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三章

更新时间:2016/08/17

 第十三章

(1)

史都华过世后一个月,比利从少年感化院获得假释。返家后几天,亚伦在房里读书,戴摩进来问他要不要去钓鱼。亚伦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是要讨好桃乐丝。凯西说他们可能快结婚了。“当然,"亚伦说,“我很喜欢钓鱼。"

戴摩做好了一切准备,第二天还向公司请假,来家里接比利。

汤姆以恶劣的态度望着他,“钓鱼?狗屎!我才不去钓鱼!"

当汤姆走出房间时,遇到了桃乐丝,桃乐丝说他怎么可以出尔反尔呢?汤姆很惊讶地望着他们两人。“天哪!他每次钓鱼都不问问我的意见!"

戴摩气呼呼的冲到屋外,他发誓说,比利是他这辈子见过最卑鄙的骗子。

“我再也无法忍受了!"当亚伦一个人在房间时,告诉了亚瑟这件事,“我们必须离开这里,每次戴摩在这儿,我就好象成了外人!"

“我也有同感,"汤姆说,“桃乐丝一直就像我母亲。但如果要和戴摩结婚,我就搬出去。"

“好吧!"亚瑟说,“我们先找份工作,存些钱,这样才可能租房子住。"

其他人都鼓掌赞成这个意见。

1973年9月11日,亚伦在电镀厂找到一份工作,收入并不高,工作环境很脏,并不是亚瑟心目中想要的。

单调无聊的工作──锡容器操作员──由汤姆执行,他必须推下吊在空中的台车,倒进电镀槽里,一台接着一台地推。台车排列的长度与保龄球道的长度差不多──将台车降低、等待、上升、推动、降低、等待。

由于不屑如此卑微的工作,因此亚瑟将注意力移到其他事情上,他必须帮助其他人自力更生。

待在工厂这段时间,他一直在研究那些他允许出现的人,最后了解到,若想在社会中生存,他们就必须学会自我控制。如果不订定一些规则,所有人就会一团混乱,这对大家来说都十分危险。在少年感化院学习到的管理规则,他正好能派上用场──表现不佳者,会被退回到第一区或第二区。

由于这项规则带来的畏惧,令一些顽劣份子纷纷收敛起乖张的行为。因此,当他们进入社会时,这将是他们需要的管理规则。

他向雷根解释这个理念,“由于我们之中有人被牵连涉及那坏女人的事件,"亚瑟说,“在匹克威被两名妇女控告强暴──我们并未犯下的罪行──结果被送进监狱,我绝不容许再发生这样的事!"

亚瑟若有所思的模样,“通常我可以阻止一些人出现。我也留意到,危急情况发生时,你也有能力立即更换出现的人,我们两人应该要好好支配意识。我已决定永远驱逐一些惹人厌的家伙,他们不准再出现。其他人则必须按照一套行为规范生活,我们就像是一个大家庭,必须要有严密的家规。如果有人犯了家规,就必须将他归为《惹人厌的家伙》那一群。"

得到雷根的同意后,亚瑟向其他人说明这些规定。

第一条:不可说谎。在他们生命中,一直遭到世人的误解,因为他们的确不知道其他人曾经做过的事。

第二条:善待妇女及小孩。包括不可说脏话,言行举止必须有礼。例如:开门时动作要轻、用餐时身体必须坐直,并将餐巾放在大腿上;不论任何时候,都必须保护妇女及小孩。如果有人看见男人欺负妇女或小孩,任何人都必须立刻退下,让雷根处理(任何人遇到危险情况时,雷根会立刻自动出来处理)。

第三条:禁欲主义。绝对不可再有类似被他人指控强暴的情况出现。

第四条:尽力自我改善。每个人均不可浪费时间看漫画书或电视,而应在专业上精益求精。

第五条:尊重家庭每一成员的资产。这一条乃是针对卖画而订。任何人都有权出售未经签名或署名“比利"、“威廉"的画。但是私人画作上若签了汤姆、丹尼或亚伦,则属私人财产,任何人都不得出售非属自己的资产。

任何违犯规定者,将被判永远不得出现,必须躲到陰影里与那些惹人厌的家伙在一起。

雷根想了一会见,问道:“那些惹人厌的家伙是谁!"

“菲利浦、凯文──他们两人均有反社会及犯罪倾向──已经被放逐了。"

“汤姆呢?他有时也有反社会倾向。"

“是的,"亚瑟同意其说法,“但我们需要汤姆的好斗性格。一些年幼者很守规矩,如果任意听从一些陌生人的指示做事,反而会受到伤害。只要汤姆不违犯其他规定,或是不利用脱逃技巧及开锁天份去犯罪,那么汤姆也可出现。但我会经常出声警告他,我们在注视他的行为。"

“那我呢!"雷根问道,“我也有犯罪倾向呀!"

“你绝不可违反规定、不可犯罪!"亚瑟说,“即使你的行为并非损及他人的罪行,无论是什么原因。"

“你必须暸解,"雷根说,“有时候为了生存或防卫,我一定会犯罪。在情急之下,法律是不存在的。"

亚伦十指互碰,思考雷根所提的理由,然后点点头,“你是唯一的例外,因为你的力量太强大了,你一个人的力量就足以伤到对方。但是,只准你自我防卫或保护妇女小孩。身为一个家庭的守护者,为了生存目的,你是唯一可以采取无受害者或必要罪行的行动者。"

“我接受这样的规定,"雷根柔和地说,“但是制度不一定永远有效;在混乱时期里,有人会出来偷窃时间,我们却完全不知情──包括你、我和亚伦在内──我们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没错,"亚瑟同意道,“我们必须在我们所能控制的范围内做该做的事。我们必须维持家庭的稳定,并且防止混乱时期出现。"

“这恐怕很难吧!你必须与其他人沟通好,我还不完全认识家庭中的所有成员,有些人来了又走;有时候,我甚至不知道出现的人是不是我们家庭中的一份子。"

“这很自然,就像在医院或少年感化院一样,我们会熟悉我们四周的人。但在外面的社会,人们通常并不在意他们周围的人。我会和每一个人沟通,告知他们应当注意的事项。"

雷根打趣说道:“我虽然力大无穷,但你学习到的事,让你拥有比我更强壮的力量。"

亚瑟点点头,“这就是为什么我下棋总是赢你的原因。"

亚瑟逐一和每个人沟通,告知他的要求。除了行为规范之外,那些站在聚光灯中出现的人,还必须遵守其他事项。

克丽丝汀只有三岁大,她的行为常令其他人难堪。但是,在雷根的坚持下,顾及她是第一位家庭成员,同时也是唯一的婴孩,因此特准她不会被放逐,或被归为惹人厌的家伙,当出现者无法沟通或不知发生什么事时,克丽丝汀的出现或许会有所帮助。同样的,她也必须朝自己的目标努力。在亚瑟的协助下,她将学习阅读及写字。

汤姆继续电子方面的兴趣,增强机械方面的能力。虽然他会开锁、开保险柜,但这些技术只准用在脱逃时。他绝不可协助任何人偷东西,不可成为小偷。闲暇之余,他学习吹奏萨克斯风,增进绘画技巧。他还必须学会控制牛脾气。但是,有必要时,他可以用来对付凶恶的家伙。

雷根学习的是空手道和柔道,藉以保持最佳体能状态,借着亚瑟的协助和指示,雷根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的肾上腺素,这让他即便处于危急状况时也能全力出击。他还必须继续学习炸药方面的知识。下次领薪时,第一件要买的便是一把槍,好让他练习打靶。

亚伦磨练自己的口才和画肖像的技巧。压力大时,他会藉敲打小鼓放松紧张的情绪。必要时,通常都是由他面对世人;为了培养社交能力,他必须经常出现与其他人交往。

阿达娜继续写她的诗,并改善烹饪技巧,尤其是搬到外面住时,她还得负责监理房间。

丹尼仍将持续学习绘画静物,和使用喷槍的技巧;由于他已是十几岁的青少年了,因此必须负责照料小孩。

亚瑟继续他的科学研究,尤其是在医学方面,他已申请参加函授教育临床血液学的基础讲座;同时,他也运用他的逻辑和清楚的分析能力研究法律。

所有人都已被清楚告知必须继续改善他们自有的能力与知识,亚瑟警告他们,不可浪费时间,不可胡思乱想;家庭中的每一位成员,都必须努力达成自己设定的目标,同时还必须不断进修。不出现时,他们仍然必须不断思考,一旦出现了,就要尽量利用机会去练习。

年轻小孩绝不可开车,如果任何人发现自己坐在驾驶盘前,就必须立即移到乘客座,让其他较年长的人驾驶。

每个人均同意亚瑟的思绪非常周密,提出来的方法也都符合逻辑。

《赛谬尔》在阅读旧约圣经,他只食用犹太人认可的食物,他喜欢木雕和石雕。9月27日,他出现了,当天是犹太人的新年,他为比利的犹太父亲祷告。

赛谬尔知道亚瑟针对卖画册订定的规定。但有一天,他需要钱,家庭中没有任何一位成员给他建议或告诉他将会发生什么事;于是他将一幅亚伦签名的裸体画给卖了。裸体画对他而言是违反宗教信仰的,所以他不想见到这种画。他告诉买画的人:“我不是画家,但我认识这位画家。"

然后,他又售出一幅画有谷仓的作品,画中充满恐惧的气氛。

当亚瑟知道赛谬尔所做的事情之后,他非常震怒。赛谬尔应当知道出售其他人心爱的画作结果,于是亚瑟命令汤姆找出赛谬尔最心爱的作品──用塑胶材质制作,丘比特环绕在侧的维纳斯像。

“毁了它!"亚瑟命令道。

汤姆拿到屋后,用铁槌敲碎。

“由于赛谬尔犯下私售他人财物的错,被判定为《惹人厌的家伙》,永远不可再出现。"

赛谬尔为自己的行为提出辩解,他向亚瑟说明他不能被放逐的理由,因为他是家庭成员中唯一信奉神的人。

“神是由那些畏惧未知事物者所创造的,"亚瑟说,“人们崇拜耶稣只因为他们畏惧死后可能发生的事。"

“完全正确!"赛谬尔立刻答道,“但是,有这一层保障未尝不是件好事。如果当我们死后发现有神,至少我们之中还有一个人相信神。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升天堂了。"

“如果有灵魂的话。"亚瑟说。

“那又何必急着打赌!反正再给我一次机会也没什么损失!"

“规定是我制订的,"亚瑟说,“我已做出决定,10月6日是你的圣日,那天你可以出现完成你的禁食日,然后就被放逐。"

后来,亚瑟向汤姆承认,这是他在忿怒之下做成的裁决,他犯了错误,因为他自己无法确定神是否存在──他不该匆促放逐他们之中唯一信神的人。

“你可以有些改变,"汤姆说,“让赛谬尔偶而出现。"

“在我清醒时不可以,"亚瑟说,“我承认我太意气用事,那是我的错误。但是,一旦做出了决定,就绝不可更改。"

想到天堂和地狱,汤姆就感到十分困扰,他发现自己不断想到这个问题。心想,如果死后下地狱的话,不知有无方法可以逃出来。

*****

(2)

过了几天,亚伦在城里遇见一位同学哈伯瑞,他依悉记得哈伯瑞曾是他某个旧识的朋友。现在他留了一头像嬉皮一样的长发。哈伯瑞邀他去他的住处喝啤酒、聊天。

那是一间宽敞、老旧的公寓。亚伦坐在厨房与哈伯瑞说话时,房里有其他人进进出出。亚伦觉他们在进行毒品交易。起身离去之际,哈伯瑞告诉他,周末晚上有个派对,希望他能参加。

亚伦接受了邀请。这是一次少有的社交机会,亚瑟鼓励亚伦参加。

但是,当亚伦依约到达时,他并不喜欢眼前的景象。那儿有许多人在吸毒,他想那些人都在虚掷生命。因此,只打算停留一会儿喝杯啤酒。但是,几分钟后,他觉得很不舒服,他退了下去。

亚瑟向四周张望,对于眼前发生的事非常不屑。不过,他决定站在一旁观察这种下流阶层的生活──观察这些人在不同药物下会出现什么样的丑态是相当有趣的事:吸食大麻后无来由的傻笑、安非他命之后的昏睡……他认为这里是毒品的实验所。

亚瑟发现有两个人也同他一样远离人群。身材高挑的女孩拥有乌黑的长发、丰厚的双唇及雾般的眼眸,不断朝自己瞅过来。他有个感觉,她很快就会过来与自己谈话。这念头令他不舒服。

和她坐在一起的男子这时朝亚瑟开口说话了:“你常参加哈伯瑞的派对吗?"

亚瑟让亚伦出来处理这样的应对。亚伦向四周望了一下,“你刚才说什么?"

“我朋友说,她曾在派对里见过你。"年轻人说道,“我也觉得你很眼熟。你叫什么名字?"

“他们都叫我威廉.密里根。"

“雪儿的哥哥?嘿!我是史坦利,我见过你妹妹!"

那女孩这时走过来了,史坦利说道:“玛琳,这位是比利。"

史坦利说完便走开了。玛琳和亚伦交谈了大约一小时,谈论房间内的其他人。亚伦发现她很可爱、很温柔、有诱惑力,那对黑色的眼眸会说话,亚伦已为她倾倒了。但是,他知道亚瑟的规定,他和眼前的女孩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嘿!玛琳!"原先的男子在房间另一个角落叫她,“过来一下!"

她不理会他。

“妳男朋友在叫妳。"亚伦说道。

“哦!"她带着微笑,“他不是我男朋友。"

她令他手足无措。他才从少年感化院因强暴案件脱身,现在又有女孩来惹他了。

“对不起,玛琳,"亚伦说,“我该走了。"

她一脸惊讶的神情,“或许我们日后还会见面。"

亚伦头也不回就走了。

第二天,星期日,亚伦认为这是打高尔夫球的理想日子。他将球具放进车里,驾车来到兰开斯特俱乐部。在那儿租了一辆电动车,打了几个洞,但成绩不理想。当他第三次将球击至沙坑时,对自己的表现非常不满,于是退了下去。

《马丁》张开眼睛,惊讶地发现自己手中居然握着一根高尔夫球杆。他必须将沙堆中的球打出去,他依计画打了出去,打完那个洞。他并不知道前四洞到底挥了几杆,因此他记──低于四杆标准杆一杆──伯蒂。

当他看见下一洞有很多人挤在那儿时,他大声抱怨那群慢郎中破坏了他这种高手的打球兴致。

“我是纽约来的。"他对前一组四个人里的中年人说话,“我通常在私人俱乐部里打球,那儿会限制打球人数。"

当那个人面露紧张的神色时,马丁插队进去,“你不介意我先打吧?"在未等对方回答之前,他早将球打上果岭了。

他用同样的手法超到前面的两人组。但是,却把球打到水塘里去。他将电动车停在水塘旁,看看能否找到球,但怎么找都找不到。于是,他用另一个球开球,球越过池塘。他回到车上;当他跳上车时,膝盖不巧扭了一下。

大卫出来承受痛苦,心想,自己为何会在这辆小车里,不知这儿是何处。当疼痛减轻时,大卫坐在那儿玩弄方向盘,嘴里假装模拟引擎的声音,脚踢着踏板,剎车柄松开了,车子开始下滑,直到前轮陷在池塘里才停住。由于受到惊吓,大卫退回去,由马丁出现。马丁心想,刚才发了什么事。他花了大半小时,前前后后推动车子,好不容易才将前轮推出泥潭。在他推车时,看到那一批批往前打球的人,这令他非常愤恨。

当车子终于回到干燥路面时,亚瑟出现了,他告诉雷根,他判定马丁是个惹人厌的家伙。

“只不过是车子掉进池塘,给予这样的惩罚是否太重了?"

“理由不在此,"亚瑟说道:“马丁是个没有价值的自大家伙,只想穿上闪亮华服、驾驶豪华的大轿车,整天只会做白日梦。从未认真想改善自己或发挥创造力,他只是个骗子,最严重的是,他是个势利鬼!"

雷根笑着说道:“我还不知道势利鬼也是被判定为《惹人厌的家伙》的理由。"

“我亲爱的伙伴,"亚瑟的口气冰冷,他知道雷根话中的含意,“除非一个人很聪明,否则任何人都没有权利成为势利鬼,我有这种权利,马丁没有。"

亚瑟以平于标准杆的杆数,打完了最后四个洞。

1973年10月27日,差不多是桃乐丝与米查结婚后的十年,她与第四任丈夫戴摩结婚了。

戴摩试着做一位好父亲,但孩子们并不领情。当戴摩订定规矩时,亚瑟瞧不起他。

在桃乐丝列出的禁止事项中,有一项是禁止比利骑摩托车。汤姆知道这是因为史都华的绿故,但他不认为由于他人的行为就可剥夺另外一个人的权利。

一天,他向朋友借来一辆山叶350的机车,正好经过自己家门前时,发现排气管尾端快掉下来了,如果碰撞到地面的话……

就在这危急的情况下,雷根跳下车。

他稳身站起,牛仔裤磨破了,然后缓缓将车推回门前的庭院,走进屋里,清洗额上的血迹。

走出浴室时,桃乐丝对着他尖叫:“我警告你不可骑摩托车的,你这么做是要折磨我吗?"

这时,戴摩也正好从花园走进屋内,并且大声吼叫:“你是故意这么做的!你知道我对机车的感觉,居然……"

雷根摇摇头退了回去,他让汤姆来解释有关排气管的事。

汤姆抬起头,看见两个人正在怒目瞪着自己。

“你是故意的,"戴摩说道,“对吗?"

“你们疯了,"汤姆同时检查一下身上的瘀伤,“只不过是排气管掉下来,而我……"

“又开始撒谎了!"戴摩说,“我检查过机车,排气管并未断成两截,连伤痕都没有!"

“你凭什么说我是骗子!"汤姆大吼回去。

“你是天杀的骗子!"戴摩吼过来。

汤姆气冲冲跑出屋子,再怎么解释也是白费口舌,要不是雷根及时出现,机车早就毁了。不管他怎么说,他们仍会叫他骗子。

由于怒气不断累积,汤姆已经无法承受了,于是退了下去……看见儿子满脸怒气冲出屋外,桃乐丝也跟了过去,只见他走进车库。她站在车库外探视,后来又从窗外看见一脸凶恶的比利走向柴堆,捡起木柴一劈为二;他一次又一次打断了好几根,算是出了气。

亚瑟决定,他们必须搬出这个家。

几天后,亚伦找到一间廉价的公寓,房间有两个半,距离桃乐丝的住处开车一会儿就到了。并不舒适,但是有电冰箱和壁炉。他自己添购一张床,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另外,桃乐丝用自己的名字为他买了一辆庞帝克汽车,车款则由比利自行负担。

雷根买了一把30口径的卡宾槍、25口径的半自动手槍和九发装的弹匣。

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公寓真是令人兴奋,只要高兴,就可以去绘画,不会有人与他争吵。

亚瑟确认自己买的阿斯匹灵和其他药物是瓶装,而且小孩无法开启这些瓶子。这样的话,那些小孩就无法取得药剂。他甚至坚持雷根买的伏特加酒也要有类似的功能。他还提醒雷根,槍枝必须放在上锁的柜子里。

阿达娜和艾浦芳在厨房里发生争执,虽然亚瑟察觉到会有争吵发生,但他决定暂时不予理会。由于全心专注于学习、研究以及未来的策划,他自己的时间已经非常有限了,因此试着不去管那些娘儿们之间婆婆妈妈的事。当她们的争吵太过份时,他会建议阿达娜去烧饭,艾浦芳去缝衣服、洗碗盘,顺利解决彼此间的争吵。

亚瑟曾对瘦小、黑发、棕眼睛的艾浦芳有非常深刻的印象,她比起平淡无奇的阿达娜要漂亮多了,而且也比较聪明;她甚至可与汤姆或亚伦相比,有时候甚至比自己还有智慧。起初,他对她的波士顿口音颇有好感,但是当他知道她的计画时,他立刻对她失去了兴趣──艾浦芳一直在设法如何拷打、杀死米查。在她心里已经有了腹案,如果她能引诱米查前来公寓的话,她会先将他绑在椅子上,用焊槍一寸一寸烧他,她会让他吸食安非他命保持清醒,焊槍的火足可切除他每一根手指和脚指;慢慢的烧,不会流出血来。她希望在他进入地狱之前,先受到足够的痛苦。

艾浦芳开始与雷根讨论这个计划。

她在他耳边轻声说道:“你必须杀死米查,只要一把槍,你就可以干掉他!"

“我不是杀手。"

“这并不是杀人,只是他的行为让他罪有应得!"

“我不是法律,判决是法院的事,我只有在保护妇女和小孩时才使用暴力。"

“我是个女人。"

“你是个疯女人。"

“你只要带着你的槍,躲藏在他和他妻子居住的房子对面的山丘上,这样就可以射杀他了。不会有人知道是谁干的。"

“距离太远了,卡宾槍上没有狙击镜,我们没有钱买狙击镜。"

“雷根,你并不笨,"她轻声说,“我们有望远镜,你可以将望远镜放在槍上,再用两根头发交叉成十字当准星用。"

雷根想把她甩了。

但艾浦芳仍不死心,她提醒雷根,米查曾经对孩子们所做的事,尤其她知道雷根很关心克丽丝汀,因此特别提醒他关于米查对克丽丝汀的虐待。

“我去干掉他!"雷根说道。

他从头上拔下两根头发,用水小心地将两根头发粘在接目镜上,然后爬上屋顶,通过自己克难制造的望远镜向前瞄准。当他用BB弹试射过后,觉得有把握时,便用胶水将头发粘好,将接目镜装在卡宾槍上,走到树林里测试。他应当可以从米查的新房子对面的山丘上击中米查。

第二天早上,在米查准备上班前一个小时,雷根开车到米查家附近。他停妥车子后,立刻溜到屋子对面的树林里。他躲在树后等待米查的出现。他已瞄准过米查将会走出来的大门位置。

“不可以这么做!"亚瑟大声说道。

“他一定得死!"雷根回答。

“这并不在生存规定的条件中!"

“这属于保护妇女及小孩的规定。他曾对小孩造成伤害,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死亡代价。"

亚瑟知道任何争论都无法改变雷根的决定,于是将克丽丝汀叫到“聚光灯"旁,让克丽丝汀了解雷根打算做的事。她放声大哭,两脚重重踩踏,要求雷根不可做傻事。

雷根紧咬牙根,米查就快通过那扇门。雷根伸手退下装有九发子弹的弹匣,将槍举起,从望远镜中向前瞄准,扣下无子弹上膛的槍机,然后将卡宾槍扛在肩上,走回停车处,开车打道回府。

那天,亚瑟说:“艾浦芳精神错乱,对每个人都是威胁。"他裁定她是惹人厌的家伙。

*****

(3)

门铃响起时,《凯文》独自一人在公寓里。开门,看见一位漂亮的小姐正在对自己微笑。

“我打电话给哈伯瑞,"玛琳说,“他告诉我你自己租了房子。那天晚上我们谈得很偷快,所以我想来探望一下。"

凯文对她说的话一点儿概念也没有,却仍邀她进入屋内。“刚才我的情绪很差,"他说, “直到打开这扇门为止。"

玛琳当晚就待在那儿观赏画作,还谈论一些他们认识的人。她很高兴自己主动过来看他,这让她觉得彼此的距离拉近了。

当她起身离去时,他问她什么时候还会再来,她说只要他愿意,她还会来的。

1973年11月16日,是比利正式脱离少年感化院的日子。凯文坐在附近一家酒吧里,想起戈迪在感化院中说过的话:“如果想与毒品沾上边的话,"戈迪说,“可以来找我。"

对!就这么做!

当天下午稍晚,他开车前往哥伦布市东方的雷诺斯堡郊区。戈迪给他的地址是偏远处一栋看起来造价昂贵的农场房舍。

戈迪和他母亲茱莉亚很高兴见到他。茱莉亚还用性感的嗓音告诉他,任何时候都欢迎他光临。

当茱莉亚忙着为自己倒茶时,凯文问戈迪是否可以借他一笔钱买药做生意。现在虽然没钱,但日后一定会还他。

戈迪带他到附近一栋房子,在那儿向一个朋友买了价值三百五十元的大麻。

“这些大麻卖出去超过一千元。"戈迪说,“卖掉之后再还我钱。"

凯文双手发抖,神情茫然。

“你自己经手的是什么?"凯文问。

“如果弄到手的话,是吗啡。"

不到一星期,凯文将大麻卖给玛琳的朋友,净赚七百元。凯文回到公寓后,打电话给玛琳。

不久,她来到凯文的住处。她说她很担心──因为他在卖大麻。

“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凯文边说边吻她。熄了灯,将她带到床上。但是,当他们肌肤相触时,阿达娜希望凯文退下去,因为这是阿达娜所渴望的拥抱与温柔。

阿达娜知道亚瑟的禁欲规定,她曾听见亚瑟告诉其他男孩,如果违反任何规定,就会被裁定为惹人厌的家伙。但是,身为英国绅士的亚瑟,从未和阿达娜谈及性方面的事,她不赞成这项荒谬的规定,亚瑟也从未对她起过疑心。

第二天早晨当亚伦醒来时,曾经发生了什么事他一无所知。见到抽屉中的钱,只觉非常担心。但是,又无法找到汤姆、亚瑟或雷根问个清楚。

下午,哈伯瑞的一些朋友过来要大麻品,但亚伦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其中有些人的态度比较恶劣,手握钞票在亚伦两眼前挥动。因此,亚伦怀疑家庭中有人贩毒。

后来,他到哈伯瑞住处时,有个男子拿了一把三八口径的史密斯手槍给他看,亚伦并不清楚自己为何需要槍;但是,他出价五十元,对方也接受了,甚至还奉送几颗子弹。

亚伦将槍放在汽车座椅下。

雷根出来了,不断把玩手槍──是他要亚伦买的──虽然那并不是他最钟爱的型式,他希望的是九厘米的槍;但是,对于自己的武器搜集而言,这未尝不是件好事。

亚伦决定搬出这栋环境恶劣的公寓,他四处寻找招租广告,见到其中一张广告单中的电话。

他从脏污的电话簿上找到该电话的地址和姓名:葛乔治,就是上次协助他打官司的那位律师。他央求桃乐丝替他打电话承租。葛乔治同意以每月八十元的租金出租。

那栋公寓是位于罗斯褔大道后的白色建筑,亚伦租的是二楼的一间卧房。一个星期后,亚伦搬进去整理得十分舒适。他决定绝不可再有毒品交易,也不准再与那些毒虫往来。

他十分惊讶见到玛琳来此公寓时,竟是如此的自在。自从上次在哈伯瑞住处见面后,亚伦就未再与她见过面了。他一点儿也不清楚他们之中有谁与她约会,但他认为她并非自己心目中的对象,也不想与她发展任何关系。

她下班后就会过来,为他准备晚餐,相处一会儿后,就回她父母家;但实际上她又住在亚伦的公寓里,这让整个事情变得很复杂,并非亚伦喜欢的。

每当她想亲热时,亚伦便退去了,他并不知道由谁出现,也不屑于知道。

玛琳对这间新搬进来的公寓很满意。比利有时会说脏话,有时会大发脾气;起初她很吃惊,后来也就习惯了他易变的性格──前一分钟还很温柔,不到一分钟立刻就大发脾气,不一会儿又变得非常幽默、聪明。有时候,在无任何预警的情况下,他又会变得非常笨拙,笨到比小孩还不如。她知道他确实需要有人照料。如果能说服他,让他明白哈伯瑞那伙人只是在利用他的话,那么他就会了解他并不需要那些人。

有时他的言行真会吓坏她。他说他很担心如果有人见到她在那儿,那些人就会来找麻烦。他口气中暗示,他指的是一个“家族",令她深信他和黑手党有什么深层关系。只要她在公寓里,他就会在窗前摆一幅画。他说这是“暗号",主要是告诉其他人不可接近,因为她在房里。

他的做爱方式令她有些困扰,虽然他很强壮而且男性化,她却感觉他似乎刻意将激情隐藏,并未达到真正的高潮。尽管如此,她知道自己爱他,只要经过一段时间与谅解,一切都会好转。

某晚,阿达娜溜走了,大卫发现自己站在《聚光灯》下出现,只觉非常害怕、不停的哭。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大男人在哭,"玛琳轻声说道,“怎么了吗?"

大卫蜷曲着身子,哭得像个泪人儿。她紧紧环抱他。

“比利,你必须告诉我,如果不告诉我出了什么事,我就无法帮你忙。"

大卫不知该如何回答。他退去了。后来,汤姆发现自己被一位美丽小姐抱着,他也溜走了。

“如果你继续这样,我可要回家去了。"她对他的愚弄手法很生气。

汤姆注视她走进浴室。

“搞什么鬼!"他低声咒骂,神情紧张的四处张望,“亚瑟会把我给杀了!"

他从床上跳起,穿上裤子,在房里踱来踱去,心想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到底是谁?"

他看见客厅椅子上的女用皮包,迅速查看了一遍,发现她驾驶执照上写的名字是玛琳,于是赶紧又放回皮包里。

“亚瑟?"他低声叫唤,“如果你听见的话,我必须告诉你,我和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我没碰她,相信我,我不是那种会违犯规定的人。"

他走向画架,拿出画笔开始画风景画。亚瑟一定会知道我正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画画,除了画画之外,还是画画,比利,快和我说话呀!"他记得亚瑟规定对待女人必须有礼貌。汤姆将画笔放下,坐在她对面的椅子上。她非常漂亮,虽然她现在穿著衣服,但他仍然能够看透她那丰满的身材、每一条曲线和每一处凹凸。以前他从未画过裸体女人,但是他会很愿意为她这么做的。无奈这并非自己的专长,画人像是亚伦的工作。

他与她交谈了一会儿,为她深色的眼眸、撅起的唇,细长的颈子所着迷。他知道无论她是谁、是什么原因让她来到此地,他都为她疯狂。

没人能了解比利为何开始缺席,或是为何会变得如此愚笨。有一次,他爬到桶子上修理链条,结果掉到酸槽里去了,他们必须送他回家。1973年12月21日,他被公司开除,他在家里一个人独自绘画。后来,有一天,雷根拿起手槍,开车到树林里练习射击。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