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章 转印 · 2

神探伽利略

作者:[日]东野奎吾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11/21

【03】

研究室门口的出勤状况确认板上,挂着显示汤川在内的磁铁。草薙确认之后敲了两次门,里面传出了一声“请进”。

开门的同时,左边传来“砰”的一声类似轻轻敲击的声音。他望向声源处,只见一个救生圈大小的白色烟圈,在空中朝他慢慢移动过来。

随即又传来“砰”的声响,同方向飘来与刚才一样的白色烟圈,空气中有股蚊香的味道。

等眼睛适应后,草薙才发现微暗的房间一角放着大型纸箱。箱子的正面有个直径十几厘米的洞,旁边站着白大褂袖子卷到手肘上的汤川。

“这是欢迎你的烽火喔。”他说完后拍了拍纸箱后面。

箱子前面的洞喷出白色烟雾,变成甜甜圈的形状,朝草薙的方向飘去。

“那是什么啊?你又在玩什么把戏?”草薙挥开烟圈问道。

“这不算什么把戏,只不过是把蚊香放进箱子点燃。等箱里充满烟,再轻轻拍打后方,就会产生许多烟圈。有些抽烟的人喜欢吐出烟圈,就和那个道理一样。流体常有令人玩味的现象,让我不禁觉得世上众多不可思议的现象,其实都是流体的恶作剧。”汤川按下墙上的开关,微暗的室内顿时明亮起来。

“如果你能以这种劲头帮我解决这件不可思议的事,就太感激了。”草薙说道。

汤川在铁椅上坐下。

“今天你又带来什么不可思议的案件?难道出现了怨灵吗?”

“你的直觉真敏锐。”草薙打开带来的运动背包,拿出装在透明塑料容器中的物品。“真的是怨灵的面具喔。”

看到容器中的金属面具,汤川挑起了一边的眉头。

“让我好好看看。”他伸出右手。

“是铝制的。”汤川摸着面具说道。

“我一看就知道了。”草薙有点得意。

“这个连小学生都知道。”汤川淡淡地说道,“为什么这会是怨灵的面具呢?”

“那确实很怪。”

草薙开始转述在外甥女就读的中学发现面具的经过。物理系副教授坐在椅子上,两手放到脑后,闭着眼睛听草薙说明。

“所以,这面具的主人就是那个失踪的男人?”

听完之后,汤川问草薙。

“嗯。”草薙回道,“应该没错。”

“你怎么能确定?”

“因为发现尸体了。”

“尸体?”汤川倾身向前,“发现了?在那个什么……”

“葫芦池。”

尸体于三天前被发现。由于柿本进一的妻子昌代与妹妹良子,坚持面具的主人就是失踪的进一,因此警方全面搜索了葫芦池,几个小时后便发现了尸体。

尸体腐败得非常严重,单凭衣着无法辨识死者身份。所幸根据牙齿治疗的纪录,并未花多少时间便确定了死者为柿本进一。

“为什么尸体的脸部模型会掉在池里?”汤川皱着眉头问道,“而且还是金属制的。”

“就是不知道,才会来找你啊。”

听草薙这么说,汤川闷哼一声,用中指稍微往上推了推眼镜。

“我可不是魔法师,没法回到过去啊。”

“但你能找出背后隐藏的真相啊。”草薙拿起金属面具。“关于这个面具,目前有两个问题:一是怎么制成的,二是犯人为什么要做这个。”

“犯人?”汤川又皱起眉头,盯着学生时代的老友,缓缓点头。

“原来如此。不是他杀的话,搜查一课的刑警也不会这么紧张。”

“头骨侧面凹了下去,鉴识结果表明死者头部曾受到过相当重量的坚硬钝器的重击。”

“犯人是男人吗?”

“或是腕力很强的女人。”

“面具的主人已婚,那么妻子不也有可能吗?推理小说中,嫌疑人通常就是死者身边的人,而且还是女性的情节,不是很常见吗?”

“柿本太太个子很小,看起来没什么力气,我想她是做不到的。不过,我们尚未完全排除她的嫌疑。”

“妻子杀死丈夫,将尸体扔到池里前,为保留回忆而做了面具,最后将制作面具的铝制模具一并丢弃,这推论倒也合理。”

汤川从草薙手中拿过金属面具,再次观察起来。尽管他的口吻满不在乎,但却是一副认真严谨的研究神情。

“即便只能推理出面具的制作方法,我也感激不尽。”草薙看向汤川手里的面具说道。

“警方内部应该也有一些想法吧?”

“我跟鉴识人员讨论过,他们做了各式各样的实验。”

“比如?”

“他们最先尝试的实验,是将和面具一样薄的铝片直接压在人脸上来得到模型。”

“听起来很有趣啊。”汤川露出微笑,“结果呢?”

“完全不行。”

“当然。”汤川忍俊不禁,“如果那样便能拓下脸型,蜡像师就不用那么辛苦了。”

“无论多小心,脸部的肌肉都会受压变形。也就是说,他们顶多只能拓下戴着丝袜般的足模型,要拓活人的脸型大概不行,死人的话或许可以。”

“因为死后僵硬的关系。”汤川点点头,笑容已从脸上消失。

“再怎么说,鉴识人员对拿真的尸体进行实验还是有所抵触,所以我们利用其他案件中复制的脸模进行实验,终于顺利做出类似的成品。”

“类似的成品?”

“我的意思是与脸型相似。不过,很遗憾无法制作出那样出色的成品。”草薙指着汤川手上的金属面具说,“具体来讲,就是无法做出和这个面具一样,能精确地复制出脸部的轮廓与纹理的模型。如果利用更薄的材料,像是铝箔或许还可以,但若是那个面具的厚度就难了。”

“铝箔的话,很难维持目前这个形状。”

“总之,鉴识人员认为要在铝材上持续施加强而均等的力量才可能办到。”

“我也有同感。”汤川将金属面具放在桌上。“所以在制作方面,警方毫无办法喽?”

“嗯,可以这么说。”草薙点头说,“怎么样?物理系的汤川老师也认输了吗?”

“我没单纯到这么容易接受你的激将法。”汤川起身走到门旁的料理台,问道,“要不要喝咖啡?”

“不用了,反正一定是速溶咖啡。”

“瞧不起速溶咖啡的话可就麻烦了啊。”汤川在依然脏兮兮、没仔细清洗过的马克杯中倒入便宜的咖啡粉。

“速溶咖啡的开发过程中,曾经历过无数次的失败尝试。或许知道的人并不太多,但速溶咖啡其实是由日本人首先研制成功,并且让它成为一种商品的。当时使用了所谓的圆桶干燥法,简单地说,就是将咖啡的萃取液干燥成粉末状。后来,麦斯威尔发明了喷雾干燥法,提升了速溶咖啡的味道,销量也随之暴涨。进入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真空冷冻干燥法登场亮相,成为了现今的主流制作方法。怎么样?区区一口速溶咖啡,里边的学问也很深吧。”

“就算这样,我还是不喜欢速溶咖啡。”

“我要说的是,没有什么事物是随随便便就能制造出来的。铝制面具如此,速溶咖啡也是如此。”汤川在马克杯中倒入开水,以汤匙搅拌几下后,凑近嘴边,闻了闻咖啡。

“真好,这就是科学文明的味道。”

“你没在这个面具上闻到相同的味道吗?”草薙指着桌上。

“当然有,很浓的气味。”

“既然这样……”

“我有两三个问题。”汤川拿着马克杯问道,“那个葫芦池是怎样的池子?位于什么地方?”

“怎样的池子,我也……”草薙摸着下巴。“只是位于山脚边一个非常普通的小池塘。垃圾乱扔,除了脏乱就没有别的特征了。周围布满杂草,附近有徒步旅行道。那一带都叫自然公园。”

“没人在那一带狩猎吗?”

“狩猎?”

“就是打猎啦。没有拿着猎枪的猎人鬼鬼祟祟地出没吗?而且不是拿霰弹枪而是来复枪。”

“来复枪?别开玩笑了。”草薙笑道,“那么小的山,不会有用来复枪才能捕获的猎物,我也没听过狮子从动物园逃出来的消息。总之,那里禁止狩猎。”

“是吗,这样啊。”汤川一脸认真地喝着咖啡,来复枪的事似乎不是在开玩笑。

“怎么了?来复枪有什么问题吗?刚才我说过,尸体的头部侧面有遭钝器殴打的痕迹……”

“那个我知道。”汤川伸出空着的手,制止草薙发言。

“我不是在说死因,而是在思考面具的制作方法。不过,看样子与来复枪无关。”

草薙不知所措地抬头看着这个有点怪的朋友。与这个男人对话,他常觉得自己脑袋很差,此刻他也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汤川会提到来复枪。

“找时间去一趟吧。”汤川慢慢说道,“那个葫芦池。”

“随时奉陪。”草薙回答。

【04】

和汤川分手后,草薙与同事小塚一同拜访柿本进一家。由于柿本家忙着守灵与操办丧礼,直到昨天为止他们都没能与柿本的妻子昌代了解情况。

柿本家位于国道上坡的某条住宅街最深处。两个人穿过大门,走上一小段楼梯便是玄关,只见一旁车库的铁门是拉下的。

柿本昌代独自在家,看来虽有些疲倦,但可以看出发型整理过,也化了妆,比之前见面时要年轻许多。因为正在服丧,她穿着近乎黑色的朴素衬衫,不过却戴着小小的珍珠耳环,似乎很注重打扮。

昌代带草薙与小塚到客厅。客厅约八叠大,摆着皮制沙发。靠墙的橱柜里并排放着不少优胜奖杯,尖端的球形装饰表明了这是高尔夫球赛获奖的奖杯。

柿本进一生前是牙医,继承了父亲留下的诊所。草薙看着墙上的奖状心想,那间诊所的病患现在应该觉得很困扰吧。

草薙先听昌代一脸疲惫地诉说守灵与丧礼有多麻烦,接着便进入正题。

“请问在那之后,你还有想起什么吗?”

昌代右手摸着脸颊,露出牙疼般的表情。

“自从找到我先生的遗体,我努力回想了很多,但真的没有半点头绪。究竟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这种事呢?”

“你还是想不出来你先生与葫芦池之间的联系吗?”

“想不出来。”她摇了摇头。

草薙翻开记事本。

“我想再确认一下,你最后一次见到你先生是在8月18日星期一早上,对吧?”

“是的,没错。”昌代不必看墙上的月历便能立即回答,因为已被问过很多次。

“那天你先生约了人打高尔夫球,早上6点从门口开车出发。车子是……”草薙看着记事本的记载。“嗯,他开的是黑色奥迪。到此为止,有需要修正的地方吗?”

“没有,一切都如你所说。那天刚好对面的滨田一家出发去伊豆,我还记得当天早上曾看见他们把行李搬上车子,所以是18日没错。”昌代毫不迟疑地回答。

“而后,由于你先生没回家,你便在隔天早上向警方报案,对吧。”

“是的。我原想他可能是打完球,酒喝过头在哪里睡着了,以前也发生过同样的事。但到了第二天,他还是没有任何消息,联系他的球友,对方却说没一起去打球,我才担心的……”

“向警方报案吗?”

“是的。”昌代点点头。

“早上出发后,你先生都没跟你联系吗?”

“没有。”

“那么,你没和你先生联系吗?我记得他带了手机。”

“我晚上打了很多次,却一直不通。”

“是什么情形?是电话一直响,却没人接吗?”

“不,是收不到信号或关机了之类的情况。”

“原来如此。”

草薙用拇指将圆珠笔的笔尖按进按出,这是他心情烦躁时的习惯动作。

柿本进一开的黑色奥迪,在他失踪四天后于琦玉县的高速公路旁被发现。根据警方的记录,之后虽然搜索了附近的地区,却没发现任何有关柿本进一行踪的线索。所以,警方实际上并未针对这起失踪案进行彻底调查。如果不是那两名中学生在两个月后捡到金属面具,并利用它做成石膏面具展出,然后被该学校音乐老师发现这张面具与朋友的哥哥的面孔一模一样,柿本进一失踪案也不会有丝毫进展。

在黑色奥迪中,警方发现了柿本进一的球具袋、运动背包及高尔夫球鞋盒。车内并没有打斗痕迹,也没有丝毫血迹。此外,柿本昌代也证明没有物品失窃。

葫芦池距离发现奥迪的地方相当远,凶手大概想避免尸体太早曝光及扰乱搜查,所以才特意将车移到别处。

“车子停在车库吗?”草薙问道,心想还是再让鉴识人员检查一下比较好。

不料昌代一脸抱歉地摇头:“我已经把车卖掉了。”

“什么?”

“因为不知道什么人用过那辆车,心里很不舒服,况且我也不会开车。”接着她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这也不无可能,草薙暗想。如果留下,只要看到车便会想起不好的回忆,家属肯定受不了。

“抱歉,至今你一定回答过很多次同样的问题,而感到相当厌烦了。但是,我还是想请问,是否知道你先生有和别人结怨?什么人可能在你先生去世后获利,或者他活着的情况下蒙受损失?”草薙不抱期待地发问。

柿本昌代双手放在膝上,叹了口气:“真的被问过好几次了,但我完全没有头绪。虽然这么说有点奇怪,不过我先生是个懦弱的烂好人,只要受到请托,绝对讲不出拒绝的话。即使是别人找他买马,他都无法推脱。”

听到这里,刚刚一直沉默不语的小塚刑警抬起头。

“马?你是指赛马吗?”年轻刑警充满兴趣地问道,草薙这才想起他是赛马迷。

“是的。我先生对赛马没太大兴趣,但在朋友的热心劝说之下,就决定和对方一起买马了。”

“出了很多钱吗?”草薙问。

“我不清楚。”昌代歪着头,珍珠耳环摇晃着。“我不是很清楚,不过大概有一千万日元(1日元=0.08106元人民币)左右吧。我曾听他在电话里跟别人聊起这件事情。”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今年吗?”

“是的,记得是在春天的时候,对方来找我先生谈的。”昌代摸着脸颊。

“知道找你先生一起买马的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吗?”

“知道,是个姓笹冈的人,应该是我先生的患者。我觉得他有点奇怪,所以不太喜欢他,但我先生却和他很合得来。”她显得不太高兴,可能是对那个男人有什么不愉快的印象吧。

“方便告诉我他的联系方式吗?”

“好的,请稍等。”昌代起身走出房间。

“真是有钱,居然想买赛马。”小塚刑警小声道,“牙医果然很赚钱啊。”接着似乎联想到牙医治疗时的情况,摸了摸右颊。

草薙没搭腔,重新看了一遍目前为止记下的内容,心想:“那么,那匹赛马在哪儿?”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