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一章 燃烧 · 1

神探伽利略

作者:[日]东野奎吾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11/21

【01】

“……回过头一看,丈夫戴着一个银色面具。那是个毫无表情的金属面具。可以用来隐藏表情,面具做得与丈夫瘦削的面部轮廓完全贴合。面具反射着银色的光芒,而丈夫手上拿着锋利的武器,直盯着这边,那武器!——”

读到这里,只听到远处传来的摩托车引擎声渐行渐近,他拿着雷·布拉德伯里(雷·布拉德伯里(1920-)美国科幻小说家,《火星编年史》是其重要代表作)的《火星编年史》站到窗前,稍稍拨开窗帘。

他的房间位于二楼东北角,从室内东侧的窗户向左下方望,能看见一条T字道路往北延伸。

今天晚上来了三辆摩托车,但是载了五个人,因为有两辆双载。他们故意让摩托车发出巨大且刺耳的引擎声,随后聚集到了老地方。

所谓“老地方”指的是东侧马路尽头的公交车站。那里设有公交站牌,安置着供乘客等车休息的长椅。那群骑摩托车的年轻人,似乎很喜欢集聚在那里旁若无人地大声喧哗。长椅旁还摆了饮料自动售货机,真是周到的设施。

那群年轻人似乎并不是暴走族(“暴走族”最早被称为“雷族”,后来又改叫“游行族”,10年前才正式被称为“暴走族”。“暴走族”其实就是日文的“飞车党。),看起来只是普通的年轻人。然而,其中两个少年头发染了棕色,还有一个把内裤高高地拉到腰部以下,其余两个并没什么特别,只是其中一人留着齐肩长发。

但他心想,不能因为外表平凡普通,就对他们这些类似暴走族的客气些。

他翻开手上的《火星编年史》,刚好到“1999年2月,伊拉”这章的中间部分。这部分他不知道已读过多少遍,好几个段落甚至都可以背诵出来了。再这样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把它读完。

一名年轻人大声叫嚷着什么,其他人听了后大声哄笑。这一带夜晚几乎不会有车辆经过,所以他们的嬉闹声在这宁静的街道上显得格外的喧闹。

他从窗边走开,将手中的文库本(出版品的一种。为普及阅读而推出的小开本、便于携带、售价低廉的书籍)放到桌上,走近房间一角的电话。

向井和彦把棕色的长发扎到脑后,希望能让自己看起来至少有些与众不同。

今年十九岁的他,一年半前高中毕业后,进入一家油漆公司工作。但他嫌这个工作的时间太死、薪水又少得可怜,在三个月前辞了职。他把几乎一年来的收入所得,全投在二手摩托车与电玩上。他与父母同住,日常生活不成问题,反倒是父母无法忍受儿子整天游手好闲而唠唠叨叨。正因为如此他不想和父母碰面,才会深夜仍游荡在外。

和彦叼着万宝路香烟站在自动售货机前,投入钱币,选择可乐。大瓶可乐随着滚动的声响,掉了下来。

他拿出可乐后,不经意地瞥向自动售货机的一侧,发现那里放着以前没见过的东西。

那里堆着四个装啤酒的塑料箱,箱上放了一个用报纸裹着与运动背包一般大小的四角形物品。奇怪,和彦心想,这里的售货机又没卖啤酒,这包东西到底是什么?但和彦并不在意那包东西,他拉开拉环,边喝着可乐,边又加入了同伴的对话。其他四个人正谈论着近来在闹市新认识的女高中生。哪个类型的女孩最容易搭讪呢?说来说去还是讲这些。

其他四个人对和彦而言,算不上朋友,他也不要这种麻烦的关系。做个一起玩乐的同伴就好,如果超出这个界限反而令他感到烦恼。其中一名叫山下良介的少年,谈起了最近的艳遇。山下一向以自己的长发为傲,总是边说话边把头发拨到后面。和彦站在自己的摩托车旁听他炫耀,另外两个人坐在长椅上,剩下一个人则跨坐在自己的摩托车上。

“然后啊,进了房间之后,她果然要我戴套子。我才不想咧,所以打算混过去,没想到她居然早有准备,只好戴上了。不过我之前用指甲把套子头弄破,其实就跟没戴没差啦。因为我戴了套子,她很放心地让我射在里面。事后被她发现,为此抱怨了我一通,我就说破掉了也没办法啊。反正我给她的名字跟电话都是假的。”

大家听着山下良介在自吹自擂艳遇的经过,证据是他的鼻腔鼓起得比平常厉害。

“你真过分。”

“搞不好会怀孕耶!”

其他人不怀好意地笑着回应,山下良介似乎正是希望众人如此反应。

“不关我的事,如果不喜欢,一开始就别理我好了。”他大声说道。

正当山下习惯性地把刘海往后拨,打算再说些更厚颜无耻的话时,他突然睁大眼睛,接下来便发生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事。

从山下的后脑处突然冒起了火焰,瞬间包围了整个头部。

山下连叫都没来得及叫一声,就这样慢慢往前倾,像着火的大树般倒了下去。

此时,和彦与其他三个人呆若木鸡,发不出一点声音,只能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如慢动作播放般的画面。

实际上,他们发愣的时间只有数秒。和彦的右眼似乎瞟见刚才发现的报纸包裹也燃烧了起来,与此同时,他的直觉感觉到了危险。

之后,伴随着一阵激烈的爆炸声,他的身体瞬间被火焰包围了。

【02】

警视厅搜查一课的草薙俊平开着爱车抵达现场时,火势已被扑灭,消防队正要离开,周围看热闹的群众也逐渐散去。

当他下车前往现场时,一名穿着红色运动服的小女孩迎面走来。小女孩长得圆嘟嘟的,大概是小学一年级或幼儿园大班的年纪,她边走边抬头张望,像在寻找什么东西。

他正想开口提醒“这样走路很危险喔”的时候,小女孩似乎被什么东西绊到了,摔倒在地,立刻放声大哭起来。

草薙连忙跑过去抱起小女孩,发现她膝盖流血了。

“啊,真对不起。”一名看似小女孩母亲的女人跑了过来,“真是的,不是要你和妈妈一起走吗?真让人操心,所以才叫你在家等嘛。”

草薙原本想说,“居然还责备女儿,你自己大半夜看火灾凑热闹不管好孩子才更离谱”,但他还是默默地把小女孩交还给那个母亲。

“可是人家看到红色的线嘛,真的看到了。”小女孩边哭边说。

“哪有那种东西啊。真是的,看你把连衣裙弄得脏兮兮的。”

“我看到红色的线,很长很长的线,真的有啦。”

与那对母女分开后,草薙一直思考着红色的线会是什么。抵达现场后,发现多名男子站在漆黑的马路中央,其中一个人便是草薙的上司间宫警部。

“抱歉,我迟到了。”草薙连忙小跑到间宫身边道歉。

“辛苦了。”间宫微微点头。他就是搜查一课的课长,身材矮胖,脖子也很短,看似平易近人但眼神却相当锐利。虽说是刑警,但他全身散发着勤奋认真的行家气质。

“是纵火吗?”

“不,目前尚不能肯定。”

“有汽油的味道。”草薙嗅了嗅周围。

“似乎是塑料桶里的东西烧了起来。”

“塑料桶?为什么这里会有塑料桶?”

“不知道,你看那个。”间宫指着倒在路旁的物体。

那的确像装煤油用的塑料桶,由于严重烧毀,已经分辨不出原来的形状。

“看来只好询问受害者,不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间宫摇摇头。

“受害者是什么人?”

“五名二十岁左右的男性。”间宫粗声说道,“死了一个人。”

正在做记录的草薙抬头问:“是被烧死的吗?”

“大概是吧,他似乎恰巧站在塑料桶前方。”

草薙强压着心里的厌恶情绪,继续记录。只要碰上出现死者的案件,他的心情都会变得极差。

“到附近打听一下。这么吵,目击者应该不少。你去问问还亮着灯的住户。”

“我明白了。”同时,草薙望向周围的住宅,很快注意到了附近街角的某栋公寓,还有几个房间的灯仍然亮着。

那是栋老旧的二层建筑,大门与朝东西走向的道路并排着;南侧则是阳台,与马路成反方向。整栋楼里,似乎就只有最顶端的房间才有窗户。而能够目击到案发现场的,只有位于东北角的那一间。

草薙刚进公寓,便发现有名年轻人正要开门进东北角一楼的房间。他从口袋里拿出钥匙,插入门锁。

“打扰了。”草薙从背后叫住他。

青年回过头来,大约二十岁出头,个子很高,穿着灰色工作服,手上提着白色袋子,大概刚去了便利商店回来。

“请问你知道这附近刚刚发生火灾了吗?”草薙表明身份后,指向T字道路问道。

“当然知道了,那么严重。”

“你当时在家吗?”草薙看着贴有“105”房间牌号的大门问道。

“嗯,是啊。”青年回答。

“火灾发生时有什么特别的事吗?像是听到巨响,或看到了什么异象?”

“这个嘛……”青年歪着头。“我在看电视,但听见了那群人的吵闹声。”

“那群人?是骑摩托车的那群人吗?”

“是啊。”青年表情带着厌恶。

“只要一到周末,就是这样,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经常半夜三更都还在喧闹。这里原本是很安静的……”

他轻咬下唇,似乎早对那群人相当不满。

“那些人是罪有应得了!”草薙差点脱口而出,这实在不该出自警察之口。

“没有人劝阻他们吗?”

“劝阻?怎么可能。”青年耸耸肩,微微地笑了,“当今的日本,没有人会做这种事吧。”

或许吧,草薙点点头。

“从你的房间看得见案发现场吗?”

“本来应该……可以吧。”青年回答的有些勉强。

“什么意思?”

听到草薙这么问,青年打开房门说:“你看了就知道。”

于是,草薙查看了房间。这是间配有小厨房的约八叠(叠,日本人用来计算铺在日式房间的榻榻米张数。一叠榻榻米大约长180cm,宽90cm,面积约为1.62㎡)大的房间,床铺、书架与玻璃餐桌就是青年所有的家具。餐桌上有部子母机电话,不过草薙心想,这里应该用不上子母机电话吧。书架上没有放书,摆满了录影带与生活杂物。

“请问窗户在哪里?”

“在里面。”青年指着书架,“因为太挤了,没地方放,只好放到窗边。”

“原来如此。”

“托这么摆放的福,多少挡住了一些外面的吵闹声。”青年说道。

“看来你对那群人真的很不满。”

“周围邻居都有同感。”

“嗯。”草薙注意到连接电视的耳机。可能外面太过吵闹,只好这样看电视。如此一来,即便有什么可疑的声响,他也不太可能听得见。

“谢谢你的帮忙,对调查很有帮助。”草薙向青年致谢。即使毫无收获,还是要向协助者致谢。

“请问……”青年说道,“你也会去205号房间询问吗?”

“205号?你楼上的房间吗?对,有这个打算。”

“是吗……”青年欲言又止。

“怎么了?”

“嗯,那个……”青年犹豫了一会儿才开口,“住在205号房间的人叫前岛,他不会说话。”

“不会说话?”

“他不能说话,没办法出声。该说是哑巴吗?”

“这样啊……”

草薙没料到会是这种情况,幸好他事先告诉自己这个情况。如果不知道就径直去问话,场面一定会很尴尬。

“我也一起去吧。”青年对草薙说,“我跟他还挺熟的。”

“不会给您添麻烦吧?”

“不会啦。”已进到屋里的青年又穿上运动鞋。

这个亲切的青年名叫金森龙男。据他介绍,205号房间的前岛一之,听力完全没有问题。

“他的耳朵比一般人好得多,应该对那群人更加不满。”金森边走上扶手锈迹斑斑的楼梯边说。

轻敲205号房间的门,立刻有了回应。门一开,门后露出一张消瘦的年轻面孔。看起来比金森年纪要年轻些,尖下巴,脸颊苍白。

面对深夜来访的两个人,前岛见是金森似乎稍感安心,但望向草薙的眼中还是隐含警戒。

“这位是警察,是来调查刚才的事故的。”

金森说话的同时,草薙出示了警官证。前岛似乎有些犹豫,不过还是开了门。

房间内的格局与金森住处相同,只是东侧的窗户没被挡住。草薙首先注意到与这狭小空间不相称的高级音响,及堆满在地的大量录音带,前岛应该是个超级音乐迷吧。更令草薙惊讶的,是叠在墙边的文库本数量。其中没有杂志,几乎全是小说。

喜欢阅读与听音乐的青年——一瞬间前岛的形象就浮现在了眼前,草薙不禁猜测,他的确应该很恨那群噪声制造者。

草薙站在玄关问道:“刚刚火灾事故发生时,你在哪里?”

前岛面无表情地指着房间地板,似乎在说“在房间里”。

“当时你在做什么?”草薙继续问。前岛身穿Polo衫与长裤,室内还未铺床,应该尚未就寝。

前岛转身,指了指放在窗边的电视。

“似乎是在看电视。”金森向草薙说明。

“事故发生前,有听到什么怪响声,或看到窗外有什么异常的现象吗?”

前岛两手插在长裤口袋内,平淡地摇摇头。

“这样啊……那我可以进去看看吗?我想看一下窗户外面。”

前岛微微点头,将手掌伸向窗户,像在说“请便”。

“打扰了。”草薙脱下鞋子,走进房间。

窗户正下方是南北向的马路,车流量很小,此时已经完全没有汽车经过。草薙想起刚才金森说过这片原来很安静。

事故现场的T字道路在窗子左下方,此时还可以看到有几名调查人员在现场走动着,寻找线索。

草薙离开窗边,不自觉地看向旁边的音箱上,那里放着一本文库本,是雷·布拉德伯里的《火星编年史》。

“这是你的?”草薙问。

前岛点点头。

“这样啊,这本书很难懂。”

“你看过?”金森问道。

“很久以前曾试着读过,可是没能坚持看完。可能我不是适合看书的人。”

本来想开个玩笑,但金森反而没笑,一副愣住的表情,前岛则静静地看着窗外。

再待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了——草薙当下做出判断。

于是,他对两人说“如果想起什么,请及时与我联系”后,便离开了205号房间。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