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清代帝王15

作者:李春光 | 来源:中学生读书网 | 阅读:16 | 时间:2016/06/09

清朝皇帝,满族爱新觉罗氏,名玄烨,世祖第三子。八岁即位,年号康熙。康熙六年亲政,八年除鳌拜。二十年平三藩之乱,并平定台湾,完成全国统一。二十四年遏制住了沙俄对黑龙江流域的入侵。又先后平定了准噶尔和西藏上层分子的叛乱。在位时提倡理学,实施停止圈地,治理水患,地丁合一,诏举博学鸿词,编修大型典籍等政治经济文化措施,建立了强大的统一的多民族封建国家,号称“治世”,在位共六十年,庙号圣祖。
  圣祖幼冲
  圣祖仁皇帝八龄践阼之初,太皇太后问帝何欲,帝对臣无他欲,惟愿天下治安,民生乐业,共享太平之福而已。康熙四十九年,蠲租谕旨,犹述及之。仰见至人天蚮圣功,蒙养之始,已廑不获予辜之隐矣。
  《郎潜纪闻初笔》卷14
  聘南士为师
  英雨亭太守言,相传康熙间,有南士求科第入京,未第。将作归计。某夜忽款门声甚急,开户询之,则健奴数辈,云有某富翁欲延师,士方诧异,而主人既至。殊昧生平,谓士曰:“闻先生道德文章,矜式乡里久矣,有犹子,愿托教焉。”士谦曰:“某南方下士,求名不遂,行且归,何足为人师?”亦复不愿也。主人固请曰:“家嫂寡居,惟一子,欲求善师教之,先生即居此,静候来科,亦复不寂寂。”因再三申请,士思光阴过隙,居此以待三年,未为非计。即从之。主人再三谢。临辞,告士云:“先生姑待此,某夜当遣人敬迓耳。”士唯唯。继思来者兀突,转滋疑虑,亦姑待之。某夜果来苍头,马请士乘,健仆四五辈舁行李,高烧长炬而去。所行皆平生未经由之路。俄抵一宅,崇垣峻宇,委折至一室。仆卸行李,士下乘,止此焉。嘱士曰:“先生勿胡行,饥渴当语奴辈,吾主须夜至也。”士愈怪之。翌日,主人果率弟子至。则发卷卷仅覆额,拜谒如礼。主人谓士曰:“家嫂颇爱子,日必宴而起,且愿先生勿挞也。”自是弟子必日午而至,顾颖悟非复常姿。士亦尽心教之。主人供奉丰腆,间时来慰岑寂。家寄束修,辄不经士手。岁时得家书,云:“已收银若干。”报平安而已。如是忽三年,一夕,主人至,士言今欲辞赴大比。主人不肯,曰:“先生何患不腾达?且再教吾子三年耳。”士无可奈何。如是又三年。不禁有怨望之辞。于是主人来道谢,曰:“吾子承先生教,已能自成人,先生急功名,不敢再留矣。当敬送先生耳。”士大喜,遂屏当静待。某夜,仆复导至一处,曰:“先生姑待此,天明而行。”俄闻传呼召见,即有着宦服者四五人来引士,所过皆仑焕殿陛。惊不自主。至一殿,有踞龙座者,微视之,乃弟子也。于是大惧,俯伏。俄传玉音叫起,并赐词林官。乃出,汗渗湿重衣矣。
  《清朝野史大观》卷1
  善知识
  吾乡华公亦祥,中顺治十六年进士第二人,圣眷甚优。康熙初,尝随车驾幸香山,有某禅师者,德望素蓍,圣祖见之如礼佛然,而此僧箕踞自若也,亦祥含怒未发。顷之,车驾出门,亦祥遂取所持锡杖痛殴之,慢骂曰:“尔何人,敢受天子拜耶!”僧曰:“不拜我,拜佛。”华亦曰:“我不打你,打佛。”僧乃合掌曰:“阿弥陀佛,善知识。”
  《履园丛话》卷1
  圣祖决计亲征准夷
  康熙中,准夷入寇,圣祖命大学士李文贞公蓍之,遇复之上六,文贞变色。上笑曰:“逆虏犯顺,自蹈迷复之凶,我战必克矣。”遂下诏亲征,果大捷。经生家之拘文牵义,终不如圣天子应天顺人也。
  《郎潜纪闻二笔》卷13
  圣祖座右铭
  康熙初,孙芑瞻在丰为侍讲学士时尝言:圣祖勤学,前古所无,坐处环列书籍,尤好性理五经四书。所坐室中颜曰:敬天。左曰:以爱己之心爱人。右曰:以责人之心责己。皆御笔自书。书法直逼欧颜。见章奏有“德迈二帝,功过三王”等语。谓二帝三王岂朕所能过,戒群臣以后不许如此。陆清献公陇其尝谨述其事。
  《熙朝新语》卷2
  罢流罪新例
  圣祖登极,因旱求直言。新例:流罪皆徙乌喇,诏九卿会议。沈文恪公荃谓乌喇距蒙古三四千里,地不毛,极寒,人兽冻辄毙,徙流罪不当死,不应驱之死地,乃独为疏上之。有旨:令画一。文恪持前议益坚,且曰:“臣此议行,三日不雨者,愿伏欺罔之罪。”圣祖方冲龄,改容纳之。越二日,大雨盈尺,新例竟罢。
  《郎潜纪闻初笔》卷5
  圣祖拿鳌拜
  余尝闻参领成文言,国初鳌拜辅政时,凡一时威福,尽出其门。因正白旗圈地事,以直隶总督朱公昌祚、巡抚王公联登、户部尚书苏公纳海与之龃龉,乃将三公立加诛夷,圣祖不预知也。尝托病不朝,要上亲往问疾。上幸其第,入其寝,御前侍卫和公托见其貌变色,乃急趋至榻前,揭席刃见。上笑曰:“刀不离身乃满洲故俗,不足异也。”因即返驾。以弈棋故,召索相国额图入谋画。数日后,伺鳌拜入见日,召诸羽林士卒入,因面问曰:“汝等皆朕股肱耆旧,然则畏朕欤,抑畏拜也?”众曰:“独畏皇上。”帝因谕鳌拜诸过恶,立命擒之。声色不动而除巨慝,信难能也。
  《啸亭杂录》卷1
  其二
  鳌拜在清世祖时,即入枢垣,有膂力。尝挽强弓,以铁矢贯正阳门上,侍卫十余人拔之不能出,亦可知其大概矣。康熙帝初膺大宝,鳌恃其荣宠,尝呼为小孩子。鳌时掌握兵权,诸朝贵半属门生故吏,惧其有他志,因加意防之。密选健童百十,在宫中习拳棒。及逾年无不一能当十者。康熙喜,而诛鳌拜之心遂决。诛鳌日,康熙帝在南书房,召鳌进讲,鳌入内,侍以椅之折足者令其坐,而以一内侍持其后。命赐茗,先以碗煮于水,令极热,持之炙手,砰然坠地。持椅之内侍乘其势而推之,乃仆于地。康熙帝呼曰:“鳌拜大不敬!”健童悉起擒之,交部论如律。
  按此事与说部中所载打严嵩大同小异。《啸亭杂录》言之凿凿,谅非臆造。
  《南亭笔记》卷1

上一篇:清代帝王14

下一篇:清代帝王16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栏目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首页栏目
评论 首页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