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十二出·守楼

桃花扇

作者:孔尚任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11/14

 甲申十月

(外、小生拿内阁灯笼、衣、银跟轿上)天上从无差月老,人间竟有错花星。

(外)我们奉老爷之命,硬娶香君,只得快走。

(小生)旧院李家母子两个,知他谁是香君。

(末急上呼介)转来同我去罢。

(外见介)杨姑老爷肯去,定娶不错了。

(同行介)月照青溪水,霜沾长板桥。来此已是,快快叫门。(叫门介)

(杂扮保儿上)才关后户,又开前庭;迎官接客,卑职驿丞。

(问介)那个叫门?

(外)快开门来。

(杂开门惊介)呵呀!灯笼火把,轿马人夫,杨老爷来夸官了。

(末)唗!快唤贞娘出来。

(杂大叫介)妈妈出来,杨老爷到门了。

(小旦急上问介)老爷从那里赴席回来么?

(末)适在马舅爷相府,特来报喜。

(小旦)有什么喜?

(末)有个大老官来娶你令爱哩。(指介)

【渔家傲】你看这彩轿青衣门外催,你看这三百花银,一套绣衣。(小旦惊介)是那家来娶,怎不早说?(末)你看灯笼大字成双对,是中堂阁内。(小旦)就是内阁老爷自己娶么?(末)非也。漕抚田公,同乡至戚,赠个佳人捧玉杯。

(小旦)田家亲事,久已回断,如何又来歪缠?

(小生拿银交介)你就是香君么,请受财礼。

(小旦)待我进去商量。

(外)相府要人,还等你商量;快快收了银子,出来上轿罢。

(末)他怎敢不去,你们在外伺候,待我拿银进去,催他梳洗。

(末接银,杂接衣,同小旦作进介)

(小生、外)我们且寻个老表子燥脾去。(俱暂下)

(小旦、末、杂作上楼介)

(末唤介)香君睡下不曾?

(旦上)有甚紧事,一片吵闹。

(小旦)你还不知么?

(旦见末介)想是杨老爷要来听歌。

(小旦)还说甚么歌不歌哩。

【剔银灯】忙忙的来交聘礼,凶凶的强夺歌妓;对着面一时难回避,执着名别人谁替。(旦惊介)唬杀奴也!又是那个天杀的?(小旦)还是田仰,又借着相府的势力,硬来娶你。堪悲,青楼薄命,一霎时杨花乱吹。

(小旦向末介)杨老爷从来疼俺母子,为何下这毒手?

(末)不干我事,那马瑶草知你拒绝田仰,动了大怒,差一班恶仆登门强娶。下官怕你受气,特为护你而来。

(小旦)这等多谢了,还求老爷始终救解。

(末)依我说三百财礼,也不算吃亏;香君嫁个漕抚,也不算失所;你有多大本事,能敌他两家势力?

(小旦思介)杨老爷说的有理,看这局面,拗不去了。孩儿趁早收拾下楼罢!

(旦怒介)妈妈说那里话来!当日杨老爷作媒,妈妈主婚,把奴嫁与侯郎,满堂宾客,谁没看见。现收着定盟之物。

(急向内取出扇介)这首定情诗,杨老爷都看过,难道忘了不成?

【摊破锦地花】案齐眉,他是我终身倚,盟誓怎移。宫纱扇现有诗题,万种恩情,一夜夫妻。(末)那侯郎避祸逃走,不知去向;设若三年不归,你也只顾等他么?(旦)便等他三年;便等他十年;便等他一百年;只不嫁田仰。(末)呵呀!好性气,又像摘翠脱衣骂阮圆海的那番光景了。(旦)可又来,阮、田同是魏党,阮家妆奁尚且不受,倒去跟着田仰么?(内喊介)夜已深了,快些上轿,还要赶到船上去哩。(小旦劝介)傻丫头!嫁到田府,少不了你的吃穿哩。(旦)呸!我立志守节,岂在温饱。忍寒饥,决不下这翠楼梯。

(小旦)事到今日,也顾不得他了。

(叫介)杨老爷放下财礼,大家帮他梳头穿衣。

(小旦替梳头,末替穿衣介)

(旦持扇前后乱打介)

(末)好利害,一柄诗扇,倒像一把防身的利剑。

(小旦)草草妆完,抱他下楼罢。

(末抱介)

(旦哭介)奴家就死不下此楼。(倒地撞头晕卧介)

(小旦惊介)呵呀!我儿苏醒,竟把花容,碰了个稀烂。

(末指扇介)你看血喷满地,连这诗扇都溅坏了。(拾扇付杂介)

(小旦唤介)保儿,扶起香君,且到卧房安歇罢。

(杂扶旦下)

(内喊介)夜已三更了,诓去银子,不打发上轿;我们要上楼拿人哩。

(末向楼下介)管家略等一等;他母子难舍,其实可怜的。

(小旦急介)孩儿碰坏,外边声声要人,这怎么处?

(末)那宰相势力,你是知道的,这番羞了他去,你母子不要性命了。

(小旦怕介)求杨老爷救俺则个。

(末)没奈何,且寻个权宜之法罢!

(小旦)有何权宜之法?

(末)娼家从良,原是好事,况且嫁与田府,不少吃穿,香君既没造化,你倒替他享受去罢。

(小旦急介)这断不能。一时一霎,叫我如何舍得。

(末怒介)明日早来拿人,看你舍得舍不得。

(小旦呆介)也罢!叫香君守着楼,我去走一遭儿。

(想介)不好,不好,只怕有人认得。

(末)我说你是香君,谁能辨别。

(小旦)既是这等,少不得又妆新人了。

(忙打扮完介)

(向内叫介)香君我儿,好好将息,我替你去了。

(又嘱介)三百两银子,替我收好,不要花费了。

(末扶小旦下楼介)

【麻婆子】(小旦)下楼下楼三更夜,红灯满路辉;出户出户寒风起,看花未必归。(小生、外打灯抬轿上)好,好,新人出来了,快请上轿。(小旦别末介)别过杨老爷罢。(末)前途保重,后会有期。(小旦)老爷今晚且宿院中,照管孩儿。(末)自然。(小旦上轿介)萧郎从此路人窥,侯门再出岂容易。(行介)舍了笙歌队,今夜伴阿谁。(俱下)

(末笑介)贞丽从良,香君守节,雪了阮兄之恨,全了马舅之威!将李代桃,一举四得,倒也是个妙计。

(叹介)只是母子分别,未免伤心。

匆匆夜去替蛾眉,一曲歌同易水悲;

燕子楼中人卧病,灯昏被冷有谁知。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