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四章 幸福的耳光

男人的天堂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8

第四章 幸福的耳光

  1

  爷爷坐在窝棚里看到山野的雪地上有一个人正一点点地向他移近。爷爷操起了那把铁锹,隐在窝棚门后盯着来人,当他看清了走近的来人是余钱时,他扔掉了手中的铁锹,喉头一紧,叫了一声:“余钱——”便再也说不下去了。余钱见到了我爷爷,向前跑了两步,便一屁股坐在了雪地上,张大嘴巴喘息了一会儿,瞅着吃惊又感动地立在那里的爷爷说:“你跑得真远。”余钱是来向爷爷报信的。爷爷一跑,跑出了几十天,余钱惦记着爷爷,余钱也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两个人在几年的长工生活中结下了深深的情谊。他放心不下我爷爷,他知道我爷爷只能往山里跑,其它的没有爷爷的活路。

  余钱的到来,使爷爷知道,他一铁锹并没有拍死周少爷,周少爷的头骨被打塌了一块,左肩也被爷爷那一铁锹拍成了骨折。周少爷当场晕死过去,急坏了少奶奶小凤和周家老少,爷爷提着铁锹仓惶地跑了,周家当时并没有顾上派人去追赶我爷爷。他们七手八脚地把周少爷抬到屋里,千呼万唤使周少爷苏醒过来。醒过来的周少爷两眼痴呆,半天才说出一句:“真疼。”周大牙派人找来了大屯镇的江湖郎中精心给周少爷调理。周少爷被打上了石膏吃了药不再喊疼了,两眼仍然痴呆。有时他能认出站在身旁的人,有时认不出。小凤没日没夜地服侍在周少爷的床前,哭天抹泪。她看着眼前成了残废的周少爷,她咬着那两颗小虎牙,咬牙切齿地说:“穷小子,抓住你剥了你的皮。”那时的少奶奶小凤绝对想不到我爷爷在发疯地暗恋她,他打伤了周少爷一切都缘于对她的爱。少奶奶小凤说完,便瞅着自己的夫君这般模样暗暗地垂泪。

  周大牙请江湖郎中调治儿子的伤,几日过去了并没有什么好转,便套上雪橇送儿子去天津卫医治,小凤自然也随着一同前往。

  送走儿子的周大牙,想起了我爷爷,他花钱雇请了左邻右舍的地痞无赖明查暗访我爷爷,抓到者,赏大洋一百,知情通报者,赏大洋五十。左邻右舍的地痞无赖自然不会放过这样发财的机会,于是这些人明查暗访我爷爷的下落。但他们这些人谁也没有想到我爷爷会躲到冰天雪地的山里。

  经过一段时间的折腾,这些人自然找不到爷爷的踪影。周大牙着急上火,眼睁睁看着一个长工把自己的儿子废了,长工又逃之天天。这无疑对有钱势的周大牙是一种嘲讽,周大牙接受不了这种嘲讽,几天下来,周大牙急得脖子上生了好几颗浓疱,后来,他又发动了自己家的人,包括余钱这些长工四处打探。

  余钱自从看着我爷爷跑出周家大院,就为爷爷捏了一把汗,他不担心爷爷会被周家抓住,而是担心从此失去一个朋友。我爷爷比余钱大四岁,对余钱的生活无疑产生了重要影响,余钱自小就失去了父母,我爷爷的出现,使余钱在心理上有了依赖,有一段时间,那种心理是晚辈对父辈式的。余钱在没有接到周大牙的命令前,他没敢擅自去找我爷爷,他不是怕东家砸他的饭碗,而是怕自己的轻举妄动暴露出爷爷的蛛丝马迹。

  余钱在接到周大牙的命令的当天,就离开周家大院。他为了避开周家的视线,先在其它屯子里转了一天,然后才绕路走进山里。山里很大,爷爷并没留下脚印,他找到我爷爷完全凭的是一种感觉。他感觉我爷爷应该藏在这里,于是他找到了爷爷。

  我爷爷躲在山里几十天了,他见不到一个人,没有人陪他说一句话,白天晚上只能和那些野兽为伍,他见到余钱时,就哭了,他一边哭一边听余钱的述说。余钱述说完,爷爷止住了眼泪,望着远山上的白雪说:“周家我是不能回了,一时半会儿山我也下不去了。”

  余钱瞅着我爷爷一双伤感的眼睛说;“先在山里躲一阵再说,不行拉上几个人去疯魔谷占山为王。”

  我爷爷听了余钱的话,心里一亮,眼下的情形,他只能如此了。天天在荒无人烟的山里与野兽为伍自然不是个办法,要是能拉起一伙人来占山为王日子也许不错,他想到了那些历朝历代落草为寇的,不都是被逼无奈么?为了生存,为了性命,还有那爱,他对占山为王不能不考虑一下。

  余钱走了,爷爷坐在窝棚里在想余钱说的话。

  爷爷生在习武之乡威海,虽然他少年就逃到了东北,但少年时对武术的耳濡目染,使他对武术有了深深的了解,他想,要生存在这个世界上必须要有一个强健的身板儿,他给周家当长工时也没有忘记温习自己的武术,几年下来,他不仅使自己的身体发育得完美无缺,更使自己的功夫日臻圆熟。

  爷爷在余钱走后,独自坐在猎人的窝棚里。想到自己要生存下去,只能走占山为王这条路了,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找到一条切实可行的办法。自己人单力薄、孤家寡人无论如何也成不了气候。

  他想到这儿很是为眼下的处境愁肠百结,这个时候他又想起了小凤,小凤那双腿,那对小虎牙,还有那腰肢……小凤的所有已经深深地占据了爷爷的心。余钱告诉他,小凤已随周少爷去天津卫治伤去了,也就是说,小凤离开了周家,离开了这里,远离他而去了,那缕温情,那份念想此时已占据了他那干涸的心。此时,爷爷用前所未有的心思想念小凤,他又想到了那可恶的周家,还有周家少爷,周家少爷和小凤在一起他看见就难受,小凤是爷爷见过所有女人中最漂亮的,小凤不仅漂亮,还有那神韵、气质已使爷爷不能自拔了。他突然恨恨地想,就是为了小凤自己也要占山为王,只要有朝一日能够得到小凤,就是让人千刀万剐也心满意足了。在以后爷爷隐居山里的日子里,爷爷挥舞着那把铁锹打着赤背汗流浃背热气腾腾地练习武术。

  爷爷一遍又一遍重温着家传的一个绝招:黑虎掏心。

  当年爷爷一拳把日本浪人打得七窍出血,摔下擂台,用的就是那手家传绝招,在以后和爷爷相处的日子里,我几次想让爷爷演示那手绝招,都遭到爷爷冷漠的拒绝。爷爷拒绝回忆,回忆那血腥的一切。我理解爷爷。

  后来听人们讲,爷爷那手绝活绝非一日之功。那手绝活出拳要稳、准、狠、猛、韧,所有的基本功具备了,才能制人于死地。

  爷爷在山野里练黑虎掏心,他把树木当成了敌人,用拳头去击打这些敌人。在大兴安岭爷爷逃难的山坳里很多成年的树上,都留下爷爷双拳皮肉破裂的血迹。拳上的伤口使爷爷吃尽了苦头,但爷爷为了生存,为了日后占山为王,他用冰冷的雪擦一下伤口,让冰冷麻木神经,然后一次又一次地向树木出击。

  爷爷在等待机会的日子里,余钱来了几次,这几次余钱都从东家那里偷来了不少米面,还有食盐,也带给爷爷一次又一次消息。余钱告诉爷爷,小凤已经又随着周少爷回来了。周少爷的伤是好了,可周少爷已成了白痴,周少爷只能认出他父亲周大牙外,已认不出家里任何人了。

  爷爷听到这个消息,既激动又害怕。此时他更加坚定了自己占山为王的设想。

  机会终于来了,消息是余钱又一次进山带来的。

  2

  父亲一枪结束了一个日本小队长的性命,还缴获了一支手枪,父亲认定那枪是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得来的,他拒绝交公,肖大队长也没有和我父亲认真,于是那枪归了父亲。但肖大队长还是批评了父亲,批评父亲无组织无纪律擅自杀了一个日本小队长。父亲在接受肖大队长批评时,他一言不发,望着手里那支手枪,这时在父亲的意识里,白米饭和猪肉正向他一点点地逼近。

  父亲从此参加了操练射击的行列,父亲学会了打枪,而且能在百米之内百发百中。

  父亲参加的第一次战斗,也是自治联军最后的一次大规模战斗。那场战斗在野葱岭展开。正是春天,野葱岭山上的积雪正在一点点地消融,裸露出的草皮,已隐约看见有一些嫩绿的芽草在地面正破土而出。

  日本人穷凶极恶地对东北自治联军举行了一次春季大扫荡,日本人似乎已经察觉到自己的日子不会长远了,调动了所有的兵力,向自治联军一支队驻地野葱岭扑来。

  肖大队长带着大队人马,在野葱岭的岔路口负责打阻击。

  那一天我父亲很兴奋,这是他第一次参加这样大规模的战斗,他知道,这些日本人中就有驻扎在大屯镇的日本人,要是这一仗能把日本人消灭,自治联军就可以进驻大屯镇,吃白米饭和猪肉,再也不会躲在山旯旮里挨饿受冻了。

  我父亲当时的任务是紧随肖大队长左右,及时向队伍传达肖大队长的指示。

  肖大队长带着一百多人,埋伏在岔路口的山岭上,他们的身下正化冻的雪水滋滋地在山坡上流淌。中午时分,太阳已有些暖烘烘的了,远远地我父亲看到一大队日本人,举着枪扛着旗向野葱岭扑来。我父亲一遍遍察看自己手里握着的手枪,我父亲的手枪里压满了子弹,在羊皮袄的外兜里也装满了沉甸甸的子弹,我父亲对这些子弹心满意足,容光焕发。我父亲握枪的手不停地颤抖,手心里也有潮潮的汗液浸出,我父亲看了一眼趴在山坡上的自治联军士兵,那些士兵一动不动,枪举在胸前,似一尊尊放倒的雕像,他看到这一切,心里平静了一些。日本人已经走到他们的眼皮底下了;日本人没有想到在他们头顶上还有一百多支枪口正瞄向他们,日本人整齐地迈着穿皮靴的双腿,唱着叽哩哇啦的军歌。

  这时肖大队长挥了一下手里的驳壳枪,喊了一声打,一百多支枪便疯狂地开始射击了。父亲看到,走在最前面的几个日本兵,没有丝毫反应便一头栽倒在地上不动弹了。父亲兴奋地向山下射击着,他不知道哪个日本人是自己打死的,哪些是别人打死的,父亲举着枪练习射击似地向山下射击着。父亲已经没有时间瞄准哪一个日本人了,岔路口已涌满了日本人,他就发疯地向日本人射击,日本人像被一阵风吹动秋叶般地飘落了。但日本人马上清醒了,四面散开,开始还击。父亲听见日本人射出的子弹嗖嗖地从他头顶上掠过。此时父亲莫名其妙地想起了坐在山坡上等待奶奶的爷爷,想起了高粱米稀粥。父亲抓过羊皮袄外衣袋里的子弹,向枪膛,他又把这些子弹射出去。他看到日本人倒下去了,他也看到了身旁自治联军的士兵倒下去了。十四岁的父亲,在一时间,似乎一下子长大了,瞬间他明白了一个浅显又真实的道理,你不打死日本人,日本人就会杀死你。

  父亲看到肖大队长躲在一棵树后,探着头正一次次向外射击,父亲看到黑压压的日本人正一点点地向山上爬来,父亲还看到肖大队长举枪的手有些颤抖,颤抖的手射出的子弹,一点也打不准。父亲在看肖大队长射击时,一个半跪在山坡上的日本人正在向肖大队长瞄准,肖大队长一点也不知道。父亲想喊一声,但还没有喊叫出,他便看见肖大队长一个前扑,口里吐出一股鲜血,父亲不明白肖大队长嘴里吐出一口血,后脑勺也吐出一口血,便伏在地上不动了,父亲举起枪,把半跪在山坡上的那个日本人打倒。父亲跑到肖大队长身边,父亲看到肖大队长的脸上没有伤口,那子弹是从嘴里射入的,在后脑勺钻出来。肖大队长大张着口,嘴里有血汨汨地流出,肖大队长大睁着跟睛,两眼惘然地望着初春并不蓝的天空。父亲这时意识到,肖大队长已经死了,他望着肖大队长大睁着的双眼,还有那合不拢的嘴,他又想到了肖大队长狼吞虎咽高粱米粥的情形,此时父亲心里很平静,他想到了生和死离得那么近,生就是死,死就是生。父亲又想到白米饭和猪肉,父亲想到这儿从肖大队长手里拿过那支驳壳枪插在自己的腰间,父亲立起身的时候,他边跑边喊:“肖大队长死了,肖大队长死了……”他向每一个自治联军战士宣布着这一个消息,父亲忘记了向日本人射击,他向人们传达着肖大队长死亡的消息,就像传达肖大队长的口令那样不折不扣。父亲在向前狂跑着、呼喊着,此时他心里仍然很平静。不知什么时候,不知是谁,照准他的屁股狠狠地踹了一脚,父亲哼了一声,便一头栽倒在山坡上,那一脚踢得挺狠,半天他没有爬起来,父亲不明白人们为什么要踢他一脚。父亲爬起来的时候,他看到自治联军已经开始后撤了,向野葱岭的深处跑去,他忍着剧痛爬起来,边跑边冲那些人喊:“肖大队长死了。”没有人理他,他不明白,那些人为什么像没有听到他的话那样没有一丝反应。他回头去望刚才肖大队长阵亡的那棵树下时,发现肖大队长已经不在了。

  大队人马甩掉日本人的追击后,在一片树林子里,他又看到了肖大队长。肖大队长还像死时那样,大张着嘴,瞪大一双惘然的眼睛,很多人围着肖大队长哭了,他不明白那些人哭什么,哭肖大队长的死,还是肖大队长的生?父亲坚信,人死是有魂的,人死了,魂还活着,那个魂谁也看不见,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父亲望着肖大队长大张着血肉模糊的嘴,心想,说不定肖大队长此时已到了大屯镇在吃白米饭和猪肉呢。父亲便对那些哭着的人感到好笑了。

  那场扫荡结束后,父亲所在的东北自治联军又打了几次小仗,先是解放了大屯镇,他们进了大屯镇,队伍真的吃上了白米饭和猪肉,白米饭和猪肉都是从日本人仓库缴获来的。不久,日本人宣布无条件投降了。日本人投降了,队伍一时没有什么事可干了。父亲在没有战争的日子里,显得心里空落无依,他不知道以后去干什么,在没有想好以后干什么时,父亲回了一次靠山屯,去看我爷爷。

  父亲走进家门的时候,他看见了我奶奶,奶奶小凤坐在炕上,望着窗外,两眼呆痴无神。父亲不知道奶奶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他看见奶奶的同时也看见了爷爷,爷爷坐在离奶奶不远不近的地方,满脸温柔地正望着奶奶。奶奶看见了父亲,先是一惊,立马眼泪就流下来了。奶奶转过身,一直那么泪眼朦胧地望着我的父亲。

  爷爷看见父亲的时候,立马黑了脸,他望着我父亲插在腰间的枪说:“你还是活着?”父亲吸溜了一下鼻子,没有吭声。

  奶奶突然“哇”地一声哭了,奶奶扑在炕上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爷爷张惶地立起身站在奶奶身旁。爷爷冲着父亲说:“别走了。”父亲说:“我要打仗,要吃饭!”

  这时爷爷一步步向父亲走来,父亲看见了爷爷眼里的杀气。突然爷爷挥起了右手,给了父亲一个响亮的耳光;父亲没有躲,他的嘴角里流出了一缕鲜血。他冷静地看着爷爷,这时奶奶一骨碌从炕上爬起来,跪在炕上,挥起她那双纤细的手冲我爷爷的脸左右开弓,爷爷不动,满脸的柔情,爷爷在奶奶的暴打下,幸福地哼哼着。

  我父亲在奶奶响亮的耳光声中离开家,走出家门的父亲,吐掉了嘴里的鲜血。

  不久,我父亲所在的东北自治联军被整编了。十六岁那年,我父亲当上了排长。不久解放战争就爆发了。

  3

  我和表哥念书的时候,那时表姐十六岁。表姐只念了五年小学,便回到家和大姨一起操持家务了。

  十六岁的表姐长得婷婷玉立,一条又粗又黑的大辫子,大大的眼睛,黑黑的眉,表姐的脸很白,很久我仍弄不懂,长年在田里和男人们一样干粗活的表姐为什么有那么白的面孔。

  在我稀薄的印象里,表姐和大姨去过我家一次。母亲很喜欢表姐,那时我记得母亲搂着表姐,摸着表姐一头黑发说:“莉莉,以后到姨家来吧,日后找一个军官。”那时表姐年龄还小,表姐听到母亲的话,表姐脸就红了。大姨也曾多次说过,表姐长得像我母亲,天生一个美人胚子。

  表姐上完小学就开始回乡务农了。因务农而风吹日晒的表姐更加健康美丽了,表姐有两条修长健美的腿,柔软的腰肢和饱满的胸。

  每当我思念姐姐嫒朝的时候,就用表姐的形象冲淡那份思念。在大姨家,表姐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小屋子,那是一间大姨和大姨夫的大屋子里用柳树枝编织而成,又用泥巴抹上隔开的小房间,房间的墙壁上有很多花花绿绿的剧照,不知表姐从哪里找来的,有气宇昂扬、高举红灯的李玉和,有梳长辫子的铁梅……表姐经常把我领到她那间小屋里,表姐的小屋里很干净,有一股淡淡的说不出来的雪花膏味,我一看见表姐墙上梳辫子的铁梅就说:“姐,真像你。”表姐听我这么说,脸先是红了一下,然后两眼很神采地望着李铁梅的画,好久、好久,表姐叹了口气。

  更多的时候,放学回来,我便会坐在表姐小屋里那张用木板搭成的小床上写作业,这时表姐还没回来。一天我在表姐小屋里发现了一封信,信是从新疆来的,信封上写着表姐的名字,信已经拆开了,我好奇地打开了信。信是媛朝写给我的,那一年媛朝已经十四岁了,已经上初中了。上初中的媛朝有好多好多的话要对我说。

  嫒朝在信上说,她很想念我,不知我现在在干什么,给我留下的有天安门的书还在么?媛朝说,新疆的风很大很大,一年四季刮风,她上学要走很远的路,那里的学校一点也不好,那学校的男生还欺负人。媛朝说,新疆在很远很远的地方,他们坐火车时,天黑了几次又亮了几次才到了新疆,嫒朝说,她怕这辈子再也回不来了,小弟你可能来看姐姐么,小弟你快长大吧,长大了就能来看姐姐了,姐姐好想你呀……

  我看信就哭了,想起了嫒朝,想起了昔日住在小楼里的生活。从那时起,我真希望我马上就长大去新疆看姐姐和妈妈还有爸爸。

  我捧着信哭着就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我看见表姐的一双眼睛也泪汪汪的,表姐攥着我的一只手,我一见到表姐泪就流下来了,表姐声音哽咽地说:“小弟,你就把我当成嫒朝吧。”我终于忍不住,一头扑在表姐的怀里,喊了一声“姐”。

  那天晚上我没有吃饭,一直坐在表姐的小屋里,吃饭的时候表哥喊过我,大姨也来叫过我,我一遍遍读着那封信,大姨看到了,没说什么,转过身用袖口擦着眼睛。

  很晚的时候,表姐进来了。她端来了一碗面条,里面还有两只鸡蛋,表姐把面条轻轻放到我眼前,我不看那一碗面条,表姐摸着我的头发说:“小弟,吃吧,吃面就长大了,长大了还要去看妈妈爸爸还有姐姐呀。”表姐这么一说,我的泪水又流下来了。表姐为我擦去眼泪,用勺挑起面条一点点地喂我,我吃了几口,想到表哥他们晚上吃的一定又是玉米糊糊煮野菜,便吃不下了,便说:“姐,我吃饱了。”表姐见我不吃了,无奈地叹口气,把碗端了出去。

  那一晚,我就睡在表姐的床上,表姐搂着我,我又闻到表姐身上那香甜的雪花膏味。黑暗中,我问表姐:“新疆在哪里呢?”表姐想了半天说:“在北面。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姐姐为什么要去新疆呢?”我又问,表姐更用力地搂紧我,说:“你小,你还不懂,长大你就知道了。”于是我就想,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长大了不仅可以去看姐姐妈妈还有爸爸,而且还会明白很多很多的事;这么想着,我就睡着了。

  夜里醒来一次,我看见表姐仍没有睡着,月光中我看见表姐大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在静静地想着什么,表姐仍紧紧地搂着我,她考子软软的凉凉的,表姐在想什么呢?我这么想,模模糊糊地又睡着了。

  表姐要参加宣传队了,宣传队是生产大队组织的。那时已有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来到了农村的生产队。负责组织宣传队的是一个从省城里下来的知识青年叫马驰,马驰在学校里就演过戏,马驰一眼就看中了我表姐,马驰对大队书记吴广泰说:“这姑娘演铁梅行。”吴广泰没说什么,摸了摸光光的下巴,冲马驰说;“那就试试吧。”

  表姐在宣传队那些天里,似乎换了一个人,天天有说有笑的,早出晚归的,表姐那些日子脸上有着少有的红晕,眼睛更亮了。表姐回来的时候,晚上睡觉也要梳洗一番,表姐梳洗的时候嘴里仍唱:“爹爹肩上有千斤担,铁梅我也要挑上那八百斤……”

  表姐梳洗完了,见我还没睡,便总是要把我叫到她房间里去,和我说好多好多宣传队里的事,表姐嘴里说得最多的是宣传队的队长那个知识青年马驰。我在表姐嘴里知道了马驰,她还教我唱铁梅的唱段,表姐唱的时候,两眼晶亮,面色潮红,表姐的歌声很动听悦耳。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表姐已在初恋。山村的夜晚,黑暗难挨,没有电灯,没有声响,表姐成了我的念想和欢乐的源泉。一到晚上,我就坐在大姨家门前的土包上等待表姐,表姐每次回来都要给我讲好多好多宣传队里的新鲜事,她讲王连举叛变,鸠山杀死李玉和……

  那一晚,天上缀满星星,远处有青蛙高一声低一声地鸣唱。我又坐在土包上等表姐,表姐左等也不来,右等也不来,我就寂寞地数天上的星星,天上的星星怎么也数不清,我不知道是数第几遍时,我看见黑影里走过来两个人,离大姨家门前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下来了,那两个影子靠得很近,两个人低低地又说了两句什么,一个人就回转身走了,那个黑影望着远去的黑影半晌才转过身来,朝大姨家走来。我认出是表姐,我喊了一声,表姐怔了一下,见是我,便拉住我的手。我发现表姐的手心潮潮的。我望着那个远去的黑影说:

  “那个人是谁?”

  表姐回了一下头答:“是个人。”

  “是个人又是谁?”我仍固执地问。

  表姐不答,半晌把脸颊贴在我的耳旁答:

  “是马驰。”

  那时我发现表姐的脸很烫,似燃着了一团火,表姐说马驰这两个字的时候,声音抑制不住地兴奋。

  表姐和马驰开始初恋了。

  表姐的悲剧也便开始了。

  4

  我当兵要走的前几天,去看了一次爷爷。爷爷仍然住在靠山屯,房子却不是那间木格楞了,换成了两间土坯房,房上铺着青色的瓦。

  爷爷坐在房前的空地上,爷爷的两只门牙已经脱落了,他瘪着嘴,两眼半睁半闭地望着正午的太阳,似乎没有看见我的到来,爷爷也许是正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我不忍心打扰爷爷,坐在爷爷对面的一块石头上。

  过了一会儿,又过了一会儿,爷爷终于慢慢地移动着他那双浑浊的目光,最后把目光定在我的脸上,爷爷很吃力的目光从我的脸上一直望到我的脚上。那一天,我穿着新发的军装,我站起身,走到爷爷的身旁,手扶在爷爷的膝盖上,很兴奋地对爷爷说:“爷爷,我当兵了!”爷爷也许是耳背,一点反应也没有,他的目光已经移到很远的地方了。半晌,我看见爷爷的眼角里滚出了两滴浑浊的老泪,顺着满是皱纹的脸颊流了下来。

  我定定地望着爷爷的眼泪,心里一酸,眼泪差一点流出来。

  爷爷那一年已经七十七岁了,七十七岁的爷爷自己孤单地生活在那两间土瓦结合的小屋子里。那两间房子是生产队给盖的,自从父亲和爷爷划清了界线,爷爷就成了生产队的五保户了。我望着眼前的爷爷,企图从现实中的爷爷身上找到当年爷爷威风八面的影子。我在心里问着自己,爷爷还是当年一拳打死那个日本浪人,参加自治联军,用血肉之躯踏遍疯魔谷的爷爷么?

  太阳一点点地偏西,我陪着爷爷定定地坐在阳光下,我望着眼前苍老的爷爷,我想得很多,很远。

  再过几天,我就要离开家乡,成为一名军人了,我觉得我应该成为一名军人,我的血液里不正流淌着父辈的血液么?我这么想着时,竟有了几分激动和自豪感。然而我回到现实中来,看到眼前的爷爷怎么也唤醒不起当年爷爷威风凛凛的形象,难道以前所有的传说,一切都是假的么?

  那一晚,我陪着爷爷一起睡。窗外的月光很亮,窗口透出的一片片青辉洒在屋子里。

  “你今年有十九岁了吧。”爷爷用漏风的嘴说。

  “嗯。”我说。

  爷爷咳嗽了一阵,爬起来摸摸索索地从枕头下拿起烟口袋卷纸烟,爷爷点燃烟,烟头一明一灭地闪动着,一股辛辣的气味浓烈在屋子里,袅袅地飘散,爷爷便猛烈地咳嗽了几声。

  我说:“爷爷,把烟戒了吧。”

  爷爷半晌说:“抽了一辈子了,戒它干啥。”

  爷爷抽完烟,撑起瘦骨凌凌的身子,定定地瞅着我说:

  “当兵要打仗,打仗要死人的,你这个懂么?”

  我不明白爷爷为什么要这么问。

  我说:“懂。”

  爷爷突然语塞了,他裹起被子坐在炕上,望着窗外,望着望着,泪水慢慢地流了出来,先是一滴两滴,后来连成了一串,后来爷爷裹着被子冲着东方跪下了,爷爷苍老的头颅一下下磕在炕上,震得炕皮咚咚直响。

  我吃惊地望着爷爷。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