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绝 望

红颜劫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6


  在这座城市里,马波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了。马波又有了新欢,她却成了旧人。可以想象在她之前,他有多少新欢和旧人呢?她明白自己的处境已是命悬一线,如果放弃,她在这座城市里可说是一无所有了。和马波的关系,已经是尽人皆知,包括她在大山里的父母。所有认识她的人都以为,她已经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而眼前的事实把她的梦想击得粉碎。冷静下来的刘思思决定有所作为,她不甘心做一个旧人,她才二十岁,她要努力把马波拉回自己的身边。

  她开始花费心思,照着菜谱学习烹调,变着花样做些马波爱吃的东西。只要拴住男人的胃,他就不会跑掉,不会不回来。她做的东西,马波有时吃,有时不吃。不管马波多么晚回来,一盆温热的洗脚水会及时端到马波的脚边。她捧着马波的脚,小心地呵护着。一年多的同居生活,早让她学会了风情和讨男人的欢心。于是,她在床上极尽地伺弄着马波,马波有时很顺从,有时不耐烦地喝叱道:折腾什么,还有完没完?她安静下来,望着眼前的黑夜,听着马波高高低低的鼾声,一时泪流满面。在马波面前,她没有了自尊,失去了自己,她在心里呼号着:老天爷呀,你为什么偏偏让我生在大山沟里啊——

  马波眼里越来越没有她了,即使往家里领女生时,也不再避讳她了,索性直截对她说:你出去一趟,晚点儿回来。

  她听了这话,一边流泪,一边往外走。走在街上却不知身在何处。常常是从黄昏走到深夜,从一片嘈杂走到人影寥落。当她重新出现在马波的家门口时,她都没有勇气迈过那道门坎。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头?

  一天下午,她正坐在窗前发呆。这段时间以来,她经常木然地坐在那里。以前那张美丽、生动的脸开始变得麻木和迟滞,既然马波不再欣赏她了,她还需要那些美丽做什么?马波就是在这个时候回来了。马波这会儿回来,已经久违了。她有些欣喜、也有些忐忑地望着他,马波耷拉着眼皮,坐在沙发上,掏出烟,很热烈地吸着。半晌,马波抬起头道:我给你租了房子,你搬过去吧。

  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她无助地望着他,哀哀地:我不走,我想和你在一起。

  马波没有看她,望着眼前的一面墙说:租金我都付了,你住过去就是了,以后有事你还可以找我。

  不,我哪儿也不去,我就要和你在一起。她已经是在哀求了。

  他似乎有些生气了,语气生硬地说:这怎么可以,这是我家,以后我还要结婚呢。

  她差点被一口气噎着,看了他半晌,说:我要和你结婚。

  这是她埋在心底最想说的话。

  他看了她一眼,又看一眼,然后耷拉下眼皮说:咱们不合适,我不可能和你结婚,这怎么可能呢?

  那你当初为什么找我?她有些不解和吃惊。

  他吁了口气说:当初,我每次可都是给了你钱的。我知道你缺钱,咱们可是两清。

  她能想到这样的结局,可还是对他说出的话感到吃惊。

  他又说:当初你搬到我这来住,是你自己要搬来的。我养你这么长时间,也算够意思了,难道你还想让我养一辈子。

  她望着马波细皮嫩肉的脸,恨不能扇上两个耳光。这就是她寄予真情的马老师,她要托付终生的马波,居然说出了这样的话。她瞠目结舌,不知如何是好。

  房子,我都给你准备好了,去不去你自己看。反正,你不能赖在我这里了。说着,马波把一枚钥匙放到了桌上。

  那一刻,她想了很多。她知道,马波这里她无论如何是不能呆了。去马波为她租好的房子,她知道他这是在甩包袱了。这会儿,她想起了大山里的父母。在她最无助的一刻,她才明白,在这个世界上,只有父母对她的感情才是最真的;可遍体鳞伤的她又如何去见自己的亲人呢?况且,既然从大山里走出来,她就再也不想回到山里了,哪怕是混到在城里要饭。

  眼前唯一的选择就是接受马波给她的安排。

  刘思思带着自己的全部家当,去了那间租住屋。马波看到她走进去,立在门口,如释重负地长吁了口气,道:租金我交了半年,你安心住吧。

  然后,想了想,又从兜里掏出两百块钱,递给她。她没有去接,看着自己的脚尖。这时,她多希望马波能回心转意,说一句:跟我回去吧。

  尽管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她还是这么希望着。

  马波最后把那两百块钱,轻飘飘地扔在窗台上,拍拍手,似拍掉了麻烦,转身走了。

  她听着他由近及远的脚步声,心里空荡荡的。她抱着头,一点点地蹲下去,哀哀地哭了起来。

  从这时起,她和马波已经没有一丝半缕的关系了。他给了她钱,他们算是一种交换了。和马波一年多的同居生活中,原本承载着她巨大的梦幻和理想,而眼前的一切都破碎了,收拾不起来了。以后在这个城市里,又有谁能让她相依相靠?她前所未有地感到了孤独和无助。

  终于,她停止了哭泣,开始呆呆地望着窗外。收回目光的时候,她看到了窗台上的两百块钱。她想起来,她还有一百多块钱没有花完,那也是马波给她的买菜钱。现在,她所拥有的全部资产就是这三百多块钱,而这又能让她在这个城市里维持多久?接下来,她又该怎么办呢?冷静下来,她开始面对眼前的现实,要想在这座城市里立足,她必须自己拯救自己,决不能指望任何人了。直到现在,她也不恨马波,从一开始她就是自愿的。如果没有马波,说不定,她早就又回到了大山里。她的那些同学,从大山里来的,结果无一例外的又都回到了山里。

  城里的那些同学,自然还是生活在这座城市里。举目无亲的刘思思,想起了城里的那几个同学。她想:也许只有她们能帮自己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