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三十三章

抉择

作者:张平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7/03

妻子走了好久好久了,李高成才渐渐感到自己实在是被气坏了。

  当他发现输液管在不断剧烈地摇晃时,才明白原来是自己的手在抖,而且抖得那么厉害,以致连整个病床都在止不住地颤动。

  他再一次地感到头晕脑胀、呼吸短促,以致久久地陷在一种精疲力尽,几至崩溃的精神状态之中。

  这世界究竟是怎么了?到底是你做错了事情,还是我做错了事情?莫非夫妻之间对这种重大的原则问题就没有任何是非观了?分明是你自己做错了事情,分明是你自己违法乱纪,却偏能如此慷慨激昂、理直气壮。似乎天下的理全都在她那边。尤其是在她也清楚自己的所作所为全然违法的情况下,她不仅没有任何一点儿侮过和愧疚的表示,反倒把所有的过错全都堆在了你的头上: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根本不在她身上,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

  别人不知道我的为人说出这样的话来尚有情可原,而作为妻子,你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就算不讲感情,又如何能不讲事实?莫非你真的不了解我吗?

  我自私、我怯懦、我滑头吗?我没有魄力、我胆小如鼠吗?

  自从当了副市长、市长以来,在这将近十年的时间里,李高成为这个省会城市几乎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在任何艰难困苦的情况下,他从来都没有退缩过,更没有被吓倒过。为了这个城市,为了这个城市的几百万老百姓,他怕过什么?

  在分管工业的那几年里,他大刀阔斧、旗帜鲜明地引进外资、深化改革,使二十多个犹豫不决、裹足不前的国有大中型企业轻装上阵、大胆开拓,从而在社会上引起了剧烈的震撼和强烈的反响。尤其是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乌七八糟的东西铺天盖地地冒了出来,人们对改革开放的路线感到犹豫,对国家的前途和进程感到茫然,特别是在柏林墙倒塌、苏联解体、东欧瓦解前后,一些极左和阴暗的东西,云屯雾集、浊流滚滚、来势凶猛,他们张为党为国为民之旗,行倒退反改革之实。所有的言论似乎全都集中在了一点上:要再这么改革下去,我们的政权将不复存在,我们共产党执政的地位将不复存在。言外之意,改革开放是亡党之路,所以改革开放必须终止。

  李高成顶住了这种种的压力和言论。

  李高成当时说了一段被老百姓称颂一时的名言:

  只要人民富裕了,只要人民拥护改革,那么执政党的执政地位就会继续存在;如果人民继续穷困,国家仍然贫弱,那么这样的执政党还不如没有!就算它仍在执政,其实它已经等于失去了执政的资格;如果拿人民的富裕和执政的地位做交换,一个真正的执政党宁可去选择前者!就算这个执政党消失了,不存在了,人民也会永远记住这个执政党,而这个执政党也才会永远生存在人民的心底里!

  在称颂着李高成的胆识和勇气的同时,又有多少人在暗暗地为李高成捏着一把汗!

  李高成那时也真有点豁出去的劲头,在许许多多的人见风使舵、犹豫不前,甚至往后退缩的时候,他不仅毫未却步,反倒大大地朝前迈了一步。因此在邓小平1992年南巡讲话以后,等到一些人清醒过来,转头再追时,李高成所在市里的改革已经把他们拉下了很远……

  即使是到了今天,由于李高成这一远见卓识所产生的直接影响和后果仍然是显而易见的。市里绝大多数国有大中型企业仍然运转正常,充满了旺盛的活力。同其他省市相比,市里国有企业改革成功的比率要大得多,效益也一样要好得多!江泽民总书记、李鹏总理和朱镕基副总理等国家领导人来省里市里考察时,都给予了高度的评价和充分的肯定。尤其是在市里的一些国有大型企业考察时,中央领导人的评价更是让省市的主要领导感到高兴和鼓舞。朱镕基副总理在考察一家大型企业时,竟然用开玩笑的话对李高成和企业的其他负责人说:

  你们把企业搞得这样好,大家看了真是很高兴。你们越搞越大,越搞越活,这既符合市场规律,也符合资本规律,但你在我们这个社会主义国家里,可就让我们头疼了。市场都让你们占了,连上海都竞争不过你们,其他的厂子都吃不上饭,你让我们这些人怎么办……

  就因为先走了一步,也就等于走活了一盘棋,所以即使是到了今天,市里的企业,尤其是国有企业,大部分仍然都保持着良好的运转和强劲的势头。不论是机制的转换还是体制的改革,都已经进入了一种良性循环之中。同其他省市相比,市里国有企业的形势要好得多,而且正朝着越来越好的趋势发展。对这一点,包括省里和中央的领导,都是深信不疑的。

  想想当时的压力,想想当时所冒的风险,能说我自私、滑头、怯懦?能说我没有魄力,胆小如鼠?

  1992年,他当选为市长,同时被任命为市委副书记。

  上任之初,李高成面临着的第一个焦点问题便是住房问题。一方面是广大市民的住房平均数字远远低于其他省市,无房户、危房户、缺房户的比例相当高;另一方面,一些干部超占、多占、私建住房的现象则越来越严重,有些干部多占的住房甚至于有六、七套之多!最严重的一个副厅级干部,在不到六年的时间里,由于不断地升级和调动,竟占用了九套住房!而他只有两个子女,其中一个大学还没有毕业,也没有成家。这九套住房除他占用的两套外,另七套有两套空锁,其余的竟然全部高价出租!而市郊的一些县级、乡镇级干部,任意大建私房的腐败风气则愈演愈烈。在市郊的五个县里,从1983年以来,竟有近四千名干部超标准建房!其中副县级以上干部达一百多名,科级以上干部七百多名!有些县占地多的一些干部,住房面积竟达三四百平米以上,有的甚至耗资数十万元之巨!建房标准与其收入状况的严重不符,以及超占住房的干部人数之多,几近于一组令人触目惊心的天文数字!

  在李高成当选市长和被任命为市委副书记以前,市委市政府也曾对此进行过数次查处,但基本上都是有始无终,蜻蜓点水,虎头蛇尾。尤其是每次查处过后,都会促成扩建私房风的再一次更大蔓延。不过这也不能把责任全都归结到以前的历任市领导身上,有这么多干部参与了私房的建设,并且顶住了一次次的清查,足以说明了地方势力与既得利益者的根基深厚。在李高成决定对此腐败势力开战以前,曾进行过多方面的明察暗访,也同许许多多的人商量过对策。当时有不少人一再劝他应谨慎行事,千万不要在这件事上摔了跟头。在一个省会市里,你知道一个干部身后会有多大的后台?不干事还出事呢,像你这样一上来就惹事,那还不是自找苦吃?你一个平民出身的市长,一没背景,二没靠山,三没势力,若要是得罪了这一大片,以后还怎么在这个市里工作!

  但李高成没有回头,更没有退缩,他借助省委领导的支持和新闻界的力量,以此作为工作的突破口,大张旗鼓地向这一邪恶势力正面宣战了。他首先在这个问题上确立了毫不含糊的领导责任制,不论是市内还是郊区,哪一级查出问题不解决,哪一级的领导承担一切责任和后果。该处分的处分,该撤职的撤职,包庇者罪加一等。同时李高成还宣布:凡涉及到县处以上干部的住房问题,一律由他来亲自处理。并公开声明:如果在这个问题上发现他有包庇行为,他将立刻就地辞职!

  这一举动在新闻媒介的大力宣传下,顿时震撼了整个省市。当时的新闻媒体,几乎每天都有这一方面的追踪报道:自动退房、主动交待的从宽处理,拒绝清查和拒不退房的从严惩处、毫不手软。随着一些厅级县级干部的不断被频频曝光和严肃查处,尤其是当一些有着强硬后台的“钉子户”被相继拔除后,这一清查干部住房的战役得到了广大老百姓的欢呼和拥护,同时所有的干部都纷纷表态给予支持和关注。不用说,这一战役的最后结果是以李高成的胜利而结束,而随着这历史性的胜利,李高成的声望可以说是达到了顶点。

  但李高成心里清楚,在那些难以合眼的日日夜夜里,他曾经受了多少明的压力和暗的攻击。尤其是在刚刚开始的那些日子里,他几乎每天都要接到许多恐吓电话和竭尽诬蔑之能事的信件,甚至有人在他的大门上用大粪糊上对联和小字报对他肆意侮辱和诽谤。李高成心里非常清楚,凡是能进了两道岗把着的市委常委大门,并且能做出这种事情的人,决不会是一般的老百姓。

  他顶住了这种种的压力和攻击。在将近五个多月的时间里,全市共查处了四百多人,其中县处级以上干部三十多人;共有二十多户私房被没收,五十多户房屋被拆除,六百多户房屋退地还耕;四十多人受到严肃处理,其中两名被开除党籍,四名留党查看,十一名严重警告,五名被移交司法机关处理;总共罚款退赔近一百万元,退出公房四千多套,总面积达二十多万平米,相当于新盖了一百多栋宿舍大楼!

  当那些无房户、危房户和缺房户纷纷搬进这些被清退出来的公房时,一个个都激动得泪流满面、泣不成声。而这些动人心魄的画面被电视台带进千家万户时,又再一次让千千万万的老百姓热泪盈眶、激动不已。

  那时候的李高成,别说是那些最基层的老百姓了,即便是那些恨他的人,也没有一个人说过他是一个自私、滑头、怯懦的人,是一个没有魄力、胆小如鼠的人!

  还有,在这些年里,在李高成手里曾有过多少令人难忘的大举措、大建设。

  市内二环路三环路的兴建;

  市中心大街的拓宽;

  六座市内立交桥的动工;

  五十公里过境高速公路的建设;

  ……

  在这一系列的工程和建设中,他曾遇到过多少难以想象的阻力和挫折。在二环路三环路的建设中,曾有上百家拒绝搬迁的“钉子户”在省委门口示威告状,扬言要把李高成告倒告臭;拓宽市中心大街时,由于触动了一个集体企业的利益,于是这个企业组成了一个上千人的上访团体,在市政府门口静坐示威,造成主要干道交通堵塞近十个小时;市内立交桥动工时,有几户拒绝搬迁的“钉子户”,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拦住了他的轿车,围攻和谩骂达数小时之久……

  面对着这一切,他从来没有退缩过,更没有被吓倒过,也从来没有同这些人记过仇。在心底里他从来也没有真正恨过这些人,而这些人也同样没有在心底里恨过他。没有别的,因为以后的事实证明,他李高成所做的这一切,并不是为了自己,更不是想从中得到什么好处。他理直气壮、泰然自若,就因为他堂堂正正、光明磊落。

  说实话,那时候他在心底里真正怕过谁?又有谁说过他自私、滑头、怯懦?谁又敢说他没有魄力、胆小如鼠?

  而如今,却是自己的妻子,竟然当着自己的面,竟然如此斩钉截铁、一点儿也不含糊地说他自私,说他软弱,说他是懦夫,说他是滑头!以至于说他没有魄力、胆小如鼠!

  妻子骂他任何话似乎都可以接受,唯有这样的话让他感到痛心不已。他痛心的并不是他想计较这些话的内容,而是这些话让他感到了一种认识价值上的彻底颠倒和是非观上的完全错位。

  把保护错误和包庇犯罪当做一种勇敢和魄力,甚至是一种男子汉气概,反过来,如果对这种错误和犯罪进行指责和抨击,却反倒成了一种自私、怯懦的行为。

  当你真正想为这个国家、为这个家庭负责任时,却反而不被理解,甚至被人当做小丑、当做滑头;而当你的所作所为有意无意的是在摧毁着这个国家,摧毁着这个家庭时,却偏偏得到满堂喝彩,甚至于成为一些人心目中的英雄和楷模!

  真正的责任感被视为不负责任,而根本不负责任的行为却被视作一种极有人情味的负责任……

  尤其让人感到痛心的是,同是党员,当你在党的利益和个人的利益之间进行选择时,更多的却是在同情后者……

  如果任由这样的人充斥于党内,那我们这个政党赖以生存的条件和基础又在哪里?

  这样浅显而又明白的一个道理,如今到底有多少人能时时处处想到它?

  ……

  当护士送来午饭时,李高成才知道医院的大门口又有很多工人在等着进来看望他。

  李高成让护士扶着站起来,走到窗口往外看了看。

  他的眼泪一下子便涌了出来。

  他没想到竟会有这么多想来看望他的人,他大致估了一下,至少也有上千人!

  李高成明白,工人们在这个时候来看望他,是有其更深一层的含义的。工人们是在以一种道义上的关怀,来向社会和政府表示他们的立场和好恶:我们工人支持李高成这样的市长;反过来,这里头当然还包括有另一层含义:那就是希望你这个市长也能同他们站在一起,希望你能顶住,希望你不要改变你的立场,也不要改变你的态度……

  李高成胡乱吃了几口饭,然后坚持要下去同工人们见见面。大夫和护士一再劝说,但都没能说服他。李高成对他们说,工人们在这儿等了那么久,他无论如何也应该下去看一看,何况他得的又不是动不了的病,就是他真的动不了了,那抬也要把他抬下去。

  工人们既然旗帜鲜明地表明了他们的态度,那他也应该给工人们一个旗帜鲜明的答复。

  往下走的时候,李高成才感到自己真的是这样的虚弱,呼吸短促,浑身乏力,心跳加快,一阵阵的头晕和恶心,尤其是让外面的冷风一吹,几乎连站也站不稳。

  等走到医院大门口时,他才发现等在大门口的人要比他想象中的多得多。也许是因为在下班期间,聚集在大门口的人足有三四千人。

  等他走近人群时,忽然看到省电视台和市电视台的记者正在这里采访。

  他犹豫了一下,想避一避,然而却已经来不及了。

  “李市长出来了,李市长看咱们来了……”

  不知是哪一个人这么喊了一声,庞大的人群立刻便围拢了过来。电视台的记者也不失时机地抢到他的面前。

  李高成一下子愣在了那里,他怎么也没想到会形成这样一种局面:数以千计的工人守候在这刺骨的寒风中来看望他时,省台和市台的电视记者,却像事先策划好了似的把镜头对准了他。

  向来反对领导干部出风头的李高成,面对这他根本不曾想到的情况,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在平时,他会让人转告电视台的记者让他们走开。然而现在他却没有任何办法,也根本来不及有任何举动。一来他跟前并没有像平时那样前呼后拥的随从,二来他的身体也不允许他再去做什么事情,三来眼前的情景也已经让他无法再做出什么其他的事情。

  眼前这么多熟悉却又根本叫不出名字的面孔,这么多感情真挚、毫不做作的工人们,使得李高成完全沉浸在了一片感情的波涛里,同时也很快就使得他完全忘却了电视镜头的存在。

  当领导这么多年了,这样的情景还真是第一次:他居然会没有意识到电视镜头的存在!

  晚上当他看到自己在电视新闻里的“表演”时,他甚至情不自禁地为自己的表现而深受感动,以至于止不住地流下了眼泪。

  这是一个多么感人、又多么令人久久难忘的场面!

  在将近零下二十度的嗖嗖嗖的寒风里,有那么多的手朝他伸了过来。

  有年轻人的手,也有老年人的手;有工人的手,也有知识分子的手;有在车间干了一辈子维修工的粗糙而又布满了硬茧的手,也有在织布车间、纺纱车间接了几十年线头的干瘦而又皲裂的手……

  每一次的握手,都让他感到是这样的激动而又沉重,亲切而又感伤。

  语言在这里完全是多余的,所有的表情,所有的举止,所有的眼神和所有的感觉都是那样的朴实无华,都是那样的真诚敦厚。

  等到他被工人们劝说回去,等到他被护士们扶着拥着终于离开了这越围越多的人群,等到电视台的记者开始了对群众的采访时,他又被工人们那些朴实而真挚的语言一次一次地深深打动,一次一次地热泪盈眶。

  记者:听说在李市长病了的这些天里,天天都有你们中纺的工人守候在这里,有的工人甚至两天两夜都没有回家,是不是这种情况?而且我看你们还带了不少礼品,我想李市长不会也不可能接受你们这么多的礼品。请问,这些礼品都是你们自己买的吗?

  工人:那还有假!像这些东西我们自己不买,还会有什么人给我们买吗?现在什么东西都有假的,只有这种东西没法子造假。其实你随便在这人群里转转,看看这一张张的脸,看看这一身身的土,再看看这一双双眼睛,你就清楚这些是真还是假。除非有些当官的糊弄国家和老百姓,我们老百姓什么时候干过那些糊弄人的事?

  另一工人:我们又不是那些有权有势的干部,给领导送礼还得单位报销。

  另一工人:要真是那种送法,我们就不会来了!给李市长这样的领导送点东西,花自己的钱我们心甘情愿。

  记者:你们来这儿是自发的,还是有组织的?或者是单位派你们来的?

  工人:你们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糊涂?像这种事情单位上还会派人来?就算他想派派得来吗?他派得出这份感情吗?如果是一个让老百姓痛恨的领导干部,老百姓会来吗?就是打也打不来呀!

  另一工人:我们来看望老厂长,还用得着让人来组织吗?要是领导来组织,我们还真不会来呢!

  另一工人:领导才不会组织我们来这儿呢!我们来看望老厂长,在位的头儿说不定早已经把我们恨透了!

  另一工人:要说有组织,那也是有组织的,如果没组织,没有人劝说,中纺的几万工人都会到这儿来的。如果那样,还不把这里的几条大街都给堵死了?告诉你们,来这儿的都是我们中纺工人派来的代表……

  另一工人:不对!来这儿的并不都是中纺的,我们几个就不是中纺的工人。不过我们那儿的情况和中纺差不多,所以我们也来了。

  记者:你们来这儿的原因能给我们说说吗?据我们所知,在,我们市里好多年了,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情况,李市长以前也生病住过医院,但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你们能说说这是为什么吗?

  工人:那还用说吗,就因为像李市长这样的好干部越来越少了!

  另一工人:请你们一定不要把我们的话给删掉!我们之所以要来这儿看望李市长,就因为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李市长来看望过我们!如今的领导,个个都嫌贫爱富,整天就知道往有钱的地方跑!吃香的喝辣的不说,还给自个儿脸上贴金呀!有钱才是政绩呀,像我们这些穷工人,当官的谁还会把我们放在眼里!现在的领导要是都能像李市长这样,十冬腊月的还能一个人在我们工人堆里跑来跑去,你说我们这些工人还会发不了工资……

  另一工人:如今的事全都颠倒了,像李市长这样的干部,要是我们工人说好,那些当官的肯定就不会说好!为啥?就因为显不着他了!其实现在是领导干部最忙的时候,忙什么?得忙着送礼呀!年关了,不给领导进东西,那官位坐得稳吗!我们的李市长可好,别人在忙着送礼,他倒忙着到我们工人家里扶贫!你想想这样的领导干部,他的上级领导会说他好吗!实话给你们说,我们几个可不是中纺的,我们来这儿只是想替李市长这样的好干部鸣不平!冲着李市长能在年关时节领着干部到亏损企业去看望工人,我们就不能不来看望李市长!就算见不着李市长,哪怕是在这儿站一站,也算是自己的一点心意。有李市长这样的领导在,我们这些国有企业的工人就觉得放心,就觉得踏实!

  记者:这位老工人,我看你年龄这么大了,身体看上去并不太好,天气又是这么冷,有这么多年轻工人来这儿表达你们的心情也就足够了,你为什么也要这么一直亲自等在这儿?能不能给我们说说你心里真实的想法?

  老师傅:我首先要告诉你的是,我是中纺的工程师,还当过多年的车间领导。我来这几代表的不只是工人,还代表着知识分子和大多数已经离退休了的干部和群众。我还要告诉你的是,我今年已经84岁了,李市长来中纺的时候,我就已经退休了,我并不认识李市长!我还要告诉你的是,自从李市长病了后,我已经在这儿整整等了三天了!你说我为什么要来这儿,一句话,想来!想看看李市长!中纺这个厂子我清楚,要是李市长在,那就一定垮不了!为什么?因为他爱这个厂,他爱这个厂里的工人!这些年,好像都没人这么讲了,说有什么人爱厂如家,就好像说傻子一样。要是一个厂长连他管的工厂也不爱,他还能管好这个厂?我还要告诉你的是,如今的一些领导干部,都还不如国民党那会儿的厂长经理!我在这个厂里干了整整一辈子,军阀混战那会儿,民国那会儿,我都干过。我说的都是实话,那会儿的厂长老板,哪个敢像现在的厂长经理这么干?要是敢像现在这样花天酒地、胡作非为,那他们的脑袋早掉几百次了!那会儿这个厂也一样算是公家的,可为什么就没能垮了?没有别的,就是严刑峻法,刀快不怕你脖子粗!要是查出哪个家伙贪了二十块大洋以上,一点儿不含糊,拉出去就毙……

  另一位老人:我认得李市长,可李市长并不认得我。不瞒你说,我这个人一辈子都没出息,逆来顺受,什么话也不敢说,什么事情也不敢做。可我今天要给你们敞开说一说,我受够了!也气够了!若再要眼睁睁地看着那伙败家子把这个工厂给糟蹋了,我死也不会瞑目!我们为什么要来这儿看望李市长,就是希望李市长千万别在这会儿倒下来!我老了,什么也不在乎了,窝囊了一辈子,如今也没什么可顾忌的了。我告诉你们,我来的时候就已经告诉了我的儿子和老婆,我们到这儿来,就是要让一些人好好看看,谁要是想在这会儿搞垮李市长,我就是拼了这条老命也不答应他……

  记者:来看李市长的人,每天都有这么多吗?

  工人:这还少了呢,头一天光我们厂来了就有两千多,后来有人说这样不好,说不定还会给李市长带来麻烦,所以我们就轮流着来了……

  另一工人:来这里的绝不是我们一个厂的工人,刚才有人统计了一下,只今天就有12个企业的工人来过……

  记者:据说李市长一直昏睡不醒好几天了,你们每天守在这儿,李市长并不知道,你们……

  工人:你以为我们来这儿就只是为了让李市长知道吗?这也太小看我们工人啦!要是想让李市长记住我们,要是想谋个什么事情,那我们就直接到他家去啦,何必到这儿来?

  工人:我们来这儿图的可不是想让李市长知道,我们只是为了表达我们的一点儿心意。我们就是想让社会上的人都知道,我们工人拥护的就是李市长这样的领导干部!

  工人:我老婆说了,在这个地方,别的什么人都可以不来,但李市长这儿说什么也得来!李市长是为了咱们工人才病成这样的,就为这个,咱们国有企业的工人一辈子都应该记着他……

  ……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