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三章 坏死 · 1

神探伽利略

作者:[日]东野奎吾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11/21

【01】

男人似乎意犹未尽,不停抚摸着聪美的大腿。她毫不客气地推开他的手,拿起放在椅子上的浴巾裹住身体、坐到镜子前,接着从包里拿出梳子梳头。打结的头发不时地发出断裂声。

男人转动肥胖的身躯拿取桌上的烟盒,叼起一根后,用一次性打火机点火。最初交往时,聪美便看出这男人是个全身便宜货的吝啬鬼。

“之前提的事,你考虑好了吗?”男人躺在折叠的枕头上问她。

“哪件事?”她边梳头发边说。

“你忘了吗?就是同居的事。”

“啊,那件事。”她当然没忘,只是想避而不谈,“如果同居,你的孩子会生气吧。”

“不管他,他已经是大人了,最近根本都不回家,我老婆死后更是那样。无论我做什么,他都不在意。”

“是吗?”

“聪美,”男人把香烟放进烟灰缸,匍匐着在床上移动,然后从背后抱住她,“一起住吧,我一分钟都不想离开你。”

“你这样说我是很高兴啦……”

“那不就好了吗?你要什么我都买给你,还有……对了,你向我借的钱也都一笔勾销。你想想,上哪找这么好的事?”

“嗯,我再考虑考虑。”

“你到底要考虑什么?难道你……”男人用力抓住聪美的肩膀,“有别的男人?”

“当然没有啊。”聪美对映照在镜子中的男人一笑。

“真的吗?如果你有别的男人,想跟我分手……”

“那就把钱还来——我知道。我很感激,绝对不会背叛你的。”

“拜托你千万不要背叛我,我只要一生气,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他作势掐住聪美的脖子。

内藤聪美的租住房位于杉并区一个密集居民区的两层公寓。她的房间在二楼最里间,格局是一室一厅。

她正要走上楼梯时,自行车停车场的暗处晃出一道人影。

“聪美……”

突然被叫住,她吓了一跳,凝神细看后,发现田上升一站在黑暗中。

“吓我一跳。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在等你。”田上的语气一如往常般死气沉沉,聪美不禁焦躁起来。

“不要在这里等我。有事的话,在公司谈不就得了。”

“因为,”田上露出怨恨的眼神,“你答应下班后,要到小卖部前见我的啊。”

“啊,”聪美掩住嘴,“是吗?”

“你早上说的。”

“对不起,我忘了。”

“没关系……你能不能陪我一下?喝个茶也行。”

“现在?明天不行吗?我很累了。”

“一会儿就好。”

田上那幽怨的仿佛有满腹心事的眼神,令聪美心情郁闷,但自己让他等这么久确实理亏,更何况她想起自己也向他借了钱。

“真的只有一会儿喔。”她应道。

两个人走进车站前的咖啡厅。田上点了咖啡,聪美点了百威啤酒与炸薯条。

“你快说吧,我真的很累。”聪美不客气地说完后,就着啤酒吃起薯条。

田上喝了口咖啡,挺直身子。

“我希望你收下这个。”他把一个小盒子放到桌上。

“这是什么?”

“别问了,打开看看。”

真麻烦,聪美边想边拿起盒子拆开包装,小小的盒子里头放着一枚银色戒指。

“我瞒着组长偷偷做的。”田上开心地说。

“嗯,你的手真巧。”

戒指上装饰有小花与叶子,聪美心想:真是小女生风格的幼稚设计。

“你应该明白我对你的感情吧。”田上说,“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回新澙,这是我一生的愿望。”

聪美故作无辜地看着他,打开包拿出万宝路香烟。她不晓得已听过多少次同样的话,所以一点也不惊讶。

“回新澙,然后呢?”

“我该成家了,我爸也说要让我继承家业。”

“成家”这种老式的讲法,不知为什么出自田上口里倒很相配,聪美觉得好笑,他明明才刚满二十五岁。

“我说过好几次了,暂时我还没有结婚的打算。”

“别那么说,请认真考虑一下。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做。”

为什么我周围的男人都这副德性呢?聪美感到一阵厌烦。这个田上,不过和他上过一次床,就以为自己成了他的女人。

但这个男人还可以简单打发掉,麻烦的是另一个,得想想办法才行——聪美脑中浮现出刚才见面男人的脸孔。

“还是你有什么苦衷?”田上问。

“苦衷?”聪美偏过脸,吐出一团烟雾。

“就是不能结婚的苦衷啊。”

“我才……”没有,话还没说完,她闭上嘴,弹了弹烟灰,“是啊。”

“是什么事?如果我帮得上忙,你尽管说。”田上探出上半身。

看着田上一脸认真的神情,聪美不由得兴起戏弄他的念头,于是回道:“那么,你愿意为我杀人吗?”

“什么?”

“有个男人一直纠缠着我,若要分手便得付他一大笔钱,但那是我无法负担的金额。不和那个男人分开,我是结不了婚的。”

“怎么会……”果不其然,田上血色尽失。

聪美笑了出来:“骗你的啦,开个玩笑,我怎么可能想杀人。”

田上僵硬的表情稍稍缓和。“你真的在开玩笑吗?”

“当然,我才没有那么可怕。”聪美将香烟捻熄在烟灰缸里。

聪美回到公寓时已过凌晨1点。

和田上分开后,她心情不禁恶劣起来,便独自去喝酒散心。坐在吧台的时候,接二连三地有男人来搭讪,但个个都是一副穷酸相。

她倒在床上。床边的衣架挂满了各种名牌服饰,正是这些害她陷入如今这般困窘的境地。

此时电话突然响起,她边狐疑这种时间会是谁,边拿起话筒。

“喂,是我。”话筒里传来田上的声音。

“是你啊,又有什么事?”

“嗯,聪美……”田上欲言又止。

“怎么?我想睡了,有事快说。”

“抱歉。嗯……你刚刚提的事,真的是在开玩笑吗?”

“什么?”

“我后来想了很多,觉得你可能真的困扰到想杀了那个男人……”

“……你到底要说什么?”

“如果你真想杀了他,我有个好办法。”

“好办法?”

“对,保证看起来就像病死,即使警察查出是他杀,也绝对找不到原因。”

“哦?”

“你是认真的话,我可以帮忙……”

“不要开玩笑了,晚安。”她挂断电话。

【02】

高崎纪之距离上次回江东区的家已经有五个月了。这是他在母亲去世后第一次回家,即便家里的人要他回去,他也总以“大学很忙”的借口推脱掉。不过,他那只有高中毕业的父亲,倒没什么抱怨。

纪之非常憎恨父亲邦夫。妻子和孩子就算只花一日元,他也要斤斤计较,对情妇却一掷千金,毫不惋惜。如果责备他,邦夫就会回说:“啰唆!也不想想钱是谁赚的?”

邦夫独立经营一家超市,规模虽小,却是他自认平生最值得炫耀的事。

纪之认为母亲会早死,全是因为有父亲那样的丈夫。邦夫想必只把妻子的死当成是省去多余的人事花销而已。

纪之目前就读一所位于吉祥寺的大学。本来可以住在家里,他却选择一个人住在学生公寓,就是因为每天见到父亲,实在令他很痛苦。邦夫每个月送来的生活费仅供他支付房租,托父亲的福,两年来,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得打工养活自己。

父亲如此吝啬,所以纪之今天并非想向父亲要钱,只是回来拿自己房里的几个电脑软件。

穿过大门时,他看了一眼手表,下午两点多了,平常这时候父亲应该不在家。

然而玄关门竟然没上锁,他愣了一下,没有用钥匙。拉了拉门把,门便轻易地开了,他不禁咋舌,“什么,老爸居然回来了?”

可是如果掉头就走,以后再跑一趟实在麻烦,他想了想还是进了门。为了知道父亲在哪个房间,他竖起耳朵仔细听,却没听见任何声响。

纪之爬上楼梯,进到二楼自己的房间,把需要的东西装进手提纸袋。他心想,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不会碰到老爸。

他拿着行李悄悄下楼,仍旧没有发现任何动静。

经过走廊时,他朝洗手间微微开着的门内窥探了下。这里也兼作浴室的更衣室,洗衣机上的篮子里,放的应该是邦夫的衣物。

纪之不屑地撇了撇嘴,大白天就洗澡还真惬意……

他不想和父亲碰面,打算赶快离开,便蹑手蹑脚地走向玄关。

此时,电话突然响起。

纪之急忙穿上鞋。家里由于考虑到洗澡时可能会有来电,无线电话子机就装在洗手间的墙上。

但那部子机却没被接起,电话响个不停。

纪之回头望向浴室,老爸不可能没听到电话铃声。难道他根本不在浴室,也不在家里?

纪之又脱了鞋,回到走廊,这时只听见答录机的信息声,接着传出年轻男子的话声:“您好,我是XX房地产的森本,请问之前的事您考虑得如何?我会再和您联系。”然后是“哔”的一声。

纪之又探头看了看洗手间,里面和浴室的灯一样都亮着。

洗衣篮中的衣服,确实是老爸的没错,他对这件品味很差的粉红POLO衫很有印象。

他看了一眼脚边,发现一只肮脏的工作手套掉落在地。纪之疑惑地歪着头,他记得父亲的工作不需要接触机油。

他把手搭在浴室门上,随后推开浴室的门。高崎邦夫正躺在浴缸中,两腿伸直,双手垂放在身侧,倚靠浴缸边缘的脖子以不自然的角度歪斜着。

纪之连忙关上门,拿起无线电话。他心脏激烈地跳动,但那不是恐惧或震惊的缘故。

他一心只想着,现实生活中居然会发生这种好事。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