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3 两人的故事

幸福的完美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6


  梁亮和李静的恋爱掀开了新的一页,人们经常可以看到如下的场景:

  每天黄昏时分,李静和梁亮就会走在师部营院外的一条羊肠小路上,路很窄,两人几乎是挨在一起走,样子很亲密,他们在低声地交谈着。具体说的是什么,没人能够知晓,只有他们才知道说了些什么。

  一有时间,梁亮就会迈着军人的标准步伐出现在师医院里,他成了师医院里的常客,许多医生和护士也都和他熟悉起来。也许要过许久,也许用不了多久,梁亮又会满面笑容地从师医院里走出来,仿佛他被李静注射了一针强心剂,样子鲜活无比。

  警通连的宿舍里,也经常能见到李静的出入,警通连一半男兵一半女兵,按道理说,警通连是阴阳平衡的,他们不会为一个女兵的到来一惊一乍的,然而李静每次出现在警通连都会引起一阵不小的骚动。李静太漂亮了,让警通连的女兵自惭形秽,她们学着李静的样子装扮自己,或弯出一缕刘海儿,或翻出一角碎花衬衫的领边,但不管怎么收拾,始终出不了李静的那种效果。李静的美丽是骨子里流露出来的,学是学不像的。她们一面嫉妒着李静,一面又模仿着李静。虽然,梁亮就是她们的排长,天天生活在一起,但梁亮的女朋友却是李静,他只能是她们的梦中情人。

  ……

  那些日子里,师部院内院外留下了梁亮和李静亲密的身影,也铭刻了他们发自内心的幸福。有许多人猛然意识到,他们走在一起竟是那么般配,那么和谐,他们是天生的一对,除此与谁相配都不合适。

  正当梁亮沉浸在爱情的愉悦中时,他得到了一个消息——李静和陈大虎谈过恋爱,且时间长达半年之久。在这期间,李静利用休假曾随陈大虎去过省城的军区陈大虎家,一星期后两人才返回。

  梁亮得到这一消息时,如同在炭盆里浇了一瓢冷水。在和李静的交往中,李静从来没有提过那一段经历。

  对于陈大虎,梁亮当然认识,他们都在师部机关,可以说是低头不见抬头见。陈大虎要比梁亮早两年入伍。他入伍的时候,陈大虎刚提干,走起路来目不斜视。他对陈大虎没什么好印象,在他得知陈大虎的父亲就是军区的陈司令员时,便在心里得出个结论,那就是狐假虎威。而他自己是优秀的,靠的是自己的本事走到今天,陈大虎肯定是靠他的老子,这是他对陈大虎的印象。两人年龄差不多,有了这种印象后,他开始从骨子里瞧不上陈大虎。他的先入为主决定了和陈大虎之间的距离。他不主动和陈大虎有什么关系,陈大虎肯定也不会主动和他有什么,两人经常在师部大院里走个对面,你看我一眼,我瞧你一眼,有时点个头,有时连个头都不点。两人可以说都是师机关的名人,梁亮是因为多才多艺,什么样的活动都少不了他;陈大虎则是因为出身,许多年轻干部对陈大虎又羡慕又奉迎,就是范师长也经常把陈大虎叫到家里去喝几杯。

  范师长那会儿是不定期的排长,范师长经常在全师大会上讲起当年那些战争岁月,每次一提到战争,就离不开陈司令员,他说:陈司令员哪!可是一员猛将,都当师长了,还和我们一样打冲锋,抱着一挺轻机枪,左冲右突,杀出一条血路,陈司令员当年可是了不起的人物——范师长每次这么说都是一脸神往的样子,渐渐地人们就知道范师长和陈司令员的关系不一般了。

  有一次,陈司令员到师里检查工作,在范师长汇报工作时,别人并没看出陈司令员和范师长间有什么特别的。汇报结束后,两人在范师长办公室里喝了一次酒,酒是范师长从家里拿来的,也没什么菜,一盘油炸花生米,一盘鸡蛋,最后两人都喝多了,都说到了过去的战争岁月。他们越说越激动,恨不能再回到以前那种趴冰卧雪的日子里去,最后陈司令员提议,让范师长陪他到士兵的宿舍里住一个晚上。范师长回到家,抱着自己的铺盖子真的和陈司令员来到了士兵的宿舍。他们把士兵赶到上铺去,两人睡到了下铺。据那天晚上有幸和司令员、师长一起睡过的士兵讲,他们一晚上都没睡着觉,刚开始是兴奋,后来司令员、师长都打起了呼噜,两人的呼噜都很有水平,比赛似的,弄得六个士兵天不亮就蹑手蹑脚地起床了。他们门里门外的自动给司令员和师长当起了警卫。

  陈大虎和范师长的关系也不一般,因此,陈大虎在师里也不会正眼看几个人,心高气傲得很。

  关于和李静恋爱的事情的确是有过,当然是陈大虎主动的,凭他的条件,只要他主动,没有几个姑娘不动心。陈大虎曾把自己封为军区的“林立果”。当然,他这是在心里把自己这么定位的。小时候,他就对林立果选“妃”的事略知一二,那时他还小。“林办”的人和父亲很熟,林立果选媳妇的事就是林办和父亲打的招呼。父亲曾和母亲有过这方面的对话——

  父亲说:首长这么办事可欠考虑,影响不好。

  母亲说:这是孩子的大事,请老战友帮帮忙,这算啥?

  父亲说:这事传出去,我们军队领导都成啥了?

  母亲说:你不会秘密的呀。

  父亲说:这事咋秘密?

  母亲说:这你就别管了,我来办。

  结果,母亲就插手了。母亲那时在后勤部当一名处长,她先是叫来军区总院的政委,又叫来文工团的团长,这样那样地交待了一番。那些日子,家里经常会出现眉目清秀、身材窈窕的女兵,她们一律受到母亲严格的盘问。后来,终于有两个女兵被母亲带到了北京,先是母亲回来了,不久那两个女兵也回来了。然后母亲就和父亲嘀咕,父亲一边摇头一边叹气。很快,那两个女兵就离开部队,转业去了地方。

  这是小时候的事,那时陈大虎还不太明白,等他长大了,就明白了。那时林彪已经出事了,林立果自然和林彪一同消失了。从此,家里再也不提这件事了。

  陈大虎入伍、提干后,也到了男大当婚的年龄,他就想到了林立果当年选“妃”的事。他不是林立果,他只是陈大虎,但他也要选一选。李静是他选的第几个,他也记不清了,他曾带着李静回过一次家,他没敢把李静领回家,他怕父亲把他踹出来。这事一切都由母亲做主,母亲曾偷偷来到军区招待所见过李静,当然李静并不知情。母亲用挑剔的眼光左左右右地把李静打量了,观察了。最后,母亲总结地说:这孩子好看是好看,但不富态,老了就不行了。

  这是母亲的话,没了母亲的支持,陈大虎就凉了一半。但那时他和李静正在热恋中,他舍不得抛下李静,但又不好反对母亲,他仍偷偷跑到招待所和李静见面。母亲只能把文工团的马莉莎叫到家里和陈大虎见了一面,马莉莎是母亲在文工团为陈大虎看上的未来儿媳。马莉莎果然长得丰满异常,她又很会来事,见第二次面时,陈大虎觉得已经离不开马莉莎了。马莉莎热情似火,还有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让陈大虎招架不住,从此他决心和李静断了那层关系。

  那次恋爱的失败,让李静倍受打击,她差不多有几个月没缓过劲儿来。那时她就发誓,以后自己再找男朋友,一定要比陈大虎强。结果梁亮出现了,梁亮只是背景没有陈大虎那么强,但各方面都要比陈大虎优秀。她和梁亮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后,便一心一意地和梁亮谈起了恋爱。就在这时,梁亮知道了她曾和陈大虎有过那么一段,于是两人的故事有了转折。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