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清代帝王16

作者:李春光 | 来源:中学生读书网 | 阅读:22 | 时间:2016/06/09

其三
  鳌拜既擅权自恣,初止鱼肉同侪,出言多不逊。嗣见幼主长厚,心地仁慈,遂逐渐进步,竟至气凌主坐。圣祖幼即喜读儒书,鳌拜方奏事,见圣祖诵读不辙,意甚不悦。乃面谩曰:“吾盛清自有制度,皇上宜读喇嘛经,不宜读儒生说。先帝不以臣为不肖,故使臣训诲皇上。臣愚以为宜体先帝圣意,屏儒进释,庶几勿坠先绪。”圣祖笑曰:“彼一时,此一时。正位中原,而云不读孔子书,无是理也。朕思三教平流,可不分轩轾,卿奈何所见之不广也。”鳌拜怫然曰:“皇上初政,即拒微臣之忠谏,殊不敢复问国事矣。”即拂袖欲退。圣祖止之曰:“卿傅勿尔,朕非拒谏之主,读儒书亦非坏乱之事,卿傅其平心察之。”鳌拜闻言,面有惭色。顾其刚愎自用之恶性,勃不可遏,复顾而言曰:“皇上请以臣言付诸臣会议,设臣言贻误者,臣愿伏斧以谢皇上。”圣祖知其骄蹇,遂一笑而罢。鳌犹悻悻未已也。一日,鳌拜复请策封其族祖某,曾从太宗征朝鲜有功者,侈陈事迹,立请优奖。圣祖曰:“其功非不甚伟,然祖宗朝酬庸之典,亦至优渥矣。彼以将军例赐恤,亦已甚矣。今尚欲何所请耶?朕不敢有加于祖宗朝之成例,卿其自爱。”鳌不奉诏,大肆申辨。谓臣受顾命之重寄,而远祖不获荣一阶,大非人子显扬之道。今日苟不获温诏,臣将痛哭于文帝之陵,不复能忝职左右。圣祖心恶其要挟跋扈,而不肯取消其顾命重寄。乃从容曰:“朕别有旨,卿傅何事过劳。”鳌即谢恩,以为荣封已得皇上所面命也。其专擅僭越类如此。或谮于圣祖曰:“鳌拜实未受先帝之顾命,当先帝大去时,立命玛尼哈特等入,未尝及鳌拜也。乃其后玛尼等奉命定策,翌戴圣主事已大定矣。鳌忽一跃而起,争取一席地据之,自称顾命大臣,腆然不以为耻。皇上优容,不究其贪冒之罪耳。否则矫诬上命,妄借名器,其自堕品格者犹小,而于欺罔先帝者实大。且彼玛尼而死之,罪尤不可胜诛。皇上如欲证明事实,但取玛尼哈特所藏之先帝手诏,今在其子所,则真伪是非不难大白矣。”圣祖复曰:“玛尼哈特既有先帝手诏,曷不进呈,而擅自藏之于家乎?”对曰:“臣曾见之,诏中盖指明呈阅时期,不至期不与呈。”圣祖曰:“今是否已至期?”对曰:“第问玛大臣之子可。”圣祖果召玛尼子等,问手诏,语未毕。玛子等大惊失色,因跪奏先帝手付先臣谕令,秘密候某年月日嗣君已长,可付与之,汝等斯尽职矣。今既承天威下问,敢不先献,以舒宸廑。圣祖捧手诏读之,泪随声坠,谓此真先帝御笔也。命藏大内,而召鳌拜入示之,令自答复。鳌拜惧甚,不敢出一语,但叩首求恩而已。未几,御史等奏劾鳌二十大罪,卒遇刑。
  初,鳌拜忌玛尼哈特之以长厚受帝眷,且持有先帝手诏,誓欲倾之以为快。时圣祖厌鳌拜,而闻玛尼等好货暮夜苞苴,渐至显卜其昼贿赂公行,腥闻于上。其党亦多不法,玛尼不能制。圣祖令心腹侦之信,乃亦不满于玛尼哈特矣。无何,鳌拜嗾其党在台谏者,弹刻(劾)玛十余款,语皆罗织而成,圣祖令玛尼自复,鳌乃遣其党,伪为亲玛者,劝其逐条申辨,几无一语成为事实。奏上,圣祖怒曰:“子乃以辨为能,果一无所短乎?”于是遣内大臣按问,抄没其产,积赀颇多。且其间有御用物,非臣下所宜蓄者。圣祖怒甚,令玛尼哈入对,历数申辨之非,欺君罔上,乃收宗人府狱。然犹无意死者,第饬上疏据实自首,当从末减,治其党羽而已。鳌拜复使人就狱中,说玛尼勿自承,坐取族灭。玛尼不知中其计,仍哓哓置辨,世(圣)祖泣曰:“昔先帝以手诏付伊,朕之敬礼亦至矣。伊不自爱,乃至?7簋不饬,证据凿凿,不可为讳,一至于此。然朕以彼为顾命旧臣,辄就刑戮非国家福,故令其伏罪以谢天下,则臣之宽典亦有辞以对大众,而乃执迷不悟,始终文过。天下安有如是庸愚昏愦之人乎?国法所在,朕亦安能以私废公。即使先帝处此,亦难为之保全。朕实不得已而用刑,其布告天下咸使闻知。”又曰:“议亲议贵之典自古慎重,渺渺朕躬,何敢妄行大事。但国法所在,与其枉法以徇私,无宁执法以安众,万不得已,施于一身以正其罪,宥厥子孙以用朕情。情与法交尽,彼既无怨,而国体不伤,诸大臣谅亦以为然也。”乃赐玛尼哈特自裁,而宥其子孙居宗人府如故。鳌拜扬扬自得曰:“此老崛强,乃入吾彀中。今而后莫予毒,所惜者斩草除根之计未施,彼庶孽眈眈虎视,尚恐死灰复燃耳。”不一年,圣祖稔鳌拜之恶,且知其倾陷玛尼哈特状,历数其罪,置之法,子孙俱从戮,祸酷于玛尼哈特矣。
  《十叶野闻》卷上
  得人之盛
  康熙庚戌会试,得人之盛,为本朝第一。理学则有陆公陇其、李公光地,名相则有王公脄,直臣则有郭公,廉吏则有邵公嗣尧,宿学则有许公自俊、周公陈?!、钱公世熹。是科典试,为柏乡魏相国裔介、合肥龚尚书鼎孳。
  《柳南随笔》卷3
  南书房供奉之始
  康熙十二年癸丑春,天子御讲筵,从容与学士言:“朕欲得文学之臣,朝夕置左右,惟经史讲诵是职。给内户以居之,不令与外事,其慎择醇谨通达者以闻。”时举丁未科进士编修桐城张英名入对,上心识之。自是再四咨询,对者无异词,迄十六年丁巳冬,有内廷供奉之命,赐邸舍于瀛台之西。辰而入,终戊而退。乾清宫之西南隅曰南书房。上旧所御读书处也。命处其中,饮膳给于大官。执书使中涓,笔墨侧理器具之属,皆取于御府。珍果膳馐之撤自御馔者,日数至焉。御乾清门听政后,则召至懋勤殿,辰巳前讲经书,午后读史,官至大学士,卒谥文端,有《存诚堂集》。
  《淡墨录》卷3
  典守者不得辞其责
  康熙秋狩木兰,方极风毛雨血之乐,有人奏吴三桂叛,帝闻之不怿。已而叹曰:“此所谓虎兕出于柙,黾玉毁于椟中。”左右皆不解所谓。窃私语,一侍卫曰:“佛爷说的是典守者不得辞其责也。”康熙大喜。乃谓曰:“汝能读四书注甚佳。”遂厚赉之。
  《南亭笔记》卷1
  鉴魏敏果之无欺
  康熙十七年,魏敏果公以左都御史迁长刑部,上言:“臣忝司风纪,观多未尽,敢援汉汲黯请为郎故事,乞辞新命而领旧秩。”圣祖鉴其无欺,乃加刑部尚书衔,仍留原任。一时百僚震慑,纲纪肃然。人以公为不负所言,克举其职。
  《郎潜纪闻二笔》卷11
  圣祖知应先生之名
  仁和应谦,入国朝后,弃诸生服,外和内刚,抱道自乐,隘屋授徒,廑蔽风雨,家无僮,自职启闭。太守淮阴嵇宗孟数式阊,欲有赠,嗫嚅未出。处士示以所作《无闷先生传》,乃不敢言。康熙戊午,诏徵天下博学鸿儒,内阅(应为阁字)学士项景襄、李天馥交章荐辟,处士辞笃癃不起。天子素闻其名,问阁臣曰:“是杭人所称应先生邪?”佥曰:“是。”巡抚陈秉直为言,谦实老病,乃获免征。
  《郎潜纪闻三笔》卷2
  选任汪次舟为琉球使
  康熙二十年琉球中山王请封,帝慎于择使,下部议须通经术善诏命者,廷臣会推,翰林汪舟次,乃膺正使之选。汪才质端伟,专对具宜。入见,帝大悦赐一品服,玺书金册临轩遣之。汪自国门驾八驺,天仗前导,龙旆飞扬,都亭张设不绝于路。朝士赋诗送者数百人。
  《新世说》卷6

上一篇:清代帝王15

下一篇:清代帝王17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栏目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首页栏目
评论 首页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