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三章 坏死 · 2

神探伽利略

作者:[日]东野奎吾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9/11/21

【03】

运动鞋底部摩擦体育馆的地板会“啾、啾”作响,有时还会传来“咯”的低声,那是往前踏步的声音。这些声音无论是哪一种,都令草薙怀念不已。

比赛采用双打制,汤川学是其中一队的成员,接下来轮到他发球。

汤川发球时擅长让球低空擦网而过,落在接近场中央前线的位置。对手回敬了一记高远球,汤川的同伴则从后方扣球反击。双方持续了一阵精彩的对打后,机会来了。

汤川看似猛力挥动球拍,但球仿佛慢了一拍的样子,缓缓落在对方队伍面前,令对手措手不及。

裁判宣布比赛结束,双方礼貌地互相握手。

汤川正准备退场,草薙举手向他打招呼。

“真厉害,看来你技术一点都没退步。”草薙说,“我以为你最后一定会扣球,没想到是切球。”

“那是扣球喔,扣球。”

“咦?可是……”

“你看这个。”汤川把手上的球拍给草薙看,中间断了条线。

“似乎刚好打到断线的部分。居然把扣球打成切球,过去的名将也不行啦。”

草薙皱起眉头,试着挥了几下球拍,感觉非常好。

“偶尔也打打羽毛球也不错,警察的训练场不是柔道就是剑道,很无聊吧。”汤川边用毛巾擦拭身上的汗水边说道。

“竟然把警察的格斗技训练和物理系副教授的休闲活动相提并论……算了,等我手边的工作结束后再找你比试。”

“看你的样子,似乎又碰上什么麻烦的案件了。”

“嗯,说麻烦确实挺麻烦的。”

“所以来找我?”

“不,这次你恐怕没办法解决,因为领域不同。”

“领域不同?”

“是啊,不管怎么看,都是医学方面的问题。”草薙从上衣内袋拿出一张拍立得照片。“这次的死者。”

汤川看着尸体的照片,没有丝毫不快。

“如果有什么是幸福的死法,泡着澡死去应该也算是其中之一吧。换成死在厕所的话,就感觉是交了一辈子的霉运。”

“你看了尸体,没发现什么奇怪的地方吗?”

“这个嘛,没特别的外伤……胸口那个像痣的东西是什么?”

“那就是问题所在。”草薙也跟着重新检视照片。

照片上的尸体浸在浴缸中,死者名为高崎邦夫,是江东区某个超市的老板。

发现尸体的是死者的儿子,但当时他并未立即报警,反而先打电话联系熟识的医生,请对方到家里来。也就是说,当时死者的儿子做梦都没想到有他杀的可能性。

高崎邦夫的心脏不好,熟知他病情的医生接到通知时,起初推测是心脏病发作,但看过尸体之后,觉得有些不对劲,便决定向警方报案。

辖区警署的调查人员立刻赶往现场,然而他们也无法判定死因究竟是意外、生病,还是他杀所致,于是负责人联系了警视厅。

警视厅派遣刑事调查官前往现场,数名搜查人员随行,草薙便是其中之一。

“那么,刑事调查官是怎么认为的?”汤川充满兴趣地问道。

“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尸体。”

“哦?”

“最先想到答案是洗澡时心脏病发作从而猝死。因为没有丝毫挣扎的痕迹,一般而言这样的推测大家都能接受。”

“却有些不寻常的地方。”

“就是胸·部的皮下瘀血。”草薙指着照片的某个部分。

高崎邦夫的右胸有块直径10厘米左右的皮下瘀血,由于呈现灰色,不太可能是烧伤或内出血留下的痕迹。他儿子也证实父亲胸口没有痣。

“解剖后有了意外发现。”

“是什么?别装模作样,快告诉我。”

“灰色部分的细胞全坏死了。”

“坏死?”

“当然,人死后,细胞也会很快死亡。但这瘀血区的细胞却不是这种情形,反倒像是遭受瞬间冲击而坏死。”

“瞬间啊,”汤川擦完身体后,将毛巾收进运动背包,“不会是什么特殊疾病造成的吗?”

“负责解剖的医生表示没听过这样的病。”

“使用药物的可能性呢?”

“没从尸体里检测出任何药物,也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那种药。总之,排除那块皮下瘀血区,死者确实是因心脏麻痹身亡。”

“如果只引起心脏麻痹,也不是没办法。”汤川喃喃自语。

“触电死亡对吧?这点我们也想过,例如把用电线连着插座的台灯丢入浴缸,但这方法确实致死率太低。我不清楚细节,不过似乎与电流的路径有关。”

“在最短路径的两个电极间,电流密度最高。要使人触电休克而亡,必须将心脏放在那路径的中央才行。”

“专家们还说,即使是触电死亡,也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瘀血。”

“看来你们没辙了,是吗?”汤川露出看好戏般的笑容。

“我来找你,就是为了换换心情。”

“来找我的话,请随意。”

“你接下来还有事吗?没有的话,好久没一起喝一杯了。”

“我没问题,不过发生了这么麻烦的案件,你有心情去喝酒吗?”

“就是不知道究竟算不算案件,才伤脑筋啊。”草薙说道。

两个人前往学生时代羽毛球社练习后常去的小酒馆。站在柜台后的老板娘还记得草薙的长相,用非常怀念的口吻和他聊了起来。当她知道草薙做了刑警,还发表了奇怪的感想:“是吗?当时你看上去人最好,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聊了些往事后,话题又回到那具奇怪的尸体。

“会是有人嫉恨那个超市老板吗?”汤川边将生鱼片送到嘴里边问道。

“据他儿子说可能性很大。他的店面虽小,却是白手起家干出来的,为了钱他似乎也做过不少肮脏事,但具体情况并不清楚。”刚说完,草薙吃起旋瓜鱼。

“除了那个离奇的死因之外,还有什么不自然的地方吗?”

“没有其他不自然的地方。推测死亡时间应该是在发现尸体前一晚的11点到凌晨1点左右,是正常的入浴时间。室内没有遭到破坏的痕迹,也没有吵架的迹象,只有玄关的门未上锁这点较可疑。死者高崎邦夫自五个月前妻子去世后便一个人独住,照理洗澡前应该会仔细检查门窗,他儿子也说,高崎相当注重这些细节。”

“说不定刚好那天忘了。”

“这也有可能。”草薙点点头,喝光了啤酒。

汤川边给草薙的杯里倒啤酒边窃笑。

“干吗?又怎么了?别那副奇怪的样子。”草薙说。

“抱歉,我只是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出现了嫌疑犯,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意思?”草薙也往汤川的杯子倒酒。

“因为不知道犯案手法就无法继续调查,如果遇到嫌疑犯反问,既然刑警先生认为我是犯人,那么请说明我是怎么做的,你该如何应对?”

面对汤川半开玩笑的问题,草薙皱起了眉头。

“办这个案子时,我会离询问室远一点的。”

“嗯,这是正确的。”

两个人喝掉四瓶啤酒后,起身走出了酒馆。

走出店外,草薙看了看手表,才刚过9点。

“要不要继续?”草薙说,“偶尔去一下银座如何?”

汤川像听到什么笑话似的大笑出来,问道:“怎么?临时发奖金了?”

“死者高崎常去光顾银座的一家店,我想到那里去看看。”

高崎家的信箱中,有封从那家店寄来的账单。上面列出的消费金额多到儿子纪之断然表示:“我那小气的老爸不可能单为喝酒花这么多钱。”因此,警方推测邦夫可能迷上了那家店的某个小姐。

“我原想你请客的话就去,”汤川掏着上衣口袋找钱包,“不过偶尔奢侈下也没什么不好,反正我们都没有家庭会被破坏。”

“还是早点建立一个值得守护的家庭吧。”草薙轻拍汤川的背说道。

【04】

这家店叫“curious”,装修得很时尚,优雅。微暗的灯光下,并排放着数张桌子。

一名长发的年轻女子走近两个人的桌边,特地问他们是否第一次到店里。

“是高崎介绍的。”草薙边以湿手巾擦手边说,“他常来吧?”

“请问是哪位高崎先生?”女子有点惊讶地睁大眼睛。

“就是开超市的高崎呀。”

“什么?”女子轮流看着草薙和汤川,往前探出身子,压低音量道,“两位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高崎先生啊……”女子稍微环顾了周围才继续说道,“他死了。”

“咦?”草薙夸张地瞪大双眼,“真的吗?”

“真的,就在两三天前。”

“我完全没听说啊。喂,你知道吗?”草薙故意问汤川。

“第一次听说。”汤川面无表情地回答。

“怎么死的?生病吗?”草薙问公关小姐。

“还不确定怎么死的,据说是心脏麻痹,好像是他儿子发现他死在家中浴室里的。”

“你还真清楚。”

“妈妈桑看到报纸上的报道吓了一大跳,拿给我们看的。”

“这样啊。”

草薙知道发现尸体的第二天,早报有一小角刊登了高崎邦夫离奇死亡的新闻。

“两位先生和高崎先生是什么关系呢?”

“算是酒肉朋友吧。不过连他死了都不知道,大概也不能算是什么朋友吧。”草薙边喝兑水威士忌边说道。

“两位在哪里高就?”

“我的工作?普通的上班族而已。不过这位不一样,他可是帝都大学物理系的副教授,也是未来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候补人选哦。”

听草薙这样介绍同伴,女子“哇”地发出惊叹。

“好厉害啊。”

“没什么好厉害的。”汤川冷淡地说道,“我也不是什么诺贝尔奖获得者候补人选。”

“别谦虛了,对了,给她看看你的名片吧。”草薙说道,“说不定人家根本不相信我们。”

这是在向汤川暗示“为了让对方松懈,你就帮帮我吧”,察觉到这点的汤川心不甘情不愿地将名片递给女子。

“哇!好厉害。物理系第十三研究室,是研究什么呢?”

“我打算用牛顿公式的展开,研究相对论与达尔文的进化论。”

“哦,那是什么?听起来好深奥啊。”

“换句话说,就是对一般人一点屁用也没有的研究。”汤川不高兴地把兑水威士忌拿到嘴边喝了一口。

“高崎来的时候,都是找你吗?”草薙问女子。

“我陪过高崎,不过他每次来几乎都找Satomi,似乎很喜欢她。”

“是哪一个?”

“坐在那边,穿黑色衣服的。”

草薙顺着对方指的方向望去,看见一名穿着黑色迷你裙套装的女子正在那边接待别的客人。女子大概只有二十岁出头,一头直发垂到肩下。

“方便请她待会儿过来一下吗?”

“好啊。”

这个希望大概在十分钟后便实现了,Satomi的客人早早就离开了。

草薙重复跟刚才相同的谈话内容,消除了Satomi的戒心,甚至连Satomi是真名,汉字写成“聪美”都问出来了。

“说起来,人真是无法预料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啊,那么有精神的高崎先生居然就这样死在浴室里。”草薙大大地叹了口气。

“我也吓了一大跳。”聪美说道。

“你也是看报纸才知道的吗?”

“是的。”

“这样啊,那你肯定吓坏了。”

“嗯,我当时真不敢相信呢。”聪美微撅着嘴。

这个女人的言行举止都给人一种懒洋洋的感觉。草薙心想,现在化了妆看不出来,但如果白天见面,她肯定是一脸困倦的样子。不过,他知道不少男人就喜欢这样的女人,而这种女人也不一定真是慢半拍,这是他长期和罪犯打交道累积经验得出来的结论。

草薙观察着聪美用一次性打火机点烟的模样,她右手的中指和无名指戴着戒指。

“你白天在做什么工作?”汤川突然发问。

“啊?白天吗?”

“对,你有别的工作吧?”

可能受汤川不由分说的口气影响,聪美微微点头。

“什么工作?”草薙也试着问道,“一般的白领吗?”

“是的。”

“我来猜猜是哪种行业的公司吧。”汤川说道,“制造业,也就是工厂。”

聪美不停地眨眼。

“你怎么知道?”

“嗯,这算物理学的基本常识吧。”

聪美正想对汤川的话回应时,有人叫她的名字。她说了句“失陪一下”后,便离开了座位。

草薙迅速用手帕拿起她放在桌上的一次性打火机,上面印有“curious”的店名。

“现场发现除被害者之外的指纹吗?”汤川似乎察觉到草薙的目的,开口问道。

“找到了几个。”草薙边回答边将手帕包起来的打火机收进口袋里。“即使是他杀,我也不认为现在的犯人会笨到留下指纹。不过,错了也没关系。”

“不起眼的努力有时也会立大功的。”

“要是这样就好了。倒是你刚刚……”草薙压低话声,“怎么知道她在工厂上班的?”

“我推测她如果有正职,应该是从事制造业,且工作场所在工厂内。但她不是操作员,大概在作业区担任行政工作。”

“所以啦,你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发型是原因之一。她明明是直发,上半部却有不自然的分段,想必是帽子压出来的痕迹。从这点来判断,她的工作场所很可能是需要戴帽子的工厂作业区。”

“电梯小姐和柜台小姐也会戴帽子啊。”

“若是这样,被问到是否是一般白领时,便不会只单纯地回答‘是’。还有,她头发上还沾着细微的金属粉末,那是在满天灰尘的工作场所的女性所特有的烦恼之一。”

草薙直盯着这个物理学者。

“观察得真细致,亏你平时一副对女人毫无兴趣的模样。”

“没必要的话,我何必观察得这么仔细。但你今天到这里的目的不就是为了调查她吗?”

“是没错啦。对了,也顺便告诉我,为什么她不是操作员吧。”

“这个最简单,因为她的指甲太长了,又不像假指甲,那样是无法在生产线工作的。”

“原来如此。”

听到“作业区”这个词,草薙想起一件事,高崎纪之在家中洗手间发现了一只从没见过的工作手套。工厂的话,一定常用到工作手套。

聪美回来后,说了句“抱歉”便坐回原位。

“你在怎样的公司工作?”草薙问。

“我吗?嗯……很普通啦,我在当会计。”

“原来是这样。”

草薙看向汤川,汤川以聪美无法察觉的幅度微微摇头,用眼神暗示“她在说谎”。

之后两个人又喝了两三杯兑水威士忌,便离开了。结账的金额足够二人去常去的小酒馆喝上五回了。

聪美一直送两个人到店外,汤川拦住正好经过的出租车。

“公关小姐的工作也很辛苦啊。”坐上车后汤川开口。

“不过薪水很高。”

“但会碰上奇怪的客人啊。”汤川回头说,“好比那边的男人。”

“什么?”草薙也跟着回头。年轻男子似乎正在向聪美攀谈,而她则露出一副不耐烦的表情。

“那个年轻人一直在店外等候。”汤川说道,“大概是喜欢她,才会守在那里等她出来吧。”

“看起来不像是客人。”

“嗯,也不像是情人。”

出租车转弯后,便看不见那两个人了。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