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于守业和小莲

特务037

作者:石钟山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1/10/19


  过了一阵,又过了一阵,却并没有人来找于守业。他还是学校的老师,提心吊胆的日子让他日夜不得安宁。关于刘习文校长的消息众说纷纭,有人说刘习文在北京被共产党正法了,也有人说是被关进了监狱。不论哪种说法,都让于守业心惊胆战。刘习文是国民党的特务这一点是无疑的,他被捕时身上还带着炸药呢,他想破坏新中国的成立,就凭这一点,他就是人民的敌人。

  关于刘习文的种种传闻,并没有让于守业安定下来,他的突出表现就是不停地翻找出深埋地下的委任状,这里藏几天,那里埋一阵,不管放到哪里,都觉得不安全。他的身边如同埋了一枚定时炸弹,不知何时就会突然爆响。那些日子里,于守业的生活可想而知。

  报纸上说,国民党要员从陪都重庆逃到了台湾,接下来海南岛也解放了,只剩下了孤岛台湾。解放大军化整为零,在各地开展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剿匪战斗。这里的剿匪,有民间的土匪,更多的是国民党的残渣余孽。于守业知道,用不了多久,国民党这些残余武装,就会土崩瓦解。号称几百万的国民党正规军都阻挡不了解放大军的攻势,何况这些残兵败将了。

  国军真的大势已去了,人民这么认为,于守业也这么认为。他想到了哥嫂,身为中校科长的哥哥此时是去了台湾,还是被解放大军歼灭了,他不得而知。陆城一别,便是天各一方。想到亲人,就想到了自己,此时的他仿佛是被人丢到了一座孤岛上,以后的日子注定要单飞了。那份深藏起来的委任状在他的心里贬值了,陆城的少将专员,看来只能是梦想罢了。如果国军现在仍与共军战斗,至少胜负难料的局势,会让他燃起许多希望,可现在这种态势一去不复返了,他只剩下空空的失落和无奈。他还不到三十岁,未来的生命还很长,此时的于守业想到了自己的未来和以后的生活。

  他和小莲的邂逅完全是种偶然。

  那天,他去理发店的路上,迎面就看到了款款走来的小莲。小莲似乎刚买完菜回来,两个人在一条胡同里,不期而遇。

  他吃惊地瞪大眼睛。他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小莲。小莲从学校里走出去,他以为那就是诀别,以前的那些姑娘们,经过教育后洗心革面,有的嫁人,有的回了老家,还有一些自食其力,真正地回归了社会。小莲的去向,对他来说一直是个谜。刚开始,他还不停地想起小莲,最后刘习文事件搅扰得他自身难保,对小莲的念头也只有偶尔才会想起。和小莲曾经有过的一切,仿佛是一场梦,醒了,就空了。

  小莲的样子比他镇静得多,没有吃惊,也没有慌乱,倒是她先开口说了句:是你呀,最近好吗?

  他一迭声地说:好好,还好,你呢?

  她冲他莞尔一笑。他在她的这一笑中,又看到了他曾经熟悉的小莲,以前在怡湘阁见到她时,她也总是冲他这么笑。那一笑里包含了很多,是问候,也有期许,一切都在这一笑中了。

  久违的微笑再一次在他的生活中绽放,他似过了电般的被击中了。终于,他抖抖颤颤地叫了一声:小莲。声音里明显带有了哭腔。

  小莲仍然冷静地面对着他,唇红齿白地说:前面就是我家,有空来坐坐吧。

  说完,不等他有所反应,一闪身,走进了一间院子。门“吱呀”一声,关上了,又传来清脆的落锁声。

  那天,于守业站在胡同里,呆呆地想了许久。

  从那以后,小莲就占据了他的整个身心。如果说陆城还没有解放,他仍是国军的中尉,小莲仍是怡湘阁的姑娘,他们的游戏还会继续下去,但结果呢?他看不到结果。此时,他已经不是国军中尉了,他只是陆城一所普通学校里的一名教师,如果和国军还有些牵连的话,也只有那个037的代号,和那个深藏于地下的委任状。所有的一切,让他感到极不真实,犹如水中望月。

  闲暇的时候,他脑子里便会顽强地想起小莲,想起小莲的过去和现在,曾经拥有过的一切是那么美好。小莲是他第一个近距离接触的异性,他在情不能抑时拥抱过她,是小莲“你能娶我吗”的一句话浇灭了他的激情。小莲说话时的表情像极了良家女子,可怡湘阁并不是良家女人待的地方,他为此矛盾、困惑着。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的小莲已经是良家女了,身上的旗袍不见了,明晃晃的首饰也褪去了,一身布衣,清清爽爽、一尘不染地又出现了。这次的邂逅,给于守业最强烈的感觉是小莲更可人,也更亲近了。由此,他对小莲的思念变得空前绝后,魂牵梦绕。

  在一天的傍晚,他终于出现在小莲门口。在拍门的那一刻,他有些犹豫,毕竟不知道小莲现在的生活状态――她是嫁人了,还是一个人在生活,但思念的欲望还是战胜了他的犹豫,终于举起手,拍响了门。小莲似乎早就等在门边,很快门就开了。她看见了他,冲他笑了一下,仿佛知道他一定会来,而她也早已等在那里。小莲的微笑让他有些不能自持。

  他心旌神摇地跟着她走进院子里,才看清有着三间房的小院有树有花,收拾得干净、清爽。小莲在那天的傍晚,用一壶香茶招待了他,他们坐在一株玉兰树下。正值又一年的春天,白玉兰正开得热烈,阵阵淡香沁人心脾。

  于守业在那一刻,仿佛又回到了怡湘阁。小莲温言浅语地告诉他,院子是她买下的,别的姑娘都回了老家,她老家没人了,就打算在陆城待下去,好歹也习惯了这里。说话时,她的目光迎向他,表情却是恬淡的。在他的记忆里,这一年的小莲应该是二十一岁。

  他看着小莲,心里的什么地方“轰隆”地响了一声,心就化了,水样的东西一漾一漾的。他伸出手,把小莲拥到了怀里。小莲没有推拒,身子却有些僵硬,毕竟离开怡湘阁很久了,对这一切有些不适应。但她的内心里,却是期待已久了。

  于守业吻小莲的时候显得有些狂躁,甚至还有些迫不及待,但还是尽可能地小心翼翼着。毕竟不是从前,他对小莲无论怎样,都是合情合理的,因为她是怡湘阁的姑娘,而他是客人,是花钱进来的。那时,他心里有着许多优势的。

  很快,小莲就在他的怀里软下来了,似乎是一泓水。他掬着这一泓水,极尽呵护。她轻声喃喃着:于先生,你怎么才来呢?

  她的一声“于先生”,瞬间让他又强大了起来。他抱起她,向房间里走去。这时,她在他的耳边清晰地说了一句:你得娶我。

  看着臂腕里的小莲,他在心里说:我娶你,一定。

  那天晚上,于守业和小莲结合了,结合的过程生疏而又惊心动魄。后来,她躺在他的身边,轻声而坚定地说:你得娶我,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

  他的样子有些激动,气喘吁吁地说:我娶你,我一定娶你。

  平静下来后,她忽然问道:你怎么没走啊?

  他一怔,望着她,半晌才说:你让我去哪里?

  她笑了一下,道: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他伏下身,又把她压住了。他庆幸那份委任状,还有那个037的代号,如果没有这一切,他肯定和小莲天各一方了。

  那天晚上,他对舍与得又有了精辟的理解。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