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四十出·入道

桃花扇

作者:孔尚任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11/14

 乙酉七月

【南点绛唇】(外扮张薇瓢冠衲衣,持拂上)世态纷纭,半生尘里朱颜老;拂衣不早,看罢傀儡闹。恸哭穷途,又发哄堂笑。都休了,玉壶琼岛,万古愁人少。

贫道张瑶星,挂冠归山,便住这白云庵里。修仙有分,涉世无缘。且喜书客蔡益所随俺出家,又载来五车经史。那山人蓝田叔也来皈依,替我画了四壁蓬瀛。这荒山之上,既可读书,又可卧游,从此飞升尸解,亦不算懵懂神仙矣。只有崇祯先帝,深恩未报,还是平生一件缺事。今乃乙酉年七月十五日,广延道众,大建经坛,要与先帝修斋追荐;恰好南京一个老赞礼,约些村中父老,也来搭醮。不免唤出弟子,趁早铺设。

(唤介)徒弟何在?

(丑扮蔡益所,小生扮蓝田叔道装上)尘中辞俗客,云里会仙官。

(见介)弟子蔡益所、蓝田叔,稽首了。(拜介)

(外)尔等率领道众,照依黄箓科仪,早铺坛场;待俺沐浴更衣,虔心拜请。正是:清斋朝帝座,直道在人心。(下)

(丑、小生铺设三坛,供香花茶果,立旛挂榜介)

【北醉花阴】高筑仙坛海日晓,诸天群灵俱到,列星众宿来朝。旛影飘颻,七月中元建醮。

(丑)经坛斋供,俱已铺设整齐了。

(小生指介)你看山下父老,捧酒顶香,纷纷来也。

(副末扮老赞礼,领村民男女,顶香捧酒,挑纸钱、锭锞、绣旛上)

【南画眉序】携村醪,紫降黄檀绣帕包。(指介)望虚无玉殿,帝座非遥;问谁是皇子王孙,撇下俺村翁乡老。(掩泪介)万山深处中元节,擎着纸钱来吊。

(见介)众位道长,我们社友俱已齐集了,就请法师老爷出来巡坛罢。

(丑、小生向内介)铺设已毕,请法师更衣巡坛,行洒扫之仪。

(内三鼓介)

(杂扮四道士奏仙乐,丑、小生换法衣捧香炉,外金道冠、法衣,擎净盏,执松枝,巡坛洒扫介)

【北喜迁莺】(合)净手洒松梢,清凉露千滴万点抛;三转九回坛边绕,浮尘热恼全浇。香烧,云盖飘,玉座层层百尺高。响云璈,建极宝殿,改作团瓢。

(外下)

(丑、小生向内介)洒扫已毕,请法师更衣拜坛,行朝请大礼。

(丑、小生设牌位:正坛设故明思宗烈皇帝之位;左坛设故明甲申殉难文臣之位;右坛设故明甲申殉难武臣之位)

(内奏细乐介)

(外九梁朝冠、鹤补朝服、金带、朝鞋、牙笏上)

(跪祝介)伏以星斗增辉,快睹蓬莱之现;风雷布令,遥瞻阊阖之开。恭请故明思宗烈皇帝九天法驾,及甲申殉难文臣,东阁大学士范景文、户部尚书倪元璐、刑部侍郎孟兆祥、协理京营兵部侍郎王家彦、左都御史李邦华、右副都御史施邦耀、大理寺卿凌义渠、太常寺少卿吴麟征、太仆寺丞申佳胤、詹事府庶子周凤翔、谕德马世奇、中允刘理顺、翰林院检讨汪伟、兵科都给事中吴甘来、巡视京营御史王章、河南道御史陈良谟、提学御史陈纯德、兵部郎中成德、吏部员外郎许直、兵部主事金铉;武臣新乐侯刘文炳、襄城伯李国祯、驸马都尉巩永固、协理京营内监王承恩等。伏愿彩仗随车,素旗拥驾;君臣穆穆,指青鸟以来临;文武皇皇,乘白云而至止。共听灵籁,同饮仙浆。

(内奏乐,外三献酒,四拜介)

(副末、村民随拜介)

【南画眉序】(外)列仙曹,叩请烈皇下碧霄;舍煤山古树,解却宫绦。且享这椒酒松香,莫恨那流贼闯盗。古来谁保千年业,精灵永留山庙。

(外下)

(丑、小生左右献酒,拜介)

(副末、村民随拜介)

【北出队子】(丑、小生)虔诚祝祷,甲申殉节群僚。绝粒刎颈恨难消,坠井投缳志不挠,此日君臣同醉饱。

(丑、小生)奠酒化财,送神归天。

(众烧纸牌钱锞,奠酒举哀介)

(副末)今日才哭了个尽情。

(众)我们愿心已了,大家吃斋去。(暂下)

(丑、小生向内介)朝请已毕,请法师更衣登坛,做施食功德。

(设焰口,结高坛介)

(内作细乐介)

(外更华阳巾、鹤氅,执拂子上,拜坛毕,登坛介)

(丑、小生侍立介)

(外拍案介)窃惟浩浩沙场,举目见空中之楼阁;茫茫苦海,回头登岸上之瀛州。念尔无数国殇,有名敌忾,或战畿辅,或战中州,或战湖南,或战陕右;死于水,死于火,死于刃,死于镞,死于跌扑踏践,死于疠疫饥寒。咸望滚榛莽之髑髅,飞风烟之燐火,远投法座,遥赴宝山。吸一滴之甘泉,津含万劫;吞盈掬之玉粒,腹果千春。

(撒米、浇浆、焚纸,鬼抢介)

【南滴溜子】沙场里,沙场里,尸横蔓草;殷血腥,殷血腥,白骨渐槁。可怜风旋雨啸,望故乡无人拜扫;饿魄馋魂,来饱这遭。

(丑、小生)施食已毕,请法师普放神光,洞照三界,将君臣位业,指示群迷。

(外)这甲申殉难君臣,久已超升天界了。

(丑、小生)还有今年北去君臣,未知如何结果?恳求指示。

(外)你们两廊道众,斋心肃立;待我焚香打坐,闭目静观。

(丑、小生执香,低头侍立介)

(外闭目良久介)

(醒向众介)那北去弘光皇帝,及刘良佐、刘泽清、田雄等,阳数未终,皆无显验。

(丑、小生前禀介)还有史阁部、左宁南、黄靖南,这三位死难之臣,未知如何报应?

(外)待我看来。(闭目介)

(杂白须、幞头、朱袍,黄纱蒙面,幢幡细乐引上)吾乃督师内阁大学士兵部尚书史可法。今奉上帝之命,册为太清宫紫虚真人,走马到任去也。(骑马下)

(杂金盔甲、红纱蒙面,旗帜鼓吹引上)俺乃宁南侯左良玉。今奉上帝之命,封为飞天使者,走马到任去也。(骑马下)

(杂金盔甲、黑纱蒙面,旗帜鼓吹引上)俺乃靖南侯黄得功。今奉上帝之命,封为游天使者,走马到任去也。(骑马下)

(外开目介)善哉,善哉!方才梦见阁部史道邻先生,册为太清宫紫虚真人;宁南侯左昆山、靖南侯黄虎山,封为飞天、游天二使者。一个个走马到任,好荣耀也。

【北刮地风】则见他云中天马骄,才认得一路英豪。咭叮噹奏着钧天乐,又摆些羽葆干旄。将军刀,丞相袍,挂符牌都是九天名号。好尊荣,好逍遥,只有皇天不昧功劳。

(丑、小生拱手介)南无天尊,南无天尊!果然善有善报,天理昭彰。

(前禀介)还有奸臣马士英、阮大铖,这两个如何报应?

(外)待俺看来。(闭目介)

(净散发披衣跑上)我马士英做了一生歹事,那知结果这台州山中。

(杂扮霹雳雷神,赶净绕场介)

(净抱头跪介)饶命,饶命!

(杂劈死净,剥衣去介)

(副净冠带上)好了,好了!我阮大铖走过这仙霞岭,便算第一功了。(登高介)

(杂扮山神、夜叉,刺副净下,跌死介)

(外开目介)苦哉,苦哉!方才梦见马士英被雷击死台州山中,阮大铖跌死仙霞岭上。一个个皮开脑裂,好苦恼也。

【南滴滴金】明明业镜忽来照,天网恢恢飞不了。抱头颅由你千山跑,快雷车偏会找,钢叉又到。问年来吃人多少脑,这顶浆两包,不够犬饕。

(丑、小生拱手介)南无天尊,南无天尊!果然恶有恶报,天理昭彰。

(前禀介)这两廊道众,不曾听得明白,还求法师高声宣扬一番。

(外举拂高唱介)

(副末、众村民执香上,立听介)

【北四门子】(外)众愚民暗室亏心少,到头来几曾饶,微功德也有吉祥报,大巡环睁眼瞧。前一番,后一遭,正人邪党,南朝接北朝。福有因,祸怎逃,只争些来迟到早。

(副末、众叩头下)

(老旦扮卞玉京,领旦上)天上人间,为善最乐。方才同些女道,在周皇后坛前挂了宝旛,再到讲堂参见法师。

(旦)奴家也好闲游么?

(老旦指介)你看两廊道俗,不计其数,瞧瞧何妨。

(老旦拜坛介)弟子卞玉京稽首了!

(起同旦一边立介)

(副净扮丁继之上)人身难得,大道难闻。(拜坛介)弟子丁继之稽首了。(起唤介)侯相公,这是讲堂,过来随喜。

(生急上)来了!久厌尘中多苦趣,才知世外有仙缘。(同立一边介)

(外拍案介)你们两廊善众,要把尘心抛尽,才求得向上机缘;若带一点俗情,免不了轮回千遍。

(生遮扇看旦,惊介)那边站的是俺香君,如何来到此处?(急上前拉介)

(旦惊见介)你是侯郎,想杀奴也。

【南鲍老催】想当日猛然舍抛,银河渺渺谁架桥,墙高更比天际高。书难捎,梦空劳,情无了,出来路儿越迢遥。(生指扇介)看这扇上桃花,叫小生如何报你。看鲜血满扇开红桃,正说法天花落。

(生、旦同取扇看介)

(副净拉生,老旦拉旦介)法师在坛,不可只顾诉情了。

(生、旦不理介)

(外怒拍案介)唗!何物儿女,敢到此处调情。(忙下坛,向生、旦手中裂扇掷地介)我这边清净道场,那容得狡童游女,戏谑混杂。

(丑认介)阿呀!这是河南侯朝宗相公,法师原认得的。

(外)这女子是那个?

(小生)弟子认得他,是旧院李香君,原是侯兄聘妾。

(外)一向都在何处来?

(副净)侯相公住在弟子采真观中。

(老旦)李香君住在弟子葆真庵中。

(生向外揖介)这是张瑶星先生,前日多承超豁。

(外)你是侯世兄,幸喜出狱了。俺原为你出家,你可知道么?

(生)小生那里晓得。

(丑)贫道蔡益所,也是为你出家。这些缘由,待俺从容告你罢。

(小生)贫道是蓝田叔,特领香君来此寻你,不想果然遇着。

(生)丁、卞二师收留之恩,蔡、田二师接引之情,俺与香君世世图报。

(旦)还有那苏昆生,也随奴到此。

(生)柳敬亭也陪我前来。

(旦)这柳、苏两位,不避患难,终始相依,更为可感。

(生)待咱夫妻还乡,都要报答的。

(外)你们絮絮叨叨,说的俱是那里话。当此地覆天翻,还恋情根欲种,岂不可笑!

(生)此言差矣!从来男女室家,人之大伦,离合悲欢,情有所钟,先生如何管得?

(外怒介)呵呸!两个痴虫,你看国在那里、家在那里、君在那里、父在那里?偏是这点花月情根,割他不断么?

【北水仙子】堪叹你儿女娇,不管那桑海变。艳语淫词太絮叨,将锦片前程,牵衣握手神前告。怎知道姻缘簿久已勾销;翅楞楞鸳鸯梦醒好开交,碎纷纷团圆宝镜不坚牢。羞答答当场弄丑惹的旁人笑,明荡荡大路劝你早奔逃。

(生揖介)几句话,说的小生冷汗淋漓,如梦忽醒。

(外)你可晓得么?

(生)弟子晓得了。

(外)既然晓得,就此拜丁继之为师罢。

(生拜副净介)

(旦)弟子也晓得了。

(外)既然也晓得,就此拜卞玉京为师罢。

(旦拜老旦介)

(外吩咐副净、老旦介)与他换了道扮。

(生、旦换衣介)

(副净、老旦)请法师升座,待弟子引见。

(外升座介)

(副净领生,老旦领旦,拜外介)

【南双声子】芟情苗,芟情苗,看玉叶金枝凋;割爱胞,割爱胞,听凤子龙孙号。水沤漂,水沤漂;石火敲,石火敲;剩浮生一半,才受师教。

(外指介)男有男境,上应离方;快向南山之南,修真学道去。

(生)是。大道才知是,浓情悔认真。

(副净领生从左下)

(外指介)女有女界,下合坎道;快向北山之北,修真学道去。

(旦)是。回头皆幻景,对面是何人。

(老旦领旦从右下)

(外下座大笑三声介)

【北尾声】你看他两分襟,不把临去秋波掉。亏了俺桃花扇扯碎一条条,再不许痴虫儿自吐柔丝缚万遭。

白骨青灰长艾萧,桃花扇底送南朝;

不因重做兴亡梦,儿女浓情何处消。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