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八章

更新时间:2016/08/16

 鞋底滑过发出咻咻的声音,几乎在同时,也传来细小的破裂声。对草薙来说这个声音颇令人怀念。

他站在体育馆入口,往里窥探,汤川正在靠入口的这个球场上握拍迎战。他大腿的肌肉,比起年轻时果然好像有点松弛了,不过架势倒是没变。

对手看来是个学生,球技相当不错,连汤川刁钻的攻势也没能把他耍的团团转。

学生的杀球得分了,汤川当场跌坐在地,他满脸苦笑的对着学生说着什么。

他瞥见草薙,对学生打个招呼后,拿着球拍走来。

“今天又有什么贵干?”

听见汤川的质问,草薙故意做出要跌倒的动作。

“你这样说话太过分了。明明就是你打电话来,我以为你找我有事,才特地跑来的。”

草薙的手机,留着汤川打来的记录。

“这样啊。因为没什么大事,所以我没留言。我是好心怕打扰你,看你连手机都关机了,你一定很忙吧。”

“你打来时我正在看电影。”

“电影?在执勤时间?您可真悠哉啊。”

“才不是,是为了确认那个不在场证明。我想还是该看看是什么电影,要不然,怎么确定嫌疑犯说的是真是假。”

“反正不管怎么说都是桩好差事。”

“为了工作看电影,一点乐趣也没有。既然没什么大事,早知道就不要特地跑来了。我本来打去你研究室,他们说你在体育馆。”

“那你既然已经来了,就一起吃个饭吧,而且我的确找你有事。”汤川在入口换上随地乱脱的鞋子。

“到底是什么事?”

“就是那件事啊。”汤川边迈步走出边说。

“哪件事?”

“电影院的事。”

他们走进大学旁边的居酒屋,草薙念书时还没有这间店。两人在最里面那张桌子落座。

“嫌疑犯说她们去看电影,是在案发的本月十日,而且嫌疑犯的女儿在十二日告诉同学这件事。”草薙边替汤川倒啤酒边说,“就在刚才,我已经确定过了。我去看电影,就是为了做事前准备。”

“我知道你的解释,那你从她同学那里听来的结果如何?”

“还很难说,根据那女孩的话,好像没什么不自然的地方。”

上野实香是那个同学的名字。她表示在十二日那天,的确花冈美里聊起和母亲去看电影的事。实香也看了那部电影,所以两人聊得很起劲。

“案发两天后的时间点倒是有点可疑。”汤川说。

“没错。看过电影之后如果想跟同学讨论,照理说应该隔天就会说。所以我的想法是:电影或许是十一日那天看的。”

“有那个可能吗?”

“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嫌疑犯工作到6点,女儿如果一结束羽毛球练习就立刻回家,应该赶得上七点那场。实际上,她们坚称十日那天就是这样看电影院的。”

“羽毛球?她女儿是羽毛球社的吗?”

“我第一次去她家时,看到屋里放着球拍,立刻就猜到了。对,打羽毛球这点也有点可疑。你当然也知道,那是一种相当激烈的运动。虽说是国中生,不过照理说结束社团练习后应该已经筋疲力竭。”

“不过如果像你这么会摸鱼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汤川顺口说。

“你别打断我的话。总而言之,我想说的是——”

“一个结束社团练习已经筋疲力尽的国中女生,之后去看电影也就算了,竟然还跑去KTV唱到深夜未免太不自然——这就是你想说的吧?”

草薙惊讶的看着朋友,的确被他说对了。

“不过也不能一概而论的断定这样不自然,毕竟有些女生就是体力比较好。”

“是这样没错,可是她很瘦,看起来就没什么体力。”

“也许那天的练习比较轻松。更何况,你不是已经确认过她十日晚上的确去了KTV吗?”

“是啊。”

“她是几点进KTV的?”

“九点四十分。”

“你说便当店的工作六点下班是吧?命案现场在条崎,扣掉来回的时间,大约还有两小时可疑用来犯案……也对,也不是毫无可能。”汤川连免洗筷子也没放下就交抱双臂。

草薙看着他那副样子,边在心中暗想:我曾经提过嫌疑犯在便当店工作吗?

“喂,你怎么突然对这个案子有兴趣了?你居然主动问起办案进度,这倒是挺稀奇的。”

“谈不上什么兴趣,只是有点好奇罢了。我倒不讨厌这种所谓铜墙铁壁的不在场证明。”

“与其说是铜墙铁壁,应该说是难以查证,所以我才伤脑筋。”

“那个嫌疑犯,照你们的说法不是清白的吗?”

“或许是吧,问题是目前还没有其他的可疑人物浮出台面。况且,案发那晚正巧去看电影唱KTV,你不觉得未免太刚好了吗?”

“我了解你的心情,不过还是需要理性的判断。也许你该着眼于不在场证明之外的部分。”

“用不着你说,我们该做的都做了。”草薙从搭在椅子上的大衣口袋,取出一张影印纸,在桌上摊开,纸上画了一个男人。

“这是什么?”

“我们请人试着画出遇害者生前的穿着打扮,现在正有数名刑警拿着这个,在条崎车站周边到处打听。”

“我想起来了,你说衣服没有烧光吧?深蓝色运动外套和灰毛衣,以及深色长裤啊……听起来好像是随处可见的打扮。”

“就是啊。自认好像见过那个人的说法多到数不清,负责打听的人都举手投降了。”

“这么说来,目前还没有什么又用的情报喽?”

“是啊。只有一个情报,目击者说曾在车站旁边看过同样打扮的可疑男子,有个粉领族看到他无所事事到处闲逛。因为车站也张贴了这张肖像图,所以她看了主动来通报。”

“原来还真有人这么配合啊,那你何不找那个粉领族详细打听?”

“用不着你说,我当然问了。可惜她看到的好像并不是遇害者。”

“你怎么知道?”

“她说的车站并非条崎,而是前一站的瑞江站。而且,长相似乎也不同。我一拿遇害者的照片给她看,她就说她记得脸应该更圆才对。”

“恩……圆脸啊……”

“唉,干我们这行本来就得不断重复这种挥拳落空的滋味。跟你们这种只要道理讲得通,就能获得肯定的世界可是大不相同。”草薙一边用筷子捞起煮烂的马铃薯一边说,然而汤川毫无反应。草薙抬头一看,只见他双手轻握,瞪着空中。

草薙很清楚,这是这个物理学家沉思的表情。

汤川的眼睛逐渐对焦,他的视线射向草薙。

“听说尸体被毁容了,是吧?”

“没错,连指纹也被烧毁了,大概是不想让人查出死者身份。”

“是用什么工具毁容的?”

草薙先确认周遭无人窥听后,才在桌子探出上半身说道:

“没找到工具,凶手八成事先准备了锤子之类的东西,研判应该是用工具多次敲击脸部,敲碎了骨头。牙齿和下颚也支离破碎,所以也无法比对牙科的病例资料。”

“锤子啊……”汤川一边用筷子戳开关东煮的白萝卜一边嘟囔。

“有什么不对吗?”草薙问。

汤川放下筷子,双肘放在桌上。

“如果那个便当店的女士是凶手,你应该想像过她那天采取了什么行动。你一定认为她说去电影院是谎话吧?”

“我并未断定那是谎话。”

“不管这个了,总之你先说说看你的推理。”汤川说着对店员招手,另一双手抓起空杯歪着晃了一下。

草薙皱起眉头,舔舔嘴唇。

“谈不上什么推理,不过我是这么想的:便当店的……为了省事就姑且称她为A子吧。A子下班走出便当店时已过了六点,她从那里走到滨町车站约需十分钟。搭乘地下铁抵达条崎站约二十分钟,如果从车站搭公车或计程车去案发现场的旧江户川附近,应该七点就能抵达现场。”

“遇害者在这段期间的行动呢?”

“遇害者也正前往命案现场,八成和A子事先约好了。只不过被害者是从条崎站骑脚踏车过去。”

“脚踏车?”

“对。尸体旁边扔了一辆脚踏车,上面的指纹和遇害者的吻合。”

“指纹?不是被烧毁了吗?”草薙点点头。

“所以这是在查明死者身份后才确认的。我的意思是说,我们从被害者凭居的出租旅馆房间采到的指纹完全吻合。慢着,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说,光凭这样就算能证明出租旅馆的房客用过脚踏车,也不见得就是死者本人吧?因为出租旅馆的房客或许才是凶手,是那家伙用的脚踏车,也不见得就是死者本人吧?因为出租旅馆的房客或许才是凶手,是那家伙用的脚踏车。问题是,我们也比对过房间掉落的毛发,和尸体完全吻合。顺便告诉你,连DNA鉴定也做了。”

草薙这连珠炮般的说词令汤川露出苦笑。

“这年头,没人会以为警方会在确认身份时出错。撇开这个不说,使用脚踏车这点倒是耐人寻味,被害者是把脚踏车放在条崎车站吗?”

“不,说到这个啊——”

草薙把脚踏车的失窃经过告诉汤川。

汤川睁大了金框眼镜后面的双眼。

“这么说来,被害者为了前往命案现场,不坐公车或计程车,却特地从车站偷了一辆脚踏车?”

“应该是这样。根据调查,死者目前失业,身上没什么钱,大概连公车钱都舍不得花吧。”

汤川无法释然地交抱双臂,呼出一口大气。

“算了。总而言之,姑且假设A子和死者就是这样在现场碰面。你继续往下说。”

“虽然约好要碰面,但我想A子八成躲在某处。一看死者现身,就从背后悄悄走近。把绳子往死者脖子上一套,用力勒紧。”

“停。”汤川张开了一双手,“死者身高多少?”

“一百七十公分出头。”草薙按奈着想咋舌的冲动回答,他知道汤川想说什么。

“A子呢?”

“一百六十公分左右吧。”

“那就是差了十公分以上喽,”汤川托着腮,咧嘴一笑,“你应该知道我想说什么吧?”

“要勒毙一个比自己高的人的确很困难。根据脖子上的勒痕角度,也看得出死者是被人往上拉扯勒死的。不过,死者也可能是坐着的,说不定他当时正跨坐在脚踏车上。”

“原来如此,原来还可以这样强词夺理啊。”

“这不是强词夺理吧。”草薙一拳敲在桌上。

“然后呢?剥下衣服,用带来的锤子砸烂脸,拿打火机烧毁指纹。再烧掉衣服,从现场逃走。是这样吗?”

“这样要在九点抵达锦系町应该不是不可能吧.”

“就时间来说的确是,不过这个推理太牵强了。专案小组的人,该不会统统都跟你想的一样吧。”

草薙嘴一歪,一口喝干啤酒。他向经过的店员又叫了一杯后,才把脸转向汤川这边。

“大部分的探员都觉得女人应该无法犯案。”

“你看吧。就算再怎么出其不意,只要遭到男人抵抗,根本不可能勒死对方。而且男人绝对会抵抗,事后处理尸体对女人来说也很困难。很遗憾,我也无法赞同草薙刑警的意见。”

“算了,我早就料到你会这样说。其实,我自己也不相信这个推理是正确的,只是把它当成众多可能性之一。”

“听你的口气好像还有其他想法。既然说都说了,那你就别小气,把其他假设也说来听听吧。”

“不是我要故意卖关子。现在的说法,是假设尸体发现的地点是犯罪现场,但也有可能是在别处杀人后再弃尸该处。姑且不论A子是不是凶手,至少专案小组的成员,目前比较支持那个说法。”

“按照常理的确会这么判断,可是草薙刑警却不认为那个说法最有可能。这是为什么?”

“很简单。如果A子是凶手,那这个说法就不成立,因为她没有车。而且她根本不会开车,这样就无法搬运尸体。”

“原来如此,这点倒是不容忽视。”

“还有留在现场的脚踏车,当然也可以推断那是凶手故布疑阵,好让人以为该处就是犯罪现场;可是那样的话,在车上留下指纹就毫无意义了。因为尸体的指纹已遭到烧毁。”

“那辆脚踏车的确是个迷——就各种角度而言。”汤川像弹钢琴似的在桌边舞动着五指,等动作停下后他说,“不管怎样,判定是男人犯罪应该比较妥当吧。”

“这正是专案小组的主流意见,不过这并不表示就和A子划清关系了。”

“你是说A子有男性共犯?”

“目前,我们正在清查她的周边关系。她以前做过酒女,不可能和男人毫无关系。”

“你这种话要是让全国的酒店小姐听到的话,他们恐怕会生气喔。”汤川嬉皮笑脸的喝着啤酒,然后一脸正经的说,“可以给我看看刚才那张画吗?”

“你说这个?”草薙把死者服装的速写图递给他。

汤川边看边嘟囔。

“凶手为什么要剥下尸体的衣服?”

“那当然是为了隐瞒死者身份,就跟毁掉脸孔和指纹一样。”

“如果是那样,应该带走脱下的衣服就行了吧?就是因为他没事找事想烧掉,结果烧到一半就熄了,才让你们有机会做出这种肖像图。”

“大概是太慌张吧。”

“基本上,如果是皮夹或驾照之类的东西或许还有可能,从衣服和鞋子能查出身份吗?剥除尸体衣服所冒的风险太大了。站在凶手的立场来看,应该只想尽快逃走才对。”

“你到底想说什么?难道脱下衣服还能有什么其他理由?”

“我无法断言。不过如果真有其他理由,在没有弄清那个理由之前,你们恐怕绝对找不出凶手。”汤川说着,用手指在肖像图上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书中空两行)

二年三班期末考的数学成绩惨不忍睹。不只是三班,整个二年级都考得很糟。石神觉得,这些学生一年比一年不会用脑了。

发还考卷后,石神宣布补考日期。在这所学校,所有的科目都定有分数底限。按照校规,不及格的学生就无法升级,不过实际上补考可以一补再补,所以很少有留级生。

一听到要补考,顿时响起一片抱怨声。石神早已司空见惯所以不当一回事,不过这时有人朝他发话了。

“老师,有些人要报考的大学又不考数学,像这样的,应该已经不用在乎数学成绩了吧?”

石神看着发话的人。名叫森刚的同学一边抓着后颈,一边征求周遭的附和说:“对吧?”就连不是班导师的石神也知道,森刚的个头虽小,在班上却是老大。他偷偷骑摩托车上学,已经被校方警告过好几次了。

“森刚你要报考那样的大学吗?”石神问。

“如果要报考的话我一定会选那种大学。不过,目前我还不想念大学,而且不管怎样等我上了三年级都不会选修数学,所以无所谓啦,我才不在乎数学成绩。其实老师要应付我们这种笨蛋应该也很辛苦吧。所以我们不如彼此……该怎么说呢?像个成年人来处理这件事吧。”

“像个成年人”的这种说法似乎很滑稽,引起哄堂大笑,石神也为之苦笑。

“如果觉得我辛苦,这次的补考就努力及格。考试范围只有微积分,简单的很。”

森刚夸张的念念咋舌,往旁伸出的腿翘起了二郎腿。

“微积分到底有什么用处嘛,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石神本来已面向黑板打算开始讲解期末考的考题,听到森刚这句话顿时转身,这是不容错过的发言时机。

“听说森刚你喜欢骑摩托车是吧?你看过摩托车比赛吗?”

听到这个唐突的问题,森刚满脸困惑的点点头。

“赛车手不能以固定的速度驾驶。不只要配合地形和风向,还得根据战术,不断变换速度。该在哪里忍耐、在哪里怎么加速,胜负全看这一瞬间的判断。你懂吗?”

“懂是懂啦,但这和数学有什么关系?”

“这种加速度的变化,就是将那一刻的速度微分。说得更进一步,所谓的行走距离,就是把不停变化的速度加以积分。比赛时每辆摩托车跑的当然都是同等距离,所以为了获胜该如何调配速度的微分,就成了重要要素。怎么?这样你还认为微积分毫无用处吗?”

也许是无法理解石神说的内容,森刚露出困惑的表情。

“可是,赛车手才不会想这种事,谁管你什么微分积分,他们应该是靠经验和直觉取胜。”

“他们想必如此,但是从旁协助比赛的工作人员却非如此。该在哪里怎么加速才算赢,他们会反复进行模拟,推演战略,这时就会用到微积分。或许当事人自己没有意识到,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使用的电脑软体的确应用了微积分。”

“既然这样,只要发明那种软体的人念数学不就好了。”

“也许吧,但谁也不敢保证你将来不会成为这种人。”

森刚夸张的往后仰身。

“我怎么可能变成那种人。”

“就算不是森刚,也可能是在座的某位同学,数学这门课就是为了这样的某人。在此我要声明,我现在教你们的,只不过是数学这个世界的小小入口。因为如果不知道那是在哪里,自然也就无法进入。当然,讨厌数学的人可以不用进去。我之所以要考试,只是想确认你们是否起码知道入口在哪里。”

石神说到一半时,环顾全班同学。为什么要学数学——每年,都有人问这个问题,每次他总是说同样的话。这次是因为知道对方爱骑摩托车所以拿赛车举例。去年,面对立志成为音乐家的学生,他谈的是音响工学使用的数学,这点程度的小事对石神来说不费吹灰之力。

下了课回到办公室,只见桌上放着便条纸。上面抄着手机号码,潦草写着“汤川先生来电”,是另一位数学老师的笔迹。

汤川找他会有什么事——石神心头不禁涌起一阵莫名感动。

他拿起手机,走到走廊上。一拨便条纸上的号码,才想了一声立刻被接起。

“不好意思,你在忙还打扰你。”汤川劈头就说。

“有什么急事吗?”

“嗯,说急也算是很急吧。今天,待会能见个面吗?”

“待会吗……我还有点工作得处理,五点以后倒是可以见个面。”刚才上的是第六节课,现在各班早已开始开班会。石神没有当导师,至于柔道场的钥匙,也可以委托其他老师保管。

“那么我五点在正门口等你,你看怎样?”

“我都可以……你在哪里?”

“在你学校旁边,那么待会见。”

“知道了。”

电话挂断后,石神仍紧握手机,足以令汤川特意来访的急事究竟是什么事?

等他改完考卷收好东西准备离校时,正好也五点了。石神走出办公室,横越操场走向正门。

正门前那条斑马线旁边,站着身披黑色大衣的汤川。他一看到石神,就慢条斯理地对他挥手。

“让你特地抽空,真是不好意思。”汤川笑容满面地打招呼。

“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跑来这种地方?”石神也放缓了脸色问。

“别急,我们边走边说吧。”

汤川迈步朝清洲桥路走去。

“不,是这头。”石神指着旁边那条路,“沿着这条路直走,离我家比较近。”

“我想去那里,那间便当店。”汤川爽快地说。

“便当店……为什么?”石神脸颊一阵紧绷。

“还能为什么,当然是去买便当,这还用说吗?今天,我还得去别的地方,恐怕没时间好好吃饭,所以我想趁现在先打点晚餐。那家的便当应该很好吃吧?否则,你不会每天早上都去买。”

“喔……这样啊,我知道了,那我们走吧。”石神也朝那个方向迈步。

二人朝着清洲桥并肩走去,一辆大卡车驶过他们身旁。

“前几天,我见过草薙。你忘啦?就是我之前提过,去找过你的那个刑警。”

汤川的话令石神紧张,不详的预感更加强烈。

“他怎么了?”

“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只要工作一碰上瓶颈,就会立刻来找我发牢騷。而且,每次都带着棘手的问题,麻烦得很。以前有一次,他居然还开口叫我帮他破解什么灵异现象,快把我烦死了。”

汤川开始谈起那幢灵异现象,那的确是个耐人寻味的案子。不过他应该不会为了讲这种故事,特地来找石神。

石神正想着要问他真正的目的,就看到“天亭”的招牌遥遥在望。

和汤川一起走进那间店一事,令石神有点不安。因为他无法预期靖子看到他们两人会有什么反应。单是石神在这种时间出现就已经够异常了,如果还带了同伴,说不定会令她胡思乱想。但愿她不会露出不自然的态度,他想。

 汤川可不管他的想法,径自打开“天亭”的玻璃门,走进店内。无奈之下,石神只好也跟着进来,靖子正在招呼别的客人。

“欢迎光临。”靖子对汤川堆出殷勤笑容,接着瞥向石神。霎时,她的脸上浮现惊讶的困惑,笑容也不上不下的僵住了。

“他有什么不对吗?”汤川似乎察觉到她的异样,开口问道。

“啊,没有。”靖子脸上挂着不自在的笑容,连忙摇头,“他是我的邻居,常常来捧场……”

“好像是。自从听他提起贵点后,我就一直想来吃吃看。”

“谢谢您的惠顾。”靖子鞠躬致谢。

“我跟他是大学同学。”汤川转头看着石神,“就在前几天,我才刚去他家打扰过。”

“我知道。”靖子点头。

“你听他提过?”

“对,听说了一点。”

“这样吗?对了,你推荐哪种便当?他向来都是买什么?”

“石神先生多半都是点招牌便当,不过今天已经卖光了……”

“真可惜。那么我该买什么好呢?每一种好像都很好吃。”

汤川挑选便当的期间,石神隔着玻璃门窥探店外。他怀疑刑警或许正在哪里监视,绝不能让他们看到他和靖子亲密的样子。

不,更重要的是——石神瞥向汤川的侧脸。可以信任这个男人吗?用不着戒备吗?汤川既然和那个草薙刑警是好有,那他现在在此的情形,说不定也会被此人告诉警察。

汤川似乎终于选好便当了,靖子进去转告厨房。

就在这时,玻璃门开了,一名男人走入。石神不经意地转眼一看,不由得抿紧嘴角。

这名身穿深棕色夹克的男人,正式前几天,他在公寓前撞见的人。对方还用计程车送靖子回来,当时两人亲密对话的情景,石神撑着伞全看在眼里。

男人似乎没发现石神,他等着靖子从厨房出来。

靖子终于回来了,她一看到刚进来的客人,立刻露出讶异的表情。

男人不发一语,只是含笑对靖子点个头,也许是想等碍事的客人离开后再和靖子说活。

此人究竟是谁?石神想。他是从哪冒出来,什么时候和花冈靖子熟识的?

靖子走出计程车的表情,石神至今仍印象深刻,那是他从未看过的娇艳面孔。那既非母亲也非便当店店员的表情,也许才是她的本来面目?换句话说那时她展现的身为女人的模样。

在这个男人眼前,她展现了绝不让我看见的另一面——

石神来回凝视着神秘男子和靖子,他感到两人之间的空气隐含着某种动摇。几近焦灼的情绪在石神的胸臆扩散。

汤川点的便当做好了,他接过便当付了钱,对石神说:“让你久等了。”

两人出了“天亭”,从清洲桥旁走下隅田川边,沿河边迈步走去。

“那个男人有什么问题吗?”汤川问。

“什么?”

“我是说后来进店里的那个男人,我看你好像很在意他。”

石神心头一跳。同时,也暗自为老友的慧眼咋舌。

“是吗?没事,我根本不认识那个人。”石神拼命故作镇定。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