兴得把巴掌都拍疼了。但没有人注意到,王铁山进场之后,看得最用心的却是高敏,她感觉那场上的王铁山真帅。

  打完球回到病房一看,放在床下的那一盆衣服果真就不见了。王铁山喊了一声:“哎,我的衣服哪去了?谁见我的衣服了?”刚一喊罢,王铁山忽然想到什么,就不再多嘴了。

  当天黄昏,他和高敏,两人就出现在了医院的林间甬道上。

  王铁山说:“谢谢你帮我洗衣服。”

  高敏说:“我是看你带病帮我们医院赢了球,而且答应过你才给你洗的!要不是因为这事儿,你做梦去吧!”

  王铁山说:“那是,那是。有了这一次,我会一宿睡不着觉的。”

  高敏说:“自作多情。”王铁山的脸一下就红了,他说:“就算是吧。”

  夜里,高敏就急着从同事的嘴里了解到更多的王铁山了。

  高敏说:“咱们医院球队,要是没有王铁山助阵,今天这场球铁输。”

  同房的护士就说:“王铁山可不是一般的人,他的事你没听说过吗?”

  “什么事呀?”

  “他就是气死野猪那个铁排长呀。”

  “这事我还真没听说。”

  “那是几年前的事了。他们连队在野猪岭巡逻,碰上了一头野猪,野猪可能是饿极了,朝巡逻战士冲过来,别的战士都吓跑了,就他没跑。等野猪冲过来时,他爬上了一棵树,野猪就咬树,咔嚓几口就把碗口粗的树咬断了,野猪本以为王铁山会从树上摔下来,没想到,王铁山从这颗树又跳到另外一棵树上,野猪一连咬断了五六棵树,也没吃到王铁山,最后连累带气,野猪死了。他们把野猪抬回连队,一连会了两天餐。后来王铁山提干了,尚参谋长喜欢他,把他调到了司令部当参谋,还给你爸当了几天秘书,这事你不知道?”

  高敏说:“这事我知道,是听我爸说过,后来他不想当秘书了,就又回到他的七道岭去了。”

  第二天,高敏便专门为王铁山钩了一个衣领。看见的同事觉得奇怪,问道:“哟,这么漂亮的衣领,给谁钩的呀?”

  高敏心里乐滋滋地说:“爱给谁钩给谁钩,你管不着!”

  同事说:“不会是给心上人钩的吧?”

  高敏说:“你铁路警察,管不着这段。”

  同事说:“这么小就谈恋爱,小心叫男人骗了!”

  高敏说:“骗就骗,我愿意!”

  同事说:“都是这样,受了骗才知道哭呢!”

  高敏说:“哭就哭,我愿意!”

  王铁山拿到衣领的时候问了一句:“这也是谢我的?”

  高敏没有给他回答,而是问道:“好看吗?这是最时新的花样!”

  王铁山说:“好看。只要你送给我的,什么花样都好看!”

  高敏说:“这话说对了,要是说不好,我就送给别人去。”

  王铁山说:“送给谁?”

  高敏说:“反正不送给你。”

  几天后,王铁山就把高敏约到靶场打靶去了。靶场的主任赵良栋,是王铁山的老乡。

  高敏对王铁山说:“比比怎么样?十发一组,先打卧姿,然后跪姿、立姿。”

  赵良栋悄悄走近高敏,说:“高护士小瞧铁山了。他是军射击队下来的,你比不过他!”

  “还没比哪,你怎么就灭我的志气,长他的威风?”

  “行,我接受挑战。良栋,你让他们报靶!”

  话音没落,高敏的枪声就响了。

  十发过后,两人竟然都是98环!

  王铁山感到惊讶了,他望了望高敏,说:“真没想到,我还遇上对手了,再来!”

  “再来就再来!”

  两人就又开始比起赛来。那一天,两人玩得很开心。从靶场出来,两人把吉普车丢在山坡下,就又爬到坡上看风景去了。

  高敏说:“说说你当年咋气死那头野猪的,好吗?”

  王铁山说:“让他们说神了,其实也没啥。小时候我就跟我爸上山打野猪,野猪的习性我知道。动物再猛,也没人聪明。哎,我倒想听听,你的枪咋打得这么好。”

  “跟你气野猪一样,因为从小我就打枪。”

  “从小就打枪,你是从哪长大的?”

  “就咱这守备区。”

  王铁山一下就愣了:“你,你,高司令是你爸?”

  “你猜对了。”

  “你是高司令的女儿。”

  “咋地了,我变成老虎了,看把你吓的。”

  “真没看出来。”

  “是不是早知道就不带我来打靶了。”

  “没,没那意思,我听说陈建国和你们家关系不一般。”

  “我爸和他爸是战友,你还听说啥了。”

  王铁山的表情顿时就不自然起来,他说:“没,没,还听说高司令和陈参谋长是亲家。”

  高敏顿然大笑说:“哪跟哪呀,那是我妈和建国妈在我们小时候开的玩笑,结什么娃娃亲,从小到大我对建国一点感觉也没有。……哎,刚才你紧张什么?”

  “我没紧张。”

  “有时我真想出生在普通人家。”高敏说。

  王铁山说:“高敏,可别这么说,像我出生在农村有什么好,和陈建国比起来,总比人家矮半个头。”

  高敏说:“陈建国咋了,他爸是参谋长,他又不是,这是两码事。”

  王铁山说:“说是那么说,有些事你是体会不到的。”

  2.高敏不理建国

  天刚黎明,高大山就在大操场上跑起步来了,跑了一会,他突然感觉不对,怎么没看到一支出操的队伍呢?他停下来,向操场旁的一个连队营区走去。

  连长指导员一看见司令员走来,赶忙出来迎接:“报告司令员,警卫一连正在政治学习,请指示!”

  “政治学习?政治学习就不出操了?”

  连长说:“报告司令员,营里通知我们从今早起不出操了,每天早起读报半小时!”

  高大山对连长说:“这个命令取消了!听我的命令,马上出操!”然后对指导员说:“你去打电话给尚参谋长,传达我的命令,所有部队,马上到操场给我出操!”

  操场上,一个个连队跑步赶到,口令声顿然此起彼伏。

  高大山亲自下令道:“统一听口令!立正,以中央基准兵为准,向左向右看齐!”

  值班参谋跑来说:“司令员,是不是让我来带操?”

  高大山说:“不,今儿我带操!”

  “全体听我口令,立正!向右转,跑步——走!”

  队伍于是跑起步来。高大山跟着队伍,一边喊着口令,一边喊着口号。

  队伍发出雷鸣般的口号声,操场上顿时热闹起来。

  从操场上回来,高大山心里乐滋滋的,秋英却讥讽说:“怎么,又当了一回连长了吧?”

  高大山一听觉得味道不对,说:“当连长咋地啦?你啥意思?别人叫我高连长,你也叫我高连长?”

  “你不就是个连长嘛。”秋英说,“谁见过一个堂堂的守备区司令员亲自带操的,你自个儿痛快了,也不知道人家背后怎么笑话你!”

  高大山说:“我不跟你理论。连长也罢,司令也罢,这部队不像个部队,我就不能不管!”

  秋英说:“那我们家里的事你管不管?”

  高大山说:“啥事儿?”

  秋英说:“咱那亲家要来了!”

  高大山说:“亲家?啥亲家?谁的亲家?”

  秋英生气地说:“你是不是这个家的人?孩子的事儿你还管不管?只管把他们生下来扔给我,小时候看都懒得看一眼,现在他们大了,婚姻大事你也不管?”

  高大山不明白了,说:“你说谁大了?哪个要结婚了?”

  秋英说:“不是结婚。我说的是高敏和建国!他们都大了,又都提了干,他们的事儿也该跟咱那亲家咬个牙印儿啦。哎,前两天我又跟咱那亲家婆子通了个电话,俺俩在电话里说好了,这两天桔梗就到东辽来,瞅个星期天把俩孩子叫到一起,当着大人的面帮他们捅破这层窗户纸,以后他们接触起来就方便了是不是?”

  高大山的脸忽然黑了下来:“这事你跟敏说过吗?”

  秋英没好气地说:“她一个孩子懂得啥?你想想,你和陈参谋长是老战友,我和桔梗是结拜的干姊妹,高敏和建国从小一起长大,知根知底。前几天我让建国到家里来吃饺子,看他那意思对高敏也不讨厌。闺女大了总要出嫁,我看就是月下老人来拴线,也找不到比这俩孩子更合适的了!老高,你眼看着就老了,过几年也风风火火不起来了,就等着抱外孙子吧!”

  高大山却不乐意:“谁老了?什么老了?你看我老了吗?我哪儿老了!我老了?要是上头这会儿下命令,让我高大山带部队上战场,我保证能像当年打锦州、过长江那会儿一个样,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像当年抗美援朝时一个样……”

  秋英打断他的话:“你看看你,把话岔到哪去了!我是说高敏跟建国的婚事!”

  高大山不想管这些事,说:“这些事你觉得合适就看着办吧,我也听不明白。好了,我上班去了!”

  秋英一把拉住他:“你别走!你也算是个爹?这儿女婚姻大事,你想当甩手掌柜子?我正经话还没说呢,你是高敏的爹,陈刚是建国的爹,你们都快成亲家了,两个人还不得在电话里通个气儿,唠嗑唠嗑?”

  高大山说:“你是让我给陈刚打电话,唠嗑唠嗑?”

  中午,秋英就把建国喊到屋里来了。

  建国一进门就左顾右盼的,没有看到高敏,问道:“阿姨,今儿到底啥事儿?”

  “没事阿姨就不能让你来了?”秋英说,“我刚才还跟高敏打了个电话,她说过会儿就回来,也就快到家了……哎对了,你妈给你打过电话没有?过两天她要来。她说离开东辽好几年了,特想见见你和高敏……好啦,你先坐,我再打个电话,高敏也该回来了!”

  建国坐下没有多久,高敏果然回来了。

  “妈,家里出啥事了?”

  “这孩子,家里好好的,能出啥事!今儿不是星期天嘛,你看建国来了,你们一块儿到楼上唠嗑去,你们可是从小在一块长大的。建国,等会儿下来吃阿姨包的酸菜馅饺子啊!”

  她对高敏使了一个眼色,自己往厨房走了。

  高敏看了一眼建国,心里明白怎么回事了,她给建国点点头:“建国,好久不见。”

  建国也点点头,说:“是啊,你也不常回来。还好吧?”

  “我挺好的,”但她灵机一动,马上对建国说,“啊,那你坐着吧,我医院里还有点事,得回去!”

  建国脸上现出一丝失望,他说:“高敏,你连跟我一起吃顿饭都不愿意吗?”

  高敏说:“不是,医院真有事。一个护士孩子病了,我要去顶她的班。”

  高权这时从楼上下来,高敏乘机说道:“权,我要回医院值班,妈等会儿问你就跟她说一声,我走了!”

  高敏一走,高权就笑起建国来了。

  他说:“建国哥,看来你还缺少吸引力呀。”

  建国在他的头上拍了一下,说:“你懂得个屁。有句话你知道不知道,叫不同道而不同谋。”

  高权说:“哎你没有事,帮我解两道数学题怎么样?我有好烟给你抽!”

  建国说:“你能有啥好烟,我不信!”

  建国便跟着高权上楼去了。

  秋英煮好了饺子出来时,发现高敏不在,气得不知如何是好。建国一走,只好找高权帮忙。不想屋里的高权果然正在偷偷吸烟,看见母亲进来,便藏到了身后。他说:“妈,你待我最好了,可别告我爸。他知道了,非打我一顿不行!”

  秋英说:“就你这无法无天的样儿,还怕个人?你是男孩子,想抽就抽一点,哪个男人不抽烟,值得吓成这样!”

  这让高权感到意外,他说:“妈,你同意我抽烟了?”

  秋英说:“我啥时候同意了?我说你是个男孩子,想抽了就抽一点,我没说让你抽!”

  高权说:“那你把我爸的好烟拿点儿给我抽!”

  秋英说:“美死你!哎,你姐今儿在医院值班,没吃上饺子,你上医院给她送一点去!”

  高权说:“我不去。你叫高岭去。”

  秋英说:“我使不动你了是不是?你就不怕我把你学吸烟的事儿告诉你爸?”

  高权一听慌了,怏怏地说:“我去行了吧!妈,你是真让我去送饺子,还是去侦察我姐?”

  “叫你去你就去。你姐要是不在护士值班室,你就别吭声,到她宿舍去看她干啥呢!”

  高权说:“妈,你的意思我大大地明白。可你得给点报酬。”

  说着已经伸出了两个指头,秋英知道他那说的是给他烟,她对他有点无可奈何,说了一声“没出息。等着!”就下楼去了,回来的时候,拿了一盒烟,想抽出两根给高权,不想高权一把全部夺了过去。

  “别叫你爸瞅着了,小心你的皮!”看着高权跑去的背影,秋英在门前提醒了一句。

  高敏和王铁山正在屋里聊天,看见高权进来,让他把饺子放在桌上,然后告诉他:“高权,这是七道岭三团的王连长。”高权看了一眼王铁山,说:“知道了,妈让我给你送饺子,任务完成了,没啥事我走了。”高敏追到门口吩咐了一句:“回家你别跟妈说,好吗?”

  高权点点头。

  但一回到家里,高权就把姐姐的事统统地告诉了母亲。

  他说:“妈,我姐没去值班。我姐跟一个男的在屋说话呢。”

  秋英一时不愿相信地说:“胡说!啥男的?建国不是在咱家吗?”

  说完她却自己醒悟了,紧张起来说:“你你你啥都看见了?他们……他们……哎呀我的天哪!”

  她一屁股坐到沙发上,但呼的又站了起来,说:“不行!高权,快跟妈去把她找回来!这个男的是谁,这么大胆!高权,你认不认识他?”

  高权说:“认识。但我不能告诉你!”

  秋英说:“我是你妈!你不告诉我你告诉谁?快说!”

  高权说:“那你得再给一盒烟!”

  秋英气糊涂了,跑步上楼,拿一盒烟回来胡乱塞给高权。

  “快说,那个人是谁?”

  高权说:“七道岭三团的王连长!”

  “好,好。我要把你姐拉回来!”

  她怒气冲冲地就往门外走,走没多远,就转身往高大山的办公室走去。

  3.秋英囚禁高敏

  秋英把屁股往高大山的办公室里一坐,呜呜地就哭了起来。

  高大山说:“你怎么到这儿来了?不是说过不让你到这里来吗?你这是咋啦?”

  秋英说:“你的闺女大了,我管不了她了,该你这个爹管了!”

  高大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说:“高敏她咋啦?出事了?”

  秋英气不打一处来:“出大事了!她不哼不哈地就跟王铁山好上了!你要是再不管,咱就跟陈参谋长做不成亲家了!”

  高大山倒不紧张,他说:“噢,你说这事呀,她不是跟建国谈得挺好的吗?咋又冒出个王铁山?”

  秋英生气地站起,凶凶地说:“你甭问了,赶快叫胡秘书去找那个叫王铁山的,让他离高敏远一点!咱们高敏可是有对象的人了,要是他再死皮赖脸缠着高敏,我就对他不客气!”

  高大山生气地说:“你胡说些啥!怎么就让胡秘书去找王铁山!高敏要是在跟建国谈对象,这里头有人家啥事!高敏要是没有跟建国谈对象,她喜欢谁就让她跟谁谈去!都啥时候了,你还要干涉儿女的婚事!”

  秋英咬牙说:“高大山,我这里想方设法让高敏和建国好起来,不是为了孩子?你和陈刚一个是军区参谋长,一个是守备区司令,再说我这么做也是为了你,你这个小小守备区的司令干了八年,还提不上去,要是跟陈参谋长家做了亲家,节骨眼上拉你一把,你不就上去了?我们娘几个也能跟着到大城市里住一住!我这么操心费力,腰都累折了,还不都是为了这个家嘛,我这是干啥呀!好,你不管我也不管了,叫他们闹去!”

  高大山说:“秋英同志,你今儿还是把老底说出来了!原先我还只当你只是要给高敏找个对象,没想到你把心思用到别的上头去了!好,我今儿就把我的态度告诉你,第一,孩子的事由她自己做主,她爱谁就是谁,我决不想干涉;第二,我高大山哪怕当一辈子守备区司令,也不愿意靠儿女亲家裙带关系这一套往上爬!我跟你都过了半辈子了,我高大山是啥人你还是不知道哇你!你给我走!马上走!”

  秋英一跳站起来,抬腿就往外走,回头说:“高大山我也告诉你一句话,我和桔梗大姐啥话都说了,连亲家都叫了,你要是也想让高敏嫁那个小连长,就趁早歇了这个心思,除非我死了。”

  秋英一走,高大山背上的弹片突然就又疼起来了。

  回到家里,秋英马上拨了两个电话,一个给胡秘书,一个给医院的林晚。她告诉林晚,说是老高近来身体不大好,想让高敏请假回来照顾一段时间。林晚信以为真,派人用车子马上将高敏送回到了家里。

  高敏也以为家里真的出事了。她背着急救药箱刚一进家,就慌张地喊道:“妈,我爸在哪里?他怎么啦?”

  秋英二话没说,只叫了一声:“你,跟我上楼!”

  高敏一上楼,秋英就将她推进自己的房间,回身把门紧紧地锁上。

  高敏说:“妈,你这是咋啦?”她拼命地摇门,但秋英没有理她。

  秋英说:“你甭叫我妈!你妈死了!你都跟我说,你背着你妈在医院里做的好事儿!”

  高敏晃门说:“妈,你让我出去!我做啥见不得人的事儿了?”

  秋英说:“让你出来也容易!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高敏说:“啥事儿?”

  秋英说:“说你跟那个姓王的连长的事不是真的,说你以后不再和他来往,我就让你出来!”

  高敏说:“妈,原来你是为了这个!我是对王铁山有好感,你就是不问,等时机成熟了,我也要回来跟你和我爸说呢!我已经大了,跟谁谈对象是我自己的权利,你不能这样毫不考虑我的感情,对我的选择横加干涉!”

  秋英搬了一张凳子坐在门前。

  “你的权利!你是不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我不能干涉,我今儿还非干涉不可了!建国有哪一点不好?他哪一点让你瞧不上了,非要跟那个小连长好?”

  高敏说:“妈,你不能这样对待我的感情!我不喜欢建国,从小你就知道。”

  门外的秋英气得哆嗦起来,说:“啥叫喜欢不喜欢,等一个床上睡了,一个锅里吃了,不喜欢也喜欢了,我和你爸不就是这么过来的。”

  “妈,你得让我出去!”高敏拼命地摇着门,但门就是打不开。

  秋英说:“出来也容易,只要你答应跟那个小连长断绝来往,跟建国结婚,我就放你出去!要不然你甭打算再走出这个门,除非你妈我死了!”

  高敏说:“妈,你要是这么逼我,我也对你说句话,就是不让我和王铁山来往,我也不会和建国好,从小到大,我对他根本没感觉。”

  秋英哇的一声,就坐到了地下,大声地哭了起来。“好!好!你甭以为你妈我不敢死,我就死给你个样儿看看!”说着,她拉来一张席子,直挺挺地躺在上面,牙关紧咬,双眼紧闭,一副就要死去的样子。

  高岭一看咋回事呢?哭着就跑了过来,大声地喊叫着:“妈!妈!你咋啦?”

  高敏一听,也以为真的出事了,忙吩咐高岭:“高岭,别哭,妈怎么啦?快打电话把爸叫回来,快去!”

  就在高敏被母亲关进房里的同时,胡大维也遵照秋英的吩咐,把王铁山带到了城外。

  胡大维说:“王连长,我真是眼浊,没想到你挺能干的,司令员家的丫头都叫你追上了!”

  王铁山一下就明白什么了,他说:“胡秘书,你这话啥意思?是不是高司令什么都知道了,他不同意我和高敏来往是不是?”

  胡大维说:“岂止是不同意,高司令简直就是勃然大怒。还有他们家老秋,高敏她妈,大发雷霆,就差把你吃了!”

  王铁山的脸色陡然沉了下去,他说:“胡秘书,你的意思我明白,是不是高司令不希望我和高敏好?”

  胡秘书拍了拍王铁山的肩膀,说:“算你聪明。”

  王铁山说:“可我和高敏的事和他有什么关系呢?”

  胡秘书说:“关系大了,高敏难道不是他的女儿吗?有些话,我想高敏是会和你说的。不过我告诉你,高家为高敏的事出了大乱,秋主任都绝食了。就是高敏和你结婚,以后你能为高敏带来什么呢?”

  王铁山说:“我们有爱情。”

  胡秘书说:“啥叫爱情?一时冲动!告诉你高敏早就和陈建国定了终身了,人家都是干部家庭的子弟,一个是军区的参谋长的少爷,一个是守备区的司令的千金,你说人家那不是幸福?”

  王铁山一时面如死灰。

  胡秘书说:“你要是心里还有高敏,你就不能害她,让她慢慢冷静下来,嫁给陈建国。在这件事情上,你不要太自私,除非你不爱高敏,成心想害她。”

  王铁山突然心里一横,说:“我当然爱她。别说了,胡秘书,我明白了。明天我就回七道岭。”

  “好,我喜欢干脆的男人。这样我的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我得谢谢你。”

  4.绝食

  高大山一进门也被吓坏了,他看看躺在地下的秋英,又看看被锁在屋里的高敏,不由大发雷霆起来:“这是咋地啦?第三次世界大战打起来了吗?高权,高岭,快把你妈抬回到屋里去!秋英,你也闹得太不像话了!”

  三人跟着就七手八脚地把秋英抬往卧室的床上。秋英极力地挣扎着,喊叫着:

  “我不活了!我没脸活了!我这妈没法当!连我养的闺女都不给我脸,我还活着干啥!我……”

  “你这是真的假的,啊?”高大山有点不敢相信。

  秋英突然睁大眼睛:“高大山,今儿你要是不替我管教管教你闺女,我就死个样儿给你看看!”

  高大山说:“秋英同志,你要是真想死,我就给你准备家伙!你是想投井还是上吊?要是想崩了自个儿我给你拿枪去!别只管拿这套吓唬我和孩子!有问题解决问题,闹就解决问题了?”

  高大山转身来到高敏的房门前,一脚就踢在了门上。

  “高敏,开门,是爸爸!”

  高敏说:“爸,钥匙在我妈那儿!”

  高大山只好回到秋英的床边,对秋英说:“钥匙!”

  秋英把头一扭,死死地攥紧手里的钥匙,就是不放。

  高大山只好坐下,对秋英说:“我说你真是的,不是自找麻烦嘛!你跟我结婚,父母包办了吗?没有!咱不也成一家子了?你不是也觉得过得挺好?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上写着呢,儿女婚姻大事任何人都不能包办!闺女长大了,找谁做女婿是她自个儿的事,她自个儿处理不了父母再插手也不迟!当初我们为啥革命,有一条就是反对封建包办婚姻!”

  秋英扭过脸去,不理他。

  高大山说:“革命革命,一革到自己家里,就不革了,我看你是个假革命!”

  秋英还不给他吭声。

  高大山说:“我说你给不给我钥匙?你不给是不是?行,我也批评她几句!”回头朝高敏的方向大声地喊道:“高敏,你也这么大了,你妈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容易吗?你以为谈对象是你自己的事?你的事就是你妈的事,你至少得先请示汇报!没征得父母同意你就自由行动,你就是无组织无纪律!”喊完回过头来,对秋英说:“好了,把钥匙给我吧,她现在是军人,你关她的禁闭算什么政策!”

  秋英攥紧着钥匙,还是不撒手。

  高大山的声音于是大起来了。他说:“秋英同志,你还叫我管不叫我管了?你要是这样,我还真不管了!”说完转身往外走了。后边的秋英,忽然就把钥匙朝他扔来。

  “高大山,给你钥匙!你今儿个要是不把她给我调教过来,我真不活了!我绝食!”

  她猛地向后一仰,倒在床上,拉起被子把脸死死地盖住。

  高大山说:“真的要绝食呀?不会吧?说说玩的吧?咱有仨孩子呢,就是一个不好,还有俩好的。天都黑了,他们还都没吃饭呢。”他揭开被子一看,看见她依然是满脸的泪水,不由心动起来,说:“哟,看样子是真的!”

  他拾起钥匙,走到了高敏的房门前,他刚要把房门打开,心突然又软了。

  他说:“高敏,都是因为你,咱们家的事闹大了,你妈她绝了食!”

  高敏不听这些,她只是不停地摇着门。大声地呼喊着:“爸,你快开门!”

  高大山又想了想,最后还是没开。

  他说:“高敏,你现在后悔了是吧?你不请示不汇报,在外头瞎搞对象,这说明个啥?说明你眼里没有这个家,没有你妈和我!你这么干,别说你妈关你的禁闭,我也要关你的禁闭!”

  高敏依旧大声地呼喊着:“爸爸,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怎么也站在我妈那边去了!”

  高大山说:“你以为跟谁谈对象是你自个儿的事?你以为婚姻法上写着,反对包办婚姻,你想咋地就咋地了?那法律上还写着一条呢,父母对子女有监护权!”

  高敏说:“爸,我现在长大了,不是小孩子了,婚姻自由是我的权利!在这事上是我妈不对!你这会儿到底站在哪一边呀你!”

  高大山说:“我站在哪一边?你以为我站在哪一边?我当然站在你妈这一边!你是长大了,可你是你妈打小养大的!你是你自己,可你还是这个家的人,就是因为你,家里现在不过日子了,不是和平年代,成了战争年代了!你妈刚才说了,你要是不跟那个王连长断绝来往,她就绝食到死,再也不吃饭了!”

  高敏说:“爸,她这是吓唬我,也是吓唬你,你叫她吓唬也不是一回两回了!”

  高大山说:“不许这么说你妈!你妈啥时候吓唬过我了,我高大山啥时候被人吓唬住过!哎,我说丫头,你咋就不能让一步呢,一个王连长就那么好,让你眼睁睁地看着你妈饿死?”

  高敏已经坐在了地上,一脸的泪水。她说:“爸,要是为别的事,我一准听你和我妈的,可这件事,不管你们怎么逼我,我都不会改主意。你们趁早死了这条心!”

  高大山顿时大怒了,他说:“还反了你哩!要是在战场上,你这样不听指挥,我就……我就毙了你!”

  高敏朝他吼道:“你就是毙了我,我也不改主意!”

  高大山一时拿她没有办法。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嗯,好!都说我高大山性子拧,你妈性子其实比我还拧,你的性子又比你妈还拧!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既然我的话你也不听,你就先在屋里呆着吧,你妈绝食你也陪着!”

  他拎着钥匙就下楼去了。

  5.生活不是梦

  晚上,高大山给林晚打了一个电话,让林晚到他家里来一趟。林晚给他们做了一桌饭菜,然后对秋英说:“秋主任,别使性子了,身体可是自己的,尝尝我的手艺,以前我总是吃你做的菜,这回,也尝尝我做的菜。”

  秋英却不动,她说:“林院长,你别劝了,我吃不下。”

  高大山说:“林院长,要是高敏是你的孩子,这事你咋处理?”

  林晚一时不知说什么好,转头劝秋英说:“秋主任,孩子大了,有自己的追求和想法,我看能不能多替孩子想想?”

  秋英说:“我早就想过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让她嫁给建国。”

  高大山踱步。

  林晚还想劝几句秋英,秋英却先说了,她说:“林院长你就别说了,高敏要真是不嫁给建国,我就死给她看。你们有你们的想法。可高敏是我生我养的,我有权这么做。”

  说完起身上楼了。

  送林晚回去的路上,高大山再一次地问道:“为了孩子的事,让你受累了。”

  林晚说:“说这些干什么,我又没帮上什么忙。”

  高大山立住说:“林晚,跟我说句真心话,你要是我这时该做什么?”

  林晚也立住脚说:“我很喜欢高敏这孩子,在她身上我能看到你年轻时身上那股什么也不怕的劲,就凭她身上的这股劲,她应该得到她想得到的。”

  高大山说:“谢谢你,林院长,我明白了。”

  送走林晚回来,高大山悄悄地走到高敏的门前,然后告诉里边的高敏,说:“高敏,爸要严肃地跟你谈一次话!”高敏听到爸爸的声音,马上往门口走来。她说:“爸,你说吧,我听着呢!”

  高大山说:“你跟那个王铁山来往多久了?”

  高敏说:“半年。”

  高大山说:“你真的像你说的那样喜欢他?”

  高敏说:“我喜欢他。”

  高大山说:“你有没有想过,世上还有比他更好的男人,更适合你,只是你还小,没有碰上。要是再等等,说不定你就碰上了!”

  高敏热烈地说:“爸,我想过了,我觉得王铁山就是最好、最优秀、最适合我的人。错过了他,我一辈子再不会遇上这么可心、这么喜欢,让我愿意跟他过一辈子的人了!”

  高大山说:“嗯……他在你心里是个啥情况我知道了,我还要知道你在他心里是不是和他在你心里一样!”

  高敏说:“爸,王铁山对我比我对他还好。我们发过誓,今生今世,他非我不娶,我非他不嫁!不管你和我妈在我们结合的路上设下多少障碍,我和铁山都不会屈服!”

  高大山说:“你妈咋啦?她反对你和王铁山来往,想把你和建国撮合到一块儿,也是为你好!她是你亲妈,又不是你后妈!咋说起你妈来就跟个仇敌似的!你想过没有,要是因为你,她真的绝食而死,这个家还要不要?爸爸怎么办?你这一辈子咋过日子?你已经是个大人了,要懂得为这个家负责任!”

  高敏哭着说:“爸,你也听我说一句。我是我妈的闺女,也知道我妈带大我们不容易,可是爸,我妈是个人,我也是个人,你心疼我妈,咋就不心疼我哩!当年我妈为了找你,追求她的幸福,千里迢迢,忍饥挨饿,风霜雨雪都没挡住她,怎么这会儿我要和王铁山恋爱,追求我自己的幸福,你们就理解不了了呢!爸,为了这个家,你和我妈要我做别的事,上刀山下火海,我都不惧,但这件事我无论如何都不能答应。答应了我就不是我了,也不像你和她的闺女了!爸,在这个家里你是最心疼我的,你要是真疼我,就让我遂了心愿,不要和妈妈一起毁了我的幸福!”

  “那好!高敏,爸爸明白了,你和王铁山恋爱不是一时冲动,至少你自己是真的!既然是真的,爸爸就不能反对了。但是不反对不是说要让家里这种局面延续下去,不,这种局面要结束。高敏,爸爸给你出个主意,等会儿我偷偷把你放出去,你立即就去找王铁山,对他说你们俩的事我同意……”

  高敏禁不住大叫一声:“爸……”马上就被高大山阻住了,说:“别这么大声。我的话还没说完呢。你就告诉他,你们要是真心相爱,就马上结婚!”

  “马上结婚?”

  “对。马上结婚!你们一结婚,你妈就没办法再闹绝食了!她就是真想把自己饿死,也达不到目的了。兵法上这叫釜底抽薪,又叫出其不意,攻其不备!记住,爸这样做不是为了你和王连长,为你们我犯不着,我这样做只是为你妈好!”

  高敏一下感动了,她一下扑进爸爸的怀里。

  “爸,你真好!你从来都这么好!”

  高大山说:“轻点,别让你妈听到了!”

  高敏点点头,就踮着脚尖下楼去了,就要出门时,高大山追了上来,说:“高敏,爸爸还有一句话呢!”

  高敏站住了,说:“爸,你还有话?”

  高大山说:“你有没有想过,等一会儿你见了王铁山,让他知道了家里的事,他要是突然害怕了,不愿和你结婚了,你打算咋办?”

  高敏说:“爸,这不可能!”

  高大山说:“啥叫不可能,你也是个军人,应当知道战场如人生,人生如战场。战场上的事瞬息万变,你现在是你自己的指挥员,必须事先想到所有可能,临事才能冷静处理一切!”

  高敏忽然就镇静起来,她说:“爸,真要是那样,就不是我妈错了而是我错了,我就回到家里来,跪在我妈面前。”

  高大山朝她挥挥手,就让她走了。

  一看见王铁山,高敏飞快地跑过去扑进他的怀里,泪水又哗地流了下来。

  王铁山却显得异常的冷静,他说:“高敏,为了我,你受委屈了!”

  高敏说:“不,是为你,也是为我自己,我愿意!”

  王铁山忽然不说话了。高敏说:“铁山,我们结婚吧!我们明天就结婚!我爸亲口对我说的,只要我们真心相爱,他就批准我们结婚!”

  “高司令真是这么说的?”

  “对!你没想到?”

  “秋主任呢?她也同意了?”

  “没有。我妈为这个,都绝食了!”

  王铁山忽然浑身一震。

  “真的?”

  “真的!”

  王铁山慢慢推开了高敏,脸上现出冰冷果决的神色。

  王铁山说:“高敏,我想告诉你一件事。”

  “啥事?是不是想让我跟你私奔?你只要说一句这样的话,天涯海角,我都跟你走!”

  王铁山像是没有听见,他说:“高敏,明天,我就要走了!”

  高敏几乎吓了一跳。

  “走?到哪去?”

  “去七道岭,我是从那来的,现在我还回那去。”

  “为啥?你为啥这样?是不是我妈另外让人给你施加了压力?”

  王铁山说:“高敏,经过仔细考虑,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我们俩并不合适……不,你不要误会。我不是说你是高干子弟,我是个农村娃,门不当户不对,也不是说你婚后不会跟我一起走。我是觉得……觉得这样做对你不公平,这不是你这么好的姑娘应当有的命。高敏,我已经决定了,咱们分开,明天我就走,会有比我更好、更勇敢的人爱你、给你幸福的!”

  高敏像望着一个陌生人似的望着他,突然一扑,扑到王铁山身上,拼命地摇晃着。

  “你……你……王铁山,你怎么啦?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你是不是有了别人!你和我可是对天、对地、对草原发过誓的!你爱我,天下的女孩子你只爱我一个!今生今世除了我,你谁也不娶!怎么就半天工夫,你的心就变了!”高敏又大叫道:“我不相信!你快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快告诉我你是在跟我开玩笑!”

  王铁山越来越决绝地说:“高敏,有些事我一时也说不清楚,也许以后你就明白了,生活不是梦,再见了。你比我还有更重要的东西。因为我喜欢你才做这样的决定。我知道你会觉得我这是胆怯,是背叛,会觉得我这个人卑鄙,可就是这样我也认了。高敏,就当你当初看错我了,好不好!”

  高敏的脸变得白蜡一样,她怔怔地看着王铁山,抬手给他一记耳光,转身就跑,跑了几步又转了回来,伸手将他脖子里那条衬领狠狠撕下,恨恨地摔到地上。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