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十三回 扩红女江心劫难 女共党南昌就义

红土黑血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9


  哈里森·索尔兹伯里在写到长征湘江大战那一段,曾这样描述道:

  太阳升起了。莫文骅环顾四周,到处都是书籍和文件——军事手册、地图、兵法书,关于土地问题、中国革命问题和政治经济学的著作,马列主义读物,各种小册子以及英、法、德文书籍。红军的挑夫一路摇摇晃晃挑来的图书馆全部都在这里了。

  书页被撕得稀碎,书面沾满了污泥。莫文骅回忆说:

  “我们全部的思想武器,所有的军事文献,都被扔到了一边。”

  如果莫文骅留神观察,他也许还会发现杨尚昆将军的夫人李伯钊在湘江岸边为减轻装备而扔掉的剧本。总之,一切都扔掉了。从那以后,红军演出的话剧都是新编的。李伯钊是位矮小的妇女,过湘江有困难,因为个子不高,江水可能会浸过她的头顶,无法淌过江。刘伯承看到了,急忙让她揪住他的骡子尾巴过了江。

  于英终于看见了湘江,那是一条并不清澈有些浑浊的江。

  她摇摇晃晃摔倒在地上,她看见挑夫和部队混在一起,蜂拥着向对岸游过去。江的那一边,半个天空都被硝烟笼罩了,后面的枪声也愈来愈急。

  她似乎已经看见了王铁,王铁就在江的对岸,正在向她招手、微笑。她摇了摇头,驱赶掉眼前的幻觉。她看见一个指挥员模样的人,冲她一边跑一边喊:快过江,快一点!

  她咬了咬牙,摇晃着站了起来,肩起担子一步步向江边走去。

  扔掉它们,快一点!那个指挥员要夺去她肩上的担子,她不知从哪里来的气力,又劈手把担子夺了过来。她不想扔掉它们,她说不清为什么不想扔掉挑了近两个月的两捆白纸。她下定决心要把它们挑过江去。

  那个指挥员愣愣地看了她一眼,挥了下手说:不扔掉也行,无论如何要快一些。

  她摇摇摆摆地向江里走去,江边到处都是扔弃的东西,一张断腿的桌子,朝天仰躺在岸边,于英从桌子身上迈过去。江水浸了她的双脚,一股寒意顿时扩散到了她的全身。她向前走去,江水没过了她的膝,没过了她的腰,肩上的担子几乎浮在了水面上,她扔掉担子,用双手夹住了那两捆纸包,水漾到了她的胸口,江水急速地在她周围奔涌着。她看见许多人都在急流中挣扎着前行。

  腹中的孩子动了一下,她轻轻地“哦”了一声,一股巨大的幸福感,使她的眼泪涌了出来。她心里似呻似唤地叫了声:王铁,俺来了——江水湍急地流着,寒冷感没有了,剩下的只是舒畅和惬意。江水在她的周围流过,似一双手在为她清洗满身的尘垢。

  她闭上了眼睛,周围的一切喧嚣都远离她而去,仿佛江水里只剩下了她自己,自己也恍似刚刚离开母腹,大叫着来到了这个世界上。遥远的记忆里,她又想到了母亲和父亲,还有哥哥,弟弟妹妹……那个阴冷的雪天里,她随着那个男人走出家门,哥哥脱去身上的夹袄穿在她的身上……童养媳的她出逃后,靠进了王铁有力的怀抱……只一晚间,她仿佛经历了一生一世,她闭着眼睛沉浸在一种似梦似幻之中。

  几架敌机飞到了湘江上空,两岸的人们和江水里的人们惊慌的叫喊声她一点也没有察觉,她只是往前走着,江水拥着她,托浮着她,她一点点地向岸边游移着,她在心里一迭声地说:王铁等等俺,等等俺,俺来了,俺就要来了……

  敌人的飞机先是低空扫射,先击中了一匹马,那匹马沉重地翻了一个身,便沉到了江底。有几个战士,张着手拼命地划着水,一边呼喊着一边向岸边快速奔跑,一串子弹使他们身子一抖,然后一挺,便被水冲走了。

  有一串子弹“扑扑”有声地击在于英的身前身后,她恍似没有察觉,仍在向前走着。

  两岸的人在江边奔跑着,冲江心的人们呼喊着。于英一点也没有听见,她仍闭着眼睛,一步步向前走着。江岸离她越来越近了,她已从江水中露出了胸,江水只淹到她的腰际,她再走一会儿,便会上岸了,那里有接应他们的部队,部队此时正向敌机射击着。

  敌机又一次俯冲下来,这次没有扫射,而是丢下了一枚枚炸弹。江中被炸起的水柱形成了一股股巨浪,吞噬着江心的人们,被炸中的人们,被高高地抛起……

  于英仍一迭声地在心里说:王铁,俺就要来了,等等俺呀——于英腹中的胎儿又动了一下,这一次她很响亮地“哦”了一声,她被自己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她突然睁开了眼睛,她几乎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两岸的嘈杂声,江心混乱的场面。

  她看见了江水。那是被血染红的江水,此时正汹涌着在她身旁流过,眼前的江水红彤彤的一片,整个世界都红了……

  她没有听见那一声巨响,便被高高地抛了起来,连同她腋下夹着的那两捆跟随了她两个月的白纸。

  两岸的人们看见江心中炸弹炸起的水浪里,飘起了两团白色的纸片,那两团纸片愈升越高,洋洋洒洒地四散着飘飞起来。

  于英的眼前彤红一片,遥远了,一切都遥远了。她沉到了江底,那些纸片护卫着她滚滚向下游流去。

  斜阳下的湘江沉寂了,整个湘江腥红一片,湘江汩汩地流淌着,永远不休不止。血红的湘江水和斜阳融在一起,扯地连天,一直红到了天边。

  蒋介石此时坐在南昌行营那张宽大的桌子后面,目光盯着眼前的半面墙上悬挂着的那张放大的地图,心里涌上来一股抑制不住的喜悦。湘江两岸正在进行着一场屠杀。为了使这场屠杀更彻底干净,他几乎派出了所有能够参战的飞机。他相信他的空军,在这种时候,是会派上大用场的,他得意地笑了。他仿佛又回到了1932年6月的那一天。

  几百名身穿雪白制服的飞行学员们列队站立在杭州笕桥航校的操场上。一个个整齐的方队,远远望去,犹如一方方切割整齐的豆腐块。

  他站在主席台上,宋美龄站在他的身旁。

  一个浑厚的声音宣布:中央航空学校成立庆典现在开始。

  军乐队高奏起《国民革命军军歌》,身兼校长的蒋介石亲自把写有“中央航空学校”的军旗授予副校长毛邦初。接着,宋美龄和毛邦初把一面面队旗授给各方阵的队长。同时,宋美龄还把一叠叠小册子发给航校的官佐,对他们说:“这是总司令亲手编辑的《增补曾(国藩)胡(林翼)治兵语录》,发给全校人员人手一册,作为治兵者之至宝,治心治国者之良规”。

  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他拥有了空军。只可惜,那一批飞行员和那批飞机,在淞沪保卫战中几乎全部覆灭了。也就是从那一刻起,蒋介石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要想赢得一场战役的胜利,没有强大的空军万万不行。

  此时的蒋介石非常满意空军正在把成吨的炸弹投掷在湘江两岸红军的阵地上。

  蒋介石站起身,绕过桌子,走到那张地图前,把一只手放在湘江标记的地图上,自言自语地说:我要让这里血流成河。

  达令,你在说什么?走进来的宋美龄没听清蒋介石在说些什么,边走边问。

  蒋介石微笑着说:你没觉得近几日赤匪主力就会在湘江一带销声匿迹吗?

  宋美龄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但她仍然说:达令,你别忘了你手下的那些人,并不都是……

  蒋介石打断她的话说:这些我自然知道,不过白崇禧已经投入兵力参战了,他正在猛攻赤匪主力的左翼部队。

  宋美龄走到地图前,感叹着说:真希望参战的各路部队精诚团结。

  蒋介石笑了笑,挥挥手道:这些人我了解,大难之前也许靠不住,但在这种时候,他们都会急于表功的。

  宋美龄岔开话头说:达令,我想去看一看端纳先生,这两日他的病情愈来愈重了,也许把这喜讯告诉他,他也会同样高兴的。

  蒋介石说:好吧,那我也去。

  端纳,在蒋介石和宋美龄的政治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端纳性格温和如水,为人淡泊,他自己曾称:我视名利如浮云。

  蒋介石和宋美龄把剿灭赤匪于湘江两岸的消息传达给端纳,但这种兴奋之情又能在他们的心中持续多久呢?

  汪芳失去了和王伟的联系,这使她坐卧不安,心神不宁。

  她一心想挣脱家庭的桎梏,没想到组织又让她留了下来。在那些日子里,她不仅思念王伟,更吸引她的是苏区。她从没去过苏区,但苏区在她的想象里,是那么美好和神圣。苏区的天空是多么的晴朗,那里有一群自由的男女,为了追求建立新的国家,在忙碌在奋斗。可这一切却距她是那么的遥远,仿佛是一种梦境。这种梦境顷刻间就被击碎了。

  她和王伟失去联系不久,整个南昌行营里都在传着一条消息:赤匪已离开苏区,西征远逃。

  汪芳马上明白了王伟一直没有和她联系的原因。王伟也一定在西征的队伍中。

  很快南昌行营里便紧张了起来,各种明码和密码的电报雪片似地飞进了南昌行营,有关红军的消息一起汇集到了蒋介石的案头。那几天汪芳的心情紧张而又兴奋,她想红军一定要有重大行动了。可眼前的事实使她很快又冷静了下来,蒋介石调兵遣将,布兵湘江,想一举歼灭红军于该地。这些电报大都是经过她的手传发出去的,她真希望这些电报下面的部队都没有收到,让红军的部队顺利过江。同时她也希望红军能得到蒋介石调兵遣将的消息,要么改道,要么有所准备。

  她和王伟失去联系后,在心里一遍遍喃喃着:王伟快些和我联系吧,我有重要的情报要告诉你。只要条件允许,她就拼命地发信号,和王伟联系。那是她和王伟分手后,他们相互约定的联络信号。她真的希望,突然能听到王伟传过来的信号。她对王伟的信号太熟悉了,以前,她一听到王伟的呼叫,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马上按动报键告诉王伟:

  密码已收到,请继续。王伟也接到了她的信号。于是,更流畅和清脆的电波之声一直流进了她的心里。王伟此时,仿佛不是在遥远的苏区,而是就在她的眼前和她聊天,心里的思念之情便不可遏止地流泻出来。然而,汪芳明白这种时候不是他们相互倾吐思念的时候,他们在完成一种任务。王伟总是向她传达一种命令,命令她把敌人的情报传出去,在这之前,她早就写好了近期敌人的情况,并译好。王伟一经接收到她的信号,她马上把这一消息传过去。

  王伟收到消息后,也从不拖泥带水,只在电波里告诉她,消息已收到,立即中断联系。有时王伟也会在电波里告诉她:

  想你、多谢了、祝我们胜利等简短的词句。她也会不失时机地告诉王伟:我也想你,想念苏区。

  这种简单的问候,现在也已经消失了。汪芳一坐在发报机前,心里就有一种说不出的惘然和失落。她清楚,王伟是不会忘记她的,只要一有机会就会和她联系的,给她命令。此时,她觉得自己有许多许多话要对王伟说。有思念,但更重要的还是敌情。

  于是,她发疯似的寻呼着王伟,她一遍遍敲击着他们之间的密码,一遍遍寻找着王伟的踪迹。

  汪芳做这一切的时候,并不能那么随心所欲,电报室里总在晃荡着一个人的身影。那个人姓杨,是个参谋,有很白的一张脸,还有一双阴郁的目光。这些密电大都是经过他的手送到蒋介石的案头。蒋介石起草的密电也是经过他的手译好,送到电报室。

  更多的时间,这个像怪人一样的杨参谋,总会停留在汪芳的身后。汪芳刚来的时候,这个杨参谋就用一种很怪的目光打量着汪芳,给汪芳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他不说话,就站在她的身后,她甚至能感觉到他的鼻息和身上散发出的气味。

  有时杨参谋会伸出手,摸一摸汪芳的发梢,捏一捏她的领口。渐渐地,她明白了他的心思,但也不好挑明说破,任他在她周围徘徊。

  杨参谋有时会借故来到她的宿舍,给她捎来一束花或者别的什么,然后站一会儿,摸摸她的衣角,捏一捏她的辫梢便又走了。他刚一走,她便迫不急待地把他送来的东西扔出去。他不管她扔不扔,总是更多地出现在她的身边,这多少影响了汪芳的情绪,在这种情况下她不好说什么,他并没做出格的事情,她只好忍耐着。

  汪芳每次接受到任务,发送电报,杨参谋更是尽责尽职地守候在她的身边,直到把电报发完,接收的一方又复述一遍,江芳才吁口气。她知道,这时他才会离开她的身边。离开的同时,他拿走译好的电文,然后销毁。汪芳对杨参谋的这种行为,并没有在意,因为这是他的工作。汪芳在发电报时,已经记住了电文的大概内容,然后她趁他不备,和王伟联系上,把敌人的消息传递过去。

  有一次,杨参谋约她去参加一个舞会,在蒋介石的行营里,举行这种舞会的机会很多,汪芳想回绝,但想了想还是答应了。

  舞会上,他一直在和她跳舞。刚开始他一句话也不说,她也不说。后来他说:汪小姐你真漂亮。这是她听到他为数不多的几句话。汪芳没说什么。她并没有多想。舞会之后,他送她回宿舍,在暗角里突然抱住了她。她挣扎着。他强行地吻了她,她挥手打了他一个耳光,嘴里叨念着:你……你……

  他镇定了下来,微笑着说:汪小姐的脾气还满大的。说完,他转身便消失在暗影里。

  她伫立在那里好半晌,才向宿舍走去。进了宿舍,没有开灯,便一头扎在床上,泪水再也控制不住,汹涌着流了出来。她想到了王伟,思念之情更加强烈起来。

  第2天,她又见到了他。他似乎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似的,仍然在电报室里来回巡视。当踱到汪芳身后时,汪芳以为他会停下来,摸她捏她,结果没有,他只停了暂短的一瞬,便走开了。她长长地吁了口气。

  从那以后,汪芳总是会冷不丁地发现他那双阴冷的目光,远远地在注视着她。她一看见他的目光,浑身上下不由得一阵阵发冷。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接近过她。

  王伟突然间和她中断了联系,使她心事重重,她更长时间地停留在电台前,异常敏感地捕捉着传过来的每一丝信号。

  她一遍遍地呼叫着王伟。她坚信,王伟说不定什么时候,会突然和她联系,她紧张地等待着。

  那一天,杨参谋又一次踱到了她的身边,这一次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在她身后站了半晌,终于说:汪小姐最近好像有什么心事?

  她的心头一紧。她看见期他几个台位上的报务员一起望向了她。

  她故作镇静地笑一笑。

  杨参谋又说:这次如果把共匪全部消灭,我为你们请功,放你们3天假。

  她听了他的话,她的心一沉。她回望了他一眼,他正在微笑着望着她。

  他又说:汪小姐,你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不舒服,如果是那样的话,你可以回去休息了。

  她忙说:我没事,很好。

  他答:那就好。

  说完,便踱走了。

  她望着他的背影,半晌才透过一口气来。她真的开始为王伟担心了,她说不清红军的命运将会如何,她真的害怕,红军的队伍钻进敌人在湘江边布下的天罗地网。可她又无法和王伟取得联系,她一遍遍地发着信号,可是仍杳无信息。

  当她得知红军终于钻进了敌人布下的天罗地网时,她呆怔了好半晌。她身在南昌,没有感受到湘江岸边激烈的征战的枪炮声,但在敌人湘江部队发往南昌行营的一封封透着喜气洋洋的电报中,她知道了红军的处境。

  下面部队每日的战报都能及时传到南昌行营蒋介石的手上。一开始的消息是:红军的先头部队已抵达湘江……正在和红军激战……红军损伤惨重,有溃逃之势……

  她接收着这样一则则电报,心都悬了起来。她在为红军担心,为王伟担心。她在心里一遍遍地祷告着,祈求红军能顺利地冲过敌人的封堵,冲出重围。

  她一面为红军担心,一面发疯似地发着密语,希望能和王伟联系上,可王伟就是没有一点消息。有时她急得真想大哭一场。无意中她又看到了那双阴冷的目光,他正在微笑,这使她又一次清醒过来。

  那几日,她经常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恶梦,每次醒来,她又记不清这些梦的内容,每一条关于红军不利的消息,她都会心惊胆颤,不知如何是好。她整日守在收发报机前,希望那熟悉的电波声传来……

  王伟并没有掉队,刚开始,他一直跟随着中央纵队前进。

  后来殿后的5军团发报机因雨中受潮出现了故障,王伟才临时被指派到了5军团。

  湘江西岸已是炮声隆隆了,5军团仍在路途上艰难地行进着,后面的追兵死死地咬住5军团不放,部队边打边走,交替掩护前进,5军团后续部队为了把敌人的主力吸引开,离开了5军团走向了另一条道路。

  12月3日,经过一天激战的5军团,悄然撤离了阵地,连夜向江边急驰。王伟和指挥所的几个作战人员,抄小路前行。

  电台由于没有备用电池,收发报只能定时定点地和总指挥部联络。

  他们拼命地往前赶,5军团的部队为缩小目标,几乎完全化整为零,争分夺秒地向湘江挺进。总指挥部已电令几次,让5军团不惜一切代价,火速向湘江靠近。

  王伟等一行人走着走着,发现身边和周围只剩下他们几个人了,王伟担心是不是走错了方向。这一提议使几个人清醒了过来,他们停下来辨别了一下方向,湘江此时在他们的西南面,隐隐的,他们似乎已经嗅到了湘江飘散而来的雾气,最后他们决定向西前进。

  结果他们走上了一条坡路,在大山里兜开了圈子,走了一夜,不仅没有走出大山,还往敌人阵地方向靠近了一步。

  天亮的时候,他们才发现,漫山遍野都是敌人的宿营地,这一发现使他们大吃了一惊。

  他们一边向后退却,一边打开收发报机,把这一情况,报告给了先头部队。先头部队命令他们想方设法冲出重围,并派一个连来接应他们。

  可是这一切,已经晚了,敌人发现了他们,很快满山遍野都响起了敌人的枪声,几个人心里清楚,此时此刻是无论如何冲不出敌人的包围了。

  他们一边向山头上跑,一边商量,无论如何不能让敌人抓了俘虏。往外冲,冲出一个算一个。等他们冲上山头才发现,他们前后左右都是敌人了。他们发现了电台,以为是红军的指挥所,指挥所一定有红军的大领导,如果活捉到红军的大领导,他们就可以邀功领赏了。

  敌人停止了射击,他们一边叫喊着,一边向山头上靠近。

  这时有人提议,最后给红军指挥部发一封电报,告诉战友永别了。

  王伟打开了发报机,几个战友在他周围散开,向山下的敌人射击,掩护着王伟发完最后一封电报。

  王伟呼叫着指挥所,很快得到了指挥所的回答。王伟发出了如下电文:

  敬爱的首长:

  我们是5军团指挥所的几个同志,因和大部队走散,被敌人包围。请首长和同志们放心,我们几个人都是中共党员,我们和敌人血战到底,决不当俘虏。再见了首长,再一见了战友们,苏维埃万岁。

  我们几个人是:

  焦天虎、闫王成、刘大海、张连玉、孔天成、王伟……

  发完这份电报,王伟已经是热泪盈眶了。也就在这时,他想到了妻子汪芳。从长征之后,他没有和她联系过,他也没有接受到和她联系的任务,怕万一电报被敌人截获暴露他们的行踪,另外一个原因是,电台的备用电池太紧张了,不允许他们有足够的时间收发报。

  这时敌人越来越近了,几个战友躲在树后向敌人射击着,敌人太多了,前赴后继,四面八方黑压压的一片。

  王伟颤抖着手试着按动了那一串熟悉的密码,密码刚发出去,他马上接到了回答。汪芳传来了一连串简单的短语:红军在吗?冲出去了吗?王伟你好吗?

  不用破译,王伟太熟悉这些问候的短语了,没有时间了,敌人越来越近了,在黎明时分王伟都能看清敌人的眉眼了。

  此时,他觉得有许多话要对汪芳说,说他们的别离、思念,说一说苏区,还有他们这次转移……可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但是他还是争分夺秒地按响了手中的电键:

  汪芳:敌人已经包围了我们,永别了。你多保重,胜利永远属于我们。

  想念你的王伟

  王伟站了起来,他掏出了怀里的一颗手榴弹,向发报机砸去。发报机碎了。没想到这时有一个敌人冲了上来,抱住了他的腰。几乎就在同时,他看见几个战斗的战友,也被敌人团团围住了。他大喊一声:再见了——便拉响了手榴弹。那几个战友,同时也把枪膛里的最后一颗子弹,射中了自己的头颅。

  爆炸声响过之后,整个的山头一片死寂。黑压压的敌人,惊骇地看着眼前壮烈的一幕。

  沉寂一阵之后,敌人一个指挥官模样的人,指挥着一群士兵,抬走了他们的尸体。他们回去要进行辨认,也许在这些人中,发现一两名红军指挥员,说不定还能发一笔财。

  汪芳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在接收到王伟最后一个信号后,泪水夺眶而出。她没有料到,她天天等夜夜盼的消息,会是王伟的噩耗。她站了起来,看见杨参谋一步步向电报室里走来,他的身后跟着几个军统的人。

  汪芳在那一瞬间意识到了什么。这几天,她已经察觉到,杨参谋的目光很不对劲,也许是自己暴露了身份。想到这,她握住了腰间的枪。那是配发给她们的那种很小的枪。

  她等待着杨参谋带着的几个军统一步步向她走近。

  杨参谋在距她两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阴森地笑一笑道:

  汪小姐,没想到你会是个赤匪。

  汪芳没动,冷漠地看着杨参谋和那几个军统。

  我们早就发现了,我们内部有人在用密码向外界发报。我们几乎查获了所有发往共匪处的电文,可是没想到会是你。杨参谋又阴冷地笑了笑。

  汪芳沉默着。

  我们刚才又接收到了一组密码,原来接收人就是你。杨参谋说完向后一转身。那几个军统便向汪芳走过来。

  这时的汪芳不知从哪里涌上来一股勇气和力量,大叫一声:等一等!

  那几个军统不知发生了什么,惊怔地立住了。

  汪芳出其不意地拔出了腰间的枪。

  那几个军统以为汪芳要向他们开枪,没料到汪芳只一瞬间,便把枪口对准了自己,几乎同时,她喊了一声:苏维埃万岁——手里的枪便响了。

  鲜血顿时染红了她的胸膛。

  几个军统看见,汪芳倒下去的那一瞬,面带微笑,她喃喃地似乎在念叨着一个人的名字。

  太阳从窗口里照射进来,汪芳在倒下去的那一瞬,看见了一方碧蓝碧蓝的天空……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