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清代帝王23

作者:李春光 | 来源:中学生读书网 | 阅读:14 | 时间:2016/06/09

赞张伯行为江南第一清官
  仪封尚书通籍,用中书,总河张文端公异其才,题赴河工,以劳绩补济宁道,旋迁江宁按察使。圣祖南巡,以公为江南第一清官,遍问大学士督抚以下,推奖无异词。上大悦曰:“汝等何莫保举,朕保之,将来居官好,天下以朕为明君;若贪赃坏法,天下人笑朕不识人。”驾至松江,即擢福建巡抚。康祺按:公以候补中书,三迁而膺节钺,在当日已为特达之遭,迄今士慕民思,巍然孔庑,不益彰仁皇帝知人之明与?
  《郎潜纪闻三笔》卷12
  知人之明
  张清恪公伯行,康熙乙丑进士,历官至江苏巡抚,素以清节理学著名。四十八年大计,尽除吏之贪婪不职者,万民鼓舞。而总督噶礼贪黩怙势,素与龃龉。辛卯科场事发,上命刑部尚书张鹏翮往鞫,亦畏其势,伯行抗疏上言噶礼营私坏法,有曰:“仰祈皇上大奋乾纲,除两江之民害,快四海之人心,振万古之纲常,培一时之士气。”人皆传诵。噶礼亦诬伯行不肯出洋数事。上命并解任,命工部尚书张廷枢来鞫,并拟革职。上责诸臣颠倒是非,革噶礼职。留伯行巡抚任。谕诸大臣曰:“伯行乃天下第一清官。噶礼办事历练,操守朕未能信。若非张伯行在彼,江南地方受其侵削一半矣。”中外无不颂圣祖知人之明。
  《熙朝新语》卷6
  圣祖旌龚蘅圃侍御敢言
  康熙朝,龚蘅圃侍御翔麟劲直敢言,屡击权贵。劾靖逆侯之子张云翮,劾滇黔督部赵公良栋,皆拜御书之赐,旌其敢言。其劾熊孝感弟黩货,并纠孝感,上亦韪之。论者谓宋唐子方以灯笼锦事劾文潞国,虽尝写貌禁中,卒不免有春州之谪,未若侍御之生际圣明也。
  《郎潜纪闻三笔》卷1
  圣祖爱董香光字画
  前明华亭尚书书画,距今不过四百年,而真迹绝少。盖由圣祖皇帝最爱董笔,当时海内佳品,玉蹀金题,汇登秘阁。惟题“元宰”二字者,以上一字犯御名,臣下不敢进览,故尚有流落世间者。见《独学庐二稿•董香光山水诗画卷跋》。
  《郎潜纪闻初笔》卷7
  不苛绳赵恭毅仪节
  赵恭毅公晚年内任,一日,值圣祖仁皇帝亲试武进士骑射,与诸大臣坐班,瞢腾假寐。同列欲面劾,圣祖笑止之,不加谴责。盖天心仁爱,谅公宣力之久,而精力渐衰,不复苛绳仪节也。敬按:雍正间,川督宪德以成都府知府王?$,于考验武弁之日在座酣睡,特疏纠参。谕旨责宪德之过刻,犹引及恭毅前事云。
  《郎潜纪闻三笔》卷11
  圣祖留心书本之谕
  张清恪生长河鉌,熟谙水性,尝面奏河务事宜,圣祖偶有所诘问,公即袖出地图,口讲指画。兵部侍郎牛钮在侧,斥伯行书生,但据纸上陈言妄奏。上曰:“毕竟是他留心,即书本亦是他看过,尔等谁留心者。”康祺敬按:书本陈言,原有迂腐不适用处,洞达时势,方为有用之才。然传古援今,究胜于空谈逞臆。况清恪之于河道,实有心得,并非藉图书以缘饰乎?留心书本数语圣谟洋洋,握敷奏功,庸之本矣。
  《郎潜纪闻二笔》卷1
  圣祖处台湾警报之法
  阿文成公云:“康熙间台湾蠢动,闽省警报(按:原作题报,恐误。)到日,仁圣正率诸皇子在畅春园习射,谕令该部知道。旋报全台失陷,仍如前谕。诸皇子请宣旨指授机宜,仁圣不答。射毕回宫,始召诸皇子谕之曰:“闽省距京数千里,台湾复隔重洋,平日用督抚提镇,原为地方有事而设,伊等自能就近筹办。若降谕旨,岂能悉合海外情形。督抚不遵是违旨,遵则误事。”未几,全台收复矣。见海虞吴督部熊光《伊江笔录》。录凡五卷,有关于掌故甚多,中有余所未见者,为删节登纪是条,合下六则皆是。
  《郎潜纪闻二笔》卷9
  圣祖处置俄国贡使之法
  康熙间,俄罗斯贡使入京,仁圣令选善扑处有力者在馆伺候。凡俄国一使一役出外,必有一善扑者随之。俄人虽高大强壮,而两股用布束缚,举足不灵,偶出扰民,善扑者从其后踢之,辄仆地不能起,以此凛然守法。
  《郎潜纪闻二笔》卷9
  圣祖优礼陈廷敬
  圣祖南巡,泽州相国方扈从。既至杭州,公乞假游西湖一日,奉旨免朝。且云:“廷敬老臣,遇宫眷车不须避路。”洵承平盛事也,见《查浦诗钞》。
  《郎潜纪闻二笔》卷9
  圣祖垂念沈文恪
  沈文恪公荃久值南书房,圣祖数召入内殿,赐坐,论古今书法,凡御制碑版及殿廷屏障,辄命公书之。公每侍圣祖书,下笔即指其弊,兼析其繇,上愈嘉其忠益。其后公子宗敬复以编修入直,上命作大小行楷,犹谕及前事。且使内侍传谕大学士李光地曰:“朕初学书,宗敬之父荃实侍,屡指陈得失,至今每作书,未尝不念荃之勤也。”康祺敬读庭训格言,圣祖自言年十七八时,读书过劳,至咯血不肯休,几余游艺,临摹名大家手卷,多至万余,手写寺庙扁榜,多至千余。仰见睿质渊冲,于一艺之微,已勤学好问如此,固宜至德丰功,绝千祀,道统治统,一以贯之也。
  《郎潜纪闻三笔》卷9
  纳娄公谲谏
  圣祖既废理邸,揆叙、王鸿绪辈恐其复立招祸,因造诸蜚语以闻。仁皇帝怒,欲置王于重典,众莫敢谏。领侍卫内大臣娄公德纳,仁皇近侍也,年已耄,善解人主意。时上自畅春园还宫,欲明颁诏旨,公先日燕见,曰:“闻护军统领某得暴疾,肉尽消瘦已骨立矣。”某公素以体胖著者,次早上入宫,某统领佩刀侍神武门,丰伟如故。上诘公,公笑曰:“可知人言未可信也。体之丰瘠乃现于外者,尚讹传至此,何况暗昧事哉?”上首肯其言,立罢其诏云。
  《啸亭续录》卷3

上一篇:清代帝王22

下一篇:清代帝王24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栏目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首页栏目
评论 首页 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