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九章?

军歌嘹亮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4

1.新官上任

  有了工作,当了主任,这对秋英来说可换了个人了。她不光头发剪短了,而且穿上了干部服,出门前,在卧室里的镜子前没完没了地照了半天,然后走出来,在高大山的面前来回地转着身子。

  “老高,看我今天怎么样?”

  高大山打量了一眼,却不理她,只回头对孩子们吼道:“你们快点吃饭,吃了饭好上学!”孩子们一边答应着,一边不住地看着自己的母亲,像是不认识了。

  “老高!我让你看看我这身衣服合身不合身!”

  秋英有点受不了了。

  “行,不错,挺好的,像个见习主任!”

  高大山敷衍了一句。

  秋英不高兴了。

  “啥叫见习主任,我就是主任!哎我说,从今起,在外头碰上人,可不许再当面秋英秋英地叫我,我大小也是个主任了!”

  “行,就叫你老秋,秋主任!”高大山说。秋英脸上满意了,嘴里说:“这话听着还顺耳!”她抬头看了看钟,忽然着急起来,“哎哟,都七点了,你们可快吃啊!我上班去了!七点半我要组织政治学习呢。对,老高,回头你帮我把碗收了!”

  高大山和孩子们像是闻出了不安的味道,都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不知如何是好。

  “听众同志们,现在播送省报本月11日的社论,《消灭棉铃虫》……”

  这是高大山手里的收音机传出的声音,秋英在门口站住了。

  秋英说:“老高,今天几号?”

  高大山说:“12号。”

  秋英说:“那就是昨天的!”

  说着匆匆走了。高大山却愣了,回头看着孩子们说:“你妈说的是啥呀?”

  高敏指指收音机说:“社论。”

  “完了,咱没有妈了!”高权突然说。

  高敏说:“胡说啥呢你!”

  高权说:“我没胡说。她一当上主任,这里就不是她的家,服务社成了她的家了!”

  大家都暗暗地笑了起来。

  服务社里,女职工们闹哄哄的,有的在说着闲话,有的在织毛衣,有的在嗑着瓜子。只有秋英一个正襟危坐,不时地看着墙上的挂钟,最后,用手指头敲桌子,她的政治学习就这样开始了。

  秋英说:“大家安静一下。”

  女工们的嗡嗡声果然停止了,只有一个女职工好像什么话没有说完,秋英的目光马上严厉地逼了上去。有人立即捅了捅那位同事,那位同事抬头看见了秋英的目光,马上把头低了下去。

  会场上彻底安静了下来。

  秋英咳嗽说:“哎!哎!好,现在是七点三十一分了,离规定的政治学习时间已经过了一分钟。开始学习前我要说几句。俗话说得好,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大小是个单位,都得有个章程,要不咋办事呢?部队上还有个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呢。那战士开班务会的时候,尿个尿还得向班长请假呢!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以前我们服务社政治学习,我听说谁爱干啥干啥,主任说了也不听,大家听好了,我来了,事情就不能这么办了。现在我就请大家把手里的活儿收起来!”

  众人一下有点不太习惯,都愣着不动。

  秋英便一个个地逼视过去,女职工们于是陆陆续续把手里的毛衣啥的收了起来。

  这时,一个迟到的女职工,大笑着跑了进来,嘴里还说:“哎哟我说不晚不晚还是来晚了。都是我那口子,要上班要上班又说他的东西找不见了,让我帮着找,这边还没找到,那边孩子又尿裤子啦,真是的……秋英嫂子,我没来晚吧?”

  “你来晚了,你今天晚到了十分钟。以后不要再叫我嫂子,我现在是主任。”秋英冷冷地说。

  迟到的女职工一下有些傻了,说:“秋英嫂子……不,秋主任,我真是家里有事,我……”

  “谁家里都有事儿,可是别人都没迟到。这样吧,晚上下班以后你先别回去,一个人留在这里,把政治学习时间补上。”

  迟到的女职工愣在那里,竟不知说些什么了。

  秋英说:“好了。现在开始政治学习。小刘,昨天省报有一篇很重要的社论,咱们今天就学习这个。”

  读的就是《消灭棉铃虫》的那一篇社论。在秋英的目光下,大家都听得静悄悄的。

  社论还没有学完,有人前来敲门,秋英示意一女售票员跑去看一看。

  门外是一军人,问:“哎,啥时候开门?”女售货员声音小小的告诉他:“还没到点。正学习。”军人说:“能不能先给我一打复写纸,急用呢!”女售货员说:“不行。我们现在换主任了,政治学习雷打不动。”军人说:“我真是急用,能不能跟你们主任说,先给我一盒。”女售货员说:“我试试吧。”

  女售货员走到秋英跟前一问,秋英回答道:

  “不行,让他等会儿!我们虽然只是些家属,可我们也身在军营,那个词儿是咋说的?……对,要令行禁止!”

  但那军人走没多久,门外来买东西的人却越来越多了,都觉得不可思议,说:“怎么还不开门?”门边的售货员只好再一次悄悄地说:“换主任了。团长的老婆当主任,说是政治学习时间,雷打不动!”

  听到的人都嘀咕起来,有人说:“咋能这样?不是说要为兵服务吗?一根筋!”有人说:“哎,这年头,就得要一根筋的人当主任,不然更乱套!”

  一直学到了八点整,秋英才庄严地宣布:“到点了,开门!”

  夜里,秋英几乎一整个晚上都在忙着算账,桌面上乱糟糟的摊着一大堆的单据。高大山在她身边一边转悠着,一边听着耳边的半导体。

  秋英有点越弄越乱了,只好把高敏喊了过去。

  “高敏,快过来帮妈看看,这账咋老对不住呢?”

  高敏却说:“妈,我明天要考试!”

  旁边的高大山笑了,他朝她走了过来。秋英瞥了一眼高大山,不高兴了,说:“高大山,你看我的笑话!”

  高大山说:“我没有。”

  秋英说:“你笑了!”

  高大山只好装出关心的样子,问:“哎,少了多少钱?”

  秋英说:“不是少了,是多出了二十多块!”

  高大山觉得不可能,真的笑了,他说:“就你?不把咱家赔进去就行了,还会多出钱来?”

  秋英说:“可不是嘛,应该是只会少钱,哪会多出来钱呢?”

  高大山说:“那你再从头算算!要不要我帮你?”

  秋英说:“不!叫你帮我,我就不当这个主任了!”

  秋英只好自己又从头算了起来,一旁的高大山只好不住地摇头,心想这老婆算是有了真正的工作了。

  一直算到深夜,算到墙上的挂钟敲响凌晨两点,秋英还趴在桌上不停地算着,就是算不过来。

  高大山看着可怜,走过来说:“好了好了,啥时候了,明天再算吧!”

  可秋英却告诉他,说:“哎,老高,你说怪事不怪事,刚才我算是多出了二十多块,可这一算怎么又少了二十多块了呢?”

  高大山说:“哎,要不,咱明天就不当这个主任了。”

  秋英说:“你啥意思你?想让我回到家里来给你们烧火做饭,不行!我就要当了!”

  高大山说:“你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心不死!”

  秋英埋头又算了起来,算着算着,还是没有算对,最后,只好看着那堆单据,呜呜地哭了起来,把床上的高大山都给哭醒了。

  高大山有点忍不住,便在床上发起了脾气。他说:“秋英呀,秋主任,老秋,你还睡不睡?”

  秋英不理他,她不想再算了,最后,只好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自己的钱来,一张张地数着,填进了公家的钱里。

  2.秋英上报纸

  第二天晚上,高大山刚一进门,秋英就兴高采烈地告诉他:

  “哎,高大山,今儿我把昨儿赔出去的又算回来了,整整多出了二十五块五毛六!”

  高大山一听乐了,说:“你要再不算回来一点,咱家就要吃咸菜萝卜了!”

  接着,秋英告诉高大山:“这几天你在家里辛苦一点吧,我明天准备下部队。”

  高大山一惊,说:“你下啥部队?真是奇怪了!你下部队干啥?”

  秋英说:“高大山,你还不要瞧不上我们服务社。我想好了,不能老让战士们跑这么远的路到我们服务社买东西。不是说要为兵服务吗?我让我们服务社组织一个板车队,拉货下基层,把服务送到连队去!”

  高大山有点急说:“不行不行,你走了这个家咋办?我明天下午要去三营呢,我要去好几天,你不在家咋办?”

  秋英说:“爱咋办咋办!我回娘家那些天你们不是也过了?高大山,我告诉你,就是打我当了服务社主任,我才觉得自个儿真的翻身了,我也能跟你这个团长平起平坐了,我也有工作了!你明天下午去三营,我明天上午就带人下二营,家里的事,你就多管点儿吧!”

  第二天,她果真就带着自己的人马下乡去了,高大山实在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秋英这么一去,几天后竟上了报纸了。

  这一天夜里,高大山正边走边听收音机,秋英紧紧跟在他的身后。高大山不知是什么缘故,关住了收音机说:“哎,我说你老是跟着我干啥?”秋英说:“谁老跟着你了!”高大山忽然想起,秋英是不是想听收音机里的社论,就把收音机递给了她,说:“给你给你。我看报纸!”

  高大山刚坐下来拿报纸。秋英也跟着坐下来,和高大山一起看报纸。

  她不听他的收音机。

  高大山觉得奇怪,说:“哎,我说你又看不懂,坐那瞎看啥?”

  秋英说:“你咋知道我看不懂?我能看懂!”

  高大山便走过去看她手里的报纸,她看的那一版全是图片,高大山忍不住笑了,笑得秋英大叫起来:“高大山,你……”

  “好,看吧,看吧,你看吧。”高大山一本正经地说,“看不看得懂是水平,看不看就是态度了。”秋英猛一把将报纸摔在了地下,说:“高大山!”高大山说:“咋了?我又犯错误了?”“你犯了!”秋英大声地说。高大山说:“我没有!”秋英说:“你笑话我看报纸看图片!你在心里耻笑我!”

  高大山把报纸从地上捡起来,递到秋英手里说:“我没有,真的没有。我刚才不是还表扬你吗?你接着看!图片咋啦?图片也是新闻!也是党的声音!有些人连图片也不看,跟我老婆比,政治觉悟差老去了!……好,刚才看到哪儿了?是不是这儿?接着看!……”突然,高大山的眼睛愣住了,他忽然哇哇地大叫了一声,回头目不转睛地瞪着秋英。

  秋英说:“你咋啦?!”

  高大山站起来,又兴奋又妒忌地走来走去,一边用异样的目光望秋英。

  秋英有点急了,说:“到底咋回事,高大山,你说话!”

  高大山说:“秋英,不,老秋,秋主任,你出名了!你上报纸了!”

  秋英说:“我上报纸了?”秋英跟着也高兴了起来。“我还上报纸了?在哪里?快指给我看看!”

  高大山指着报上的一个小角落说:“就这里,48049部队服务社下基层为兵服务。这里头还提到你的名字,‘山路不好走,服务社主任秋英亲自拉车。’好家伙,我高大山也就是当年跟朱总司令喝酒上过一回报纸,没想到你只拉板车去了一趟二营,就上报纸了!”

  秋英把报纸抢过来看着,看得泪光闪闪的。

  “哎呀我也上报纸了!就是这块儿小一点儿!高大山,怎么样,让你老婆去当主任,没给你丢脸吧!不行,我要把报纸藏起来,明天我们政治学习,就学这个!”

  高大山指指收音机说:“那今天晚上的广播不是白听了?”

  秋英说:“没白听!高大山,你妒忌了!看我上了报纸,你心里不高兴了!……好,我就是要让你不高兴!你不高兴,我高兴!”

  转身,秋英就拿电话向桔梗报喜去了。她说:“桔梗大姐吗?你看今天军区的《红旗报》了没有?那上头有我哎!快看看,在最后一版,右下角!咋会找不到呢?往下瞅,最下头!看见了吧?说的啥?说的是我拉板车下连队卖货呀,对了,我现在也是服务社主任,那上头说的秋英主任就是我呀!向我学习?别向我学习,我也得向你学习……哈哈,好,以后多打电话!”

  随后,她又接连打出了好几个报喜的电话,打得一屋子都是她的声音。

  打得高敏有点不耐烦了,在床上说:“妈是不是高兴疯了?”

  高大山说:“别管她,让她疯吧,等她给所有的熟人都打完了,她就没有打的了。”

  谁知,打完电话,秋英还没完,深更半夜的,把高大山拉了起来。

  高大山说:“干啥?这都啥时候了,你还折腾呢!”

  “起来嘛!人家想叫你起来陪陪人家!”秋英说。

  “我困着呢,有事明天再说吧!”

  “人家求求你还不行吗?”

  高大山没有办法,只好起来,但嘴里却不停地唠叨着:“到底是怎么着啊,不就是上了一回报纸吗?”

  秋英说:“人家高兴,你就陪陪人家嘛!”

  高大山被拉到饭桌前才愣住了,秋英早已摆了一瓶酒,几个家常小菜。高大山一看高兴了,说:“你高兴,想让我喝酒?”秋英高兴地说:“对,我高兴,想让你喝酒!”高大山的睡意忽然就一点没有了。秋英紧紧地挨在他身边坐着,给他斟酒。

  高大山喝了一杯,说:“一个人喝,没意思。”

  秋英好像等的就是这一句,顺手就添了一个杯子来,给自己斟酒。高大山一看就惊了,说:“你也喝?”

  秋英说:“今儿我高兴,你喝多少,我喝多少。”

  高大山说:“拉倒吧你。我喝酒的时候你还在哪里呢,我喝酒的名气……”

  秋英说:“别说了,你喝酒的名气毛主席都听说过,朱总司令还和你一起喝过酒。全白山守备区,能跟你有一喝的只有陈刚司令员一个人。可是今儿个,我偏要鸡蛋碰石头,跟你比一比!”

  高大山笑说:“就你?拉倒吧拉倒吧。我知道你们服务社的工作做出了成绩,你上了报纸,心里高兴。不错,我以前小看你了,从今而后要对你刮目相看,这行了吧。酒就别喝了!”

  秋英说:“你让我陪你一回试试吧!”

  高大山眼睛里一下放光了,他说:“你真喝?”

  秋英说:“真喝!”

  高大山说:“那就喝。”

  俩人一杯来一杯去。那天夜里,秋英竟把高大山给弄醉了,醉得高大山趴在桌面上,秋英还在大喊:“高大山,喝呀,今儿可让你知道啥是个喝酒了吧?”

  第二天早上,秋英却起不来了。高大山起来做饭的时候,秋英还在呼呼地大睡。

  高大山想让她好好地睡一睡,但看了看表,还是把她推起了。

  高大山说:“秋主任!老秋!上班时间到了!政治学习时间到了!”

  一听政治学习的时间,秋英一个翻身就起来了,嘴里喊着:“真的吗?”

  她一下炕就朝门外跑,被高大山喊住了。

  高大山说:“站住!先洗脸,先吃饭!”

  孩子们都偷偷地笑着,不知道妈妈为什么成了这样了。

  高大山却不让孩子们笑,催他们快吃饭,吃了饭上学去!

  秋英这才忽然觉得一阵难受,跑到卫生间就是一阵久久时间的呕吐。高大山马上跑过去帮她捶背,说:“不能喝还逞强,不就是上了一回报纸吗?”

  这一次,秋英没有吭声了,呕完,她直眼看着高大山,说:“老高,我要告你一句话!”高大山说:“说!”秋英说:“这酒……真不是好东西!”

  说得孩子们全都开怀地大笑起来。

  而秋英则告诉他们,她还要带着服务社的职工们好好干,她争取再上报纸,让整个服务社的职工都上报纸。

  3.终于升官了

  老家的翠花嫂,说来就来了。她带着她的狗剩,找秋英他们来了。

  秋英一看翠花嫂来了,高兴得不得了,离门远远的,就大声地喊着:“老高,快出来,看谁来了!”高大山刚一出来,翠花嫂就把儿子推了上去,说:“狗剩,快叫姑父!”她的狗剩上前就给高大山深深地鞠一躬,说:“姑父好!”

  高大山还真的不知道站着的是谁。

  翠花嫂说:“他姑父,你是官当大了,连我和你侄儿也不认识了!我打关内来,是英子的娘家嫂子,叫翠花;这是狗剩,是我的孩子……”一旁的秋英跟着又是使眼色又是帮腔,说:“老高,这就是我娘家嫂子翠花,前些天我不是还回去过一趟……你都忘了?”高大山这才噢了一声:“我想起来了,翠花嫂!你们家姓刘,门前有棵大柳树,一口大水塘,水塘里跑着一大群鸭子……对了对了,我想起来了!”

  翠花嫂马上拍起大腿,说:“哎哟他姑父,你可想起来了!”

  秋英热情地说:“嫂子,坐坐!狗剩也坐!老高,你站在那儿干啥,还不招呼翠花嫂子和孩子坐下!”

  高大山说:“对对对,坐下坐下!渴了吧?吃饭了没有?秋英,赶快做饭!”

  那狗剩像是饿了几天了,就等着这一餐呢,一上桌,就埋头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秋英鼓励着:“吃吃,到了这儿就是到家了!”

  翠花嫂说:“可不是到家了!这是哪里?这是我妹子家!我妹子家是谁家?就是我自个儿的家!狗剩,吃!多吃点儿!吃饱!”

  高敏几个却被吓住了。他们放学回来,一进门,高岭就把高敏拉到一边,偷偷地看着。

  “姐,他们都是谁呀?咋到咱家吃饭?”

  高敏说:“他们是咱妈的娘家人!”

  高权说:“我看不像。我看他们像骗子!”

  秋英说:“嫂子,这大老远的,你们也不先来个信儿!”

  翠花嫂说:“还捎啥信呀,到你和他姑父这儿来,不是到咱自己的家,说来还不就来了?你上回回家时不是说吗,要是谁想当兵,就让他来找他姑父!这不,地里的活儿刚忙出点头绪,狗剩就说他想当兵,我就带着他来了!”

  秋英说:“老高,听见了吗?翠花嫂子把狗剩带来,是想到你这当兵,你就想想办法,把他收下!”

  高大山高兴地说:“想当兵?好哇!想当兵好!狗剩,说,为啥想当兵?”

  翠花嫂马上给狗剩使了一个眼色,狗剩连忙结结巴巴地说:

  “想跟姑父扛一辈子枪!想在解放军大学校里锻炼!将来……将来好娶个媳妇!”

  翠花嫂看见高大山和秋英的脸色有些不对,忙说:“孩子不会说话,他是想说,但凡他日后有点出息,一定好好报答他姑父和他姑!”

  高大山说:“这话不对!要报答也要报答党!狗剩,想当兵就要铁了心当一辈子,为国家守一辈子边境线!你行吗?”

  狗剩说:“能!”

  高大山说:“当兵可是要时刻准备打仗,特别是在我们这边防前线,当了兵你随时有可能打仗,冲锋陷阵,流血牺牲,有这个胆量吗?”

  “有!”狗剩说。

  高大山满意地说:“好,那你这个兵,我留下了!”

  高大山马上当着他们的面,拿起了电话。

  “喂,守备区军务科吗?我是三团团长高大山,对,我这里有一个老区的孩子,想当兵。我不给你们添麻烦,就要一个入伍的名额,你也不想一想,老区人民对中国革命做了多大贡献,我们这些人能活下来,不就是因为老区人民的支持吗?行,行,你早一点答应不就省得我废话了?好,就这样……”

  然后回头告诉狗剩:“留是留下了,可你要给我到基层去吃苦,要有长期扎根边防的思想准备!不想长期在边防前线当兵的人,决不会成为一个好兵!”

  狗剩的脸色转眼就慢慢地白了。

  能当兵对乡下的孩子来说,总是一件好事。跟着,屯里又来了几个孩子,都由高大山一一地安排到了部队里去了。他们每来一个,家里便是一顿好吃的,他们一走,饭桌上的东西就变脸了,变得比正常的日子还要糟糕,常常是:一盆清汤,一碟咸菜,一盘高粱面窝头,弄得高敏几个时常眼睁睁地看着不想动手。

  夜里,高大山悄悄地问道:“家里还有多少钱?”

  秋英说:“哪还有钱!连下个月的工资我都预支了!这个月最好可别再来人了,再来人就过不下去了……”

  高大山说:“发什么愁呀,三年自然灾害咱不也都过来了?就当今年国家又遭灾了,咱就再坚持一下!”

  秋英说:“还有十天呢,还有十天才到月底,一天花一块钱,也得十块,到哪弄这十块钱去呢,你说老家他们还会来人吗?”

  “我怎么知道呢?”高大山说。

  “别来了,千万可别再来人了!”

  团里训练阅兵那天,陈刚来了。

  看着一队队从面前走过的队伍,陈刚说:“老高,三团看上去还行啊!”高大山回答说:“那是!当年攻坚猛虎营的老底子,错得了吗!”陈刚说:“看到三团这个阵势,我今天来了,再走就放心了!”高大山说:“感谢首长鼓励!其实有我在这儿,你也不用担心啥!”陈刚说:“我知道。可你也别得意,我不是为表扬你来的。军区首长……我说的是我们的老师长……”

  高大山说:“老师长咋了?”

  陈刚说:“从现在起,他不是军区参谋长,是司令员了!”

  高大山说:“哈,老师长又升了!以后不叫他吕参谋长,该叫他吕司令了!”

  陈刚说:“老师长让我来跟你打个招呼,你在三团呆的时间也不短了,该挪窝了!”

  高大山忽然就吃惊起来。“挪窝?往哪挪?”

  陈刚说:“你是个老同志了,往哪挪都是组织安排,你都得服从!”

  高大山说:“你是不是看我在三团干得挺顺心,你不痛快,想给我换个地方,让我也不痛快?我告诉你,我在这儿待得挺好,挺舒心,我不挪!”

  陈刚说:“还反了你了?你不挪?我这会儿还是守备区司令员,你敢违抗命令,我就开你的会,想法子治你!”

  高大山听出弦外之音,说:“你啥意思?这会儿你还是守备区司令员?过会儿你就不是了?”

  “我升了。”陈刚不动声色地说,“我到军区给吕司令做副参谋长!”

  “真的?”

  “军中无戏言。”

  高大山说:“哎哟你去那儿干啥?军区已经有了那么多副参谋长,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哪有在东辽守备区干得劲儿!要是我,就不去!”

  “不去不行,得给你腾地方!”

  高大山震惊了。

  “给我?”

  “对。这会儿你心里痛快了吧?我是军区党委委员,先代表军区首长给你吹个风,军区已经决定,我走了以后,下一任白山守备区司令员由你担任!”

  高大山兴奋起来了。

  “老陈,真的还是假的?我高大山这人可是经不起逗啊!”

  “当然真的。”

  “好,太好了,哈哈!我高大山就像一棵小庄稼苗,多年以来一直被你这块土坷垃压着,老也没有出头之日,这回太阳也终于照到我头顶上了!哈哈!老陈,你是不是觉得军区首长英明,吕司令英明,终于看出我干白山守备区司令,比你更强,是不是?”

  陈刚说:“老高,我可不是下台,虽说是平调,我也是往上级机关调,你这么说话,不怕我日后给你小鞋穿?”高大山说:“不怕。我高大山大鞋小鞋都不怕,向来都是我的脚撑破鞋,不是鞋夹住我的脚!”

  陈刚说:“这会儿就让你高兴,吹吧!接着吹!”

  高大山笑着说:“哈哈!我这个人你也知道,我心里高兴就得笑!哈哈,今天我心里高兴!哈哈!”

  4.向高大山敬礼!

  检阅结束,两人在高大山家里喝得大醉。陈刚说:“老高,和平年代,是不是不怎么痛快!”高大山不敢乱说,问:“和平年代,不打仗了,过太平日子,孩子老婆热炕头,咋不痛快?”陈刚说:“不打仗就不痛快!当兵怎么能不打仗!不打仗不好!”高大山说:“老陈,你喝醉了!不打仗好!”

  陈刚说:“你再说一句我就跟你急!想当初你高大山是营长,我陈刚也是营长,你们

  营被你带成攻坚猛虎营,我们营也被我带成了连战连胜营!除了打东辽城那一仗,你喝醉酒端了敌人九十七军的军部……还有剿匪的时候,你拿我的一坛酒给土匪送礼,说降了姚得镖……除了这两回,我陈刚哪一仗打得不如你!老高,还是上战场好哇,是骡子是马,英雄狗熊,枪一响就知道了!这年月,不打仗了,人跟人怎么比?哼,说我当初在二团时干得就不如你,本来当初就该是你当守备区司令,就是因为你们团大风口哨所出了点事,我才捡便宜当了司令!”

  啪的一声,陈刚狠狠地拍起了桌子,“我陈刚是捡人便宜的人吗?”啪的一声,陈刚又拍了一声桌子。“你们三团那时候和我们二团比,最多也是个互有长短,打个平手吧?你高大山那会儿就比我尿得高?我还就不服这个了!现在又说我的能力不如你,把我换下来让你上去,我服吗?我不服!”

  高大山说:“老陈,你喝醉了!喝醉了喝醉了!你咋能不服呢?你说,你们二团当初哪一点比得上我们三团!军事训练,思想建设,后勤保障,种蘑菇养兔子……你们不行!”

  陈刚忽然就站了起来。“高大山,你诋毁我们二团,就是诋毁我陈刚!这酒我不喝了!”

  秋英急忙过来拉扯。“陈刚大哥,甭生气!高大山就是个驴脾气,岁数越大越不会说话,你就原谅他一回……哎对了,陈刚大哥,建国咋样,我都好几年没见这孩子了。桔梗大姐还那么年轻漂亮,喜欢打扮吧?”

  陈刚的眼睛一下就直了。他说:“甭跟我说她!这会儿我没工夫,就知道臭打扮!”他回头逼视高大山,说:“高大山,你是看我陈刚走了背字儿,轮到你看我的笑话了!我们还是老战友不!不行,我得走,你这酒我不喝了!”

  高大山站起来,笑了。他说:“老陈,你这个人怎么搞的?枪林弹雨里出来,一点挫折也经受不起,你完蛋了!你完蛋了你完蛋了!你忘了当初毛主席和朱老总在全国战斗英雄代表大会上对我们说过的话了:你们既要经受住枪林弹雨的考验,也要经得起和平年代的考验。你把这些话忘了!”

  “谁忘了?”陈刚回头问道。

  高大山说:“你忘了!”

  陈刚的眼里忽然就含满了泪水。秋英忙给他递上茶水,“陈刚大哥,你喝醉了!高大山真不是个东西,叫你喝这么多!高大山,别喝了!”

  陈刚一边推开秋英,一边竟就呜呜地哭了起来。高大山和秋英愣愣地看着,一时都不知如何才好。

  突然,陈刚自己止住了哭声,他猛地站起来,逼视着高大山。“高大山,我陈刚……对吧?我是叫陈刚吧?我陈刚一个枪林弹雨中出来的人,死都不怕,还怕不当这个守备区司令!”他啪的一声,又拍起了桌子。“我是舍不得离开东辽,离开咱们守了这么多年的边防线!我不放心!哼,让我陈刚离开一线阵地去坐办公室?我不乐意!我一直都在第一线,进攻时冲在队伍前头,防御时我守在最靠前的战壕里!可是老高,我是军人,不能不服从命令。我今天到这里来,有一句话要告诉你:我走了,也把整个白山守备区好好交给你了!我离开这段边境线上情况一切正常,我是完完整整将它交到你手里的,这里有我陈刚多年的心血,你要是让它出了事,我决不放过你!也决不再到你家喝酒!”

  两人那样默默地对视了良久,高大山才又开口了。

  高大山说:“老陈,你的话说完了?”

  陈刚说:“说完了!”

  高大山说:“你说完了,就轮到我说了!老陈,我也告诉你,有我高大山在,这条边防线就不会出事儿!这条边防线是你的,也是我的!我高大山打了半辈子仗,从来只有从别人手里接过阵地,完整地向另外的人交出阵地,从没有丢失过阵地!我的话说得够清楚了吧?”

  陈刚不回答,他恨恨地凝视着高大山,慢慢地又坐了下来,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临去守备区上任的前夕,高大山去了一趟大风口阵地,他当年的警卫员、三营的现任营长伍亮一直在那里守着。伍亮陪着他到阵地看了一遍,然后,高大山告诉伍亮:“伍子,我要走了。”伍亮一惊,说:“走了?离开咱们团?到哪里去?”高大山回头说:“我要到守备区当司令员,陈司令员调军区工作!”伍亮拍手说:“好!太好了!你当司令员,把我也调去!……团长,不,司令员同志,你看上去咋一点都不高兴啊!”高大山说:“伍子,我就要离开这里了,以后再来,就没有这会儿这么容易了!”伍亮说:“团长,我还是叫你团长吧,你就是调到守备区,三团还是你的部队,啥时候想来就来了,有啥不容易。”高大山摇摇头,一边走一边说:“到底不一样了。”伍亮说:“我明白了,你不放心我们三营,不放心大风口!”高大山说:“我不放心我在这里守了多年的这段边防线,我本来打算要在这里守一辈子的,可现在做不到了。伍子,你营长当了几年了?”

  “三年。”

  “也算是老营长了。我要是把这段边防线交给你,你能像我当初那样,下决心一辈子都守在这里,保证它永远像今天这样安静吗?”

  伍亮忽然就感动了。他说:“司令员……”高大山说:“别喊我司令员,我这会儿还不是!请直接回答我的问题!”伍亮说:“团……团长,刚才我还没想过这件事。可这一会儿,你这么严肃地问我,我觉得不是你问我,是上级首长、是祖国和人民这么问我!我的回答是:我能!只要领导信任我,你信任我,我愿意接过你的担子,一辈子钉子一样守在这里,就是粉身碎骨,也要牢牢守住这段边防线!”

  高大山点点头,转身走进了团作战值班室,抓起电话命令道:“全团注意,我是高大山,我命令,全团立即进入一级戒备状态,部队进入阵地和哨位!”

  刹那间,各地的电话纷纷传来响应:

  “一营明白!”

  “二营明白!”

  “三营明白!”

  “团直分队明白!……”

  “我是高大山!各哨所报告情况!”

  “团长同志,大风口哨所哨长李阳向你报告,我哨所全体官兵已进入阵地,边线上一切正常!”

  “团长同志,八叉哨所哨长张天才向你报告,我哨所全体官兵已进入阵地,边线上一切正常!”

  “团长同志,三道崴子哨所哨长刘勇向你报告,我哨所全体官兵已进入阵地,边线上一切正常!”

  “团长同志,十里沟哨所哨长姜大山向你报告,我哨所全体官兵已进入阵地,边线上一切正常!”

  高大山留恋这样的声音,他听得神情异常的激动。

  “好,我谢谢同志们!谢谢大家!”

  回身,高大山猛地一个立正,给伍亮等新的团干部行了一个军礼。

  军人们也刷的一声,急忙给司令员高大山还了一个个的军礼。

  “伍亮同志。”高大山说道,“边防三团全体官兵已进入阵地,边境线上一切正常。现在我把它交付给你,我在边防三团的使命已经完成,请你发布解除警戒的命令!”

  伍亮刷地又给高大山一个庄重的军礼,走向电话。

  “各哨所注意,我是团长伍亮!现在我命令,全体立正,向就要离开我们的高大山团长敬礼!”

  团作战室里,所有的人都在给高大山敬礼。

  高大山默默地肃立着,给他们还了一个礼,然后大步走出,伍亮送到门口,被他止住了。

  “同志们,不要走出这个房间,你们的职责就在这里!”

  大家只好默默地看着他往前走去。

  5.要酒壶还是要司令?

  就这样走了。

  一辆卡车上装着几只旧皮箱和一些坛坛罐罐,高大山一家,就这样离开了。司机看着车上的那些东西都有点不敢相信,他对秋英说:“嫂子,就这点东西呀?”

  秋英说:“对,这点东西咋啦,就这点东西照样过日子!”

  司机觉得不可思议,他笑了笑,暗暗地晃了晃脑袋,就把高大山高司令员的一家拉走了。

  大卡车走在前边,高大山的吉普走在后边。

  小李这才想起司令高大山坐不了车,掏了一片药给高大山递上。

  “司令员,吃药吧?”

  高大山从口袋里拿出那只美制小酒壶。

  “不吃那苦药片子了,我有治晕车的药!”

  他一小口一小口喝酒,情绪渐渐放松了。望着窗外的山林,他感到无比的快活,慢慢地,嘴里就哼起了攻坚猛虎营的营歌来。

  “司令员,这是啥时候的歌呀?”李满屯说。

  “哎,你连这个歌都不知道?”高大山说,“这是我们三团的前身,有名的东北野战军十七师183团三营的营歌。你连这个歌都不会唱,不行,我得教你!”便一句一句地教了起来,教得前边的司机也跟着不停地哼哼着。一直唱到了东辽城的脚下,小李说:“司令员,快到东辽城了,咱就别唱了!”高大山又喝了一口酒,朝前面望去,说:“好,到了东辽城了,那就不唱了。”

  他把小酒壶刚揣进衣兜里,眼里突然看到了前边停着一辆车,他认出那车是谁的,随即大声地叫道:“停车停车!”车一停,高大山便朝那辆车子跑去。

  那是吕司令的车子,吕司令早就在那里等着他了。吕司令的身边,是神情怏怏的陈刚。

  高大山一立正,给司令员行了一个军礼。

  “司令员!你咋在这儿站着?”

  “等你呀!”吕司令说。

  “等我?有陈副参谋长在不就行了?我们两个是老战友,我们自己办理交接就行了。”

  吕司令说:“你当我是不放心陈刚,我是不放心你!你又喝酒了?”

  一听这话,高大山又慌了,说:“司令员,我是……”

  吕司令说:“拿出来!”

  高大山说:“啥拿出来?”

  吕司令说:“别装糊涂,酒壶!”

  高大山不想给,他说:“司令员,我有个晕车的毛病,这不是酒,是治晕车的药!”

  吕司令说:“少废话,拿出来!”

  这时,后边的秋英走了上来,一下就把司令给乐了。他说:“哟小秋,你变样子了!高大山,你怎么搞的这么有办法,一个乡下柴禾妞叫你给倒饬的,快像个大队的妇女主任了!小秋,跟高大山过得还好吗?”秋英顿时就脸红了,说:“司令员,看你把我说成啥了?谁是柴禾妞?人家早就是三团服务社的主任了。我的名字还上过报纸呢!”司令员马上说:“对对对,我还真想起来了,就拉了一回货下基层,请记者写一篇报道,就出了名了,是不是?”秋英立即就抗议了,她说:“不是!你小看人!我是军区后勤系统先进个人!”

  高大山乘机把已经拿出来的酒壶,又悄悄地收了回去。

  高大山说:“司令员,你还真看错她了,她还真不是只拉一回货,这些年,我们团服务社这帮老娘们儿一直坚持送货下基层。下面还真欢迎她们!”

  “那是因为她们是女的。”司令员说,“我们的战士常年在山上,见不到一个女人,她们去了,自然受欢迎啦!”

  “司令员,我不愿意跟你说话了!”秋英反感道。说着转身走了。

  吕司令笑了笑,把手伸回了高大山的面前。

  “好了,你别打马虎眼,交出来!”

  高大山只好把酒壶再一次地拿了出来。吕司令看着酒壶好像想起了什么,说:“这咋有点面熟呢?啊,我想起来了,这个酒壶让我没收过一回,对不对?高大山,今儿你头一天来白山守备区上任,你就带着酒壶来了,我不放心的就是这个!你是要喝酒,还是要当司令?”

  高大山笑了笑,没回答。

  吕司令说:“要是想当司令,酒壶我就没收了!知道为啥让你来当这个司令?”

  高大山忽地就严肃了起来,说:“我明白了!司令员,打今儿起,我又戒酒了!”

  “好,这才像话!走吧,进城!”

  清晨,新司令高大山突然出现在守备区营门口,他身扎腰带,军容整齐,远远的,眼睛就紧紧地盯住了营门口的哨兵,吓得哨兵马上远远地就一个立正。

  “你,上岗为啥不扎腰带?”高大山突然问道。

  哨兵的脸红了,嘴里“首长”了半天,说不出下边的话来。

  “把枪给我!”高大山命令道。

  “这……”哨兵吭哧着不知道如何是好。“我是新到的守备区司令员高大山。我命令你把枪给我!”高大山再一次命令道。

  哨兵只好乖乖地把枪给了高大山。高大山接过枪,命令哨兵离开岗位,然后自己站了上去,吓得哨兵站在一旁不知所措。

  “你回去,告诉你们连长,就说这岗我替你站了!”

  哨兵一溜烟地就往回跑去了。

  高大山站了一会,警卫连长和哨兵军容整齐地跑回来,然后给高大山敬礼。

  “司令员!”

  “你是谁?”高大山问道。

  “守备区警卫连连长赵大顺,首长,我们错了!”连长回答。

  “哪里错了?”

  “哨兵没按规定着装!”转身命令哨兵,“还不赶快换下司令员!”

  高大山摆手制止,说:“不,战士没有错。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他上岗不按规定着装,不是他的错。你是他的连长,你现在替他站在这儿,让他回去学习内务条令!”

  连长一时羞愧得无地自容,说:“是!”然后迅速地站上去,把司令员换下。

  尚守志和军务科长跟着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给高大山纷纷地敬礼,高大山一看:“噢,把尚参谋长和军务科长也惊动了?”尚守志说:“司令员,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好!”军务科长也说:“司令员,你刚来,不太了解情况,过去陈司令员在的时候,哨兵上岗可以不扎腰带。”

  高大山沉思了一下,背过了手去,突然回头看着他们。

  “知道上级为啥叫我来这里当司令员吗?”

  军务科长的脸白了,说:“不知道……”

  “就是因为军人上岗连个腰带也不扎!因为这里让他带得不像个军营了!”

  尚守志赶忙示意军务科长,给高大山又是一个立正,说:“司令员,我们马上加紧整肃军纪!”

  “你们想整肃军纪?好,今天你们两个每人先在这里给我站一班岗,让战士们知道知道怎样做一个军人!”二人又是一个立正,说了一声:“是!”高大山这才走开。

  后边的尚守志站到了哨岗上,看也不敢再看高大山。

  6.父子相见

  尚守志他们没有想到,那只是一个开头。第二天拂晓,一个参谋正在里边打盹,高大山突然出现在门口,把他吓得马上站了起来。

  “吹号!紧急集合!”高大山命令道。

  “紧急集合?”

  参谋大吃一惊,一时没反应过来。

  “执行命令!”高大山严厉地命令道。

  转身,高大山一人最先站到了操场上,挺胸站着,一边看表一边听着四下的动静。整个营区内,顿时紧张了起来,随着一阵阵紧急的喇叭声,营区内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

  最先赶到的是王铁山,他面对高大山立定,站住了。

  高大山看了看表,说:“嗯,好!你第一个赶到。叫什么名字?”

  王铁山说:“报告司令员,我是作训科参谋王铁山!”

  机关干部随后纷纷赶到,在高大山的面前列好了队伍,不少人着装不整,背包松松垮垮。

  尚守志和李满屯也气喘吁吁的,过来问道:“司令,出了啥事儿?”

  “出了事就晚了!快去收拢你们的部队!”高大山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

  操场上,顿时一片口令声。

  军务科长一声令下:“全体听口令,司政后各四列纵队,集合!”

  全体集合。

  “报告司令员,守备区全体机关部队集合完毕,请指示!”

  高大山给军务科长还了一礼,向前迈了一步。

  “稍息!同志们,我来守备区工作已经一个月了,今天第一次搞紧急集合,就足足用掉了十七分钟!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如果敌人的飞机导弹来轰炸,我们在被窝里就被炸死了,那倒省事了!你们还打啥仗呀!你们的孩子老婆就等敌人的飞机跑了以后哭吧!再朝你们自个身上看看,枪不像枪,被包不像被包,你们都不是新兵了,有的同志还打过仗,这样行吗?”

  全场鸦雀无声。

  “你们怎么不回答?你们回答!”

  全体依然肃静。

  尚守志和李满屯两人暗暗地交换了一下眼神。

  “你们都不回答,我替你们回答!不行!你们当中的大多数人都是基层连队来的,很多人都带过兵,你们自己说,就这个样子行还是不行?”

  “不行!”众人齐声回答道。

  高大山说:“同志们,我和你们许多人都是熟人,有的还是老战友,就是有人不认识我,今天也认识了!我就是高大山!同志们,我们是干什么的?我们是军人!时刻上战场打仗的战士!这个样子怎么统领整个守备区?一来我就听人说了,陈刚司令员在时如何如何。高大山当司令又如何如何,我今天告诉你们,陈刚是陈刚,我高大山就是高大山,陈刚当司令时怎么带兵是他的事,现在守备区司令是高大山,现在,你们只有一个司令,那就是我,听明白了吗?现在听我的口令,各单位带开,检查装具,今天早操的课目是,五公里越野训练!”

  那一天早,高大山把机关的干部们跑得一个个汗流浃背,疲惫不堪。

  但一直跑在最前头的却是他高大山,尚守志和李满屯紧紧地跟在他的后头。

  高大山看着身后有些零乱的部队,最后停了下来。

  高大山说:“咋地了,像打了败仗似的,一点精神都没有了,不就是五公里吗,过去打仗时,五十公里下来,也不是这个熊样呀,传我的命令,唱歌!”

  尚守志说:“唱,唱啥歌?”

  高大山说:“你是参谋长,唱啥歌还用我教吗?”

  尚守志扯着嗓子便起头唱了起来:“说打就打,说干就干,一二唱!”

  疲惫的队伍跟着就唱起了歌来,但没有唱几句,就被高大山叫停了。

  高大山说:“从头开始!尚参谋长。”

  尚守志只好重新起头,在高大山的炯炯目光之下,队伍里的歌声终于嘹亮了起来。

  “好!就这样!很好!”

  从边防三团搬进东辽城,秋英的日子好像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她老家那边的来人,也慢慢地少了,没有了。秋英为此暗暗地喘了一口气。

  但高大山老家那边却突然来人了。

  秋英这天提着一篮菜从外边回来,突然看到一个农民模样的人,正站在他们的院门外东张西望的,不停跳着脚,往里看着什么。秋英一看不由紧张起来,她赶了几步走到那人身边,大声地说道:“哎,干啥的?”

  那人吓了一跳,回头看着秋英,笑着,和气地问道:“大……大妹子,我,我找我爹!”

  “找你爹上这儿干啥?这儿哪有你爹!走吧!”秋英讨厌地对那人说道。

  那人却不走,他看着秋英,问道:“大妹子,这,是不是高司令的家?”

  秋英心里嘀咕了一句:“谁都来找高司令!”她躲闪着那人,悄悄地打开了锁,一闪,闪进了院子,回头对那人说:“不是!你快走吧!”

  那人望了望走进院里的秋英,悻悻地走开了,嘴里却说:“怎么不是呢?不是领我来的人又说让我在这等。”走了两步就又回来了,他大声地冲着秋英说:“大妹子,那你能不能告诉我,高司令他家在哪?”

  “不知道!你快走吧!别在这儿了啊!”

  秋英说着进门去了。那人还是不走,他在门口徘徊了一圈,最后蹲下了,就蹲在高大山家的院门口,掏出纸烟,慢慢地卷着吸了起来,路过的人都觉得这人有点奇怪,都好奇地打量着他,但他总是憨厚地冲人点头微笑着。

  高权、高敏、高岭三个孩子也回来了,他们不知道这人是谁,心想可能又是妈妈老家的什么来人吧,脸上都不约而同地闪过一种厌恶的表情,绕过那人,走进家里。

  高权一进屋便问道:“妈,门口那人是谁呀,是不是要饭的?”

  秋英说:“别管他,他说要找你爸,我又不认识他,就没让他进来。”

  高敏说:“他找我爸干啥,我爸认识他?”

  秋英说:“小孩子,别多嘴,他爱呆,就让他在外面呆着去。”

  那人便在院外一直呆着,一直呆到高大山回来,他忽然就站了起来。

  他像是见过高大山似的,迎着高大山问道:“你老,是高大山吧?”

  高大山站住了,他上下地打量那人一眼,问:“你是谁?”

  那人忽然扑通一声跪下。

  “爹,可把你找到了。”

  高大山吓得后退了一步,惊呆了。

  “你是谁?”

  “俺是大奎呀,你不记得俺了?”

  大奎向前一扑,一下子抱住了高大山的腿,随即就哭了起来。

  “爹,你让俺找得好苦哇,这么多年你咋就不回家看看哪?爹唉,想死俺了……”

  高大山一下就激动了,他说:“你说,谁是你娘?”

  大奎说:“爹,你咋连俺娘都忘了呢,俺娘是王丫呀。”

  高大山忽然就仰头长叹了一声,说:“你站起来吧,咱们进屋再说。”

  大奎起身拍了拍膝上的灰土,抹着眼泪,跟着高大山走进屋里。

  7.把大奎撵走!

  客厅空空的,一个人也没有。

  大奎打量着客厅里的一切,摸摸沙发却不敢坐下。

  他说:“哎呀……爹,你就住这呀,比县长住得都好。”

  “你娘到底是咋死的?”高大山一边坐下一边问道。

  大奎说:“就是你投抗联那一年,日本鬼子把咱靠山屯血洗了,俺娘没跑出来,是赵大林一家把我从死人堆里抱出来。他家没儿没女,娘死了,你一投抗联就不知下落,我就过继给赵家了。本想早点来找你,赵家对得起我大奎,拉扯我长大,又让我娶了媳妇。我得给俺养父母送终呀。这不,去年底,俺养娘也得肺气肿死了,我这才来找你。”

  “你叫啥?”高大山问道。

  “我叫大奎,刚才在外面都告诉你了。”大奎说。

  高大山说,“大奎,你这就到家了,我把你娘和弟弟妹妹叫出来,你见见他们。”

  然后走到楼上,对秋英说道:

  “下楼去见一见吧,大奎大老远地来了。”

  “刚才我可啥都听见了,你可从来没说过老家还有个儿子。”

  “都四十多年的事了,我早就忘了。”高大山说。

  “那你现在快再想想,还有啥事,别过两天又出来一个叫你爹的。”

  “这叫啥话,是我儿子就是我儿子,不是我儿子永远都不是。大奎都到家来了,你不出来见见,这像话么?”

  秋英无奈地走下去。

  “你们也下楼,见见你们哥哥。”

  高大山冲呆愣的三个孩子命令道。

  三个孩子却不动。

  “快下去!”高大山唬着脸猛然吼了起来。

  三个孩子吓了一跳,纷纷下楼去了。

  秋英绷着脸,却不做声,望也不望坐在沙发上的大奎。

  “大奎,这是你娘。”高大山冲着大奎说道。

  大奎扑通一声跪下,对着秋英叫了一声:“娘。”

  高大山说:“起来吧。”

  大奎一边站起一边冲秋英说:“娘,没想到,你这么年轻。下午在外面我那么喊你你可别在意呀。”

  秋英冷冷地说:“坐吧。我看饭熟了没有。”说完向厨房走去。

  三个孩子站在楼梯口上,只怯怯地望着大奎。“你们三个过来,见见你们大奎哥。”高大山朝他们喊道。三个孩子谁也不动。

  “听见没有?”

  三个孩子这才一个跟着一个地向前迈了两三步。最后走上来的是大奎,他摸摸这个的胳膊,摸摸那个的胳膊,嘴里不停地唠叨着:“弟呀,妹呀,哥想死你们了。”

  说完,大奎回身打开带来的提袋,从里边拿出一袋袋的东西来。

  “爹,看我给你带的啥?这是今年刚打下来的新高粱米,你看看!这是二斤新芝麻……”

  看着那些高粱和芝麻,高大山的心里热乎乎的。“好,好,新高粱米,新芝麻,好!”

  大奎随后掏出了拨浪鼓和绢花,对高敏高权高岭三个说:“大妹妹,大兄弟,看我给你们带啥来了?”他说着把东西递给最小的高岭,高岭刚要走过去,被高敏拉了一把。“不准要他的东西!”高敏说。

  高大山一听不高兴了,对他们喊道:“都过来,认认你大哥!你大哥大老远地给你们捎的东西,咋不接住呢?快接住!”三个孩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好上来从大奎的手里接过礼物。

  大奎回头又给高大山掏出了一口袋烟叶。

  “爹,这是一把子新烟叶,我都切成烟丝了,你吸吧!”

  一闻那些烟丝,高大山高兴了,说:“好,好香!好东西!大奎,你快坐下,路上走了几天?”

  大奎的脸色好看起来,他一边用袖口擦着泪花,一边回答父亲的问话。

  “走了四五天呢!不要紧,我不累,路不难走!”

  父子俩转眼间亲热了起来。高大山说:“大奎,家里都好吧?”大奎说:“告爹,咱家里的人都好,你媳妇、你孙子,他们都好,都整天念叨你!”高大山说:“庄稼呢?今年的庄稼咋样?”大奎说:“告爹,今年庄稼挺好的,高粱差点劲儿,谷子最好!”

  然而,高敏高权高岭三个却在远处不高兴了。高权突然说道:“姐,坏了,弄不好这个大奎才是爹亲生的,咱们都不是!”高敏哼了一声,说:“他一来,说不定爹就不疼咱了!”说着一把从高岭手上夺过拨浪鼓扔到了地下。

  “他把爸都抢走了,不玩他的臭东西!”

  高权暗暗地拉了一下高敏。

  “姐,不能让他待在咱家里,得把他撵走!”

  高敏说:“你有这个本事?”

  高权说:“想办法呗!”

  想把大奎撵走的不光是他们那几个毛孩子,还有他们的母亲秋英。大奎的到来,她就是觉得心里难受,但一直想不出什么法子。几天后的夜里,她躺在床上,听着大奎从另一个屋里传来的阵阵鼾声,她受不了了,她终于对高大山开口了。

  “高大山,你说,你啥时候让他走?”她说。

  “我啥时候让谁走?”床上的高大山迷迷糊糊的。

  “别装糊涂!你儿子啥时候走!”

  “你什么意思,你就想撵他走?”

  秋英忽然穿衣坐了起来。

  “你这是干啥呀,半夜三更的!”高大山有点烦她,不由得也跟着在床上坐起。

  秋英说:“高大山,你要是留下他,我就走!”

  高大山说:“秋英同志!我今天必须跟你谈谈!你的感情有问题!大奎他不就是我前头媳妇生的孩子吗?他对我高大山,对你秋英来说是外人吗?自打进了这个家,孩子一会儿也不让自己闲着,干完这个干那个,他是为啥?进门就叫你娘,为啥?那是孩子心里有我这个爹,有咱这个家!我生了他,可从小到这会儿,我一天没养过他,今天他好不容易找来了,就在这个家里住几天,你就真的容不下他吗?你也是穷人出身,才当几天部队家属,住了几天日本小楼,你就瞧不起乡下人了?你这样下去,是很危险的!非常危险!”

  秋英说:“高大山,你甭给我扣大帽子,我过去在三团服务社当主任,今天来到守备区服务社还当主任,我大小也是个领导干部!我没有瞧不起乡下人,我就是受不了你这个突然不知道打哪冒出来的儿子!你说他是你儿子,他就算是你儿子,可他不是我儿子!这是咱俩共同的家,凭啥你就非把你的儿子硬塞给我!我挑明了说吧,我就是不愿意跟他在一个屋檐下过日子!”

  高大山侧耳听了听楼下的鼾声,说:“咱不吵行不行!大奎他只是来看看我,住些日子就会走的!”

  秋英说:“你咋知道?他要是不走呢?”

  高大山说:“他怎么会不走?他的家在靠山屯,他有自己的老婆孩子,自己的庄稼地,自己的牲口,他咋会不走?”

  秋英说:“哼,我看不一定!他生下来你就没养他,这回好不容易找到你了,他干脆就不走了,在这个家吃,在这个家住,看你咋办!高大山,丑话我可是说到前头,要是那样,我就赶他走!”

  高大山说:“英子,我咋就没看出来会有你说的这些事呢?我看大奎是个懂事的孩子,他一准不会这样!”

  秋英说:“好,高大山,我记住你这句话了。那我就再忍着,他要吃,我供给他吃;他要喝,我供给他喝,最多一个月,过了一个月他还不走,你就得撵他走!你要不撵,我跟你没完!”

  楼下的大奎依然鼾声不断,但高大山却睡不下了,他悄悄地摸到他的床边,看着这个老家来的孩子。大奎也坐起来了,他说:“爹,你还没睡?爹,你快坐下。”高大山极力掩饰着,说:“大奎,这床……还睡得惯吗?”大奎说:“睡得惯。这么软和的床,跟睡到棉花里似的,咋能睡不惯!”高大山说:“啊……我十几年没回过靠山屯,去年你二蛋叔来,说乡亲们又把你接了回去,还帮你盖房子,娶媳妇,这都是真的?”大奎说:“爹,是真的,是真的。乡亲们待我太好了,要说人不管走到哪里,还是老家人好哇!”

  高大山站起来,不敢再看大奎。

  大奎也跟着站起。

  高大山背对着大奎,说:“那些年……你在你父母家,过得好吗?”大奎说:“爹,我过得挺好。他们待我就跟亲儿子一样!爹,你甭为我那些年的日子操心,我不比别的爹娘在身边的人过得差!”高大山说:“啊。好,那你睡吧。既是来了,就多住些日子。”

  大奎高兴地说:“哎。”

  高大山要走,又站住了,但他没有回头。

  “大奎,你娘……我说的是你亲娘……她埋在哪你知道吗?你时常去她的坟上看看吗?”

  大奎的眼里闪出了泪花。

  “爹!我知道。我也时常去!”

  “那就好。”

  他要走开,想想,又停住了。

  “大奎,爹这几十年,先是当兵打仗,再后来……一天也没能照顾到你,你不记恨爹吧?”

  大奎感动了,不知说什么好,愣了半天,只叫了一声:“?爹……?”

  高大山刚一回头,大奎突然跪了下去,他说:“爹,你老人家这么说,儿子我可担待不起。爹,自打儿子知道你是我爹,我就想来看你。可是过去我爹我娘……啊,就是把我养大的爹娘……还在世,我先得在他们跟前尽孝,你说是不是?现在他们都不在了,我该在他们跟前尽的孝也尽了,思想着该到你老人家跟前尽孝了。爹,你就是没有养我一天,你也是我爹,我是你的儿,我是该来尽孝的啊!”

  高大山赶忙拉起他,说:“啊,快起来快起来……我就是随便问问……好了,你睡吧。”“哎,爹,你也睡吧。”

  高大山刚走出门外,就看到秋英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楼口那里,她一直在上面听着他们的谈话。

  第二天清早,军营里的起床号刚刚响起,高大山就看到大奎在院子的地里忙着掘土。大奎说:“爹,你上哪去?”高大山说:“出操去!”说完就往外跑了起来。大奎觉得稀奇,嘴里说:“大清早上,不干点活儿,也没有事儿,跑个啥劲儿!”正嘀咕着,秋英也出来了,大奎说:“娘,你起来了?”秋英含糊了一句什么,大奎好像没有听到,但他不在乎,他说:“我看咱家院子里这两块地,撂荒怪可惜的,我把它们拾掇出来种上菜,过些日子,咱家就不用买菜了!”

  秋英却说道:“啊,就怕过几天你走了,没有拾弄,还是得荒着!”

  大奎却笑了,他说:“要是这样,我就不走了!”

  秋英的脸色忽地一下就黑了下来。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