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七章

更新时间:2016/08/17

 第十七章

(1)

雷根发现利巴嫩监狱比孟斯菲感化院的环境还要好,这儿比较新、比较干净,而且光线也很明亮。在第一天的环境介绍时,他聆听有关监狱作息规定、监狱学校以及各项劳务说明。

一位有巨大下巴和足球员颈子的高个儿站了起来,双手交叉,左右摇晃。

“好了,"他说:“我是李奇队长,你们都自认为是角头大哥?现在起,你们由我管辖,无论在外面混得如何,如果在这儿不规矩,可别怪我打烂你们的头,去他的什么公民权、人权,还是唠什子权利。在这儿,你们什么都不是,只是一团烂肉。罩子放亮点儿,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他教训了十五分钟之久。雷根认为他只是唬人,给新进囚犯下马威,没什么大不了。

雷很注意到那位瘦弱戴眼镜的心理医师,他的话也是如出一辙,“现在各位已经不是什么人物了,只是囚犯没身份、没人在意你们,也没人注意你们的存在,你们只是名不见经传的犯人。"

当这矮男子不断羞辱他们时,有些新报到的囚犯已经按耐不住,开始反言相讥。

“你他妈的什么东西,凭什么告诉我们这些!"

“你哈拉什么狗屎?"

“我不是犯人。"

“你是疯子。"

“妈的,去死吧!"

雷根看见大伙在言语上不停反唇相讥,他觉得那心理医师是故意这么做的。

“看吧。"心理医师说,并且指着大家,“看看发生了什么事,难怪你们无法在社会里生存;只要一有压力,你们就不知如何控制自己,只会用尖酸粗鲁的字眼互骂,你们必须在牢房里学习如何调适自己,将来才可能重返社会。"

当大伙儿知道这位心理医师只是在上课时,彼此便相望会心一笑。

走在主通道上,牢房里的老犯人嘲笑每一位通过的菜鸟犯人。

“嗨!看这儿,菜鸟!"

“嗨,下流胚,待会儿见!"

“那小子长得不赖,是我的!"

“嘿!是我先看见的,是我的女人!"

雷根知道他们指的正是自己,他用冷酷的眼神望回去。当晚,在牢房里,他与亚瑟讨论。

“这儿由你负责,"亚瑟说:“但我必须告诉你,这儿许多笑话和戏谑只是他们排解压力的放松举动,让众人发笑罢了。你必须清楚认出谁是监狱的小丑,谁是真正的危险人物。"

雷根点点头,“我也正这么想。"

“我有另外一项建议。"

雷根半带微笑聆听──听亚瑟提建议而非下命令,实在是很有趣的事。

“我注意到除了警卫之外,那些身穿绿色制服的囚犯是唯一被允许在走道上行走的人。申请工作时,或许我们可以要亚伦申请监狱医院里的工作。"

“理由是什么?"

“如果能担任医生的助手,多少都比较有安全上的保障──尤其是对那些孩子们而言。你知道吗?在监狱里和医生有关系的人比较受尊敬。因为每个人都知道,某一天他们可能需要接受医疗。医院的工作我驾轻就熟,让亚伦负责和外面的人沟通。"

雷根同意这是个好点子。

隔天,当狱方与新进囚犯谈到过去的工作经验与专长时,亚伦说他希望能在监狱医院里工作。

“你受过训练吗?"李奇队长问。

亚伦依亚瑟指示的回答:“我服役时曾在大湖海军基地的药剂学校附属医院工作。"这也并非一派胡言,亚瑟是自己进修学习的,他并未说自己是以医学生的身份接受过训练。

隔周,监狱医院的施海利医生要求见比利。当亚伦走在宽阔的走道上时,他发现利巴嫩监狱的建筑结构就像一只巨大的九脚蟹;中央的走道上有许多办公室,各条走道朝不同的方向延伸。到达医院时,亚伦站在由一面强化玻璃隔出的等待室中等候,两眼注视施海利医生。他是一位花发的年长者,慈祥、红润的脸庞和温暖的微笑。亚伦注意挂在墙上的画。

最后,施海利医生挥手要他进入办公室,“我听说你曾在检验室工作。"

“我一生的理想就是成为医生,"亚伦说:“我想,在偌大的监狱里,或许您需要一位能从事血液与尿液检验的助手。"

“以前做过吗?"

亚伦点点头,“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可能我已忘了大部份,但我可以学习,我学得很快。正如我说的,将来我离开之后,希望能从事这个行业。我家里有许多医学书籍,我曾自修过,我对血液学有特别浓厚的兴趣。如果您愿意给我这个机会,我会非常感激您的。"

他可以感觉施海利医生对他连珠炮的话语并无多大兴趣。他试着找出其他方式来引起施医生的兴趣。“那些压克力画真的很不错哟!"亚伦说道,并迅速望了墙壁一下,“我比较喜欢油画,但画那幅画的人一定是个行家。"

施医生的脸色变得比较有兴趣了,他说:“你作画吗?"

“我一直都在画,虽然我选医学当职业,但自小时候起,人们就说我有绘画天份,或许有一天我可以为您画一幅肖像,您的脸型十分突出。"

“我收集美术品,"施医生说道,“我自己偶尔也会动动笔。"

“我始终觉得艺术与医学是相辅相成的。"

“你卖过画没有?"

“嗯,还卖得不少,风景画、肖像画、静物画都有。我希望有一天能在监狱里绘画。"

施医生玩弄手上的笔,“好了,比利,我给你一个机会到检验室工作,先从擦地板开始,地板擦完之后就整理这个地方。你会与史托米一块儿工作,他是值班看护,会告诉你一切。"

*****

(2)

亚瑟非常兴奋,对于必须比其他犯人早起床进行血液试验他并不在意。只要发现病历表写得不够充分时,他就会开始为那十四名糖尿病患另外记录属于他自己的病历表。多半时间他都待在检验室里观察显微镜、准备幻灯片。三点半回到牢房时,虽然已疲惫不堪,但内心却非常愉快。

他未注意到新来的室友,这位室友是个沈默寡言的人。

阿达娜用各种不同花色的毛巾铺在地板上,挂在墙上装饰牢房;亚伦则开始与其他囚犯进行交易──用一条有花纹的毛巾交换一包香烟,而且借人两根香烟来赚取一根香烟的利息。一个星期结束时,他一共赚到了两包烟。他不断增加交换项目,包括他母亲和玛琳探监时带来的东西。他可以到褔利社购买食物,因此晚上不必到餐厅用餐。他利用检验室取来的塞栓塞住洗脸盆,在洗脸盆中装满热水,将鸡肉罐、水果糊罐、汤罐或牛肉罐烫热,这样就可享用鲜美的食物了。

他非常骄傲地穿上绿色制服,对于自己可以四处走动的特权很满意。他可以大大方方在通道中跑来跑去,不必像蟑螂一样沿着墙角走。他乐于享受别人称他为“医生",也要求玛琳为他买一些医学书籍,在学习医学方面,亚瑟真的很认真。

汤姆知道许多其他囚犯将女友的名字登记为妻子,如此一来,她们就可获准探监。他要求雷根把玛琳登记为妻子,起初亚瑟反对,但雷根否决了他的异议。如果成了威廉.密里根的妻子,她就可以带东西来探监了。

“写信给她,"雷根说:“要她带橘子来,但必须用针筒注入伏特加酒,这样很好吃。"

《李》在利巴嫩监狱中首度出现,他是个喜剧演员,机智、喜欢开玩笑。正如亚瑟的理论,李认为笑声是一种广被大多数犯人接受的安全阀。起初,那些犯人的戏谑曾吓坏了丹尼,并令雷根发火,如今却都成了李的拿手绝活。雷根曾经听过比利的父亲在脱口秀方面的舞台表演;雷根认为,李在监狱里也有他必要的活动空间。

但是,李的言行逾越了笑话范围。他在亚伦的香烟里塞进硫矿碎片,然后将这些特制烟放在亚伦的香烟盒内,当其他犯人向亚伦要烟时,李就把特制烟给对方,当他走开或离开餐厅之后,就可以听见受害人的一阵咆哮。因为香烟会毫无缘由的燃烧起来,甚至好几次就在亚伦的眼前爆炸。

某天早晨,检验血液的工作完成后,亚瑟沉思那些黑人罹患的贫血症,他退下去了。李无事可做,便想出恶作剧的点子。他打开一只洋葱油罐,用刷子沾了一下,涂在显微镜接目镜边缘。

“嘿!史托米,"他交给史托米幻灯片,“医生要这份检验报告,你赶紧检查一下。"

史托米将幻灯片放在显微镜下,对好焦距。突然,他迅速抬起头,眼里全是泪水。

“发生了什么事?"李无辜地问道,“有这么悲伤吗?"

这令史托米哭笑不得,脱口怒道:“操你妈的!大混蛋!"边吼边冲向洗脸盆冲洗眼睛。

过了一会儿,李看见一位犯人走进来,交给史托米五块钱。史托米从排满药罐的药柜上取下标有11-C的玻璃罐,拔掉木塞递给那个人,那个人一饮而下。

“那是什么?"当犯人离去时,李问道。

“仙丹,是我自己调配的,每剂五元,如果客户上门而我不在,你就为我招呼生意,我会给你一块钱分红。"

李说他会遵守这项协议。

“听着,"史托米说道,“施医师交待下来,要整理那些急救用品,请你代劳一下好吗?我有其他事必须料理。"

当李在整理柜子时,史托米从架上取下11-C罐,将酒精倒进大烧杯,又将清水装进原来的酒精里,然后在瓶口四周抹上一层极苦的浓缩液。

“我有事去找施医师,"他告诉李,“这儿一切就拜托你了。"

过了十分钟后,一位身材魁梧的黑人进入检验室,说道:“给我11-C,小子,我已给史托米十元了,一共是两剂,他说你知道仙丹在哪儿。"

李将仙丹拿给那个黑人,他很快就往嘴里倒。突然,他的眼睛睁得好大,立刻吐了出来。

“好小子,你骗我!这是什么鬼东西?"他不停用袖子擦拭嘴巴,嘴唇奇怪地抖动着。

那黑人抓起瓶口,用力敲打桌面,整个瓶子应声粉碎,瓶里的肢体拨到李的制服上。那黑人握着破碎的瓶颈大喊“白鬼!我一定要你好看!"

李倒退回门口,“雷根,"他低声说道,“嗨!雷根。"

李愈来愈恐惧,期待雷根出现保护他。但是,没有人出现。他冲出检验室奔向大厅,那黑人就在后面追赶。雷根准备开始现身了,但亚瑟说道:“李必须接受教训。"

“不能眼见他被欺负呀!"雷根回答。

“如果他仍不知有所收敛的话,"亚瑟说:“将来可能是个祸患。"

雷根接受了建议。因此,当李跑进大厅时,雷根并未出面干预。“雷根,你跑哪儿去了?"

当雷根觉得李已受够教训,情况也十分危急时,他将李推走。此刻,黑大个儿已逼近胸前,雷根停了下来,拖出病床阻挡黑大个儿的去路。黑大个儿一不小心摔了一跤,被破瓶子给割伤了。

“结束了!"雷根大吼。

黑大个儿整个人跳起来,因愤怒而发抖。雷根抓住他,将他摔向X光室,只见他倒在墙边。

“没事了,"雷根说:“如果你还不住手,我就杀了你!"

对这突如其来的转变,黑大个儿睁大了眼睛。比利不再是受到惊吓的大男孩了。黑大个儿发现自己被一个带有俄国口音的白人逼进墙角,那白人眼里露出凶光。黑大个儿的手臂被他狠狠扭到背后,他另一只手臂顶住颈子。

“可以住手了吧!"雷根在他耳边低语,“这地方待会儿必须清理一下。"

“好了,兄弟,放轻松点儿,别玩真的。"

雷根松手,黑大个儿倒退步行,“兄弟,我要走了,刚才的事别计较,就当没发生……"他迅速跑开了。

“那是野蛮人解决问题的方式!"亚瑟说。

“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雷根问。

亚瑟耸耸肩,“如果我有你的体格,或许我会采取同样的手段。"

雷根点点头。

“李如何了?"亚瑟问道。“这要由你下决定。"

“他是惹人厌的家伙。"

“没错,我们需要的是个能说点儿比较实际的笑话的人,他这个人没价值。"

李被判出局了,他很不愿意待在黑暗中,宁可完全消失。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没有人笑。

*****

(3)

汤姆的信开始出现无法预测的情绪变化,他写信给玛琳:“我的手指关节肿了。"他在信中描述他与另一位偷他邮票的犯人打架的情形。8月6日,他发誓要自杀,五天之后,他写信要她送来压克力画具,这样他就可以开始作画。

亚瑟抓到四只老鼠当宠物饲养,并且研究它们的行为。他开始撰写有关移植老鼠皮肤到人体上的报告。某天下午他在检验室写笔记时,有三个人犯进来。其中一位在一旁把风,另外两位站在他面前。

“那包东西给我!"其中一位说:“我们知道是你拿走的,快交给我!"

亚瑟摇摇头,继续写自己的东西。那两个人绕过桌子,一把抱住他……

雷根推开那两人,轮番痛踢他们。在外把风的男子闻声进来,手中还握了把小刀。雷根见状,立刻打断他的手腕。最后,那三人狼狈地逃开。其中一个还大吼:“你死定了,比利!"

雷根问亚瑟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包东西,"亚瑟回答,“从他们的言行举止看来,我猜想一定是毒品。"

他搜遍了检验室和药柜,最后在架子最顶层的一些书籍和纸张后面,找到一只塑胶袋,里面装有白粉。

亚伦问道:“是毒品吗?"

“我必须先检验才能确定,"亚瑟说完便将白粉放在天平上,“大约有半公斤。"

结果,那是一包古柯碱。

“你要如何处理这些东西?"

亚瑟撕开袋子,将白粉全倒在马桶里。

“一定会有人发疯!"亚伦说。

但是,亚瑟早已转头去想他那皮肤移植的报告了。

亚瑟曾经听过关于监狱里忧郁症之类的事,大多数的囚犯都会先通过一段情绪不安的阶段。当犯人失去自我独立及地位时,还必须同时承受各种压迫与强制性的生活程序,如此的转变通常会造成犯人的沮丧及情绪的崩溃。这对比利而言,则造成了各种人格的《混乱时期》。

写给玛琳的信改变了。菲利浦和凯文曾写过一些猥亵的言词、画过色情漫画,如今已经停止。现在,信中显示的是精神错乱的恐惧。汤姆在信中提到他内心有莫名的空虚,同时还写道,他日以继夜地研究医学,说是在获得假释后,他将去学医。“即使花上十五年的时间!"

他承诺将与玛琳结婚、买一栋自己的房子,而且继续做研究,最后成为一位专家。“妳的看法如何?"他写道,“密里根医师娘和密里根太太。"

10月4日,由于古柯碱事件,狱方决定将比利转到C区牢房隔离接受保护。他的医学书籍和电视被取走,于是雷根把铁床上的铁条拆下来,塞进门栓。工作人员必须将整扇门卸下,才能进入将他带出牢房。

他常失眠、呕吐,视觉有些模糊,于是就向上呈报这些症状。施海利医生为他诊疗,给他一些药效较弱的镇静剂和止痉剂。虽然施医师认为比利的问题大多数是心理上的,但在10月13日,他命令狱方让比利移往哥伦布市的中央医疗中心接受治疗。

亚伦被送抵医疗中心后,写信到美国公民自由联合会要求协助,但没有任何回音。到达哥伦布市十天后,院方发现他罹患胃溃疡,被告知要进食中和酸性的胃溃疡餐,然后再度被送回利巴嫩监狱的隔离室。他知道,要到1977年4月,才能符合假释条件。

*****

(4)

圣诞节和新年来了又去。1976年1月27日,亚伦与其他囚犯集体绝食。他写信给哥哥:

亲爱的杰姆:

我躺在牢房里时,想到的是你和我年幼时的情景。随着年纪一天天成长,我的灵魂就愈痛恨生命。很抱歉,我是造成家庭破碎的原因。在你的人生中,你有许多目标与希望,可千万不要学我。如果你因此而恨我的话,我很抱歉。但是,我仍然尊敬你。因天父之圣名,我向你发誓,我并未犯下那些被控的罪行。神说每个人都有他所属的地方和命运,我猜想这就是我的命运。我很抱歉因我的行为,而为你和我周围的每个人带来羞辱。

汤姆写信给玛琳:

给我的玛琳:

现在,牢里正展开集体绝食抗议。在囚犯掌握势力前,我特地写信告诉你这件事。因为如果监狱被囚犯接管,他们就不允许寄出信件了。吵杂声,和玻璃破碎声愈来愈激烈,如果我不小心把食物从推车上弄翻,我一定会被杀死……

不知是谁放的火!但很快就被扑灭了。警卫正将囚犯拖出去,整个行动进行得很缓慢。但在下个星期内,囚犯或许会占领监狱。告诉你,情形就是这样。警卫全都荷槍实弹守在外面。但囚犯们并不害怕。玛琳,我非常想念你,但又不能见到你。事情发展得愈来愈糟了,再过几天,这儿的事就会上六点的电视新闻,目前只有辛西那提电台在报导。如果事态扩大了,请勿到这附近来。据我所知,将会有成千的人围在监狱四过,你根本就无法挤到前排来。我爱你、想念妳!请帮我个忙吧!周围的人说要我把这封信送到地方电台去。他们必须经由大众的协助才可能达成他们诉求的目标。千万记住,必须送到电台!他们要我向你致谢。好了,玛琳,我非常非常非常的爱你,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爱你的比利

附记:事情过后,请带可可亚来探监!

《鲍比》将自己的名字写在隔离房的铁床上。在这儿,他可以沉溺于自己的幻想中。他看见自己是个大明星,在电视和电影中出现,或旅行到遥远的地方,展现出英雄式的冒险行为。他很不喜欢别人叫他《罗勃》,而一直坚持自己是《鲍比》。他很自卑,不存任何理想,只在心中幻想自己领导其他囚犯。他是他们的模范,就像伟大的印度国父甘地一样──通过绝食,他会让那些统治阶层跪下求饶。绝食抗议一周后,活动虽然停止了,但鲍比决定持续下去。他的体重已大幅减轻。

某天晚上,当守卫用餐盘送来食物时,鲍比将餐盘推回去,还把食物拨到守卫脸上。

亚瑟和雷根虽然都同意鲍比的幻想帮助他们度过难关,但他的不饮不食,已将身体搞坏了。雷根宣布,罗勃是《惹人厌的家伙》。

某天下午,桃乐丝前来探监后,汤姆走出会客室──桃乐丝此行目的是为了庆祝她儿子的21岁生日。他走到一半回过头从会客窗看见以前未曾留意到的情景:在房间各个角落,犯人们都坐在他们女人身旁,手隐藏在小方桌下看不见。他们彼此不说话,也不互相注视,只见两眼若无其事地凝视前方,根本就像金鱼眼。

他问隔房的钟斯这是怎么回事。钟斯笑说:“小子,你真不知道?他们是用手做爱!"

“我不相信。"

“小子,如果你有个女人,她会为你做任何事。她们来这儿全部穿裙子不穿裤子,甚至还不穿内裤。下次如果我们同时会客,我会让你瞧瞧我女人的屁股。"

隔周,他和桃乐丝会面时,见到钟斯和他女朋友走来。钟斯眨了一下眼睛,掀起女友的裙子,展现出她光滑的屁股。

汤姆的脸红了,立刻将头转向另一侧。

当晚,汤姆写信给玛琳时,字体改变了。菲利浦写道:“如果你爱我,下次来的时候记得要穿裙子,但不要穿内裤。"

*****

(5)

1976年3月,亚伦开始期待六月的假释到来。但是,当假释委员会决定将公听会延后两个月时,他开始担心了。他听别人说,必须买通总办公室的相关人员,才可能保证假释案的通过。亚伦开始用铅笔和炭棒作画,把画卖给其他囚犯和守卫,藉此累积财富。他写信给玛琳,恳求她带来注射有伏特加酒的橘子,其中一颗是给雷根吃的,其余的就卖掉换钱。

6月21日,在被转到保护隔离牢房八个月后,他写信给玛琳,说他十分确定假释公听会的延期只是一种心理测验。“否则我会发疯,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来……"他被转到C区的“精神病区",仍被隔离。那儿有十间牢房,是特别为精神有问题者设立的。后来,由于丹尼拒绝接受治疗,因此又被送往哥伦布市中央医疗中心。经过短暂的停留后,再次返回利巴嫩监狱。

在C区牢房时,亚伦继续书写《风筝》给典狱长──《风筝》是一种正式的抗议函。他抗议自己被任意隔离,宪法权利被剥夺。他还威胁说,要控告所有狱方人员。过了几周,亚瑟提出改变策略的建议!──沈默,不与任何人交谈,不论是囚犯或警卫。他知道这么做会令狱方紧张。同时,其他孩子们也拒绝进食。

八月,他被安置在隔离病房已十一个月了,他接到通知,说他可以迁回一般牢房了。“我们可以让你做一些比较不具危险的工作,"杜尔曼典狱长说道,手指着墙上的涂鸦,“我听过你的艺术天份,如果派你到莱纳先生的美术班,你觉得如何?"

亚伦兴奋得点头。

隔天,亚伦到美术教室,那儿到处都很忙碌,只见一群人忙着制作绢网、练字、照相和印刷。几天来,身材瘦小、脾气倔强的莱纳先生偏着头看亚伦,亚伦似乎对教室内的忙碌景象不为所动。

“你喜欢做什么?"莱纳问他。

“我喜欢画画,尤其对油画很在行。"

莱纳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始起头看他。“在这儿没有人画油画。"

汤姆耸耸肩,“我想画。"

“好的,比利,跟我来,我想我知道该从哪儿为你找到昼具。"

汤姆的运气很好。吉利柯西监狱的油画课程正好结束,于是送来一些油画颜料(画布和画架。莱纳先生帮汤姆摆好画架,然后告诉汤姆可以开始动手作画了。

半个小时后,汤姆拿了一幅风景画给莱纳先生。他吓了一跳,“比利,我从未见到有人画得如此快,而且还画得这么好。"

汤姆点点头,“如果我想完成任何事,我必须学着画快一点。"

虽然油画不在计划中,但莱纳先生知道比利只要手中握着画笔,情绪就变得十分平静。因此,他允许比利从星期一到星期五,可以画所有他喜欢的画。囚犯、警卫和其他行政人员,无不赞赏汤姆的画作。他画了许多幅,与别人以物易物,这些画作的署名是《密里根》;其他画作则是为自己而画的。当桃乐丝或玛琳来探监时,狱方允许她们携出那些画。

施海利医师常到美术班教室探视,他向比利请教如何作画。汤姆教他如何处理风景、如何画石头,让那些石头看起来像在水里。施医师甚至利用周末休假,带着比利离开牢房,两人一起作画。由于他知道比利厌恶监狱里的食物,所以便为比利带来潜艇三明治和起司熏鲑鱼圆面包。

“我希望能在自己牢房里作画。"某个周末,汤姆告诉施海利医师。

施医师摇摇头,“如果是两人房,这就行不通,有违狱方的规定。"

但是,这项规定过不久就不适用了。数日后的某夜,两名守卫来到牢房将比利摇醒,因为他们在比利的房间发现大麻。“不是我的,"汤姆告诉他们,他很担心守卫不相信他的说词而再度将他送进单人特别房,但是,当守卫审问另外一位同房囚犯时,那囚犯竟招认大麻是他的,因为他非常怨恨他妻子离他而去。这位囚犯随即被送进隔离牢房,只留下比利一个人。

莱纳先生与摩雷诺副主任商量,在其他囚犯尚未进来之前,不妨先让比利在囚房里作画。摩雷诺同意了。因此,每天美术课下午三点半下课后,比利可以回到牢房继续作画直到上床睡觉为止。时间过得很快。

然后,有一天,有个警卫说,就快有囚犯搬进来了,于是亚伦走进摩雷诺的办公室。

“摩雷诺先生,如果您让其他人与我共室,我就无法再画画了。"

“是吗?那你可以到别的地方画嘛!"

“可否容我向您说明一些事?"

“稍后再过来,我现在很忙。"

午饭后,亚伦从美术教室带来一幅汤姆刚完成的油画,摩雷诺盯着那幅画。“是你画的?"他问道,然后提起画作,欣赏这幅深绿色的风景;在画里,有条河流曲曲折折地流向远方。“嗯,我也想拥有这么一幅画。"

“如果你同意我可以在牢房里作画,我就画一幅送你。"亚伦说。

“呃……稍等一下,你会为我画一幅?"

“而且免费。"

摩雷诺叫来助理,“卡西,把新囚犯的名牌从威廉.密里根囚房前的名牌匣中抽出来,拿另一块画X的白卡插进去。"然后转向亚伦,“别担心,你在我这儿还有九个月的时间,九个月后便可假释了,我不会安排任何人犯到你牢房去。"

亚伦非常高兴,但是他和汤姆、丹尼只利用闲暇时间画个几笔,他们不想完成任何一幅画。

“你们要很小心,"亚瑟建议道,“摩雷诺一旦取得画,他可能就会食言。"

亚伦敷衍摩雷诺大约两个星期,然后走进摩雷诺的办公室,送给他一幅有船只停泊的港口图。摩雷诺非常高兴。

“你确定这可以防止任何人进我牢房吗?"亚伦问。

“我就写在告示板上,你可以进去看看。"

亚伦走进安全室,只见在他的名牌下写着一行字:“别在威廉.密里根的牢房里安排其他人。"还用透明胶带贴覆在上面,似乎是永久性的。

比利自此开始大量作画,他为警卫、行政人员、母亲以及玛琳作画。她们可以带回家出售。有一天,有人请他为监狱大厅的墙画一幅挂画,于是汤姆便画了一幅非常巨大的画,挂在询问台后方的墙上。但是,他犯了一项错误──他签上自己的名字。在送出画之前,亚伦发现了,赶紧将名字涂去,改笔《密里根》的署名。

大部分的画作并未满足他,那些画纯粹是为了出售赚钱。但是,有一天,他对某一幅画非常专注,那是他在一本美术书籍中看到的。

亚伦、汤姆和丹尼三个人以该图为蓝本,画下一幅名为《高贵的凯撒琳》的作品。起初,原本要画的是一位手持曼陀林的十七世纪贵妇──脸部及双手由亚伦负责,汤姆负责背景的部份,细节则由丹尼主笔。当丹尼准备在她手上画曼陀林时,却发现不知该如何画。因此,他改以乐谱取代。在昼夜不眠的情况下,他们三人连续画了四十八小时。完成时比利一头倒在床上睡着了。

进入利巴嫩监狱之前。《史蒂夫》很少有机会出现。他年轻时,曾坐在汽车驾驶座上,吹嘘自己是全世界最优秀的驾驶员。李被雷根放逐之后,雷根便允许史蒂夫出来,因为史蒂夫也有惹人发笑的能力。他自豪说他是当今全世界最优秀的模仿演员,模仿的任何人物都一定让观众捧腹大笑,模仿是他的看家本事。

但是,当他学习雷根那口斯拉夫口音时,却把雷根给惹火了;用英国低下阶层的口吻说话时,也令亚瑟愤怒。

“我才不是用那种方式说话!"亚瑟坚持说道,“我才没有那种土包子乡音!"

“他会为我们惹来麻烦。"亚伦说。

某天下午,史蒂夫站在李奇队长身后,两臂交叉、左右摇晃,模仿李奇的姿势。李奇忽地转身逮到他。“好了,比利,你可以到地洞练习你的绝活了,或许十天的隔离会给你一些教训。"

“亚伦曾警告过我们会出事,"亚瑟向雷根说道,“史蒂夫是个没用的家伙,既没野心也没才能,唯一会做的就是嘲笑别人。旁观者或许会被他的滑稽逗笑,但是那些被模仿者会变成我们的敌人。虽然目前由你负责掌管,但我不认为我们该树立任何敌人。"

雷根也同意史蒂夫是《惹人厌的家伙》,于是裁定史蒂夫出局。但史蒂夫拒绝被判出局,他模仿雷根的腔调咆哮道:“这是什么意思?你并不存在,任何人都不存在,你们全是我幻想出来的虚构人物!这儿只有我一个人,我才是真正的人,其他的人只是幻象!"

雷根摔倒他,前额撞上墙壁。然后,史蒂夫退去了。

在亚瑟的催促下,亚伦申请参加由社区大学在监狱中开设的课程,选修了英国文学、工业设计、基础数学和工业广告四个科目,他在美术科目中得了A,英国文学与数学是B。在艺术课程中他的表现最佳──“特优"、“高度的才能"、“理解力强"、“非常值得信赖"、“人际关系良好"以及“深具创造力"──各种褒奖不一而足。

1977年4月5日,亚伦出席假释委员会。他们告诉他,三周后就可获释。

好不容易接到出狱通知时,亚伦简直是喜出望外,他无法安静坐在那儿,只是不断在牢房中来回踱步,甚至还把通知单折成纸飞机。释放前一天,经过李奇队长办公室时,口哨声引起了李奇的注意。亚伦朝李奇射出那架纸飞机,然后带着微笑离开了。

4月25日是比利坐监的最后一天。感觉上,时间过得特别慢。才凌晨三点,亚伦便无法再入睡,只是在房里走来走去。他告诉亚瑟.出狱之后,在决定谁该出现或退去方面,他应该也有发言权。“负责与外界交涉的人是我,"亚伦说:“而且在麻烦时刻为大家解围的人也是我。"

“要让雷根放弃主控地位恐怕很难,"亚瑟说:“经过两年完全的控制之后,他不会同意所谓的“三头政治"。我猜想雷根有意继续掌握控制权。"

“但是,出了狱之后,你就是老板了。我要找份工作,好适应外面的生活,所以发言角色应当加重才行。"

亚瑟闭紧双唇,“亚伦,你的要求也不见得不合情理,虽然我不能代表雷根发言,但你会获得我的支持。"

下楼时,一位警卫递上一套新西装给他,亚伦对于西装的高品质与合身颇为惊讶。

“这是你母亲送来的,"警卫说,“本来就是你的。"

“是吗?"亚伦露出似乎记得的模样。

另一位警卫递上一份收据要他签名。出狱之前,他必须赔偿在他牢房遗失的塑胶杯──三毛钱。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