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三十二出·拜坛

桃花扇

作者:孔尚任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11/14

 乙酉三月

【吴小四】(副末扮赞礼郎冠带白须上)眼看他,命运差,河北新房一半塌。承继个儿郎贪戏耍,不报冤仇不挣家。窝里财,奴乱抓。

在下是太常寺一个老赞礼,住在神乐观旁,专管庙陵祭享之事。那知天翻地覆,立了这位新爷,把俺南京重新兴旺起来。今岁乙酉,改历建号之年,家家庆贺。我老汉三杯入肚,只唱这个随心令儿。旁人劝我道:“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家瓦上霜。”我回言道:“大风吹倒梧桐树,也要旁人话短长。”

(唤介)孩子们,今日是三月十几日?

(内)三月十九日了。

(副末)呵呀!三月十九日,乃崇祯皇帝忌辰。奉旨在太平门外设坛祭祀,派着我当执事的,怎么就忘了,快走,快走!

(走介)冈冈峦峦,接接连连,竹竹松松,密密丛丛。不觉已到坛前,且喜百官未到,待俺趁早铺设起来。

(作排案,供香、花、烛、酒介)

【普天乐】(净扮马士英,末扮杨文骢,素服从人上)旧江山,新图画,暮春烟景人潇洒。出城市,遍野桑麻;哭甚么旧主升遐,告了个游春假。(外扮史可法素服上)这才去野哭江边奠杯斝,挥不尽血泪盈把。年时此日,问苍天,遭的甚么花甲。

(相见各揖介)

(净)今日乃思宗烈皇帝升遐之辰,礼当设坛祭拜。

(末)正是。

(外问介)文武百官到齐不曾?

(副末)俱已到齐了。

(净)就此行礼。

(副末赞礼,杂扮执事官捧帛、爵介)

(赞)执事官各司其事,陪祀官就位,代献官就位。

(各官俱照班排立介)

(赞)瘗毛血。迎神,参神,伏俯、兴,伏俯、兴,伏俯、兴,伏俯、兴。平身。

(各行礼完,立介)

(赞)行奠帛礼,升坛。

(净秉笏至神位前介)

(赞)搢笏,献帛,奠帛。

(净跪奠帛叩介)

(赞)平身,出笏,诣读祝位,跪。

(净跪介)

(赞)读祝。

(副末跪读介)

维岁次乙酉年,三月十九日,皇从弟嗣皇帝由崧,谨昭告于思宗烈皇帝曰:

仰惟文德克承,武功载缵,御极十有七年,皇纲不振,大宇中倾,皇帝殉社稷,皇后太子俱死君父之难。弟愚不才,忝颜偷生,俯顺臣民之请,正位南都,权为宗庙神人主。恸一人之升遐,惩百僚之怠傲,努力庙谟,惴惴忧惧,枕戈饮泣,誓复中原。今值宾天忌辰,敬设坛壝,遣官代祭。鉴兹追慕之诚,歆此苹蘩之献。尚飨!

(赞)举哀。

(各官哭三声介)

(赞)哀止,伏俯、兴,复位。

(净转下介)

(赞)行初献礼,升坛。

(净至神位前介)

(赞)搢笏,献爵,奠爵。

(净跪奠爵,叩介)

(赞)平身,出笏,复位。

(赞)

(行亚献终,献礼,同。)

(赞)彻馔,送神,伏俯、兴。

(四拜同)

(各官依赞拜完,立介)

(赞)读祝官捧祝,进帛官捧帛,各诣瘗位。

(各官立介)

(赞)望瘗。

(杂焚祝帛介)

(赞)礼毕。

(外独大哭介)

【朝天子】万里黄风吹漠沙,何处招魂魄。想翠华,守枯煤山几枝花,对晚鸦,江南一半残霞。是当年旧家,孤臣哭拜天涯,似村翁岁腊,似村翁岁腊。

(副末)老爷们哭的不恸,俺老赞礼忍不住要大哭一场了。(大哭一场下)

(副净扮阮大铖素服大叫上)我的先帝呀,我的先帝呀!今日是你周年忌辰,俺旧臣阮大铖赶来哭临了。(拭眼问介)祭过不曾?

(净)方才礼毕。

(副净至坛前,急四拜,哭白介)先帝先帝!你国破身亡,总吃亏了一伙东林小人。如今都散了。剩下我们几个忠臣,今日还想着来哭你,你为何至死不悟呀!(又哭介)

(净拉介)圆老,不必过哀,起来作揖罢。

(副净拭眼,各见介)

(外背介)可笑,可笑!(作别介)请了!烟尘三里路,魑魅一班人。(下)

(净)我们皆是进城的,就并马同行罢。

(作更衣上马行介)

【普天乐】(合)奠琼浆,哭坛下,失声相向谁真假。千官散,一路喧哗,好趁着景美天佳,闲讲些兴亡话。咏归去,恰似春风浴沂罢,何须问江北戎马。南朝旧例尽风流,只愁春色无价。

(杂喝道介)

(净)已到鸡鹅巷,离小寓不远,请过荒园同看牡丹何如?

(末)小弟还要拜客,就此作别了。

(末别下)

(副净)待晚生趋陪罢。

(作到,下马介)

(净)请进。

(副净)晚生随行。

(净前副净后,入园介)

(副净)果然好花。

(净吩咐介)速摆酒席,我们赏花。

(杂摆席介)

(净、副净更衣坐饮介)

(净大笑介)今日结了崇祯旧局,明日恭请圣上临御正殿,我们 “一朝天子一朝臣”了。

(副净)连日在江上,不知朝中有何新政。

(净)目下假太子王之明,正在这里商量发放。圆老有何高见?

(副净)这事明白易处。

(净)怎么易处?

(副净)老师相权压中外者,只因推戴二字。

(净)是,是!

(副净)既因推戴二字,

【朝天子】若认储君真不差,把俺迎来主,放那搭。(净)是,是!就着监禁起来,不要惑乱人心。(问介)还有旧妃童氏,哭诉朝门,要求迎为正后。这何以处之?(副净)这益发使不得。自古道,君王爱馆娃。系臂纱,先须采选来家,替椒房作伐。(净)是,是!俺已采选定了,这个童氏,自然不许进宫的。(又问介)那些东林复社,捕拿到京,如何审问?(副净)这班人天生是我们冤对,岂可容情。切莫剪草留芽,但搜来尽杀,但搜来尽杀。

(净大笑介)有理,有理!老成见到之言,句句合着鄙意。拿大杯来,欢饮三杯。

(杂扮长班持本急上,禀介)宁南侯左良玉有本章一道,封投通政司;这是内阁揭帖,送来过目。

(净接介)他有什么好本!

(看本,怒介)呀,呀!了不得,就是参咱们的疏稿。这疏内数出咱七大罪,叫圣上立赐处分,好恨人也。

(杂又持文书急上)还有公文一道,差人赍来的。

(净接看,惊介)又是讨俺的一道檄文,文中骂的着实不堪;还要发兵前来,取咱的首级。这却怎处?

(副净惊起,乱抖介)怕人,怕人!别的有法,这却没法了。

(净)难道长伸脖颈,等他来割不成?

(副净)待俺想来。

(想介)没有别法,除是调取黄、刘三镇,早去堵截。

(净)倘若北兵渡河,叫谁迎敌?

(副净向净耳介)北兵一到,还要迎敌么?

(净)不迎敌,更有何法?

(副净)只有两法。

(净)请教!

(副净作抠衣介)跑。(又作跪地介)降。

(净)说的也是。大丈夫烈烈轰轰,宁可叩北兵之马,不可试南贼之刀。吾主意已决,即发兵符,调取三镇便了。

(想介)且住,调之无名,三镇未必肯去。这却怎处?

(副净)只说左兵东来,要立潞王监国,三镇自然着忙的。

(净)是,是!就烦圆老亲去一遭。

【普天乐】(合)发兵符,乘飞马,过江速劝黄刘驾。舟同济,舵又同拿,才保得性命身家。非是俺魂惊怕,怎当得百万精兵从空下,顷刻把城阙攻打。全凭铁锁断长江,拉开强弩招架。

(副净)辞过老师相,晚生即刻出城了。

(净)且住,还有一句密话。

(附耳介)内阁高弘图、姜曰广,左袒逆党,俱已罢职了。那周镳、雷縯祚,留在监中,恐为内应,趁早取决何如?

(副净)极该,极该。

(净拱介)也不送了。(竟下)

(副净出)

(杂禀介)那个传檄之人,还拿在这里,听候发落。

(副净)没有甚么发落,拿送刑部请旨处决便了。

(上马欲下介,寻思介)且不要孟浪。我看黄、刘三镇,也非左兵敌手,万一斩了来人,日后难于挽回。

(唤介)班役,你速到镇抚司,拜上冯老爷,将此传檄之人,用心监候。

(杂应下)

(副净)几乎误了大事。

(上马速行介)

江南江北事如麻,半倚刘家半阮家。

三面和棋休打算,西南一子怕争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