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新生活

特务037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9


  李大脚果然是风风火火的,两天之后,她把自己的铺盖搬了过来。当然,也没有忘记把那块烈属的牌子带了过来。她找来凳子,亲手把那块牌子钉在了于守业的家门前。她从凳子上跳下来,望了眼那块牌子,拍拍手说:好了,看以后谁还敢来闹事。然后,她牵着于守业的手,揣着两个的户口本,风风火火地去街道登了记,又请副食店的同事到家里吃了顿饭。她和于守业的新生活就此名正言顺地拉开了序幕。

  于守业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和李大脚结婚了。婚后的很长时间里,小莲的阴影仍在他的眼前挥之不去。他看到风风火火的李大脚,就想到了温婉的小莲,如果不是惧怕胆颤心惊的日子,他不可能这么快就投入李大脚的怀抱,他会伴着小莲的阴影,孤独、寂寞地挨着岁月。然而,李大脚毕竟势如破竹地走进了他的生活,他只能被动地接纳了。

  自从和烈士的遗孀李大脚结婚后,果然没有了麻烦,工宣队再也没有纠缠过他。学校墙上写着他名字的大字报,又被新的大字报遮盖了,他的名字终于在大字报上销声匿迹了。从此,于守业过上了踏实、稳定的日子,但这种踏实和稳定只是表面现象,他时不时地还会冷不丁想起自己的身分。报纸和广播里隔三差五地就会播报文化大革命的最新战果,那些战果中就包括又挖出了国民党特务若干名,都有名有姓的,而且人赃俱获。他走在陆城的大街上,经常可以看到一些弯腰躬背的人,胸前挂了牌子,上面写着特务某某某。看着那些“特务”,他总觉得与常人无异,怎么就是特务了呢。于守业暗自有些吃惊,当年他接受委任状时,原以为陆城就潜伏了他一个,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特务被挖了出来。他有些后怕,万一自己被这些特务咬出来,下场就和眼前的这些特务一样,弯腰躬背地接受人民的审判。他浑身冒了层冷汗,又一层冷汗后,他庆幸自己的命好,没有被人民挖出来,还找李大脚当了老婆。毕竟根红苗正的李大脚让他从此过上了表面平静的日子。

  李大脚是个能干的女人,家里家外一把好手。她一回到家,这个家就热闹起来。她院里院外地忙活,把日子弄得风生水起。闲了一天无事可干的于守业,想过去帮帮她,被她又按回到椅子上:当家的,你是识文断字的人,这粗活哪里是你干的?我粗手大脚干惯了,你读书写字吧。

  自从结婚后,她就不再称呼老于或于老师了,而是亲切地喊他“当家的”。于守业第一次听到这样的称呼时还红了脸。虽然喊起来粗俗,却也准确,把他当成了家里的顶梁柱,他心里热乎乎的。不像小莲,人前喊他先生,私下里叫他的名字,让他有一种客人的感觉。李大脚一下子就把他拉近了,粗糙的生活,却让他感受到了人间烟火的味道。

  李大脚从心里往外地尊重他,道理只有一个,就因为他是知识分子,是为人师表的老师。她大字不识几个,结婚后给女儿写信的任务就落到了于守业的头上,她在一边说着,他在纸上写着。

  李大脚婚后给女儿的第一封信是这么写的:

  闺女,俺和于老师结婚了,于老师就是教过你的那个于老师,你小时候说喜欢于老师,想让他给你当爸爸。你这个梦,妈替你圆了,闺女,高兴不?

  她是这么口述的,于守业自然不会这么写,而是把她的意思消化了,理解了,变成了文字通顺的书面语言,娓娓地传递给李大脚的女儿马媛媛。

  媛媛的回信,自然也都是于守业来读。媛媛字里行间地祝贺母亲的新生活,并一次次地向昔日的于老师(信里称呼的于叔叔)问好,并汇报了自己的生活和学习。

  于守业读着媛媛的信,就想起了媛媛小时候趴在他耳边说过的话,那种感觉至今仍挥之不去。

  李大脚似乎从来没有闲着的时候,忙了这儿,又去忙那,还没忙活完,天就黑了。

  于守业在灯下看书,“哗啦”一页翻过去,又“哗啦”翻过去一页,李大脚有时就会走神,把一缕温暖的目光投向他。于守业感受到了,抬起头说:你看我干啥?

  她有些羞怯地笑了,然后低下头,喃喃道:你们读书人真好,会认那么多字,知道那么多的事。

  说完这些,她就一脸幸福的样子。

  这时,他会猛不丁地想起小莲来。在和小莲生活的日子里,小莲从来不忙活李大脚眼前的这些事,缝缝补补之事小莲从来不干,她可以绣花,把一朵玫瑰或牡丹绣得玲珑有致、楚楚动人,然后就是弹起丝弦,清吟一曲,院子里就高山流水般充满诗意。他的思绪也会随了琴音,一飘一荡。

  眼前的李大脚是那么的实实在在,周到体贴。有时候,他竟觉得自己就是眼前这个女人的儿子,生活起居间早已习惯了她的呵护,就连她宽厚、温暖的怀抱都让他兴奋不已,仿佛又回到了母亲的身边,甜丝丝的,让他有一种想哭的欲望。

  她的身子一挨向他,就火一样的热了,她急煎煎地说:当家的,俺都要被烧死了呢。

  此时的她,在他心目中的角色又一次被颠覆了。她动情地揽紧他,眼里甚至流下泪来,她娇喘着说:这些年俺都快苦死了,当家的,你以后可要好好待俺啊。

  稍事休息后,她会爬起来,给他冲上一碗红糖水,热热地端过来,疼爱地说一声:当家的,来,喝碗红糖水,好补补身子。

  每当这个时候,恍惚间,他又觉得自己成了她的孩子。

  在他们结婚后,那位姓牛的军长曾坐着小车来过一趟。牛军长是念旧情的人,从马媛媛嘴里知道李大脚结婚的消息,就驱车来了,还带了贺喜的礼物――一对印了鸳鸯的脸盆和暖水瓶。

  牛军长一下车就说:好哇,小李子,你早该再成个家了。

  说着,牛军长一抬头,又看到了门口那块写着烈属的牌子,眼睛就湿润了。然后,他把于守业的手抓过来,乱摇一气道:小李子是烈属,这么多年吃了不少苦,你们以后要相互帮助,共同进步,把生活搞好。

  于守业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和解放军的高官打交道,他心里一阵乱跳,话都不会说了,只觉得口干舌燥。半晌,他才心平静气下来。他望着眼前的牛军长,觉得这军官身上有着一股咄咄逼人的英武之气,他就想,怪不得国军在解放军面前总打败仗,他似乎在牛军长的身上找到了答案。

  牛军长来看望李大脚时,吉普车就停在胡同里,司机和警卫员分别站在门的两旁,两个士兵的身上都挎着短枪,雄赳赳的。人们一看到这种情景,就知道牛军长来了。

  牛军长坐一会儿,聊一会儿家常,就风风火火地走了。

  牛军长不知道,他隔三差五的出现,如张开了一把巨伞把于守业和李大脚严严实实地罩在了里面。各造反派在这把巨伞面前,都是望而止步。牛军长的出现,让于守业渡过了那段风雨飘摇的日子。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