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三十六章 翻云覆雨

将军吟

作者:莫应丰 [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16/07/03

  赵大明早就料到有翻云覆雨的一天到来,这一天果然来到了。
  这一天晚上,文工团来了一些陌生人,深入到集体宿舍找大家聊天。有工人,有战士,也有年轻的基层干部,还有保卫部的部长。只有这位部长是大家熟悉的。这些人大都说不好普通话,言语不利索,带着各种各样的乡音。有些人显然是头一回见世面,发现文工团员都那么能说会道,吓得不敢吭声了,问一句,答一句,问到不能回答的时候就闭口不答。但他们都练好了一套台词,诸如“兵团党委对文工团的运动很关心”哪,“要我们来和大家互相学习,共同战斗”哪,“要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哪,这些话都说得很生硬。本质的问题,内在的联系,那就说不清了。也有个别人是自认为很清楚的,他声称自己是“大老粗”,口口声声“知识分子就是不直性”,一进门就表现出他是来领导你们的,他虽然没有文化,却可靠地掌握着真理,他“没有你们那样复杂”,他也“不会风吹两边倒”,一眼就能看出阶级敌人,说来说去,在他的眼里知识分子就是阶级敌人,你是接受改造的,他是来改造你的,你是贱民,他是贵族。这样的人不多,典型的只有一个,是个排长。此外还有半个。文工团的知识分子也确实臭得可以了,偏偏对这个最革命的“大老粗”排长不感兴趣,说着说着,人都走光了。
  在另外一些无人访问的宿舍里,惊慌失措的造反者们三人一堆,五人一伙,窃窃议论不止。有的说这些人主要是来促进大联合,有的说是来帮助搞斗、批、改,有的猜想肯定要抓坏人,有的什么话也不说,光听别人议论。正在精神紧张的时候,有人传出消息说,楼下走廊里出了一个通知。于是,楼梯上,走廊里,脚步声劈劈啪啪地啊,有的跑去看通知,有的看完通知回来,肩碰肩,臂撞臂,到处骚动起来。围看通知的人也有念出声来的,他念道:“为了促进革命大联合,帮助文工团搞好斗、批、改,落实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将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兵团党委决定组成工人、战士联合宣传队进驻文工团。现定于明天上午七时半在小礼堂召开全团大会,请同志们按时参加。”
  第二天早上,还不到七点半钟就全团集合齐了,大多数人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想尽早了解宣传队的真实来意,看看与自己何关。也有少数人是预先交过底的,他们都表现得很平静。七点三十分,保卫部长领着江主任来了。江主任动作潇洒,笑容可掬,他不让喊“起立”的口令,也谢绝给他泡茶,讲台后面有藤椅他也不坐,在台前走来走去,边走边讲。
  “同志们,”他正一正眼镜说,“兵团党委的决定大家已经知道了。党委下了决心,要把文工团的问题解决好,我相信绝大多数同志是拥护的。文化大革命已经搞了两年多,就全国范围来说,已经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我们文工团的运动在某些方面也取得了不小的成绩。兵团党委决定派联合宣传队到文工团来,是为了帮助大家总结经验,找出问题,促进革命大联合,进一步发展大好形势。我向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政治部的保卫部张部长,大家认识吗?好,他就是联合宣传队的负责人,是兵团党委直接委派的,他代表党委来和同志们一起工作。具体做法,请张部长跟大家谈,我还要赶去参加一个会议,不多讲了。好吧!再见!”
  江主任匆匆来到,匆匆演讲,匆匆离开。那么轻松,那么友好,那么随随便便。这使得原来有些精神紧张的人松了一口气,会场气氛趋向正常了。接着是张部长讲话,有些人根本没有认真听,以为反正是老一套的道理,谁都能说得出来。不料张部长说着说着,口气强硬起来,嗓门大起来,所说的内容也越来越耸人听闻了,全场屏住了呼吸。
  “……我是保卫部长。”他瞪起眼睛说,“党委为什么叫我来,你们知道吗?保卫部就是对敌斗争部,没有敌情是不会叫我来的……”
  赵大明在想:“早就知道来者不善,果然是这样。那么敌情在哪里呢?会不会轮到我的头上?要仔细从他的话里听出话来。”
  “部队不是生活在真空,部队的‘四大’单位阶级斗争很激烈。”张部长腔调越来越高,“谁敢保证我们这里没有特务?谁敢说我们文工团没有新生的反革命分子?不能麻痹大意,高枕无忧,敌人很可能就睡在你身边,你还在称他做同志。”
  “显然,”赵大明想,“这回挨整的既不是走资派,也不是叛徒,而是‘同志’,要在同志当中找出人来整,要当心点儿。”
  “……你们还记得冲击政治部大院的事吗?地方上那些人是怎么来的?那里面有些什么人?我们保卫部不是吃闲饭的。”
  赵大明暗自庆幸:“还好,我一直是反对地方来支援的,这件事轮不到我的头上。”不过,他担心着范子愚,调头望了一眼,见范子愚脸色像猪肝。
  “……把彭其抢到一个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单位去。你们知道吗?那个单位尽是牛鬼蛇神,已经把我们军内斗争的情况送到台湾去了。难道我们这里没有内线吗?为什么偏要把彭其关到那里去?这是偶然的巧合吗?”
  赵大明吃了一惊,心想:怎么把这个问题也提出来呢?那次绑架事件不是江醉章直接指使的吗?邬中是主要策划人之一,他要不要受到审查呢?可他们都是最新提拔的领导干部,一个是政治部主任,一个是党委办公室主任,谁也惹不了他们。是不是斗争形势发生了变化?陈政委因为受到林彪的接见而产生了勇气,要把江醉章、邬中这些人整一整?不大可能,陈政委没有这样的胆量,他明知江醉章背景很深,是惹不得的。看起来,还是要整文工团。江醉章虽然暗中指使了绑架事件,但他并没有说要把人关到植物研究所去。与研究所的造反派发生联系的人是范子愚,又是范子愚!
  “……有人背着领导,瞒着群众,私自跑到北京去,在那里搞了什么鬼,你们知道吗?口里说的是革命,实际干的是反革命,与反革命勾勾搭搭。”
  赵大明感到全身一麻,想道:“来了,轮到我头上了。在北京与反革命勾勾搭搭的是谁?这可不是范子愚了。是我,我跟彭其勾搭,我父亲与他勾搭。糟糕!糟糕!大难临头了。”他转念一想,又觉得奇怪,自从范子愚劫持彭其没有成功,连夜从赵家出走以后,再也没有见过他,后来的事他全都不知道了,而且也没有任何一个旁人知道,怎么会暴露赵大明与彭其勾勾搭搭的内幕呢?难道自己的父亲告密了?绝无可能。至于父亲反对范子愚把彭其劫走,及时将他送进医院治疗,这对江醉章他们并没有坏处。相反,如果让彭其又落到文工团造反派之手,江醉章是不会放心的,他早就对范子愚怀有戒心,这是事实。到底怎么回事呢?是一个谜。
  “……敌人用两面派的手法把自己伪装起来,”保卫部长继续在说,“骗取群众的信任,混进群众组织担任重要角色。”
  “这又是说我。”赵大明想道。他偷偷往左右溜了一眼,发现有一些人在注意他的表情,怀疑的眼光从各个角落向他投过来。这时赵大明已很难控制,身上在微微发抖,思维已经混乱起来。再也无心注意范子愚了,准备全力对付即将临到自己头上的灾难。要是保卫部长突然点你的名怎么办?要是他当众问你一个问题怎么办?要是群众中间有人站起来揭发你怎么办?要是又来一个立即逮捕怎么办?许多的怎么办绞在一起,使他一筹莫展,感到很可能只有坐以待毙了。
  正当赵大明紧张、恐惧达到极点的时候,感到有人在他肩上拍了一下。这一拍非同小可,他立刻以为是拿手铐的来了,心想:“完了!”回头一看,见是那位自称大老粗的排长。
  “干什么?”他问。
  “你出来一下。”排长说。
  赵大明跟随那个排长出了会场来到走廊上。排长神秘地对他说:
  “江主任要你去一下。”
  赵大明愣了,木头一样站着,没有反应。
  “快去呀!”排长催他,“当兵的嘛!动作那么慢!”
  “到哪儿?”
  “当然是首长办公室嘛!这还要问?”
  赵大明无心计较这个自以为是的排长怎么怎么,他被这突如其来的召见弄糊涂了。又是什么意思呢?是好事还是坏事呢?他开头急走了一段,后来放慢脚步寻思起来,估计江醉章会问一些什么问题?会交代什么任务?要有准备才好,否则突然问来无以对答就会引起他怀疑。江醉章是个疑心很重的人,这在过去的接触中颇有了解了。只要他开始怀疑你了,你就接近完蛋了,跟这样的人打交道要特别小心。
  他来到主任办公室,见江醉章正在看文件,便小心地喊了声报告,行了礼,立正站稳,等着。
  “哦,你来了,”江主任抬起眼皮望一眼,仍看他的文件,随便说声,“到外间坐。”
  赵大明退到外间会客室来,坐在沙发上,仍旧心神不安,连坐的姿势都显得很拘谨。
  不久,江主任看完文件出来了,坐在赵大明的对面,未说话前先点了一支烟,态度淡然,叫人捉摸不住他的动机。
  “你知道我要跟你谈什么吗?”江醉章吹一口烟望着窗户外面说。
  “不知道。”赵大明声音略微发抖。
  江醉章忽然扭过头来注目盯着他,半分钟没有说话。赵大明心想:“坏了!多半是由于声音发抖引起了他的怀疑,要沉着,拿出上舞台独唱的经验来,台下尽管有一千人,一万人,只当目中无人。”
  “你告诉我,”江醉章注视着赵大明的眼睛说,“在整个造反过程中,你有没有干过什么坏事?”
  “我?”赵大明强令自己冷静下来,装着不明白的样子说,“我干什么坏事呢?”
  “你讲嘛!做了什么不应该做的事就讲给我听。”
  赵大明认真寻思了一阵,最后断然摇头说:
  “没有。”
  “不该讲的话讲过没有?”
  “这……”他想了想,“这就难说了,在什么地方说错一两句话是有可能的,可是……那怎么记得起来呢!”
  “我是讲,”江主任进一步说明,“该保守机密的,你泄露了没有?不该传播的谣言你传播了没有?”
  “没有。”赵大明肯定地回答,“主任您知道,我跟他们比较起来还算是稳重的,嘴也比较严,做事是知道考虑后果的。”
  “唔。”江主任点头,“那么,与地方群众组织的联系当中……”
  “我从造反以来没有跟任何地方群众组织发生过联系。一般与地方联系的事,都是范子愚亲自管的。”
  “文工团要整风了,抓阶级斗争,你害怕吗?”
  赵大明笑了笑。
  “笑什么?”
  “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他泰然答道。
  江醉章不再板着脸死盯住赵大明的眼睛了,将身子往沙发靠背上一倒,提起左腿交叉搁在右腿上摇晃起来,脸部表情也恢复到平常那种得意和自负的状态,吸口烟,张开大嘴,让烟雾从嘴里慢慢飘出来,贴着鼻子、脸颊和太阳穴徐徐上升,在头顶扩散、消失。
  “我今天找你来是要给你一项重要任务。”江主任说,“所以,你如果做过什么错事的话,要坦白告诉我。你们文工团在搞运动,要发动群众检举坏人坏事,你是头头之一,是大家注意的目标,有什么错误先对我讲清楚,我这里心中有数了就好办,懂得吗?明白我的意思吗?”
  赵大明紧张了半天,到这时才松了一口气,原来这位江主任是为了用你才这样问你。而且看来,就是有点什么错误也不要紧,江主任会保护你的。
  “主任,”赵大明用亲切的口吻说,“我知道您是爱护我,如果真做了什么错事,我当然会毫无顾虑地向主任汇报。不过,我想来想去,的确是一贯比较谨慎的,没有做什么坏事。至于文工团发动群众以后,会不会有人贴两张大字报对我提出点怀疑呢?那是可能的,因为我当了头头。”
  “这不要紧,只要你的实际行动是真正忠于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有没有人贴你的大字报你就不要管了。”
  “我感谢首长和组织的关怀。”
  “不,这是毛主席革命路线对你的关怀,是无产阶级司令部在爱护你,你要知道这中间的关系,要识轻重啊!”
  “我知道。”
  “上次在整理斗彭材料的工作中你立了功,无产阶级司令部己经把你的贡献记在账上了,对革命有贡献的人,革命不会把他忘记。”
  赵大明心里在想:“难道彭司令员对革命没有贡献吗?不仅把他忘了,而且还要把他整死。”但他口里说的是另一种话。
  “我相信无产阶级司令部。”他说。
  “不过,”江主任接着说,“你还年轻,在革命的道路上还刚刚走了第一步,以后能不能走到底,还要看意志坚定不坚定,遇上风浪动摇不动摇,考验来了经不经得起。”他滔滔说下去,“我初步感觉到,你还是有点才能的,能够动动脑筋,头脑比较敏感,接受新事物快,还有点写作基础。从你写的几个材料看得出,条理清楚,能抓住重点,文字比较简练,这是学习写作的基本条件。我有个想法可以向你透点风,我想在我们兵团建立一个写作班子,放在宣传部,由我亲自来抓。通过文化大革命,我总结了一点经验,舆论工作非常重要。掌握了舆论就掌握了群众,懂得吗?群众是跟舆论跑的。普通群众本来不懂得什么,我们用革命舆论向他一灌输,他就产生了革命的思想;有了革命的思想,就会有革命的行动。所以,舆论的延长线就是群众的革命行动。这是我研究出来的定义。我要建立一个写作班子,这个班子不光要能写文章,还要……怎么讲呢?可以这样来看吧,这个班子就是一个参谋部,政治参谋部。不光是我江主任的参谋部,还应该是无产阶级司令部下面的一个参谋分部。意义很大呀!任务也很光荣啊!这个参谋部跟我的关系是这样,我是组长,大家都是组员。从职务来看,我跟写作组的人相差很远,但在工作上,我们只是组长跟组员的关系。可以坐在一起研究问题,可以当面否定我的想法,提出更好的办法来。由于这个写作组的作用特殊,工作性质不同于一般的参谋干事,甚至不同于普通的科长、部长,所以,人员的选定需要慎重,每个人都要经过实际斗争的考验。我本想要你到这个写作组来,但是……讲实话给你听,考验还不够啊!你看怎么办呢?”
  赵大明暗自骂道:“这个狡猾的狐狸,又是唬,又是诈,又是引诱,绕了半天的弯子还没有把底交出来,跟这个家伙打交道要特别小心。”眼前怎样回答他呢?考验不够,意思就是还要你接受更大的考验,你接不接受?谁知他叫你干什么!连整理伪造录音材料的考验都还不够,要干什么才够?在他的肚子里究竟还有多少卑鄙伎俩?你盲目答应了,要是根本做不到怎么办?可是,看来不答应是不行的。这个人心肠歹毒,无情无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范子愚的遭遇就是活生生的例证。他既然看上你了,想拿你当马骑,你不让他骑他就会把你宰了,因为你是一匹马,总是可以驮人的,不驮他就可能去驮别人,甚至驮他的敌人,与其把你留给敌人,还不如把你宰掉。他会这样做的,他是完全可以做得到的,而且马上就能实现,只要在范子愚的名字下面再添上一个赵大明就行了。要想既不为他所用,又不为他所恨,就只有根本不在他面前表现任何能力,一开始就不露头角,混在芸芸众生的行列中,不声不响装糊涂。可是现在已经迟了,江醉章知道你有用,就看你听不听他调遣,事情就是这么明摆着。赵大明决定,先让他把那个考验说出来,再根据情况随机应变。目前只有这个办法最好了。
  “主任,”他假装受宠若惊的样子,“我原来是一个普通唱歌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把我推上了路线斗争的前线,凭着对毛主席的一颗忠心,不太自觉地做了一点工作。要不是有江主任的亲自关怀,连这点小小的工作可能还没有做。我当然知道自己很幼稚,觉悟还是不高的,无产阶级司令部要继续考验我,我怎么能说不接受考验呢?谁还不想把自己锻炼成坚强的无产阶级战士?这个心情,主任一定能理解。”
  “讲得很对。”江醉章颇为高兴,“呃……这么看来……,你是决心接受更严格的考验啰?”
  赵大明笑一笑,以表示回答。
  “唔,好。呃……彭其回来了,你知道吗?”
  “听说了。”
  “他回来以后的情况你知道吗?”
  “不知道。”
  “他的问题远没有结束,态度非常不好,决心顽抗到底。自杀未遂,还硬说不是自杀,至今仍不醒悟。我和陈政委要跟他谈话,他连面都不见。他对无产阶级司令部怀着刻骨仇恨,这已经很清楚了。一旦有机会让他重新得势,他会要疯狂报复的,比他垮台以前要凶残十倍,比我们对待他的态度要厉害得多。他的复辟就是我们的人头落地,也包括你。这个问题要心中有数,不能太天真,阶级斗争的历史从来就是这样。所以,彭其活着就是我们的隐患,他活下去,我就睡不下去,你赵大明也不要以为可以睡大觉。当然,毛主席的政策是一个也不杀,我们不能拿枪把他杀死。政策和策略是党的生命,一个也不杀的政策我们要深刻领会;同时又要懂得运用各种对我们有利的策略。你懂得我的意思吗?”
  赵大明竭力思考,表示尚未全懂地说:
  “请江主任再说下去,我慢慢儿理解。”
  “唔,”江主任评价说,“你这个态度也是对的,没有完全理解的时候就不要匆匆忙忙说已经理解。实际上,一些自认为很快就能理解某种复杂事物的人,他往往是根本没有理解。”
  赵大明点头。
  “现在,彭其要继续隔离监护反省。”江主任回到正题,“为了让他不受外界干扰,集中思想考虑他的问题,必须把他转移到郊外去,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给他住。现在地方已经找好了,问题是要派专人去负责监护工作。这个人必须是忠于无产阶级司令部的好干部,必须积极参加过对彭其的斗争,表现坚定,有过突出的贡献。你看这个人谁合适?”
  赵大明很清楚,这个人正是自己。但是,怎能毛遂自荐去认领这样的差事呢?他装着不便怎样说的样子,忸怩了一阵,吞吞吐吐说了些含糊的话:
  “要从积极参加斗彭……还有突出贡献来看,邬主任最合适。不过……他的工作……要不,刘絮云同志也很好,只是……女同志不太方便……我们文工团……”说到这里他不说了,连摇了几下头。
  “邬中是肯定要管这个事的,他是党委办主任。地方的选择,监护工作的各种安排、部署都是他的分内工作,但他自己不能去。刘絮云是个女同志,你想得对,女同志不大合适。我想……你有没有考虑到你自己呢?”
  赵大明不好意思地笑笑,推托说:
  “我不够条件,各方面都不够,连党员都不是。”
  “那不要紧,就在实际斗争中接受组织的考验嘛!文化大革命还有一条经验,过去入党的一些党员,大多数路线觉悟不高,在运动中成为保守派。冲锋在前的多半是一些党外青年。根据形势的发展,党的组织必然要进行大整顿,你不要担心这些问题。”
  赵大明无话可答。
  “怎么样?”江主任追问。
  “我……”赵大明知道已不能推托了,“如果主任有这个意思考验我,我怎么能说不干呢!”
  “对,接受任务要爽快。就这样定了,你去。给你一个班的战士,拨一部吉普车给你,伙食你们自己开。地方离这里有二十多公里,具体工作安排邬中会向你做详细交代。要准备坚守较长的时间,文工团的事你不要管,全心全意完成好你的任务。有什么困难吗?”
  赵大明摇了摇头。
  “要记住我跟你讲的政策和策略问题。到那里看到情况以后,你要每事联系政策和策略问题想想。你是聪明人,应该能够领会。记住!这一点一定要记住!”
  “我记住了。”
  “明天邬主任会带你去熟悉环境,过几天把准备工作做好了,你就带着人先搬去住上,以后自然会有人把彭其送来的。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吗?”
  还能有什么不明白呢?一切都明白得很,这是一个最要命的考验。也许江醉章至今还记得赵大明曾经跟彭其的女儿关系比较好,虽然早已断绝联系,惟恐在内心还有藕断丝连的感情,特意给他安排了这项特殊任务,看他怎么样表演。“真毒辣呀!”赵大明暗想,“看来他是真正要用我了,想把我变成他的工具,又怕我怀有二心,所以要出这个难题。怎么办呢?”他内心的焦急不安已达到顶点,而表面上只能演戏,让自己沉着,不慌不忙,不暴露真情。他努力寻思着,好像是在争取把问题考虑得更周到一些。不料最后他谈出了一个使江醉章吃惊的问题。
  “主任,”他稳重地说,“无产阶级司令部对我这样信任,我很感动。我想,我自己只有绝对忠诚老实才能对得起毛主席。有一件事情我要向主任汇报一下。”
  “什么事情?”
  “关于我父亲的问题。”
  “你父亲有政历问题吗?”
  “不,他是一个老工人,地地道道的工人,政治历史都没有问题,只是觉悟不高。这次彭其跳玉带河,被一个老工人救起来,那个工人就是我的父亲。”
  “是这样?!”
  “您没有听说过吗?”
  “没有。”
  “当时我和范子愚正在北京,这您是知道的。范子愚的目的是想把彭其抢到手,争取继续立功,他硬把我拉着同去,住在我们家里。年三十晚上,我父亲把彭其背回家来,范子愚马上就要动手,想把彭其劫到桂林去。我父亲为了表示反对范子愚的做法,把火发在我身上,扎扎实实打了我一耳光,然后他就把彭其送进医院去了。送医院我认为是应该的,但是我父亲太人情味儿了,完全不管彭其是不是走资派,没有阶级观念,太没有路线觉悟。我告诉他,这是反党集团的骨干分子,他跟我吵起来,我一气之下,马上跑去买了张火车票,年初一晚上就坐车回南隅来了。我刚才在想,既然主任要把这个任务交给我,我必须把在北京发生的事向主任讲清楚,我父亲的觉悟情况也要使主任知道。”
  江醉章很重视这个问题,伸出一个指头在空中画了半天的直线、曲线和圆圈,这表明他正在进行深入的思索。想了一阵以后,他问:
  “情况就是这样吗?”
  “就是这样。”
  “唔,这不要紧,关键在你自己。你自己通过下一段的工作画出你的面孔来。”
  谈话结束了,赵大明走下政治部大楼,一路踉跄回文工团去。刚刚被一场勾心斗角的谈话憋得喘不过气来,又要走到那正在发生不响枪的杀人悲剧的地方去,二十四岁的赵大明好像觉得自己已经早衰了,并且害上了陈镜泉政委那样的心脏病。手和脚都是麻木的,冰冷的,心悸,出虚汗,呼吸短促。这时候要是能找到一个与世隔绝的地方,有一张床可以躺下去永远不起来,那就好了。不能起来,再不要见人了,没有意思,没有脸面。江醉章虽然丑恶,你赵大明就不丑恶吗?你暗里是人,明里是鬼,人的那一面看不见,鬼的那一面丢人现眼,人鬼混合构成这架躯体。你想摆脱这种命运吗?不行,命运找你来了,像癞痢一样生在你头上了,你怕丑?那你就怕丑吧!他不知道明天会要发生什么,也不知道跨进文工团大门会见到什么。他什么也不知道,该想的没有想,该见的看不见,好像有人用黑纱蒙住他的眼睛,用烈酒麻痹他的神经,在莫名其妙之中把他送回文工团来了。刚刚踏上走廊的地面,耳边一声大吼,把他惊醒了。
  “打倒反革命分子范子愚!”
  吼声一浪一浪响过去,只见范子愚被几个反戈一击的造反勇士以架飞机的传统方式推出会场,迎着赵大明走来,又从他身边经过,送进了一间原不是住人的小黑屋。
  赵大明发抖了,又像头一次看见范子愚他们斗陈政委时一样。他身体失重,大楼旋转起来,楼梯,墙壁,天花板,人群,翻着跟斗的疯狂的人群……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