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6/08/17

 第十五章

(1)

12月8日下午稍晚,《华特》在公寓里醒来了。他喜欢打猎,喜欢追逐的感觉,喜欢一个人带着槍在森林里晃荡。

华特极少有出现的机会,他知道只有当他那敏捷的方向感──这是在他故乡澳洲的丛林中习得的技能──必须派上用场时他才出来。上回他出来已是好几年前了。当时比利与杰姆参加空军民防团的夏季演习,由于华特的追踪能力,他还荣获一枚勋章。

但是,他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去打猎了。因此,今天下午他从冰箱上取下雷根的手槍,虽然无法比拟来褔槍,但有总比没有好。他聆听气象报告,知道天气很冷。他带了手套,准备好自己的午餐后,开车往南驶上六六四号公路。他本能地知道该朝什么方向走──朝南可以到达茂密的森林。他下了公路,沿着赫金州立公园的指标前进,心中盘算他将获得什么猎物。

他把车开进森林,停妥车后开始步行。愈往森林内部走,脚下的松叶就愈来愈滑。他做了几次深呼吸,能到这片充满野生动物的宁静世界里漫步真是太好了!

大约走了一个小时。偶而,他直觉的反应是,有松鼠在附近,但那不是他想猎取的。他渐渐失去耐性了。这时,他发现树枝上停了一只乌鸦,立刻以闪电般的动作瞄准射击,乌鸦应声坠落。突然间,他觉得头晕而退去了……

“野蛮人!"亚瑟冷冷说道:“杀害动物是违反规定的!"

“他为何使用我的槍?"雷根问。

“槍必须上锁哪!"亚瑟说:“你也违犯规定。"

“不,我们同意有个武器可以随时取用,但必须不让孩子们碰触到,我的位置没错。是华特无权拿槍的。"

亚瑟叹了一口气,“我真的很喜欢那小子,他充满活力又可靠,拥有优异的方向感,他一直在阅读有关澳大利亚的书籍。毕竟,那是大英帝国的一部份。有一次,他还建议我研究袋鼠的进化过程。很遗憾,他现在已被判定为《惹人厌的家伙了》。"

“只不过是一只乌鸦,这惩罚未免太严重了吧!"雷根表示意见。

亚瑟向他使了莫可奈何的眼色,“为了自卫,你不得不开槍打死人的时刻或许会来临。但是,杀死任何动物之事,我是不会妥协的。"

亚瑟埋了乌鸦之后走回汽车。亚伦听见他们最后的谈话,他出来了,把车子开回家。

“杀死一只笨乌鸦就以为自己是伟大的猎人──多愚蠢的家伙啊!"

*****

(2)

夜晚,开车返回兰开斯特的路上,亚伦觉得精神不太好,放下手中喝过的百事可乐。当车灯照到一处路旁的厕所时,他决定最好先休息一会儿,于是停在男厕所附近,摇摇头,闭上眼睛……

丹尼抬起头,心想自己怎会坐在驾驶座上。稍后,他想起亚瑟的指示,于是移向旁边的乘客座等待其他人来开车。后来他发现车就停在男厕所附近,另外还有两辆车里有人;其中一辆车里有位头戴软帽的女士,另一辆车里坐的是个男子。他们都只坐在车里,或许他们也是刚刚“出来"的,正等候有人来开车载他们回家。

他真希望有人出现。他觉得很疲倦,想上厕所。

当他下车朝男厕所走去时,发现那位女士也下车了。

丹尼站在较低的儿童便斗前拉下拉链,在十二月寒冷的空气中发抖。这时,他听见脚步声和门铰声。那位女士走了进来,这让他十分惊讶。他立刻涨红了脸转向一边,以免她看见自己在撒尿。

“嗨,甜心!"女士说:“你是同性恋吗?"

那不是女人的声音,是男扮女装,头戴软帽,涂口红,抹胭脂。

“嗨,大男孩,"那人妖说道:“让我吸吸你的大公鸡吧!"

丹尼摇摇头,开始往后退。但是,另外一个男子也进来了。

“嗨!"他说:“长得很好看,来个同乐会吧!"

那男子抓住丹尼的衣领,把丹尼推到墙上,而人妖则抓住丹尼的上衣,开始拉下丹尼的拉链。丹尼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他闭上眼睛……

雷根狠狠抓住男子手臂,将他顶向墙。那男子痛得跪下,雷根立刻又用膝盖猛踹他胸口,再用空手道击中喉咙。一转身,看见一位女士,迟疑了一会儿,告诉自己绝不可欺负她。

但是,当他听见她说:“我的天啊!你这杀千刀的!"他就知道她是男扮女装,于是扭住他的手臂,顶在墙上,用手肘顶住他的背,同时注视另外一个男人是否会站起来。

“和你同伙一样躺在地上!"雷根命令人妖,并朝他肚子重重一踢,人妖立刻倒地不起。

雷根取走他们的皮夹。正要离开时,那人妖突然飞扑过来,抓住雷根的腰带。“把东西还我!天杀的!"

雷根剎时迅速转身,先用脚赐他膀下,接着再猛力飞踢脸部,只见他鼻孔血流如注,嘴里还吐出几根断牙。

“你不会有事,"雷根冷冷说道,“我知道哪几根骨头踢断了也不打紧,我很小心,别怕。"

他看着躺在地上的另一个男子,虽然脸上并未挨打,鲜血却也从嘴里流出。雷根心想,可能是刚才出手时打到太陽穴,由于血管破裂而出血,他也可以活下去。雷根取下那男子腕上的精工表。走出厕所,见到两辆车,于是拾起石块打碎车头灯。在公路上没车灯,他们是无法尾随追来的。

雷根开车回到公寓时,朝四周探望了一会儿,确认一切平安之后便退去了……

亚伦张开眼睛,发现已经到家了,他摇摇头,不必上厕所了。膝盖有些瘀伤,右鞋不知沾了什么东西,他弯身摸了摸。

“天啊!"他大叫道,“这是谁的血?是谁打架了?我要知道,我有权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雷根必须保护丹尼。"亚瑟说道。

“发生了什么事?"

亚瑟向他说明了全部的经过,“我们必须让那些孩子们了解,晚上的路旁休息站是危险区域,这十分重要。天黑之后,同性恋者常到那种地方去。雷根必须从那种危险的情境中救出丹尼。"

“这不是我的错呀!我并没有要求退去呀!而且也不是我要丹尼出现的。有谁知道在《混乱时期》里谁该出来、谁该离开?"

“应该是我出来的,"菲利浦说:“应该是我来惩罚那些家伙的。"

“如果是你,你早被杀死了!"亚伦说。

“要不就是做出什么傻事,"亚瑟说:“可能是杀了人,然后由我们接受谋杀的罪名。"

“呃……"

“另外,你以后不准再出来。"亚瑟坚定地说。

“我知道,但我还是喜欢出现。"

“我开始怀疑是你窃取时间,你借着《混乱时期》混水摸鱼进行反社会活动。"

“谁?我?才不呢!"

“我知道你曾经出来过,你是服毒者,曾经损伤肉体和精神。"

“你说我是骗子?"

“那是你的特性之一。只要我有权阻止,我是绝不会让你再出现的。"

菲利浦返回黑暗中,心里嘀咕着,他并不要求亚瑟提出说明,只要有机会,他还是会偷溜出来的,他知道现在亚瑟的主宰力量已经削弱不少。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当菲利浦出现时,他告诉一位毒品顾客卢伟恩有关休息站发生的事。

“去他的!"卢伟恩说:“难道你不知道那件事把那些同性恋给搞得六神无主了吗?"

“我也吓了一跳,"菲利浦说:“我最痛恨那些不要脸的家伙!专搞陷阱害人!"

“我也痛恨。"

“我们何不也干一票?"菲利浦说。

“怎么说?"

“一到晚上,他们就会在路旁休息站附近停车。我们故意引他们上钩,然后一网打尽!"

“也可以抢劫,"卢伟恩说:“让圣诞节过得更丰盛,还可以铲除坏蛋,还给人们的安全。"

“好啊!"菲利浦笑道:“为了像我们这种正派人士而战!"

卢伟恩摊开公路地图,在地图上标出路边休息站的位置。

“开我的车,"菲利浦说:“我的车比较快。"

菲利浦从公寓里取来一柄装饰剑。

在赫金郡洛克桥的路旁休息站附近,他们发现一辆褔斯金龟车。车内坐着两个人,停在男厕所前方。菲利浦将车逆向停在公路对面、卢伟恩斜靠座椅,服下两片兴奋剂。两人在那儿干坐了半小时,守着那辆金龟车,没人过来也没人离去。

卢伟恩说道:“一定是对狗男女,还会有谁发疯在凌晨两点钟停在男厕所停那么久?"

“我去钓他们!"菲利浦说:“我带剑过去。如果他们跟着我进去的话,你就跟在他们后面,来个前后夹攻!"

菲利浦穿过公路时,心中觉得很刺激,剑就藏在衣服里。他走进男厕所,如他所预期,有两个男人跟进来了。

他们一靠近,菲利浦全身就起了鸡皮疙瘩。他不确定是否因他们而起。突然,他转身抽剑,一把抓住男扮女装的人妖。和她在一起的男人是个胖子。当卢伟恩出现用槍顶住胖子背后,那两人站在那儿呆若木鸡。

“好了,他妈的!"卢伟恩大叫道,“全都趴在地上!"

菲利浦从胖子身上掏出皮夹,戒指和手表.卢伟恩则在人妖身上也搜出一些东西。

然后,菲利浦命令他们回到车上。

“载我们去哪儿?"胖子哭丧着脸。

“载你们到森林里散散步!"

他们驶离公路,进入荒野,丢下那两个家伙。

“轻而易举嘛!"卢伟恩说道。

“而且啊……"菲利浦说:“还是天衣无缝呢!"

“捞了多少?"

“不少,还有信用卡!"

“去他的,"卢伟恩说:“我看干脆辞掉工作算了,一辈子就靠这行过日子。"

“维护公共安全!"菲利浦在一旁打趣。

回到公寓后,菲利浦告诉凯文关于这次的完美罪行。他知道自己快撑不住了,于是服下两片镇定剂,好疏缓不快感……

*****

(3)

汤姆组装一棵圣诞树,装上圣诞灯,四周摆了许多送给家人和玛琳的礼物。也很期盼待会儿就可以到春日街去探望母亲、凯西和凯西的男朋友鲍伯。

一开始,汤姆在春日街的拜访很顺利。但是,当凯西和鲍伯来到客厅,换由凯文出现时,一切都变了。“嗨!你那件皮夹克很不赖嘛!"鲍伯说:“而且还戴了一只新型的精工表呢!"

凯文把手表举起来,“这可是最高级的唷!"

“比利,"凯西说:“你赚的薪水应该不多,钱是哪儿来的,我一直很好奇。"

凯文微笑道:“我干了一票“完全犯罪"!"

凯西抬起头,看着他冷嘲热讽的态度,总感觉有什么不寻常。“到底这是怎么回事?"

“我在路旁休息站打劫那些同性恋,他们绝对无法察觉是谁干的,我没留下任何指纹或线索,而且那些家伙也不敢向警方报案,我在他们身上搞了一些钱和几张信用卡。"

他又把手表举起来展示。

她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这不像是比利。“你在开玩笑,对不对?"

他露出微笑摇摇头,“或许是,或许不是。"

戴摩和桃乐丝进来时,凯西离开客厅走向大厅衣柜。她在比利的皮夹克里没发现任何东西,然后又到门外的车子那儿。没错,置物箱里有个皮夹子、几张信用卡、一张驾照和一位男护士的身份证,可见他并非开玩笑。她呆坐在车里一会儿,心想该怎么办。她将皮夹放进自己的皮包,决定必须找个人谈一谈。

比利离去后,凯西告诉母亲和戴摩她发现的事。

“天哪!"桃乐丝惊呼,“我不敢相信!"

戴摩看了一下皮夹,“为什么不?我相信,现在总算知道他怎么有能力买得起这些东西了。"

“快打电话给杰姆,"凯西说:“他必须回来讨论如何协助比利脱身。银行里我有一些存款,杰姆的机票钱我付。"

桃乐丝打了一通长途电话给杰姆,要他请假回家。“你弟弟出了麻烦。如果无法解决,就必须向警方报案。"

杰姆向部队请了特别事故假,在圣诞节前两天赶回来。戴摩和桃乐丝出示皮夹给他看,同时还为他读了一段《兰开斯特鹰报》上有关休息站抢案的报导。

“你快想个办法帮他忙,"戴摩告诉杰姆,“我知道,我一直希望能当个好父亲。史都华死了之后,我就在想这个问题──但是,比利从不接受。我又能怎么办?"

杰姆看了皮夹一眼,走向电话,拿起话筒拨了电话给身份证上的人,他必须亲自查证。

“你不认识我,"当对方一个男子接起电话回应时,杰姆说道:“但我手中有一件对你而言非常重要的东西。我先问你一个假设性的问题。如果有人从你身份证上知道你是个男护士,你会怎么说?"

过了一会儿,那声音答道:“那个人知道我皮夹的下落。"

“好的,"杰姆说:“可否描述一下皮夹的模样,以及皮夹中还有什么其他东西?"

男人说明了皮夹的外观和内容。

“你是怎么遗失皮夹的?"

“当时我和一两个朋友在雅典市和兰开斯特市之间的一个路边休息站,两个男子走进厕所,其中一个有槍,另一个握剑,他们抢走皮夹、手表和戒指,然后载到森林丢下我们就离开了。"

“是什么车?"

“拿剑的男子开的是蓝色庞帝克。"他又将车牌号码告诉杰姆。

“你如何确定车子和车牌号码?"

“事发后的某一天,我在城里的商店又看见那辆车了,距离那个握剑的男子不到五十呎远,我还跟着他到停车场,他就是做案的那个人。"

“为什么不报警?"

“因为我目前正应征一份重要工作,而我又是同性恋。如果去报案,不但暴露自己,还会连累到其他朋友。"

“好了,"杰姆说:“基于你不想报警、不想暴露自已和朋友,我会把皮夹寄回给你,只当没发生过这件事。"

说完电话之后,靠向椅背深呼吸,看着母亲、戴摩和凯西,“比利的确有麻烦。"然后又再次抓起话筒。

“你打电话给谁?"凯西问。

“我要告诉比利,明天我会去他那儿,参观他的新房子。"

凯西说道:“我同你一道去。"

第二天晚上是圣诞夜,汤姆光着脚丫欢迎杰姆和凯西的来访。他身后有一株漂亮的圣诞树,四周摆了许多礼物,墙上挂着一只剑和其他装饰品。

当杰姆与汤姆聊天时,凯西走到楼上去,她想找出比利犯罪的其他证据。

“嗨,我有个问题,"凯西不在场时,杰姆问道,“你哪儿来的钱买这些东西?手表、衣服、礼物和这些装饰品?"

“我女朋友在上班。"汤姆说道。

“是玛琳一个人付的钱?"

“当然,有不少是用信用卡买的。"

“用信用卡买东西会拖垮你,我希望你不要随便花钱。"

杰姆才在空军接受过审讯课程的训练,他决定利用这些技巧协助自己的兄弟。如果能让比利开口说真话,承认自己犯罪,或许还有办法避免他被关进牢里。

“带着信用卡到处走是很危险的,"杰姆说,“别人会偷你的信用卡肆意挥霍……"

“信用卡的额度是五十元,超过的部分由公司支付,他们有能力负担的。"

“报上报导,有人在休息站被偷走信用卡,我是说,这随时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杰姆看见比利的眼眸里有异样的神情。“嘿!你还好吗?"

凯文抬起头看着杰姆,心想杰姆在这里做什么?来公寓多久了?他瞄了一下手上新表,九点四十五分。“什么?"凯文问道。

“我说,你还好吗?"

“当然好啊!为什么不好?"

“我是说,你要小心使用信用卡,你应该也知道了,休息站的抢案。"

“是啊!我看过这些报导。"

“我听说被抢的人是同性恋。"

“是啊!他们活该!"

“什么意思?"

“那些同性恋怎会有那么多钱?"

“不论是谁干的都得小心,犯了抢劫罪是要判重刑的。"

凯文摇摇头,“那得要逮到抢犯,搜出具体的证据才行。"

“呃……比方说,我在你墙上发现一把剑,正好与那些被害者描述的一样。"

“他们无法证明。"

“或许没错,但在抢劫现场还出现过一把槍。"

“嘿!我可没做案哟!他们无法扣押我的。"

“是啊,但他们可以逮捕另一个人,这个人会供出共犯。"

“我才不会被牵连进去,"凯文坚持说道,“事情并非那些同性恋说的,现场并未留下任何指纹或线索。"

凯西下楼来了,与他们坐了几分钟。当比利上楼到浴室时,她交给杰姆她在楼上发现的东西。

“天哪!"杰姆惊呼,“竟然有这么多张不同名字的信用卡!这要如何才能让比利脱罪?"

“杰姆,我们一定要帮助他,这不像是比利做的。"

“我知道,或许唯一的办法就是直接要他面对问题。"

当凯文下楼回来时,杰姆出示那些信用卡给他看。“比利,这就是我的意思。那些抢案是你干的,所有证物都在你公寓里。"

凯文气得大吼大叫:“你无权到我房里搜查我的东西!"

凯西在一旁说:“比利,我们是想帮你忙呀!"

“这是我家,你们没有搜索票,竟然进到我房间,翻动我的东西。"

“我是你大哥,凯西是你妹妹,我们是想帮你……"

“没有搜索票搜到的证物在法庭上无效!"

杰姆要凯西先到车上等他,因为待会儿可能会有一场打斗。当杰姆再度面对他时,凯文开始往厨房走去。“比利,这些东西全是用信用卡买来的,他们会控告你!"

“他们永远都不会知道,"凯文坚持说:“我只买一、两件东西,然后就把卡丢了。"

“比利,你这是犯法呀!"

“那是我个人的事。"

“但你会惹祸上身的!"

“听着,你无权跑到这里责问我所做的事,我已经是成年人了,这是我的房子,我做的事与你无关,而且你离家也已经很久了。"

“没错,但是我们关心你呀!"

“我并没有要你来这儿,你立刻滚出去!"

“比利,在事情未解决之前我是不会走的。"

凯文取下一件皮夹克,“好吧!妈的!不然我走算了。"

杰姆的体格一直比弟弟健壮,加上最近接受的军事训练,他挡在凯文面前,立刻来个过肩摔。杰姆并不想太用力,但凯文此刻早已滚向圣诞树了。树被推到墙上,礼物散成一地、灯泡碎裂、电线拉断,灯全熄了。

凯文站起来,再次朝大门走去,他不太会打架,也不想和杰姆打架。但是,他必须离开。杰姆抓住他的衣服,朝吧台摔过去。

凯文退去了……

当雷根撞到吧台时,马上就看见是谁在攻击他。虽然还不清楚原因,但他从来就不曾喜欢过杰姆,也从未原谅过他。因为他离家远去,让比利和那些女孩单独面对米查。这时,他看见杰姆挡住大门,于是后退一步,从吧台里取出一把刀,使力朝杰姆掷去,正好飞射在杰姆脑袋旁的墙上。

杰姆吓住了,他从未见过比利如此冷酷的面孔,也从未见过比利如此的暴力,他看着那把刀,就在距离脑袋数英寸的墙上抖动。他知道弟弟非常恨他,甚至想致他于死地。这时,他让雷根光着脚丫子从身旁走向大门外的雪地里……

丹尼发现自己在屋外行走,心想为什么会穿著如此单薄的衣服在冻人的街道上行走呢?没穿鞋也没戴手套,他立刻走回屋内。进入大门,他看见杰姆满脸惊讶的神情看着自己。

丹尼也打量他,发现地板上被推倒的圣诞树和散乱的礼物,他突然感到一阵恐惧。

“你毁了我的圣诞树!"丹尼啜泣道。

“抱歉。"

“祝你有个愉快的圣诞节,"他抱怨道,“因为你破坏了我的圣诞节。"

在车里久候多时的凯西,这时惨白着脸冲进屋来。“警察来了!"

几分钟后,有人在敲门,凯西望向杰姆,再看看哭得像孩子似的比利。

“该怎么办?"她说:“如果他们……"

“最好让他们进来。"杰姆打开门让两位警员进来。

“我们接到扰乱安宁的报告。"其中一位警员说道,同时打量客厅。

“你们邻居打电话到警局抱怨。"另一位警员说。

“很抱歉,警官先生。"

“今晚是圣诞夜,"第一位警员表示,“其他人都是和乐团圆的,你们这儿是怎么回事?"

“我们刚才有一些争吵,"杰姆回答,“已经结束了。我们并不知道声音很大。"

警官在记事本上写了几个字,“好吧!安静点,别再闹事了。"

警察离开之后,杰姆拾起外套,“比利,好了,我想我们该道别了,我在兰开斯特只剩两天,我必须回基地去。"

杰姆和凯西离开,丹尼仍在哭泣。

大门已被关上。汤姆睁开眼睛张望。手掌不断滴下鲜血,他从伤口上取下一些玻璃碎片,用水清洗伤口,他不知道凯西与杰姆去了哪儿,也不知道屋里为什么会变成一团糟。他曾花了很多功夫装饰圣诞树,但现在都已乱七八糟,那些礼物全都是他和其他人格亲手做的,全都不是买来的,楼上有幅画,也是他为杰姆画的──是杰姆最喜欢的海景──他一直希望能亲自送给杰姆。

他把那些断落一地的树枝再装回去,希望恢复原貌,但多半的饰物均已碎裂,它曾是一棵非常漂亮的圣诞树。在玛琳到达之前,他赶紧包好送她的礼物。是他打电话邀请她过来度圣诞夜的。

玛琳看见公寓中惨不忍睹的情景吓了一大跳,“发生了什么事呀?"

“我也不很清楚,"汤姆回答,“坦白说,反正我也不在乎,我只知道我爱你。"

她亲吻他,带他进入卧室。她知道每次出现类似的场面时,他就变得非常脆弱而且需要她。

汤姆涨红了脸,闭上眼睛。当他跟着她进入房间时,他问自己为何无法清醒久一些,直到那件事做完呢?

圣诞节当天,亚伦并不知道前一天晚上发生的事。他放弃了追查客厅如此混乱的原因。他问了好几次,却没人回答他的问题。天哪,他多么痛恨如此混乱的时刻呀!他尽量整理那些未完全毁损的礼物、重新包装──包括汤姆为杰姆昼的画,他将礼物全搬进车里。

当他到达春日街的母亲家时,开始用很快的速度拚凑出昨晚发生的事。杰姆对于比利向他掷飞刀企图杀他的事感到伤心,凯西、戴摩和桃乐丝则对比利犯下抢案之事非常生气。

“那些休息站抢案全是你干的!"戴摩怒声大吼,“而且还用你母亲的车去犯案。"

“我不知道你们说什么!"亚伦反驳道,无奈地举起双手,重踩地板上楼去了。

他走开后,戴摩搜查他外套口袋找到车钥匙,和杰姆、凯西、桃乐丝鱼贯走出大门检查汽车行李厢,结果发现信用卡、驾照和公路地图。三十三号公路上的休息站,全被画上X记号。

他们转头时,发现比利就站在门口望着他们。

“是你干的!"戴摩边说边亮出证据。

“没什么好担心的,"凯文回答,“我才不会被逮捕,那是一件完全犯罪,我没留下任何指纹或证物,而且那些同性恋也不敢去报案。"

“你这个笨蛋!"戴摩大吼,“杰姆打电话给那个被你偷去皮夹的家伙,他在城里见过你,你把全家人都扯进这个完全犯罪中了!"

只见他脸色大变,惊恐取代了冷静。

他们决定帮助比利毁去那些证物。杰姆打算把车开回空军基地,由他负责缴纳汽车贷款;比利必须搬出公寓,另外再到梅伍大道上找房子住。

众人说话时,丹尼静静坐在一旁聆听,仍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而且也不知道大伙儿什么时候才要拆开他送给他们的圣诞礼物。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读书网首页| 读书网手机版| 网站地图

关于文章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发行商所有。如有侵犯到您的版权,请用Email:tom#tiptop.cn(#换成@)联系我们,我们会在7日内删除
Copyright©2008-2018 中学生读书网All Rights Reserved.
闽ICP备17002340号-1

书页目录
书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