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二章 转印 · 4

神探伽利略

作者:[日]东野奎吾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11/21

【08】

柿本昌代承认她与笹冈宽久同谋杀害丈夫,是在两名中学生捡到金属面具后,正好过了三周后的星期天。似乎是因为笹冈遭到逮捕,她才有所觉悟,听说从车库铁卷门化验出笹冈的指纹后,她便立刻供出了案件的真相。

“是他提议杀害我先生的。我并不想这么做,但他威胁如果不配合,就要将那件事告诉我先生。不得已,我只好听从他的话。”昌代辩解道。

所谓的“那件事”是指她与运动俱乐部教练的婚外情。笹冈以此威胁她。

但笹冈的讲法完全相反。

“我威胁她?怎么可能。是她外遇被丈夫发现,面临离婚,来找我商量。她说如果我帮忙,就会替我偿还贷款。而且,买马的钱也可以不用还。再说,我是真的打算买马才会请柿本医生出钱,没打算欺骗他。那女人真是太过分了,我完全被她利用了。”

谁说的才是真话,负责侦讯的刑警们一时也无法断定。不过草薙心想,恐怕是各有真假吧,因为仔细研究两个人的犯罪经过,发现双方的行动都非常积极。

根据两人的供述,实际犯案日期是8月16日深夜。趁柿本进一洗澡的时候,笹冈在昌代的协助下偷偷潜入浴室,以铁制榔头殴打柿本致死。

两个人于第二天早上处理了尸体。笹冈开着柿本家的奥迪将尸体运到葫芦池丢弃,然后在回程途中将奥迪弃置于琦玉县境内的高速公路旁。

问题是接下来的一天。两个人希望能够制造出柿本进一到这天早上都还活着的假象,以做出不在场证明,所以特别准备了同款的奥迪,让附近邻居看见那辆车从柿本家车库驶出。

实际上,就是这个小动作让两个人露了馅。

倘若犯案日期在17日之前,那么笹冈究竟是从哪里弄到奥迪的?调查显示,笹冈的赛马伙伴中有人拥有同款的汽车。对方与案件无关,老实地承认8月18日当天将车借给了笹冈。

一旦真相大白,就会发现这其实是个非常简单的诡计。只不过最初引发草薙对笹冈疑心的是柿本昌代,却没想到两个人竟然是共犯关系。由于警方一直将笹冈当做目标,才落入了两个人反其道而行的陷阱中。

“你怎么知道犯罪日期在17日之前呢?”草薙的上司问了他好几次。

这时草薙便会指着脑袋回答:“嗯,因为这里不一样啊。”

【09】

草薙被带到一栋建筑物前,门上写着“高压电研究室”,此外还有一排写着“危险!非相关人员禁止进入”的标识。看到这些就令他有点却步,一进到里面,更觉的双腿发软。

几座平常只在电视或照片中看过的大型绝缘器并排而立,仿佛将部分发电厂设备搬进了这个房间,满地都是蛇群般的电缆线。

“总觉得来这种地方,绝不能随便乱摸。”草薙对着大步向前的汤川背影说,“我对电气这类东西实在不行,总觉得可能随时会触电,但实际上应该不至于。”

汤川突然停下脚步,轻快地回头:“不,这有可能。”

“啊?”

“就像你旁边的小箱子,觉得那是什么?”

草薙向右望,有个和大型暖炉体积相仿的金属箱,上方只有两个突起,看不出是什么机器。

“不知道,完全猜不出来,那是什么?”

“蓄电器。”汤川说道,“至少听过名字吧?”

“啊啊,蓄电器,我记得以前上物理课的时候讲过。”草薙边这么回答边想:我为什么要这样赔笑脸啊?

“你可以摸摸看那个突起的地方。”

“没关系吗?”草薙战战兢兢地伸手。

“没关系吧,”汤川淡淡地继续道,“不过也可能受触电冲击整个人飞出去。”

草薙连忙缩回手。“开玩笑的吧?”

“原则上,这里的蓄电器都是放完电的状态,但若长时间放置不管,会由于静电作用逐渐带电。那种大小的蓄电器如果完全充满,你马上就完蛋了。”

草薙迅速紧跟到汤川身边。

“什么嘛,既然这样就别叫我摸了。”

“不用担心,仔细看,蓄电器两端都接着电缆线,那样就不会发生储电的情况了。”汤川笑了笑,继续往前走。

杂乱无章的实验室中央,放着一个四方形、与家庭浴缸差不多大小的水槽。因为是透明的,可以清楚地看见水正注入水槽。槽内似乎放了许多物品,其中也有电线。

汤川站在水槽旁,看着里面。

“过来一下。”

“不会又要吓我吧?”

“你大概会吓一跳,不过为了你的工作也没办法。”

禁不住汤川的催促,草薙看向水槽,不自觉地“哇”了一声。

他首先注意到浸在水中的似乎是个没戴假发的女性人体模型的头部,距脸孔数厘米处放着先前看过的薄铝片,而离铝片数厘米处则固定着电线。仅有一小段电线剥下胶膜,里面的导线好像解开了。

“我试着重现葫芦池的情景。”汤川说。

“葫芦池当初是这样的状况吗?”

“恐怕是。”

“那么,要如何做出那个金属面具呢?”

“接下来就是要展示给你看啊。”

汤川沿着露出水槽的电线移动。水槽另一头连接着人工装置,装置的一部分由刚才汤川用来吓唬草薙的蓄电器制成,只是这个蓄电器大得多。

“这是简单的打雷装置。”汤川说明。

“打雷?”

“那里不是有两个相对的电极吗?”他指着前方3米处。

那边有个固定相隔数十厘米的铜制圆形电极的装置。仔细一看,电极另一端连接着露出水槽的电线。

“我要让那边产生小小的雷电。”

“那会发生什么事?”

“我们不是在葫芦池畔捡到电线吗?”

“是啊。”

“你记得那时发现的电线和掉在池边的钢筋缠在一起吧。”

“记得。”

“如同你调查的,8月17日当天那一带有非常激烈的雷雨,不只这样,有个很大的落雷就打在池边。”

“打在那条钢筋上吗?”

“对。”汤川颔首,“它发挥了避雷针的作用。我想你也清楚,雷其实就是电,因此雷云中挟带的电流,便一口气地向钢筋释放。”

草薙点点头,即使科学白痴如他,也不难想象那个场面。

“那么对钢筋释放出的电流,到哪里去了呢?一般会被地面吸收,事实上也应该如此。但池边的钢筋上却缠着容易通电的电线,大部分的电流便经电线释放到池中。”汤川边说边指着那个水槽。

“然后呢?”草薙催促汤川继续,到此为止他都能理解。

“但是,”汤川说道,“如果那条电线的粗细不足以让电流通过,又会如何?或者部分电线太细断掉了呢?”

草薙想了片刻后摇摇头。

“不知道,会怎么样?”

“接下来就是要做这个实验。”汤川从白大褂口袋掏出一副眼镜递给草薙。

“这是什么?”

“安全眼镜,没有度数。以防发生意外,戴上它。”

“意外?”

“说不定会有碎片乱飞。”

听汤川这么一说,草薙连忙戴上眼镜。

“要开始了。”汤川缓缓将身旁机械的转盘往右转。“现在蓄电器充电中,你就当我在制造雷云吧。”

“雷不会打到我们这边来吧?”草薙开玩笑地问。

“不会。”

“是吗?”

“只要没弄错配线的话。”

“什么?”草薙惊叫,望着汤川一本正经的侧脸。

“蓄电器快充完电了。”汤川看向电极,“两电极间会产生几万伏特的电位差,挡在其中是所谓‘空间’的墙壁。一旦电位差大到足以破坏那道墙壁……”这时,伴随着激烈的冲击声,两电极间发出闪电,水槽中传来低沉的爆破声。

“怎么回事?”草薙想冲到水槽旁,汤川立刻拉住他的手臂。

“在紧要关头触电死掉的话就太划不来了。”汤川又操作了一会儿机器后,才拍了拍草薙的背,“好,去看看吧。”

两个人赶到水槽边。草薙望向水中,惊讶地“啊”了一声。

“似乎达成你的要求了。”

汤川双手伸入水槽,拿起模型的头。那张脸上牢牢地贴着薄薄的铝片,他郑重其事地取下来递给草薙。“这是你想要的东西。”

草薙接下那块铝片,仔细地检查:它完美地转印了模型面部的轮廓纹理。

“这是什么造成的……”

“冲击波。”

“什么?”

“由于一下子传来过大的电流,电线被瞬间熔断了,就像保险丝烧断一样。”

汤川从水槽中拉起的电线,前端已熔化成圆形。草薙发现这与在葫芦池畔捡到的电线破损相同。

“那时水中产生了强烈的冲击波,周围的物体全被往外推,铝片便理所当然地贴向模型的脸部了。”

“所以出现了这个吗?”草薙看着金属面具喃喃自语。

“这虽是很早便很知名的技术,但几乎没人运用它做过什么。我也是第一次进行这样的实验,算是获益良多。”

“真是不可思议……”

“没什么好不可思议的,原本就会产生这样的结果。之前我也说过,世上很多异象都是流体的恶作剧,这次也是其中之一。”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草薙抬起头说,“如果没发现那副面具,便不会发现尸体,也不可能由打雷的情况推断出案发的日期。如此一来,我不禁地觉得仿佛柿本进一的怨念以面具形态现身人世,申诉冤情。不过你这么讨厌怪力乱神的事,一定认为这是蠢话吧。”

草薙心想,汤川肯定又要嘲笑自己。但汤川并没有这么做,相反地,他从白大褂口袋里取出一张折好的纸,似乎是某种文件的复印件。

“还记得我刚听说金属面具的案件时,曾问你关于来复枪的事吗?就是葫芦池附近是否有人使用来复枪打猎的问题。”

“我记得,你为什么会提出这种问题?”

“坦白说,当时我便推测或许是水的冲击波塑成面具,但却想不出冲击波产生的原因,才会怀疑是不是来复枪造成的。”

“来复枪能引发冲击波吗?”

“朝水中发射枪弹可以制造出同样的冲击波,只不过若要让金属成形,一般的手枪办不到,起码得是来复枪才行。”

“嗯。”草薙无法想象,只能敷衍地点点头。“和这次的案件有什么关系吗?”

“某所大学曾研发出一种技术,使用来复枪引发的冲击波制作镶金牙套。”汤川将手上的纸张递给草薙。“这是那份论文的复印本,你看一下吧。”

“我看了也……”

“看了再说。”汤川将纸张递向前。草薙大致浏览了一遍,不出所料,完全无法理解其内容。

“这份论文有什么问题?”

“你看看发表者的名字。”

“发表者?”

草薙如同鹦鹉学舌般重复汤川的话后,看向论文标题旁,那里并列着三个人的名字。见到第三个名字,他“啊”地叫了一声。

正是“柿本进一”。

“被害者学生时代做过利用冲击波使金属成形的研究。”汤川兴味盎然地说道,“惨遭杀害后尸体被丢弃入水池中,他的灵魂想起以前研究过的技术,因而做出了那张金属面具。你觉得这个故事怎么样?”

草薙瞬间愣了下,但随即微笑回望物理学者。

“科学家不是从不相信这些怪力乱神的事吗?”

“科学家偶尔也会开玩笑的。”

接着汤川转身走向出口,白大褂的下摆随之飘扬。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