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正文

第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6/08/17

 第十八章

(1)

比利假释前八周,凯西搬回兰开斯特父母的住处,同时也回到原公司任职。她之所以忍受这项工作的原因是,她交了位朋友汤贝芙。她们同在震耳欲聋的包装部门工作,检查由输送带送来的玻璃成品是否有瑕疵。直到凯西辞了工作到雅典的俄亥俄大学念书,她们都还保持联络。

汤贝芙和比利的年龄相仿,是位美丽的年轻离婚女子,一头棕发及深邃的绿眸。凯西发现汤贝芙非常独立、不屈不挠又爽直。她对心理学有兴趣,想了解人类的性恶面,并且研究行为背后的真正原因。

凯西告诉她自己的家庭──尤其是比利──曾受害于米查的暴力,她邀请汤贝芙到母亲家,让她观赏比利的画作,并告诉她比利坐牢的原因,汤贝芙说希望能见比利一面。

比利回来后,凯西安排和她们一同开车兜风。那天下午,汤贝芙驾驶一辆白色奥斯汀出现在春日街,凯西大喊正在修车的比利,介绍他们互相认识,比利只是点点头,然后又回去做他的事了。

“来呀,比利,"凯西说:“你答应我们一起去兜风的。"

他看看汤贝芙,又看看修理中的褔斯车,摇头说:“我不认为自己适合开车,我还没把握。"

凯西笑了,“他现在简直就像英国人。"她告诉汤贝芙,“真的,真的很像。"

他用傲慢的眼神瞪视她们两人。凯西被惹恼了,她不希望汤贝芙认为自己的哥哥是骗子。

“走吧!"凯西坚持说:“你可不能食言而肥,两年没开车并不久啊!你很快就会熟悉了。如果你真的害怕,我来驾驶。"

“或是坐我的车。"汤贝芙说。

“我来驾驶。"最后他说,然后走到褔斯车后座旁,为她们开车门。

“至少你在监狱中还没忘记绅士的礼貌。"

凯西坐进后座,汤贝芙则在前座。比利绕过车子,坐入方向盘后启动引擎。他很快的放开离合器,褔斯汽车向前冲上马路,但却是逆向行驶。

“或许该让我来开吧!"凯西说。

他没说话,屈着身子,将车转向右边,慢慢行驶。静静走了几分钟后,驶进一家保养厂。

“我想我必须加些汽油。"他告诉工作人员。

“他没问题吧?"汤贝芙问凯西。

“他没事。"凯西说:“他常这个样子,一下就好了。"

此刻,她们注意到他的嘴唇无声无息地动着,然后又很快张望四周的环境。他瞧见凯西坐在后座,于是他点点头并且笑了笑。“嗨!"他说,“是个开车的好天气。"

“我们要去哪儿?"当他开上马路,凯西趁机问道,他开车变得非常有自信而且平稳。

“我想去看科梨溪,"他说:“两年来我在梦中见过它好几次了。"

“汤贝芙知道你的事,"凯西说:“我跟她说过你以前的事了。"

他若有所思地看着汤贝芙,“这世界上很少有人愿意与一位刚出牢的犯人兜风的。"

凯西看见汤贝芙毫不躲避比利的目光,“我不用那种方式衡量别人,"汤贝芙回答,“我也不希望这样被衡量。"

从后视镜里,凯西见到比利的眉毛上扬、嘴唇紧闭,她知道汤贝芙的话让比利印象深刻。

他们到了科梨溪──他以前经常露营的地方。他凝视溪流,就好象第一次见到一样。凯西望着树梢间透下的陽光洒落在水面上的点点跳跃光芒。她立即明白为何比利如此深爱这个地方了。

“我得再画下此地的美景,"他说:“但是这次画的不同,我想欣赏所有我知道的地方,全都画出来。"

“这地方并没改变呀!"汤贝芙说道。

“但是我变了。"

他们在这个地区逛了两小时之后,汤贝芙邀请他们到她的拖车小屋用晚餐。于是他们先载她回春日街取车。她告诉他们详细地址。

凯西很高兴比利穿那件细条纹的新西装赴晚宴。穿上新装的他,看起来既潇潇又端重,八字胡和头发也都梳理干净。在她的拖车小屋里,汤贝芙介绍自己的孩子──五岁大的布莱恩以及六岁大的蜜雪儿──比利立刻将注意力转到孩子们身上,说笑话给他们听,让他们坐在膝盖上,好象自己也是小孩一般。

小孩吃过饭、上床睡觉之后,汤贝芙告诉比利说:“你真有孩子缘,蜜雪儿和布莱恩很快就和你打成一片了。"

“我喜欢小孩,"他说:“尤其他们真的好可爱。"

凯西露出微笑,心里很高兴比利有很好的心情。

“我还邀请了一位朋友共进晚餐,"汤贝芙说:“史迪也住这儿,但他刚离婚。我们是最佳拍档,我想你们会喜欢他的。他较比利年轻几岁,半个查诺基人,是个不错的家伙。"

一会儿之后,史迪来了,凯西对他深褐色的皮肤、黑色茂密的头发,以及黑蓝色的眼睛惊讶不已,他较比利高些。

晚餐时,凯西察觉比利很喜欢汤贝芙和史迪。汤贝芙询问比利有关利巴嫩监狱的生活,他告诉他们有关施海利医师与莱纳的事,还有最后他是如何在牢中绘画度日的情形。餐后,他说了一些让他陷入困境的事件,凯西却认为他在吹牛。突然,比利跳了起来,“我们开车兜风吧!"

“这个时候?"凯西说:“已经是半夜了!"

“好主意!"史迪说。

“我找邻居来看顾小孩,"汤贝芙也赞同,“任何时间她都可以来。"

“我们去哪儿呢?"凯西问。

“找个游乐场,"比利说:“我想荡秋秋千。"

褓姆来了之后,他们全挤进褔斯汽车,凯西和史迪坐后座,汤贝芙和比利在前座。

他们到一间小学校的运动场。凌晨两点,他们玩躲迷藏和荡秋千的游戏,凯西很高兴比利玩得很开心,如果比利能交到好朋友,便不会与坐牢前的那些坏朋友交往了。这是假释官员不断提醒家人的重点之一。

清晨四点,送汤贝芙和史迪回拖车小屋之后,凯西问比利今晚过得如何。

“他们真的是好人。"比利说:“我觉得我交了一些朋友。"

她抓紧他的手臂。

“还有那些孩子,"他说:“我真的喜爱那些孩子。"

“比利,有一天你会成为好父亲的。"

他摇摇头,“那是不可能的事。"

玛琳觉得比利变了。他像变个人似的,态度强硬而且想甩掉她。他处处躲着她,这对玛琳是一种伤害,因为他在监狱时,她从未与其他男人约会过,她全部心思都放在他身上。

出狱后的一周,他在下班时来接她,他似乎恢复了往日的模样,轻声说话而且彬彬有礼──就是她喜欢的──她很高兴。他们驾车前往科梨溪,这又是一次愉快的兜风,然后回到春日街,桃乐丝和戴摩出去了,他们进入他的房间。自从他回来后,这是他们两人第一次真正单独相处,没有任何争执;也是第一次可以紧紧拥抱在一起的机会。由于太久没拥抱过了,她反而感到有些害怕。

他一定感觉到她的惊吓,他松手。

“怎么了,比利?"

“我才要问你怎么了?"

“我好害怕,"她说:“就是这样。"

“怕什么?"

“已经有两年我们没能在一起了。"

他下床,穿上衣服,“好吧!"他抱怨道:“我已经没兴趣了。"

分手突然降临。

一天下午,比利出现在店中,这让玛琳错愕不已,他要她一同开车去雅典市,在那儿共度一个夜晚,然后第二天早上到学校接凯西,再开车回兰开斯特。

玛琳回答她不想去。

“我会打电话给你,"他说:“看你改变了主意没有。"

但是,他并没打电话来,几天后,她知道是汤贝芙陪他去雅典市的。

怒气下,她打电话给他,说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或许我们该忘掉一切,全都过去了。"

他同意她的说法,“或许事情有了变化,我担心你会受到伤害,我不希望你再受伤害。"

她知道现在已无挽回的余地了。但是,两年的等待最后竟成一场空,这让她十分难受。

“好,"她说,“那就结束吧!"

戴摩担心的是比利的谎话,这孩子会在做出一些愚蠢疯狂的事之后说谎,以逃避惩罚。医生曾告诉他,不能再让比利说谎。

戴摩对桃乐丝说:“他不是笨孩子,他太聪明了,但聪明反被聪明误。"

桃乐丝的回答只有一个,“这不是比利,是另一个比利。"

对戴摩而言,比利除了绘画之外,没有其他天份或能力,他从不肯接受别人的劝告或指示,戴摩说道:“比利宁可听陌生人说的话,也不愿接受熟人的劝告。"

每次戴摩问比利是谁给他消息或建议时,比利的回答永远是“是我认识的人告诉我的!"他从未提起对方的名字或解释“认识的人"是谁或在哪儿见过。

比利的这种态度让戴摩非常不满,他甚至连简单的问题也不愿回答,只是静静走出房间或转过头去。戴摩对比利的恐惧感也越来越觉得厌烦。举例来说,他知道比利对槍有恐惧感──虽然孩子对槍都不甚了解,但对戴摩而言,比利根本是无知到了极点。

只有一件事是戴摩无法理解的,在身材上,他比起比利魁梧多了,有时候他们比赛腕力,戴摩认为一定轻而易举就可赢他,但有天晚上,戴摩与比利再次比腕力时,出乎意料地输了。

“再比一次,"戴摩坚持,“但这一次改用右手!"

比利没说一句话,又赢了他,然后站起来离开。

“像你这么强壮的人应该去外面工作,"戴摩说:“你什么时候才会找到一份工作?"

比利看看他,露出非常迷惑的表情告诉戴摩,他已经出去找过工作了。

“你是个骗子,"戴摩大叫:“如果你真想找份工作的话,你会找到的。"

争吵持续时。最后,比利拿起衣服和一大堆私人物品,气呼呼的冲出屋子。

*****

(2)

汤贝芙现在让被赶出拖车小屋的史迪住在自己的小屋里。当她听说比利在家里的争吵后,她要比利搬过来住。于是,比利在保释官的许可之下,搬进汤贝芙家。

汤贝芙与两位男士住在一起很高兴。几乎没人相信他们之间没有任何性关系,而只是三个好朋友。不论去哪儿,做任何事都在一起,她从未如此快乐过。

比利与蜜雪儿、布莱恩相处得很好,他带他们去游泳、买冰淇淋或是到动物园游玩。他关心两个小孩的程度就好象是亲生的一样。每次汤贝芙下班回来后,她会惊讶屋内整理得非常干净,但碗盘除外,比利从不清洗碗盘的。

有时,比利的言行非常女性化,汤贝芙和史迪怀疑他是不是同性恋。通常,比利会与汤贝芙一同睡一张床,但从未动过她。有一天,她问起这个问题,比利说自己陽萎。

她并不在意这件事,她非常关心他,她喜欢他们一同做事。比方说外出郊游、露营、花五十元在地摊上小吃;或是夜深人静时,在科梨溪畔的森林间穿梭,比利持手电筒扮演007电影中的詹姆斯庞德,试着找出大麻毒品。他用英国口音说话,给每一棵植物一个拉丁名字,大家都觉得十分有趣。他们在一起做的全是疯狂事,但汤贝芙觉得处在两个大男人中间非常快活。

有一天,汤贝芙发现比利已把他那辆绿色的褔斯汽车漆成黑色,还加上疯狂的银色彩条。

“在这个世界上,这是独一无二的褔斯汽车!"他说。

“比利,为什么要漆成黑色?"汤贝芙和史迪同时问道。

“治安单位一直在监视我,这么一来,他们的工作便要轻松多了。"

他没告诉他们真正原因。有一次,亚伦身体不适,忘了车子停在哪儿,而这辆黑银相间的颜色可以轻易让他找到自己的车。

但几天后,比利见到史迪兄弟皮尔的厢型车时,他用褔斯车和他交换;然后,又用这辆厢型车与史迪的朋友交换一辆不会动的机车。经过史迪妙手回春之后,机车可以动了。

有时,史迪发现比利是个疯狂的机车骑士,但有时他又害怕得不敢骑机车。一天下午,他们在乡间奔驰,经过一片陡峭的岩坡地,史迪小心地沿着路缘前进,不久听见上方有很大的引擎声,他抬头看见比利正在悬崖顶端。

“你是怎么上去的?"史迪大声喊着。

“骑上来的呀!"比利回答。

“不可能!"史迪大吼回去。

几秒后,他见到比利的转变。比利试着从悬崖下来,但他的行为却好象完全不知道如何骑机车似的,好几次车子朝一个方向驶去而他人却往另一个方向去。最后,在下面的史迪将机车停好,爬上陡峭的山壁,帮比利把机车给弄下来。

“我不敢相信是你骑上去的,"史迪说,回头看看后方的路,“但又没有其他路径。"

比利的表情看起来似乎并不知道史迪说什么。

还有一次,史迪单独与比利在一起,他们走进树林里,爬了两小时的山路之后,面前仍然是尖拔的山坡,史迪知道自己比较健壮,但这样的路程对他而言已经是很吃力了。

“比利,我们到达不了那里了,休息一下就回头吧!"

他精疲力竭地靠在树干上,然后看见比利突然充满不可置信的力气,用很快的速度跑到山坡顶上,他不想输给比利,于是也一步一步地爬上去。到达坡顶时,他看见比利站在那儿,俯瞰山下风景,伸长手臂摇晃,张口说出一大堆史迪也无法了解的语言。

史迪站到比利身旁。此时,比利转过身来看着他,却好象不认识他一样,然后朝山下的池塘方向一溜烟跑掉了。

“比利,天哪!"史迪大叫:“你哪来的体力啊?"

但比利边往前跑边用外国话咆哮。他穿著衣服跳入池塘游泳,很快就游到池塘对岸。

好不容易史迪赶上了比利,比利却早已坐在池塘岸边的大石头上,用力甩头,好象要将水珠全给甩干似的。

他抬头看着史迪,用抱怨的口气说:“你为什么把我推进水里?"

史迪盯着他看,不愿与他起争执。

当他们回到机车旁时,比利骑车时笨手笨脚的模样就好象初学者一般,史迪提醒自己得留意这个人,因为他一定是个疯子。

“你知道将来我要做什么吗?"他们边走边谈,“我要把一块画布挂在两棵榆树之间,画布拉得很高,汽车可以从下面通过,我要画一幅有灌木和树林的山峰,山峰下有一条隧道。"

“比利,你的念头很古怪。"

“我知道,"比利说:“但我还是要去做。"

汤贝芙发现她的存款一天天减少了,钱多半花在购买食物、汽机车的修理上(比利买了一辆二手喜美车)。因此,她暗示比利与史迪应当开始出去找工作了。他们从兰开斯特市的几家工厂开始找起。五月的第三周,比利向雷可化学厂的人事部天花乱坠一番,结果两人都被录用了。

那是相当吃重的工作。当玻璃纤维丝从大桶中倒出来卷成一匹匹的布时,他们的工作就是等到一定长度,将纤维丝剪断,然后把重达一百磅的卷筒抬上卡车,接着继续处理下一卷。

有天晚上,在回家的路上,比利载了一位搭便车旅行的人,他的脖子上挂了一部自动相机。

在驶往城里的路上,比利向那位年轻人谈条件交易,他建议用三片禁药交换他的照相机。史迪看见比利把手伸进口袋,取出用塑胶袋包着的白色药丸。

“我不吃这东西。"年轻人说。

“每一片你可以卖八元,利润不错的。"

搭便车的男子算计了一下,从脖子上取下照相机交给比利。比利让那男子在兰开斯特市下车。然后,史迪转向他,“我不知道你有这些东西。"

“我没有。"

“那些禁药是哪儿来的?"

比利笑了,“那些是阿斯匹灵。"

“天啊!"史迪大笑,手拍大腿,“我从未见过像你一样的人。"

“有一次我卖了一皮箱的假药,"比利说:“我想再干一票,咱们来制作一些假药吧!"

他把车开到一间药房前,买了一些胶质和其他成份。回到拖车小屋后,将胶质放在汤贝芙的餐盘中融化,等到凝固后约有十六分之一英吋高的块状物,并且变得又干又硬时,再切成四分之一英吋的小方块,放在胶带上。

“每一片假迷幻药应当可以卖个几块钱。"

“吃了它会怎么样?"史迪问。

“你会快活起来,可以见到幻觉。但最妙的是,如果有人发现你卖的是假货而不是毒品时,你认为那些傻小子会怎么办?去找警察吗?"

第二天,比利启程去哥伦布市。回来时,整皮箱的货全卖完了,他卖光了一整袋的阿斯匹灵和假迷幻药,而手上握有一叠钞票。但史迪注意到比利的神色有些害怕。

隔天,比利与史迪正要骑车上班时,一位叫玛丽的邻居大声要他们停止噪音,比利随手扔了一把螺丝起子到她拖车小屋里,金属碰撞声就像开档似的引人注目。她打电话找来警察,以侵入私宅之名逮捕比利。戴摩必须前往保释,虽然事后指控无法成立,但假释官说比利得搬回家住。

“我会怀念你们的,"他在打包行李时说:“而且也会想念孩子们。"

“我们大概也不会在这儿待很久,"史迪说:“听说管理员要赶我们出去了。"

“你们要怎么办?"比利问。

“在城里找个地方,"汤贝芙说:“把拖车小屋卖了,这样或许你可以再来与我们同住。"

比利摇摇头,“你们不需要我。"

“比利,这么说是不对的,"她说:“你知道我们是最佳三人行。"

“再说吧!我得先搬回家去。"

他离开后,汤贝芙的两个孩子都哭了。

*****

(3)

亚伦已厌倦化学工厂的工作,尤其现在史迪也辞去了工作。他对领班越来越不满,亚瑟向亚伦抱怨,如此低贱的工作会影响他们高贵的身份。

六月中旬时,亚伦向公司提出劳工受灾赔偿,并且辞职不干。

戴摩察觉比利已辞去工作,他打电话到公司获得证实。他问比利:“工作丢了,是吗?"

“那是我的事。"汤姆说道。

“你住在我的房子里,那就是我的事,家中的帐单全由我支付。钱就在那儿,就看你能不能赚得到。但是你连一件工作也做不好,你欺骗了我们,你从未做对过一件事!"

他们争吵了大约一个钟头。汤姆听见载摩所说的话与米查当年的鄙视用词全然相同,于是等着看比利的母亲会不会过来为他说几句话,但是她什么话也没说。他知道无法再住下去了。

汤姆走进房间,整理东西放入袋子里,再把袋子放到车上,然后坐在车内,等着有人开车载他离开这鬼地方。最后是亚伦来了,他看见汤姆一脸怒气,立刻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没问题,"亚伦把廾车驶上马路,“现在是我们离开兰开斯特的时候了。"

他们在俄亥俄州开了六天的车,白天在各城市找工作,晚上则闯进树林中睡觉。雷根坚持在座椅下放一枝槍,行李厢也放一枝槍,他说这是为了防身。

某个晚上,亚瑟建议亚伦试着去找份维修工的工作,这类工作对汤姆而言可说是轻而易举;举凡修理电气用品、机械设备、暖气设备以及水管等。据亚瑟了解,这种工作会提供住处,而且还免付水电费。他建议亚伦联络一位在利巴嫩监狱曾受助于他的狱友,目前这位狱友是个修理匠,住在哥伦布市郊叫小金龟的地方。

“或许他知道哪儿有缺人,"亚瑟说:“打电话给他,告诉他你在城里,要去探望他。"

亚伦有点抱怨,但仍按照亚瑟的指示去做。

鲍纳德很高兴听见他的声音,并且邀他前往,他目前并非在小金龟工作,但比利可以去他们家住几天。亚伦到达时,他们相见甚欢,而且述说在牢里的往事。

第三天早上,鲍纳德回来时,告诉比利柴宁威公寓正在征求户外维修人员,“你可以打电话给他们,"鲍纳德说:“但别说出你是如何知道他们在征人的。"

韦约翰是“凯莉及雷蒙管理公司"的人事经理,他对于比利的印象非常深刻,在所有应征的人选当中,他发现比利是最合适的人选。1977年8月15日,第一次面谈时,比利向他保证他能胜任地面维护、木工、电气维修及水管工的工作,“不管是电气或锅炉运转,我都可以修理,"他告诉韦约翰,“如果我不知道如何做,我会想办法。"

韦约翰说他还需要与其他几位应征人员谈谈,决定之后再与比利联络。

当天稍晚,韦约翰查看了比利的资料,拨了比利在应征函上写的以前雇主戴摩的电话。戴摩告诉他,比利简直无懈可击──他是一位不错的工人,而且也是值得信赖的年轻人。当初他辞去工作是因为兴趣不合的缘故。他还告诉韦约翰,比利会是一位优秀的维修人员。

除此之外,韦约翰无法再向另两位雇主询问;其中一位是施海利医师,另外一位是莱纳,因为比利忘了填写他们的地址。由于这项工作是在室外,因此韦约翰在前任雇主的保证之下,对比利的印象好极了。但是,其实他应当在任用新进员工之前,都要交待秘书向警方查询有无不良记录,这是必要的标准作业。

当比利前来接受第二次面谈时,更肯定了韦约翰的第一次印象。比利被雇用在威灵斯堡广场公寓做户外维修的工作。该公寓紧邻柴宁威公寓,两栋公寓均由“凯利及雷蒙公司"经营。他可以立即开始上工。

比利离去后,韦约翰把比利填写的申请表交给秘书,他没注意到比利填写的两个日期都只有年与日而已──77/15及77/18──他漏填了8月二字。

韦约翰雇用了比利,但比利真正的顶头上司是有一头黑发与极白肤色的年轻女子罗雪伦。

她发现新进员工是位聪明潇洒的男子,她向他介绍租赁部成员──清一色的女性,并解释他工作的程序。他每天必须到威灵斯堡广场公寓的办公室报到,取得由她或卡萝、凯黛所填写的工作指示单。工作完成后,比利得在工作指示单上签名再交还给罗雪伦。

第一个星期,比利工作得非常好,他安装百叶窗、修补篱芭和走道,还做了些割草工作。每个人都认为他是个积极上进的年轻人。他住在威灵斯堡广场公寓里,一位年轻的维修人员艾奈德与他住在一起。

第二个星期的某个早晨,比利到人事处办公室探望韦约翰,向他请教租屋之事。韦约翰想起比利当初描述自己良好的背景,以及在电气、铅管、电气用品进修上的才能,于是决定把他调成廿四小时待命的内部维修人员。因此,他居住的地方必须装上电话才行,担任这样的工作必须由公司提供免费的住宿。

“你可以从罗雪伦或卡萝那儿取得公寓的一套钥匙。"韦约翰说。

他的新公寓非常漂亮,客厅内有壁炉、卧房、餐厅及厨房,公寓面对中庭,汤姆把一个橱柜改成电气设备,并将柜子锁上,以免孩子误闯。亚伦在餐厅里安排一间工作室。阿达娜负责烹饪并保持房子的清洁。雷根四处逛逛认识周围的环境。公寓的生活和工作均安排得很好。

亚瑟赞许这样的结果,而且很高兴他们终于安定下来。现在,他可以专心在医学和研究报告上了。

由于某些人员作业的疏忽,警方的侦察工作从未调查过比利。

*****

(4)

搬进柴宁威公寓两周后,雷根慢跑经过贫民区,看见两个黑人小孩赤脚在人行道上玩耍。一个穿著时髦的白人,从其中一间房子走出来进入一辆白色的凯迪拉克轿车。他想那人一定是皮条客。

他很快跑向他,推了那白人一把。

“你干什么呀?疯了吗?"

雷根摸他的皮带,抽出一把槍,“皮夹子拿来。"

男子交出皮夹子,雷根倒空皮夹后交还给他,“现在去开车。"

车子开走后,雷根塞给那两名黑人小孩两百多元。“去买鞋子,并买些食物给家人。"

孩子们拿着钱跑开时,他笑了。

后来,亚瑟说雷根当天的行为太差劲了,“莫非你想在哥伦布市扮演罗宾汉劫富济贫?"

“很爽呀!"

“但是你很清楚,带槍是违反假释规定的。"

雷根耸耸肩,“这儿也不比监狱好多少。"

“这是句傻话,这儿有自由!"

“自由又能做什么呢?"

亚瑟想起自己的预感是对的,雷根喜欢在任何环境中掌权──甚至是监狱。

雷根越是见到哥伦布市东区的工人住宅区,就越对那些坐在高楼大厦的有钱人感到愤怒。

一天下午,他经过一栋摇摇欲坠的房子,看见一个金发蓝眼的漂亮小女孩坐在洗衣篮里,她的脚怪异地向后弯曲着。一位老妇人走进门廊,雷根问她,“为何这小孩没拐杖或轮椅?"老妇人盯着他看,“先生,你知道那要花多少钱吗?我已经乞讨了两年,我没钱为南茜买那些东西。"雷根继续向前走着,心中在思考这个问题。

当天晚上,他要亚瑟找找看哪间医疗仓库中有小孩用的轮椅和拐杖。虽然亚瑟很不高兴读书之际被打扰,而且雷根的口气也很恶劣,但还是打了几通电话。他找到一家叫肯塔基的公司有雷根需要的尺寸。他给了雷根型号和仓库地址,然后随口问道:“你要这些资料做什么?"

雷根没回答。

半夜,雷根开车带着工具和一条尼龙绳,往南朝路易斯威尔驶去。他找到了仓库,待在那儿直到确定所有人离开为止。闯进去并不困难,他无须得到汤姆的协助。他在身上扎好工具,爬过铁丝围墙,躲在建筑物旁,沿着排水管观察房舍的构造。

在电视影集中,他看见猫贼总会带个勾子以便爬到屋顶。雷根嘲讽这种可笑的设备,他从背包中取出铁制鞋拔,拆下左边球鞋的鞋带,用鞋带绑住鞋拔做成一个倒勾。他爬上屋顶,在天窗凿了个洞,伸手进去将天窗打开,用尼龙绳绑在窗架上,然后沿着尼龙绳滑到了地面。这让他回想起好几年前与杰姆爬山的经验。

他花了几乎一个小时,才找到亚瑟提供的型号物品──两根四岁孩童用的拐杖和一台小型折叠式的轮椅。他打开一扇窗,将拐杖和轮椅放到窗外,自己也跟着爬出去。最后,他把所有东西都放进车里,开车返回哥伦布市。

开车到达南茜家时天已亮了,他敲敲门,“我有东西要给小南茜。"他告诉老妇人。老妇人从窗子里探视。他从车上将轮椅取出来,教她们如何使用,又教南茜如何使用拐杖。

“可能要花很长时间学习使用它,"他说:“不过走路是件很重要的事。"

老妇人放声哭了出来。“我永远也没能力付钱给你。"

“不必付钱,是一家富有的医疗用品公司赠送的。"

“我给您准备些早餐好吗?"

“给我一杯咖啡好了。"

“你叫什么名字?"当奶奶去厨房时,南茜问他。

“叫我雷根叔叔。"他说。

南茜紧紧抱住他。老妇人端出咖啡和他从未吃过最可口的派。雷根全吃光了。

半夜时,雷根坐在床上聆听不熟悉的声音──一种是布鲁克林口音,另外一种是满口脏话。雷根听见一些有关银行抢劫分赃的事。他溜下床,取出手槍,打开每扇房门与壁橱门,他把耳朵贴在墙上,争执声说。他转身喝道:“别动!否则杀了你们两个!"

声音停止。

然后,雷根听见脑子里有声音说:“他妈的,谁敢叫我闭嘴!"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手机版

扫一扫手机上阅读

目录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