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清代名人轶事辑览——太祖努尔哈赤(1559—1626)(1)

作者:李春光 | 来源:中学生读书网 | 阅读:27 | 时间:2016/06/09

后金建立者,满族爱新觉罗氏,名努尔哈赤。明万历时统一了建州各部,受明封为都督佥事、龙虎将军等。他创立了八旗制度,创制了满文。万历四十四年(1616)建立后金,称金国汗,建元天命。与明朝对立。萨尔浒之战击败明军,进入辽河流域,天命十年(1625)迁都沈阳,第二年在宁远之战中受伤,不久病逝。追尊为太祖。
  隶李成梁标下
  大清太祖,讳奴儿哈赤,兴于开元塞下,用兵最强,所向无敌,以后渐并海西建州诸部,遂成帝业。初,宁远伯李成梁之诛阿台(右卫指挥使王杲子),屯王台(左都督加龙虎将军)所属建州部教场子塔失并从征阿台,死于兵。塔失有二子,长即太祖,次速儿哈赤,俱幼,李成梁抚之。太祖既长,身长八尺,智力过人,隶成梁标下。每战必先登,屡立功,成梁厚待之。太祖亦尽死力,成梁俾为都指挥,领祖父遗众。太祖乃将弟速儿哈赤俱走之东方,有众千余,渐北侵张海、色失诸部,蚕食之。
  初,建州贡彝色失杀其弟札力,遗孤英革养于色失,长,报先人之怨。于是弑色失及其妻子四人,仅遗一子咬郎,得逃遁阿郎泰寨。英革知之,往投太祖,合兵围阿郎泰,阿郎泰杀咬郎求解免。太祖竟焚其室庐掠其人畜去。河北部张海亦有怨于太祖,尽携家室奔海西,投都督歹商。太祖以为歹商何为匿我仇雠乎?遂大掠海西。边吏檄谕还所卤及献盗边者。太祖谓曩所卤人已杀死,不可复生,仅献牛二头、盗边实老鸦堡彝纳答赞、小色失、凡永住与佟绰乞偕来,令诚以佟绰乞属我,得严约束,不复犯塞下。边吏知其诈也,不听。当是时,海西北关函()卜寨、那林孛罗方西人以儿邓攻歹商急。太祖怨歹商,因合那卜二酋图歹商。李成梁发兵围那酋寨,二酋请降,为平海西二关贡敕以和诸酋令歹商逐张海还建州以弭其衅。已而,太祖求婚于歹商,遂罢兵。太祖时于抚顺二关诸堡送所掠人口,自结于中朝。居顷之,住牧木札河部彝克五十等掠柴河堡,射杀进骑指挥刘斧,朝廷宣谕建州,即斩克五十头及被卤人民以献。
  《山中闻见录》卷1
  奴儿哈赤之阴谋
  自觉昌安、塔克世父子为尼堪外兰与明将李成梁所杀,奴(努)儿哈赤及弟速儿哈赤(一名舒尔哈齐)尝欲为祖父复仇,明不胜其扰,曾仍给书,令为建州右卫都督,并封龙虎将军。
  是时扈伦(一称呼伦)国,有乌拉部、哈达部、叶赫部、辉发部,明人呼之为海西诸部。就中惟哈达部长蒙格布禄,叶赫部长纳林布禄,亦封龙虎将军。
  蒙格布禄最忠顺于明,他部有所谋,辄先告,得为备。诸部长皆恶之,奴儿哈赤尤甚。会蒙格布禄与纳林布禄相仇杀,蒙格布禄力不敌,请援于明,不许。请入备边,亦不许。遂以三子为质,求救于奴儿哈赤,奴儿哈赤乘机袭执之。明边吏闻其事,遣使议援,奴儿哈赤外恐明之声罪致讨,内实利其部落之广也。乃伪以女许蒙格布禄,而阴纵其妾与通,徐以私外母名杀之。明边吏遣使责奴儿哈赤曰:“尔何故伐哈达而取其国耶?其复还之。”奴儿哈赤惧,乃仍以其女妻蒙格布禄长子吴尔古岱,送还国。并遣其次子归之明,以塞前责。且诡言曰:“蒙格布禄与噶盖谋叛,故诛之也。”明边吏因循置之。奴儿哈赤之轻视明,自此始。已而叶赫仍攻哈达不已,奴儿哈赤遂复据哈达,并攻叶赫、乌拉、辉发,灭之。由是扈伦国之四部尽亡。
  《满清外史》
  太祖起居琐记
  上自二十五岁与额赫库伦战,即长于用兵,能以寡胜众。每临阵,敌兵未集,上已出奇胜之。又善射,发无不中,敌将未遑反射即受矢而殪。每出兵,所遣谍者,□先见敌,或遇敌之侦卒,肉搏辄胜。战时,敌军刀矢常若虚发,而上所率兵射必透甲刃必断,如有神助。故频年征讨,而我师贤将未丧一人。西至于明,东至于海,南距朝鲜,北达蒙古,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盖天眷独隆,非尽人力也。然犹谦谦令德,未尝有骄矜之意,每战胜辄谕诸将士曰:“吾仰荷天眷,不敢因骄而慢,凡事一以敬慎出之,汝辈所当法也。”
  上微时忠亮公正,语不轻发,族人有争必婉言劝阻,劝阻不从则判别其是非,治以应得之罪。执法公而赏罚信,不以恩仇异,不以亲疏间,故族人有事必以诿之。嗣此每有征伐,俘获人物无问多寡,悉令均分,不使偏颇,故士卒无不感奋用命。上恒谕诸子曰:“凡为人君者修德行仁,乃成功之兆。嗜利施虐,乃败亡之机。我夙喜闻古人之嘉言懿行,孳孳以为不足,尔辈年事既少,闻见自寡,务宜博闻强记,法古存诚,此修身之要也。”
  上日寝二三次,然不能寐,辄在枕上默思诸贤良忠勇之臣,孰已跻身青云,孰尚辱在泥涂,孰四十无子而无力纳妾,孰壮年丧偶而无力续娶,更念国中家资殷实者有几,而穷饿垂绝之人,何其众多,故每寝兴即以妻妾牛马衣食赐人,又恒谕诸子曰:“用人之道,宜因人用之。夫人有所能即有所不能,有所善即有所不善,勇于战阵者用之战阵,长于辞令者用之使命,各视其人而已。岂能求全责备于一人之身哉!所谓知人善任随材器使,不可不察言观色也。”
  《满洲秘档》
  太祖行军琐记
  上在军中,其卧处冬则立寨,夏则掘壕,放马于内,命士卒挟弓矢逻守壕寨之外,鸣金报时,故人马皆不逃散。晨起进兵,绝不费事。后虽削平诸国而小心翼翼,久而不变。每出田猎,无论何往,必备甲胄兵器,因见废疾贫苦之人徒步跋涉,不胜艰苦,心焉悯之。乃伐山通道,修筑桥梁,填治陂泽,以便行旅。又喜以善言诲人,往往令人罥若发蒙,欢喜奉行。国内要塞,悉命士役乘暇修筑营垒,以资守备。又选听讼公正者,命为大臣八人,佐理四十人,令勿索财物秉公执法。凡诸贝勒大臣,每五日集朝一次,协议国政,军国大事均于此决之。
  《满洲秘档》
  太祖谕崇节俭
  乙卯年三月上谕群臣曰:“贝子娶媳,筵宴可宰牲九口,大臣六,群从三,毋得越度,致蹈奢靡。倘女家贫乏,可无庸宰牲肆筵。以示体恤而崇节俭。大臣奏曰:“婚嫁筵宴,似宜从丰,昭大体也。”上曰:“两家婚嫁肆筵宰牲,使众醉饮,意非不美,然列席之人大都轻裘肥马,家有余粮,与其食此富人,何如宰牲造饭,以济饥渴。夫普天之下,贫困饥渴之人何可胜数,博施济众,为人上者分内事也。何必侈纵无度,添锦上之花,以夸富贵哉?其各体节用爱人之心,以章俭德毋违命也。”
  《满洲秘档》
  太祖训诸子
  乙卯年,上训诸子众贝勒曰:“贤者不尊之、显之,则贤者何由而劝。不肖者不诛之、黜之,则不肖者何由而惩。毋嗜利而宜嗜义,毋好货而宜好德,盖为国之道,莫贵于德义,我自昔行之不怠,汝等识之,我所以训汝等者,惟此而已。”
  《满洲秘档》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栏目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首页栏目
评论 首页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