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李大脚

特务037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9


  小莲就这么过去了,于守业自己仿佛也死了一回。他原以为小莲死了,儿子会回来看看,哪怕就看上一眼。可儿子一直没有露面,有好心的邻居给儿子拍了电报,又捎了信。在料理小莲后事的整个过程中,儿子于定山一直没有照面,于守业最后那一缕幻想,也破灭了。

  后来,有人告诉于守业,在殡仪馆见到了于定山,当时他正对着骨灰盒大哭。在得到这个消息后,于守业躺在床上,蒙着被子,扎扎实实地大哭了一场。浑身的力气,随着那场眼泪似乎流尽了,人瘦了一圈,走路也摇摇晃晃。

  针织厂的工宣队员并没有因为小莲的死,而放过于守业。小莲死后还不到半个月,工宣队员又把他押去审问了。工宣队员们不信,能娶妓女的人身上榨不出一点油水来。解放前就能和怡湘阁的妓女勾搭上的人,能是一般的人吗?怡湘阁这个有名的风月场所,解放多年后在陆城仍然是很著名的,可见怡湘阁在陆城人心中的分量。

  于守业已经心如死灰了,小莲活着时,他没什么可说的;她死后,就更没什么可以说的了。他可以胡编乱造一些谎言,可他不想这么做,认为这是对死去的小莲的污辱,在他心里,小莲是圣洁的,他要为最后的爱情坚守着。

  不论工宣队员如何软硬兼施,他就是一言不发,只说了一句话,那惟一的话是:小莲是我的老婆。他说这话时,两眼会冒出炯炯的光来。工宣队员只能在他身上撒气,抡他耳光,踢他的裆部。他忍受着。工宣队员这次吸取小莲的教训,他们不再对于守业掉以轻心,每天回家都要派专人押送,还把他家里的电闸拉了,认为万无一失,才安心离开。

  一天,工宣队员又押着于守业往回走时,胡同口的东方红副食店里就闯出一个女人来。这个女人叫李桂芬,但很少有人叫她的大名,都喊她李大脚。她的一双脚出奇得大,穿四十三码的鞋,一般的女人鞋她穿不上,就穿男式鞋,走起路来一阵风,震得地面“咚咚”的。于是,人们就打趣地喊她李大脚。

  李大脚“噗嗵噗嗵”地几趟赶过来,拦住了于守业的去路,也拦住了工宣队员们。她叉着腰,冲那几个工宣队员说:咋的,还有完没完了,小莲都死了,她当过妓女不假,可和她男人有什么关系,于老师又不是妓女。

  几句话噎得工宣队的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她又跳着脚道:我告诉你们,事情哪儿说哪儿了,你们把于老师放了,这事就到此为止了。

  李大脚的样子,似一个断案的法官,大手那么一挥,双脚又那么一跺,果然就把那几个工宣队员给镇住了。

  于守业对李大脚是了解的,她是烈士的遗孀,丈夫叫王大力,在志愿军里当排长,抗美援朝的第四次战役中,为救师长光荣牺牲。被救的师长现在已经是军长了,仍隔三差五地坐着小车来看李大脚。就在前不久,李大脚的女儿马媛媛高中毕业后,被军长亲自接到部队当了女兵。这在这条胡同里是绝无仅有的。

  李大脚也住在这条胡同里,门口上醒目地挂着烈属的牌子。李大脚在胡同里打个喷嚏,都会让整个胡同山摇地动。

  于守业和李大脚是有些接触的,她的女儿马媛媛和自己的儿子一般大,马媛媛出生时,父亲已经去了朝鲜,从女儿出生到牺牲,当父亲的都没有看过女儿一眼。按李大脚说,孩子半岁时,倒是照过一张照片寄给了朝鲜的丈夫。在丈夫牺牲后,看着眼前日渐长大的女儿,李大脚多少有了些慰藉。

  李大脚的丈夫牺牲那一年,马媛媛刚一岁出头,当烈士证书送到李大脚手里时,她当街就晕了过去。醒来后,就一直哭天抢地,她的另一半天空塌了,她不能不悲痛欲绝。悲痛的结果是,她原来充足的奶水一下子就没了,马媛媛正是吃奶的时候,突然没了奶水,饿得“哇哇”大哭。什么糕干粉、米糊啊,她都拒绝吃,一吃就吐。

  小莲那会儿的奶水很旺,她听着因饿而彻夜啼哭的马媛媛时再也坐不住了。从此,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小莲同时用自己的奶水喂养着儿子于定山和马媛媛。两家人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有了很深的交情。李大脚人虽然长得粗糙些,却也是有情有义的人,她在胡同口的副食店工作,隔三差五的就给小莲送来一些不易弄到的吃的。小莲不要,推三推四的样子。李大脚就不高兴了,重重地把东西一放,沉下脸道:看不起俺咋的,别以为这是给你们的,我这是为了我女儿,你不补补身子,我女儿哪有奶吃呀。

  很好的理由,让小莲无法回绝了。于是,就心安理得地把这些东西接受了。

  儿子和马媛媛一起断奶后,李大脚并没忘记这一段友情,依旧会隔些日子送来一些东西,小莲这回就不要了,李大脚就说:妹子,你这是瞧不起你姐,你姐就这点能耐,想让我给你背来一座金山银山,我还做不到。你认我这个姐姐,你就收下;不认,你就扔出去。

  又是一条让人无法推绝的,小莲只好收下了。

  按理说,小莲和李大脚是两种不同类型的女人,但两个人的交情却很好,从那以后更是姐妹相称。

  小莲自杀了,别的邻居都吓得远远地跑了,惟有李大脚天不怕、地不怕地站出来,帮助于守业料理小莲的后事。要不是李大脚的帮忙,于守业就垮掉了。

  此时的李大脚杀将出来,果然把那帮工宣队的人给镇住了。他们你看我、我看你,最后就把于守业丢下了。

  李大脚“咣咣”地回身走进副食店,包了半斤猪肉,强行塞给于守业。她说:老于,你看你熬苦的,补补身子吧。小莲不在了,咱还得过呀。

  她说完这话,眼圈竟然红了。于守业麻木地接过纸包,梦游似地走回去。

  工宣队为了钓住于守业这条大鱼,又来过两次,一定要把于守业带走,继续调查。李大脚真的急了,她风风火火地从副食店里冲出来,这次手里握了两把刀,明晃晃地在当街站了,高声喝道:把人给我放了,还没王法了?你们不了解于老师,我清楚,他解放前就是个老实巴交的教书先生,解放后也是。教书犯啥法了?他老婆当过妓女,这我们都知道,可于老师干过啥见不得人的事了。给我把人放了,要是不放于老师,我就剁了你们这帮小兔崽子。爷们儿革命的时候,你们还穿着开裆裤呢,来,让我教教你们啥叫革命------

  说完,舞着刀向工宣队员冲去,那些年轻人哪见过这架式,一窝蜂似地散了。

  历经了李大脚的拔刀相助,于守业对李桂芬有了新的认识。在以前的印象里,李大脚只是一个粗俗的女人,孤儿寡母的很不容易,而他,不过是她女儿的老师。

  他一直教马媛媛到初中毕业。马媛媛和她母亲截然相反,生得很秀气,人也聪明,说话轻声细语。因为小莲奶过马媛媛,他对马媛媛也就有了一种特殊的情感,就像看自己的孩子一样。马媛媛是个懂事的孩子,很依赖她的老师,有什么心里话也愿意对他说。媛媛没上学前,经常跑到他家找于定山玩。一次,媛媛趴在他的耳边悄悄说:我没有爸爸,你给我当爸爸吧。

  孩子的一句话,让他的心里五味杂陈了好多天,就是媛媛长大了,他一见到媛媛,仍会想起她当年说过的话。他的心里就“别别”地跳上一阵子。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