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抉择

作者:张平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7/03

多功能会议厅是省委办公大楼里的一个能容纳将近三百人的会议室。

  李高成一走进去,立刻便被会议厅里的情景惊呆了。

  偌大的一个会议厅里,黑压压地竟坐满了省市检察机关的二百多名检察官和反贪局的侦查人员!省市政法委书记、检察长,还有市东城区的检察长,全都神色严肃的坐在会议厅的前排。会场上几乎听不到一丝声息,气氛紧张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等到李高成随同大家一起坐下来的时候,他也就完全清楚了,刚才在万书记办公室的那一番谈话,其实是省委市委几个主要领导的碰头会,它只是一起重大行动的前奏。杨诚在此之前其实什么都已经知道了,事实上杨诚也已经透露给了你,市检察院已经立案。他当时没告诉你的,是省检察院也立了案。但在那时,已用不着再告诉你什么了。所有的一切,现在都已经真相大白:中纺的案子,妻子的案子,内侄内兄的案子,当然还有涉及到严阵和严阵亲戚的那一系列案子,都将在今天晚上做出决断,见到分晓!

  毫无疑问,省市检察机关今天晚上就会有行动,之所以还坐在这里,就是要报经省委同意,并在此等待省委的决定!

  毫无疑问,省委的决定也已经作出了,那就是:同意!

  也同样毫无疑问,省市检察机关将会对有关涉嫌人员采取强制措施,将会连夜搜查他们的住所和办公地点!当然也包括你这个市长的家!

  尽管已经有了长时间多方面的思想准备,但当这种巨大的考验真正来临时,他还是感到浑身瘫软,以致有些难以自持。

  原来是这样!

  但是省委的态度是怎样一下子就变了的呢?下午省委开常委会时,万书记和魏省长似乎并没有这样的意向,他们甚至还要让严阵负责查处那30万元的贿款案!然而这才仅仅几个小时,所有的一切如何就全都变了?

  可能的解释也许只有两个,一是来自上边的压力,一是来自下边的压力。中纺万名职工干部签名上访的材料当然也一样会送给中央,说不定是哪个中央领导看后做了批示,并迅速地传达了下来,于是所有的一切就全都变了。那么,下边的压力又都是什么?当然跟中纺离退休职工干部明天集体到省委上访有关,但极可能这仅仅只是一方面,说不定公检法这些日子并没有停止过侦查,就像杨诚说的那样,这种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的立案侦查,其实已经进行了好几天了,连你也几乎一无所知。市里立了案,省里说不定也一样立了案。如果这样,那么极可能就在这几天里,政法机关发现了有关中纺问题的确凿证据,并迅速做了汇报,于是省委的态度便转变了……

  当然,这些情况也可能都有,也可能都没有,而以前所表现出的一切,包括万书记和魏省长的态度,都仅仅只是个假象,无非只是想暂时稳住严阵……

  他默默地坐在那里,想像着家里面临着搜查时,女儿梅梅将会受到一种怎样的打击和创伤!想像着这些天来一直执迷不悟,仍然不可一世的妻子,在突然的搜查面前将会是怎样的一副神情和模样!

  那么,严阵呢?

  李高成不禁又悄悄地瞥了一眼严阵,严阵除了脸色铁青外,并看不到他有什么与平时不同的地方。

  李高成的心像被揪了一下似的疼痛起来,这么看来,对这次突然的行动,严阵事前是知道的?或者这次行动是经过严阵同意,甚至是由严阵策划的?严阵刚才的那种举动,只不过是装出来的?无非是想让你再看看,即使是在这种时刻,我还在尽力地保护你!

  不可能!绝不会!他们还没有那么大的势力和实力,把整个一个省委的领导干部全部收买!

  当他再次瞥了一眼严阵时,心情一下子便释然了。他发现严阵的两条腿在抖!而且抖得是那么的厉害!他那一脸的严肃和庄重原来是装出来的!他那铁青的脸色其实是吓出来的!

  尽管他一直在津津乐道着那个所谓的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圈子”,一直在谆谆教导着自己的下级一旦没了这个“圈子”,说不定在什么时候就会大难临头,进退无门,然而却没想到在此时此刻他竟会吓成这个模样!原来他的这个所谓的“圈子”竟是如此的脆弱无能、不堪一击!如此看来,即使在生活中存在着这种“圈子”,那么聚拢在这个“圈子”里的人也同样得有一个不能随意超越的界限。一旦你超越了这个界限,不管你所处的是怎样的一个“圈子”,也绝不会有什么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来遮蔽你、掩盖你、隐瞒你、卷逃你!“圈子”内的人甚至于为了维护这个“圈子”,会毫不留情地把你从这个圈子里一脚踢出来,以至于会比“圈子”之外的人更狠,更烈,更甚,更无情!避之而唯恐不及,又何来庇护之心!其实也没有别的,一个没有私心的人,是不会走进某个“圈子”里去的。大凡“圈子”里的人,可以说都有居心叵测之目的,有不可告人之龌龊,因此像这样的一个“圈子”,它所具有的性质也就决定了它必然会是一个极其自私的“圈子”,同时也只能是个极为残酷的“圈子”。除了给你一种阴暗的心理外,它什么也给不了你!

  他默默地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既为自己的抉择再度迟缓而感到羞愧,也为自己的抉择最终并没有落伍而再次感到庆幸。

  一走进会议厅,省委书记万永年和市委书记杨诚便同省市政法委和检察院的领导很严肃地谈了一阵子,然后由省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登台讲话。

  “同志们!”检察长的话在这沉寂的会议厅里,显得如此威严而又具有强烈的穿透力,“现在我宣布,我们今晚的行动报经省委市委后,已经得到了省市领导的同意和支持!”

  寂静的会议厅里顿时响起了一阵暴风雨般的掌声,在这宁静的深夜,一如雷霆万钧,震天撼地!

  “同志们!”检察长继续说道,“这次行动,是我们省市历年来反腐败行动中最大的一次!也是我们检察机关历年来反贪中最大的一次!这次行动,我们不仅得到了省委、省纪检委、省政法委、市委、市纪检委、市政法委的坚决支持,同时我们还得到了中央有关部门强有力的支持!因此这一行动事关全局,责任重大!每一个人都要明确自己肩负的职责和重任,任何疏漏,都可能会给我们这次行动造成重大失误,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这一点我们刚才已经详细地讲过了,我现在还要再讲一遍,所有参加这次行动的人员请你时时刻刻都要牢牢记住,你的每一个举动,都在代表着党,代表着人民,代表着政府,代表着国家,代表着法纪的神圣和庄严!同样,你的每一个过失,也都将是对国家和人民的犯罪,都是对党纪和国法的亵渎!所以我相信……”

  会议厅里静悄悄的,几乎听不到任何声息。

  李高成突然发现,严阵的脸色此时竟变得如此苍白,毫无血色。

  “同志们!”检察长突然提高了嗓音,“在行动之前,现在请省委万永年书记代表省市领导给我们讲话!”

  会议厅里再次响起了一阵惊天动地、激越人心的掌声。

  在经久不息的掌声中,万永年迈着一种沉重的步伐走上了前台。

  “同志们,”万书记的声音也同样沉重,“其实大家都清楚,现在并不到鼓掌的时候。但我们也都清楚,大家的掌声,是对我们这次行动的拥护和欢迎!也同样是对我们的信任和支持!谢谢你们!”

  更加热烈的掌声打断了万永年的话,良久,他才接着说道:

  “刚才检察长已经给你们讲了很多,他讲的话,让我非常激动,我想大家也会像我一样感到非常激动。其实这两天,我一直都非常激动。就在几个小时以前,我已经跟中央领导同志通过电话。有一些话我现在就可以原原本本地告诉给大家,中央领导同志说了,一定要加大查处案件特别是大案要案的力度!要严肃查处国有企业负责人员挥霍和侵吞国家财产的案件!对那些造成国有财产严重流失,对那些以权谋私,贪赃枉法,行贿受贿的腐败分子,不论职务高低,都要绳之以法,绝不姑息!对那些罪大恶极的腐败分子,党中央将一如既往,除恶务尽,严惩不贷!(长时间热烈的掌声)说到这里大家也就清楚了,我们的这次行动,也是中央领导同志同意和批示了的!所以我们也就完全可以相信,我们的这次行动,是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得了的!在这个问题上,省委的态度一直是非常明确的,我们就是要大整顿,大突破,大震动!就是要让那些腐败分子提心吊胆,坐卧不安,惶惶不可终日!(掌声)谁要是想阻止我们的反腐败行动,我们就让他彻底曝光,让所有的人都清楚他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让他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掌声)从这里我们也就完全可以相信,我们绝不会像一些人说的那样,因为稳定,就会让那些腐败分子为所欲为,就会对那些腐败行为坐视不管!恰恰相反,只有彻底地清除腐败,搞好廉政建设,才能使我们的社会更加稳定,才能使我们的改革更加深入,才能使我们的国家更加繁荣,才能使我们的人民更加富强!(掌声)

  “我们党的宗旨是什么?是为人民服务。所以我们的党是为人民服务的党,我们的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政府,我们搞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因此占有城市劳动人口绝大多数的广大职工的切身利益,也就必然代表着党和政府的利益!他们的困难,也就是我们的困难;他们的疾苦,也就是我们的疾苦;他们的心愿,也就是我们的心愿!他们的要求,也同样就是我们的要求!如果一个政党,一个政府,在它所维持的社会秩序里,会让一些不劳而获、对社会没有任何贡献的人积累起巨额财富,成为百万富翁、亿万富翁,而让千百万勤勤恳恳、一生辛劳的劳动人民挣扎在贫困线上,那么这样的政党和政府迟早都会被消灭!这样的社会制度也迟早都会被消灭!我们的党绝不会是这样的党,我们的政府也绝不会是这样的政府,我们的社会制度也绝不会是这样的社会制度!(热烈的掌声)这些年来,由于种种原因,在我们的社会中确实出现了一些令人无法容忍的腐败现象,对这种腐败现象我们虽然还没有找到彻底根治的办法,但我们的反腐败行动,从来也没有停止过!不,应该是战斗,是战役,是你死我活的较量!要么腐败把我们最终消灭,要么我们把腐败彻底根除!二者必居其一,没有中间道路可走!当初武装到牙齿的日本鬼子没有把小米加步枪的我们给消灭掉,而后八百万有着飞机大炮的国民党军队也没有把我们消灭掉,今天的腐败也同样不会把我们消灭掉!(掌声)在反腐败的问题上,我们第一不犹豫,第二不动摇,第三不畏惧!一句话,不怕!只要有广大群众的支持,一切都不怕!就像江总书记说的那样,绝不能掉以轻心,绝不能畏难止步,绝不能松懈斗志!(热烈的掌声)

  “我们现在这样说,并不是说今天的腐败现象已经强大到足以跟我们抗衡的地步。在今天的中国,还没有什么力量能和我们的党和政府较量!还远远不到那一步!但这也并不是说我们就可以对这种腐败行为掉以轻心,等闲视之,甚至姑息迁就,听之任之!事实证明,目前发生在经济领域里的腐败,不仅正在腐蚀着我们的社会,腐蚀着我们的人心,而且正在腐蚀着我们的权力,腐蚀着我们的政党!他们正在千方百计地同政治领域里的腐败现象联合起来,成为一种赤裸裸的权钱交易,成为一种疯狂的权力资本!他们只需要一个签字,只需要一个图章,甚至只需要一个电话,就可以直接把数以万计,数以百万计,甚至数以千万计的公有资本和国有资本变为私有资本!他们凭借的不是合法的资金,更不是辛勤的劳动,而是凭借着国家和人民赋予的权力,在这种正当的权力的掩盖下,对国家和人民的财产大肆掠夺!知识分子的说法,就叫内盗,老百姓的说法,就叫家贼!而正是这种东西,和这种东西所产生的影响,正在肆无忌惮地干扰着我们的改革,搅乱着市场的公平竞争,动摇着我们权力的基础,摧毁着我们对未来的信心!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比武装到牙齿的日本鬼子和国民党的八百万部队更可恶,更狰狞,更具威胁性!它是我们全党全国人民共同的死敌!不把它们彻底消灭,不把它们彻底铲除,我们就不可能有好日子!共产党不会放过它们,老百姓也不会放过它们!我相信你们也绝不会放过它们!只要是国家的财产,哪怕一分一厘,一分一毫也绝不能让那些腐败分子白白拿走!(热烈的掌声)

  “老百姓常说青天何在?我们共产党人不作青天谁作青天!(掌声)有广大的父老乡亲、工人农民作后盾,我们共产党人还怕什么!就像这次行动,广大的工人阶级就是我们最坚强的后盾!有他们的支持和拥护,过去什么样的敌人我们都可以战胜。今天什么样的腐败分子我们都可以清除!(掌声)。

  “我听说你们公检法的同志们曾有这样的一句口头禅,什么样的恶人都不怕,就怕领导打电话!(掌声)你们为什么鼓掌?因为我说了实话!(掌声)作为一个省委书记,今天当着你们领导的面,当着省委市委主要领导的面,我给你们保证,我绝不会给你们的领导,也绝不会给你们中的任何人,因为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打一个电话,批一个条子!(热烈的掌声)我也绝不允许任何一个人给你们的领导,给你们打一个电话,批一个条子!(长时间热烈的掌声)如果我们还有人给那些危害国家,危害人民,也危害我们自己的腐败分子走后门说情,想想看,这样的人会是一些什么样的人,这些人比那些腐败分子更可恶,更可恨,更应该打倒!(掌声)有人说,我万永年书记因为还想再干一届,所以就谁也不想得罪,对什么事情都得过且过,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不会,绝不会!我过去没有这样做,今天不会这样做,将来也绝不会这样做!我想在你们中间,大部分都是农民子弟,工人子弟。我同大家也一样,我的祖父是农民,我的父亲是工人,我的妻子现在还是工人,我自己也当过工人。今天,作为一个省委书记,我不能为了要全票,就不要党的原则;我不能为了要全票,就苦了老百姓;我不能为了要全票,就不要良心;更不能为了要全票,就忘了根本!(热烈的掌声)只要我万永年还在这块土地呆一天,就决不允许有人倚仗职权,恣意妄为!”(长时间热烈的掌声)

  省委书记的话讲完后,高检检察长便正式宣布了今晚的具体行动内容和行动计划。

  直到这时李高成才真正明白,报经省委同意的省市检察机关的这次联合行动,保密的程度竟是如此之高,计划竟是如此的周全。一直到现在,在座的这些检察官和侦查人员们,以及大部分的领导都对这一行动的具体内容一无所知,或知之甚少。

  真可谓用心良苦!

  李高成默默地,同时也是紧张万分地听着凌晨两点整,将要对其住所和办公地点进行突击搜查,同时还有对其中的一些人予以收审的人名单:

  中阳纺织集团公司总经理郭中姚。

  中阳纺织集团公司党委书记陈永明。

  中阳纺织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冯敏杰。

  中阳纺织集团公司副总经理吴铭德。

  “青苹果娱乐城”董事长,中阳纺织集团公司视察员,原党委书记范立刚。

  “金桥商业大厦”董事长,中阳纺织集团公司视察员,原副总经理齐仁明。

  “大鑫超市”董事长,中阳纺织集团公司“新潮”公司总经理郭大鑫。

  “昌隆服装纺织厂”董事长,中阳纺织集团公司“新潮”公司副总经理刘海西。

  “特高特”客运公司副董事长,省人民银行顾问,原副行长王义良。

  “青苹果娱乐城”副董事长,“昌隆服装纺织厂”副董事长,“特高特”客运公司董事,市东城区检察院副检察长、反贪局局长吴爱珍。

  “特高特”客运公司董事长,“美舒雅”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金桥商业大厦”副董事长,“大鑫超市”副董事长,省委经济政策理论研究室副主任钞万山。

  ……

  强烈的震动久久地摇撼着李高成,就好像被什么击中了一样,让他感到一片茫然!紧接着又让他感到了一种无可名状的憎恨和愤怒!自己的妻子竟然瞒着自己走得这么远!竟然任着两个副董事长和一个董事,自己竟然一无所知!他为自己,也为她再度感到无比羞耻和无地自容!

  眼前的这些人都是些什么东西!’

  “新潮”公司的总经理郭大鑫,居然把投资数百万元的大鑫超市,堂而皇之地以他自己的名字命名!真是无法无天,有恃无恐到了极点!还有严阵的内弟,居然任着两个董事长,两个副董事长!可谓猖狂之极,愚蠢之至,无耻透顶!好像以为这天下已经成了他们一家的天下!

  在极度的悲愤之中,一个渐渐模糊的想法终于在脑海里凸现了出来:

  这个市长,他已经不能再干下去了,也无法再干下去了,他必须辞职,也只能辞职。

  在你这个市长的政绩里,居然出现了如此严重的腐败问题,不仅涉及到了你原来的单位,涉及到了你起用的那么多领导干部,而且还涉及到了你的妻子和你自己,你还有什么脸面再在这个市里干下去!你能把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全都推到你的妻子身上吗?你能面对着人们说你对这一切一无所知吗?如果你连这都说不清的话,你又怎么能把你这个市长洗得干干净净?

  你应该为自己最终的抉择感到庆幸,你必须清楚,惟有如此,才能给世人一个明确的交待,也才能给家庭和儿女们一个明确的交待。

  一想到自己的孩子,一想到女儿梅梅,一想到在那个偌大的房子里,梅梅此时此刻孤立无助、担惊受怕的样子,他那颗痛苦不已的心便更加颤栗起来。

  但李高成明白,此时的他,几乎等于是已经没有了自由,至少是暂时失去了自由,在这次行动没有完成之前,他只能呆在这里。

  他不由自主地扫了一眼严阵,他发现昔日的那个威严而又强横的严阵已经全然改换了模样,此时的严阵突然间变得是如此的虚弱和衰老。脸色是那样的苍白,身子是那样的僵直……

  原来这个不可一世的省委常务副书记竟也是这般的不堪一击!

  然而不知为什么,他却突然想起了郭中姚给他说过的那些话:李市长,你斗不过他的,就算有人把他告到中央,也照样拿他没办法,因为这些人早把共产党的那一套吃透了。别看他干了那么多坏事,谁也清楚他干了那么多坏事,但你要想查他,保准你什么也查不出来……

  那么,他现在的样子莫非只是装出来的?或者,是因为省委在如此重大的行动前没有事先通知他,而让他感到恼怒羞愤,正在考虑着新的对策?

  他像惊醒了一般猛然转过头来,因为他觉得有人正在轻轻地拍着自己的肩膀。

  是省委书记万永年,在他后边的还有市委书记杨诚。

  李高成正想说什么,万永年却已经说话了:

  “高成,谢谢你。”万永年的嗓音和他脸色一样柔和,“大家都非常感谢你。是你帮助我们下了决心,因为你说了实话。”

  “……万书记,你不用再安慰我了。”李高成不知为什么,突然觉得喉头有些哽咽。他强忍着,没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再安慰,我也有推卸不了的责任,也减轻不了我心里的压力,我正式给省委检讨……”

  “不,高成,你错了,这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我们大家都有责任。”万永年的口气又变得沉重起来。“你知道么,省委兴建的这座办公大楼,当初也有中纺的无偿捐款,而且是一笔为数不小的捐款。连同省政府的办公大楼,总数有一千万!就在一个多月以前,我也跟你一样,仍然一直坚持认为中纺的班子是个好班子,是个值得信赖的领导集体。我还一直认为,中纺的问题,是国有企业共有的问题,所以才会把中纺的问题一直拖到现在。但现在我知道我错了,尤其是你的话,进一步证实了我的看法是错的。你有一句话对我的震动很大,我们必须要给工人们一个清清楚楚、实实在在的交待。一句话,我们必须为广大的工人负责。为工人负责,也就是为改革负责,为国家负责,为我们党负责。高成,说到这一点,我的责任更大,第一个检讨的应该是我。”

  “万书记,你是知道的,我妻子问题如此严重,只这一点,我就不能推卸自己……”

  “你又错了,”万永年再次打断了李高成的话,“在这之前我已经给你说过了,省委市委是信任你的。你妻子的问题,杨诚已经给我详细地谈过了,我们也做了初步的调查,至少从目前来看,你曾做过努力,也尽了你的职责。大家信任你,你也不要背包袱。从你刚才给大家说的那些话里,我想事实将会证明一切,也将会证明你的清白。”

  “我希望省委能在这次行动后答应我一个请求,”李高成顿了顿说,“这个市长我不能再干了,我已经慎重考虑过了,我正式请求辞职,我将很快写出书面报告来。”

  “你知道你的请求叫什么?这叫软弱,这叫妥协,这叫临阵脱逃!”万永年突然厉声厉色地说道,“面对着矛盾,面对着斗争,面对着腐败,我们不能回避,也不容回避,回避就意味着逃避,逃避就意味着投降!而投降就意味着我们政府的失败!”

  “老李,现在是什么时候,你怎么能有这种想法?”杨诚这时插了一句。“省委的压力已经够大的了,我们现在应该分担省委的压力,而不是加重省委的压力。”

  “还有,”万永年的口气已经缓和了下来,“你想过没有,如果你这样做,工人们会答应么?你要是一个坏市长,工人们不会答应;你要是一个好市长,工人们更不会答应。对你的想法,我现在就正式回复你,如果事实证明你经受住了考验,那么至少在中纺的问题没有彻底解决以前,省委绝不会考虑你的问题。好了,我现在就交给你一个任务,这也是省委的决定。你如果累了,暂时休息一下,如果还挺得住,现在就同杨诚研究一下如何解决明天中纺离退休职工上访的问题。我的意思,你和杨诚在明天,不,已经是今天了,在早上7点钟以前一定要赶到中纺。第一,你要给工人们讲清楚省委市委的决定和决心;第二,你要把今天晚上的行动如实地转告给工人们,我们已经采取了行动;第三,请你转告工人们,今天下午,最迟明天上午,我一定亲自去中纺对工人们进行慰问。本来我和省委其他领导应该早上同你们一块儿去中纺的,但因我们要去参加市郊一个灾区的大型慰问活动,这是几天以前就安排了的。如果下午能赶回来,我们下午就去中纺,如果下午回不来,我们就明天一早去中纺。高成,省委之所以让你去,不仅是因为大家信任你,而且因为中纺的工人也一样信任你。好在我们现在已经扎扎实实地走出了第一步,我想这一次的工作应该好做一些,因为我们已经做出了行动,而且这个行动是在几天以前就计划过的。说到这儿,我还要再给你说两句,对今天晚上的行动,一不要有压力,二不要有担心,更不要有包袱,你要把腰杆子挺起来!我相信你刚才说过的那些话,只要你真是那样做的,组织仍然会支持你,老百姓也仍然会拥护你!高成,我要说的都说完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万书记,我还有个小小的要求,也不知该说不该说。”李高成突然感到鼻子有些发酸。

  “你说吧。”万永年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声音也有些发软。

  “你能不能让人给家里去个电话,让我的女儿暂时在什么地方避一避?”李高成的眼泪一时间汹涌不止,“万书记,她年纪还小,真的还很小,我唯一担心的就是她……”

  “你放心吧,这个我们都已经想到了。”万永年的眼睛也不禁有些发红。“杨诚已经把你的女儿接到他家里了,孩子不会有事的……”

  “……谢谢,谢谢你!”

  李高成泣不成声。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