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三十一出·草檄

桃花扇

作者:孔尚任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11/14

 乙酉三月

(净扮苏昆生上)万历年间一小童,崇祯朝代半衰翁;曾逢天启乾恩荫,又见弘光嗣厂公。我苏昆生,睁着五旬老眼,看了四代时人,故此做这几句口号。你说那两位嗣厂公,有天没日,要把正人君子,捕灭尽绝。可怜俺侯公子,做了个法头例首。我老苏与他同乡同客,只得远来湖广,求救于宁南左侯。谁想一住三日,无门可入;今日江上大操,看他兵马过处,鸡犬无声,好不肃静。等他回营,少不的寻个法儿,见他一面。

(唤介)店家那里?

(副净扮店主上)黄鹤楼头仙客少,白云市上酒家多。客官有何话说?

(净)请问元帅左爷爷,待好回营么?

(副净)早哩,早哩!三十万人马,每日操到掌灯;况今日又留督抚袁老爷,巡按黄老爷,在教场饮酒,怎得便回。

(净)既是这等,替我打壶酒来,慢慢的吃着等他罢。

(副净取酒上)等他做甚。吃杯酒,早些安歇罢。

(净)俺并不张看,你放心闭门便了。

(副净下)

(净望介)你看一轮明月,早出东山,正当春江花月夜;只是兴会不佳耳。

(坐斟酒饮介)对此杯中物,勉强唱只曲儿,解闷则个。

(自敲鼓板唱介)

〔念奴娇序〕长空万里,见婵娟可爱,全无一点纤凝。十二阑干光满处,凉浸珠箔银屏。偏称,身在瑶台,笑斟玉斝,人生几见此佳景。惟愿取年年此夜,人月双清。

(自斟饮介)这样好曲子,除了阮圆海却也没人赏鉴。罢了罢了!宁可埋之浮尘,不可投诸匪类。

(又饮介)这时候也待好回营了,待俺细细唱起来。他若听得,不问便罢,倘来问俺,倒是个机会哩。

(又敲鼓板唱介)

〔前腔〕孤影,南枝乍冷,见乌鹊缥缈,惊飞栖止不定。

(副净上怨介)客官安歇罢,万一元帅听得,连累小店,倒不是要的。

(净唱介)万叠苍山,何处是修竹吾庐三径。

(副净拉净睡介)

(净)不妨事的。俺是元帅乡亲,巴不得叫他知道,才好请俺进府哩。

(副净)既是这等,凭你,凭你!(下)

(净又唱介)追省,丹桂谁攀,姮娥独住,故人千里漫同情。惟愿取年年此夜,人月双清。

(杂扮小卒数人,背弓、矢、盔、甲走过介)

(净听介)外边马蹄乱响,想是回营了,不免再唱一曲。

(又敲鼓板唱介)

〔前腔〕光莹,我欲吹断玉箫,骖鸾归去,不知何处冷瑶京。

(杂扮小军四人旗帜前导介)

(净听介)喝道之声,渐渐近来,索性大唱一唱。——环佩湿,似月下归来飞琼。

(小生扮左良玉,外扮袁继咸,末扮黄澍冠带骑马上)朝中新政教歌舞,江上残军试鼓鼙。

(外听介)咦!将军,贵镇也教起歌舞来了。

(小生)军令严肃,民间谁敢。

(末指介)果然有人唱曲。

(小生立听介)

(净大唱介)那更,香雾云鬟,清辉玉臂,广寒仙子也堪并。惟愿取年年此夜,人月双清。

(小生怒介)目下戒严之时,不遵军法,半夜唱曲。快快锁拿!

(杂打下门,拿出净,跪马前介)

(小生问介)方才唱曲,就是你么?

(净)是。

(小生)军令严肃,你敢如此大胆。

(净)无可奈何,冒死唱曲,只求老爷饶恕。

(外)听他所说,像是醉话。

(末)唱的曲子,倒是绝调。

(小生)这人形迹可疑,带入帅府,细细审问。

(带净行介)

【窣地锦裆】(合)操江夜入武昌门,鸡犬寂寥似野村。三更忽遇击筑人,无故悲歌必有因。

(作到府介)

(小生让外、末介)就请下榻荒署,共议军情。

(外、末)怎好搅扰。

(同入坐介)

(外)方才唱曲之人,倒要早早发放。

(小生)正是。

(吩咐介)带过那个唱曲的来。

(杂带净跪介)

(小生问介)你把犯法情由,从实说来。

(净)小人来自南京,特投元帅;因无门可入,故意犯法,求见元帅之面的。

(小生)唗!该死奴才,还不实说。

(末)不必动怒。叫他说,要见元帅,有何缘故。

【锁南枝】(净)京中事,似雾昏,朝朝报仇搜党人。现将公子侯郎,拿向囹圄困。望旧交,怀旧恩,替新朝,削新忿。

(小生)那侯公子,是俺世交,既来求救,必有手书。取出我瞧。

(净叩头介)那日阮大铖亲领校尉,立拿送狱,那里写得及书。

(外)凭你口说,如何信得。

(小生想介)有了,俺幕中有侯公子一个旧人,烦他一认,便知真假。(吩咐介)请柳相公出来。

(杂应介)

(丑扮柳敬亭上)肉朋酒友,问俺老柳。待俺认来。(点烛认介)呀!原来是苏昆生,我的盟弟。

(各掩泪介)

(小生)果然认的么?

(丑)他是河南苏昆生,天下第一个唱曲的名手,谁不认的。

(小生喜介)竟不知唱曲之人,倒是一个义士。

(拉起介)请坐,请坐。

(净各揖坐介)

(丑)你且说侯公子为何下狱?

【前腔】(净)为他是东林党,复社群,曾将魏崔门户分。小阮思报前仇,老马没分寸。三山街,缇骑狠,骤飞来,似鹰隼。

把侯相公拿入狱内,音信不通,俺没奈何,冒死求救。幸亏将军不杀,又得遇着柳兄。

(揖介)只求长兄恳央元帅,早发救书,也不枉俺一番远来。

(小生气介)袁、黄二位盟弟,你看朝事如此,可不恨死人也。

(外)不特此也。闻得旧妃童氏,跋涉寻来,马、阮不令收认;另藏私人,豫备采选,要图椒房之亲,岂不可杀。

(末)还有一件,崇祯太子,七载储君,讲官大臣,确有证据,今欲付之幽囚。人人共愤,皆思寸磔马、阮,以谢先帝。

(小生大怒介)我辈戮力疆场,只为报效朝廷;不料信用奸党,杀害正人,日日卖官鬻爵,演舞教歌,一代中兴之君,行的总是亡国之政。只有一个史阁部,颇有忠心,被马、阮内里掣肘,却也依样葫芦。剩俺单身只手,怎去恢复中原。

(跌足介)罢,罢,罢!俺没奈何,竟做要君之臣了。

(揖外介)临侯替俺修起参本。

(外)怎么样写?

(小生)你只痛数马、阮之罪便了。

(外)领教!

(丑送纸笔外写介)

【前腔】朝廷上,用逆臣,公然弃妃囚嗣君。报仇翻案纷纷,正士皆逃遁。寻冶容,教艳品,卖官爵,笔难尽。

(外写完介)

(小生)还要一道檄文,借重仲霖起稿罢。

(揖介)

(末)也是这样做么?

(小生)你说俺要发兵进讨,叫他死无噍类。

(丑)该,该!

(小生)你前日劝俺不可前进,今日为何又来赞成。

(丑)如今是弘光皇帝了,彼一时也,此一时也。

(小生)是,是!俺左良玉乃先帝老将,先帝现有太子,是俺小主。那马、阮擅立弘光之时,俺远在边方,原未奉诏的。

(末)待俺做来。

(丑送纸笔,末写介)

【前腔】清君侧,走檄文,雄兵义旗遮路尘。一霎飞渡金陵,直抵凤凰门。朝帝宫,谒孝寝,搜黄阁,试白刃。

(末写完介)

(小生)就列起名来。

(外)这样大事,还该请到新巡抚何腾蛟,求他列名。

(小生)他为人固执,不必相闻,竟写上他罢了。

(外、末列名介)

(小生)今夜誊写停当,明早飞递投送;俺随后也就发兵了。

(外)只怕递铺误事。

(小生)为何?

(外)京中匿名文书,纷纷雨集;马、阮每早令人搜寻,随得随烧,并不过目。

(小生)如此只得差人了。

(末)也使不得。闻得马、阮密令安庆将军杜弘域,筑起板矶,久有防备我兵之意。此檄一到,岂肯干休;那差去之人,便死多活少了。

(小生)这等怎处?

(丑)倒是老汉去走走罢。

(外、末惊介)这位柳先生,竟是荆轲之流,我辈当以白衣冠送之。

(丑)这条老命甚么希罕,只要办的元帅事来。

(小生大喜介)有这等忠义之人,俺左昆山要下拜了。

(唤介)左右取一杯酒来。

(杂取酒上,小生跪奉丑酒介)请尽此杯。

(丑跪饮干介)

(众拜丑,丑答拜介)

【前腔】擎杯酒,拭泪痕,荆卿短歌声自吞。夜半携手叮咛,满座各消魂。何日归,无处问,夜月低,春风紧。

(各掩泪介)

(丑向净介)借重贤弟,暂陪元帅;俺就束装东去了。

(净)只愿救取公子,早早出狱,那时再与老哥相见罢。

(俱作别介)

(丑先下)

(小生)义士,义士!

(外、末)壮哉,壮哉!

渺渺烟波夜气昏,一樽酒尽客消魂。

从来壮士无还日,眼看长江下海门。

乙酉三月

【粉蝶儿】(外白髯扮张薇冠带上)何处家山,回首上林春老,秣陵城烟雨萧条。叹中兴,新霸业,一声长啸。旧宫袍,衬着嬾散衰貌。

下官张薇,表字瑶星,原任北京锦衣卫仪正之职。避乱南来,又遇新主中兴,录俺世勋,仍补旧缺。不料权奸当道,朝局日非,新于城南修起三间松风阁,不日要投闲归老。只因有逆案两人,乃礼部主事周镳,按察副使雷縯祚,马、阮挟仇,必欲置之死地。下官深知其冤,只是无法可救,中夜踌躇,故此去志未决。

【尾犯序】党祸起新朝,正士寒心,连袂高蹈。俺有何求,为他人操刀。急逃!盖了座松风草阁,等着俺白云啸傲;只因这沉冤未解梦空劳。

(副净扮家僮上,禀介)禀老爷,镇抚司冯可宗拿到逆党三名,候老爷升厅发放。

(杂扮校尉四人,持刑具罗列介)

(外升厅介)

(净扮解役投文,押生、末、小生带锁上)

(跪介)

(外看文问介)据坊官报单,说尔等结社朋谋,替周镳、雷縯祚行贿打点,因而该司捕解;快快从实招来,免受刑拷。

【前腔】(末、小生)难招!笔砚本吾曹,复社青衿,评选文稿。无罪而杀,是坑儒根苗。(生)休拷!俺来此携琴访友,并不曾流连夜晓。无端的池鱼堂燕一时烧。

(外)据尔所供,一无实迹,难道本衙门诬良为盗不成!

(拍惊堂介)叫左右预备刑具,叫他逐个招来。

(末前跪介)老大人不必动怒。犯生陈贞慧,直隶宜兴人,不合在蔡益所书坊选书,并无别情。

(小生前跪介)犯生吴应箕,直隶贵池人,不合与陈贞慧同事,并无别情。

(外向净介)既在蔡益所书坊,结社朋谋,行贿打点,彼必知情。为何竟不拿到?

(投签与净介)速拿蔡益所质审。

(净应下)

(生前跪介)犯生侯方域,河南归德府人,游学到京,与陈贞慧、吴应箕文字旧交。才来拜望,一同拿来了。并无别情。

(外想介)前日蓝田叔所画桃源图,有归德侯方域题句。

(转问介)你是侯方域么?

(生)犯生便是。

(外拱介)失敬了!前日所题桃源图,大有见解,领教,领教!(吩咐介)这事与你无干,请一边候。

(生)多谢超豁了。(一边坐介)

(净持签上)

(禀介)禀老爷,蔡益所店门关闭,逃走无踪了。

(外)朋谋打点,全无证据,如何审拟。(寻思介)

(副净持书送上介)王、钱二位老爷有公书。

(外看介)原来是内阁王觉斯,大宗伯钱牧斋,两位老先生公书。待俺看来!(开书背看,点头介)说的有理,竟不知陈、吴二犯,就是复社领袖。

【红衲袄】一个是定生兄,艺苑豪;一个是主骚坛,吴次老。为甚的冶长无罪拘皋陶,俺怎肯祸兴党锢推又敲。大锦衣,权自操;黑狱中,白日照。莫教名士清流贾祸含冤也,把中兴文运凋。

(转拱介)陈、吴两兄,方才得罪了。(问介)王觉斯、钱牧斋二位老先生,一向交好么?

(末、小生)并无相与。

(外)为何发书,极道两兄文名,嘱俺开释?

(末、小生)想出二公主持公道之意。

(外)是,是。下官虽系武职,颇读诗书,岂肯杀人媚人。(吩咐介)这事冤屈,请一边候;待俺批回该司,速行释放便了。(批介)

(末、小生一边坐介)

(副净持朝报送上介)禀老爷,今日科抄有要紧旨意,请老爷过目。

(外看报介)

“内阁大学士马一本,为速诛叛党,以靖邪谋事。犯官周镳、雷縯祚,私通潞藩,叛迹显然;乞早正法,晓示臣民等语。奉旨周镳、雷縯祚,着监候处决。又兵部侍郎阮一本,为捕灭社党,廓清皇图事。照得东林老奸,如蝗蔽日;复社小丑,似蝻出田。蝗为现在之灾,捕之欲尽;蝻为将来之患,灭之勿迟。臣编有《蝗蝻录》,可按籍而收也等语。奉旨这东林社党,着严行捕获,审拟具奏;该衙门知道!”

(外惊介)不料马、阮二人,又有这番举动,从此正人君子无孑遗矣。

【前腔】俺正要省约法,画狱牢;那知他铸刑书,加炮烙。莫不是清流欲向浊流抛,莫不是党碑又刻元祐号。这法网,人怎逃;这威令,谁敢拗。眼见复社东林尽入囹圄也,试新刑,搜尔曹。

(向生等介)下官怜尔无辜,正思开释。忽然奉此严旨,不但周、雷二公定了死案;从此东林、复社,那有漏网之人。

(生等跪求介)尚望大人超豁。

(外)俺若放了诸兄,倘被别人拿获,再无生理,且不要忙。

(批介)据送三犯,朋谋打点,俱无实迹。俟拿到蔡益所之日,审明拟罪可也。

(向生等介)那镇抚司冯可宗,虽系功名之徒,却也良心未丧,待俺写书与他。

(写介)老夫待罪锦衣,多历年所,门户党援,何代无之。总之君子、小人,互为盛衰,事久则变,势极必反:我辈职司风纪,不可随时偏倚,代人操刀。天道好还,公论不泯,慎勿自贻后悔也。

(拱介)诸兄暂屈狱中,自有昭雪之日。

(净、杂押生等俱下)

(外退堂介)俺张薇原是先帝旧臣,国破家亡,已绝功名之念,为何今日出来助纣为虐。自古道:“知几不俟终日”。看这光景,尚容踌躇再计乎。(唤介)家僮快牵马来,我要到松风阁养病去了。

(副净牵马上)坐马在此。

(外上马,副净随行介)

【解三醒】(外)好趁着晴春晚照,满路上絮舞花飘。遥望见城南苍翠山色好,把红尘客梦全消。且喜已到松风阁,这是俺的世外桃源;不免下马登楼,趁早料理起来。(下马登楼介)清泉白石人稀到,一阵松风响似涛。(唤介)叫园丁撑开门窗,拂净栏槛,俺好从容眺望。(杂扮园丁收拾介)燕泥沾落絮,蛛网罥飞花。禀老爷,收拾干净了。(下)(外窥窗介)你看松阴低户,沁的人心骨皆凉。此处好安吟榻。(又凭栏介)你看春水盈池,照的人须眉皆碧。此处好支茶灶。(忽笑介)来的慌了,冠带袍靴全未脱却;如此打扮,岂是桃源中人。可笑,可笑!(唤介)家僮开了竹箱,把我买下的箬笠、芒鞋、萝绦、鹤氅,替俺换了。(换衣带介)堪投老,才修完三间草阁,便解宫袍。

(净扮校尉锁丑牵上)松间批驾帖,竹里验公文。方才拿住蔡益所,闻得张老爷来此养病,只得赶来销签。

(叫介)门上大叔那里?

(副净出问介)来禀何事,如此紧急?

(净)禀老爷,拿到蔡益所了,特来销签。(缴签介)

(副净上楼,禀介)衙门校尉带着蔡益所回话。

(外惊介)拿了蔡益所,他三人如何开交。

(想介)有了,叫校尉楼下伺候,听俺吩咐。

(副净传净跪楼下介)

(外吩咐介)这件机密重案,不可丝毫泄漏;暂将蔡益所羁候园中,待我回衙,细细审问。

(净)是。(将丑拴树介)

(净欲下介)

(外)转来,园中窄狭,把这匹官马,牵回喂养;我的冠带袍靴,你也顺便带去。我还要多住几时,不许擅来啰唣。

(净应下)

(外跌足介)坏了,坏了!衙役走入花丛,犯人锁在松树,还成一个什么桃源哩。不如下楼去罢!(下楼见丑介)果是蔡益所哩。

(丑跪介)犯人与老爷曾有一面之识。

(外)虽系旧交,你容留复社,犯罪不轻。

(丑叩头介)是。

(外)你店中书籍,大半出于复社之手,件件是你的赃证。

(丑叩头介)只求老爷超生。

(外)你肯舍了家财,才能保得性命。

(丑)犯人情愿离家。

(外喜介)这等就有救矣。(唤介)家童与他开了锁头。

(副净开丑介)

(外)你既肯离家,何不随我住山。

(丑)老爷若肯携带,小人就有命了。

(外指介)你看东北一带,云白山青,都是绝妙的所在。

(唤介)家童好生看门,我同蔡益所瞧瞧就来。

(副净应下)

(丑随外行介)

(外指介)我们今夜定要宿在那苍苍翠翠之中。

(丑)老爷要去看山,须差人早安公馆。那山寺荒凉,如何住宿?

(外)你怎晓得,舍了那顶破纱帽,何处岩穴着不的这个穷道人。

(丑背介)这是那里说起?

(外)不要迟疑,一直走去便了。

【前腔】眼望着白云缥缈,顾不得石径迢遥。渐渐的松林日落空山杳,但相逢几个渔樵。翠微深处人家少,万岭千峰路一条。开怀抱,尽着俺山游寺宿,不问何朝。

境隔仙凡几树桃,才知容易谢尘嚣。

清晨检点白云署,行到深山日尚高。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