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二章

更新时间:2016/08/17

 第十二章

(1)

亚瑟决定在少年监狱里让其他人也站到聚光灯下。这么做,可以给他们有机会学些经验──健行、游泳、骑马、露营、还动。

胡丁恩是个身材高大的黑人,在此担任团康组主任,小平头,八字胡,富仁慈心,颇得亚瑟的喜欢。无论怎么说,这儿看来似乎没有危险。雷根同意亚瑟的看法。

但是,汤姆对这儿的规定有意见,他不喜欢剪掉头发,穿上政府所分发的制服,也不喜欢与其他三十多位少年犯住在一起。琼斯是社工人员,正在对新进的少年犯解释狱方的规定──根据不同的进步程度,监狱分成四区,每个月移往不同的区。在T型建筑中,一区与二区位于左翼宿舍,三区与四区则在右翼。

琼斯承认,第一区是“魔鬼营"。在那儿,每个人都必须听从指挥,头发都要剃掉;到了第二区,头发可以留长一些;进入第三区,只要完成每天指定的工作,就可以脱下制服,换穿便服;被移往第四区者,就可以不必住在大通铺了,每个人均有私人小房间,而且也不必参加每天的既定活动,这儿多半是模范犯人,不去『赛奥特女儿村』跳舞也没关系。

听了这些规定,男孩们都觉得好笑。他们必须按照赏罚评分,从第一区依序移往第四区。琼斯还说,每月初每个人都有120分;若想移往另一区,就必须达到一百三十分。行为良好、有特殊表现者才可以得到加分。相反的,如果表现不佳或有反社会行为者,则会遭减分的惩罚。狱方的工作人员或第四区的学长,均有权从事评分工作。

如果被人喊了一声“嘿!"就会被扣一分;被人劝说“嘿!冷静一点。"就会被扣两分;如果被告诫“嘿!冷静一点,回床去!"除了扣两分之外,违反者还得待在床上两个小时;如果擅自离床,被人说“嘿!冷静一点,回床去,冷静!"这就要扣三分;若是再加上“送牢房!"就表示违反者要被移送郡立监狱了。

琼斯说,这儿有一大堆活儿要干,希望每个人都有很好的表现。“任何人如果认为待在这儿太糟蹋想逃跑,俄亥俄州还有其他更好的地方可以待,那就是俄亥俄州中央管训队。一旦被送进去,你们就会想回到少年感化院的。好了,现在去仓库领取寝具用品,然后到大厅用餐。"

当晚,汤姆坐在床上暗思,到底是谁让自己落到这般田地?为何会在这里?他对于评分、规定和分区之事不屑一顾,只要有机会,他一定会逃出去。被带到此地时,他并非完全清醒,因此不知道出去的路线。但他发现四周并没有铁丝网或围墙,只是一片树林,想脱逃应不是难事。

一通过餐厅,他就闻到一般浓郁的香味,于是暗自盘算,在逃出去之前,不妨先看看这儿到底有什么好东西。

在第一区新进的少年之中,有个戴眼镜的小男孩,年纪可能不到十四或十五岁,排队时,汤姆注意到他,心想可能一阵风就把他吹跑了。小男孩吃力地扛着床垫、寝具,行进中被一个蓄长发的强壮少年绊倒。只见小男孩立刻爬起,朝大个儿的肚子挥出一拳,大个儿应声倒地。

大个儿不可思议的看着小男孩,拳头还握得紧紧的。

“好了,小家伙。"他说道,“嘿!"

“去你妈的!"小男孩回应道。

“嘿,冷静一点!"大个儿站起来,拍拍身上的灰尘。小男孩眼里擒着泪水,“来呀,想打架就过来!大个儿。"

“嘿,冷静一点,回床去!"

这时,另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把小男孩给拉走了。“住手,东尼!"他说道,“你已经被扣两分了,另外加罚回床上躺两个小时。"

东尼冷静下来,拾起自己的床垫。“好啊!戈迪,反正我也不饿。"

在餐厅里,汤姆静静吃饭,伙食还不错,但他开始担心这个地方了。如果被那些大个儿欺负、扣分,他知道自己必须谨慎的控制脾气。回到宿舍时,他发现那位高高瘦瘦的戈迪就在邻床,为小男孩带来食物,他们正在聊天。汤姆坐在自己的床上注视他们,他知道规定中有一条是不可在宿舍吃东西。这时,他看见外面有人来了。

“小心!"他低声说,“那混蛋家伙又来了!"

名叫东尼的小男孩立刻把餐盘收进床底下,躺回床上。检查之后,大个儿很满意东尼遵守命令躺在床上,然后就走开了。

“谢谢!"小男孩说:“我是东尼,你叫什么名字?"

汤姆看着他,“他们叫我比利。"

“这位是戈迪,他因为卖大麻被抓进来,你是什么罪名?"

“强暴。"汤姆说,“但我没做。"

从笑声中,他知道他们不相信。但是,不相信又奈他何。“那恶霸是谁?"汤姆问道。

“乔登,第四区的人。"

“我会讨回公道的!"汤姆说。

多数时间都是汤姆出现,比利的母亲来访时,也是由他和她说话。汤姆喜欢她,却对她觉得抱歉。因此,当她告知已与米查离婚时,汤姆很高兴。

“他常欺负我。"汤姆说道。

“我知道,比利,他一直找你麻烦,但我一点办法也没有,毕竟我们当时都是一家人。我自己有三个小孩,雪儿我也视同己出。现在米查走了。要听从辅导员,这样很快就可以回家了。"

汤姆看着她离去。在他心目中,她是世上最漂亮的母亲,真希望她是自己的母亲。他不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也不知道她的长相。

*****

(2)

年轻的团康主任胡丁恩发现,比利多半时间都恍恍惚惚的,要不就是看书、凝望天空发呆。有一天下午,他直接找比利谈话。“哈!你在这里呀!"胡丁恩搭讪道,“你要尽量表现自己,要快乐,找些工作做。你喜欢做什么?"

“我喜欢绘画。"亚伦说道。

隔周,胡丁恩自掏腰包买了一套画具给他。

“希望我为你画一幅画吗?"亚伦问道,同时将画布放在桌上准备。

“你喜欢什么画?"

“古老的谷仓怎么样?"胡丁恩说道,“破旧的窗子,古树上挂着一只轮胎,还有一条古老的乡间小路,就像刚下完一场雨。"

亚伦花了一昼夜,终于完成了画作。早上,他把画交给胡主任。

“哇!太棒了!"胡主任说道,“你只要画画,就可以赚到很多钱的!"

“我很希望这样,"亚伦回答,“我就是喜欢绘画。"

胡丁恩知道,要让比利摆脱心神不定的状态,他必须主动出击。某个星期天早晨,他带着比利前往蓝岩州立公园。当比利在绘画时,胡丁恩就在一旁看。有一些人靠过来围观,胡丁恩顺便卖出了几幅画。第二天,胡丁恩又载他出去了,当晚一共卖出了四百元的画。

周一早上,院长找胡丁恩到办公室。由于比利是州政府的犯人,让他出售画作是违反规定的。因此,院长要求胡丁恩退钱给那些买画的人,把画收回来。

胡丁恩事前并不知道有此规定,他同意把钱还给那些人。离开办公室,他问道:“你怎么知道卖画的事?"

“有很多人打电话给我,"院长说道,“他们想买更多比利的画。"

四月很快就过去了。当天气变得暖和起来时,克丽丝汀在花园里玩耍,大卫到处追逐蝴蝶,雷根在健身房练身。由于丹尼仍然惧怕户外的环境,担心遭到活埋,因此多半时间都在室内画静物。十三岁的克里斯朵夫在外面骑马,亚瑟花了大部份时间在图书馆研读法律。大伙儿都很高兴,因为他们已经升级到第二区了。

比利和戈迪被派到洗衣房工作。在那儿,汤姆乐于修理老旧的洗衣机和烘干机。他期盼能搬到第三区。在那个地方,到了晚上可以穿上自己的便服。某天下午,恶霸乔登带了一大堆换洗衣物走进来。“这些衣服马上洗干净,明天有访客来。"

“没问题,"汤姆说完,继续处理手上的工作。

“我是说现在立刻就清洗这些衣服!"乔登说道。

汤姆不理他。

“我是第四区的模范囚犯,小子,我可以扣你分数。你无法升到第四区了!"

“听着!"汤姆回应他,“我才不管你在什么鬼怪区呢!我没有义务清洗你私人的衣物!"

“嘿!"

汤姆一脸怒气,瞪视乔登。这家伙没有权利扣他分。“快滚!"

“嘿!冷静一点!"

汤姆握紧拳头,但乔登已走出去向负责人报告,说他要扣汤姆分数。当汤姆回到宿舍时,得知乔登果真扣了东尼、戈迪和自己的分数,因为他知道这三个人是一伙的。

“我们一定要采取行动!"戈迪说。

“一定要采取行动!"汤姆附和道。

“什么行动?"东尼追问。

“目前还不知道,"汤姆说,“但我会想出办法的!"

汤姆躺在自己床上,心中盘算要如何做;想的愈多,就愈生气。最后,他站了起来,在宿舍后找到一截四乘四寸粗的木棍,朝第四区的方向走去。

亚瑟将一切状况向亚伦说明,要他在汤姆惹出麻烦之前先行制止。

“别这么做,汤姆。"亚伦说。

“他妈的!我绝不让那恶霸扣我分数,害我们无法移到第三区。"

“这反而会弄巧成拙。"

“我要打烂那狗养的脑袋!"

“嘿,汤姆,冷静一点。"

“别对我说那些字眼!"汤姆大吼。

“抱歉,但你这么做会坏事的,让我来处理吧!"

“狗屎!"汤姆摔下木棍,“你根本就没本事料理!"

“你一向都出言不逊,"亚伦说,“消失!"

汤姆离开了。亚伦返回第二区宿舍,找了戈迪和东尼坐下来讨论。

“现在,我来告诉各位该怎么做。"亚伦表示。

“我知道该怎么做,"戈迪说,“把可恨的办公室炸翻天!"

“不行,"亚伦反对,“我们先搜集事实。明天去琼斯先生的办公室,告诉他我们的同僚是如何的不公平──同样都是少年罪犯,比我们好不到哪儿去──却要评判我们的言行。"

东尼和戈迪张大了嘴看着亚伦。他们从未听过他说话如此流利过。

“给我纸和笔,"亚伦说,“我们必须谨慎处理这件事。"

第二天早上,他们三个人由亚伦当发言人,去见社会工作人员琼斯。

“琼斯先生,"亚伦说,“初来这儿时,你曾告诉我们可以述说自己的感觉不会有麻烦。"

“没错。"

“我们对于由囚犯负责扣分一事有意见。如果你看过我画的统计图,你就知道这项制度是多么不公平。"亚伦将乔登扣他们分数的记录递给琼斯。

“比利,这套制度我们已经使用很久了。"琼斯说道。

“但这并不代表它是正确的制度。少年感化院的目的,乃是要协助我们将来返回社会生活,但是,如果这儿的制度告诉我们的是──社会是不公平的!这对吗?"

琼斯听完了之后陷入沉思。亚伦不停叙述这套制度的缺失,东尼和戈迪在一旁保持沉默。他们对于亚伦的快语如珠觉得太棒了。

“这样好了,"琼斯说道,“这件事我再想一想.下周一你们再过来,到时我会告诉你们我的决定。"星期天傍晚,东尼与戈迪在戈迪的床铺上玩扑克牌,汤姆则躺在一旁,试着组合刚才东尼与戈迪提及有关琼斯办公室所发生的事情。

戈迪抬头说道:“那个恶霸又来了!"

乔登走到东尼面前,丢下一双泥泞的鞋子在扑克牌上。“我今天晚上要一双干净的鞋子。"

“你可以自己洗呀!"东尼说道,“我才不清理这双鬼鞋子。"

乔登打了一下东尼的头,东尼应声跌到床下,哭了起来。当乔登离开时,汤姆迅速跑上前去,拍了乔登的肩膀一下。乔登转身时,汤姆给了他狠狠的一拳,正好打中鼻梁,让他撞向墙壁。

“我扣你四分!杂种!"乔登大吼。

戈迪也一路跟了上来,腿一伸,把乔登绊倒;接下来,两人轮番揍了他一顿,始罢干休。

雷根一直注意汤姆的打架情形,他要确定汤姆并未遭到危险。如果有任何威胁,他就会出来干涉。他才不会像汤姆一样猛追穷打,他只会攻击某一部位,直到打断骨头为止。但是,汤姆今天没出事,所以雷根也无须强出头了。

第二天早上,他们决定向琼斯先生报告前一天发生的事,免得让乔登恶人先告状。

“看看东尼的头,他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打了一拳,还肿着呢!"亚伦告诉琼斯,“他一直利用这儿的制度欺负弱小。就像我们上星期说的,这是一套错误而且有潜在危险的制度,因为那些人也同样是罪犯。"

星期三,琼斯向所有人宣布,扣分制度从今天起将完全由院方人员执行。当初乔登以不当手法扣减其他人的分数,要全部计在他自己的名下,乔登被降到第一区。东尼、戈迪和比利的分数,目前已足够可以移往第三区了。

*****

(3)

第四区的犯人有一项特权──有外出假可以回家──汤姆期盼外出假的到来。休假日来临的时候,他打包行李等待桃乐丝来接他。但是当他一想到要离开时,心中就更加迷惑。他原本很喜欢这个地方,但是,当他知道米查已走了,他就非常高兴能返回春日街上的家。目前,家中只剩雪儿、凯西和自己。对他而言,家中发生一些改变也是满好的。

桃乐丝开车来接他回兰开斯特市。一路上,他们并未有太多的交谈。令他惊讶的是,当他们回到家没几分钟,有位男士就到他们家拜访。他曾见过那个男子,身材高大、吸烟。

桃乐丝开口了:“比利,这位是戴摩,他拥有一家保龄球馆和我以前唱歌的那家夜总会,今天他要与我们共进晚餐。"汤姆从他们两人的眼神中,知道他们一定有什么关系。去他的!米查离开还不到两个月,现在又来了另外一个男人。

晚餐时,汤姆说:“我不回感化院了!"

“那儿的一切我无法忍受。"

“比利,这么做是不好的。"戴摩说,“你母亲告诉我,你在那儿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

“这是我个人的事,与你无关!"

“比利!"桃乐丝出言制止。

“现在我是这个家庭的朋友了,"戴摩说,“你不该让母亲担忧。只要在里面再待一阵子就好了,你最好乖乖服完刑期。"

汤姆低下头看看餐盘,静静将晚餐吃完。

后来,他问凯西,“那个男的是谁?"

“老妈的新男朋友。"

“他还以为他可以告诉我该做什么呢!他常来我们家吗?"

“他在城里有栋房子,"凯西说,“虽然没人说他们同居,但我有眼睛。"

隔周周末休假返家时,汤姆遇见戴摩的儿子史都华,一眼看见就很喜欢他,年龄与比利相仿。史都华是足球员、运动选手。但是,汤姆最喜欢他的原因则是他驾驭摩托车的技巧。

亚伦也喜欢史都华,雷根则因他的运动能力、技巧和胆识而尊敬他。那个周末过得非常愉快,他们都希望能有更多的时间与这位新朋友在一起。史都华一点儿也不在意比利的怪异行为,也从未说他心在不焉或喊他疯子,将来有一天自己会与史都华一样。

汤姆告诉史都华,当他离开少年感化院之后,他将无法再待在家里了。他对戴摩待在自己家里那么久颇不以为然。史都华告诉他,到那时候,他愿与比利分租一间公寓。

“你说话当真?"汤姆问道。

“我曾把这个意见告诉老爹,"史都华说,“他也认为这是个不错的意见,他说我们可以互相监督。"但是,在出狱前几周,汤姆得知桃乐丝将不再定期过来探望了。

1973年8月5日,史都华骑摩托车时,一个急转弯,撞到一辆拖车上的游艇尾部,摩托车和游艇立刻起火燃烧,史都华不幸当场丧命。

听到这则不幸的消息,汤姆吓了一跳。这么一位勇敢、有自信、面带笑容的朋友,他有一颗征服世界的雄心,竟然被一把火夺去了性命?汤姆无法承受这样的事实,他不愿再待下去了。不久,大卫出来承受史都华死去所带来的悲痛,汤姆放声大哭……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