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九出·抚兵

桃花扇

作者:孔尚任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11/13

 癸未七月

【点绛唇】(副净、末扮二将官,杂扮四小卒上)旗卷军牙,射潮弩发鲸鲵怕。操弓试马,鼓角斜阳下。

俺们镇守武昌兵马大元帅宁南侯麾下将士是也。今日点卯日期,元帅升帐,只得在此伺候。

(吹打开门介)

【粉蝶儿】(小生戎装,扮左良玉上)七尺昂藏,虎头燕颌如画,莽男儿走遍天涯。活骑人,飞食肉,风云叱咤。报国恩,一腔热血挥洒。

建牙吹角不闻喧,三十登坛众所尊;

家散万金酬士死,身留一剑答君恩。

咱家左良玉,表字昆山,家住辽阳,世为都司,只因得罪罢职,补粮昌平。幸遇军门侯恂,拔于走卒,命为战将,不到一年,又拜总兵之官。北讨南征,功加侯伯;强兵劲马,列镇荆襄。

(作势介)看俺左良玉,自幼习学武艺,能挽五石之弓,善为左右之射;那李自成、张献忠几个毛贼,何难勦灭。只可恨督师无人,机宜错过,熊文灿、杨嗣昌既以偏私而败绩,丁启睿、吕大器又因怠玩而无功。只有俺恩帅侯公,智勇兼全,尽能经理中原;不意奸人忌功,才用即休,叫俺一腔热血,报主无期,好不恨也!

(顿足介)罢,罢,罢!这湖南、湖北,也还可战可守,且观成败,再定行藏。(坐介)

(内作众兵喊叫,小生惊问介)辕门之外,何人喧哗?

(副净、末禀介)禀上元帅,辕门肃静,谁敢喧哗。

(小生怒介)现在喧哗,怎报没有!

(副净、末)那是饥兵讨饷,并非喧哗。

(小生)唗!前自湖南借粮三十船,不到一月,难道支完了。

(副净、末)禀元帅,本镇人马已足三十万了,些须粮草,那够支销。

(小生拍案介)呵呀!这等却也难处哩。

(立起,唱介)

【北石榴花】你看中原豺虎乱如麻,都窥伺龙楼凤阙帝王家;有何人勤王报主,肯把义旗拿。那督师无老将,选士皆娇娃;却教俺自撑达,却教俺自撑达。正腾腾杀气,这军粮又早缺乏。一阵阵拍手喧哗,一阵阵拍手喧哗,百忙中教我如何答话,好一似薨薨白昼闹蜂衙。

(坐介)

(内又喊介)

(小生)你听外边将士,益发鼓噪,好像要反的光景,左右听俺吩咐。

(立起,唱介)

【上小楼】您不要错怨咱家,您不要错怨咱家。谁不是天朝犬马,他三百年养士不差,三百年养士不差。都要把良心拍打,为甚么击鼓敲门闹转加,敢则要劫库抢官衙。俺这里望眼巴巴,俺这里望眼巴巴,候江州军粮飞下。

(坐介)

(抽令箭掷地介)

(副净、末拾箭,向内吩咐介)元帅有令,三军听者:目下军饷缺乏,乃人马归附之多,非粮草屯积之少。朝廷深恩,不可不报;将军严令,不可不遵。况江西助饷,指日到辕,各宜静听,勿得喧哗。

(副净、末回话介)奉元帅军令,俱已晓谕三军了。

(内又喊叫介)

(小生)怎么鼓噪之声,渐入辕门,你再去吩咐。

(立起,唱介)

【黄龙犯】您且忍枵腹这一宵,盼江西那几艖。俺待要飞檄金陵,俺待要飞檄金陵,告兵曹转达车驾,许咱们迁镇移家,许咱们迁镇移家。就粮东去,安营歇马,驾楼船到燕子矶边耍。

(副净、末持令箭向内吩咐介)元帅有令,三军听者:粮船一到,即便支发。仍恐转运维艰,枵腹难待;不日撤兵汉口,就食南京;永无缺乏之虞,同享饱腾之乐。各宜静听,勿再喧哗!

(内欢呼介)好,好,好!大家收拾行装,豫备东去呀。

(副净、末回生介)禀上元帅,三军闻令,俱各欢呼散去了。

(小生)事已如此,无可奈何,只得择期移镇,暂慰军心。(想介)且住,未奉明旨,辄自前行,虽圣恩宽大,未必加诛;只恐形迹之间,难免天下之议。事非小可,再作商量。

【尾声】慰三军没别法,许就粮喧声才罢,谁知俺一片葵倾向日花。

(下)

(内作吹打掩门、四卒下)

(副净向末)老哥,咱弟兄们商量,天下强兵勇将,让俺武昌。明日顺流东下,料知没人抵当。大家拥着元帅爷,一直抢了南京,就扯起黄旗,往北京进取,有何不可。

(末摇手介)我们左爷爷忠义之人,这样风话,且不要题。依着我说,还是移家就粮,且吃饱饭为妙。

(副净)你还不知,一移南京,人心惊慌,就不取北京,这个恶名也免不得了。

(末)纷纷将士愿移家,(副净)细柳营中起暮笳;

(末)千古英雄须打筭,(副净)楼船东下一生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