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5 李静的消息中断了

幸福的完美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6


  梁亮气冲冲地来到了师医院,他一路上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李静是个烂瓜,烂得不能再烂的破瓜。

  梁亮来到师医院的时候,李静正在班上,她惊诧梁亮怎么挑这个时候来,而梁亮却冷着脸冲她说:你出来一下。

  李静说:有事儿?

  他说:有事儿。

  李静看梁亮从来没有这么严肃过,她和别的值班护士交待了几句,就随梁亮出来了。在这过程中,因为梁亮的脚步过于匆忙,她还拉了他一下道:又不是着火了,看你急的。梁亮不说话,径直往前走去。

  最后,他们在医院外的一棵树下停了脚步,李静有些气喘着问:怎么了,看你急的。

  梁亮定定地望着李静单刀直入地问:你和陈大虎谈过恋爱?

  李静没料到梁亮会问这个,她不解地说:怎么了?

  梁亮没好气地喊:我问你和他谈过没有?

  李静白了脸,她预感到他们之间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小声地说:和他有过那么一段,这又怎么了?

  梁亮: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李静:他是他,你是你,过去的事都过去了,还提它干什么?

  李静说这话时心里有些虚,目光也显得游移不定。

  梁亮又提高了一些声音道:你们谈恋爱时都干了些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哇?别把我梁亮当傻子耍?没门儿!

  梁亮说完,一甩胳膊就走了,留下呆呆愣愣的李静。梁亮这一去情断义绝,以前两人所有美好的过去,被他这一甩烟消云散。他来之前已经想好了,他和李静要当断则断,李静是个烂瓜,他怎么能和一个烂货谈恋爱呢。

  李静站在那里呆怔了足有五分钟,她一时不知自己在哪儿,她不明白今天的梁亮是怎么了。她和陈大虎谈恋爱很多人都知道,她没想隐瞒什么,也没想把谁当傻瓜,这一切是怎么了?一下午,她都心不在焉,干什么都丢三落四的。科里那部电话,她从来没有这么关注过,她希望有人喊她去接电话,当然那电话一定是梁亮打来的。以前两人约会时,他就是打电话约她的,可今天那电话响了无数次,却没有一个电话是找她的。

  李静煎熬了自己一个下午,下班后她都没有去吃饭。在宿舍里想了半天,她也没有想清楚,梁亮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发这么大的火。那一刻,她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和梁亮的缘分已经到此结束。她一直认为,这次只是他们之间的一个小误会,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晚上,她主动来到梁亮的宿舍,梁亮的日子似乎也不好过,他正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吸烟,满屋子乌烟瘴气的。李静推门进去时,梁亮似乎已经冷静下来。李静进来时,他看也没有看她一眼,一心一意地吸着手中的烟。

  李静就那么静静地坐在他的床沿上,望着他的半张脸。以前两人在宿舍里聊天时,大都是这种姿势。李静一时没有说话,梁亮自然也没有说话。

  李静沉默了一会儿,她心里忽然就多了几分柔情,在这一点上,女人比男人恋旧。她把手放在梁亮搁在桌子上的手臂上,柔声道:还生气呢,你听我给你解释嘛。

  梁亮把手臂抽出来,挥挥手道:不用解释了,咱们的关系到此结束了。

  李静慢慢地站了起来,她的脸红一阵白一阵的,所有的困难她在来之前都想过了,但她从没想到梁亮会和她分手。她的脑子一时没有转过弯来,就那么怔怔地望着他。

  梁亮把身子靠在椅背上,眼睛望着前方说:我不能和一个烂瓜谈恋爱。

  李静一时间有了泪水,她语无伦次地说:你、你说我是烂瓜?

  梁亮闭上眼睛道:谁是谁知道,我梁亮不缺胳膊不少腿的,凭什么让我和一个烂瓜谈恋爱。

  瞬间,李静什么都明白了,她认真地看了梁亮一眼,又看了一眼,然后抹一把脸上的泪水,一字一顿地说:梁亮,你是不是说咱们就此一刀两断了?

  梁亮有气无力地说:对——

  李静猛地转身,头也不回地跑了,她的脚步声很快就消失了。梁亮宿舍的门没有关,就那么敞开着。

  朱大菊拿着值班日记走进来,她已经来了有一会儿了,刚开始看见李静走了进来,她就没有进来。

  朱大菊把值班日记放在梁亮的面前,大咧咧地说:下周该你值班了。

  梁亮看也没看地说:放那儿吧。

  朱大菊似乎并没有要走的意思,她背着手这儿看看,那儿瞧瞧,似乎看出了一些事情的苗头,声音透着兴奋地道:咋的,你和李静吹了?

  梁亮没有说话,他又点了支烟。

  朱大菊又说:李静出去的时候,我看见她哭了,你也不送一送?

  梁亮说:她哭不哭跟我有什么关系?

  朱大菊的判断得到了验证,这下她真的有些兴奋了,背着手一遍遍地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她一边转一边说:说得是嘛,小梁子,你这么优秀,凭什么找她,她哪儿好了,就是脸蛋漂亮点,有啥用?好看的脸蛋又不能长出高粱来,你说是不是?

  梁亮苦笑了一下,不置可否的样子。

  朱大菊意犹未尽地说:再说了,她和陈大虎谈了那么长时间的恋爱,他们都到了啥程度,谁能说得清。怎么着,你小梁子也不能找个二手货,是不是?

  梁亮心里一下子又乱了起来,他可以说李静是烂瓜,但别人这么说李静,他心里还是不舒服。他突然回过头,冲朱大菊说:朱排长,你别在我这屋转了,转得人头晕,我要休息了。

  朱大菊忙说:好好,小梁子你休息吧,明天你要是起不来床,我替你带队出操。

  梁亮不耐烦地冲朱大菊挥了挥手,朱大菊一走,他一头就躺在了床上。可却一点也没有睡意,他睁眼闭眼的,都是和李静来往这几个月的细节——李静的笑容和他们说过的悄悄话,还有甜蜜的热吻,这一切都在他的眼前挥之不去。但他意识到,这一切都将成为过去,不复存在。他和李静情断义绝后,并没有获得轻松,反而在痛苦不堪中一遍遍地煎熬着自己,他又陷入到了新的一轮痛苦之中。他不能忍受李静的不“干净”,但又割舍不下和李静曾经拥有过的美好。他是爱她的,就这么一刀两断了,他心里也不好受。

  这一晚,对李静来说也是一个不眠之夜,她蒙着被子流泪痛哭。她谈过的两次恋爱都以失败告终,而且都是人家把她甩了,这时她想起了一句老话:自古红颜多薄命。她相信这句话的真理,此时,在她身上明白无误地得到了印证。两次恋爱,她都是全力以赴地投入。和陈大虎在一起时,她初次体会到了爱情的快乐,虽然陈大虎身上的优点不多,但她喜欢陈大虎身上的那股男人劲儿,什么问题在他眼里都是小事一桩。陈大虎和她之间的关系,也是勇猛无比,她喜欢他那种狂风暴雨似的表达方式。后来陈大虎退出了,是因为马莉莎那个女人,她曾见过马莉莎,人的确漂亮,她为陈大虎的退出找到了理由。她伤心、痛苦过,但很快就心如止水了。再后来,她遇到了梁亮,梁亮和陈大虎相比,简直是另外一道风景,不仅人帅,重要的是他身上有着那么多的优点,医院里那些小姐妹都羡慕她,说他们是郎才女貌,天生的一对。正在她沉浸在幸福甜蜜中,晴空一声炸雷,她和梁亮就此了断了。这给她的身心造成了无与伦比的打击。从小到大,她还没有受到过这样的重创,她的自尊心一时间灰飞烟灭。和陈大虎的分手,她用三个月的时间才走出了困境,因为那是她的初恋;而这次和梁亮的分手,更让她无法接受,也无法面对。

  李静在那一晚,理智的底线已经走到了边缘,她没有退路了,经过一夜的斗争,李静已经看不到一点希望了。于是在黎明时分,她推开了宿舍的窗子,奋力往下一跃,她从三楼摔了下去。

  李静并没有结束自己的生命,二楼的晾衣绳在她下落的过程中挂了她一下,楼下的花坛里正争奇斗妍地开满鲜花,李静在繁花丛中发出一声惨叫。事后经检查,她的左手骨折了。

  事发的第二天,省军区的政委、李静的父亲用一辆上海牌轿车把她接走了。李静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她的调动手续是一个月后办走的,她调到了军区总院,从此,关于李静的消息就中断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